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20 Sat 2013 23:29
  • 分屍

       

         時間回到秦獄甦醒後不久──

 

         當時,秦獄要求被稱為叢鶴的紅髮男子和他對練,此時,在一個寬廣無邊的空間裡,秦獄手中拿著一把長劍,站著面對蹲在地上喘氣的叢鶴。

 

         秦獄毫髮無傷,連鎧甲都沒有破損,而叢鶴雖然沒有看似沒事,但其實身上已經到處都是擦傷了。

 

         另外,這裡的地面到處都有大小不一的窟窿,碎石散落一地,很多地方還冒著煙,可見剛剛戰況之慘烈。

 

         秦獄手微微一揮,長劍立刻化為光芒消失,他走進說:「你還好吧?」

 

         「沒事。」叢鶴搖搖頭說,起身拍了拍灰塵:「這點傷很快就好了。」

 

         「嗯!」秦獄點點頭笑說:「不好意思,讓你陪朕打這一場。」

 

         「沒什麼,畢竟大人您很快就找回戰鬥的步調了。」

 

         秦獄不置可否地點點頭,用手往空中虛抓一下說:「五萬多年沒動的身體,這麼快就能運用自如,朕也頗意外。」

 

         突然,一名有著雪藍色長髮、穿著深紅色緊身衣的女子走進,她鞠了躬說:「秦獄大人。」

 

         「凌華,什麼事?」秦獄正色問道。

 

         「我和瑋熔帶的軍團已經知道狀況,正在準備,另外.…...」凌華遲疑了一下,繼續說:「有一名男子前來,他識破了我們在玄界入口的幻術,並說想加入我們。」

 

         「既然能識破朕的幻術?看來還得加上結界才行..........」秦獄說道,突然彷彿想到什麼般一喜,說:「該不會是闇靈或光靈的..........

 

         「不是。」凌華搖搖頭說:「是幻靈的。」

 

         「幻靈?難怪能識破朕的幻術,那就要把他安插在有一軍的將領位置上,叢鶴,你能分配嗎?」

 

         「是。」叢鶴恭敬地回道。

 

         「不過,那名男子聽了我們軍團的階級後,認為自己能擔任『四大將』的空缺。」凌華緩緩說:「原因是,他說自己有從『鳳凰之墓』中得到一半的鳳凰換靈。」

 

         秦獄和叢鶴都吃了一驚,秦獄嚴肅地說:「那名男子現在在哪裡?」

 

         「瑋熔不太相信,所以要求和他比試一場,現在差不多要來了。」凌華說道,同時回頭望向她來之處。

 

          過了不久,穿著紅色旗袍、有著棕色長髮並綁馬尾的女子瑋熔,往這走來,而她身後,一名身穿黑袍,有著黑色長髮,從近鼻翼的眼角延伸至眼下的深邃紋路的青年跟隨在後。

 

         兩人到達後,都行了禮,瑋熔瞄了青年一眼說:「確實厲害,我雖然沒出全力,但完全無法傷到他半分。」

 

         秦獄上前,望著仍低頭的青年說:「平身。」

 

        青年聞聲抬頭,見到他的雙眼,叢鶴微微睜大眼睛,而秦獄則是瞇起雙眼。

 

   

        卻是那名青年的雙眼,都血紅血紅的,眼珠周圍有著三個勾玉,正是血凰眼!

 

         秦獄見狀,先望向瑋熔說:「瑋熔,一開始見到這雙眼睛時,不就可以證明他是鳳凰換靈者了嗎?何必和他打一場?」

 

         「這.........我也是想確定他的實力,以免因為這種事打擾到大人您,只是,沒想到他已練成『萬花筒血凰眼』。」

 

         秦獄聞言揚了揚眉,輕輕笑了一下說:「我看妳只是想打一場、過過癮吧,算了。」秦獄將目光轉回青年說:「名字?」

 

         「冥鼬。」青年回答道。

 

         「冥鼬嗎?你是多久前取得鳳凰換靈的?」秦獄問。

 

         「六十多年前。」冥鼬答道。

 

         「六十多年前?那麼鳳凰之墓應該已經繼續開放了……..」秦獄自言自語說,又對著冥鼬問:「你將全身的渾沌原息都花耗在維持血凰眼上?」

 

         「是。」

 

         「其實連鳳凰自己都不太會在戰鬥以外的時間維持血凰眼呢………」秦獄笑道,伸手說:「給我一些你自己『本身』的原息。」

 

         冥鼬聞言,將手掌伸出,從手掌冒出一團鮮紅色的氣息,氣息慢慢在手掌凝聚,彷彿一小團火焰一般,他微微一遞,交給秦獄。

 

         秦獄接過後,往外走去,另外四人見狀,尾隨而去。

 

         秦獄走到他們所在的城池外面,望向東北方,那裏的建築是由青色的石磚堆砌而成,但很明顯已經荒廢很久了。

 

         秦獄將手一揮,手中鮮紅色的氣息便往那裏的建築衝去,瞬間,青色的石磚全都變化成鮮紅色。

 

         秦獄轉身,對四人說:「朕在此宣布,冥鼬從今日起成為新的四大將一員,叢鶴、凌華和瑋熔你們從自己的軍隊找出人員給冥鼬帶領,從此在東北方的領域活動。」

 

         「是!」四人同時答道。

 

         「冥鼬,等你的軍隊分配好後,我要問你問題,尤其是關於如今鳳凰之墓的事。」

 

         「是。」

 

         「散開吧!」秦獄說道。

 

 

 

         時間到一個多月後的鳳城的清晨──

 

         此時,在王山居中,王洛心和劉晴音坐在店門口,欣賞著西湖和雪景。

 

         突然,劉晴音望著王洛心說:「我說你啊,最近是怎麼了?感覺有什麼心事,但卻又不問出來。」

 

         「呃…….沒什麼啦!」王洛心揮手說,轉過頭逃避現實。

 

         其實自從遇到那位白髮女子後,王洛心就覺得自己莫名地冒出不少怪能力,首先,他察覺到體內冒出一股詭異的「炁」,但感覺不太好控制,而且自己也不會形容,只好悶在心裡自己想。   

 

       

        再來,他發現自己可以判斷出自己和對方的「強度差距」,就他自己的感覺來判斷,他和劉晴音就有十年以上的差距,差距的計算包括了年齡、經歷、戰鬥經驗和個人能力等諸多事情的綜合判斷,尤其是在四目相接時,差距到底有多少可說是一瞬間就判斷出來,雖說自己遠不如劉晴音,但令他慶幸的是,至少自己比妹妹強。

 

         還有,就算藏了起來,他還是可以看的見對方衣服裡面的武器,而且還可以依照自己所見到的武器「顏色」來判斷武器強度,舉例來說,以王洛心目前看調劉晴音背上的長槍所發出的「淡銀」,就知道這武器還不錯、很堅固。

 

         最後一種能力,讓王洛心比較不了解,而且使用久了還會頭痛,不過機會難得,現在就試試看,順便證明自己的想法。

 

         「我說.....晴音,妳現在要不要和我比一下?」

 

         劉晴音詫異地轉頭說:「比什麼?」

 

         「比劍道。」王洛心說:「小時候我們不是常拿竹劍互相比試嗎?」

 

         「是、是沒錯啦,我記得你一次也沒贏過,後來就鬧脾氣說不打了。」劉晴音睜大眼睛,顯然十分驚訝地說:「我是沒關係,不過不小心受傷的話可別怪我。」

 

         「要戴護具嗎?」

 

         「你這不是廢話?」劉晴音翻了翻白眼站起說:「快點吧!」

 

         「喔........好。」王洛心連忙跟著站起,

 

         其實劉晴音照理來說不會一大早就來他們家,今日是因為前陣子他們欠的貸款都由劉晴音幫忙繳掉了,王妍京為了感謝她,今早做了豐盛的餐點請她吃,而王洛心不知自己能幹嘛,只好坐著陪她看雪。

 

         兩人穿好護具後,找了個還算空曠的房內,在中央彼此正面相對,劉晴音望著王洛心那滿身破綻的姿勢,有點擔心地說:「我會盡量不用炁息,但變體後的高速體能我可無法控制喔。」

 

         「我知道啦,妳就儘管上吧!」王洛心回道。

 

         這傢伙這麼好像有點自信?劉晴音不禁起了點疑惑,一時之間,不知該不該攻擊。

 

         彷彿看到她的猶豫般,王洛心突然展開攻擊,他蹲低身子向滑行般移動,竹劍由右下往左上劈了上去。

 

         這速度並不快,劉晴音瞬間躲了開來,同時,竹劍跟著往王洛心的手臂揮落。

 

         但就在劉晴音揮動竹劍前,王洛心就見到她的手臂和竹劍化成一道虛影朝他揮落,掌握先機的他,迅速躲開攻擊。

 

         怎麼會?這傢伙甚麼時候有這種反應速度了?劉晴音還來不及驚訝,王洛心的竹劍就往她的臉飛來,她連忙將脖子一扭,避開了攻擊。

 

         躲開後,劉晴音迅速拉開距離,望了王洛心一眼,心中已有主意,這次換她主動攻擊,竹劍往王洛心的左臂揮去,但這其實是虛招,竹劍在接觸手臂的前一剎那,瞬間改向,往他的下巴攻擊。

 

       

        但在這之前,王洛心早已看出她的真正目標是下巴,因此整個人用力往後一跳,躲了開來。

 

         這女人還真厲害,差點就被打中了。王洛心心有餘悸地想著。

 

        但是劉晴音這邊的驚訝程度也不下於他,剛剛的那一擊,沒有功夫底子的人根本躲不開來,他到底是怎麼...........

 

         不過,雖然攻擊都被他漂亮地躲開了,但他的速度都不算快,這樣的話.........。一向都在戰鬥中蒐集敵人情報,並擬定出戰略的劉晴音馬上又展開攻勢,但這次不像剛剛一樣有虛招,而是一連串快速且專攻王洛心難以防禦的攻擊,正式「快、狠、準」的武術招式。

 

         果然,此招一出,王洛心馬上難以招架,因為每一次的攻擊都是認真的,眼看一大堆虛影撲來,他馬上慌了手腳,怪叫地躲來躲去,結果不小心一個踉蹌,劉晴音抓準機會,往後退一步後竹劍隨著必殺的氣勢往洛心的臉上轟下。

 

         「碰!」地一聲,晴音的一擊完全在洛心臉上炸裂,令他不禁往後退了幾步,接著跌到地上。

 

         「啊~~不好意思,我不小心來真的了,不要緊吧?」晴音連忙上前詢問。

 

          王洛心表示沒事般輕輕揚起左手說:「不要緊,果然十五年的差距不是蓋的,話說難得用這麼久,頭好痛。」

 

         「什麼十五年?頭又為什麼痛?」晴音問,畢竟從他剛剛所說的來判斷,不像是被她打痛的。

 

         「啊.........沒什麼啦!過一陣子就好了。」王洛心敷衍過去後,便解開面罩的繩子。

 

         突然,傳來了拍手的聲音,兩人一看過去,發現妍京正一臉驚訝地站在門口,她開口說:「好厲害喔!晴音姊姊就不用提了,哥哥你是什麼時候練習的啊?我記得小時候晴音姊姊往往一擊就打倒你了。」

 

         「對啊!你做了甚麼特訓?」晴音跟著轉頭問。

 

         「沒有啦!好了,我要去休息了,哇!真的好痛。」王洛心一面扶著額頭,一面走出房間。

 

         王洛心一面走,一面想著,看來沒錯了,自己有「攻擊預測」的能力,雖然這能力不錯,但頭會痛這點實在很麻煩。

 

         留在房內的王妍京,望著哥哥的背影離去後,轉過頭說:「晴音姊姊,妳還想吃什麼嗎?」

 

         劉晴音回過神說:「啊?不用了,我就到城內走走,看看有什麼可疑人物吧。」

 

         「又要啊?」妍京有些擔心地說:「妳一直都這樣,偶而應該放鬆一下,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不用啦!謝謝妳關心。」晴音收拾一下身上的裝備後說:「掰掰囉!」

 

         時間到了當天中午──

 

       在充滿風雪的街道裡,一名穿著連帽黑袍、背著一個大布袋、連臉的看不清的男子,混在人群中,沉默地走著。

 

       

        不少路人在經過他身邊時,都會好奇地看他一眼,每個人幾乎都想著「原來是一名魔法使」,但稍微有點概念的人,就知道這黑袍和鳳城的魔法袍並不一樣。

 

        不過即使知道不一樣,別人也對他沒甚麼興趣,畢竟現在天氣很冷,雖說穿著這種黑袍很罕見,但也不算太奇怪。

 

        這名穿著黑袍的男子,正是沈洛年。

 

        今天早上,他趕走──不對!是請走三小後,他便穿上這黑袍,戴上三名換靈者的武器,前往鳳城。

 

        但儘管他們被換靈一個月了,要感應到他們的原息實在是太困難了,雖說在近距離下有機會,但在這麼大的地方剛好遇到他們,機率未免也太低了。

 

         儘管自己在鳳城認識不少人,但他已用占卜魔法算過,他們都不是古仙換靈者,而這種事,也無法請他們幫忙,而且若被別人察覺「闇神」在街頭上,自己一定瞬間被記者包圍,並上報紙頭版。

 

         但是事到如今,他已經不耐煩了,因為他已經逛了一個早上了,以他的個性來說,竟然能撐到現在,可以說是奇蹟了。

 

         板著臉走著的沈洛年,突然見到前方有間看起來很高級的咖啡廳,同時自己的肚子開始叫了起來。

 

         大概是老天爺為了獎勵我的辛勞,所以給我這樣的安排吧!沈洛年如此解釋後,便乖乖遵照祂的旨意,心安理得地把任務放在一邊,輕輕推開門。

 

        「歡迎光臨,請問是一位嗎?」

 

        沈洛年對殷勤低頭的女僕服務生點點頭後,便讓她帶路,到店內深處的位置上。

 

         不過在前往位置上時,在這響著優雅古典音樂的空間裡的人,都帶著驚訝和責備的眼光看著他,畢竟這裡是享受悠閒時光的地方,一個帶著沉悶感的黑袍男子就這樣進來,實在不免破壞了氣氛。

 

         但沈洛年當然不管那麼多,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服務生立刻從旁遞上冰水與毛巾,並且將菜單遞了過來。

 

         當沈洛年往包著真皮的菜單一看時,發現連最便宜的「奶油泡芙」都要兩百噩幣,雖然他差點直接回答綜合咖啡一杯,但馬上想到自己的錢都是來自那些專門詐欺的鼠頭,自己就乾脆趁機把錢還給鳳城,如此解釋後,他便開口不斷點餐。

 

         「嗯.......我要巧克力聖代..........還有覆盆子的千層派.…....然後加上榛果咖啡。」

 

         點完後,才發現自己竟然花了將近一千噩幣,這實在讓他很想說我吃漢堡和奶昔就好。順帶一提,他完全不知道自己點的食物長什麼樣子。

 

        「好的。」服務生以流暢的動作離開後,沈洛年才嘆了一口氣,思考著下午的計畫。

 

        過了不久,沈洛年的餐點都到齊後,離他不遠處的位置上,坐著一名長髮少女,她一邊吃著上面有許多生奶油的布丁,一邊盯著沈洛年瞧,而這名少女,正是劉晴音。

 

       

         她之所以盯著沈洛年,當然不是因為想吃他的甜點,而是她發覺沈洛年很可疑。

 

         首先,這間店裏頭有著類似暖氣的精體在運作,在這裏面,就算是普通人也不會覺得寒冷,而這名男子還穿著連臉都看不清的黑袍,可見他不想被別人知道他的長相。

 

         再來,就是他身上背的黑布袋,外表雖然看不出來,但晴音從沈洛年剛剛經過時,就從袋中發出的輕微碰撞聲判斷出裡面應該是金屬物質,而且既然那麼長,就應該是武器,而且不只一把,畢竟總不可能是高爾夫球桿吧!

 

         難不成是什麼通緝犯混進鳳城中了?如果真是這樣,那他一定十分厲害,畢竟剛剛他經過晴音身邊時,晴音完全沒感受到炁息。

 

         當然也有可能是為了以防萬一而穿上息壤衣,如果是這樣,那自己最好趁機拿下他,永除後患。

 

         不過對方也有可能是某族天仙,畢竟鳳城不像歲安城一樣,人形妖仙、天仙要混入裡面可說是輕而易舉。

 

         總而言之,自己還是先觀察、跟蹤一陣子吧!劉晴音這樣想後,便低頭繼續吃甜點,偶爾才抬頭看沈洛年一眼,以免引起他的注意。

 

         過了一陣子後,沈洛年終於用餐完畢,結果他還是沒想到有甚麼找人的辦法,他嘆了一口氣起身結帳,心想著今天晚上要住哪間旅館。

 

         沈洛年剛離開後,晴音馬上也去結帳,並在稍遠的地方跟著他。

 

         剛剛在吃布丁時,晴音也不是沒在思考,就她剛剛所想出的可能性而言,應該是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大。

 

        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除非修練到將近妖仙境,不然人類在這麼接近自己的情況下,自己是不可能沒感受到炁息的。

 

         再來,人類除了鑿齒、刑天和狼人外,幾乎沒和什麼妖族結仇,妖怪若真想到人類這兒,通常是選擇山口鎮而不是這裡,而和人類有仇的那些妖怪,根本不屑變化成人形,畢竟牠們那樣子本來就能拿武器了。

 

        最後,就是如果他真的穿著息壤衣的話,那麼他穿著黑袍就有更加強烈的理由了,穿著那種寬袍,根本看不出來他有穿息壤衣。

 

         根據以上判斷,那麼現在對自己十分有利,而且在穿著息壤衣──也就是失去炁息的情況下,感應能力會變差,所以對方應該不知道自己的存在才對,等到他到無人處時,我就趁機抓住──甚至殺了他。

 

         劉晴音平常雖然會遵守規範,因任務而面對通緝犯時也總是活捉,但這次並非任務,也沒有規定要自己不能殺了對方,既然如此,自己就親手處理這個可能是兇惡罪犯的傢伙。

 

         但是人也不能亂殺,等等還是得面對面確認一下才行。晴音如此想著,加快腳步跟著對方。

 

         而沈洛年這邊,既然他在放出感應尋找帶有原息者,那麼很快地就發現有一名帶著凝訣炁息的人在跟著自己,他一開始先感到不快,但隨即感到疑惑,對方幹嘛跟著自己?難不成被人認出來了?

 

       

          畢竟在沒經過沈洛年的同意下,只要有人類聚集的地方都會蓋「縛妖神仙」廟,裡面有著自己的雕像,而旁邊還有被稱為「左右護法」的「雷神」凱布利和「狂暴魔導師」月雯,而懷真則因為除了在白宗眾人面前外,幾乎沒在人類面前大展神威過,所以沒有稱號和雕像。

 

         除了雕像外,那本天殺的「闇神傳」裡也有著自己的畫像,所以若被別人看到自己的臉孔,被認出來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

 

         既然這樣的話,就要趁被更多人認出來前,帶著那傢伙到無人處,並請他保密。想到這兒,沈洛年便往一個狹小的巷道走去。

 

         被發現了嗎?發現沈洛年突然轉向的晴音驚訝地想著,連忙跟著他走到巷道內,轉了好幾個彎後,沈洛年便在一個沒有人的河堤旁停了下來。

 

         這裡的河水十分清澈,是十分適合坐在樹下野餐的地方,不過很可惜地是,現在是冬天,地面的青草完全被厚重的雪所覆蓋,樹木也枯萎了,更沒有溫暖的太陽和和煦的風,只有灰暗的雲和冰冷的空氣,除了沈洛年外,完全沒有別人。

 

        沈 洛年停下後,晴音便躲在暗巷裡偷看著他,沒想到對方竟然開口說:「這裡沒有人,妳可以出來了!」

 

         對方說完後,便望向這邊,這下晴音就十分確定對方就算不用看也能感知她在哪,這麼一來他就絕對不是普通人。知道繼續躲藏也沒有意義的晴音如此想著,走出暗巷,到沈洛年眼前。

 

         看見對方長相後,沈洛年不禁有些驚訝,沒想到是長得那麼漂亮的少女,沈洛年雖然這樣想,但他敢對天地神明發誓,自己決不會因此向對方搭訕,而是會為了完成任務與使命,請她別打擾自己,雖然這也和該死的鳳凰能力和自己的古怪個性有關就是了……….

 

         沈洛年胡思亂想一下後,馬上察覺對方所散出的氣息不太對勁,竟然是有些疑惑和………殺氣?

 

         媽啦!怎麼回事?難道是剛剛自己的口氣惹火對方了嗎?沈洛年驚訝地想著。

 

         這時,少女率先開口了:「你是誰?應該不是妖族吧?」

 

         被懷疑是妖怪了?自己確實不算人族了,但只有兩隻的鳳凰也算一族嗎?沈洛年好笑地想著,決定搖搖頭說:「我是人族。」

 

         「既然是人族,那麼你應該是屬於軍隊的人,但從你之前的舉動來看,實在不像,若是因為任務而來鳳城,應該先去軍柱處報告才對,你到底是誰?」

 

         真囉嗦………沈洛年皺眉說:「關妳屁事!」

 

         劉晴音聽了,並不生氣,只是更加確定對方並非軍中的人,因為自己才十七歲就成為高級校官的這件事,早就被鳳城、歲安城以及其他地方的軍中所知,軍人根本不會那麼白目的罵自己的長官。

 

        但這件事是從幾個月前才傳播出去,所以若對方是逃亡許久的人,的確會不知道自己的身分。

 

       

        想 到這兒,晴音不禁露出了微笑,也不打招呼,直接拔出長槍,炁息騰動間,直接往沈洛年殺去。

 

         媽啦!這女人發什麼瘋!沈洛年詫異間,一連串快狠準的突刺便攻了過來,沈洛年無可奈何,開啟時間能力,放出吞噬道息,左右手互相隔擋,把劉晴音的長槍一一擋開。

 

        眼力真好!而且那詭異的吞噬炁息的能力是怎麼回事?晴音詫異間,改變作法,改為巧繁變,抖出一連串的槍花往沈洛年攻去。

 

          嗔!是自己不善應付的虛招攻擊,話說這少女的反應速度真是了得,這麼快就知道該改變戰術。沈洛年感嘆的同時,收起吞噬道息,放出爆訣炁息,只聽一個「轟!」地一聲,沈洛年利用爆閃拉開了距離。

 

         怎麼會?這傢伙其實沒穿息壤衣嗎?劉晴音驚訝的同時,心中也跟著警惕起來,打開玄界之門,從中放出強勁的風往沈洛年殺去。

 

         明明是凝訣,卻還修練風靈?沈洛年不禁感到詫異,風靈若配合爆訣,那一碰到東西就會爆炸開來,同時就會有帶著爆勁的亂流到處亂衝;若是柔訣,那麼就會不知道會把對方吹飛到哪裡;若是輕訣,那麼將會和魔法風系一樣割傷敵人,但凝訣效果會如何啊!?

 

         當沈洛年這麼想的瞬間,隨即發現風中沒有炁訣,看來是要單純阻礙自己的動作,沈洛年見狀改變炁訣,將紅色的炁息改成紫色,完美地擋下撲來的風。

 

         怎麼回事?爆訣變凝訣了?晴音大吃一驚,但同時也注意到一件事,這傢伙剛剛明明能吞噬炁息,這次卻放出炁息防禦,看來那能力只對炁息有用。

 

        這時,沈洛年也不禁火大起來,對方沒由來的殺向自己到底是怎樣?自己可沒惹火別人吧!

 

         不過沈洛年雖然這樣想,卻還是沒拔出武器,畢竟對方是瑋珊的人,而且殺了人後瑋珊一定會徹頭徹尾地調查,那麼不擅長說謊的自己,被他們發現後,以後就沒臉見他們了。

 

         雖然能用打昏的方法,但身上背著三把重物的自己根本無法施展身法,動作無法那麼詭異多變,自然很難偷偷到眼前實力驚人的少女身後。

 

        雖然還有逃走一途,但無論是在街上高速奔跑還是飛往高空,都一定會引起別人注意,然後瑋珊就會請人「關心」自己,這可不是沈洛年所希望發生的事。

 

         沈洛年還在苦思當中,劉晴音便直接殺了過來,在接近沈洛年時,槍尾上迅速開起了小型玄界之門,從中爆發出強大力量,和自己槍上的炁息互相衝突,從玄界冒出的炁息被逼回玄界,而槍身則因為反作用力猛然加速,往沈洛年刺去。

 

         不過沈洛年早就料到會有這招,打從見到對方明明是發散型變體者,卻修練凝訣,還拿著長槍,他就猜到會有這種攻擊方式。

 

         當然沈洛年沒那麼精明,但是他常常聽敖歡滔滔不絕地講著「武經」,他對武學也不免有些觀念。

 

        所以打從見到對方單純的一刺後,沈洛年就在對方開啟玄界之門前,口中默念,在對方加速的前一瞬間,沈洛年和劉晴音之間便長出一棵樹,變成擋箭牌。

 

       

        但這招頂多減緩突刺的速度,長槍仍舊貫穿樹木,往沈洛年的心臟直刺,但沈洛年在此時開啟時間能力,右手布滿吞噬道息,消散長槍的炁息時抓住槍身,接著猛然將質量提高,硬生生地將長槍停止。

 

         晴音雖然為剛剛突然長出的樹而驚訝不已,但她的反應速度實在快的可怕,瞬間放出炁息壟罩住自己和沈洛年,將還帶有炁息的槍尖上開起小型玄界之門,放出凍骨的寒冰。

 

         沈洛年吃了一驚,已經將吞噬道息放在血脈中的他,無法同時運起炁息和吞噬道息,現在想交換也來不及了。只見寒冰上的凝訣雖然被消散,但還是在沈洛年的臉上、手上結成冰霜,凍的他身子麻痺起來。

 

        這時晴音似乎發現到沈洛年無法同時運用炁息和那吞噬炁息的怪能力,她目光一寒,在沈洛年身後開啟一道玄界之門。

 

        而沈洛年彷彿有什麼主意一般,雙眼迅速變化,變成血凰眼,接著當他要解除木靈之術時,便察覺到後方有玄界之門開啟。

 

         沈洛年連忙回頭,見在充滿寒冰的玄界中,竟然衝出和少女一模一樣的人,手中還拿著把短刀。

 

         竟然是凍靈影分身!沈洛年這次真的吃驚到不行了,雖然有聽說月雯將影分身的用法傳給葉瑋珊他們,但那非常難學,連有月雯指導的自己都花好久才學會──雖然這和自己的漫不經心有關,但這少女竟然不到一秒就做出來了,而那短刀應該是把寒冰聚集成的武器,但那種用法更難,自己那能容易變化的木靈就算了,那少女的凍靈竟然也能!

 

        眼看那帶著凝訣的刀子就要揮來,沈洛年這次卻毫不閃躲,反而將左手貼在樹木上,同時和對方四目相接,在這時候,雙方的眼神都透露出驚訝的神色。

 

        這幾乎只是一瞬間的事,晴音的影分身將短刀劃出詭異多變的動作,下一秒,影分身做出已經揮刀的動作蹲在地上,而沈洛年的身子則是猛然一陣。

 

        隨著一連串的啪滋聲傳出,沈洛年的身體當場被分屍成數十塊!鮮血隨著肉塊灑落在雪地上,將純白的地面染紅。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混沌
  • 沈洛年被分屍了......? = ='''
    這......應該不是真的吧?鳳凰能力可沒強到讓碎屍得以重組啊。
  • 一切都只是幻覺

    闇鳳Terry 於 2013/07/21 21:31 回覆

  • 乂淵仔乂
  • 最後那個是幻術吧...
    冥鼬感覺比洛年還強
    一定是洛年平常太懶了XDD
  • 幻術嗎?下集分解囉!
    冥鼬當然比洛年強多了
    當然這和洛年的懶散也有關係^ ^

    闇鳳Terry 於 2013/07/21 21:36 回覆

  • 刑x爺
  • 幻術?替身?亦或真死了
  • 主角這集就死了就不用玩了XDD
    話說洛年若真死了,那洛年家馬上會有一個人陪葬、一個人消失

    闇鳳Terry 於 2013/07/21 21: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