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你沒事吧?」葉瑋珊有些焦急的奔到沈洛年旁,而其他人也連忙跟來,畢竟眾人剛剛都親眼看見沈洛年的胸膛被刺穿,都十分擔心,而此時沈洛年全身漆黑,膚色白中帶紫,渾身冒出黑氣,眼睛血紅還有三個勾玉在眼球旁,更讓眾人擔心與詫異。

沈洛年微微搖頭說:「沒事,對了,奇雅,叫醒這老太婆。」

奇雅一愣,點點頭,望了瑪蓮一眼,瑪蓮原本沒反應,但見眾人都望向自己,不禁愣了愣,便望向奇雅,見奇雅正瞪著自己,瑪蓮詫異地說:「幹嘛?」

還問?奇雅又好氣又好笑地說:「狄部長被妳提著啊!快放下她。」

瑪蓮一呆,這才想起自己正扛著狄靜,尷尬地笑了笑,將狄靜放下地面,奇雅蹲下身,將炁息透入狄靜穴脈,給予適當地刺激。

狄靜很快地睜開眼睛,從昏迷中清醒。她四面望瞭望,見到處都是倒下的屍體,她可不知道其中有不少是高輝所做成的殭屍,當初就連她也只知道高輝得到不死之身,並不知道另有大批殭屍,狄靜見高輝正失去意識的被洛年用一條黑氣之手提著,而且沈洛年的樣子更是恐怖,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說:「你……你這殺人妖怪……為什麼不殺了我?」

「想死還不容易?」沈洛年哼了一聲,瞪著她說:「狄老太婆,我勸妳,別打小純的主意了,她早就失去白澤能力了。」

狄靜自是不信,反而怒罵說:「你這小子胡說什麼?」

「不信?」沈洛年用頭揚了揚狄純說:「不然妳問她,她會不會說謊,我想妳也很清楚。」

狄靜微微皺眉望向狄純,見狄純點了點頭,她立刻大驚失色的說:「怎.......怎麼可能,若妳失去能力,這能力馬上就會轉移到我身上啊。」

「我在離開白宗的前幾天,給這ㄚ頭吃了植楮果夾,吃了從此無夢。」沈洛年說:「另外,寓鼠妖仙翔彩,取小純精元化形為人,論血緣比妳還近,小純吃下植楮果夾的那一剎那,這能力就轉到那妖仙身上了。」

其實沈洛年一開始當然不知原因,但因為有月雯和輕疾解釋,他才了解原因。

狄靜大吃一驚,望著狄純說:「這……這是真的嗎?」

狄純也不知會這麼發展,她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仍點了點頭。

「這……」狄靜本知狄純不懂騙人,只以為另有不明的原因,使得狄純認為自己失去能力,聽到這合情合理的解釋,她萬念俱灰地說:「太糟蹋了……太浪費了,你們居然把這能力轉到妖怪身上去?」

沈洛年懶得管狄靜如何沮喪,轉頭對葉瑋珊說:「瑋珊,等等你們和總門談時,就說高輝已經掛了。」

葉瑋珊聽出洛年的語意,擔心地說:「洛年你要去哪裡,你身上有傷,不適合亂跑啊!」

沈洛年微微一笑說:「放心,這點傷自己會好。」說完,沈洛年望了凱布利一眼,凱布利點點頭,兩人倏然拔空而起,飛上天際。

「洛年?」「凱布利?」眾人驚呼中,卻見兩人已高速飛往宇定高原,很快就變成兩個小點,不見蹤影。

 

兩人飛入宇定高原後,在裡面繞了繞,選了個還算平緩的山崖上飄落,沈洛年把高輝扔在地上說:「好了,說吧,妳要怎麼對付這老頭?」

月雯也沒打算賣關子,開口說:「好,首先,你先做出一個影分身來。」

沈洛年一愣,點點頭,依法施術,倏然間,只見又是一棵樹木從土壤中長出,但這棵樹只長到一公尺多的長度便停止,隨著洛年不斷念咒,那棵樹也跟著變化身形,變成人形的樣子,輪廓緩緩出現,最後竟然變成了沈洛年的樣子,顏色也不再是棕色,連血飲袍那獨特的光澤都一模一樣,身上無一不像。

凱布利有些好奇地上前摸了一下,詫異地說:「好厲害,連身體摸起來都像是真的,很柔軟呢!」

要知道影分身這個招式,和沈洛年平常所施展的分身幻術完全不同,是用玄靈的能量,如:雷、冰、火、闇、光、水、風、土等其中之一所組成的實體,施展時,除了要控制的非常精細外,還要將體內的各種能量做平均分配,才能做出來。

而若是影分身受了傷,就會馬上變成原來的能量,所以沒甚麼妖仙願意學,畢竟若要將體內的能量做平均分配,那勢必會降低自己的妖炁量,戰鬥中並不實用,真要使用的話,通常是拿來誘敵,自己則先在一旁引炁,但問題是大多數妖族又不會搞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打的贏就直接上,打不贏就離開,除非是種族上的激烈戰爭,不然根本不需要。

但換著角度來說,若本體受了傷,除非是死亡,不然影分身不會有事,在受了傷的情況下使出也一樣,所以沈洛年此時所使出的木靈影分身,並未受傷,身上也沒有闇靈黑氣所覆蓋。

沈洛年施展完後,本體和影分身異口同聲地說道:「然後勒?」

聽著同樣的聲音一同說話,煞是詭異,凱布利和月雯都不禁笑了出來,月雯掩嘴笑說:「好啦,那影分身先放鬆,我要進去了。」

沈洛年的影分身照辦,很快地,影分身身子猛然一僵,外貌臉孔再度扭曲變化,變成月雯的樣子。

等到連衣服都變換完成後,月雯呼了一口氣,將手臂甩了甩,活動一下身體說:「好,你再用木靈之術做出了能裝下高輝的盒子來,要加蓋喔!」

沈洛年雖然不知道要幹嘛,還是照做,只見一座木棺從地面浮起,沈洛年將高輝橫抱起來,扔到棺材內,接著便關上棺蓋。

那棺蓋足有五公分厚,可見十分地重,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防止等等高輝爬出來?

月雯見好了,便要兩人讓開些,接著開始半閉著眼睛念著咒語,沈洛年和凱布利完全聽不懂,但大概能猜出那是精靈語,兩人好奇地看著月雯和棺材,不知道會發生甚麼變化。

突然,棺材下的地面猛然發出粉紅色的光芒,兩人吃了一驚,仔細一看,卻見一個六芒星出現在棺材下,而隨著月雯的念咒,由線條所組成的古怪圖形開始一一出現在六芒星周圍,彷彿是文字一般。

等到六芒星周圍都是魔法文字後,月雯走到棺材邊,將右手按在棺材板偏上面的正中央處,突然,地面上的六芒星和文字猛然一收,沈洛年一愣,還以為消失了,仔細看才發現是縮小了,正出現在月雯按著的地方,接著,魔法文字突然往五個方向散開,分別是上、右、左、右下和左下,以直線型的樣子包住棺材,讓六芒星周圍只有五個文字連接著。

慢慢地,粉紅光芒黯淡下來,最後剩下魔法文字和六芒星,不知情的人還會以為那是用粉紅墨水所書寫在上面的。

月雯張開了眼睛,收手說:「可以了。」

甚麼啊?沈洛年疑惑地說:「怎麼了,妳做了甚麼?高老頭到底死了沒?」

月雯白了他一眼嗔說:「別一直想著殺他好嗎?我是把他封印了起來。」

「封印?」沈洛年和凱布利詫異地異口同聲說。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把他關起來,讓他出不去。」月雯說。

「這我知道,不過........妳把他放在棺材中封印,那他在裡面是怎樣,會醒過來嗎?還有,那他是不是永遠都活在這裡面,幾萬年後還是一樣?」沈洛年詫異地問,要是待在一個棺材中,永不見天日,那不如死了算了!

「會不會醒過來........這我也不是很清楚。」月雯微微搖頭,又說:「不過他是不會一直活在那裏面的,這我能確定。」

凱布利好奇地問:「為什麼?他不是不死之身嗎?」

「他所說的不死之身,只不過是肉體上的損害會快速恢復罷了。」月雯解釋說:「但是你們記不記得,他的腦袋被砍飛後,並沒有噴出血?」

見兩人點點頭,月雯又說:「那就對了,他把病毒注入自己的身體,縱然有洛年的細胞支持,身體其實有一大半已經壞死,只靠著病毒的能力來移動,而既然血脈停止,那血當然不會噴出來。」

「所以呢?」沈洛年還是不懂這和高輝死不死有啥關係,疑惑地問。

月雯白了他一眼說:「既然他身體已經變成這樣,那他其實說穿了就是個半殭屍,身體已經在一點一滴地腐敗,到最後就會變成一副骸骨了,你說,這樣他還能活嗎?難不成病毒滲入到骨子裡了?」

好像有點道理,沈洛年點點頭說:「那麼從外面破壞呢?這封印保險嗎?」

月雯有些不高興地瞪了他一眼說:「你以為我這精靈的封印術有這麼好破嗎?除非知道如何解除或道行遠超於我,不然根本沒辦法從外面硬生生地破壞。」

「喔?」沈洛年起了興趣,拔出天仙飛翼說:「讓我試試?」

月雯點點頭,稍微讓開了些,沈洛年舉著飛翼,猛然往棺材劈下,在接觸的瞬間,質量倏然提高。

只聽碰地一聲巨響,沈洛年的飛翼硬生生地劈在棺材板上,但飛翼竟然連一毫米都沒深入,好像沈洛年在接觸前突然停止,但從剛剛的巨響中可知,沈洛年完全沒減速。

不知是不是因為現在不能放出柔訣護體,沈洛年並未將質量提高到最高,以免反作用力太強,但以剛剛的巨力來說,要劈散一個低等妖仙的炁息可說是綽綽有餘。

沈洛年不禁咋舌,收起刀說:「還真不錯,看來挺堅固的。」

凱布利轉頭望著月雯說:「對了,月雯小姐,為什麼剛剛六芒星的光芒是粉紅色的呢?主人的魔法光色明明是暗紅啊,不是說精靈和締約者內心深處的本質會有某種契合,才會願意簽訂契約,而這個本質,會從光色中顯現嗎?」

月雯一愣,微笑解釋說:「叫我名字就好了,而關於魔法光色,只是一個歸納的方向,並不代表會有一樣的個性,我可不像他一樣黑。」

罵我是壞人?以為我聽不懂嗎?沈洛年翻了翻白眼說:「對了,妳幹嘛特別進入我的影分身來人界呀?直接進入本體不就好了嗎?」

月雯似乎一直在等他問這個問題,得意地說:「那是因為─────我從今天開始就要一直待在人界了啊!」

「啥?」沈洛年和凱布利吃了一驚,一同叫了出來。

「有甚麼好吃驚的?一直待在仙界多無聊啊?還是出來逛逛比較好。」月雯一邊說,一邊將手甩了甩、腳扭了紐,好像身體很久沒動一樣。

「啊!」沈洛年彷彿想起了甚麼,吃了一驚,有些慌張地說:「那....我那個.......」

月雯似乎知道他要說甚麼,笑說:「放心,你的魔法還是可以正常使用,只是我以後沒辦法提前示警你就是了。」

「為什麼?」沈洛年問,今晚他不知道問了多少個問題了,這可不是他的個性。

「說起來有些複雜,主要是因為我不在仙界,另外.......」月雯頓了頓說:「一般精靈之所以無法來到凡界,是因為本身炁息太過於強大的關係,我雖然能因為你體內有混沌原息而來到這邊,但你剛剛施展花樹界,又用影分身將你體內混沌原息平分為二,所以我就算能過來,實力也無法像正常精靈般強悍,但還是不比一般上仙差就是了。」

聽起來不大好啊.........沈洛年揮手說:「這不妥,我看妳還是回去吧!」

「拜託!你也不想想,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很少有我需要示警的時候。」月雯說:「而且,我來到這裡後,也比較方便教你修練啊!」

沈洛年一愣,心想這倒也是,冥思畢竟只是一個幻境,雖然方便和精靈溝通和創造魔法,但沈洛年若是要在冥思中修練木靈等招式,可說是辦不到,因為在冥思中,自己想著甚麼東西,那東西就會浮現,而在現實中施術時,著重於細心控制,可不是用想像力,若月雯在身旁,的確比較好教導沈洛年。

算了........反正自己也趕不了她,隨她去吧,沈洛年聳聳肩說:「好吧,可是到時候要怎麼和瑋珊他們說,妳和凱布利長的超像的,總不能說我又縛了一個妖吧?」

「這我到時候會解釋,你別擔心。」月雯說。

反正別叫自己亂說就好,沈洛年點點頭,轉身把那棺材抓起,直接扔到深不見底的山谷中,只聽棺材不時和山壁碰撞,發出轟隆轟隆的聲響,回音在山谷中不斷迴盪。

沈洛年轉身說:「好了,今晚我們就在這邊露宿吧!我還得養傷呢!」接著,沈洛年口中默念,再度施術。

突然間,只見一棟之前在臺灣農村常見的小木屋從地面冒出,但因為裡面沒有電視和浴室等東西,所以小了些。

凱布利咋舌說:「這不叫露宿吧?」

沈洛年不在意地說:「管它叫甚麼。」說完後,便踏上階梯,走完階梯後,還要再走兩步才能到門前,而那空間則放置一個圓桌和三張木椅。

沈洛年打開門後,月雯和凱布利也跟著進入,只見裡面木板似乎還像是經過精心打磨般,屋內一側有一張單人床,另一側則是雙人床,不過並沒有被褥,窗戶也沒有玻璃,感覺整間屋子尚未經過裝飾一般。

但和平常以天為被、以地為席來說已經算享受了,沈洛年躺在單人床上,收回闇靈之力,讓道息重新往軀體內泛出。隨著凝結的肉體開始活化,各種感覺由神經傳遞回大腦,劇痛在這一瞬間從全身各處同步襲來,沈洛年縱然已有心理準備,仍忍不住渾身一抖,承受不住地昏了過去。

 

不知昏迷了多久,沈洛年在口乾舌燥、渾身無力的狀態下醒來,他身子微微一動,發現胸口一陣隱隱作痛,似乎那兒的傷勢仍未完全復元,但這種疼痛感,應該也不用花太久時間才對。

以平常來說,這種傷頂多二十幾分鐘就好的差不多了,但是這次自己體內道息量大減,體力也消耗了不少,不知道昏迷幾天了?

沈洛年將身子放輕,緩緩飄起,這才發現自己的床上出現了數片大片的葉子,還有用大樹葉捲起來做成的枕頭,而凱布利和月雯的床上也有。

看起來還挺舒服的?話說從外面所放出的光芒看來,現在似乎是清晨?

隨即,一股香味飄到沈洛年鼻前,讓沈洛年突發發現自己餓壞了,雖說隨著仙化程度的提升,能逐漸不需進食,但現在當然得好好補一補才行。

沈洛年輕輕推開木門,卻沒見她們倆在一旁的圓桌上用餐,反而看見她們坐在不知哪兒來的地毯上野餐,而當沈洛年看見地毯上的東西後,不禁瞪大雙眼,這怎麼回事?沒看錯吧?

卻是放在地毯上的食物,不是沈洛年所想的妖藤和魚肉,而是有一鍋白飯、一盤青菜、一串一串的烤肉、一壺茶、一鍋玉米濃湯和一盤櫻桃等。

現在這種時候,哪來的這種食物?雖說這在以前十分平常,但在現在可說是極品吧?

沈洛年瞠目結舌地走下樓梯,正在用餐的兩女見到,都揮了揮手表示早安,凱布利喝了口湯,把食物吞下去後說:「主人你醒來啦!快來吃早餐,你昏迷一個星期了呢!」

原來昏迷七天了..........沈洛年選了個地方坐下,盛了一碗飯說:「怎麼回事?哪來的這些食物?」

月雯聽了得意地說:「這是我做出來的喔!這叫食物魔法,能憑空從仙界中變出食物,你若要學的話,就要弄成心念魔法的形式,只是你想像出來的食物,要弄成普通一點,我才知道如何用出。」

聽起來還不錯?沈洛年抓起一串烤肉,咬下一塊說:「還有其他方便的魔法嗎?」

「有啊,比方說『偶化魔法』就是一個。」月雯說。

「那是啥?」沈洛年好奇地問。

月雯解釋說:「那是把無生命物件精化成僕役的魔法。」

見沈洛年眉頭微皺,月雯就知道他聽不懂,當下說:「還是來示範一次比較好..........看好囉!」說完,便拍了拍手。

甚麼啊?沈洛年疑惑間往下一望,隨即吃了一驚。

卻是原本好端端的筷子突然自己動了起來,往上飄起,上前夾起幾道菜到沈洛年碗中,接著又平緩地飄落。

「大概就像這樣。」月雯說:「另外呢,也可以弄個會自動掃地的掃把之類的,不過這些魔法都無法用在戰鬥上就是了。」

但還是很方便,非常適合用來偷懶!沈洛年一喜說:「那太好了,以後做飯洗衣這些雜事就交給妳了。」

月雯不知為何有些心虛,咳了咳說:「不過呢.........使用這些是會消耗你的魔力喔,而且不算少,到時頭痛的人是你。」

啥?這麼說來自己會這麼晚醒和這也有點關係?沈洛年瞪了月雯兩眼,想想也不計較了,哼了一聲說:「那算了。」

至於其他餐具的來源,沈洛年也懶得問了,不是用魔法變的,就是從歲安成搞來的。

吃著吃著,月雯突然一驚說:「啊!差點忘了,洛年,你開啟一下往仙界的道路,開口要能讓我進去。」

沈洛年微微一愣,見她似乎十分認真,也就不多問,雙手突然彷彿進到另一個空間般消失,接著手臂往兩邊一拉,憑空撕裂出一大片空間,接著越拉越大,大到和他差不多高,寬度也不小。

月雯見好了,便一頭鑽進仙界,不知道去找甚麼東西去了,沈洛年看了看,心念一轉,幹脆把通道關起來,讓她出不來算了。

但想歸想,沈洛年可沒真做,過了一會兒,月雯走了出來,手上還抓著什麼東西。

沈洛年一看,才發現是之前偷來的金犀劍和金犀槍,而月雯不等他問,就說:「因為仙凡兩界是隱隱重疊的,我們之後要是離開這裡,到時候想拿回這兩個東西時,就要回來這,但又不一定能找回來。」

原來如此,沈洛年點點頭,突然皺眉問:「那現在妳要放在哪?拿在身上嗎?」

月雯搖搖頭說:「當然不是,我是要放在玄界。」

「啊?」沈洛年不禁張大嘴巴:「玄界?」

一旁的凱布利也睜大眼睛,完全沒聽過這種事,不是只能存炁息入玄界嗎?

「嗯!」月雯點點頭說:「只要和玄界中的『武靈』立約的話,就可以了,到時候就可以看自己高興,從玄界中拿出武器來。」

「但其實沒多少人要和武靈立約,畢竟武器是要經過自己本身妖炁淬鍊過的,通常大家都只有一把武器,根本不需要將武器放在玄界。」月雯頓了頓說:「除非是本身道行十分強大,能從自身製造出大量的妖化武器,那根本不需要淬鍊,等對戰時突然放出大量武器就能發揮出奇效。」說完,月雯揮手打開玄界之門,將金犀劍和金犀槍扔入裡面。

月雯在施術時,沈洛年和凱布利很明顯地感受到一股力量將兩把武器牽引到裡面,兩人互相望了望,都有些吃驚。

「那妳為什麼要和武靈立約呢?妳的武器不就只有那魔法棒嗎?」沈洛年好奇地問,一面指著月雯身後揹著的短棒。

「啊?」月雯一愣,隨即笑笑說:「哈哈,我當初只是學好玩的啦!」

處理完武器的問題後,三人繼續吃飯,突然,洛年微微一愣,點頭說:「聽吧!」

兩女好奇地看著他,見沈洛年停了一陣子後說:「嗯.........沒了嗎?.......啊?不用回復。」

沈洛年說完後,看了兩女一眼,主動說:「這幾天瑋珊有找我,我剛剛在聽留言。」

「瑋珊她說什麼?」凱布利含著筷子,歪頭問到。

沈洛年聳聳肩說:「沒什麼,主要是一些問候,還有說已經和總門談妥,希望我們能回去。」

「那要回去嗎?」凱布利問。

「當然不要,幹嘛找自己麻煩?」沈洛年搖搖頭,一口把茶喝盡,起身說:「好了,我要回屋裡繼續睡覺養傷。」說完,便轉身見到木屋中。

 

到了中午,沈洛年從睡夢中清醒,這次睡醒後,傷口似乎完全回復了。

沈洛年爬下床,卻見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屋中靠窗的地方都被雨給淋濕,而兩女正盤坐在屋中的一角,似乎正在修煉。

接下來的日子要幹嘛呢?沈洛年坐在床邊想著,除了等懷真,還真沒其他的事情做了嗎?現在也沒有必要再去偷東西了...........

話說回來,懷真再一個多月大概就會出關了吧?既然如此,乾脆先去找一個山明水秀的好地方定居,這兒只有充滿妖炁的植物,其他啥都沒有,有夠無趣的。

既然決定了,那就馬上做,但是她們倆正在修煉,炁息修鍊和冥想不同,可不能突然隨隨便便被打擾,還是等她們修練完比較好,沈洛年聳聳肩,放出炁息躲雨,走到外面揮舞起天仙飛翼起來,跟著修練起來。

 

 

十天後,東大陸,原先的美洲,此時正值清晨,夕陽在東邊微微露出曙光,但是天色仍偏暗,無論是山區還是平原都有著霧氣籠罩。

這時,在不遠處的天空,有三道人影破空接近,隨著人影越來越接近,便發現那是一男兩女,三人都背著一大團布包,裡面鼓鼓的,似乎塞了不少東西。

三人正是沈洛年等人,這十天來,三人並非一直在找住的地方,而是先去找各種生活用品,而要找到這些東西,當然要去被摧毀的人類城市找,但那些東西大部分都在四二九大劫那天毀掉了,而且一路上若遇到一大群的妖族,也得避免,所以三人一直到昨天才在找住處。

當然三人並非盲目地亂找,而是沈洛年先告訴輕疾自己想要的自然景觀,再讓輕疾以「常識角度」的方式告訴沈洛年。

此時三人飛過一大片的平原,到對面的山區中一個平緩處落下。

只見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原連綿不盡,不遠處有一條山河,似乎是上游有一條瀑布,而這條溪流了百多公尺後,形成一座大湖,潭面輕霧騰動、湖水青碧,而大湖頂端又將水往山下流,一直到下面的平原。

這種暫時侵蝕基準面的東西沈洛年倒有點概念,他轉過頭去,見離草園不遠處有一座森林,現在是春天,只見樹梢到處都是櫻花,一大片粉紅色,不時有花瓣掉落,但樹下全都是一大片掉落的花瓣,讓人感覺更加美麗,有些小動物已起來活動,無論是燕子、麻雀或松鼠,整座櫻花森鶯啼燕語、春風雨露,此時還有霧氣籠罩,稍遠點就看不清楚,但也增添了神秘感,讓人感覺彷彿來到了仙境一般。

難怪陶淵明一直想著桃花源...............沈洛年一面亂想,一面走進林中,深深地吸一口氣,一股清新芬芳立時透入鼻息,讓人胸懷為之一暢。

真的不錯,聽輕疾說,這裡到了夏天也不比當時的台灣涼,一樣很熱;而秋天時,也算是秋高氣蕭、金風颯颯,到處都是楓葉;至於冬天,也符合沈洛年的需求,冰天雪地、白雪皚皚,而且這附近都沒甚麼妖族,真是太完美了!

沈洛年走出林中,放下身上的大布袋,這幾天,三人找到不少東西,如:餐具、被褥、金屬燈盞、掛勾、裝飾用的牆畫、各種遊戲類的棋子、漫畫、小說、浴衣、和服等,其他還有一堆東西,其中各種衣服主要是給懷真的,至於其他屋子內的細節,就等之後請月雯用魔法幫忙了。

兩女早已放下身上的東西,到附近逛,這時,凱布利飄來說:「主人,我發現往南數百公尺處有一座竹林,竹林內包圍著一座溫泉呢!」

啊?溫泉?沈洛年詫異地說:「這裡是火山嗎?」

雖然沈洛年是問兩女,但輕疾還是開口說:「溫泉有分火山性溫泉和非火山性溫泉,非火山性溫泉可再細分成因地溫梯度變得高溫的深層熱水,和熱源不明的溫泉兩類。另外亦有一些特殊例子..........」

沈洛年不耐煩了,連忙開口說:「好,行了!」

月雯望了望說:「話說這裡真的不錯,接下來該蓋房子了吧?」

「嗯!當然。」沈洛年點點頭,不過又有些煩惱地說:「但是以我目前的能力,實在很難做出一棟我想要的房子,太複雜了。」

「那你大概告訴我你想要怎樣的房子,我之後幫你畫內外部的設計圖,然後你再用木靈之術大概做個樣子,細節就我們之後一起進去打點一下。」月雯建議說。

這主意不錯,沈洛年點點頭,當下說出自己喜歡的房子特徵,簡單來說是偏日式的房屋、庭院設計,裡面的門是要拉門式的,地面當然是木板,房間內若有榻榻米更好。

說的差不多之後,沈洛年又有些惋惜地說:「不過我雖不喜歡在人群內,卻挺喜歡遠遠地看著人群,這兒沒人看,久了會有點無聊。」

月雯聽了,微微點頭說:「其實這附近既然沒甚麼妖族,那人類其實搬來這裡最好,一直在噩盡島上,人類過了百年後還是一樣脆弱。」

「喔?為什麼?」沈洛年轉頭問:「不是說會漸漸仙化嗎?」

月雯白了他一眼說:「是沒錯,但噩盡島東面道息不足,空氣中的妖質也避開了那裡,你說要怎麼仙化?」

「呃?」聽來似乎挺有道理?沈洛年問道:「那我要不要叫瑋珊他們搬過來啊?」

「那裏的人們好不容易有棲身之處,你說他們會願意搬嗎?」月雯搖搖頭說:「更何況就算願意,東大陸這兒可是有犬戎族,恐怕還沒到這裡,人就死了一大半了。」

說的也是,沈洛年正沉吟,突然聽到耳中輕疾說:「白宗葉瑋珊請求通訊。」

沈洛年接通後,和葉瑋珊對答一陣子之後,轉頭皺眉說:「瑋珊說共聯找來虯龍族了,十日後,月圓之夜,虯龍族就會來聽回音,看人類願不願意再度接受虯龍族的統領,瑋珊希望我們回去給點意見,我答應了。」

「喔?那這些東西怎辦?」凱布利指了指地上的「家當」問道。

「反正也沒人會偷,就先放在這吧!」沈洛年說,接著輕輕飄起,兩女也跟上,三人往西邊飛去,準備趕回噩盡島。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混沌
  • 把武器收在玄界中啊.......這倒是真的撞設定了。(笑)
    不過當初也是受到別的故事影響才如此設定就是。
  • 是喔?哪個故事啊?(歪頭)

    闇鳳Terry 於 2013/03/16 22:02 回覆

  • 刑x爺
  • 這次沒預告喔
    剛剛在想阿 第二部高輝會不會被解除封印
    通常被封印的好像都會在出來在被打死的設定
  •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啊!(拱手)
    我的確想過高輝第二部時又蹦出來(笑)

    闇鳳Terry 於 2013/03/16 22:04 回覆

  • 虛無縹緲
  • 啊!
    為何我覺得這越來越不像噩盡島
  • 嗯......那就把這當成別的故事看吧(抓頭)

    闇鳳Terry 於 2013/04/03 21: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