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較短。


       

         沈洛年倒下後,晴音的影分身回頭瞥了一眼,隨即化成寒冰消失,同時體內的炁息也回歸到本體身上。

 

         劉晴音將長槍拔出樹幹,背回背上後,不禁有些疑惑地摸了摸樹木,從沒有玄界之門就出現這點來看,應該是魔法的一種,但魔法怎麼在施術者都死後還維持著?

 

         將目光轉到樹根後,劉晴音又不禁想著,難道是將玄界之門開在地底裡?

 

         算了!不研究。晴音搖搖頭,繞過樹木,望向沈洛年的屍身。

 

         因為影分身在消失時,她剛剛所經歷過的事情、經驗也會回歸,讓本體彷彿親身經歷過般,所以晴音很清楚剛剛沈洛年的眼睛變得非常奇怪。

 

         晴音蹲下身,似乎不嫌噁心,拿起沈洛年那被切成四塊的其中一個腦袋,仔細望著那隻眼睛。

 

         除了奇特之外,也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劉晴音搖搖頭,把注意力放在這名男子的長相上。

 

         怎麼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晴音疑惑地想著,但因為已經血肉模糊的關係,晴音也無法看得很仔細,她只好丟下腦袋,伸手抓起那個黑布袋,結果一拿起,她就發覺輕的要命,而且從外面看起來也不像是有裝東西。

 

         不會是............晴音連忙打開布袋,果然不出所料,裡面根本是空的。

 

         怎麼會?難道在剛剛追蹤的過程中扔掉了嗎?如果是這樣,那名男子也太隨便了吧?被撿走的機率非常高,還是說……他有同夥?在他丟掉武器後,同夥便撿走了?

 

 

 

        以防萬一,等等得遵循原路找才行。晴音扔下黑布袋,開始搜查其他屍塊,看有沒有甚麼東西。

 

        但找了半天,卻甚麼東西也沒有,看來這名黑衣男子除了這黑布袋,什麼東西都沒帶。

 

         接下來........要處理一下這屍體才行。晴音將沈洛年的衣服通通扒光,將沾滿鮮血的碎衣塊和黑布袋塞進懷裡,接著將屍塊和沾上鮮血的白雪抓起,一一扔進河中,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不想汙染河川,而屍體會被魚吃掉,不用擔心。

 

        而經過剛剛的搜查後,劉晴音雙手都已染滿鮮血,她也順便用冰涼的河水清洗一下。

 

        解決完後,劉晴音便四面張望了一下,再次確定沒人後,才起身遵循原路,去找剛剛原本在黑布袋的武器。

 

        不過,一直走到剛剛的咖啡店,都沒見到疑似的物品,看來真是被人撿走了。

 

        這幾天得更加多注意一下有沒有可疑人物才行............劉晴音如此想著,突然想起,一個多月前那名神秘的男子說會有「大人物」來找她。

 

        但是剛剛那名黑衣男子,雖說神秘之處很多,但顯然不怎麼聰明,而且他若真是那位大人物,那幹嘛不直接找自己?剛剛戰鬥時又為何不開口呢?

 

       應該是自己想太多了.........劉晴音搖搖頭,打算先回家換下沾上些許鮮血的衣服,以免引起別人注意。

 

 

       

        深夜,沈洛年家中。

 

          懷真穿著白色浴袍、手上著飛梭燈照明,走到一條木廊上,見到一對男女正坐在地板上,欣賞著外面的雪景,懷真向前,對著她的兒女──沈寒星和沈靖雪說:「寒星、靖雪,你們有看到凱布利嗎?」

 

        「凱布利?」兄妹倆對望一眼後,沈寒星首先搖頭說:「沒有啊,媽媽妳找她幹嘛?」

 

         「是這樣的,洛年今天都沒有傳訊回來,我傳過去他也不理.........」懷真臉色雖然平常,卻隱隱有絲擔心之情,「我想說找凱布利詢問最快,但凱布利她卻不見了,完全找不到她。」

 

        「這樣啊……..那嘛嘛妳要不要找翡翠姊姊問問?她現在應該在工作室吧。」沈靖雪歪頭說。

 

         這裡的工作室,是指從翡翠來以後,沈洛年照她的要求造出的一間地下室,翡翠在裡面打造出各式各樣的武器,甚至還有能傳送「炁」的槍械,但翡翠打造出來後,都沒有使用,只說「為了更加了解它們的構造」,但她一直在製作,所以也不能一直放著,所以會送給葉瑋珊他們,據說「非常好用」。

 

        「工作室嗎?」懷真微微歪頭,點點頭說:「好吧,我去找找看。」說完,便轉頭離去。

 

        走到翡翠房門前後,懷真先敲了敲門,才把門拉開,透過飛梭的燈光看過去,裡面沒有半個人,但反正懷真的真正目標也不是房間內。

 

        懷真進到房內,走到房間內地板的一角,那裏有個拉環,懷真抓起拉環往上一拉,隨即露出裡面的空間。

 

        裡面是一個通往地下室的樓梯,下面就是翡翠的工作室,懷真一面往下走,一面自言自語道:「希望不要在槍械室就好了………..

 

         所謂的槍械室,是因為翡翠不僅在工作室中打造出各種武器,在裡面也打點得非常有秩序,每種武器都有專屬的房間,比方說,刀劍等會分為砍擊、穿刺、打擊和投擲等,而砍擊武器還分為單手劍和雙手劍等,至於槍械,則像手槍、步槍、衝鋒槍和狙擊槍等。

 

        而懷真之所以不太願意去槍械室,是因為槍械打從一開始給人的感覺就和刀劍不同。

 

         與可以拿來當裝飾的劍不同,槍械就只有一種用途而已,那就是拿來當武器、拿來打倒敵人,它被設計出來的形狀與色彩就只是為了達成這些目的,所以懷真每次進到那充滿殺戮氣氛的槍械室,她都覺得不太舒服。

 

        而翡翠雖然戰鬥力驚人,但卻沒有妖炁可以感應,所以懷真自然不知道翡翠在工作室的哪裡,只能依靠她引以為傲的耳力來傾聽。

 

       很快地,懷真聽到了尖銳的金屬聲,她隨即鬆了一口氣,從這聲音看來,翡翠應該是在「冶煉室」裡打磨武器才對。

 

      

        懷真順著聲音尋找,打開了一道厚重的木門,馬上看到在燈光昏暗的空間裡,穿著女僕裝的翡翠正在研磨一把細劍。

 

         翡翠用雙手支撐住刀身,往緩緩旋轉的磨刀石送過去,從刀柄開始往前端仔細地滑動刀身,橘色火花伴隨著尖銳的金屬聲飛散開來,翡翠瞥了懷真一眼說:「懷真姊,有事請稍等一下。」

 

       其實翡翠原本是尊稱懷真為「懷真大小姐」,但因為懷真堅持用「姊姊」這個稱呼,翡翠便改了,但唯獨沈洛年的「少爺」沒有更改。

 

        懷真聽了點點頭,靜靜地等待翡翠完成工作。

 

        研磨完成後,細劍也回復成被朝陽照射時會閃亮反射,甚至還有種穿透感的純銀色。

 

        「鏘!」地一聲,翡翠將劍收至紅色刀鞘中,轉過身問:「那,請問有甚麼事呢?」

 

        懷真將事情稍微說明了一遍,翡翠聽完,不置可否地說:「這有什麼問題嗎?」

 

        「咦?」懷真微微一呆,翡翠見狀微微一笑說:「洛年少爺本來就不可理喻,若有什麼事令他心煩,不回復您的訊息也是很正常的,而且...........

 

         翡翠稍微頓了一下,又說:「以洛年少爺的實力,不可能會遇到甚麼危險吧?至於凱布利,我想是洛年少爺需要她的隱形能力和以她為座標的空間魔法吧?」

 

        懷真聽了愣了愣,隨即笑了出來:「是啊!妳說的沒錯。那個臭小子,等他回來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訓他一下!」

 

        「嗯,我會在他幫您抓抓時送上茶點的。」

 

        懷真聽了,「噗哧」地笑了一下,用力點頭說:「嗯!到時就拜託妳了。」

 

  

 

 

 

        隔天清晨──

 

        劉晴音在軍柱處中高級軍官的宿舍中起身,到化妝室中洗了臉,不知為何,心中總覺得不太安心。

 

         「實在是太容易了,昨天的偷襲.........」晴音喃喃地說道,畢竟昨天那名少年雖然無法同時使出炁息和那個吞噬炁息的怪能力,但若要互相交換的話,所需時間應該很少才對。

 

         就算當時的凍靈攻擊太過突然來不及反應好了,影分身衝出來時就應該有足夠的反應時間才對,更何況那名少年的炁息強度可是超越了犬戎族的支族族長,若他全力防禦或進攻,自己不可能會這麼輕鬆地獲勝才對,這樣簡直像是..........

 

        像是他故意接受攻擊一樣!

 

        想到這兒,晴音便冒出了冷汗,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便走出化妝室,翻找著昨天她換下來、帶有血跡的衣服。

 

       找出來後,她便伸手去找她昨天從沈洛年身上扒下來的衣服碎塊和黑布袋,結果拿出來的,是她完全沒想到的東西。

 

       

        那是被切成無數大小不一的木頭碎片和一根木棒,旁邊還有著不少木屑。

 

        果然有問題!晴音不禁瞪大眼睛,突然,從地面浮出一個騎著小馬的土色小人──輕疾,它開口說:「凍靈師奇雅請求通訊,請問要接通嗎?」

 

        冰后找自己?怎會?就算有任務,也該是司令來通知啊。劉晴音雖然大惑不解,還是接通了,很快地,奇雅那冰冷冷的聲音便傳來:「晴音?」

 

        「是,冰后!」劉晴音恭敬地說。

 

        「是這樣的,鳳城有個地方我要妳去調查一下,為了避免引起注意,妳一個人去就好,地點是............

 

        聽了奇雅所說的地點後,劉晴音便覺得事情越來越不單純,因為那個地點正是昨天晴音和沈洛年短暫交手的地方。

 

        穿上紫色戰甲、背好長槍後,晴音便直接跳上屋頂,從這間房屋跳上另一間房屋,快速地往昨天的河堤前進。

 

        到達目的地後,晴音便發現昨天那棵樹還在,而樹下,有一名穿著黑袍的男子站在那兒。

 

       「早安。」少年不顧晴音驚訝的臉色笑說:「昨天蒙成關照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等很久了><
  • 期待下篇!大大
  • 好好等吧!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8/02 22:55 回覆

  • 混沌
  • 果然是幻影啊.......難道是用眼睛下幻術?(笑)
    沈洛年家居然還有刀械庫.......還有專任鍛造師傅? = =
  • 幻術的時機當然是在當初四目相接的時候啊XDD
    刀械褲很酷吧!之後會說明理由的

    闇鳳Terry 於 2013/08/02 22:57 回覆

  • 玩子
  • 我第一次來
    還在努力看懂格主的文章中(哈)
  • 好好努力吧!從頭看的話要花不少時間呢!(拍肩

    闇鳳Terry 於 2013/08/02 22:56 回覆

  • 混沌
  • 和寫輪眼一樣的發動條件,難道沒法可以反制?
    總不能內建尾獸喚醒自己吧? = =
    拙文中的心法是只要感知得到就能讓對手中招,之後應該會提到。
  • 關於幻術,以後我會更加仔細地說明的

    闇鳳Terry 於 2013/08/03 21:11 回覆

  • 虛無
  • 被最基本的分身術騙劇然隔天才知道
  • 分身術其實一點也不基本喔
    首先要會用道術,再來還要能很仔細地控制力量

    闇鳳Terry 於 2013/08/03 21:08 回覆

  • 豪豪
  • 讚喔讚喔
    被騙到了^ ^
    下一集她的表情應該是被嚇死了吧
    下文~~
  • 被嚇到是理所當然的,但要她被嚇呆可沒那麼容易喔

    闇鳳Terry 於 2013/08/03 21:10 回覆

  • 乂淵仔乂
  • 都要做這種麻煩事了
    沈洛年應該直接報名字解決吧
    反正訓練到後來也會知道
    這種迂迴的做法不像他呢
  • 這.........理由我下篇應該會說明(抓頭

    闇鳳Terry 於 2013/08/03 21:10 回覆

  • 虛無
  • 不我說的是原本的
  • 原本的?什麼意思?

    闇鳳Terry 於 2013/08/03 23:01 回覆

  • 虛無
  • 火影忍者
  • 原來如此

    闇鳳Terry 於 2013/08/09 17:52 回覆

  • 混沌
  • 何時會有下文呢?
    拙文本週五會更新。
  • 不知道耶~~畢竟最近在追新番

    闇鳳Terry 於 2013/08/09 17: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