這裡是…………..

 

         晴音覺得自己躺在柔軟的床上,她不急著睜開眼睛,反而先想想昏迷前的經過。

 

         對了,我和一位身手詭異的黑衣男子交手,最後是怎麼了?從現在這樣子看來,我是被打昏了啊…………

 

         晴音沒有沮喪太久,很快就開始思考現在的情況。

 

         從這樣子看來,那名男子似乎沒有敵意,只是還是搞不懂他的目的就是。

 

         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若沈洛年有敵意,就該把她殺掉才對,而不是打昏了事。

 

         若是想綁架劉晴音來威脅鳳城中的高層,那麼就應該給自己穿上息壤袍,並用鐵鍊狠狠地綁起來才對。

 

         又或是說,他想打昏晴音後就趕快離開鳳城,過一段時間等晴音忘記他的存在才來的話,那麼就不該帶晴音來這裡,而是把她扔在那溪邊才對。

 

         也就是說,他是想和晴音交涉或商量某件事,才這樣做的,為了方便談判順利進行,所以把她帶來無人處,也不對她加以束縛。

 

         所以問題就在於,他到底要對自己說什麼?

 

         算了,等等就知道了,現在先起來吧,只是等等不能再見人就打了………….

 

         晴音一面這麼想,一面「嘿咻!」一聲,用手撐著床墊坐了起來。

 

         起來後,她就發現這間房間還挺大的,也非常華麗,紅色的地毯一塵不染,前面有木製的衣櫃,左邊則是一桌稍大的化妝台,從窗戶的光線看起來,現在應該還是早上才對。

 

         晴音再看仔細點後,就發現自己的長槍就靠在床邊,她一面訝異著對方未免太大膽,一面爬下床。

 

         現在該怎麼辦呢?是要等對方來,還是自己出去找?

 

         晴音想了一下,決定選擇後者,為了以防萬一,她先背好長槍,才到門前,「喀嚓」一聲地轉開門把。

 


 

 

         左擁右抱。

 

         沈洛年想了一下,似乎覺得這樣形容也不太對。

 

         現在,他待在十聖中最具有權威的葉瑋珊家中的客廳,除了他以外,十聖每一個人都在場,幾個人圍繞在一張長桌上。

 

         不久前,他成功以偷襲的方式打昏晴音後,便偷偷把她帶來這兒,並順便請葉瑋珊將十聖集結於此,說明一下目前的狀況,至於凱布利,沈洛年則請她回家報平安去了。

 

         但這長桌也不像會議室中的一樣那麼長,要能圍繞十一個──應該說還特定留了一個空位──的人,還是稍嫌擁擠,而狄純從一開始就黏著沈洛年,現在更是靠得很緊,而葉瑋珊就坐在沈洛年另一旁,彼此間要不接觸,還挺困難的。

 

         要說是左擁右抱也不太對吧………….但要是讓懷真看到,她一定又會吃醋了。

 

       

        沈洛年一面想著這無關緊要的問題,一面看著眾人熱烈的討論,突然他神色一緊,開口說:「那ㄚ頭醒來了。」

 

         聽到這話,眾人也安靜下來了,但葉瑋珊還是低聲說:「洛年,你等等還是別叫晴音『ㄚ頭』比較好。」

 

         沈洛年翻了翻白眼說:「好啦。」

 

         過了一會兒,客廳的門被輕輕地打開,劉晴音探頭探腦地張望了一下,臉色隨即整個僵住,盯著眼前的十聖。

 

         接下來,她看見了一旁披著黑袍、依舊看不清臉的男子,她臉色變換了一下,似乎在評估著甚麼事。

 

         她並沒有待在門口太久,隨即近來到十聖面前,行了一禮說:「司令。」至於其他人,因為實在太多了,也只好省略,只和最重要的葉瑋珊打招呼。

 

         葉瑋珊微微點頭說:「晴音,先坐下來吧。」一面指了指杜勒斯和候添良之間的空位。

 

         「是,謝謝司令。」晴音鞠了個躬後,便乖乖在那空位跪坐下來,拿起應該是她的茶杯喝了一口後,瞄了沈洛年一眼說:「司令,他是………….?」

 

         「啊,晴音,我想在場的十聖都能向妳保證,他絕對不是什麼危險人物,這點妳應該發現了吧?」

 

         .................嗯,是啊。」晴音答道,隨即向沈洛年低頭說:「真是失禮了。」

 

         「算了,沒關係啦,因為妳主動來找我的關係,我也省了不少工夫,就當扯平了吧。」沈洛年說。

 

         省了不少工夫?晴音還不及細想這句話的意思,葉瑋珊就說:「好了,既然這樣,我們就從自我介紹開始吧,我想應該從你開始比較符合禮數吧?」說到最後一句,葉瑋珊便盯著沈洛年看。

 

         「禮數這種東西,是給我用的嗎?」沈洛年先哼了一聲,但還是撥下頭上的黑帽,開口說:「就當是第一次正式見面吧,我叫做沈洛年,請多指教。」

 

         如此開門見山的方式,連晴音都有點反應不過來,她呆了呆說:「你...........你說你叫沈洛年,那,你就是………闇神?」

 

         聽到這話,幾乎所有的十聖的都「噗哧!」一聲地笑了出來,沈洛年則是猛翻白眼,撇撇嘴說:「對啦、對啦!就是人族中有著諸多外號的沈洛年。」

 

         晴音訝異地看著十聖的反應,頓了頓說:「真的是?那您怎會有事找我?」

 

         「『您』這個字就省了吧。」沈洛年說道:「說來話長,瑋珊,就交給妳解釋囉!」

 

         當晴音不用自我介紹嗎?儘管這樣想,葉瑋珊還是點點頭,開始替晴音解釋起包括螭龍一族、一年後的大戰,還有沈洛年為何要找她───只是這段葉瑋珊可說不出理由就是。

 

        這段驚人的消息就算是晴音也難以瞬間吸收,她稍微整理一下資訊,開口說:「嗯………….沈爺爺………

 

         她還沒說完,沈洛年就搶先一步說:「叫洛年就好。」

 

       

        「好,洛年。」晴音吸了一口氣說:「可以請你告訴我為什麼我有資格嗎?」

 

         沈洛年看了晴音一眼,心想:還不錯,一下就進入正題,不會問些奇怪的問題。他一面這麼想,一面起身說:「這有點機密啊,瑋珊,我要借一下妳的房間來用。」

 

         葉瑋珊點點頭,而狄純立馬起身說:「洛年,你不會等等就突然離開了吧?」

 

         「就是說啊,走前記得要說一聲啊!」張志文跟著附和道。

 

         「再說啦!」沈洛年敷衍完後,便帶晴音回去原本的房間之中。

 


 

          晴音一面跟著沈洛年,一面暗自心想這個人有多少可以相信。

 

         她當然不是懷疑他的身分,也不認為剛剛所說的大戰是假的,對於等等沈洛年準備說的原因,她也打算相信,畢竟這種事太誇張,實在是開不起玩笑。

 

         但,對於這個人的人格方面,有多少可以信賴就不知道了,雖說是闇神,但那一付沒幹勁、怕麻煩的樣子,實在是覺得不太可靠。

 

         沈洛年似乎察覺到她內心所想,往後瞥了她一眼,但也沒多說什麼,直接打開房門,先讓晴音進去,才把門關起來。

 

         沈洛年用手示意晴音坐在床邊後,自己就一屁股坐在化妝台的椅子上,他歪了歪頭說:「嗯.............就從最基本的東西開始說吧,晴音,妳聽說過『四大古仙』嗎?」

 

         晴音也不介意沈洛年直接叫她的名字,她說:「四大古仙?唔,沒有。」

 

         沈洛年彷彿早就料到般點點頭說:「嗯,那就從這裡開始解釋起吧,『四大古仙』,又稱為『四神』,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存在,世間的各種基本規則就是祂們所設立的。」

 

         沈洛年頓了頓,又說:「祂們的實力,可不是用上仙這名詞能形容的,雖然我也沒親眼見識過就是了啦。

 

         晴音聽了,問道:「那,是哪四位?」

 

         「嗯....................分別是守護東邊的『青龍』、守護南邊的『鳳凰』、守護西邊的『白虎』和守護北邊『玄武』。」

 

         晴音聽了,沉默了一下,似乎在吸收這段資訊,過了一會兒,她突然抬頭說道:「這種傳說我也有在書中看過,但印象中,守護南邊的不是『朱雀』嗎?照理來說鳳凰和朱雀不一樣吧?」

 

         「古人的資訊不一定正確啦!」沈洛年哼了一聲說:「打個比方吧!古時候都認為『蛟龍』是生活在水中的,但現在是怎樣?只有在空中竄而已不是嗎?」

 

         晴音聽了啞口無言,沈洛年則繼續說:「總而言之,這次的大戰會影響到世間的平衡,所以那些退休已久的古仙們打算出動了,但並不是要親自上陣,而是要把這件事丟給『換靈者』來解決。」

 

         「換靈...........我沒記錯的話,那是轉仙三法中最高級的一種。」

 

         沈洛年點點頭說:「沒錯,所謂的換靈,簡單來說………........…......………….就是將對方從因子就開始慢慢改變,成為和自己同個種族的方法,但也不是完全啦,因為那只是針對『內部』的改造,外表是不會有變化的。」

 

       

        說到這兒,沈洛年聳聳肩說:「我是不知道『四神』是怎麼討論的,但總而言之,祂們最後決定挑選人族作為換靈者。」

 

         「咦?人族這麼弱小,就算接受換靈,一年內也無法變得多強吧?」晴音訝異地說。

 

         「妳反應還真快啊............沒錯,但四神祂們似乎有自己的方法,所以我們只要盡自己所能在一定時間內變強就好。」

 

         ………………..等等,你說『我們』?」

 

        沈洛年點點頭,指了指晴音,又指了指自己說:「妳就是『玄武』的換靈者,而我則是『鳳凰』的換靈者。」

 

         .............?晴音眨眨眼,說:「你……….你怎麼知道的?」

 

         「這是因為............」說到這裡,沈洛年頓了一下,隨即憤憤地說:「媽的!怎麼有這麼多事情要解釋啊?」

 

         但抱怨歸抱怨,沈洛年還是開口講說:「我先說一下啊,我可不是最近才被鳳凰換靈的,早就六十多年前就是她的換靈者了,所以我之所以有如此強的力量,幾乎都是靠鳳體的能力。」

 

         「咦?為何她要幫你換靈?」

 

         「別管這麼多,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沈洛年撇撇嘴說:「因為我被換靈已有數十年之久,所以可以隱隱約約的感應到別人的『原息』。」

 

         「原息?」

 

         「就是一種十分精粹強大的能量,精靈和四神都有這種東西,只是精靈的原息都只有破壞的功能,但四神的原息則各自有不同的性質。」

 

         接下來,沈洛年又說:「這就是我為什麼會成為尋找你們的人的原因,畢竟除了我體內的『渾沌原息』之外,其它的原息都是難以感應到的。」

 

         「喔?怎麼說?」

 

         「因為我的渾沌原息的『第一階段』,基本上和『道息』是一模一樣的東西,就算到『第二階段』,別人還是可以感應的出來,聽說要到『第三階段』才能和其它原息一樣難以感應。」

 

        這段話省略了很多解釋,但晴音似乎料到就算問了沈洛年也不會解釋,所以問別的問題:「那你為何知道我是『玄武』的換靈者?」

 

        「我這不是要說了嗎?嗯,妳之前看到我的『血凰眼』,除了擁有施加幻術的功能外,還能幫助我更加看清對手的動作,另外還可以讓我看見對方體內的炁息流動,說的更白一點,就是連『妖炁集中處』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妖炁.............集中處............」晴音戰慄般地說出這段話,這種能力可說是非常了得,只要能刺進去,就能讓對方的命去掉一大半,甚至因此死掉也不足為奇。

         「只是在實戰中,當然沒那麼容易得手啦,畢竟那裏是對手最在意的地方。」沈洛年說道:「總而言之,當時我的分身即將被妳分屍之前,我就看見了,妳的體內有黑色的氣息在流動,那就是玄武的『洪荒原息』。」

 

       

       

 

        沈洛年看了晴音一眼說:「妳自己應該也發現了吧?妳的體內出現一股感覺起來很詭異的炁息,也不知道能拿來幹嘛,但妳還是常是控制它並在經脈中流動,對吧?」

 

         「嗯,是啊。」晴音點點頭後問:「這個『洪荒原息』究竟能拿來幹嘛?」

 

         「因為妳的原息還處在第一階段,所以目前只能用來加快仙化速度,但還是多少會有用處啦,像之前擋開我的闇靈黑氣時。」

 

         「那等到了『第二階段』時,有甚麼功用?」

 

         「這能力可強的哩,到時妳就能使出玄武的規則外能力之一──『分解和聚合能力』。」

 

         分解和聚合,這個意思晴音勉強能猜出來,但她還是問:「規則外?」

 

         「剛剛不是說四神建立了這世間的基本規則嗎?但有些規則祂們自己可以不必遵守,這就是規則外能力,像我就是控制『質量』和『時間』…………..

 

         沈洛年突然停下,搖搖頭說:「扯遠了,回到正題吧,所以,妳就是我千辛萬苦才找到的換靈者之一,先說清楚啊,我的任制就是要找到,並訓練你們,之後要對付秦獄的人,就是我們了。」

 

         ..................咦?」這話讓晴音有點嚇到,但她還是很快地整理思訊,問說:「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找出剩下的兩名換靈者──青龍和白虎的對吧?」

 

         「沒錯。」沈洛年點點頭說:「我話說在前頭,等到全部都找到以後,你們可是要到我家的啊,怎樣?妳願不願意?」

 

         聽了這話,晴音不禁低下頭思考了起來。

 

         眼前的這個人雖然還不能百分之百完全相信,但剛剛的話雖然很扯,不過應該不是騙人的才對……………

 

         想到這兒,晴音便點點頭說:「好吧,我願意。」

 

         「很好。」沈洛年滿意地點點頭,起身說:「終於說完了啊..............對了,這個給妳。」一面說,一面打開黑布袋,取出一根長棍給晴音。

 

         晴音詫異地接過,她一面看著這中間為血紅色,左右兩端為金黃色的長棍,一面感受著它異常的重量,問:「這是?」

 

       「這是玄武專門為妳打造的專屬武器,名字土了點,叫『金箍棒』,中間血紅色的是由玄武的血所煉化而成,旁邊金色的則是由金犀所造,唔..........聽王母的說法,能隨使用者的意思自由伸長、變粗,當然反過來也行,還有,似乎還可以像繩子一般柔軟地彎曲。」沈洛年聳聳肩說:「總之,妳之後就好好練習,慢慢揣摩吧。」

 

        那麼自己的長槍就用不著了?晴音雖然這樣想,但還是收下,點點頭說:「多謝。」

 

         「沒甚麼,這話跟玄武那老傢伙說吧。」沈洛年正要轉身離開,突然彷彿想到甚麼般,回頭說:「對了,妳是玄武換靈者這件事,最好別讓任何人知道。」

 

       

        「喔?為什麼?」

 

         「畢竟即使他們沒說出口,我還是看的出來當時很多妖族都對『四神』的換靈者是人類這件事非常不滿,雖說等到戰爭開始後,他們還是會知道,但以防萬一,在你們有足夠的戰力之前,還是保密比較好。」

 

         「好,我明白了。」說到這裡,晴音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那你沒關係嗎?」

 

         沈洛年聽到這話,聳聳肩說:「以我現在的實力,要和天仙一對一單挑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至少能撐一陣子。而且,我可是有虯龍族來當保鑣,誰敢來啊?」

 

         雖然不明白虯龍族為何是他的保鑣,但晴音還是沒有多問,只是點點頭來表示明白。

 

         沈洛年這才離開,他打開門,離走前說:「妳就直接回家,收拾一下行李,運氣好的話,這幾天我們就要走了。」

 


 

         沈洛年走出房門後,便打算直接離開,但還是被葉瑋珊他們給逮到了。

 

         「洛年,怎麼樣?」葉瑋珊問。

 

         「甚麼怎麼樣?」沈洛年莫名其妙地反問。

 

         「晴音她有答應嗎?」賴一心問。

 

         「喔,有啊。」沈洛年點點頭說。關於古仙換靈者的事,沈洛年雖然沒有提到,但還是有告訴他們他要帶走人去訓練的事。

 

         「這樣啊,那你接下來就是要去找其他人囉?」張志文湊上來問。

 

         「對啦、對啦。」沈洛年說道,接著轉身說:「沒事了吧?我要走囉。」

 

         「等等。」葉瑋珊攔下他說:「這裡的人幾乎都沒見過你,你一下從軍柱處最深的地方出來,不免會引人起疑,我先給你一張令符用。」

 

         說的也是。沈洛年只好停下,乖乖地接過葉瑋珊遞來的令符,才踏出門外。

 

          離開軍柱處後,沈洛年立馬就開始煩惱著,接下來到底要如何尋找換靈者呢?

 

         其實像晴音這種能發覺,並嘗試收斂原息的天才應該不多才對,所以自己應該要照原先的計畫,到處亂逛嗎?

 

         但如果祂們就是專找這種天才換靈怎麼辦?若真是這樣,那自己就太衰了吧?

 

         不知不覺間,沈洛年已經走進一條小巷子裡,突然,他看到對面有一道人影。

 

         此時風雪略嫌大了點,因此看不太清他的身影,但還是能看出他是一名青年,身穿黑袍,有著黑色長髮,雖然看似年輕,但總給人一種睿智的感覺。

 

         沈洛年繼續仔細看,隨即和青年四目相接,瞬間,他嚇的背都挺直了,冷汗也漸漸地冒下來。

 

         卻是在看見青年的雙目時,一股莫名的壓力立刻襲上心頭,讓沈洛年知道眼前的人絕非泛泛之輩,這種明明還沒放出妖炁,卻還能讓自己嚇成這樣的,連龍王母都沒辦法做到。

 

         更重要的是,這名青年的雙眼的是血紅色的,黑色的眼珠旁有三個勾玉圍繞,這正是身為鳳凰一族的象徵──血凰眼!

 

       

        怎、怎麼回事?真正的鳳凰來找自己了嗎?

 

         沈洛年先是麻木地想著,接著才慢慢的在心中反駁自己。

 

         …………………………………不,不對,鳳凰應該是女的才對。這麼說來,這個人和自己一樣,是「換靈者」?

 

         沈洛年還不知道要說甚麼,眼前的青年就行了一禮說:「我是冥序軍團的副團長,同時也是掌握一軍到三軍──統稱『振盪宇宙』的統領,名叫『冥鼬』,參見鳳凰換靈者閣下。」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小帝
  • 和敵人碰面的沈洛年到底會發生甚麼事呢?
    我們一起期待下一篇
  • 好好期待吧,只是多半不會有戰鬥的精彩畫面就是(逃~~

    闇鳳Terry 於 2013/08/28 21:24 回覆

  • 混沌
  • 才剛找到一個同伴就遇上敵方最高戰力之一。
    不會還沒來得及找齊就先被打爆吧....... = ='''
    看來情況很危急啊。
  • 情況其實並不危急,畢竟冥鼬原先不是為了洛年才來鳳城的

    闇鳳Terry 於 2013/08/28 21:25 回覆

  • 虛無
  • 洛年會被打暈嗎
  • 不會,嚇暈倒比較有可能,呵呵 ^ ^

    闇鳳Terry 於 2013/08/28 21:26 回覆

  • 虛無
  • 嚇暈後被拖走嗎
  • 只是說可能性,不會真的嚇暈啦

    闇鳳Terry 於 2013/08/28 21:30 回覆

  • 虛無

  • 下一篇大概甚麼時候發
  • 下一篇嗎....................不曉得耶

    闇鳳Terry 於 2013/08/28 21:43 回覆

  • 虛無
  • 不過借妳的房間用一下很容易想歪ㄟ
  • 咦?是、是嗎?沒特別注意說

    闇鳳Terry 於 2013/08/28 21:43 回覆

  • 羽憶
  • 洛年單挑敵人..........
    ...........................失敗=口=(口誤XDDD
  • 單挑嗎?應該不會啦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8/28 22:47 回覆

  • 晨雨
  • 震盪宇宙不是加速的東西?
  • 對啊,往後還會有很多刀劍和加速的東西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8/29 16:12 回覆

  • 星塵
  • 好個長篇小說阿!!
  • 是啊,我甚至覺得出到100篇都不奇怪><

    闇鳳Terry 於 2013/08/29 16: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