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這篇節奏有點快,不好意思,另外我最近沒甚麼打文的勁,下次發文要等到感覺回來的時候,畢竟下篇是要打架,另外以後可能沒甚麼下集預告了,在此先和各位大大說一下。

 


 

三人一路直飛,過不了幾小時,便抵達噩盡島,到歲安城上空。

白宗這兒,有一大圈足以操練、運動、嬉鬧的大片空地,空地正中央蓋了一棟四層樓高的方形大宅,這大宅就是白宗重要人物居住的地方。

周圍的建築物,架起高台的不少,沈洛年本來還有點不明白高台的作用,飛近一看,這才發現上面站著不少輪值的引仙者,這種高台離息壤磚距離較遠,引炁仙化確實方便不少。

大宅的屋頂高台下,是一扇三公尺寬的大型樓梯入口,門口正有兩個煉鱗引仙者守衛,他們本來無所事事地眺望著城南的大片住宅,突然眼前一花,周圍激起一陣急風的同時,卻見一個穿著紅衣的少年,彷彿鬼魅般地出現眼前,而又有兩名外表相似的少女跟隨其後,兩人忍不住同時驚呼了一聲。

兩人一出聲,馬上引起周圍人們的注意,警訊往外傳開,但他們還來不及看清沈洛年的模樣,葉瑋珊就已從樓梯口奔出,她一見到沈洛年,首先驚喜地說:「洛年,你來啦,還真快,咦?這位是........?」

沈洛年很清楚她在問月雯,便回頭對她打了個眼色,要她等等自己解釋,接著將頭轉回說:「等大家到了再解釋吧,我們先進去。」

「喔?好啊!」葉瑋珊點點頭,一面又好奇地打量月雯兩眼,便轉身帶路。

四人沿著樓梯一路往下走,經過四樓,到了三樓,沈洛年這才發現,似乎只有一、二樓是用息壤磚所建,三樓雖然仍有影響,但一般人該還勉可聚炁。

此時消息已經先一步傳了下去,三樓一間房門打開,白宗其他人陸陸續續地奔出,好幾個人劈哩啪啦地問了一大堆話,比方說:高輝怎麼了、洛年他們這段時間在幹嘛,但最主要的還是問月雯的身分,沈洛年見他們說個沒完,連忙揮手大聲說:「好了、好了,安靜聽一下。」

眾人這才漸漸安靜下來,月雯見狀,也不等沈洛年提醒,上前微笑說:「大家好,初次見面,我叫月雯,和洛年一樣,我是屬於胡宗的,不過我是他的前輩喔!」

「啊?」眾人聽了,都叫了出來,沈洛年也不禁瞪了她一眼,而凱布利則是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似乎覺得這謊話挺好玩的。

「怎麼回事?胡宗不是只有洛年和懷真姊而已嗎?」瑪蓮詫異地問。

月雯聽了,嘖了兩聲,搖搖手指說:「這就要怪他們沒介紹我啦,其實在四二九之前,我一直在國外出任務,所以你們都沒見過我,後來經過兩次道息大漲,我很幸運地一直沒死,然後在不久前,我和洛年很幸運地相遇,就過來啦!」

這些話雖然簡短,而且有破綻,但眾人也懶得想這麼多,吳配睿上前說:「咦────,原來月雯是洛年的前輩啊!但怎麼年紀看起來比較小呢?頂多十六歲吧?」

月雯哈哈笑說:「是啊!我的確才十六歲,但我比他還早入門,所以實力比他還強呢!」

「哇─────」眾人聽了,都不禁嘩然。而沈洛年則是在一旁猛翻白眼暗罵,雖說自己的實力的確不如她,但她的年紀明明能當懷真的曾祖母的曾祖母了,居然說只有十六歲!

「耶?但月雯妳為何和凱布利長這麼像呢?」張志文疑惑地問,一面打量兩女己演說:「除了髮色外,其它地方都超像的,不過凱布利看起來似乎比較成熟?」

「對啊、對啊!」瑪蓮早就想問,詫異地說:「啊!難不成是跟小純和翔彩婆婆的一樣?」

「阿姊!」狄純不禁臉龐為紅,低聲抗議。

「當然不是。」月雯搖搖頭說:「是當時等凱布利有靈智後,讓她參考我的模樣來變出來的,畢竟凱布利不算是真正的妖怪,變人並不一定需要精..........」

「好了、好了。」沈洛年連忙上前打斷,再說下去就不妙了,他上前說:「自我介紹結束,夠了吧?」

吳配睿可不同意了,嘟嘴說:「還沒呢!接下來換我們自我介紹了。」

看到沈洛年額頭青筋隱隱跳動,月雯就知道他不耐煩了,便說:「不用了,你們誰是誰我已經很清楚了。」

「咦?怎麼知道的?我們應該是初次見面吧?」葉瑋珊疑惑地問。

其他人也就罷了,怎會是葉瑋珊開口?沈洛年正翻白眼時,卻見月雯把手伸進他的背包中翻找著,沈洛年不禁瞪眼說:「幹嘛?」

「別吵啦!」月雯皺眉說,突然啊哈了一聲,從血飲背包中拿出一張照片說:「就是這個、這個。」

沈洛年仔細一看,才發現那是之前和白宗眾人照的合照,只見月雯揮了揮照片說:「之前洛年有用照片介紹過你們了。」

原來如此,眾人都了解了。突然,張志文嘖了兩聲說:「天啊!既然妳是洛年的前輩,想必更加外掛吧!能示範一下妳到底有多強嗎?」

眾人聽了,眼睛都不禁放光,似乎頗有興趣,凱布利見沒完沒了,上前笑說:「好了啦!這種是以後有的是機會,我們不是應該先討論虯龍的事情嗎?」

這話讓眾人回過神,葉瑋珊正色說:「說得對,我看我們還是先進會議室吧!」

眾人雖然有些不捨,但倒也明理,便跟著葉瑋珊前往會議室。沈洛年走到後面,拉著月雯的手臂說:「幹嘛撒這種謊啊?簡直和懷真一樣。」

「沒辦法啊!你可別忘了白宗這兒可是有那些魔法師。」月雯眨眨眼說:「要是讓他們知道我是精靈,他們搞不好會當場下暈呢!」

說得也是,自己光是能隨口施法就夠詭異了,要是發現精靈能來到現世,他們一定無法相信,沈洛年點點頭,不多問了。

之後開會的過程十分順利,沈洛年告訴他們虯龍可能開出的條件後,就和凱布利她們走出會議室,讓白宗人繼續討論,畢竟他對這沒多少興趣。

過不了多久,會議室的門打開,一群人先後走了出來,狄純首先跑到沈洛年身旁,拉著沈洛年說:「洛年你在幹嘛?」

「發呆。」沈洛年說:「這麼快就開完會了?」

「還沒完。」狄純說:「宗長姊姊說,沒意見的先出來休息。」

「喔?」沈洛年見最後走出的賴一心,把門又掩了起來,似乎只有葉瑋珊、黃宗儒、奇雅三人還留在裡面,看來現在白宗最後做決定的,就是這三個人了。

「月雯!」瑪蓮一面往外走一面嘻嘻笑說:「平常這時候我們是要練功的,但今天不一樣,我們幾個來聊一聊好不好?」

「喔?好啊!」月雯微微一笑,和瑪蓮、張志文等人聊了起來。

賴一心雖然也想去傾聽,但他卻來到沈洛年旁低聲說:「洛年,有空嗎?過來聊聊。」

沈洛年有些意外,賴一心有事找他?但他倒也沒拒絕,點點頭說:「好啊。」便和賴一心一同到無人的一角去了。

兩人到牆角後,賴一心轉過身,高興地說:「我終於想好了。」

甚麼沒頭沒尾的?沈洛年詫異地問:「甚麼想好了?」

「你的專屬功夫。」賴一心一面說,一面從懷中拿出一本薄冊。

沈洛年倒忘了這事,他詫異地接過說:「你還真有心。」

沈洛年看了一下封面,發現那是賴一心用手寫的方式寫上去的,上面寫著「十八撩亂」。

甚麼怪名字?沈洛年翻了翻,發現裡面全是手寫的,書中畫著許多手持雙匕的小人做出各種不同的動作,旁邊還有許多簡短的註釋。

賴一心一面讓沈洛年看,一面說:「這我真的想好久呢!是配合洛年你的輕重能力創出來的,為了這個,我這段時間都沒甚麼修練,還常常熬夜不睡呢!」

這可有點不好意思,沈洛年有些尷尬地說:「其實你不用那麼費心。」

「沒關係啦!我自己也很樂在其中啊!」賴一心呵呵笑說:「這段時間我會來好好教你,看能在虯龍來之前學多少吧!」

這倒不錯,沈洛年點點頭說:「好啊。」便和賴一心找一處能修練的地方去了。

 

就這麼過了數小時,沈洛年連第一招都還沒開始學,因為從不久前開始,沈洛年就一直在聽賴一心講解這十八招的「意」,把沈洛年整個轟得頭昏眼花,聽完後,也已經要吃晚餐了,而就沈洛年的感覺而言,一直開啟時間能力還比較不花精智力,剛剛他聽得頭都痛了。

此時,白宗眾人正聚在一塊吃烤魚、妖藤所做成的各種食品,不過現在大家幾乎都沒在吃,甚至連瑪蓮都沒有,幾乎每個人都有些目瞪口呆的望著月雯。

只見月雯輕輕用筷子夾起一小塊魚肉,放進口中嚼了一陣子後,又吃了一口外皮是用妖藤粉做成的餃子,看起來十分正常,不過,此時瑪蓮正悄悄靠近葉瑋珊,悄聲說:「宗長,這是月雯的第幾條魚和餃子啊?」

「呃.........第五條魚,然後餃子應該是第二十五顆。」葉瑋珊算了算笑說。

「發生甚麼事啦?洛年,月雯平常就吃這麼多嗎?」吳配睿湊近沈洛年,跟著悄聲說。

「呃...........這個嘛..........」沈洛年抓抓頭,一面想起之前找家具時月雯所告訴他的事,因為月雯當初進去的影分身體內道息量不足,所以月雯要靠大量飲食和睡眠來讓自己能穩定的待在現世,隨著時間的過去她就能漸漸回復到精靈該有的能力,但還是要一定程度的飲食和睡眠,之前他還聽凱布利說,他當初傷好起來看見她們吃早餐時,月雯已經吃五碗飯了。

反正她也吃不胖,不過這似乎不是重點............沈洛年揮手說:「管這幹嘛?吃飯、吃飯。」

吳配睿見問不出來,哼了一聲,轉頭去糾纏凱布利,凱布利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只是笑笑打馬虎眼過去。

突然,月雯放下筷子,這讓所有低聲交談的人吃了一驚,都轉頭有些尷尬地看著她,月雯自然也知道原因,笑說:「不好意思,我實在是太久沒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自從四二九以後,我幾乎都只吃路上的屍體而已......」

這話眾人聽了,白宗人都露出憐憫的表情,而沈洛年和凱布利則差點把東西都噴出來,搥著胸口咳了咳,月雯瞟了他們一眼,說:「那麼.......我就上床休息囉,晚安。」便往葉瑋珊安排的房間去了。

沈洛年目送她離開後,便開始想著賴一心的「十八撩亂」,這套功夫有三組,每組各有六招,按照賴一心所說的「意境」看來,這套功夫無論是對擅長或不擅長功夫的敵人都有效果,只是要用對招,這個賴一心要他暫時用「占卜魔法」來想出哪時用哪招,不過還是要他自己多觀察,不要太依賴占卜,但沈洛年才懶得多觀察呢。

另外,這功夫乍看之下似乎是走「巧、繁、變」的路線,但其實也包含了「快、狠、準」,因為每個很多看似虛招的攻擊,其實每個都是實招,連續快速地砍下去,讓人防不勝防,而這種不合理的功夫,也只有沈洛年能用。

至於如何使出這功夫,賴一心說從明天開始就要一直教沈洛年,一直到晚上要休息為止,看來最近有得受了,想到這兒,沈洛年連忙匆匆地吃完剩下的食物,起身說:「我也去休息了。」便往他的房間而去。

 

很快地,就已經到了虯龍要來的日子。此時還沒日落,共生聯盟已經派人四面邀請,讓眾人聚集在城西北處的子字區空地。

城內這四個角落,本就放置了許多下方有輪的高木台,沈洛年第一次來的時候,還不明白那些木台的功能,經過了這段時間,他已經了解,那是讓變體者、引仙者納聚炁息的地方,只要將木台推到城牆邊緣,變體者即可在炁息充足的情況下直接飛越出城牆戰鬥。

而高台下方,除了白宗、總門、共生聯盟這三個團體之外,還匯集了數萬名關心今日對談的人民。

雖說一開始葉瑋珊有要沈洛年隱藏自己一下,免得引人注目,畢竟現在有很多人憎惡沈洛年,但沈洛年才懶得管這麼多,大刺刺地穿著血飲袍現身,凱布利和月雯也跟隨在後。

上台沒多久後,無論東面還是南面,不少人目光都掃了過來,正在引炁入體的葉瑋珊,回頭低聲說:「洛年,似乎大家都發現你們了。」

「沒關係。」沈洛年說。

反正已經被發現,沈洛年也不顧忌,目光往東面、南面望去,共生聯盟那兒,除了張士科、陳青之外,沈洛年只認得何昌南、何昌國兩兄弟,總門那端,除了呂緣海、狄靜之外,只有賀武與牛亮兩人是熟面孔。

沈洛年在偷看別人,別人也正看著他,共生聯盟那兒的氣氛還好,總門那端雖然都沒什麼特別的表情,但望過來的目光,十之八九都帶著恨意與懼念,但望著月雯的表情難免有些疑惑。

不過有個人倒是例外,似乎不怕自己?那是一個四十餘歲的中年人,他戴著頂鴨舌帽躲在人後,那對小小的眼睛,賊兮兮地在白宗人身上溜來溜去,除了一開始多看了自己兩眼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其他年輕女孩身上停留,那雙眼睛頗不老實。

這時大多數變體引仙者都在引炁入體,那人自然也不例外。沈洛年多瞄了兩眼,突然察覺不對,他湊到葉瑋珊耳後說:「總門那兒,站第三排左邊後面,戴帽子躲著的那人,妳認得嗎?他身上不是變體者的炁息。」

「誰?」葉瑋珊有點意外,目光掃過,但那人縮在人後,只露出半個腦袋,葉瑋珊一時也認不出來。

「他身上帶著獵行的妖炁。」沈洛年補充說。

葉瑋珊一怔,轉頭說:「小睿。」

「宗長?」吳配睿微怔走近。

「總門第三排左二。」葉瑋珊說:「那人是不是……」

吳配睿目光隨著葉瑋珊的指示掃過,馬上臉色一變說:「是那個渾蛋!他到這地方來幹嘛?」

「真是他?」葉瑋珊皺眉說。

「誰啊?」沈洛年莫名其妙。

吳配睿火氣正大,咬著唇沒開口,葉瑋珊低聲解釋說:「吳達,小睿的繼父。」

沈洛年一愣,他不久前曾聽過,吳達在台灣時曾欺騙葉瑋珊要她幫他們夫妻倆引仙,之後就到處亂來,還加入總門,之後被總門關了起來,而從吳配睿口中聽起來,這個人似乎是無惡不作的壞蛋。

白宗眾人討論了一下,一時也搞不懂總門的用意,只好暫時觀察看看。

虯龍族並沒有讓人類等候太久,天色完全入黑後,過了約莫一個小時,月雯首先低聲說:「來了,在西方七百多公里處。」

附近的白宗眾人聽了,都吃驚地望著月雯,看來月雯是沈洛年的前輩這件事是真的,但這距離實在是遠的誇張,又過了一陣子,凱布利也感受到了,接下來則是沈洛年,過不了多久,夜空中出現了三條人影。

這三個虯龍族妖仙,看來都是青年,三人長相相似,仿佛兄弟一般。其中外型三十多歲的青年看來年紀最長,濃眉大眼、相貌堂堂,淵停岳峙地站在高台北端,他目光雖不銳利,卻帶著一股懾人的氣度,掃過眾人時,不少人忍不住低下頭,不敢與他對視。

他左後方站著一名看似二十七、八的青年,那人膚色稍白,臉上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他目光頗為柔和,似乎不難相處。

最後一個,站在右後側的青年,年紀又顯得更輕了些,似乎只有二十出頭,他膚色較黑,臉上的笑容還有點天真,正頗有興趣地睜大眼睛四面張望,仿佛只是被兩個哥哥帶出來玩的小弟。

他們三人都一樣,穿著青色鱗甲串成的戰袍,身後都背著一把古樸寬劍,這似乎是虯龍一族的標準配備。

這三人都把目光掃過眾人一遍,不過並沒有發覺凱布利和月雯有異,不知道是他們道行太低,還是因為凱布利並非真的妖怪、月雯是精靈的關係。

「各位好,本人敖旅,這是我族弟敖彥與敖盛。」最年長的青年簡略自我介紹之後,目光一轉,停在張士科身上說:「張先生,事情辦得如何?」

張士科見狀,跨前一步躬身說:「旅殿下,各地人族剛遷移到此處,還來不及產生帝王或統治者……不過我共聯族七千餘人,已決定奉虯龍為尊。」

什麼叫「共聯族」?那七千人什麼時候變成一族了?這一瞬間,每個人都訝異地看著張士科等人。

「喔?」敖旅微微一笑說:「雖然有點取巧,也是個辦法,也就是說,其他人不願意?」

「歲安城中,還有兩族統領。」張士科手一指說:「分別是總門的呂緣海門主,以及白宗的葉瑋珊宗長兩位,我雖然已經轉告龍族旨意,但他們似乎還沒做出決定。」

敖旅微微點頭,目光轉過說:「張先生曾說過,如今歲安城內,是由一個自稱『道武門總門』的機構統管著,至於白宗,雖然具有實力,卻沒有干政……你們兩方的想法呢?」

 

雙方經過一陣討論後,呂緣海想想開口說:「張盟主,你在這時候,突然冒出個共聯族,到底是什麼意思?」

「歲安城內的人們全部都是世界各地的難民,本就不是一個統一的國家或種族。」張士科說:「我聚眾為族,自行統治,有何不可?」

「我來解釋吧。」敖旅目光掃過呂緣海與葉瑋珊兩人,緩緩說:「共聯族之長,既同意我族統治,兩方締約之後,虯龍族與共聯族將聯成一體,這代表我們會協助他們統一當地人族,這樣你們了解了吧?」

「什……什麼?」呂緣海大吃一驚:「怎能如此?」

葉瑋珊也十分意外,忍不住開口說:「敖旅先生,這不合理。」

「怎麼不合理?」敖旅微笑說。

葉瑋珊說:「就算今日人族反對虯龍統治,日後仍隨時可以有十人、百人自稱一族,宣布接受虯龍統治,並藉虯龍之力征服人族……這樣的話,又怎能算得上由人類自行決定?」

「不。」敖旅搖搖頭說:「若發生同族內鬥的分離事件,我們會等到內亂結束,才聽取最後領導者的意見……但此時人族並未一統,各族分立,不受此限。當然,若人類意見能夠整合,尊奉我族,諸位自可一起合作。如今不比數千年前,會和我族為敵的妖仙族極少,日後定少有戰亂,人族將可穩定安心地發展下去。」

當初早已討論過,若虯龍族來硬的,除了投降恐怕沒有別的選擇……一開始聽敖旅的口氣,似乎還挺尊重人類,但沒想到共生聯盟搞這花招,情況馬上起了變化。葉瑋珊腦海急轉,但卻什麼辦法都想不出來,而無論是奇雅、黃宗儒,或張志文、劉巧雯,每個人也都皺著眉頭,似乎誰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落地靠著息壤磚的效果拼看看嗎?葉瑋珊還說不出話,也正低頭商議的總門那兒,突然有人出聲說:「敖先生,可否請教一個問題?」

眾人目光轉過去,吳配睿一怔說:「那渾蛋要幹嘛?」卻是剛剛開口那人,居然是吳配睿的繼父,吳達。

敖旅望著吳達,點頭說:「當然,這位怎麼稱呼?」

「我叫吳達。」吳達頓了頓,走出總門的人群說:「是白宗的人。」

聽到這兒,吳配睿忍不住叫:「你別太過分!你算什麼白宗人……」她喊到一半,已經被黃宗儒拉回隊伍。

「慚愧慚愧,那潑辣女孩是我女兒。」吳達攤手說:「她和我處不來,還好我總門有些朋友,所以躲在這兒,讓敖先生見笑了。」

敖旅對這種事沒興趣,只望著吳達說:「你有什麼問題想問?」

「我要說的話可能會得罪人,為了我的安全,我可以走近點說嗎?」吳達笑說。

敖旅自然不怕人類變什麼花樣,微微點頭說:「我會保護你安全。」

「那我就說了。」吳達走近兩步笑說:「虯龍族自稱能保護、統治人族,想必有過人之能,但知道虯龍能耐的人類實在太少,諸位也完全沒做展示……若有人因此不服,和諸位起了衝突,進而受傷或死亡,對彼此都不是好事,若能稍加展示,讓人類不敢另有異心,也能減少衝突,不是兩全其美嗎?」

這話連白宗的人都覺得有道理,若能看清虯龍族能力,自然更容易決定進退,這時吳配睿也不吭聲了,只訝異地看著吳達。

敖旅聞言,點頭說:「頗有道理。」

「我還有一個問題。」吳達受了鼓勵,咧嘴笑說:「若虯龍族保護我們的過程中,出現了強大的妖怪或人類,在我族中燒殺搶掠、違法亂紀,而我們因能力不足,沒法制止,不知虯龍族會如何處理?」

「當然會出手制止或擒殺。」敖旅淡笑說:「這是我們的責任。」

「那就太好了。」吳達說:「有個無惡不作的凶殘惡徒,曾一夜中殺害城內千多條人命,但他能力高強、無人能敵,到今天仍逍遙法外,沒有人敢對付他……如果諸位能展示能力,將他擒殺正法,豈不是一舉兩得?」

「竟有此事?但可不能讓我幫你們找人啊。」敖旅微微搖頭,對吳達出了這種題目,頗有點不滿意。

「不用找,那人就在這兒。」吳達往白宗一指,比著正往後方人群鑽的沈洛年說:「就是那個叫作沈洛年的小子!」

吳達說到一半的時候,白宗眾人已暗叫不妙,葉瑋珊連忙叫沈洛年開溜,但沈洛年這時若突然爆出炁息逃跑,反而會引起注意,他只好慢慢撥開後方的人群往後退,沒想到吳達下一句話就指了過來。

沈洛年正想爆出炁息飛走,那白面青年敖彥與年輕人敖盛妖炁爆起催動,彷彿電閃一般,倏然出現在高台西端,攔在眼前。眾人慌忙散開的同時,敖旅也正往這走近,一面搖頭說:「小弟弟,那人說的是實話吧?」

沈洛年還不知該說甚麼,那端吳達大聲喊:「當然是實話,當時白宗與總門有數千人在場,幾千個證人看得一清二楚。」

這時強辯也只是拖時間,沈洛年也不逃了,望著敖旅說:「是又如何?」

「當年龍王為人類定下的第一條法規,就是殺人償命。」敖旅收起笑容,凝視著沈洛年說:「你還有什麼話想說?」

「我.........」沈洛年還在歪頭思考,葉瑋珊等人已急忙忙地奔來,只聽葉瑋珊先一步喊:「敖旅先生,且慢!」

敖旅回頭說:「何事?」

「這........先別急著打起來啊!讓我們討論看看,說不定洛年會投降受縛啊。」葉瑋珊一時想不出理由,只好臨時想出這些話。

「哦?」敖旅想了想,一笑說:「那麼給你們片刻時間討論。」

「我才不投降。」沈洛年低聲說:「瑋珊,妳帶著大家回去。」

葉瑋珊卻不理會沈洛年,只低聲說:「舅媽、舅舅、巧雯姊,你們帶著李大哥、阿哲他們都退開,你們配合不來,先退。」

「嗯。」賴一心跟著說:「對方很強,人多沒用。」

「喂!瑋珊,你們不用幫忙啦!」沈洛年瞪眼說。

葉瑋珊等人還來不及說話,月雯已上前按住葉瑋珊的肩膀說:「放心,我們留下來看好戲就行了。」

白宗眾人一愣間,凱布利也點點頭說:「嗯!我們不需要幫忙,讓主人放心戰鬥就好。」

聽兩女這樣說,白宗眾人不禁有些遲疑,奇雅有點擔心地望著沈洛年說:「真的不用?」

「嗯!這正好能讓我之前被高輝欺負的氣給發洩一下,而且............」沈洛年一面說,一面拔起天仙飛翼:「也正是見識十八撩亂的威力的時候。」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刑x爺
  • 老大 我等好久了 頭髮白了好幾根了
    加油...等待下篇
  • 不好意思,久等了,快去把頭髮染黑吧!XD

    闇鳳Terry 於 2013/04/20 15:26 回覆

  • ⊱⋋❀鴉羽❀⋌
  • 我等了都快變成第2部的杜樂斯
  • 好慘啊.........真抱歉(抓頭
    不過杜勒斯之所以會那麼老,應該是因為修練不足和跟懷玉XXXX的關係吧?(被揍飛

    闇鳳Terry 於 2013/04/20 15: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