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加速世界的大大們,應該會發現這集的凱布利根本就是Pard小姐吧

         另外在我的設計中,幻術還是對鳳體有效喔,先對各位大大說明一下

          明天要去漫博!準備帶一堆戰利品回來,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人要去找我嗎?)

 


 

        劉晴音嘴巴微微張開,眼睛瞠大起來,但她隨即恢復表情,盯著沈洛年說:…….............….是嗎,我早就覺得奇怪了,看來你那眼睛具有施展幻術的能力,當時我的影分身中了幻術,砍殺了你的影分身,但我在『本體』去看『屍體』前就已解開影分身,如此一來影分身的各種情報就會傳致我身上,包括幻術,讓我以為已經成功斬殺了你,不過話說回來,你施展出影分身的速度還真快啊,黑衣先生。」

 

         沈洛年聽晴音一口氣說完這些話,不禁換他張大嘴巴,他輕輕拍了手說:「小妹妹妳還真是厲害,妳的推理都是正確的,只不過不太完整。」

 

         「喔?」晴音微微抬起眉毛問:「怎麼不完整?」

 

         「怎麼說呢.......我想妳八成認為我是在樹木擋在妳我之間、妳的影分身尚未製造出來前,就已做出影分身,然後在妳的影分身衝出來時,我的影分身對妳施展幻術,讓妳的影分身看不見我這個『本體』的存在對吧?」

 

         說到這裡,沈洛年停頓了一下,確定對方沒有反駁以後,又繼續說:「不過其實是這樣的,當初我不是在被攻擊前將手貼在樹木上嗎?當時我是為了讓我的身體能『融入』樹之中躲藏起來,而這個瞬間,我就將一個影分身迅速地從我背後浮現,所以我對妳下的幻術,不是讓妳看不見我這個『本體』,而是讓妳看不見我躲藏的『過程』。」

 

        「不過其實還是有一點是正確的啦,就是那個幻術還包括了讓妳以為那些木塊是血淋淋的屍體。」沈洛年補充說。

 

        說到這裡,沈洛年再度停下,見對方臉色雖然沒有明顯的變化,實際上卻已經處於難以理解的狀態,沈洛年見狀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不信?」

 

        說完,沈洛年便伸出手掌,隨即,手的顏色立刻從皮膚色變成棕色,手指也變成柔軟又尖銳的樹枝。

 

         沈洛年沒有維持這樣太久,很快就恢復原狀,接著沈洛年轉身將手掌貼在身後的樹幹上,結果他的手就像進入水中一般,毫無阻礙地進入樹幹中,而他將手抽回後,樹幹上完全沒有半點有被破壞的痕跡。

 

         沈洛年將身子轉回來,一面等晴音回過神,一面回想起昨天的事。

 

         昨天他雖然躲在樹木中,但因為兩者是一體的,所以他不會看不到外面所發生的事情,因此他等到晴音離開後,便立刻出來,一面為這女孩的驚人實力咋舌,一面為剛剛所看到的事情而震驚。

 

        當時他和晴音四目相接時,雖然只有一瞬,但他很清楚地利用血凰眼看到,那少女體內的經脈中,除了有紫色的炁息流動外,還有暗黑色的炁息伴隨著流動。

 

        絕對不會錯的,那是玄武的「洪荒原息」!

 

        但是為什麼?在這麼接近的距離下,自己卻還是完全無法感應到?

 

        沈洛年歪頭沉思很久,還從溪中抓出一條魚烤來吃,似乎完全忘記自己不久前才吃了將近一千噩幣的甜點,吃到一半時,他才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而流下冷汗。

 

        為什麼洪荒原息會在她經脈中規規矩矩地流動?自己一開始被鳳凰換靈時混沌原息是甚麼情況?是了,只會毫無規矩地增加,最後多到溢出體表罷了。

 

       也就是說,這名少女自己發現了洪荒原息的存在,還自己學會控制它、並將其和炁息一樣,待在經脈中流動,而既然凝結如實的待在體內,自己感應不到也是很正常的。

 

       

        不過看來這名少女還不清楚這個黑色的炁息有何功用,所以只能保守的放在經脈中慢慢觀察。好險、好險!要是被這名少女使出傳說的「分解能力」,那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等等,不對!這名少女的原息的等級應該和沈洛年一樣,還不能拿來當戰力,只能拿來增快仙化速度罷了。

 

         之前月雯說過,古仙們將自身的原息調整成不具有傷害性的存在並釋放到世間,讓生靈遵守著某些規則,而像自己這種換靈者,因為身體的仙化程度不夠,無法承受強大的原息,所以一開始身體製造出的是不具攻擊力的原息。

 

         幾天前月雯又說,青龍、玄武的換靈者的原息分為兩個階段,而白虎有三個階段,但聽說第三個階段有兩種選擇,而自己的鳳凰,則也是三個階段,分別是「養炁道息」、「吞噬道息」和未來會有戰鬥力的渾沌原息。

 

         至於自己為何會跳過第一階段,月雯猜測八成是鳳凰看第二階段的原息人類還能承受得住,所以特地幫自己調整的,好讓自己有些保命的方法,但沈洛年實在很懷疑那老奸鳳凰會不會這麼好心,畢竟她沒幫自己做「專屬武器」。

 

         不過換個角度想,自己的「規則外能力」就算沒有原息依舊可以施展出,而玄武換靈者的「分解和聚合能力」竟然得依靠「戰鬥狀態」的原息,也還真是悲哀。

 

         想到這兒後,沈洛年不禁嘆了一口氣,雖然自己的目標之一──「玄武換靈者」主動送上門來是件好事,但一見面竟然就是一場廝殺,以後是要怎麼和睦相處啊!

 

         總而言之,彼此勢必得再見一面才行,只要靠著炁息感應,要找到對方可說是輕而易舉。

 

         但對方可是二話不說就開打,為了避免引人注意,還是要私下見面比較好,空間也要夠大,問題是………要怎麼趁她一個人時,在一個寬廣的地方戰鬥呢?

 

         從剛剛的短暫戰鬥就可以判斷,這名少女的炁息強度雖然不怎麼樣,但在鳳城的軍團中應該具有一定程度的地位,這麼說來,要請瑋珊他們幫忙……………

 

         想到這兒,沈洛年就頗沒勁,但又實在想不出其他的辦法,只好認命地思考作戰計畫。

 

         那名少女應該是住在「軍柱處」當中,自己要瑋珊他們幫忙,勢必得解釋原因,雖說自己總有一天得向他們說明才行…………

 

         當時在龍宮裡,都是強大的種族,但這次的事件非同小可,非得讓所有妖族知道這件事才行,所以當時在場的每個妖族都有被吩咐要告訴那些種族,而沈洛年被吩咐到的就是牛首、雲陽、毛族、納金族和人族,但當初自己要解釋的事情裡,絕對沒有「古仙換靈者」這種事!

 

         而且就算省略這件事,光是螭龍一族就不知道要講到猴年馬月去,看來還是得和以往一樣,把解釋這種麻煩事交給她才行。

 

       

        想到這兒,沈洛年便心念一動,過了幾分鐘後,一片黑影突然從他身後滑來,接著凝聚出一個人形少女,正是沈洛年忠心的影妖──凱布利。

 

         凱布利微微行了一禮後說:「主人,什麼事?」

 

         沈洛年先把剛剛的事情簡單說一遍,接著說:「所以我們現在得先偷偷地潛入軍柱處,但瑋珊他們現在一定忙得天昏地暗,所以我們深夜時再潛入,到時妳先透明化進入,之後我再瞬移進去。」

 

         K。」凱布利簡短地答道。

 

         自從翡翠過來後,凱布利就對她產生競爭之意,也就是比誰最適合當沈洛年的僕人,雖然兩女平常相處得不錯,但還是能看出她們在照顧沈洛年這點非常拚命,這讓沈洛年有時覺得很煩,而懷真也會因此而吃醋。

 

         而事情到後來,就是讓凱布利養成凡事都要以最短時間內達成目的的習慣,就連對話也很簡短,很多事她只說一次,若對方聽不懂,下一秒她就以行動來表示。而剛剛的「K」,就是OK的簡稱。

 

         接著,兩人就一直待在這兒等到深夜的來臨。

 

         等到亥時時,凱布利依照計畫透明化到軍柱處的司令部中,發現即使這麼晚了,葉瑋珊還在處理公文,但身旁已經沒有半個人了,頂多門外有守衛,但凱布利還是順利進入裡面,而沈洛年則在同一時間,瞬移到葉瑋珊的辦公室中。

 

         葉瑋珊隨即注意到不對勁,正想出聲驚呼,但馬上就有一隻看不到的手蓋住她的嘴,葉瑋珊眨眨眼後,才注意到來者是沈洛年,馬上鬆了一口氣,而凱布利則放開手,恢復形體走到沈洛年身旁。

 

         「真是的.........這裡不方便談,你們先到我的寢室,我三十分鐘後再過去。」葉瑋珊低聲說,似乎在提防門外的警衛。

 

         凱布利點點頭,隨即化散為影溜出門外,而沈洛年等她到達後才瞬移過去。

 

         過了約半小時後,葉瑋珊如期地穿著睡衣出現在她的寢室中,裡面除了沈洛年兩人外,賴一心也在裡面和沈洛年興致勃勃地聊著,葉瑋珊咳了一聲說:「有什麼事嗎?洛年,你應該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才會主動來找我們吧?」

 

         「嗯!」沈洛年點點頭,用眼神示意一下凱布利,要她解釋一下。

 

         凱布利不愧是節省時間主義者,僅花了幾分鐘就把螭龍一族和一年後的大戰解釋清楚,中間葉瑋珊他們還不斷問問題,但關於古仙換靈者,凱布利倒是沒有多提。

 

         「呼.……….」葉瑋珊輕輕扶著額頭坐在床上,低聲說:「真沒想到,竟然會有這種事情..........

 

         「我一開始也是難以置信,但王母她沒必要撒這種謊啊。」沈洛年說。

 

         「也是..........我明白了,我會通告全軍,還有歲安城及其他各地的村落,明天就會做各種作戰的準備,不過想必這段時間鑿齒和犬戎族不會來騷擾我們吧?」

 

         Yes。」凱布利回答道。

 

         「四大龍族之一嗎...............一定很強啊........」賴一心喃喃地說道。

 

         沈洛年聽了,不禁白了他一眼說:「你別打那種和螭龍打架的鬼主意,現今的螭龍就只有秦獄一人而已,遇上那種強者你有一百條命都不夠死。」

 

       

        「這.........我當然知道囉,哈哈。」賴一心抓抓頭,尷尬地笑說。

 

         「那麼,洛年你還有甚麼是要通知嗎?」葉瑋珊問。

 

         「嗯..........其實王母預定未來是由四個人來對付秦獄,其中一個人就是我。」沈洛年不管他們驚訝的神色,繼續說:「另外三個人,則就在鳳城之中。」

 

         「等........等一下!」葉瑋珊連忙喊暫停,沈洛年有資格他們還能理解,畢竟他本來就怪能力一堆,強的亂七八糟,但人族中怎還會有人有資格呢?她剛剛還以為四個人當中會有如今三大龍族的領導者呢。

 

         葉瑋珊先冷靜下來後,便問說:「那三個人是誰?」

 

         「不知道。」沈洛年回說,隨即搶先在他們發問前說:「我們只知道鳳城中有三個人有資格,但完全不知道他們是誰,別問我原因,就是這麼回事。」

 

         兩人傻眼地對望後,還是由葉瑋珊說:「那麼,洛年你是要我們幫忙找嗎?但我們怎麼可能知道是誰............

 

         「不,我們已經發現其中一人了,不知道那人你們認不認識。」說到這裡,沈洛年就停下,交給凱布利來說。

 

         「對方是約十七歲的女性,一頭黑長髮,專修凝訣,修凍、風靈,武器是長槍,似乎是發現主人有什麼可疑之處,因而偷襲他,但被主人以幻術騙了過去。」凱布利說道。

 

         凱布利的話雖然簡短,但也已經讓葉瑋珊兩人猜出是誰了,只見兩人對望一眼後,葉瑋珊低聲說:「該不會………..是晴音那孩子?」

 

         「嗯.........發現洛年很可疑後,二話不說就開打,的確很像她的風格。」賴一心微微苦笑答道。

 

         「怎麼?看來你們果真知道她是誰?」沈洛年挑眉問道。

 

         「啊...............其實認真說起來,那孩子也有點可憐。」葉瑋珊坐正身子,開始向沈洛年他們敘述起劉晴音的過去。

 

  

 

 

 

 

 

         ...................到後來,那孩子的生活便有些太緊繃了,整天不是在增強自己的戰力,就是去尋找可能會威脅到其他人的罪犯,而且不僅如此,她似乎只有在面對洛心和妍京這兩位朋友時,才能真正地敞開心房,其他能和她相處得比較好的,頂多是清嬿、如鴻和小韻她們了。」葉瑋珊緩緩說道。

 

         ...........原來如此,不過說來真令人驚訝,身為司令的妳,竟然有空去了解這女孩啊。」沈洛年說。

 

         聽了這話,葉瑋珊不禁微微露出苦笑說:「這也是當然的啊,畢竟她年僅十七歲就成為高級軍官,這件事在當時可是上了報紙頭版,所以我也會去多注意一下,而且她的功夫還是一心直接傳授的呢。」

 

         「喔?」沈洛年如此說道,但他之前多少就有點料到,所以也沒有太驚訝就是。

 

       

        「那麼,關於為何晴音有這資格,我想洛年你沒打算告訴我們吧?」即使這麼問有些明知故問,但賴一心還是不死心地問了一下。

 

        「當然。」沈洛年理所當然地點點頭說。

 

        「那麼你希望我們怎麼協助你呢?」葉瑋珊問。

 

        沈洛年正要回答,突然愣了一下,隨即露出有些嫌煩的表情搖搖頭,兩人猜八成是有人傳訊息給他,賴一心皺眉說:「洛年,回應懷真姊一下沒關係吧?她應該很擔心你呢。」

 

        「你這木頭沒資格說我。」沈洛年嗆了一句後說:「剛剛說到哪了?對了,要你們幫甚麼忙。」

 

        「這...........」沈洛年歪頭想了一下說:「我希望能和她私下見面,而且最好是在一個就算發生戰鬥,也不太會引起別人注意的地方。」

 

        說到這裡,沈洛年彷彿想到什麼般愣了一下,啊了一聲說:「對了,根本不用那麼麻煩啊!只要我和你們一起去見她,她應該就不會擅自攻擊,雖說我不太願意,但接下來只要報上我的名字,她應該就願意相信我了吧。」

 

        葉瑋珊和賴一心聽了,不禁對望一眼,接著同時苦笑了一下,結果還是由葉瑋珊說:「洛年,我剛剛也說過了,晴音這孩子很難真的去信任一個人,這對我們十聖也是一樣,我想,要她去相信你就是『闇神』,恐怕只能透過戰鬥來讓她相信,不過就算這樣,要她能對你敞開心房,恐怕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行。」

 

        「別提那個稱號!」沈洛年先是不屑地說了一聲,接著又嘆了一口氣說:「真麻煩啊……..……….那就請你們安排一下吧。」

 

        「嗯,關於地點,我想你們今天戰鬥的地方就可以了吧?雖然我不知道在哪裡............至於要如何請她單獨去.........」葉瑋珊沉吟了一下,隨即說:「我看由奇雅通知她比較好。」

 

        「奇雅?」沈洛年愣了一下說:「為什麼?」

 

         「因為最好不要讓她事先就知道洛年你還活著,否則她一定會先想好戰術,接著二話不說就殺過去。我來說的話,因為身為司令的關係,任務內容一定要很詳細地講清楚才行,而一心這個人向來就不懂得懷疑別人,所以就假裝由精明的奇雅發現有個地方不對勁,接著請晴音去處理,這樣比較合理。」

 

        原來如此!沈洛年點點頭,起身說:「好,就交給你們了,時間大約就在明天卯時吧。」

 

        「等一下!你還沒告訴我們地點。」

 

        「喔,對喔。」沈洛年抓抓頭,把地點講清楚後,葉瑋珊就說:「好,我知道了,那麼洛年你今晚打算去哪睡?要不要去小純她們家呢?」

 

        「絕對不要!」沈洛年堅決地說,先不提狄純會抱著他哭多久,要是被她家那個凶ㄚ頭看見,一定又會互罵一場,那自己今晚就不用睡了。

 

       「凱布利,妳就隱身到今天的河邊,我等等就瞬移過去,之後造個小木屋在那裡睡,可以吧?」

 

       

        「NP。」凱布利說出沒問題──No problem的簡稱後,便化為一道影子而去。

 

 

 

 

 

       時間回到現在──

 

       劉晴音呆了幾秒後,很快就恢復正常,她微微皺眉望著沈洛年,但似乎是信了他剛剛的說法。

 

        沈洛年見狀,稍微鬆了一口氣,這麼一來,自己的能力變得更加詭異,如此一來她應該不會隨便出手了吧?

 

        但很遺憾的,不到一秒鐘,沈洛年就理解到自己可真是大錯特錯,那是因為,晴音又二話不說就殺過來了。

 

         媽啦!真的得先打一場嗎?沈洛年暗罵一聲,側身躲過晴音的直刺,但就這一瞬間,晴音的槍尖開起了小型玄界之門,從中放出眩目光芒,霎時讓沈洛年眼冒金星,看不清楚。

 

         但這效果十分短暫,沈洛年的視線很快就恢復正常。

 

        ……………..搞甚麼,是光靈之術嗎?但她不可能會知道現在的她能同時修練五大玄靈的兩種,而跑去找小露請教吧?

 

        沈洛年一邊這麼想,一邊將眼睛睜開,但隨即發現不對勁。

 

        動不了?

 

        沈洛年往自己的四肢看了一眼,馬上驚見到虛空中竟然出現數條鐵鍊死死地綁住自己,讓他動彈不得。

 

        這是...........幻術?看來剛剛那是視覺系的幻靈攻擊,原來這女孩挺喜歡以其人之道,還其人之身呢!

 

         眼看晴音拿著長槍向自己逼近,沈洛年也不著急,「唰」地一聲,眼睛變成血紅的血凰眼,接著他猛然將眼睛睜大。

 

         劉晴音愣了一下,雖然在經過昨天的事情後,她就應該學會不要和沈洛年四目相接,但她實在不明白讓兩方都中幻術有何意義,所以也沒提防,一時之間,她還真無法理解沈洛年的用意。

 

         但很快的,她就理解了,因為她發現換她被鐵鍊給困住,而沈洛年已經一臉輕鬆地朝她接近。

 

         「這種程度的幻術,對我根本不管用。」沈洛年冷冷地說道。

 

         這是………..反彈幻術?

 

         當晴音理解到這點的瞬間,同時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要破解幻術,其實方法有非常多,其中最簡單的一種,就是等待時間的流逝,幻術就會自動解除,之前沈洛年之所以會躲藏起來,就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幻術能對她帶來多久效果的關係。

 

         再來就是身邊也有會幻術的同伴,只要請他對自己下達讓自己看見幻術被破解的幻術就行。舉例來說,剛剛沈洛年的情況,只要有人對他下鐵鍊被砍斷的幻術就能破解。

 

       

        還有就是如果自己的炁息夠強大,就能強行破解,畢竟幻術是靠炁息來讓針對對方腦部的情報進行控制,所以若雙方的道行有一定的差距,只要把炁息集中在腦部,就有可能破解幻術。

 

         而沈洛年現在用的「反彈幻術」,是要自己本身也要會幻術,且在這方面的道行比對方還要高深才能使用。在自己中幻術的時候,用很精細的方式讀取、吸收這個幻術,並用自己的幻術使用方法,將這個幻術原封不動地還給對方。

 

         最後的方法最為困難,也最少人會,就是要讓自己相信「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幻術就會自動解除。

 

         聽起來很簡單,畢竟很多人中幻術後都會立即發現,但是儘管知道眼前這不是真的,要讓「潛意識」相信這些根本不存在、相信根本沒有幻覺這種東西,是很困難的,畢竟像沈洛年剛剛那種狀況,手腳被綁住的感覺是如此真實,要說服「潛意識」認為手腳還是能自由活動,實在很難辦到。

 

         剩下來的的則因各個幻術不同,而不一定有效,像是給自己帶來疼痛傷害,或是精神上受到了某種打擊等。

 

         雖說沈洛年的反彈幻術不是最高階的破解方法,但一樣要有一定道行的人才會用,因此晴音才會如此吃驚。

 

         眼看沈洛年從懷中拔出一把造型奇異的黃金色匕首接近,劉晴音咬咬唇,突然一用力,將嘴唇咬破,一絲血液流了下來。

 

         突然,束縛晴音的鐵鍊突然消失,也就是說,晴音將自己的幻術給破解了。

 

         這點沈洛年也很清楚,眼看晴因破解幻術,他便將天仙飛翼猛然往右一揮──其實是假動作──往晴音的頭部殺去。

 

         眼見匕首砍來,晴音連忙往下一蹲,身後的長髮被勁風微微一劃,砍斷幾條髮絲。

 

         但還沒結束,沈洛年見晴音蹲下,立刻用左腳來個回旋踢,而晴音的反應速度也不簡單,立刻將雙手在胸前左右交叉,試圖擋住這一踢。

 

         一股巨大的力道傳出,晴音立刻覺得雙手發麻,她不禁痛呼一聲,同時整個人也被踢了出去,往溪邊飛出。

 

         噗通!晴音整個人撞進水裡,但她飛到水裡之後,並沒有浮在水面,反而將手往水面一放,整個人從水裡站了起來,腳底浮在水面上。

 

         這個招式其實很簡單,只要將一定量的炁息不斷往水裡送,就能對自己產生浮力,以站在水面上,而若是要做出飛簷走壁這種事,只要將一定程度的炁息集中在腳上就好,畢竟水是液體,和固態的牆壁不一樣。

 

         「咳........咳咳!」晴音似乎被水嗆到,站起來後連忙將水給吐出,呼吸也變得有些急劇。

 

         但沈洛年絲毫不懂的憐香惜玉,心中只想著要趁隙進攻,他將右手往前一伸,一股濃黑的氣息從中冒出,同時手臂也變成死人般的紫黑色。

 

         「呵!」沈洛年猛然一揮手臂,黑氣隨著他的動作往前伸長,狀形也跟著改變,變成一隻巨大的黑氣之手,直往晴音抓去。

 

       

        晴音還在喘氣,隨即見到一隻詭異的巨大黑手撲來,而且黑手一經過水面,立刻有一層霧氣隨著冒出,彷彿溪面的水氣被逼走一般。

 

         情況不妙!劉晴音連忙往旁一閃,但黑手也很靈活地追趕著她,幾次閃折後,黑手就逮到了劉晴音,死死地抓住她,並將她提了起來。

 

         「嗚…………..……….!」晴音一被黑手抓到,立刻發現剛剛溼透的身體瞬間就變乾了,而身體周圍也冒出了大量水霧,但隨即被黑氣給逼散,不僅如此,她還發覺皮膚似乎逐漸變緊皺起來,似乎體內的水分也減少了。

 

         這個感覺真的很痛苦,彷彿被千刀刺進一般,但晴音還是咬牙忍住大叫的衝動,猛力將全身炁息往外送,想要讓黑手放開自己。

 

         紫色炁息和黑色氣息互相一碰,兩者立刻互相排斥,但沈洛年似乎在這隻手上注入了不少闇靈之力,抓住晴音的黑手,只是被微微推開,讓晴音的皮膚不會繼續被侵蝕而已。

 

         「可..............」晴音咬牙說道,繼續努力放出炁息抵抗,說甚麼也不讓沈洛年得逞。

 

         差不多了.............。沈洛年如此想著,接著走近晴音,黑氣也慢慢縮回體內。

 

         但沈洛年一踏上水面,立刻嚇得睜大眼睛,並停下腳步。

 

         卻是一直緊閉著眼睛的晴音,她的身體除了紫色的凝訣炁息,竟然也開始冒出了比闇靈黑氣更深邃───卻不帶有死亡氣息的黑色氣息,伴隨著紫色炁息一同抵抗闇靈黑氣。

 

         這股黑色氣息自然是玄武的洪荒原息,雖然它現在沒有分解的能力,但就和沈洛年的渾沌原息一樣,就算闇靈之力再強,原息還是會和它彼此互相排斥,不會像一般炁息一樣被穿透。

 

         洪荒原息一出,黑氣之手隨即被慢慢推開,晴音見狀,隨即大叫一聲,發出最大的力量將兩種顏色的氣息往外一放,瞬間,黑手放開了晴音,結構甚至整個崩散,不受沈洛年的控制到處亂流,將這附近都被濃霧給籠罩。

 

         但即使看不清楚,晴音還是很清楚剛剛沈洛年站在哪兒,她有些困惑地望向洪荒原息一眼,隨即拔出長槍,往剛剛沈洛年所在之處殺去。

 

         情況怎麼這麼麻煩!?沈洛年不禁在內心這麼大叫,但一感應到晴音撲來,他也只能應戰,他將手掌對準晴音,開口唸道:「神羅天征。」

 

         晴音立刻覺得有股巨大的力量推開著自己,同時在沈洛年眼前,溪水都激烈的往外彈開,晴音無法承受這股斥力和水流的衝擊,嗚啊一聲,整個人往後飛摔,在空中旋轉了好幾圈。

 

         沈洛年自然不放過這個機會,他將身後的黑布袋往後一扔,身上黃光放出,身子一閃,瞬間閃到晴音身後,趁她還沒發覺,右手就往她的後脖子一捏。

 

        而晴音只發現有道黑影閃到身後,後脖子被人一捏,接著眼前一黑,記憶便就此中斷。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小帝
  • 頭香
    好看,加油
  • 恭喜啊
    K,我會加油的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8/17 20:36 回覆

  • 虛無
  • 二香
  • 我還以為有人會插第三隻香呢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8/17 20:36 回覆

  • 虛無
  • 好看
    在發下一篇大大
  • 下篇應該是秦獄軍團的介紹

    闇鳳Terry 於 2013/08/17 20:37 回覆

  • 混沌
  • 賴一心還真是百年如一日啊......
    挑戰那種高手不怕死嗎?
  • 就算知道會死,他應該還是會想去挑戰看看吧................(無奈

    闇鳳Terry 於 2013/08/17 20:38 回覆

  • 乂淵仔乂
  • 白癡不管過多久還是白癡(嘆
    個人覺得晴音設定得太強了
    除非洛年時間能力廢掉
    不然應該會瞬間分出勝負才對
  • 晴音的確是有點太強了
    不過除非是在理智斷線狀態,不然洛年應該也不會出全力應戰

    闇鳳Terry 於 2013/08/17 20:40 回覆

  • 亞夜
  • 為什麼洛年不直接告訴她他的身份阿?是怕麻煩嗎?
    我是新來的請多指教
  • 是因為別人不會輕易相信啊
    嗯,也請多多指教 ^ ^

    闇鳳Terry 於 2013/08/22 17: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