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的!好忙!沈洛年抹了一下汗,一面用血飲袍止血,配合著光術治療著眼前的傷患。

 

 

 

      現在在帳篷中,躺著數百名的傷患,由於實在太多了,不少傷勢不重的,通通被沈洛年趕出去外面休息,躺在帳篷中都幾乎都是這幾天無法再上戰場的人,由此可知,情況對人類有多麼不利。

 

 

 

      而有些傷勢太重、已經死亡的人,也通通被抬出去,用白布蓋著,沈洛年雖然想在他們死之前吸成人乾進補,但想到他們的家人可能要領走屍體,也只好罷了。

 

 

 

      忙了一陣子,總算暫時結束了,沈洛年連忙找個地方盤坐休息,剛剛治療時,他幾乎一直開啟著時間能力,加速治療,雖說他能一直冥思,但還是盡量休息比較好。

 

 

 

      但就在這時,一連串急促的鈴聲,叮噹叮噹地傳了進來,周圍醫護人員臉色一變,沈洛年更是大皺眉頭。媽啦!我才剛休息耶!沈洛年在內心大喊著。

 

 

 

      但抱怨歸抱怨,還是得治療。沈洛年認命地站起,奔到帳棚入口處,發現數十名傷患正被許多士兵搬了進來,沈洛年正想找傷最嚴重的,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說:「洛年!這裡。」

 

 

 

      沈洛年一愣抬頭,發現那竟然是奇雅,她正隨著一個擔架奔入,臉上的表情不再是以往的淡定和冷漠,取代而之的是滿滿地驚慌。

 

 

 

      奇雅?她不是應該在戰場上嗎?而且還那麼驚慌,難道擔架上的人是.......沈洛年想到這兒,臉色微變,連忙奔到奇雅那查看,發現躺在擔架上的是瑪蓮,胸口被劃傷一排五爪裂口,衣服和血肉混在一起,傷口還不斷冒血;腹部左側則有一道平整的切口,裏頭腸子都快露了出來。

 

 

 

      該死!這明顯是狼人和刑天的傑作。沈洛年暗罵一句,用一大片的血飲袍止血,使出探查之法檢查片刻,接著右手放出大片光華,高速催動瑪蓮體內的自癒生長效果,過了片刻才收手,叮嚀一旁紀錄的護士幾句後,便要人把瑪蓮抬進去。

 

 

 

      「洛年,瑪蓮沒事吧?」奇雅擔心地問。

 

 

 

      「沒事,她不要緊,只是幾天內無法上戰場了。」沈洛年頓了頓說:「奇雅妳最好快回去,少了妳們兩個,一心他們壓力就大多了。」

 

 

 

      說的也是,奇雅點點頭,往帳篷外奔去,重回戰場上。

 

 

 

      沈洛年四面一望,找下一個傷勢嚴重的治療,過了一陣子後,比較危險的都治療完畢,突然他微微一愣,低聲說了幾句後,往外奔出說:「我去幫忙,這裡交給妳們了!」

 

 

 

      滿身是血的月雯和凱布利點點頭,任由沈洛年丟下她們而去。

 

 

 

      卻是剛才葉瑋珊通知沈洛年他們,說他們快守不下去了,希望沈洛年他們來幫忙,但此時又有一堆傷患,沈洛年只好折衷,就他自己一個人去,讓兩女留下。

 

 

 

      沈洛年奔出帳篷後,也不飛行,直接奔往城牆邊,到了以後才發現,現在大軍中有兩名巨型刑天和三名族長級的狼人,以及十幾名的小刑天和狼人高手,沈洛年不禁暗嘆,這種情況他們竟能守到現在,也真是不簡單。

 

 

 

      沈洛年看了一下,拔出雙刀,口中默念:「美納姿‧洛年‧恩所茲‧佩索‧瑞多‧耶瓦姿。」正是初級風移咒。

 

 

 

      魔法妥當後,沈洛年當下雙刀急揮,直接殺入大軍之中。

 

 

 

      狼人和鑿齒們還沒弄清楚發生甚麼事,只見一道沒有炁息的紅影如鬼魅般地在人群中穿梭,稍遠點根本看不清身影,近些的則是還沒看清,沈洛年就已經消失了,完全搞不清楚怎麼回事。

 

 

 

      沈洛年這時可不是要殺這些雜兵,對葉瑋珊來說,他們之所以會守不住,主要原因就是因為敵軍強者太多,只要殺了他們,城牆自然能穩穩守住,所以他雖然一下子經過數十名敵人,卻遲遲沒有揮刀,直接往一名巨型刑天殺去。

 

 

 

      此名巨型刑天正和白宗首腦群廝殺,卻是賴一心判斷如此強的敵人,分成兩人對付一個實在不利,所以先聚集在一塊,一個一個解決。

 

 

 

      此時賴一心往旁邊一閃,躲過巨刑天所揮出的刀炁,他將全身炁息凝聚在黑矛上,往旁大吼:「小睿,準備好!」

 

 

 

      吳配睿聽了,點頭表示了解,猛然一揮長刀,揮出一道紅色的爆裂刀炁,賴一心則將碧色的柔訣炁息化為八條手臂粗細的綠龍,隨著賴一心手中直刺,盤卷在黑木矛上的碧龍猛然一彈,伴隨的紅色刀炁往巨刑天衝去。

 

 

 

      巨型刑天見狀,不敢怠慢,龐然妖炁凝聚在巨斧上,往前一揮,首先和吳配睿的爆勁刀炁碰上,兩方一炸,紅色刀炁不敵那妖炁,爆散消失,但巨刑天還是因那爆炸力被迫往後退了兩步,緊接著是賴一心的八條綠龍,巨型天連忙站穩,將巨斧往前揮去。

 

 

 

      兩方炁息一碰,啪地一聲巨響,八條碧龍彈開的同時猛一抖,力道散到全身,居然仍能維持形狀,而賴一心黑木矛急勾,帶著碧龍橫掃,依然攔在刑天面前。

 

 

 

      巨刑天見狀,不敢輕易犯險,巨斧全力橫揮,硬生生將那帶著韌性的碧龍全都砍斷。

 

 

 

      賴一心連忙收回炁勁,以免受內傷,但他剛剛已經幾乎將全身炁息給耗盡,現在毫無戰鬥能力,巨刑天見狀,高興地怪叫一聲,往前衝去,打算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就在這時,帶著黃光的候添良迅速一個轉折,繞到巨刑天的身後,手中窄刺劍尖端凝聚著輕訣炁息,直往巨刑天的背心刺去。

 

 

 

      候添良速度奇快,刑天幾乎無法反應,但就在此時,一名族長級的狼人隨著一聲呼嘯奔來,手中狼爪急揮,一道凝聚如實的爪力往候添良衝去,候添良再快也沒有妖炁快,只好一個轉折,躲過這道妖炁。

 

 

 

      但那名巨刑天似乎被候添良剛剛的偷襲惹怒了,當下轉移目標,一股大範圍的妖炁轟出,壓迫著地面往候添良轟去,

 

 

 

      候添良見狀,正暗叫不妙,這時奇雅上前,口中默念,一道玄界之門開啟,大量寒氣和冰柱從中出現,藉著地面擋在候添良和妖炁之間。

 

 

 

      兩方一撞,奇雅的冰柱當下被妖炁壓碎,但多多少少也阻擋了它的攻勢,候添良連忙趁機轉向,回到眾人身旁。

 

 

 

       突然間,體表風移咒難以感應的沈洛年已出現在刑天後方,只見他揮刀急刺,也不運送道息,在接觸的瞬間質量猛然提升,只聽一聲古怪的氣爆傳出,沈洛年硬生生地突破他的護體妖炁,刺入妖炁中樞。

 

 

 

      那名刑天哪曉得會冒出這麼一刀,他怪叫一聲,翻倒在地上掙命,而沈洛年下一瞬間又一身化五,躲過族長狼人的攻擊,趁它迷惑間,又是一揮刀,直接砍斷了牠的腦袋,隨著狼頭被血泉噴起,沈洛年便一轉向,找其他的強者去了。

 

 

 

     白宗等人沒想到沈洛年出手這麼迅速,正想道謝,卻見沈洛年又不知跑哪兒去了,只好先回去引炁,接著又殺回戰場。

 

 

 

      接下來,沈洛年又像剛剛一樣,偷襲地殺了一個族長狼人和巨型刑天,每殺完一個,他就溜到別的地方找下一個倒楣鬼去了。

 

 

 

      刑天和狼人,若早知道有這麼一個人物在,只要提高警覺,就能防範突襲,但此時他們都在應付眼前的敵人,身無炁息的沈洛年偷偷摸摸地到背後,以極快速的攻擊刺入妖炁中樞,他們又要如何抵擋?只不過十幾分鐘,這次部隊中的高手都被沈洛年屠盡,只剩鑿齒和一般狼人。

 

 

 

      沈洛年見暫時安全了,便撤回城牆,收回風移咒,回到醫療中心繼續治療。

 

 

 

      沈洛年回到帳篷後,發現要治療的傷患竟然似乎沒怎麼減少,他忍不住瞪了凱布利她們一眼,凱布利見狀,道歉說:「不好意思啦,主人,我們又不像你一樣這麼擅長,你經驗比較豐富啊!」

 

 

 

      經驗豐富?媽啦!妳們真把我當成正版的醫生啊?沈洛年的怒氣又提高三分,但這時不適合罵人,他只又瞪了她們兩眼,轉身開始治療傷患。

 

 

 

      過了不久,外面傳來了一聲長嘯,沈洛年一愣,發現所有敵軍都撤退了,他有點意外,走出帳篷往外看,才發現現在已是酉時,天色已暗,難怪他們要撤退,而人類這兒也在忙著把一個個傷患抬進來,沈洛年輕嘆一口氣,認命地繼續治療。

 

 

 

      之後,白宗眾人進來要探望瑪蓮,她這時已經醒了,但還是有些虛弱,只聽她罵著說:「靠!那兩個傢伙耍老奸,竟然敢這樣打我。」

 

 

 

      奇雅聽了,皺眉說:「別說這麼多了,好好休息。」

 

 

 

      「我哪能好好休息啊!」瑪蓮睜大眼說:「你們大家都在努力殺敵時,我卻要在這躺著睡覺?」

 

 

 

      「阿姊!妳儘管放心吧!」張志文拍拍胸口說:「我一定會盡全力死守,連阿姊的份都一起努力的,只要妳給我加油打氣一下,我一定會變得更強!」

 

 

 

      「誰給你加油打氣啊?」瑪蓮啐了一聲,轉頭說:「洛年,我還要多久才能好?明天早上嗎?」

 

 

 

      沈洛年咳了一聲,認真地說:「一個星期內無法上戰場。」

 

 

 

      瑪蓮一聽,不禁雙眼睜大地瞪向沈洛年,沈洛年則是回了一個白眼,說:「我要去治療其他的傷患了。」便轉身離開了。

 

 

 

      而葉瑋珊見瑪蓮沒事,微笑說:「既然妳沒事,我們就放心了,現在要趕快開作戰會議才行,先走了。」

 

 

 

      奇雅見狀,也跟了上去,黃宗儒和賴一心也尾隨在後,但吳配睿等人因為不懂這些,所以沒去開會,繼續留下來陪瑪蓮笑鬧,但過一陣子就被沈洛年轟出去,說是會打擾到其他休息的病人,吳配睿吐吐舌頭說:「好兇,洛年你太認真了吧?是不是很喜歡這個工作啊?」

 

 

 

      沈洛年一聽,差點沒吐血,自己怎麼越來越像醫生了?這種要人命的工作以後可不能再做。沈洛年瞪眼說:「少囉嗦,出去。」

 

 

 

      「是,醫師大人。」張志文對沈洛年敬了一個禮,接著不管沈洛年的抗議聲,和吳配睿、候添良在一陣笑鬧中離去。

 

 

 

 

 

      隔天清晨,四點,整個醫護中心的人,包括病人與醫生都在呼呼大睡,沈洛年自然也不例外,他正縮在休息區裡的一個睡袋中,突然,他微微睜開眼,四面張望了一下,他微微皺眉,自言自語地輕聲說:「來了嗎?」

 

 

 

      接著他爬了起來,也不點上飛梭燈,就這樣走了出去,到達城牆邊,遙望著敵軍的身影。

 

 

 

      此時天色未亮,加上晨霧壟罩,前面數公尺以後就看不清楚了,何況是數百公尺外的妖族大軍?不過沈洛年憑著感應能力,很快就搜索到了,在眾多妖炁之中,有十三個妖炁特別強大,每個幾乎都不下於敖旅。

 

 

 

      這種情況,葉瑋珊他們守得住嗎?沈洛年不禁皺起眉頭,儘管聰明伶俐,在真正強大的力量前也是枉然,毫無作用,今天若他們全力進攻的話.........沈洛年想到這兒,不禁摸了摸腰套中的金犀匕,接著輕嘆一口氣,轉身回到帳篷之中。

 

 

 

      數小時以後,兩方再度開打,沈洛年正忙的不可開交時,突然聽到帳篷口傳來一聲:「洛年?」

 

 

 

      沈洛年一愣抬頭,發現狄純正有些膽怯地在入口處望著自己,而那天才小鬼杜勒斯也在一旁,沈洛年有點意外地問:「小純?杜勒斯?你們來幹嘛?」

 

 

 

      「我們想幫忙,但我又不敢打架,所以想來這裡幫你。」狄純說:「可不可以?」

 

 

 

      沈洛年一聽,第一直覺反應就是拒絕,免得找麻煩,但他又稍微想了一下,狄純在當初他治療大量牛頭人時,可幫了不少忙,或許真的有用?想到這兒,沈洛年嗯了一聲說:「可以啊,但杜勒斯應該沒經驗吧?小純妳來教他吧!」

 

 

 

      狄純聽了一喜,笑咪咪地拉著杜勒斯的手,邊走邊說:「我們先去休息室泡茶給洛年他們喝吧!然後等等我在教你我會的醫術。」

 

 

 

      杜勒斯手被狄純牽著,這不禁讓他整張臉都紅了起來,結結巴巴地說:「純......純姊,那個........」

 

 

 

      「哪個?男生說話乾脆點。」狄純回頭說。

 

 

 

      「不.........沒.........沒有。」

 

 

 

      這小鬼還真是早熟。沈洛年在一旁暗暗好笑,搖搖頭,低頭繼續治療去了。

 

 

 

      接下來其實都和昨天差不多,沈洛年拚了老命地治療,若戰場的強者太多,沈洛年就上場殺退他們,接下來又回來,到了下午,沈洛年上戰場第三次回來後不久,他突然發現外面的情況不太對。

 

 

 

      卻是沈洛年仔細一感應,發現兩方目前並沒有在衝突,反而穩穩地站在各自的營地上,但兩方炁息都十分凝重,絲毫看不出有要暫時停戰的感覺。

 

 

 

      怎麼搞的?要換部隊也不會這麼久啊!沈洛年眉頭皺起,交代了一下後,便往城牆奔去。

 

 

 

      沈洛年奔到城牆邊後,發現葉瑋珊等人不在這兒,沈洛年一感應,發現他們在高台那邊,沈洛年索性放出炁息,飛往特高台那兒。

 

 

 

      飛到那兒,沈洛年發現他們正神色凝重地討論著,見沈洛年前來,似乎有點意外,沈洛年飄下去問到:「怎麼回事?不打了?」

 

 

 

      「哪有這種好事?」葉瑋珊白了沈洛年一眼,低聲說:「他們屢攻不下,都是因為洛年你神出鬼沒地在裡面亂的關係,而他們雖然知道了你的存在,卻還是難以防住,就算十分小心,也只是讓你多花點時間來殺而已,他們似乎覺得再這樣下去不行,所以暫時撤退。」

 

 

 

      「喔?」沈洛年有點意外地問:「那麼現在是在幹嘛?」

 

 

 

      「當然是在等他們會出怎樣的戰略,然後我們再根據狀況因應........」葉瑋珊說著突然一愣,轉頭望向鑿齒那兒,沈洛年也將目光轉過,望著那兒的動靜。

 

 

 

      卻是狼人和鑿齒們突然整隊,接著共數百名的狼人、大刑天和小刑天從隊伍中緩緩走出,站在隊伍前方,他們目光掃過城牆後高台上數萬人,又看著城牆,不知做何打算。

 

 

 

      沈洛年一感應,發現裡面竟有犬戎十三老祖宗,他連忙將這件事告訴葉瑋珊等人,眾人聽了,眉頭都皺了起來,不知他們的打算。

 

 

 

      突然,在前方的強者們帶領下,敵軍二十五萬大軍一面大聲呼嘯,一面大群狂奔而來,那股氣勢,彷彿歲安城下一瞬間就會被他們踩平一般。

 

 

 

      這一瞬間,眾人都明白了,只要有強者們在前方,人類根本無法攔阻,就算是沈洛年也無法在一瞬間殺死那麼多人,況且敵軍數量那麼多,人類部隊就算通通上場,也只能擋住一部分,接下來其他妖怪就會迅速破壞城牆,接著大舉攻入歲安城。

 

 

 

      雖說這個沒有甚麼戰術可言,卻十分有效,簡單而漂亮。眾人面如死灰,不曉得該怎麼辦。

 

 

 

      沈洛年見狀,嘖了一聲,拔出金犀匕,正想飛到城牆邊,這時,月雯和凱布利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旁,月雯按住他的肩膀說:「隊伍中的強者少說也有數百名,金犀匕伸到最長頂多一口氣殺死十幾隻,接下來他們就會從你身旁衝過去,攻入歲安城。」月雯說到這兒,拔出她的魔法棒,目光一寒說:「你別出手,我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混沌
  • 人海戰術,確實連沈洛年也無法全然阻擋。
    精靈會使出什麼樣的招式退敵呢?就拭目以待。

    另外,行與行間的間隔是否有些太大了?
  • 嗯!我一直在研究要如何讓文章格式好一點,這是意外,不小心弄成這樣了

    闇鳳Terry 於 2013/05/21 22:32 回覆

  • 影瞳
  • 的確ㄟ
  • 回覆同上

    闇鳳Terry 於 2013/05/21 22:32 回覆

  • abc740199
  • 為甚麼不叫凱不力去殺
    他不是天仙嗎
  • 一名天仙要一口氣對付十三個高級妖仙還是有點勉強,何況凱布利只是新晉的天仙(雖說有龍涎珠==

    闇鳳Terry 於 2013/05/21 22:35 回覆

  • 刑x爺
  • 確實離太遠了 而且字可以弄大一點
  • 下次字體大小應該會有12

    闇鳳Terry 於 2013/05/21 22: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