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疑惑已解決,沈洛年和凱布利當下回去治療病人,而月雯又休息了一陣子後,也來上前幫忙。

 

        過了一陣子後,葉瑋珊突然傳來了訊息,只聽她有些焦慮地說:「洛年,你們能快點來幫忙嗎?」

 

        沈洛年一愣說:「怎麼回事?敵人強者不是幾乎都死了嗎?」

 

        「死是死了,但敵人數量還是太多了,何況一般狼人本就勝於我們的引仙者,再這樣下去,我們一定會守不住。」

 

        沈洛年四面張望,發現病患的確是越來越多了,他點點頭說:「好,我馬上過去。」

 

        沈洛年轉身要兩女繼續留在這後,便拔出金犀匕,衝了出去,一面跑,一面拿出那面「牛精旗」,自言自語笑說:「我怎麼會忘了這麼方便的東西呢?」接下來便通知葉瑋珊,要隊伍等等別進入霧中,葉瑋珊聽了雖彷彿身陷五里霧中,但還是答應了。

 

        接下來,沈洛年將大量炁息灌入金犀匕中,突然間,金犀匕的握柄和刀刃左右裂開,似乎有股力量想往左右彈,沈洛年往外一拔,一股金色霞光從他指縫中泛出,炫亮奪目,沈洛年在心中指示匕身伸到最長,選了個一堆敵軍的地方,就這麼撲了進去,左手牛精旗迎風一揮,帶著大片滾滾白霧,朝妖怪殺了進去。

 

        此時雖是白天,卻烏雲密布,幾秒過後千步內伸手不見五指,加上就在城牆附近,狼人、鑿齒個個妖炁不足,誰也逼不開霧,妖族部隊忍不住驚呼怪叫,紛紛往霧外逃竄。

 

        「霧?怎麼回事?」城牆上的葉瑋珊,這時也看到白霧了,詫異地問。

 

        「洛年會放霧!這霧有毒嗎?」張志文在空中對下方士兵怪叫:「大家快逃。」

 

        「沒毒啦,但還是叫他們退開。」沈洛年正忙著殺鑿齒,快速地說:「別留在霧裡礙著我殺人。」

 

        在金犀匕強大的威力下,沈洛年殺妖怪像割草般,每揮一下就把牠們砍成兩半,大量血液噴散而出,地上的息壤土一時無法吸收,讓鮮血大片蔓延,淌流如川,正是血流成河。

 

        何況沈洛年此時身無炁息,鑿齒、狼人們根本不曉得敵人在哪裡,而金犀匕的光芒雖然耀眼,但在濃霧效果下,稍遠一點就看不到,稍近一點則是才剛發現就被切成兩半。

 

        另外,敵軍現在只顧拚命逃,所以沈洛年殺完後,他們的屍體也不會來撞他來礙事,沈洛年一路順暢,拚命往前殺。

 

        鑿齒、狼人雖然一路往外逃,但想往外撤也不是這麼容易,霧中不辨方向,稍微一個碰撞,可能就失了方位,不少運氣差的鑿齒只能在裡面亂轉,等著被沈洛年一個個宰殺。

       沈洛年反正不用看也知道敵人在哪兒,當下一面殺,一面揚著牛精旗往外追,而沈洛年剛剛的囑咐,從上而下,順著指揮系統傳入全軍,不只鑿齒往外散,連人類部隊也不敢進入白霧,只不過幾十秒工夫,受創最重的這片城牆外圍,清空了好大一片。

 

       

        沈洛年正殺得過癮,突然感受到凱布利傳來的通知,沈洛年的心一涼,停了下來,暗罵:「不會吧?」

 

        卻是月雯感受到在數百公里外,有三道強大的炁息高速飛來,其中兩個是高等天仙,另一位則是上仙,而且實力還勝於懷真,更讓沈洛年嚇到的是───那是虯龍族的妖炁。

 

        搞甚麼鬼?是被金犀匕吸引來的嗎?可是金犀匕的光芒不是被濃霧所遮蓋了嗎?媽的!難道是用什麼尋寶精體?沈洛年暗罵了一陣子,心想反正敵軍也退了,索性收起金犀匕,捲起牛精旗,停止濃霧。

 

        即使停止濃霧,原先的霧也沒那麼快就散去,鑿齒、狼人還搞不清楚狀況,繼續往前逃,等過了一陣子,濃霧漸散,他們才停了下來,眼見沈洛年一個人兩手空空的站在數百公尺外,鑿齒、狼人目光一寒,大吼一聲,往沈洛年衝了過去。

       沈洛年皺著眉望著牠們,正考慮要不要用「魔獄炎陣」時,就聽到旁邊傳來了凱布利的聲音說:「主人,我來吧!別消耗你的魔力。」

 

   

        沈洛年有些詫異地看了凱布利一眼,有些猶豫地說:「妳確定嗎?妳不是不想隨便消耗玄靈之力?」

 

         凱布利微微點頭說:「是不想,但是........」凱布利打起精神笑說:「反正這場戰役過後,以後就應該不太需要幫忙人類打仗了吧!」

 

         沈洛年微微一沉吟,笑著往後退幾步說:「也是,那妳來吧!」

 

         凱布利走上前,望著正衝來的妖族大軍,吸了一口氣,瞬間,大量妖炁從她體內泛出,壟罩住鑿齒、狼人們,下一瞬間,空中青光一閃,眼前一大片霹靂炸起,在凱布利的控制下,交織成一大片光柵的電光從玄界之門往下面的妖族大軍轟了出去。

 

       

        下方的鑿齒、狼人一愣,紛紛御起妖炁抵禦,但這種雷靈之力豈是他們能夠抵擋的?才挨幾道雷電就渾身焦黑,很快地,妖族大軍紛紛倒地,痛呼挨炸。

 

         轟了一陣子後,凱布利妖炁一收,玄界之門也跟著關閉,鑿齒、狼人也才能喘一口氣,但牠們此時也已死傷慘重,空氣中充滿了燒焦的焦臭味,地面也被轟得到處都是大小不一的窟窿,眼前的景象幾乎只能用「悽慘」來形容。

 

         凱布利這招雖然威猛,但還是有不少還能戰鬥的鑿齒與狼人,但牠們現在根本不敢亂動,因為凱布利剛剛的表現,已經很明顯的表現出有一名天仙在保護人族,牠們可沒有想殺人族到願意被滅族的地步,現在都呆呆地望向這邊,不知要不要馬上逃跑。

 

         沈洛年看了看說:「早知道一開始妳來上就好了,不然也不會引起這麼多注意........」說到這,沈洛年便抬起頭,卻是那三股強大的妖炁已經近到他也能感應到了。

 

         很快地,那三名虯龍族便已到達,沈洛年抬頭往上看,卻見數百公尺高處,飄著一女、兩男三個青壯年人,那三人外貌看似三十餘歲,身穿古式袍服,頭髮挽成高髻,,男子雄壯英挺、濃眉大眼,身後還背著一把寬劍,女子貌美端莊、高挑豐腴,卻沒帶著武器。

 

         這應該就是龍王母了吧..........至於另外兩位應該是懷真之前說的王母身邊的護衛──敖言和敖冷了吧?果然厲害!和他們任何一位打自己應該都贏不了吧?沈洛年正暗吐舌頭,凱布利卻輕戳了他一下,令沈洛年回過神,他連忙飄身而起,飛往龍王母那兒,而凱布利也隨後跟上。

 

         沈洛年飛往龍王母身前後,便行了一禮說:「呃.......鳳凰換靈者──沈洛年參見王母。」

 

         凱布利跟著行禮說:「影妖族──凱布利參見王母。」

 

         龍王母見狀點頭笑了笑說:「懷真娃兒有要輕疾留言給我了,關於你們兩位的事我都知道的差不多了,沒想到那娃兒這麼大膽,偷了寶物、差點摧毀鳳體還偷了歡娃兒的龍涎珠,發現龍珠不見時,歡娃兒急死了呢!」

 

         聽了龍王母的話,沈洛年和凱布利不禁面面相覷,不知懷真會不會遭受懲罰。

 

         所幸龍王母又說:「算了,反正最後都沒發生甚麼大事,不過.......」龍王母突然面色一正說:「血飲袍可以送給洛年你防身,但金犀匕這武器實在過於危險,不能落於凡間,我必須取回。」

 

         這倒無所謂,沈洛年本就打算物歸原主,當下便掏出金犀匕,遞給一旁的青年讓他取回。

 

       

        這時,沈洛年感應到月雯往這邊飛來,便自然而然地往她那邊看去,龍王母似乎也注意到了,跟著將目光轉過,隨即露出吃了一驚的表情:「小......小雯?是妳嗎?」

 

        沈洛年聽了差點摔下地面,這兩個女人認識?他連忙盯著月雯的反應,卻見她很自然地回答說:「哈囉!好久不見了,小茜。」

 

        小雯還能聽出是指月雯,但小茜是誰?難不成龍王母的本名是敖茜?沈洛年正瞠目結舌地想著時,一旁的敖冷、敖言聽到月雯這樣稱呼王母,不但不覺得失禮,反而點點頭說:「月雯姊,好久不見。」

 

        搞什麼鬼?月雯是虯龍族的嗎?因為月雯現在用的不是她真正的身體,所以沈洛年看不出她的種族,只能在他們臉上掃來掃去,看他們怎麼說。

 

        月雯似乎知道沈洛年和凱布利的疑惑,轉頭笑說:「怎麼說呢......我的確帶有虯龍族的血統,而且和他們是同一輩的。」

 

        看沈洛年還一付呆愣的樣子,月雯想想又說:「先這樣說好了,虯龍族當家的方式是世襲的,由嫡長子──最先生出來的女兒當未來的王母,而小茜的母親還有一個弟弟和妹妹,敖言和敖冷就是那位弟弟的兒子,他們從小就注定成為小茜身邊的護衛,而我,就是那位妹妹的女兒。」

 

        這麼說的話,月雯和龍王母就是表姊妹了嘛!沈洛年正這樣想時,月雯又說:「不過..........我並不全然是虯龍族的。」

 

        「呃?」沈洛年詫異地問:「甚麼意思?」

 

        「我是混血。」月雯苦笑說:「我的父親是青鱗鮫人。」

 

        「啊?」沈洛年可真是大吃一驚,他曾看過青鱗鮫人,妖界的霸主──虯龍族竟會和小小的妖族談戀愛?難不成是少數修成妖仙的青鱗鮫人?

 

        話說回來,不知她變回原形時是什麼樣子?若上半身能保持人形,下半身是青鱗鮫人,不就成美人魚了嗎?

 

        沈洛年正胡思亂想,卻聽龍王母說:「也因為這樣,雖然小雯是我的表妹,龍宮裡她卻沒甚麼朋友,所以一直一來都專注於修練,遠比我還要認真,目的就是要成為永恆的精靈。」

 

        對了,聽說混種妖族都不太受歡迎,麟犼也是這樣,原來這就是她成為精靈的原因嗎?

 

        「不過,還是有少數能和她玩在一起的人,當時,除了我以外,和小雯相處的最好的就是我的弟弟──敖容了。」

 

        敖容?懷真平常說的那個實驗狂嗎?若月雯從小就和他玩在一塊,也難怪她剛剛會做出實驗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了,咦?這麼說來,敖容明明是王母的弟弟,王母卻還是把他關在內宮?真沒人情味。

 

        說到這兒,龍王母呼了一口氣說:「沒想到妳後來真的修鍊成精靈,當時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妳了,傷心了一陣子呢,幸虧利用了洛年的能力而回來,真是太好了。」

 

       咦?她怎麼連問都不問就知道月雯回來的方法?沈洛年正感詫異時,龍王母又說:「既然如此,洛年,你們要不要跟隨我們來龍宮?就算你喜歡一個人獨處,先來這等懷真娃兒回來也不壞啊。」

 

       

    「呃.........」沈洛年其實不排斥這個建議,但.....「王母,可是關於人族......

 

       「無妨。」龍王母止住了沈洛年說:「那只是孩子們的玩意兒,你和旅娃兒動手時沒用金犀匕,我已承了你的情,人類之事,虯龍不再過問。」

 

       「這......」沈洛年不禁張口結舌,這要怎麼辦啊!就算現在鑿齒、狼人被逼退了,那以後呢?難道都要自己幫忙?那我豈不是沒得清淨了?

 

        正當沈洛年在心中悲慘吶喊時,一旁的月雯靈機一動,對沈洛年說:「喂!你在幹嘛?快去把那拿過來啊!」

 

        完全聽不懂她在說甚麼的沈洛年一愣說:「妳說啥?」

 

       「真是的........」月雯一付不難煩地樣子說:「等我一下。」接著便衝了回去。

 

        龍王母他們似乎也是一臉疑惑,都望著沈洛年,沈洛年則是聳聳肩,表示不清楚。

 

        很快地,月雯便提著一個東西飛了回來,沈洛年一看,發現那是他的血飲背包。

 

        月雯從包中翻找了一下後,掏出一個東西說:「小茜,妳看一下這個。」

 

        那是一把附鞘的闊刃短劍,上下看了看,這劍的護手、握把上並沒有其他雕飾,看來平平無奇,不過仔細感受,就會發現這上面有股異樣的氣氛。

 

        此把劍正是沈洛年的闇靈法器,龍王母接過去稍微看了一下,馬上吃了一驚說:「這不是........

 

        「對,闇靈法器。」月雯點頭說,接著不管一旁的沈洛年和凱布利面露驚訝的神情,繼續說:「這把劍,其實是人族中的一個仙化者撿到的,這上面的黑暗氣息連人類都能感受到,他當時當然想過這東西說不定能讓他變強,但後來還是主動交給高層,最後到我們手中。」

 

        「我想,我們應該得給人類一個獎勵吧!」月雯眨眨眼說:「若是他繼續研究下去,說不定就會成為新一代的屍靈之王呢!」

 

        這謊也扯太大了吧!沈洛年正哭笑不得地看著月雯,卻見龍王母沉吟了一下說:「這倒也是,那麼,小雯,妳覺得要如何獎勵人族?」

 

        真行?沈洛年又吃了一驚,卻見月雯彷彿早已想好地說:「無地點限制、無條件,守護人類五十年如何?」

 

        這未免太誇張了吧?沈洛年和凱布利同時彷彿嗆到一般咳了一聲,而龍王母和敖言、敖冷也頗為吃驚,不過他們和月雯關係不同,所以沒開口責備,等她繼續說下去。

 

        「這裡道息不足,妖質也不可能無限地使用,人類一直待在這兒,千百年過去,還是會和現在一樣軟弱,甚至因為仙化成員減少,變得更弱。」月雯解釋說:「我們已經在東大陸發現一個無人處,人類可以大量遷移到那,另外呢,因為他們似乎還有像礦產什麼的資源需求,所以最好全世界每個地方都有一定數量的人類,他們之後可以互通往來,給予彼此需要的東西,只要他們住的地方都沒人住,又不要過度擴張就好。」

 

       「不過條件其實還是有,就是這五十年內,若他們主動惹上妖怪,我們就別理他們,另外,他們各地之間彼此通行的路線,我們也稍微提供一下安全的路線,如何?」

 

       

        龍王母沉吟了一陣子,看了看月雯,又看了沈洛年一眼,接著望著手中的闇靈法器說:「行。」看來能答應,還和看月雯及沈洛年的面子有關。

 

        月雯見狀微笑說:「那我們三個就去通知人族,並討論往後的合作細節囉!小茜,妳先通知一下下方的鑿齒、犬戎族,並銷毀闇靈法器,接下來就去通知宇內妖族吧!」

 

        龍王母點點頭,月雯接著拉著沈洛年和凱布利,高速飛往待在特高台上不知甚麼情況的白宗眾人。

 

   

 

 

 

 

 

        「什.......」「這是真的嗎?」「五十年!?」「全球都有人類?」

 

        面對他們的的質問和驚訝,沈洛年只是猛翻白眼,把事情都推給月雯,要她解釋,月雯笑說:「好了啦,瑋珊,我們先討論一下,我先告訴妳東大陸那片平原在哪吧!」

 

        「喔?好。」葉瑋珊努力平穩內心的驚訝,叫了一些將領過來,準備開會,而奇雅、黃宗儒也跟了過去。

 

        接下來的事情沈洛年沒多大興趣,只聽說有些困難,畢竟大部份的人才剛安心定居下來,突然說要搬家,就算能安全到達,也一定是很多人不願意,這時就靠那些政治人物去宣傳,不需他們出力。

 

        經過好幾天的討論後,才慢慢有了結果,聽說好想是葉瑋珊他們先帶一部分的人去東大陸建城,大部分的人還是在這,至於其他在世界各地都有人類村莊,又要如何聯繫、給予物品,就等以後再說。

 

        眼看討論的差不多了,葉瑋珊他們也快出發了,沈洛年也就選擇這一天離開,到龍宮裡去。

 

        也因此眾人此時正和他們三人道別,其中最難纏的就是狄純了,沈洛年摸了摸她的頭說:「好了啦,愛哭鬼,又不是說我已經死了。」

 

        「可是......可是,以後都見不到洛年了,為什麼要丟下我們?留下來啊!不然帶我走嘛!」狄純哭哭啼啼地說。

 

        「我偶爾回來看你們行吧!」沈洛年敷衍地說,接著低下頭,低聲說:「不然,我告訴妳我的輕疾名稱,只要妳不說出去,我就告訴妳,並在妳來訊時盡量接通,如何?」

 

        狄純一聽,馬上用力點頭,沈洛年便說:「我有不少名稱,我只說一次,記好了──『闇鳳沈洛年』、『光靈師沈洛年』和『闇靈師沈洛年』。」其實還有一個「鳳凰沈洛年」,但因為解釋麻煩,沈洛年也就不提了。

 

        解決了狄純,沈洛年、凱布利和月雯便飄身而起,準便離開,大夥便用力揮手,「洛年、凱布利、月雯,掰掰。」「再見。」「要來常看我們喔!」「下次也帶我們去龍宮玩。」「要好好修練十八撩亂喔!哪天和我對打一下。」「沈大哥,保重。」「等懷真姊回來,就帶著你們的孩子過來吧!我們幫忙舉辦婚禮,還是『奉子成婚』呢!」

 

        面對最後一句───也就是張志文所說的,沈洛年只笑罵回了一句「去你媽的」,便和大夥揮手,接著和凱布利、月雯一同提高速度,很快就成為天空中的小點,接著消失不見。

 

 

                                                                                                                                                                                                                                                        〈第一部完〉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支持你~~加油
  • 好看,終於完結了^ ^
    期待第二部
  • 謝謝長久以來的支持XD
    好好期待下一部吧!><

    闇鳳Terry 於 2013/06/11 22:24 回覆

  • 乂淵仔乂
  • 收尾真快~
  • 想不出要怎麼寫更多啊,沒辦法(攤手

    闇鳳Terry 於 2013/06/12 23:05 回覆

  • 混沌
  • 好久沒來了,居然收尾了啊,加油喔!
  • 謝謝,我收的很快吧!XD

    闇鳳Terry 於 2013/06/13 22:38 回覆

  • 刑x爺
  • 奇怪了 怎麼這章動態沒有呢
  • 這.....我也不清楚

    闇鳳Terry 於 2013/06/14 23:15 回覆

  • 羽憶
  • 闇鳳哥oxo
    你不是說不出第二部了oxo
  • 咦咦咦???
    我什麼時後說了?

    闇鳳Terry 於 2013/06/16 20:43 回覆

  • 羽憶
  • 我說錯了XD
    是沒有改編XD
  • 我的確不會改編莫大的第二部
    我是自創

    闇鳳Terry 於 2013/06/16 22: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