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聽著洛年的冷酷言語,有些擔心的互望了一下,賴一心表情嚴肅地說:「洛年,如果是正當防禦也就算了,但敵人若是不再攻來,你也別再出手了。」

沈洛年搖了搖頭,沒理賴一心,反而對葉瑋珊說:「瑋珊,我看妳好像在總門外圍派了不少引仙部隊待命,我看妳叫他們回去比較好,免得等等誤殺。」

葉瑋珊一愣,只好點頭答應,用輕疾通知印晏哲,讓引仙部隊先撤離。

眾人奔到樓梯口,卻見有不少人躺在血泊裡,不是腦袋被砍斷,就是被開腸剖肚,要不然就是渾身漆黑,被燒焦了,血多到滲透地板,流到息壤土上,狄純驚呼一聲,躲到洛年身後閉緊眼睛,白宗其他人也是大皺眉頭,葉瑋珊轉過頭,對洛年疑惑地說:「洛年,這是........」

沈洛年似乎不太在意,聳肩說:「剛剛下來時,這些人在擋路。」

眾人不禁咋舌,雖然知道沈洛年平常說話很狠,但這也太誇張了,至少讓他們死好看一點,眾人盡量不去管腳下的感覺,走上樓梯,回到一開始的小屋。

眾人走出屋外,卻見數千名帶著槍彈的變體部隊,已經把這附近團團包圍,當初見過的那位日部秘書──周光,在眾人簇擁下走出,沉聲說:「白宗諸位,為何無端殺入總門月部行館?還不放下狄部長?」

廢話真多,臨死前不會說說遺言嗎?洛年轉頭說:「凱布利,守好大家。」

凱布利點點頭,放出橙紅炁息包圍住眾人,畢竟白宗眾人都受了傷,而且若是等等被屍靈誤殺,那就慘了,但這樣子白宗眾人也出不去,所以也能防止他們阻止洛年殺人。

洛年見好了,便回過頭,他也不等周光說話,早已凝聚好的兩發闇靈炮便射了出去,周光他們還來不及反應,黑球就已撞擊到地面,黑球分解破裂,數條黑氣像鞭子一樣亂揮,周光驚呼一聲,被黑氣掃過,瞬間就冒出大量水霧,化為乾屍。

其他人大吃一驚,連忙逃跑,但已經來不及了,瞬間,數十人都被黑氣掃過,雖說只是被掃過身體的一部分,但在和身體接觸的同時,一部分的闇靈之力便會進入體內,進而擴及全身,除非他身體太龐大或炁息夠強,否則根本抵擋不住,有些人還徒勞的對黑氣開槍,結果不但沒用,還誤殺了自己的夥伴,畢竟黑氣太細,而且會亂衝,沒那麼好瞄準。

洛年當這然不會這樣慢慢殺,畢竟骨靈無法製造屍靈,他當下全身放輕,雙手佈滿闇靈之力,身體其他地方則是浮現凝訣炁息護體,畢竟他不想讓白宗人看到他像殭屍一樣,接著他飄起衝向總門部隊,周圍官兵連忙舉槍對著洛年,只聽一連串炸響,數十條火舌旋轉衝向洛年,但一碰上洛年的護體黑氣或炁息,便紛紛彈落,洛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雙手隨便抓起人,送出闇靈之力讓他變成殭屍,接著又去找其他倒楣鬼去了。

周圍的總門部隊原本還只是後退開槍,但見沈洛年隨手一抓,那人就渾身冒出黑氣,膚色也變成青紫色,幫助沈洛年殺人,而其他看起來像是死了的乾屍,竟然也爬了起來,在這夜色之中,彷彿鬼怪殭屍,眼見他們僵直飛舞、四面屠殺,才一下子人數就增到近百人,總門部隊終於忍不住,數千士兵一聲發喊,往外潰逃。

但剛剛圍得死緊,想逃也不是這麼方便,內圈的人們推擠成一團,沈洛年的屍靈部隊則擴散的越來越大,人數也增加的越來越快,至於白宗那兒倒不用擔心,因為洛年早已下令「不能攻向在紅色氣團裡面的人」,骨靈雖然笨,但倒能分辨顏色,更何況眼前那麼多人,屍靈們根本沒注意到後面。

沈洛年正殺得過癮,突然感覺到幾股銳利的炁息靠近,洛年一驚,連忙轉頭張望,卻見數條帶著輕訣炁息的觸手衝向自己,沈洛年忙拔出天仙飛翼,在半空中放平身軀,讓身體和地面平行,接著身體呈大字形,在半空中旋轉了好幾圈,雙刀不斷揮舞,把接近的觸手通通砍斷。

逼退攻來的觸手後,洛年便落地,憑著感應能力往右前方一看,卻見高輝站在十幾公尺外,手指還保留著觸手的樣子。

洛年吃了一驚,這老頭吃了雷靈和水靈的雙重攻擊,竟然這麼快就能自由行動?

但這時可沒空吃驚,洛年將雙手恢復正常,並將炁息轉換成輕訣,舉刀對著高輝說:「高老頭,你有完沒完,明明就打不贏,還一直纏著。」

高輝似乎不在意被叫成老頭,悠然地說:「沈先生,打不贏不代表我輸了,而且既然我有這副身體,打贏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沈洛年懶得和高輝吵這個,今天若不收拾掉這老頭,以後他一定會繼續糾纏,想到這兒,沈洛年也不打招呼,直接向高輝殺去。

沈洛年一動作,高輝也馬上行動,只見又是十幾條觸手刺來,一下子洛年眼前都是帶著黃光的觸手,沈洛年也不閃避,直接砍了起來。

雖說沈洛年一揮刀,觸手就被砍斷,但感覺上這些觸手不但沒有減少,反而越來越多,而且它們好像還不是單純亂刺,而是涇渭分明、各不相干,十分有默契地朝洛年攻來,有些甚至先飛往高空,再繞回來從洛年身後攻擊,沈洛年一開始還有騰挪、閃避的空間,但它們的包圍圈卻越來越小,沈洛年漸漸難以閃避,要不是他有時間能力和血凰眼,恐怕早已受傷。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沈洛年見打了三分鐘,卻接近高輝不到三公尺,還漸漸有些手忙腳亂的感覺,想了想,猛然將炁息轉換成爆訣,往後扔出兩個大炁彈,炸開後面的觸手,殺出條血路,接著一個爆閃逃出包圍圈。

沈洛年逃出來後,馬上轉身要面對高輝的攻勢,沒想到高輝不但不追擊,反而將觸手伸了回去,沈洛年雖然不知原因,但也趁機休息,補充剛剛炁息和精智力的消耗。

高輝將全身回復正常後,便開始往右邊走去,雖然在看著洛年,卻三不五時往地面看一眼,好像在找甚麼東西,高輝邊走邊說:「沈先生,其實我們不但在人類世界中有實力,在所有變體者中也算是鶴立雞群,我們實在不用這樣互鬥,我們各讓一步吧!只要你願意讓門主─────也就是你們的小純生女孩子,要和哪個男生都讓你們選,之後讓那個女嬰兒交給我們全權照顧,門主就能一直在你們那了。」

這算啥各讓一步!?沈洛年瞪眼罵:「媽的!別做夢了!告訴你,我今天不但要平安救走小純,還要殺了你這老不死的!」

這時高輝似乎找到東西了,他停下搖頭說:「既然如此,那就沒辦法了,沈先生,你可別後悔啊。」接著高輝便低下身,要用手抓甚麼東西。

沈洛年也察覺到高輝要有所行動,便提高警覺,只見高輝似乎在地上抓到一個拉環,接著他將拉環拉起,一個隱藏的木門便跟著拉起,露出裡面的空間。

一開始木門拉起時,還揚起很多灰塵,如漫天雪花,看不清楚木門下是甚麼,沈洛年等灰塵飄落後,仔細看,又是一道往下的樓梯,而一股濃重的血腥味隨即撲鼻而來,接著還聽到很多喘氣、怪叫聲,沈洛年馬上就覺得這感覺很熟悉,一股不祥的預感隨即衝擊著他的身體。

不會是...........沈洛年吃了一驚,連忙往他的屍靈部隊看,發現屍靈已增到千多人,再打下去,很可能會衝出總門的區域,傷到無辜人民,沈洛年便要他們停下待命,接著便深了一口氣,轉頭望著樓梯,準備驗證自己的預感。

很快地,那些聲音越來越近,接著,一個、兩個......、十個......、百個...................、千個........,許多人便從陰暗的樓梯走出,其中還有不少鑿齒,這些人走路僵硬,雙肩垂下,臉面無表情毫無生氣,指甲又長又尖,所有皮膚都被厚厚的血皮所覆蓋,正是T病毒殭屍。

這些殭屍走出後,卻沒馬上攻擊,反而走到高輝身旁站著不動,沈洛年張大嘴巴呆望著,連不遠處的凱布利和白宗眾人也看呆了,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又有T病毒殭屍,他們又為甚麼那麼客氣不攻擊?

高輝見洛年目瞪口呆的模樣,滿意的說:「我告訴你吧!沈先生,其實我一開始拿你的細胞並不是要注入我的體內,因為太冒險了,我是要再製造一批病毒殭屍,而且是要能控制的,我回到噩盡島後,便將你的細胞作細胞分裂,並拿我原先就有的大量T病毒,兩者作不同比例的混合,有時還再加了些藥物...........」

高輝還沒說完,沈洛年似乎已明白了,他隨即瞪眼大罵:「媽啦!你該不會拿人民來當實驗品?你不會拿老鼠之類的啊?」

不遠處的白宗眾人聽到,心裡都一陣發寒,之前他們曾聽到有報告說總門要徵人,但要幹嘛沒說,當時很多百姓都不參加,結果過不久就有很多人失蹤,當時他們雖然想找總門詢問,但因為鑿齒來襲,只好暫時拖延,難道那些失蹤的人此刻正站在自己眼前?這也太可怕了!

高輝搖搖頭說:「不同的生物,注入後有時就會有不同的效果。」高輝想想又說:「我當時做了很多失敗品,後來總算做出了有些靈智的殭屍,但就算如此,身為訓練師的我,還是常常被殭屍咬,雖然我有血清,但時間一久,我的身體變越來越糟,不得已,我就只好注入沈先生的細胞。」

這些話沈洛年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此時他拿著雙刀的手正在顫抖,竟是氣到發抖了。

洛年雖然不在意別人的性命,但這卻在眼前,而且這也太誇張了,沈洛年還看到裡面有不少小孩子和老人,難道是因為小孩容易亂跑、老人太笨,比較有失蹤的道理嗎?

高輝見洛年十分生氣,哂然說:「你也別這麼生氣,沈先生,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全人類的未來,有了他們才好守城,若用數千人的性命來換數十萬人的性命,本就是值得的啊!」

話是沒錯,但若是這些殭屍哪天失去控制,跑去街上咬人怎辦?沈洛年也不和高輝爭論這個,心中一下令,所有屍靈猛然衝向高輝和病毒殭屍,高輝瞥了屍靈們一眼,將手對著他們說:「殺。」

話一落下,所有病毒殭屍便衝向屍靈大軍,兩方立刻廝殺起來。

沈洛年在衝向高輝之前,先看了戰團一眼,隨即大吃一驚,卻是洛年看見他的其中一名殭屍,似乎要接近旱魃的階段,他用手抓住一名病毒殭屍的脖子,灌入闇靈之力,但那病毒殭屍卻沒冒出水霧,病毒殭屍反而猛然將手揮向闇靈殭屍的臉,闇靈殭屍的臉隨即被他的尖爪貫穿一個大洞,身子一震,扔下病毒殭屍,接著便倒了下來,彷彿闇靈黑氣沒有防禦作用,而病毒殭屍的脖子只是顯得有些乾燥。

難不成他們的血皮厚到讓闇靈之力一時輸不進去?而對手的攻擊力似乎也跟著血皮的厚度成正比成長,闇靈之力都還沒真正輸入體內,腦袋就被開個洞了,而且這將病毒殭屍和以往不同,遇到別人竟然並非張口就咬,而是以先殺死別人為目的。

這樣下去可不行!自己要快點解決那老頭才行,沈洛年目光一寒,又朝高輝殺去。

但高輝卻沒理會沈洛年,反而將手掌對向另一邊,沈洛年目光很自然地跟著往那看去,卻見高輝竟指著白宗那兒,而凱布利隨即發出一聲驚呼,身子猛然一震,往高輝那裏飛去,但她並沒用炁息,四肢還往後,無法靠自己移動手腳,竟似乎是被吸過去了!

這老頭又用萬象天引!難道他想拿凱布利當擋箭牌?沈洛年一陣狐疑,但高輝卻沒把凱布利吸到身邊,反而和剛剛一樣把手往另一邊,讓凱布利撞去,沈洛年跟著往那看,卻見凱布利竟撞進殭屍堆中,跌了個狗吃屎。

這樣做意義何在?以凱布利天仙之能,就算無法殺盡殭屍,也一定能自保並逃走,沈洛年正疑惑,卻聽到白宗那兒驚叫一聲,沈洛年一驚,連忙轉頭張望,卻見部分病毒殭屍竟往白宗那兒奔去,而白宗眾人此時都受了傷,雖然剛剛接受了治療,但最強的賴一心和防禦的黃宗儒都暫時不能戰鬥,這樣子沒過多久,他們一定會輸。

不過為什麼?難道他不怕誤傷狄純和狄靜嗎?難不成他當初在訓練殭屍時,一直拿她們的照片給殭屍看,叫他們絕對不能攻擊她們?

反正這不是重點,沈洛年連忙奔去,卻見十幾條觸手猛然刺來,沈洛年定神仔細看穿它們的動作,靠著輕化能力,躲過這偷襲。

沈洛年怒目望向高輝,卻見高輝悠然地說:「沈先生,你的對手是我。」

和這老頭糾纏下去一定沒完沒了,沈洛年下令叫凱布利飛向白宗那兒,自己則去吸引高輝的注意,要是這老頭又想和剛剛一樣吸走凱布利,自己就趁機砍下他的腦袋。

凱布利接受到了命令,連忙揮出幾道刀炁逼退接近的殭屍,接著便拔空而起,飛向白宗那兒。

正和洛年纏鬥的高輝憑著感應能力,瞥了高空中的凱布利一眼,接著,他將左手恢復正常,打了個響指。

甚麼東西?沈洛年莫名其妙,卻見大片黑雲從剛剛的樓梯中冒出,直衝上天,沈洛年吃了一驚,衝出高輝的觸手包圍圈,仔細一看,卻見那不是黑雲,而是一大堆的烏鴉,至少有數千隻,而那些烏鴉雖然沒有血皮,眼睛卻血紅血紅的,身上也有不少地方腐爛,很明顯已經死了。

這些也是殭屍?高輝在當繁殖業者嗎?竟然有這麼多,但烏鴉有甚麼用?沈洛年疑惑地想著。

這時,那些烏鴉突然向著空中的凱布利撲去,凱布利一愣,在周圍放出球狀的強大橙紅炁息護體,而烏鴉還是往凱布利撲去。

只聽轟然一聲爆響,烏鴉炸掉成血塊,但這些烏鴉一波接著一波,絲毫不畏懼,不斷衝上前,多多少少也阻擋了凱布利的速度,而那些血也灑落到地上,被其他病毒殭屍所吸收。

雖然一隻烏鴉的血很少,但畢竟是積沙成塔、集腋成裘,這樣下去不行,凱布利只好停了下來,但這些烏鴉還是一直衝撞,讓凱布利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停下來也不行,也不能收起護體炁息讓牠們咬,若要降落地面,又有其他殭屍,這下凱布利可頭大了,不知該怎麼辦。

凱布利歪頭想了想,靈機一動,收起護體炁息,將全身化為虛影,雖然外表沒有差異,但隨著那些烏鴉不斷地穿過凱布利的身體,凱布利卻斯毫不受影響,直接飛往白宗那兒。

這時病毒殭屍還沒奔到白宗那裡,凱布利降落在他們身邊,放出比剛剛還大的球狀炁息,托起白宗眾人,帶著他們飛離總門的區域,雖然烏鴉們又衝撞過來,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飛離總門的地方後,凱布利帶著他們到離圍牆不遠處觀戰,而正如凱布利所料,無論是烏鴉還是其他的病毒殭屍,都不敢出來總門的區域,似乎是怕誤殺平民,而烏鴉經過剛剛的衝撞,只剩零星幾隻而已。

洛年見白宗眾人安全了,自是安了心,專心地和高輝戰鬥,但情況還是一樣,洛年不管怎麼砍,都難以接近高輝,而且還得每一陣子就逃出來,然後又殺過去,就這樣不斷循環。

這樣下去不行,洛年看了自己越來越少的屍靈部隊一眼,又轉頭望著高輝,突然想到,這老頭的長劍既然扔在地下室,那就代表他現在不適合進戰,只好遠攻,這情況和之前對付梭狪好像挺像的?

想到這兒,沈洛年連忙開口念咒,一面躲開高輝的攻擊,中途的時間能力還不斷調整,畢竟在時間能力下不方便念咒,但不開啟時間能力又難以躲過高輝迅速的攻擊,弄得沈洛年滿頭大汗,十分辛苦。

好不容易終於念妥,他馬上以手中天仙飛翼對著高輝一指,一面把咒語收尾。

就在這一瞬間,高輝周身空氣突然變化,兩股氣流由仙界泛出,快速地在他身旁匯聚。

高輝吃了一驚,雖然不明白那是甚麼,但絕對不是好事!於是高輝連忙快速後撤,避開那股氣流。

那片在空中扭合的氣流,很快便爆散成一顆龐大耀目的火球,那股爆烈的力量與熱浪朝四面散開,受到壓力最大的當然是高輝,他正一面後撤,一面運足炁息抵禦,但身形還沒能凝定下來,體外氣流又再度產生變化,居然又是一顆新的火球。

高輝大吃一驚,左右亂閃,卻見四周火球連爆,追著他不斷轟擊。

要知道凝集炁息也需要定心運轉,身子不斷受到爆炸震盪,難免會受影響,更何況高輝修的是擅攻不擅守的輕訣?才一下子,火球的爆散熱力不斷地硬生生炸上高輝的身軀,高輝無法防禦,只能蜷縮著痛呼挨炸,此時也顧不得洛年了。

這時,沈洛年猛然一個爆閃衝向高輝,同時開口說:「意沙!」將連珠爆彈咒給解除。

高輝見火球消失,正一愣間,卻見洛年瞬間殺來,高輝還來不及反應,洛年那對天仙飛翼以揮向他的喉嚨,身形倏然變重下沉,落下同時天仙飛翼左右交錯一劃,直接砍飛了他的腦袋。

高輝的頭往上飛起時,洛年施展的爆閃又帶著他往前數公尺才停下,沈洛年剛鬆了一口氣時,隨即又大吃一驚,卻是他感覺到高輝的炁息還好好的,絲毫沒有減弱的現象。

沈洛年連忙回頭,卻見高輝的斷頸處不但沒有血泉噴起,反而長出數條藤蔓,抓住了口中的頭,而那腦袋也伸出數條藤蔓,兩者連接了起來,完美到讓人看不出來那裏曾有傷口。

高輝把頭接好後,猛然回頭伸出幾條觸手撲向洛年,沈洛年還在為剛剛的事情發愣,動作不免慢了一步,觸手接近他時才要閃避,而且剛剛他在這道息不足之處施展了連珠爆彈咒,精智力大量消耗,雖然他有一直冥思,但還是不好受,這次躲過幾個攻擊後,終於在一次閃避不及下,被掌握先機的高輝用有手臂粗細的觸手貫穿胸口。

「洛年!」「主人!」在另一邊觀戰的白宗眾人和凱布利大吃一驚,葉瑋珊擔心衝進去會給洛年礙手礙腳,不敢下令要大家殺進去,而凱布利此時要守住眾人,也不能亂跑。

洛年用力拉走觸手,一陣劇痛從胸口傳來的同時,他喉嚨一甜,猛咳了一口血,血液跟肺泡都混合在一起,眼前視線模糊了起來,眼見高輝又是幾條觸手撲來,沈洛年別無他法,瞬間闇靈之力瀰漫全身,當全身呈紫青、冒出黑氣時,他的疼痛感也跟著消失,接著硬梆梆地彈起,躲過高輝的攻擊。

即使使出闇靈之力,沈洛年還是能將全身放輕,他一面快速閃避,一面心想,剛剛是自己太大意了,才來不及將炁息化成凝訣防禦,但以這老頭輕訣的銳利度來看,自己現在的闇靈黑氣是絕對防禦不住的,雖說現在可以不用擔心受些小傷,但也不能太托大了。

話說回來,這老頭既然恢復力這麼強,那麼吸起來想必很補吧?

想到這兒,沈洛年馬上伸出一條黑氣之手,黑手憑空抓住一條觸手,接著洛年毫不猶豫,注入闇靈之力。

闇靈之力注入後,觸手馬上冒出水霧乾枯,而闇靈之力還馬上順著觸手,擴散到本體去,高輝一愣,闇靈之力以注入他的心臟,瞬間,高輝身體也冒出大片水霧,皮膚也都乾皺緊縮貼合在骨頭上,稍遠點看過去,就彷彿看到一副枯骨一般。

沈洛年原本認為這次絕對可行,但他馬上查覺不對,他正愁看不清楚時,卻見高輝竟然從水霧中走出,身上乾癟的皮膚正緩緩膨脹,恢復原本的樣子,只是這次復原速度明顯慢了不少。

怎麼會這樣?

沈洛年用血凰眼細看了一會兒,卻見高輝身上的T病毒正不斷吐出水分,流到高輝體內,並幫助他將身體復元。

這病毒也太作弊了吧?沈洛年這下可是完全沒輒了,砍腦袋和闇靈之力竟然都無效,復原力這麼強的傢伙,我看就連鳳凰都要來拜師學藝一番。

且不提沈洛年怎麼胡思亂想,此時身體恢復七成的高輝開口說:「怎樣?沈先生,你還要打嗎?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喔。」

這句話讓洛年回過神,他目光轉過,望著自己快被殲滅的屍靈部隊,心想著,無論如何,我得先處理一下這些病毒殭屍才行。

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沈洛年很清楚,一旦他的屍靈部隊被擊倒,那麼那些病毒殭屍一定會來和高輝一起揍自己,他之前就已經領教過了,一旦陷在殭屍群中,就只會越打越多,最後陷在裡面而已。

想到這兒,沈洛年連忙呼喚凱布利,凱布利接收到了命令,對白宗眾人說了句:「躲遠點。」後,便騰空而起,拔出雷龍刀,半空中玄界之門大開,一條巨大的雷龍伴隨著數百道雷電從玄界之門炸出,轟向地面的殭屍。

與此同時沈洛年也飛到高空施術,瞬間,一波五層樓高、百公尺寬的巨浪從地面噴出,沖向殭屍群。

巨浪首先撲向殭屍群,殭屍們完全無法抵擋巨浪的沖擊,只能隨著流動,在水中亂滾、掙扎,瞬間消耗了不少體力,就算有少數幸運的將頭探出水面,但只見又是一波大浪來襲,一波接著一波,毫不停歇。

這些幾乎只是一瞬間的事,接著凱布利的蒼龍破轟到水中,雖然因為水的關係,沒有正面接受到雷靈之力的力量,但在雷和水的雙重作用下,可說是如虎添翼,須臾,雷龍和其他到雷電穿透水流,炸到地面上。

轟然一聲雷電炸散,地面出現一個橄欖形的巨大凹陷,百來道碎裂紋路隨著電流往旁延伸,不少碎石激射彈飛,隨著空中罡風飛卷,不知道飛到什麼地方去了,而水流也被炸飛,噴灑到歲安城其他的地方,讓不少民眾驚呼不斷,反而總門這兒這剩一些水潭而已。

這威力可不小 ,再加上在水中,雷靈之力的效果可以加倍,才一瞬間,所有殭屍都被電焦,不少還因此爆碎消散,成為肉塊。

上面的洛年和凱布利當然也感受到了雷電炸散時所造成的衝擊波,都皺著眉分別放出闇靈黑氣和炁息護體,而白宗眾人則緊靠著總門外的圍牆下避開衝擊波,但那由雷電所炸裂的碎裂紋路可是延伸到總門外,幸好白宗眾人十分幸運地在兩條紋路間,沒被波及到,而剛剛的攻擊除了水之外,似乎沒影響到其他平民百姓。

至於高輝,打從凱布利和洛年飛到空中時,他就查覺苗頭不對,也跟著騰空飛起,避風頭去了。

沈洛年見解決了後,便下令凱布利回去守住眾人,自己則往下飄落,但沒有降落到地面上,畢竟此時地面不時出現雷電竄流,啪滋啪滋地響。

而高輝倒沒跟著往下飄落,他正望著總門剛剛被摧毀的房舍,不過剛剛似乎沒傷到總門的人,因為打從白宗殺進來開始,總門的非戰鬥人員就腳底抹油溜了。

不過高輝卻沒生氣,相反地,他露出極為滿意的表情,他微笑開口說:「沈先生,你們果然擁有極強大的實力,何必把命搭在這呢?和我一起為人類努力吧!沈先生。」

沈洛年差點沒摔下地面,他到現在還想和談?自己都殺了總門那麼多人了,八成這老頭有部分的腦袋已經被T病毒吃了,他自己卻不知道。

沈洛年沒亂想太久,他隨即瞪眼說:「好話不說第二遍!你要是不肯放走小純,就來打吧!」

高輝似乎很失望,他閉眼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那就做好覺悟吧,沈先生,你別以為我待在空中沒有意義。」

語畢,高輝突然張大他的雙手,開口說:「接招,觸手開界法!!」

瞬間,數百隻觸手從高輝體內爆出,這些觸手雖然只有手指粗細,卻彷彿天羅地網般地從空中擴散到地面,擴散的軌道不規則,而且有分枝,密密麻麻地把空中給覆蓋住了,顯然非常難以躲避,而且要是被一支刺中,其他支一定會趁機撲來,到時候一定會完蛋。

沈洛年正瞠目結舌地望著這針狀地獄,突然,那些觸手和高輝分離,但很奇怪地觸手還是繼續往下撲,而高輝也衝了下來,但觸手卻絲毫不去攻擊高輝,兩方十分有默契。

這老頭莫非用神羅天征和萬象天引來完美地控制這些離體觸手?沈洛年還來不及感嘆,卻見高輝和大量觸手就要殺來了。

媽啦!難道他想趁自己被觸手逼到沒後路時偷襲自己?沈洛年暗罵一聲,既然高輝這老頭用了全力,那自己也沒必要保留了,沈洛年口中默念,依法施術,雙手緊握說:「去死!看我的────木靈‧花樹界降誕!」

突然,從地面長出數十條巨大樹木,這些樹木幾乎完全包住總門的區域,連地形都被改變,稍遠點看彷彿看見一座森林,樹木上面布滿了混沌原息,觸手一接近樹木就失控往後飛摔,高輝一愣間,卻見數條手臂粗的樹枝衝向自己,高輝連忙閃避,但此時四周都是樹幹,能往哪躲?才一下子,高輝就被樹枝死死地綁住,渾身炁息也被迫消散,動彈不得。

高輝勉強一笑說:「沈先生,你以為這樣就能........」說到一半,高輝就不說了,不知怎麼回事。

卻是樹木上長出了數朵車子那麼大的花朵,花朵中飄出難以計數的花粉,瀰漫在空氣中,彷彿一片粉紅色的霧氣,高輝才吸了幾口,就覺得渾身放鬆,視線模糊了起來,話還沒說完,就昏了過去。

暫時解決了,沈洛年鬆了一口氣,將樹木伸回地面之中,雖然沈洛年也在花粉中,但身為鳳靈之體的他當然不會受到只有鳳凰才能使出的攻擊影響,至於白宗眾人,因為洛年剛剛特別調整了花粉的數量,讓花粉不飄落到總門外,今夜又沒甚麼風,他們才能平安無事。

另外,使出這個術當然會大量消耗他的精智力、道息、體力等,但此時他闇靈之力瀰漫全身,所以才沒暈過去,要不然一定又要昏個幾天。

沈洛年讓一條黑氣之手從肩膀冒出,抓著高輝,提著他,一面暗罵,媽的!這老頭可真難纏。

罵著罵著,沈洛年突然想起剛剛觸手無法接近樹木的事,他隨即大罵一聲,他一開始讓道息在炁息外護體不就好了?平常他雖然都也這樣做,但因為高輝戰鬥方式太過特殊,反而讓他忘了。

話說回來,這老頭只是暫時暈過去而已,醒了又該怎辦?沈洛年皺眉煩惱著,腦中突然傳來月雯的聲音說:「我來處理吧!只是等你離開白宗他們後,我再幫忙。」

她又有什麼辦法?沈洛年先是一愣,隨即釋然了,大部分的精靈目前可是有數十萬年,甚至數百萬年的年齡,想必知道許多事,沈洛年點點頭,提著高輝,往白宗眾人走去。


下集預告:什麼?封印之術?妳要這樣對付他?

啥?妳從今天開始要待在人界了?

偶化魔法和食物魔法?這也太方便了,以後做飯洗衣之類的雜事就交給妳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路過的~
  • 頭香哈哈~~
    大大文筆很好欸!!
    繼續加油~~
  • 恭喜搶到頭香XD
    另外謝謝你的支持^^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59 回覆

  • 混沌
  • 花樹界降誕啊.......
    要打贏高輝還不容易?扔個塵遁.原界剝離就清潔溜溜啦!
  • 塵遁應該比較像是有分解能力的玄武才有的能力吧?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3:00 回覆

  • 刑x爺
  • 誰要待在人界?月雯?
    原本想說這一話可以殺了高輝
    想不到是下話 還只是封印?
  • 嗯!當然是囉~~
    封印嘛........反正讓他失去行動能力就好啦XD

    闇鳳Terry 於 2013/03/08 16:05 回覆

  • 龍影
  • 真精彩啊
  • 嗯.....其實有一些是從第二部的內容而來

    闇鳳Terry 於 2013/03/08 16: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