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剛剛在外面......似乎發生了什麼事了?

 

        沈洛年扶著額頭,從床上坐了起來,瞥了一眼蜷縮在自己身旁的懷真,想了想,既然都醒來了,乾脆起來走走。

 

        想到這兒,沈洛年立馬起身,輕輕拉開房門,走出房間。

 

        此棟房屋正如沈洛年之前所想要的,是偏日式的屋子。沈洛年走出房間後,走過一條木廊,走下一階樓梯,轉彎後又直走了一下,到達大門前,他拉開拉門,小心地別讓門發出太大的聲音,便走了出去。

 

        此時正值冬天,外面正下著白雪皚皚,植物都枯萎了,沈洛年身上雖只穿著一件睡袍,卻不顯寒冷,他直接踏了出去,踩在雪地上,步出明顯的腳印。

 

       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總感覺有什麼異樣的東西,那似乎挺遠的......不過其他人似乎都沒反應?

 

        沈洛年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剛剛讓他醒來的事情,不知不覺就走到草原的邊境森林旁,突然間,這邊十幾株尚未凋萎、帶著妖炁的樹木突然一動,技條微往下傾,主幹也稍側了過來,彷彿靠近了些。

 

        雲陽?沈洛年有些意外地看了牠們一眼,看了一下他們的氣息,笑說:「別擔心,我只是出來走走。」

 

        雲陽聽了,也沒甚麼特別的反應,突然,其中一株雲陽的枝幹突然裂開,從中掉出許多扭結在一起的綠色柱狀物。

 

        是雲陽果?沈洛年雖然不餓,但心想偶爾吃吃宵夜也無仿,便點點頭說:「謝謝。」接著拿起雲陽果,往湖邊走去。

 

        走到那過大湖前後,沈洛年在湖邊坐下,取下一顆雲陽果扔進嘴裡,邊吃邊欣賞夜景,順便眺望山下的鳳城,現在他也懶得思考剛剛的事了,畢竟沈洛年雖然稱不上笨,但實在是懶得思考,竟然想不到,也就不想了。

 

        過了不久,沈洛年突然聽到身後有聲音,他微微一愣,轉過頭去,卻見一名外貌年約20歲的少女,一頭黑色長髮留到膝蓋邊,穿著和他一樣的睡袍站在他身後,那名少女說:「洛年少爺,您怎麼起來了?」

 

        此名少女正是在十幾年前被沈洛年救出的人──翡翠,其實照理來說,沈洛年很不習慣別人用「先生」、「大人」之類的方式稱呼自己,更別說是「少爺」了,但因為翡翠一直要用這個稱呼,沈洛年也就習慣了。

 

        此時沈洛年聽了翡翠的問題,還沒回答,翡翠又說:「是肚子餓了嗎?如果是這樣,那就讓我........

 

        「呃?不是啦,我是因為其他原因起來的。」

 

    沈洛年話一說完,就見翡翠正盯著自己手中的雲陽果,沈洛年一呆,暗罵一句,解釋說:「這.....是剛剛雲陽主動給我的。」

 

        翡翠似乎相信沈洛年,也沒多問,蹲下身輕輕撫摸湖邊的一朵銀色花朵,花被翡翠碰到時,似乎發出微弱的銀色光芒,甚至能聽到微弱的悅耳輕鳴聲。

 

        這朵花叫「月婉蕾」,是翡翠帶來的花,這附近到處都有,根據沈洛年的觀察,這種花在白天時,看起來平平無奇,在有月亮的晚夜時,看起來就格外美麗,而若是在朔夜──沒有月亮時,就會枯萎。這種花,沈洛年問輕疾時,竟然是一句「此為非法問題」,可見這種花真的十分稀有。

 

        翡翠只是輕摸了一下月婉蕾,便站了起來,鞠躬說:「既然如此,您就早點睡吧,晚安。」

 

        「恩,晚安。」沈洛年目送翡翠離開後,想了想,也起身回房去了。

 

 

        到了隔天早上,沈洛年聽到了一陣敲門聲,門外傳來了稚嫩的聲音說:「爸爸,吃早餐了。」

 

        沈洛年打了一個哈欠,揉揉眼睛起身,發現懷真也起來了,他懶洋洋地起床後,脫下睡袍摺好,放進衣櫃中,不過並沒有拿出別的衣服出來,反而就這樣拉上衣櫥。

 

        接著,沈洛年的身體突然憑空出現了一件黑色長褲、黑色短袖襯衫加上一件黑色皮革大衣穿在他身上。

 

        這是月雯傳授給他們的方法,將衣服化精,不穿時,以靈體的方式藏在體內,要穿時就會隨著心念變化出現,不過也只能藏幾件而已。

 

        而這套純黑色的服裝是懷真幫沈洛年準備的,說是沈洛年既然身為「闇神」,衣服當然也要黑的,沈洛年雖然不屑這理由,但也不討厭這衣服,便穿上了。

 

        沈洛年整理了一下,便走出房間,往客廳走去。

 

        到達客廳後,沈洛年發現大家都坐在地上圍在桌旁了,而凱布利和翡翠則站在一旁,似乎是要等沈洛年的到達。

 

        沈洛年瞄了一下早餐,有點意外地發現早餐還挺豐盛的,純西式,有水果沙拉、羅宋湯、青醬海鮮義大利麵和蜂蜜鬆餅。

 

        怎麼回事?沈洛年看了一下落地窗外面的白雪,又看了一眼放在角落的聖誕樹,馬上就明白了。

 

        對喔,今天是平安夜嘛,但幹嘛早餐就吃這麼好?沈洛年坐在懷真身旁,站著的兩女見狀,也跟著坐下,接下來眾人便吃喝起來。

 

        吃了不久,沈洛年的對面、穿著紅白相間衣服的少年──沈寒星,突然放下吃到一半的義大利麵,說:「我吃飽了。」

 

        好快!眾人都有些吃驚,而沈寒星身旁穿著白色連身洋裝、外貌只有8歲左右的小女孩──沈靖雪,更是瞪大眼睛地看著她的哥哥。

 

        「呃........寒星,這不合你的胃口嗎?」月雯有些擔心地問。

 

        其實這種話月雯早就問過全家人好多次了,虧她愛實驗的個性,沈洛年他們雖常常吃到從沒吃過的美食,卻也常常吃到史上最難吃的東西。

 

        沈寒星聽了月雯的話,淡淡地說:「不會啊,我不覺得難吃啊。」

 

        不覺得難吃嗎?月雯訝異地說:「那是為什.......

 

        「只是,對我來說份量多了些,更何況我們又不是人類,早餐又不用每天吃......

 

        沈寒星還沒說完,一旁的沈靜雪已經一臉憤怒地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夥兒視線都轉了過去,沈寒星更是有些詫異地問:「靖雪?」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哥哥!」沈靖雪怒斥說,頭上栗子色的長髮也跟著變紅飛揚。

 

        「咦?什麼?」

 

        「我是在問你是不是存心污辱眼前這些美食!」

 

        「沒、沒有,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你為什麼不吃完?不吃這麼好的美食,實在是太浪費了!而且還說『用不著吃早餐』是怎麼回事?」

 

        「那個.......靖雪,謝謝妳為我打抱不平,但麻煩妳先把餐具放下好嗎?」月雯有些無奈地說,原來沈靖雪一邊罵,還一邊繼續把麵往嘴裡送,醬汁都潑灑出一點了。

 

        「抱歉。」沈靖雪放下餐盤後,又瞪著她的哥哥說:「最讓我看不順眼的就是你吃飯的速度,完全沒仔細咀嚼就胡亂吞下,不要以為鳥沒牙齒就可以這樣!」

 

        「靖雪,我們現在是人形好嗎?而且狐狸雖然有牙齒,也頂多就是把肉撕碎,並沒有仔細咀嚼。」

 

        「重點不是這個!」沈靖雪又重重地搥了一下桌面說:「總而言之,我要對你下戰帖,若我輸了,愛怎麼吃就隨便你,但若我贏了,你以後就要仔細吃再吞下去,另外你還得承諾,我贏的話今天晚上的平安夜大餐你就必須讓一半給我!」

 

        後半段似乎加進了個人的承諾........眾人不約而同地想著,而沈寒星則是想了想,露出笑容說:「好吧,畢竟很久沒活動了,很擔心身手不靈活了呢。」

 

        「喔~~你想當成暖身操嗎?真是老神在在啊。」沈靖雪笑說,接著她身上的白色洋裝突然一陣扭曲,換成了一件帶有火紅色條紋裝飾的黃色袍子,正是黃炎袍。

 

        接著,沈靖雪的身體也跟著變化,瞬間長高了十幾公分以上,變成了一位16歲左右的少女,改變了剛剛小女孩的樣子。

 

       而沈寒星的衣服也跟著變成了一件暗紅色、有些粗糙的長袍外加褲子和靴子,正是火浣衣,但他的外貌就沒有變化了。

 

        「走,去道場。」沈靖雪說道,便要走出客廳,沈寒星也尾隨在後,其他人對望一眼,跟著起身,打算跟過去。

 

        突然,客廳的門自己打開,眾人一愣間,三位女孩已經進來,其中為首的金髮女孩叫說:「找餐雌光了嗎?」

 

        此三名女孩正是燄丹、山芷和羽霽,她們只要有空,三不五時就會來玩,並且住下,反正她們的長輩也不反對,而她們昨天玩到很晚,所以才沒叫她們起床,打算讓她們多睡點。

 

        這時燄丹注意到異狀,問道:「怎麼了?」

 

        凱布利稍微解釋了一下,三小馬上就很幸奮地說要觀戰,於是眾人都走出屋內,到外面的道場中。

 

        沈洛年他們的道場其實也是日式的,空曠的空間和木製地板,沒有多特別。

 

        沈寒星和沈靖雪分別站在道場中間面對彼此,而沈洛年他們則靠在牆邊,坐著觀戰。

 

        沈寒星和沈靖雪分別站好後,同時在手掌開啟了一個小型玄界之門,從中掉出他們各自的武器──金犀劍和金犀槍,沈洛年在一旁見狀低估說:「真受不了,這次道場又毀掉的話,我就不再重建了。」

 

        一旁的懷真聽了笑說:「別這樣嘛!若讓他們在外面打,周圍的自然景觀就完了,而且只要道場不是被整個毀掉,就可以交給月雯修就好啦。」

 

        這時,雙方終於開打了,沈靖雪冒出爆訣炁息,瞬間一個爆閃,槍尖往前一刺,攻往沈寒星。

 

        沈寒星見狀不慌不忙地開啟時間能力,在看清對方來勢的瞬間,劍身凝聚了柔訣炁息,對著槍尖順勢一拖,讓攻擊偏了一個方向。

 

        沈靖雪見攻擊偏了,將炁息轉換成橙黃色的輕訣,「槍風飄雪」施展開來,抖出一陣陣的槍花,吞雲吐霧地刺去,沈寒星擋了幾下,倏然扭身、一身化五,拉開了距離。

 

        沈洛年懶洋洋地在一旁觀戰,似乎對自己的兒子女兒真刀真槍的對戰毫不關心,彷彿這種事是家常便飯,這時他的心思完全不在戰場那,反而想起這六十八年的變化起來。

 

        自從葉瑋珊他們當時遷來後,白宗等人就居住在這了,因為這裏道息較豐富,對修練比較有幫助。

 

        遷來後,他們的首要問題就是取城名,原本是要紀念沈洛年的功勞,要取名為「洛城」,但沈洛年一聽到這件事,馬上就死命反對,後來月雯建議叫「鳳城」,沈洛年才勉強接受,葉瑋珊他們雖然不了解這樣取的理由,但既然沈洛年接受,他們也就這樣取了。

 

        至於歲安城,好像是由當時白宗引仙隊的幾名將領暫時管理,後來好像建立了一座方便修煉的高塔──擎天塔,其他詳細情形沈洛年就不清楚了。

 

        等鳳城這邊安定下來後,葉瑋珊他們便帶領數十名引仙者到世界各地尋找殘存人員,順便找哪裡適合人類創建村莊,後來還意外地找到魔法島、山眠教、巫斗部落。

 

        大約在噩盡36年,葉瑋珊他們發動政變,白宗十人成為鳳城十聖,沈洛年也莫名其妙地多了許多稱號,當時他雖然去抗議了一下,卻完全無效。

 

        而在噩盡51年時,虯龍保護時間結束,但人類的仙化上卻還沒多強,葉瑋珊為了和多數妖族發展良好關係,允許建造一個由虯龍管理的「山口鎮」,但沒想到成為共聯和山民黨的隱藏基地,變成鳳城的隱憂。

 

        之後,因為沈洛年在白宗遷來後曾給奇雅「牛津旗」,所以人族現在和牛首族關係挺不錯的。

 

        還有,在沈洛年的幫助下,人族和毛族開始展開貿易,現在人類有許多方便的東西都是多虧毛族所幫忙,那些很多都代替了人類過去的東西,像是冰箱、電梯、火車、電燈等。

 

        至於沈洛年自己這邊,因為後來人類創出原先的息壤,所以沈洛年就做了一個鏡子給月雯,而翡翠似乎不需要。

 

        有一次他到龍宮時,龍王母的弟弟、同時也是實驗狂──敖容,要沈洛年去幫忙問候一下他的女兒──麟犼燄華,之後沈洛年去後,燄華要沈洛年傳送她已成為天仙的消息,沈洛年又傳過去後,敖容便要沈洛年送給燄華一顆龍涎珠,沈洛年再度代勞之後,沈洛年就成為麟犼一族的朋友,能自由進出她們的境地,但沈洛年也發誓不再跑腿了。

 

        不過成為麟犼族的朋友後,還有一個優點,就是沈洛年請求燄華給予麒麟胎血,之後沈洛年就給艾露,讓她有炁息,生活也比較方便,而且沈洛年還送給她一個鏡子。

 

        另外關於沈洛年自己,這段時間他的鳳靈能力有了不小的提升,像是可以將他拿在手上的東西隨著自己的心念變化變輕或變重,這也代表,沈洛年現在可以使用長武器了,但沈洛年實在懶得多修練一種功夫,所以就一直使用十八撩亂而已。

 

        另外,就算他手上的東西離手了,只要在他半徑五公尺以內,他就可以一直控制他的質量,就算遠離了,也可以持續三分鐘左右。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鳳凰是百鳥之王的關係,沈洛年在幾年前突然發現自己可以和鳥類溝通,雖然牠們不會講話,但就是可以進行心靈上的溝通,而且牠們都絕對會聽自己的話,從沒有反抗之意。

 

        還有,之前被沈洛年騙成奴僕的納金族,後來被沈洛年找了出來,從此之後,只要沈洛年他們家需要,納金族立馬就送錢過來了。

 

        至於沈洛年那親如妹妹的人──狄純,在二十幾年前在山口鎮遇到虯龍族的武癡──敖歡,之後兩人就在一起了,沈洛年覺得還挺奇怪的,雖說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但這不就代表自己的妹妹的丈夫的姊姊的丈夫就是自己嗎?

 

        後來,他們生下了一個女兒──狄韻,那位女孩一開始還挺崇拜自己的,但沈洛年看她那假笑就渾身不對勁,最後雙方就鬧翻了,每次遇到就互罵一場,倒也有趣。

 

        至於自己的兒子、女兒的功夫,也都是敖歡所創的,另外,他們也能雙修五大玄靈的其中兩個,沈寒星修凍、雷靈,沈靖雪則是炎、雷靈,另外還加上一個風靈。

 

        沈洛年正想得起勁,突然被山芷那不知道站在哪一邊的「宰了他!宰了她!」的叫喊聲回過神來,沈洛年這才發現,懷真不知道甚麼時候縮到自己的懷中,而自己竟然就這麼不知不覺地幫她抓抓起來了?

 

        而沈洛年再仔細看,這才發現道場的地板、牆壁此時都被破壞的殘破不堪,有些地方還燃燒著小小的火苗。

 

        沈洛年只差沒吐血,這時他們雙方的武器又是一陣交錯,散亂炁息到處亂衝,將地面又爆裂出些許裂痕。

 

        這實在是......食物的怨恨還真不是蓋的。沈洛年暗暗感歎,轉頭問凱布利和月雯說:「這下該怎麼辦?道場又要毀了。」

 

        凱布利苦笑說:「這我實在是無能為力。」

 

        而月雯聽了,則是歪頭佯裝思考說:「這個嗎.........速度是寒星占上風,但靖雪威力比較大,若寒星露出破綻,則靖雪獲勝的機率為........

 

        「誰叫妳分析戰況來著!?」沈洛年笑罵道。

 

        過了不久,沈寒星的目光轉移到殘破不堪的道場上,他微微一愣,正猶豫著要不要繼續打,沈靖雪就彷彿看到寶一樣大叫一聲:「有機可趁!」隨即在槍尖開啟一道玄界之門,從裡面貌出熾熱的火焰。

 

        糟糕!沈寒星連忙回過神,跟著在劍身開啟玄界之門,同時喝道:「冰鳳之......

 

        「真慢!」沈靖雪說:「炎狐之爆!」緊接著,從她的玄界之門中衝出一著狐狸頭型的熾熱火焰,炎狐猛一張嘴,直接撞擊到沈寒星身上。

 

        這擊的威力不算太大,沈寒星身上的火浣袍也能防火,但他還是悶哼一聲,被迫衝擊出去,而炎狐身上的能量也四處爆散,波及到整個道場,隨著一股爆炸聲傳來的同時,道場也瞬間被摧毀。

 

 

 

 

        沈寒星跌坐在雪地上,周遭佈滿了木頭殘骸,他的手和臉都有微微的燒傷,但此時都在快速恢復當中,他不發一語的低著頭,金犀劍也躺在一旁。

 

        這時,沈靖雪緩緩走了過來,剛剛她自己也有被波及到,但都沒有大礙,沈寒星見狀,低聲說:.......這次是我輸了。」

 

        「不,如果我們是在外面打,哥哥你就不會分心,這樣說不定就是另一種結果。」

 

        「呵.......輸了就是輸了,如此一來就是我贏了25場,妳贏了18場。」

 

        ........不過,我們這次也算是平分秋色。」似乎是打鬥讓她消氣不少,沈靖雪露出天真甜美的微笑說:「每種食物的有各式各樣的吃法,剛剛的事我就不計較了。」

 

        「不,我的確少了對下廚的人表現出應有的尊重,不好意思,以後我會吃完的。」

 

        沈靖雪聽了似乎很高興,伸出手把哥哥拉了起來。

 

        另一邊在道場爆炸的時候,放出妖炁自保的眾人正看向那對兄妹。

 

        「又打出感情來啦?」

 

        「這就是所謂的不打不相識啊。」

 

        「耗耗玩,再來一赤。」

 

        「兄妹感情真好~~太好了。」

 

        「.............

 

        「道場被...........

 

        沈洛年正火大的看著自己的兒女,但想想也無所謂了,但是,沈洛年還是暗暗心想,還是要處罰一下,所以一個星期內都不幫靖雪抓抓了,至於寒星......

 

        沈洛年正有些苦惱地想著時,就聽到耳中突然傳來了輕疾的聲音說:「虯龍敖茜請求通訊。」

 

 


 

 

        下集預告:四大龍族之一──螭龍?王母我怎沒聽說過?

 

        什麼?你們曾聯手滅了牠們?

 

        世界就要面臨危機?另三位古仙換靈者就要出現?什麼跟什麼?

 

      什麼!!!???要我負責訓練他們?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刑x爺
  • 小弟等了好久.......
    其實道場可以給兩個小孩子修理就好了
    不然弄個空間 就算破壞還能自動恢復
  • 不行啦,木靈道術只有洛年會用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6/29 20:46 回覆

  • 刑x爺
  • 讓洛年用木靈道術把道場用成自動修復功能...就輕鬆了 呵呵
  • 這...........找毛族的高科技吧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7/01 2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