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盡島和盜墓筆記的組合,大大們就好好欣賞吧!!!


 

        噩盡69年,聖誕節當天,在鳳城中號稱最美麗的大湖──西湖附近,有一座古董店,上面招牌寫著「王山居」,此時,裡面傳出了中年男子叫罵聲。

 

        「什麼叫做『再緩一緩』?你算算,從你當初說好的日子,又拖多久了?」一名年約40、留著一平頭、微胖的中年男子殺氣騰騰地罵說:「今天無論如何你都得給我一個交代!」

 

        在中年男子面前,一直低下頭、雙掌合起、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少年低聲下氣地說:「實在是非常抱歉,但最近一直沒生意,我也沒辦法.........請周伯伯看在和我老爸相識的份上,再給我一點時間周轉。」

 

        被稱為周伯伯的中年男子聽了,不屑地哼了一聲說:「我告訴你小洛心,少給我耍滑頭!我和你爸的是一回事,我和你的是另一回事!不能因為我好說話就耍我是吧?」

 

        「是是是!那.......就兩個星期吧!我一定想辦法籌到錢,把貨款給補上。」

 

        ..........」周伯伯考慮了一下,點頭說:「行,今天我就給你老爸一個面子,你也記住自己的話,不然你就跳湖吧!」

 

        「是是是!」

 

        周伯伯轉過身,準備離開,到達門口時又回頭說:「記住!兩個星期。」

 

        「一定!不還您的話您就去湖裡撈我…….

 

        等到周伯伯終於離開後,少年才歎了一口氣說:「呼!這個老瘟神………終於送走了。」

 

        少年懶洋洋地四處看一下,把旁邊礙手礙腳的東西移開,往櫃台走去。

 

        之所以會這麼凌亂,是因為搞古物的人大多不喜歡特別乾淨和現代的裝潢設計,一般賣古董的都喜歡把所有的東西凌亂地擺著。這是為了滿足顧客的心態,因為在凌亂的古董中挑選貨物,會給人更放心的感覺。很多地區性的古董鋪子,都喜歡把古董亂丟在地上賣,也是一樣的道理。要是做得和什麼首飾店一樣,找些穿小西裝的營業員,反而顯得不專業了。

 

        少年的名字叫做王洛心,今年18歲,半年前父親生了重病,便到圓足醫院接受治療,母親也就跟去照顧他,但這樣家中的古董店就沒人經營了,所以王洛心便要求暫時接手這家古董店。

 

        做古董這行,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雖說平日清閒慣了,但最近實在是空閒的過分,眼看旺季快過了,卻還是不見有甚麼好東西進來,再這樣下去,他們家的小攤子今年就真的要破產了。

 

         為了防止這種事,王洛心那16歲的妹妹,便從三個月前開始在圓足醫院工作,貼補家用,大家都說那麼漂亮的小女孩這麼年輕就去工作賺錢實在太可憐,王洛心自己也這麼認為,所以大家都說他這個當哥哥的要爭氣點,但沒好貨上門,他也是無可奈何。

        其實,他們家世世代代都是土夫子,也就是盜墓賊,雖說他老爸從小就交給他不少知識,但他從來沒有踏過半個真斗(),所以也就只是紙上談兵,至於他的妹妹,家人都認為那麼漂亮的女生實在不適合做這個工作,所以她老爸就只有教她如何看古字、分辨古董的年代而已。

      

        王洛心正考慮午餐要吃甚麼,突然一道黑影直接降落在緊閉的窗戶外,王洛心一愣,發現原來是一隻鴿子,牠的腳上綁著一封信,王洛心連忙起身打開窗戶,一打開,鴿子立馬飛進來,同時外面飛舞的冷風和雪也吹進來,冷的王洛心打了一個哆嗦,他連忙關起窗戶,接著喝了一口熱茶,接著解開信。

 

        信一打開,王洛心就認出上面的是他父親的筆跡,上面寫著:9點雞眼黃沙,龍脊背,訴來。」

 

        這是暗話,意思是有新貨到了,這龍脊背就是有好貨的意思。王洛心雖然感到驚喜,但也覺得奇怪,老爸躺在醫院哩,怎麼找貨?就算是有人主動給他,但能拿古董到醫院裡嗎?

 

        算了,到那裡就知道了,而且還可以叫妹妹給他醫院裡的便當,王洛心想想便聳聳肩,寫了一封信給圓足醫院,交給鴿子後,便收拾一下東西,準備離開。

        正要開門的王洛心彷彿想到什麼般一愣,圓足醫院離這邊有好幾公里,在這冷得要死的天氣走去會不會太累了?但若要租馬,又太花錢了..........

 

        想來想去,王洛心還是選擇金錢優先性命的做法,走路去圓足醫院。

 

        過了一個多小時後,王洛心終於到圓足醫院,他到大廳的櫃檯前,對護士說:「我是剛剛有預約的王洛心。」

 

        護士聽了,拿起一大堆資料尋找後,便看了看王洛心的臉,點點頭,遞給他一張識別證後說:「您好,王先生,這是您的識別證,病房位在三樓往左再.....

 

        「我知道了,謝謝妳。」王洛心點點頭,掛上識別證,往父親的病房走去。

 

        走進病房後,便見到他那躺在病床的父親、站在一旁照顧他的金髮母親,另外還有他的妹妹。

 

        他的父親叫做王霸盟,母親雖然有法國人的血統,但名字也是中國人的取法,叫邱筱霓,而他那繼承母親金髮和碧色大眼的妹妹,則叫王妍京。

 

        王洛心有點意外地說:「怎麼大家都在這?」

 

        「這事很重要,要大家都在才行。」王霸盟呵呵笑說,揮手叫兒子過來。

 

         王洛心走進後,王霸盟就四處看了看,低聲說:「其實呢,就在剛剛,我的一個伙計給我帶來了一個情報,說是找到了一個宋朝時的墓。」

 

         王洛心吃了一驚,連忙說:「怎麼回事?」

 

         「詳細講太麻煩了,總之他告訴我的情報來源很可靠,而且估計還沒有人知道呢,怎麼樣,兒子?你從小到大都沒有倒斗經驗,是時候給你長長見識了。」

 

          王洛心聽了,覺得這真的是難得的機會,他興奮地說:「那要怎麼去?要帶什麼?夥伴有誰?」

 

         王霸盟呵呵笑說:「別急,你也知道,這宋墓是在過去被稱為中國的地方,要到那裡,比去噩盡島還遠呢!所以不適合偷偷地過去,我的伙計會幫你們買長途車票,到離那裡比較近的村莊,到時你們再行動,不過呢,你也得幫忙,所以你要負責買裝備。」

 

        說完,王霸盟便給王洛心一張小紙條,上面似乎寫了要買甚麼東西,王霸盟說:「槍械方面就由我的伙計去向軍方那邊賄絡,你不用擔心,我估計會有三個人與你同行,今晚就會有人去攤子那和你聯絡了,你小子注意點,到墓裡後不要大驚小怪,拖累隊員,膽子大一點!」

 

      

        「好啦。」王洛心說。

 

       邱筱霓低下身,吻了王洛心臉頰一下後說:「小心點,寶貝,要記住性命比較重要啊。」

 

        王洛心點點頭後,一旁的王妍京就開口說:「這樣真的好嗎?爸爸?要是被司令知道,可是要殺頭的。」

 

        王霸盟哼了一聲說:「那些人根本是在自命清高,官僚主義得很,司令不准我們私自挖墓,自己就仗著考古的名義叫一大堆人挖,找出文物後,就放在博物館展覽,然後吞我們小老闆姓的錢,這和我們比起來,只是賺錢方式不同而已。女兒啊,與其這樣,不如我們自己找,自己賺錢,這樣百姓都吃飽飽,沒人會造反,天下太平,多好啊!」

 

        王妍京似乎找不出反駁的話,只能歎了一口氣,對哥哥說「祝你好運」後,便走出病房去拿午餐。

 

        不過王洛心似乎不想吃午餐了,他只想趕快辦完事情,正要離開時,邱筱霓就叫住他說:「對了,洛心,你要小心被晴音那孩子注意到,她雖然很重視友誼,但也很守紀律的。」

 

        王洛心一愣,點點頭說:「我知道了。」便走出病房。

 

 

 

         王洛心離開圓足醫院後,便仔細看老爸給的紙條,發現要的東西都比較刁鑽,王洛心覺得恐怕是故意為難一下自己,因為這單子裡的東西一般店裡還真沒有,比如什麼分體式防水燈籠、螺紋鋼管、考土鏟頭、多用軍刀、折疊鏟、短柄錘、繃帶和尼龍繩等等,他才買了一半就花了將近一萬塊錢了,心裡那叫這個心疼啊,直罵這老狐狸,媽的這麼有錢還這麼吝嗇。

 

         前面雖然說他們現在有經濟困難,但其實是他老爸把過去他所賺到的錢通通藏了起來,說這是個好機會,叫他們兩兄妹好好獨立一下,所以他們打從一開始就只有基本的生活費而已。

 

         而且不只如此,他老爸的醫療費也得由他們兄妹倆來出,王霸盟當時說甚麼這是孝順的好機會,氣得王洛心當時差點衝去扁人,而王妍京則毫不抱怨,乖乖去工作。

 

         王洛心一邊暗罵,一邊往攤子的方向走去,等他老爸說的伙計的到來。

 

 

 

 

 

        一個星期後的清晨,王妍京從睡夢中醒來,她伸了一個懶腰後,便起床換衣服、洗臉和刷牙,接著便自己做早餐。

       坐在餐桌上,一邊喝著熱牛奶,王妍京一邊擔心哥哥的安危,他們從四天前就出發了,就父親所說,就算在墓中被困住,若能平安脫出,也頂多被困個幾天,主要是來回比較花時間,所以估計要一個月後才回來。

 

     

        算了!反正自己也幫不上忙,現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工作,以免家中經濟垮了。王妍京一面想,一面收拾東西,準備前往圓足醫院。

 

        走出攤子後,王妍京便關上門,掛上「暫時休息」的牌子後,便聽到一陣馬蹄聲傳來。

 

        王妍京一愣轉頭,便見到有人騎著一匹漂亮的白馬前來,白馬的主人穿著一身白色的連帽斗篷,她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筆直地留到肩胛骨,有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皮膚也非常雪白,少女見到王妍京後,微微一笑,減速後到王妍京身旁停了下來。

 

        少女笑說:「哈囉!妍京,不好意思,我之前超忙的,沒辦法和你們一同慶祝聖誕節。」

 

        王妍京聽了,不好意思地說:「沒關係啦!晴音姊妳畢竟是高官啊。」

 

  

 

        少女名叫劉晴音,和王妍京這對兄妹是好朋友,她父母皆殞,小時候似乎曾差點被色狼侵犯,後來是朋友犧牲自己救了她,這些事情讓她養成一個狠辣的個性,對敵人絕不手下留情,但還是會遵守規範,而對朋友則是一旦有難,就全力幫助。

 

        不僅如此,她的實力也不可小看,年紀僅17歲就成為鳳城中的高級校官,和十聖中四位的後代──張如鴻一樣耍長槍、修凝訣、修凍靈,不過劉晴音還又修了一個風靈,而炁息量雖不如張如鴻,但功夫和腦袋似乎比較好。

 

         劉晴音看了一眼大門說:「怎麼?今天休息?我才在想最近怎麼看不到洛心呢,是去做甚麼壞事了嗎?」

 

         猜的好準!王妍京心驚了一下,連忙說:「沒有啊,好像就是想在鳳城中到處逛,休息一陣子。」

 

        劉晴音微微瞇起眼睛,打量著王妍京,接著收回目光說:「算了,只是妳自己在家的話小心點,雖然如果真有什麼事,那傢伙在也沒甚麼用就是了...........

 

         王妍京聽了不禁苦笑,她當然知道劉晴音的意思,就在幾個星期前,有討債集團找上門,他們威脅若不還錢就砸店,王洛心當時整個嚇死,趁機逃了出去,結果當時在樓上聽到聲音下樓的王妍京就被逮住了。

 

         看到王妍京後,那些人就換了一個主意,打算把王妍京賣到山口鎮的妓院去,當時正值深夜,就在王妍京以為完蛋時,平常有「夜巡」習慣的劉晴音剛好經過,她當場把他們痛打一頓,接著帶去監獄裡。

 

         王妍京搖搖頭,把記憶甩開後說:「那,晴音姊妳有事嗎?」

 

         「也沒有什麼事,只是司令有任務要派給我,所以我順路過來看看,掰掰。」說完便騎著馬離開了。

 

         「晴音姊、晴姬,掰掰。」王妍京揮手喊說,而晴姬似乎是那匹馬的名字。

 

 

 

         劉晴音一路快馬加鞭,前往「司令部」。

 

        司令部所在的位置,是在鳳城的中央位置,而附近都是軍人所居住的地方,包括十聖也在那裡。

 

       

         那些軍人所在的地方,除了用來居住、開會之外,還有像是武術、魔法學校和軍用圖書館之類的地方,這個區域,被統稱為「軍柱處」,軍柱處周圍有像城牆一般的東西圍起,入口只有一個,所以越往深處,警戒就越森嚴,十聖就住在最深的地方。

 

         劉晴音進入軍柱處的大門時,警衛都敬了一個軍禮,絲毫沒有阻擋之意,就這樣讓她進入。

 

         劉晴音踏進司令的辦公室後,便見到一名年約30、長髮往上盤成髻、紅披風裹著件白色制式軍裝的女子──葉瑋珊。

 

         劉晴音行了個禮說:「司令。」

 

         「坐。」葉瑋珊輕輕擺手說,劉晴音便坐上台前不遠右側牆邊的有扶手的長條軟凳上。

 

         葉瑋珊說:「晴音,我這次有重要的任務要派給妳,根據情報,通緝犯『呂槍衛』不久後會潛入鳳城來。」

 

        這邊的所謂的「通緝犯」,指的是仙化的人類仗著自己有實力,開始作亂,之後為了逃避追捕,便在世界流浪,遇到人類村莊便混進去,趁機搶劫、殺人,有時還會惹到別的妖怪,牽連到其他人類,所以像是歲安城、鳳城這比較有實力的人類聚落之處,就要想辦法逮到他們。

 

        葉瑋珊找出一筆資料說:「這個人擅偷妖質,賄絡軍官幫他「變體」,內聚型,拿一把長刀當武器,修輕訣,變體約5年,其它詳細資料妳就等等自己看吧,要帶甚麼樣的人跟隨妳呢?」

 

        為了抓到這種偷偷摸摸的人,他們原則上不會派大量部隊前去抓人,通常只會派少數的人,其中會有發散型──也就是感應能力較好的人帶隊,還常常得帶著息壤袍,以偷偷靠近對方。

 

        劉晴音聽完,毫不考慮地說:「司令,請給我各一名獵行和千羽部隊的人。」

 

        葉瑋珊點點頭說:「好,這是命令書,妳拿去找人吧。聽說他已經潛伏在鳳城東邊的森林裡了。」

 

        劉晴音接過說:「是,那我告辭了。」

 

                                                                        

 

 

        數小時候,在鳳城東邊的森林的一處湖畔邊,一名青年頭上留著血,手上拿著一把長刀暈倒在一邊,而附近的地形都嚴重被破壞,樹木也倒了不少。

 

        劉晴音穿著一身紫色的勁裝,將長槍背在身後,身上毫髮無傷,他走到青年旁,將一件息壤袍穿在他身上,而劉晴音旁邊還有兩位引仙者。

 

         當時,他們先由千羽引仙者在高空找出他的所在處,再由獵行引仙者前去和他戰鬥,接著假裝打不贏逃進森林深處,而收斂炁息、躲在妖炁濃密的草叢中的劉晴音在他們經過時,瞬間將長槍刺出,劃破了他的額頭。

 

     

         劉晴音一路把他逼到湖邊,而在湖中,不用氧氣的「凍靈影分身」便衝了出來,直接打暈他。

 

         之所以這樣,是因為對通緝犯要「活捉」,但在戰鬥中又很難只是單純打暈他,是因為把一個人敲昏的力度,和把人敲死的力度是相同的,你一下敲下去對方是死是活完全是看運氣,而你稍微敲輕一點,最多把人敲迷糊了幾秒,真正不把人敲死而敲暈的方法,是敲人的後脖子,會功夫的人連敲也不用,只要用手捏一下人就暈了。

 

         而之所以要靠影分身而不是剛剛劉晴音親自下手,是因為剛剛獵行引仙者的戰力和對方差不多,很難牽制住對手讓他不要一直移動,對方位置若固定,下手也容易多了。

 

         劉晴音扛起青年,遞給隊員說:「這傢伙交給你們,你們先回去,我等等就回去。」

 

         「是。」兩名引仙者點點頭,接著便往鳳城的方向奔去。

 

         劉晴音回過身,在已結冰的湖面中,從剛剛影分身衝出的大洞中撈出一些水,洗洗臉,她四面望了一下,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說:「真受不了,這世界的壞蛋就是抓不光,這時候,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在受害呢………

 

         劉晴音的腦海不禁想起一個畫面,一位衣服凌亂不堪、渾身髒兮兮的小女孩,正不斷哭泣,望著眼前露出噁心笑容、光著上半身的男子,突然,從陰影中衝出另一名小女孩,死死地咬著男子的手臂,一面叫著快逃,男子不禁低聲怒吼,強行抓起新出現的女孩,嘿嘿笑說:「竟然掙脫了繩子,那我先料理妳吧……..

 

         突然,劉晴音的思緒被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打斷,她回過神,見湖面一處結冰的地方突然裂了開來,同時,一道低沉的聲音彷彿從她腦海中冒出來一般,「是嗎………妳想對付壞蛋?妳想擁有保護人的力量是吧?」

 

         甚麼東西?雖說不知聲音的來向,但從湖面的情況看來,應該是那邊,劉晴音站了起來,但為了避免引起敵意,她沒有拔出長槍,只聽聲音又說:「吾剛剛看了妳的戰鬥,妳很聰明,看來妳是適當的人選。」

 

         突然間,一名年約40,有著一頭黑色髮髻,頭帶著一頂金色絲冠,有一道銳利的目光外加八字鬍,身穿黑色戰甲的男子就從剛剛破裂的湖面浮起,雖然這樣,但他身上卻不見半滴水!

 

         見狀,劉晴音不禁冒出了冷汗,剛剛影分身在水中時,明明沒看到有人,也沒感覺到有妖炁,而此時已經看到對方,在全力感受下,還是感覺不出半絲妖炁。

 

         但是這個人再怎麼樣也不會是人類,八成是某族天仙。想到這裡,劉晴音便鞠躬說:「我是人族──劉晴音,請問仙長族屬尊諱?」

 

         男子微微一笑,說:「這種事妳之後就知道了,我想不久後就會有個大人物來拜訪妳吧,而妳之後的生活也將會很不一樣,妳接下來所要面對的戰鬥,程度絕對遠超於剛剛的情況。」

       完全霧煞煞的劉晴音,還在想該怎麼回話時,男子又說:「我知道妳還有很多疑惑,但不用著急,妳只需要等待就好,接下來………

 

     突然,劉晴音的身體一陣虛軟,似乎被什麼滲透了身軀,全身湧起一種古怪的感覺,她正茫然若失的時候,就見男子又沉入水中,而他往水裡潛行的過程中,水面上不見半點漣漪。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刑x爺
  • 剛來看時以為跑去文章了還多找了幾次
  • 什麼意思?

    闇鳳Terry 於 2013/07/14 21:14 回覆

  • 混沌
  • 出現好多新面孔......真有點錯亂啊。
    盜墓筆記沒怎麼看過,可能會不知道點在哪.......
  • 我了解,每次看同人文時,遇到新人物時我腦袋就一片混亂= =
    沒看過的話就好,不會覺得太無趣

    闇鳳Terry 於 2013/07/14 21:15 回覆

  • 乂淵仔乂
  • 同混沌大沒看過盜墓筆記

    劇情進度頗快
    文末古仙(應該是吧?)說的"大人物"不是洛年吧?
    他應該沒有到那個等級
  • 他沒想到王母會派這麼不可理喻的人來
    而且洛年對人族來說的確算大人物

    闇鳳Terry 於 2013/07/14 21:16 回覆

  • 焱龍亂舞
  • 同上,我也沒看過

    我猜那個從水中冒出來的人是青龍古仙
    但我想問一下,100+n年後的噩盡島,
    哪來那麼多高科技的產品啊?((我只的是工具))
    而且,為啥會出現車票啊??(= =)a
  • 關於文中的古仙身分,請看我前面的人物介紹
    高科技是因為毛族的關係
    車票是因為毛族做出類似火車的東西,讓人類各地能往來

    闇鳳Terry 於 2013/07/14 21: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