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晴音一臉呆滯地望著湖面,她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讓自己清醒過來。

 

        怎麼辦?下去追嗎?離開嗎?這件事要報告司令嗎?劉晴音想了想,決定先離開,並不向葉瑋珊報告。

 

        畢竟不知道湖裡現在是甚麼狀況,貿然下去反而危險,而之所以不向葉瑋珊報告,是因為她想先按照那名男子所說的──等待。

 

 

 

 

 

        幾天後,在鳳城充滿風雪的街道上,一名少年穿著厚重的保暖衣服,垂頭喪氣地走著,此名少年正是早該離開的王洛心。

 

        王洛心踏著厚重的步伐,正想著要不要直接回攤子時,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叫他。

 

        「喲!洛心,怎麼一副無精打采的呢?」

 

        王洛心一愣回頭,見到一名將長髮綁在身後、有著一雙凹陷雙眼和消瘦的身體、年紀和他差不多的少年看著他。

 

        王洛心望著那名少年說:「沒什麼……..話說你在這幹嘛?恭克?」

 

        「什麼話呢…….真是無情。」被稱為恭克的少年嘿嘿地笑了起來。

 

        少年全部的名字叫傅恭克,從小就和王洛心認識,好像是彼此的父親有往來,傅恭克他有從軍,為獵行引仙,加上他們家似乎認識不少「道上」的兄弟,所以他們還挺有錢的。

 

        不過也因為這樣,他的個性不太好,總讓人覺得他有些妄自尊大,尤其是對女生,他似乎有「女人就該乖乖聽男人的話」的想法,還曾對不少女生毛手毛腳,包括王洛心的妹妹,最近因為他對他的「上司」劉晴音也動手,所以晴音直接罰他關緊閉了。

 

        「話說這句話應該我來問你才對,你在這幹嘛,洛心?」傅恭客不懷好意地看著他說:「你不是應該去倒斗才對嗎?」

 

        王洛心聽了魂飛魄散,先不提他怎麼知道的,要是這句話被別人聽到,他就完蛋了,王洛心連忙做出「噓」的手勢,四面望了望,低聲說:「你這傢伙,怎麼知道的?」

 

        「哼!你以為你們的情報是來自哪裡?未免太小看我了吧。說!你在這幹嘛?」

 

        「嗚……..」王洛心微微沉吟了一下說:「那是因為我們有天在車上看早報時,發現我們要去的宋墓,已經先被村民發現了,報紙登了好大一面呢,既然如此,我們只好回來了。」

 

        「是喔………話說回來,洛心,其實這件事我是在三天前聽我老爸說我才知道,既然你回來了,你覺得我要不要向晴音講這件事呢?」

 

        王洛心聽了嚇了一跳,急忙說:「喂!不能講!」由於太慌張了,完全忘記若傅恭克向劉晴音打小報告了話,他自己也得因為何得知而被懷疑。

       「要我不說也行啦,但總得有代價…………

       

        「什麼代價?」王洛心小心地問。

 

        「對你來說沒什麼困難,你只要動嘴巴就好。」傅恭克猥瑣地一笑說:「就是叫妍京今天深夜單獨來我的宿舍。」

 

        「什.......」王洛心瞪大雙眼,正要說話時,傅恭克就哈哈大笑說:「開玩笑的,你就回去好好顧你的破攤子吧!」說完,就大步離去。

 

        王洛心牙癢癢地瞪著他的背影,過一陣子才嘆了一口氣,懶洋洋地走到西湖邊,在一棵樹下躺了下來。

 

        「唉.........這種得看別人臉色的日子究竟要多久才能結束?真希望我有足夠的力量。」王洛心不禁如此自言自語地說道。

 

        「力量是嗎?你希望自己有強大的力量嗎?」

 

        「這是當然的,我想每個人都.........咦?」王洛心手撐地面坐了起來,四面張望,抬頭一看才發現剛剛說話的人就在樹上。

 

        那是一名年約30的女性,頭帶著一頂金絲冠,將一頭雪白的長髮往上盤成髻,她連眼睛的是白色的,但並非白內障那樣的混濁,眼珠十分的清楚、清澈,臉龐兩側都有著一小搓頭髮,她身穿著一件樣式精美的古袍,不過並非白色,而是由淡紫色為主,加上各式各樣的顏色來相間。

 

        這名女子雖然美麗,但王洛心不知為何,總覺得對方不是好惹的,這時,那名女子微微一笑,似乎是要王洛心放下戒心,她開口說:「我在這城鎮找好幾天了,一直找不到適合的人選,雖然你也不太合格,不過算了。」

 

        這一瞬間,王洛心的身體一陣虛軟,似乎被什麼滲透了身軀,全身湧起一種古怪的感覺,他身子一軟,不禁跌坐在地上,等他回過神時,女子已不在樹上,而樹附近的雪地上,沒有任何除了王洛心的腳印。

 

 

 

        「呼!」王妍京抹了一下汗,幫最後一位病人上完點滴後,轉頭說:「掌教,我今天的工作結束了,我回去囉!」

 

        被稱為掌教、年約40的女子點點頭後,王妍京便去換衣服,準備離開圓足醫院。

 

        王妍京興沖沖地準備回家,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不久前她收到哥哥的信,他今天應該已經回來了才對,雖然沒有摸到東西有些可惜,但至少性命是保住了。

 

        一走出更衣室,王妍京便微微一愣,因為門外有一名男子,似乎在等著她。

 

        男子年約三十幾,有著英挺的外表,頭髮是青藍色的,全都收到他頭上的金色頭盔上,頭盔前方有著一條蛇,此外,男子還穿著一身青色戰袍和戰甲。

 

        這種打扮,讓人立刻聯想到他應該是軍隊的人,但印象中鳳城中應該沒有這種戰甲才對,何況男子長得如此顯眼,若他真在軍隊中,和劉晴音很熟的王妍京應該認識他才對。

 

     王妍京望著男子愣了愣,才發現這樣不太禮貌,連忙說:「呃……….請問您是?」

       男子沒有回話,只往前踏了一步,令王妍京感到有些害怕,不禁往後退了一步,開口說:「你………你要幹嘛?」

 

       

        男子將視線往更衣室裡瞥了一下,用頭揚了揚說:「聊一下?」

 

        啥?王妍京不禁有些傻眼,這名從來沒見過的男子突然出現在她面前,甚麼也沒解釋,還要跟自己進去女子更衣室聊天?有沒有搞錯啊?

 

        男子見王妍京沒反應,開口說:「那我先進去。」說完,就筆直地進去了。

 

        到底是甚麼狀況啦!王妍京不禁在內心叫道,跟著男子進去。

 

        進去後,男子回頭說:「麻煩關門。」

 

        .......,王妍京不禁有些猶豫,男子見狀,揮了一下左手,瞬間,王妍京便感覺到有一陣風突然出現,將門給往後推,輕輕地關上了。

 

        「放心,我不會傷害妳的。」男子如此說道,接著,兩道光芒突然從男子前方一公尺處從虛空浮現,兩張軟椅便憑空出現了。

 

        王妍京呆呆地看著眼前的景象,男子一屁股坐到左邊的軟椅上,整個背都靠在椅背上,說:「坐啊。」

 

        .................隨便進到女子更衣室還說這種話。王妍京不禁有些又好氣又好笑,跟著坐到右邊的椅子上。

 

        即使坐下後,王妍京還是覺得很有壓力,這名男子的表現,讓王妍京覺得他若不高興,隨時都能宰掉自己。

 

        男子見王妍京的表情後微微一笑,說:「妳不用感到壓力,和我的其他夥伴比起來,我可親切多了,還會主動和我的換靈者聊天。」

 

        換靈?怎麼好像曾聽晴音姊說過?王妍京一時想不起來,也只好不想,先聽對方怎麼說。

 

        「那麼,我想妳一定想問我是誰、想幹嘛對吧?」男子說道:「不過,這兩件事妳之後就知道了,所以不用急,反而是我得先道歉一下,因為我觀察妳好幾天了。」

 

        觀察我好幾天了?什麼啊?這個人………..

 

        「就我而言,我挑換靈者時可沒這麼隨便,經過這幾天的觀察,我覺得妳很合適,不過呢..........」男子將身子坐正,微微上前說:「我還是得問問,首先,妳為何要到醫院工作?是因為想賺錢嗎?還是因為想幫助別人?」

 

        他到底在搞什麼啊?從頭到尾都他在講些自己聽不懂的話,有沒有把別人放在眼裡啊?王妍京雖然這樣想,還是回答了男子的問題:「嗯...........我想應該是兩者都有吧,因為我想幫哥哥負擔一些經濟壓力,而且在照顧別人時,看到別人因為痊癒而感到開心時,我自己也會很快樂。」

 

        「是嗎?」男子說道,又問了一個問題:「那如果妳有強大的力量,妳會如何使用它?」

 

        「啊?」王妍京愣了愣,想了一下說:「這個……..我想應該會拿來保護重要的人吧。」

 

        「那如果有人殺死了妳重要的夥伴,妳要如何處置那個兇手?」

       「這個.........」連打架都沒有經驗的王妍京這次真的呆住了,想了想說:「我想我應該會盡全力抓住他,想辦法讓他了解他做的事有多可怕,畢竟就算殺了他,夥伴也無法復活。」

 

       

        男子聽了,將眼睛瞇了起來,仔細地看著王妍京,似乎在看她這句話是不是真心的,過了不久,男子再度靠在椅背上說:「果然很善良啊..........但有點太天真了,把妳這麼善良的孩子拖下水,讓我有點良心不安啊。」

 

        什麼拖下水?王妍京剛想開口,男子又說:「為了妳自己的性命著想,妳最好改變一下想法。」

 

        說完,王妍京便感到有東西滲透了身軀,身體一陣虛軟,感覺很詭異,男子見狀,便起身走到窗邊,打開窗戶說:「加油啦。」

 

        話一說出,男子便跳了下去,王妍京連忙奔到窗邊,卻完全見不著男子的身影,而等她回頭時,連剛剛的兩張軟椅也不見了。

 

 

 

 

 

        一個多月後,沈洛年家中。

 

        翡翠將一杯熱茶和一盤蛋糕遞給沈洛年,鞠躬說請慢用後,便轉身離開。

 

        沈洛年喝了一口茶,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說:「差不多了呢………

 

        這時,懷真拉開門,聽了沈洛年的話後,坐到他身旁笑說:「怎麼?要準備去鳳城啦?」

 

        沈洛年輕輕攬過她的腰,說:「是啊,而且還要帶那些武器去………

 

        沈洛年一邊說,一邊看著角落放著的三把武器。

 

        其中是一枝長達兩多公尺的棒子,兩端都為金黃色的,中間則是血紅色。

 

        另一把是一支長槍,槍身是由金黃色的鱗片覆蓋著,槍尖雖看似普通的金屬,但有一邊是綠色的鱗片,而槍尖和槍身之間有棕色的絨毛在飄逸。

 

        最後一個是一把黑色的單手長劍,加上黑色皮革製的柄和同色的劍鞘,看似很樸素,沒有裝飾,但若拔出劍身,一眼就可以看出這是把相當銳利的劍。

 

        這三樣武器,正是給三位「古仙換靈者」用的。

 

        時間回到之前在龍宮時──

 

        當時總算開完會,眾仙便準備解散,回去告訴自己的同胞,而沈洛年他們當然也不例外,突然,敖茜上前叫住了他。

 

        「洛年,我這邊有東西給你。」

 

        「唔?」沈洛年一愣,只好停下腳步,隨著龍王母走去,懷真和月雯見狀,也跟了上去。

 

        敖茜走到她的王位旁,手一揮,玄界之門開啟,從中掉落出三樣武器。

 

        「這是?」沈洛年詫異地問。

 

        「是未來那三位換靈者的武器。」敖茜說道,伸手撿起一把槍說:「這是當年,我們為了對付螭龍一族,合力打造出的武器。」

 

       「這個金黃色的槍身,是由蛟龍的鱗片所組成,槍尖是由虯龍的牙齒所做,旁邊綠色的地方是我們的鱗片,而這個絨毛則是由應龍脖子後方所取。」

 

       

        「只要是屬於三大龍族的一員,一拿到這長槍,就算沒有經過淬鍊,妖炁灌輸間,一樣十分容易運用,當然,青龍的換靈者也一樣。」

 

        「至於另外兩把武器.........是古仙青龍親自給我的,說是白虎、玄武請祂代送的。」

 

        敖茜拿起一根長棒說:「這叫『金箍棒』,中間紅色的是由玄武的血所煉化而成,兩端金色的地方則是金犀,聽說可以隨著使用者自由變粗、變長,當然也能變細、變短。」

 

        敖茜放下金箍棒後,拿起那把收在鞘中的黑色單手長劍說:「這叫『趨闇劍』,由黑木精組成,外表雖然看不出來,但其實混入了白虎的骨頭所磨成的粉。」

 

        白虎是怎麼拿出自己的骨頭的啊?沈洛年雖然疑惑,但也懶得多問,說:「王母要我拿給那三名換靈者?」

 

        「是的。」敖茜點點頭說:「另外,洛年,你最好不要隨便將這把趨闇劍拔出鞘。」

 

        「呃?為什麼?」

 

        「試試就知道了。」敖茜說完,將那把劍遞給沈洛年。

 

        沈洛年接過後,將劍拔出鞘,突然,他的手猛然往下一垂,劍身重重地擊到地面,發出「鏘」的一聲。

 

        「這把劍怎麼搞的?好........好重!」沈洛年吃力地舉起劍,但手還是一直在抖,他望著幾近漆黑的厚重刀刃反射著的光芒,詫異地問。

 

        「聽說是古仙白虎故意這樣設計的,只有白虎祂自己和換靈者能輕鬆地運用,而這個鞘則是用來封印重量的。」敖茜解釋道。

 

        「這…….....這樣啊。」沈洛年一邊說,一邊將劍收回鞘中。

 

         「對了,這把長槍也有名字,叫『逐叛者』。」敖茜說道,將另兩個武器遞給沈洛年說:「交給你囉,洛年。」

 

        「好。」沈洛年接過後,忍不住想著,三位古仙換靈者都有自己的專屬武器了,雖然自己不太在乎,但那鳳凰是不會為自己做一把武器嗎?未免太小氣了!

 

        時間回到沈洛年這邊──

 

        懷真縮在沈洛年懷中,問道:「那你要帶誰去?我嗎?還是凱布利或翡翠?」

 

        「不了,我一個人去吧。」沈洛年搖搖頭說,將眼前的糕點吃完,起身說:「我先叫小丹她們回家吧,這段時間還是請她們別來比較好,免得小丹和小芷看到陌生的人而上前和他們打架。」

 

        「嗯!」懷真點點頭,讓沈洛年離去。

 

        沈洛年憑著感應能力,找到正在雪地中玩「友誼賽」的三小,他大聲叫住她們,並說出自己的要求。

 

        山芷當然是依依不捨,,而燄丹則是表現出大姊姊的模樣,要山芷聽話,而羽霽則是瞪著沈洛年說:「臭人類,你憑甚麼命令我們?」

 

       很顯然,自己那能與所有鳥類親近的能力,無法運用在妖怪身上,尤其是畢方。沈洛年如此想著。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混沌
  • 每個換靈者都有專屬武器了,沈洛年表示不公平。
    老實說,你為武器取名是否有參考刀劍神域? = =
    看來接下來會是尋找同夥之旅了?
  • 的確,觀察的挺仔細,以後還會加入許多刀劍的內容^ ^
    下一篇一開始先演敵方那邊喔

    闇鳳Terry 於 2013/07/18 21:16 回覆

  • 乂淵仔乂
  • 換靈速度真快
    期待能力出現~
  • 白虎的能力其實和天龍大的洛凡差不多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7/19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