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洛年詫異地看了月雯一眼,雖然他知道月雯說的很有道理,但他可猜不出她要如何對付這潮水般的大軍。不過此時也沒空讓他細想,沈洛年點點頭,收起匕首往後退一步說:「好吧!就交給妳,但妳要如何對付?能瞬間殺光牠們嗎?」

 

    「你想太美了吧?」月雯白了他一眼,往前走了幾步說:「所謂擒賊先擒王,這是作戰的基本常識之一,就算無法讓敵軍撤退,也能給他們不小的衝擊。」

 

        擒賊先擒王嗎?沈洛年正想開口,突然見月雯身體冒出藍天色的........炁息?是不是炁息沈洛年竟是感應不出來。

 

        卻是沈洛年從那股藍天色光芒中,完全感應不到任何炁息,連之前那種品味異常高純的魔法炁息也感覺不到,從外觀中也看不出是否有爆輕柔凝的其中之一的特性,整體給沈洛年的感覺就是,那是一股力量,而且是不小的力量。

 

        不只是沈洛年,高台上的人似乎都驚呆了,各個張大眼睛盯著月雯瞧,等待著接下來的變化。

 

     「洛、洛年。」葉瑋珊上前詢問說:「那是甚麼?月雯要幹嘛?」

 

    「我哪知道?」沈洛年皺著眉回答了這句,同時不禁暗暗擔心,她之前不是說她的力量尚未恢復到正常水準嗎?現在不適合用太大的招式吧?

 

        月雯望了望壟罩在自己身上的藍天色「炁息」,自言自語笑說:「好久沒出來了呢,『沫嵐原息』」

 

     

        沫嵐「原息」?沈洛年聽了一時無言,腦袋一大堆問號,不知該先從什麼開始問起,正瞠目結舌時,突然見月雯騰空飛起,飛離特高台,沈洛年一愣,連忙跟了上去。

 

       

         月雯逐漸飛離特高台,到了一定的距離後,她舉起拿著魔法棒的手,身上藍天色的炁息逐漸聚集在上面,似乎準備要攻擊下面的妖族。

 

          這時,前腳後腳跟來的沈洛年,問:「不等牠們靠近城牆一點在攻擊嗎?這樣到時他們能防禦的妖炁也會減少。」

 

        月雯輕輕搖搖頭,「沒有必要,我的控制力還不是很好,到時可能會波及到城牆,而且我也沒有十足的信心能收回來。」

 

       波及城牆?無法收回?沈洛年愣了愣,又想開口,但月雯卻先開口:「差不多了,你先回去,在城牆上布上大範圍的守護火網咒,以防萬一。」

 

        喂!我不是透明人好嗎?我還有很多問題要問耶!沈洛年正想跳腳,卻見月雯皺眉催促說:「快去。」

 

       好吧,反正最後總會問到答案,雖然這樣想,但沈洛年回頭時,還是嘟囔抱怨說:「那要耗很多魔力耶...........

 

     

        飛回城牆上空後,沈洛年照月雯說的,布下大範圍的守護火網陣,這種魔法,布下後其實一時還看不出來,遇到攻擊時才會自動編列火網,但沈洛年完成後,卻又飛回月雯附近,打算把這場好戲看清楚。

 

        沈洛年的舉動自然瞞不過她,但月雯此時也沒空趕人,此時藍天色的炁息以在魔法棒上凝聚成球狀,月雯見準備妥當,便往下一揮,射出藍球。

 

       

        雖說是射出球,但還是有大量的天藍色炁息伴隨著藍球往下衝出,月雯緊皺著眉,手不斷地顫抖,竟似乎難以控制。

 

        下方的妖族領導群眼見夾帶著強大力量的藍天色炁息衝來,紛紛放出強大的妖炁抵禦,眼見下一瞬間,兩方即將接觸。

 

        轟地一聲,藍天色的炁息炸在地面上,隨即以圓形的方式向外擴散,瞬間吞沒了數百名妖族,粉碎被捲入其中的一切,彷彿剛剛那防禦用的妖炁毫無作用,整個地面都為之震動。

 

        同一瞬間,爆炸的散亂炁息衝向後方的妖族大軍,鑿齒、狼人隨即被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逼得往後飛退、衝散,而歲安城也隨即受到衝擊。

 

        那股力量來的瞬間,守護火網咒馬上發揮效用,一股帶著強大熾焰的網狀火焰往外爆出,和那股散亂炁息對抗,火紅的烈焰把城牆上的人都照亮了,乍看威猛,卻還是敵不過那散亂炁息,城牆上的人隨即被吹得東倒西歪,但所幸都無大礙。

 

        在月雯附近的沈洛年當然也受到不小的衝擊,他放出凝訣炁息,還使出神羅天征,但還是被逼得往後飛退數十公尺,連眼睛都難以張開。

 

       

        月雯使出攻擊後,卻遲遲沒有收手,她咬咬牙,猛然將手往上一抬,截斷了那股藍天色炁息。

 

        衝擊停止後,爆散的煙也漸漸散去,只見一個巨大的圓形窟窿出現在眼前,半徑約五十公尺,有十公尺那麼深,整個窟窿中毫無屍體,連血都沒有,一瞬間就被消滅殆盡,只剩空蕩蕩的土地延伸至前方,煞是淒涼。

 

        鑿齒、狼人眼見此景象,全都驚呆了,牠們強悍的首領群,竟在一瞬間被消滅了?這唱的是哪齣和哪齣?頂多只剩幾名幸運的刑天和狼人將領,呆呆的站著。

 

        人類這邊也不惶多讓,衝擊停止後,紛紛起身察看,眼見剛剛威猛的妖軍停了下來,地面也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人們各個張大嘴巴,無法反應。

 

        沈洛年也是頗為吃驚,他詫異地看著自己,發現手指和頭髮都在冒煙,手和臉都有些焦黑,要是剛剛距離再近一點,後果恐怕不堪設想,想到這兒,沈洛年不禁冒了一身冷汗。

 

        但他並沒吃驚太久,他抬起頭看著月雯,發現她現在似乎十分疲累,已經在用肩膀呼吸了,似乎隨時都會摔下去,沈洛年連忙上前攙扶,月雯輕靠著他,低聲說:「快叫瑋珊趁機發動攻擊,現在他們軍心大亂,正是攻擊的時機。」

 

        沈洛年一愣,連忙通知葉瑋珊,葉瑋珊也馬上醒悟,帶領著歲安城大軍,全部往外衝,而沈洛年則是和凱布利一同攙扶著月雯回到醫療中心。

 

       

         沈洛年和凱布利一同幫月雯躺到床上,月雯不等沈洛年,搶先說:「有話之後再問,我現在要回仙界休息,你就趁機讓這個身體多儲存點渾沌原息。」

 

        沈洛年一愣,還來不及開口,就見月雯的身體緩緩變化著,逐漸變回原來沈洛年製造出的影分身,沈洛年無可奈何,只好照她說的,讓這個影分身多存一點道息,只可惜這裡是歲安城,要不然直接吸外面的豈不是輕鬆愉快?

 

 

       

        過了大約一小時後,沈洛年的影分身猛然一震,逐漸轉換身形,變成月雯的樣子,沈洛年和凱布利見狀,連忙匆匆地解決手邊的事,奔到月雯身旁。

 

        凱布利首先關切地問:「妳沒事吧?」

 

        月雯點點頭說:「好多了,謝謝關心。」

 

        沈洛年可沒先問候人的這種語言智慧,眼見她能說話,便劈頭就問:「妳剛剛那藍天色的炁息是啥啊?完全無法感應,還說那是........抹茶原息?甚麼東西啊?」

 

        聽到沈洛年這麼說,月雯忍不住翻了大大的白眼,嗔說:「拜託!是『沫嵐原息』,才不是甚麼『抹茶原息』呢!」

 

        「呃...........隨便啦!」沈洛年揮手說:「那到底是什麼?和妳之前用的魔法炁息有關聯嗎?」

 

        月雯微微側著頭,似乎在思考要如何解釋,只見她想了想說:「嗯.......我得先確認一件事,你應該知道,炁息乃引入體內的能量,在經脈中運行,才容易累積、運用、修煉並改變體魄。」

 

        沈洛年愣了愣說:「我知道啊。」

 

        「這就對了,我平常用的、你施展魔法時所顯現的粉紅色光芒,其實就是我從外界引入的炁息,只是修煉成精靈後,炁息光色會按照自己的特色而有所改變,並變得更加精純,但還是能感應的到,本來的性質也不會有所改變,像我,修成精靈前是輕柔同修,練成精靈後顏色雖然改變,其特性還是不變。」

 

        說到這裡,月雯頓了頓說:「但『原息』就不一樣了。」

 

        「怎麼?原息有甚麼不同?」沈洛年一面問,一面暗自想著自己身上的「混沌原息」。

 

        月雯開口說:「先撇開你這鳳體特例不談,我們這些平凡妖族,快要修鍊成精靈時,本身會自動產生一種特別、難以感應的炁息,這種炁息,我們就稱之為『原息』。」

 

        「喔?」沈洛年興趣來了,追問說:「那是怎麼回事?」

 

        「原息是種十分強大的能量,十分精粹,有點像是炁息還沒分成爆輕柔凝的狀態。」月雯自顧自地說:「雖說每種妖族所產生的原息都不同,但其實其性質、威力都差不多,不像古仙或玄靈的兒女有不同的性質───嗯,這你聽不懂,我也就不多提了。」

 

        「原息乃自身產出,和各要穴的溫養存想無關。炁息在經脈中運行的優點就是經過各穴脈溫養存想,可以使炁息更容易引入、滋生;原息卻沒有這方面的好處,運轉的過程固然可以稍增産生效率,卻和各大重要穴脈無關。照經脈運行,只是爲了更有效率地影響身體變化而已。」月雯說:「因此,我們擁有原息後,都會將它放在血脈中運行。」

 

        「血管?」凱布利問道。

 

        「正是。」月雯點點頭說:「聯系全身的體內系統有許多,無論是神經、經絡、經脈、骨髓、皮肉……但能通透全身,又能往複循環的,除經脈之外,恐怕就是血脈了。」

 

       

        「以心室爲海,血脈爲川溝,通透全身內外,無遠弗屆、無微不至,論及改造體魄的效率,比經脈運行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且血脈天成,運行之法早有定數,只要依血行之道分配即可,也不用另研心法。」月雯解釋道:「可惜的是兩者無法同時使用,運用和修煉不同,血脈與經脈雖然各有脈絡,但卻互爲表裏,有許多部分是並行的;而戰鬥時透出的炁息與原息都是凝結而龐大,更會迫出體表泛凝,那時衝突難免,若想使用炁息,就最好不要運行原息,反之亦然。」

 

        說到這兒,月雯抬頭看著沈洛年說:「你以後最好也將『吞噬道息』放在血脈中運行,不要再將兩者放在經脈中。」

 

        「啊?」沈洛年大惑不解地問道:「為什麼?這樣就不能同時運用了,道息又沒有攻擊力。」

 

        「那只是暫時。」月雯搖搖頭說:「你本身自產的混沌原息現在是沒有攻擊力沒錯,但那是因為你自身的仙化程度無法承受強大的攻擊力原息,等到身體能承受後,你就可以隨心意轉換混沌原息,而且在攻擊狀態時,它還是能吞噬炁息、妖炁等,只是無法吞噬原息,另外,等到那個狀態時,你的渾沌原息也不會再這麼發散,能射出遠處攻擊而且受你所控制。」

 

        聽起來還不錯?沈洛年問:「妳剛剛說轉換混沌原息,是像我將『養炁道息』轉換成炁息嗎?」

 

        「差不多意思。」月雯點點頭,突然說:「你知道你的混沌原息為何分成兩種嗎?」

 

        「呃?不知。」沈洛年搖頭說。

 

        月雯似乎也知道,點點頭說「那是鳳凰將自身原息稍微改造,並釋放到世間給各妖族用的,除了讓他們好過活之外,還有別的原因。」

 

        「別的原因?」

 

        「是的,其實四大古仙都有改造過自身的原息並釋放到世間,讓生靈們遵守著某些規則。」月雯頓了頓說:「青龍的『滄階原息』、鳳凰的『渾沌原息』、白虎的『靈動原息』以及玄武的『洪荒原息』分別讓生靈們有著『階級與平等』、『死亡與生命』、『戰爭與和平』以及『虛幻與實現』。」

 

        好複雜啊..........沈洛年呆了呆說:「所以.......妳要說甚麼?」

 

        「我是要說,你的『養炁道息』之所以能轉換成炁息,是因為它本來就是從戰鬥用的混沌原息改造而來。」月雯白了他一眼說。

 

        早說嘛!沈洛年理解地說:「喔!」

 

        「對了。」彷彿想起甚麼般,凱布利問道:「為什麼妳剛剛似乎難以控制妳自己的原息啊?是因為身在主人的身體裡嗎?」

 

        「那是部分原因。」說到這個,月雯就不禁苦笑道:「其實這也是古仙所下的規則,畢竟擁有強大的『原息』妖族太多的話,就會影響這個世界的平衡,所以我們擁有原息後,沒過幾天就會成為精靈,到仙界去了,為了以防萬一,我們的原息還十分難控制,使出來後便會像脫韁之犬般,到處亂衝,弄不好的話還會被我們自己的原息波及給殺死。」

 

        所以當時她才會說沒信心收回啊..........理解後的沈洛年一邊摸著下巴,一邊勉強整理著這些最新的爆炸性新聞,突然一愣說:「那妳幹嘛取名為『沫嵐原息』?而且既然沒信心,幹嘛冒險使出來?」

 

        「名字只是方便稱呼而已,沒有甚麼太大的意義。」月雯說:「至於幹嘛使出來.......是因為我想實驗看看在這身體時使用會怎樣。」

 

        實驗?沈洛年不禁咋舌,這傢伙似乎比自己和懷真還不負責任................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abc740199
  • 頭香
  • 恭喜搶到頭香(灑花

    闇鳳Terry 於 2013/05/26 22:26 回覆

  • abc740199
  • 你換圖片了
    這樣比較好看喔,黑漆漆看起來有點吃力
  • 嗯!其實我是因為之前的版面格式打出來的字都擠在一起,看得眼睛很累才換的

    闇鳳Terry 於 2013/05/31 21:22 回覆

  • 刑x爺
  • 我一直以為怎沒下文原來是我沒看到 今天才發現有這篇
  • 呃.........其實我發文的那天,你不久後就有來過了

    闇鳳Terry 於 2013/06/11 17:11 回覆

  • 刑x爺
  • 有嗎? 那我怎沒看......
  • 這.......我就不知道了==

    闇鳳Terry 於 2013/06/12 20:51 回覆

  • 乂淵仔乂
  • 似乎不小心漏掉通知了
    感覺埋了好多伏筆啊
  • 呵呵,是啊^^

    闇鳳Terry 於 2013/06/12 23:04 回覆

  • 羽蛇
  • 為啥沒有朱雀??
  • 我的設定中,鳳凰=朱雀

    闇鳳Terry 於 2013/06/15 21: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