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洛年大吃一驚,一旁的凱布利也睜大眼睛,兩人立刻轉向東飛,洛年大聲說:「為什麼會不見了?」

「我……對不起。」葉瑋珊難過地說。

「先別道歉!」沈洛年說:「她是自己溜出去,還是被總門帶走了?」

「應該是總門。」葉瑋珊說:「我……我們這幾天都忙……」

「媽的!」沈洛年大罵:「怎麼會這樣?你們實在是……嘖!她被抓去就糟了,被抓多久了?是怎麼回事?」

「恐怕兩天了。」葉瑋珊低聲說:「六天前鑿齒大軍攻城,大伙兒都退到城裡去,這幾天我們都在四面守城,小純不敢看戰場的模樣,獨自留在家裡……昨日鑿齒停攻,我們閒了下來,才發現小純不見了……」

鑿齒攻城?沈洛年一怔,這樣一說,倒怪不了葉瑋珊,這時誰還有空守著狄純?而既然在城內,狄純又沒有洛年之鏡,幾個人拿槍圍上就能把她帶走了。

瑋珊想想又說:「你也先別太擔心,我剛剛已經找巧雯姊幫忙了。」

「啊?」沈洛年一怔說:「對啊,差點忘了她,她會幫忙嗎?」

葉瑋珊遲疑了一下,這才低聲說:「我只私下告訴你……巧雯姊帶人投入總門,似乎是和舅舅、舅媽商量過的。」

「嘎?」沈洛年可真是吃了一驚,若不是狄純的事情還壓在胸口,可能會忍不住叫了起來,難怪劉巧雯老是關注著白宗的狀態,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而我剛剛和巧雯姊聯絡時,才知道小純以前居然是總門門主。」瑋珊說。

沈洛年微微一愣說:「妳知道了?她還說了什麼?」

「巧雯姊告訴我,小純擁有白澤血脈的預言能力。」葉瑋珊說:「難怪你不肯說,你放心,我沒告訴第二個人……只不過,實在看不出小純會預言。」

「要她預言,得用藥讓她每天都躺在床上。」沈洛年說:「妳忘了她當初連走路都走不動嗎?」

「可是巧雯姊說,小純確實是月部長狄靜的親人。」葉瑋珊迷惑地說:「既然是親人,為什麼還這樣對小純?」

「所以說她是老渾蛋!」沈洛年遲疑了一下才說:「小純的祖先,一代代都是躺在床上無法動彈,被人半強迫地延續後嗣,而且很早就會開始,我擔心……」

葉瑋珊冰雪聰明,自然知道沈洛年話中之意。在總門的角度看來,和外人勾結的狄純已經難以控制,為了把血脈往下延續,總門說不定會想讓她及早受孕生子,狄純若不答應,難保對方不會強來……

葉瑋珊這才知道沈洛年為什麼這麼緊張,她可也有點慌了,焦急地說:「巧雯姊也不知道詳情,她剛答應了我會去打探……等找到了確定的位置,我們馬上衝進去救人,為了以防萬一,舅舅的鏡子已經借給巧雯姊了。」

還要慢慢打聽位置?萬一劉巧雯也被抓走怎辦?洛年說:「瑋珊,告訴我總門在歲安城的詳細位置和資料。」

瑋珊一愣,當下把總門相關建築物的位置,盡量清楚地告訴沈洛年,不過葉瑋珊對總門內部的編制安排,也並不很了解,瑋珊說:「總門的建築區,正是蓋在城西亥字區北端、西大道南面三戶連成一片的大宅,當中最大的一戶,是以呂部長為首的日部。日部負責城內相關戶政、警政系統,處理的事情最雜,所以宅院也最大。其次是左側的星部,星部以高部長為首,手下二十餘名宿衛,分統萬名變體部隊,是總門最主要的戰力,所以這兒也有不少官兵進出。最後就是右側,房宅數量最少的月部,月部負責人狄部長向少露面,主要職務是針對總門內部人力、物資作管理調度,對外人來說,月部處理的事似乎很少,但掌握的卻是核心權力。」

洛年聽罷,心想:「依照過去的經驗,小純應該被關在離狄靜不遠的月部,但若考量到防守的人力調度,也可能直接被關在星部,由那些高手監視;至於日部,暫時比較像個市政府般的機構,門戶洞開,出入複雜,論理是最不可能關人的地方,但相對也是最不適合大舉搜索之處,說不定總門反其道而行,故意把小純藏在那兒。」

洛年想來想去,突然靈機一動,用占卜魔法算了一下,很快地,洛年說:「瑋珊,小純被關在月部。」

瑋珊一愣說:「你怎麼知道?」

洛年不耐煩地說:「占卜出來的,我還要再過一陣子才會到,你們快先殺進去。」

瑋珊連忙說:「好,我知道了。」接著便結束通訊。

接著,洛年將全身炁息放出,並轉換成輕訣,罵道:「這些該死的傢伙,凱布利,快點,我們直接殺過去。」

凱布利點點頭,兩人提起最高速度,往歲安城飛去。

 

至於白宗這兒,則正聚在白宗大樓會議室中討論,連文森特他們都在,瑋珊神色凝重地說:「我剛剛和洛年連絡了,洛年說小純就在月部,雖然巧雯姊答應等等會和我連絡,但已經超過約定時間了,我想巧雯姊也被抓走了,所以我們要快點衝進去。」

瑪蓮握緊拳頭,咬牙說:「快點規畫好吧!宗長,我恨不得要快點去砍那些傢伙了。」

瑋珊點點頭,說:「阿哲,你帶領著引仙部隊,在外面待命,等我用輕疾通知你,你們立刻殺進來。」

印晏哲點點頭說:「明白。」

葉瑋珊轉頭說:「李大哥、舅舅,你們現在在歲安城中,無法保留太多炁息,所以一樣和引仙部隊待在外面。」

兩人同樣點頭後,葉瑋珊又對文森特他們說:「文森特先生,引仙部隊進攻後,到時麻煩你們站在由千羽部隊所移動的懸空鞦韆上,施展魔法攻擊,到高空上的話,道息就會比較多了。」

文森特表示了解後,接著,葉瑋珊拿出一張地圖,對黃宗儒和奇雅說:「這是歲安城的平面圖,小純若是在月部,那麼應該是穿著息壤衣,被關在地下室中,我之前曾到日部和周秘書討論一些事,當時我發現周圍地底下似乎到處都有炁息聚集的反應。按理來說,歲安城內應該不容易聚集炁息才對,所以這些人應該是在地底挖了夠寬大的地下室,然後躲在其中。」

兩人點頭表示贊同,葉瑋珊又繼續說:「現在問題是,就算我們知道小純在月部,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地下室,宗儒、奇雅,你們認為該怎麼辦?」

黃宗儒低頭沉思了一下,用手指著地圖上的建築物說:「照理來說,那個地方應該算是一種秘密場所,除了要關犯人外,應該還有許多重要事情在那裏做,畢竟大家才剛經歷天下大亂,很少有人犯罪,所以說,那個地方的入口應該接近邊境,而且是棟不起眼的屋子,這樣說的話...........」宗儒拿起一支筆,在地圖中的一個符合條件的地方畫了個圓圈說:「應該就在這裡,這棟小屋子裡有月部地下室的入口!」

葉瑋珊點點頭,收起地圖說:「好!大家準備一下,舅媽,妳和我們一起先進去,一心,排陣勢。」

 

總門在歲安城中,先是蓋起一大片圍牆,把整個空間圍住,走入大門後,裡面則是由一排排建築物與空地組合成的區塊,隨著不斷往內走,空地越多,戒備也越嚴。

這時,在總門圍牆入口處不遠的巷子中,白宗眾人正注視著入口的幾名守衛,賴一心說:「因為小純的關係,戒備比平常還嚴森,但這不影響我們,我們只要照著突破的陣式進攻就好,若是對方不主動攻擊,我們也別追擊了,懂嗎?」

眾人點點頭,葉瑋珊神色一凝說:「好...........大家上!」

眾人衝出巷子,往守衛殺去,葉瑋珊凝聚出一個大炁彈,對他們轟了過去,守衛們才來的及叫:「喂!你們幹什.......」就被炸得人仰馬翻、雞飛狗跳。

眾人順利地衝進總門的區域,此時雖已入黑,但裡面還是有不少人在活動,很快地,就到處有人喊:「有敵人入侵!」「是白宗的!」「這裡道息不足,快派持槍部隊來和通知星部高部長!」

白宗眾人氣勢驚人、實力堅強, 一旦有哪些笨蛋上前,就會被葉瑋珊轟飛,或是被奇雅和賴一心彈飛 ,要不然就是被瑪蓮和吳配睿炸斷手腳,無法動彈,雖說眾人有些不忍心,但此時救人要緊,若只是把人打飛了事,就只會有更多人圍上來。

才過了幾分鐘,眾人就衝到黃宗儒所說的那棟小屋子,眾人進到裡面,發現裡頭只放著幾張簡單的木椅、桌櫃,桌上放了個蠟燭照明,葉瑋珊四面張望,將靠牆的桌子往旁移,桌子移開後,出現了一個洞口。

看來這就是入口了,眾人維持陣勢,往地道內鑽了進去。

 

下方是個大約五公尺深的樓梯,越往下,地下道息也逐漸增加,看來挖了頗大的空間,而樓梯口外側門旁,左右各站著一個變體者看守著,體內也都引入了炁息。

看來這兒設計成若有敵人從外面闖入,只要以有炁對無炁,敵人自然不是對手。

不過有鏡子的白宗眾人剛好是例外,眾人衝上去,瑪蓮和賴一心從陣勢衝出,彎刀和黑矛同時揮出,打到對方頭上,直接把他們打暈,畢竟只有兩個人,與其像剛剛一樣打傷他們,不如打昏還比較省事。

「咦?這是啥?」瑪蓮從被打昏的變體者的口袋中拿出一張紙,遞給葉瑋珊說:「宗長,這是這個地下室的地圖。」

葉瑋珊接過,看了看說:「看來這裡是個寬五十公尺,長約有兩百公尺的長方形地穴,上下則有八公尺深,而這木地板卻比底下的土面高了三公尺,也就是說,這地下室無論上下,離普通的息壤土都至少有三公尺遠,道息量自然比地面豐沛。」葉瑋珊想想又說:「可惜沒有說小純和巧雯姊關在哪,我們動作要快點,總門應該知道我們闖入的原因,應該很快就殺過來了。」

眾人點點頭,開始一間一間地找,他們當然沒有鑰匙,所以就破門而入,若有守衛聞聲趕來,就打暈他。

眾人找了一陣子,倒沒遇見月部部長狄靜,到了第十一間時,眾人終於找到穿著息壤衣、被綁起來的劉巧雯。

「巧雯姊!」「太好了,巧雯姊妳沒事。」「我還以為妳會被嚴刑逼供。」「巧雯妳沒事吧?」眾人大喜,七嘴八舌起來。

「我沒事,謝謝大家。」劉巧雯似乎也很高興,賴一心把劉巧雯手腳、身上幾個粗大的繩結割除,讓她引炁。

眾人正準備去找狄純時,劉巧雯彷彿想起什麼,有些驚慌地說:「對了,藍姊,齊哥給我的鏡子,被搜走了。」

眾人一驚,瑪蓮馬上說:「怕什麼?我們這有九個鏡子呢!而且我們吸了那麼多妖質,還引仙了,等等一下就搶回來了。」

賴一心點點頭說:「嗯!我們還是先找到小純吧!」

葉瑋珊和奇雅突然神色一緊,葉瑋珊說:「高部長他們來了!」

眾人一愣,走出牢房準備應戰,果然過不了多久,星部的高手們就到了。

這兒是這地下空間的正中央,除離上方有五公尺遠之外,是個長寬約二十公尺的大空間,此時周圍已經聚集了幾十個人,外面還有更多人正在聚集……其中為首的,正是狄靜與高輝,另外還有賀武、牛亮等幾個星部高手熟面孔。

狄鏡首先說:「白宗諸位,你們無端殺進總門月部地下室,是想和那個姓沈的小子一樣,當罪犯嗎?」

瑪蓮等較性急的人一聽到,一瞪眼,正想回罵,葉瑋珊已搶一步說:「總門無端囚禁白宗弟子狄純,還和我們裝傻,這樣你們才像罪犯吧?」

「白宗弟子?你們別會錯意了,她可是總門門主,本來就待在我們這,卻被那沈小子搶行帶走,我看門主八成被那小子強暴過了,因為怕丟臉,才強迫自己待在白宗的吧?我們只不過是帶她回來而已。」狄靜冷冷地說。

說得太過分了吧?葉瑋珊強忍怒氣,深了一口氣說:「小純明明是自願在白宗的,狄部長別開玩笑了,快把小純還給我們吧!此時鑿齒在城外,我們彼此互鬥實在不是好事。」

「妳還在作夢?」狄靜哼聲說:「把這些傢伙拿下。」

這話一說,周圍的變體部隊群便拿著武器接近,正要動手,頂著個光頭的高輝突然喊:「且慢。」

「高部長?」狄靜有點意外。

「狄部長,請讓我先和他們談談。」高輝說。

變體部隊十之八九都是高輝所管束,他一開口,部隊自然退了下去。

反正此時白宗已經被重重圍困,狄靜也不介意,手虛引說:「請。」

高輝踏前兩步,開口說:「看在曾共抗刑天的份上,白宗若答應從此不再干涉本門事務,我願向狄部長求個情,放過沈先生,日後總門還會並替沈先生平反,不讓世人對他和另一位女孩繼續誤解。」

葉瑋珊還沒開口,滿肚子火的瑪蓮似乎已經忍耐不住,猛然一揮彎刀,奇雅還來不及攔阻,一波紅色刀炁已揮出,對高輝殺去。

但高輝倒不驚不懼,似乎早就察覺到瑪蓮的殺氣,瞬間就拔出細長劍,射出一道橙黃炁矢,炁矢和刀炁在半空相撞,炸了開來。

而瑪蓮這一出手,其他人似乎也忍不住了,當下瑪蓮、吳配睿、張志文、候添良便衝了出去,賴一心見狀,忙開口說:「大家小心點,高部長的炁息量多的詭異,他應該戴著鏡子,就由我來對付他,你們去對付其他人。」說完,賴一心便拔出黑矛,跟著衝上去。

怎麼全衝出去了?葉瑋珊暗暗跺腳,但此時也拉不回來,只好和奇雅、白玄藍和劉巧雯一同進到黃宗儒的防禦圈中,等著看情況攻擊。

至於另外一邊,賴一心首先發動攻擊,他見高輝露出個很明顯的破綻,而且是在要害之處,馬上明白是個計謀,於是他也不攻那裡,那滾著綠焰的黑矛,以十分快的速度刺出,高輝還來不及反應,黑矛就擦到他的肩膀,劃出一條血痕。

賴一心一碰即退,不傻傻地待在那,畢竟高輝修輕訣,速度很快,若是不稍微拉開距離,很容易就被刺中。

高輝見狀,馬上就知道剛剛的陷阱對賴一心無用,而且剛剛賴一心的一刺,雖然單純簡單,速度卻十分快,高輝不敢大意,長劍順著賴一心來勢抖出三朵劍花,劍花未散之際,他長劍一扭,已針對賴一心襲來的方位刺去。賴一心連忙變招相應,兩方又糾纏了幾個回合,賴一心心想:「看來沒錯了,總門所修的都是『巧、繁、變』的路線,這樣的話..........」

這時,高輝又使出個繁雜的劍路,完全不知他要攻哪,但賴一心這回卻完全不受虛影所惑,黑矛直接刺出,高輝完全沒想到賴一心這回竟然不管他的攻擊,一愣間,黑矛就成功刺到高輝的右大腿,而賴一心便馬上抽出,遠離高輝的長劍。

高輝雖然被刺中,倒也不大驚小怪,他往後瞄了一眼,發現他的星部精銳正被瑪蓮他們打得十分狼狽,這時若和一心糾纏太久,他的部下恐怕會全軍覆沒,高輝把心一橫,低喝一聲,飄起身子,又對著賴一心撲去。

賴一心原本準備要對付更複雜的劍法,怎知高輝這回直接將長劍刺過來,賴一心一愣,不知怎麼回事,但此時也沒空多想,渾身透出柔訣炁息護體,黑矛倏然刺出,對著高輝的胸口破綻直刺。

賴一心刺出的速度雖快,純修輕訣的高輝速度也不含糊,兩方攻擊同時命中,賴一心左肩膀被刺穿,而高輝則被黑矛刺穿胸口,高輝猛吐一口血,扔劍倒地,賴一心也跌坐到地上,忍痛拔出長劍扔地,接著又拿起黑矛站起。

「一心!你沒事吧?快過來休息,我幫你包紮。」葉瑋珊有些驚慌地說。

賴一心笑說:「不要緊的,但我沒想到高部長會如此愚蠢,就這樣攻來,我本來不想殺他的。」說完,賴一心便嘆了一口氣。

「總之,先回收鏡子........」葉瑋珊說到一半,突然一愣,驚慌地大叫:「一心!小心後面!」

賴一心一愣,回頭一看,發現本該死了的高輝突然站起,五根手指頭化為又細又長的觸手,像個三叉戟一樣,只是有五個,觸手倏然伸長,布滿著輕訣炁息,對著賴一心刺去。

賴一心大吃一驚,連忙閃避,但觸手速度太快,賴一心無法完全躲過,一瞬間右手臂、左大腿就被刺穿,左右臉頰也被劃傷,胸口也被刺到,但還沒刺深,就被賴一心甩開,賴一心掙脫後,便跌到地上,按著傷口喘氣,而那些觸手則又撲來,對著賴一心刺去。

「一心!」葉瑋珊大叫一聲,衝出黃宗儒的防禦圈,以爆閃心法衝到賴一心身旁,而黃宗儒則以那怪弓射出一道紫色炁箭,奇雅則打出一條綠鞭,至於白玄藍則凝聚出一個大炁彈射出,劉巧雯也放出了個外炁攻擊,四個攻擊不偏不倚的擊中高輝,把他打得往後飛退數十公尺,摔到正在戰鬥的星部精銳裡,而那些觸手也伸了回去,察覺到有異的瑪蓮等人也奔了回來,葉瑋珊和瑪蓮一同扶起賴一心到黃宗儒的防禦圈中,瑪蓮張大嘴巴說:「靠!怎麼回事?阿姊我剛剛明明有看到一心刺穿了那老頭胸口,怎會沒事?而那噁心的觸手又是啥?」

葉瑋珊蹲在賴一心身旁說:「先別管這個,瑪蓮,幫我治療一心,小睿、志文、添良,你們站在前面防範。」說完,便拿出背包中的醫療用具。

這話說得眾人從吃驚中回神,連忙照做,這時,摔到人群中的高輝站了起來,眾人仔細一看,大吃一驚,卻是無論是賴一心剛剛的胸刺,還是四人合力攻擊所照成的傷害,此時正以十分快的速度痊癒,連疤都沒有。

怎麼回事?眾人還沒回過神,十幾條觸手就從高輝身體長出來,觸手不斷環繞著高輝,把他的身體包了起來,只露出眼睛和嘴巴,以及手腳,彷彿鎧甲一般。

 

 

至於洛年這兒,此時已到達歲安城上空,洛年見總門那裏一大堆變體部隊和持槍部隊,不耐煩地嘖了一聲,拔出天仙飛翼,將飛翼佈滿爆訣炁息,喊道:「接招!天仙飛翼流星雨!」

瞬間,洛年射出數十道天仙飛翼形狀的紅色炁息,這炁攻不只範圍廣、數量多,外圍還有道息籠罩,就算用炁息防禦也沒用,一下子,飛翼炁息便像流星雨般,砸到地上,把總門部隊炸得人仰馬翻,完全無法注意到洛年和凱布利,沈洛年也不管炸得如何,憑著炁息感應,找到那間小屋,畢竟小屋的秘密通道內有一堆變體者,洛年一腳踹開木門,走了進去,見到那個洞口,和凱布利對望一眼,點點頭,鑽了進去。

 

至於白宗這邊,此時正目瞪口呆的看著高輝,高輝將手指回復原狀,望著吃驚的白宗眾人,平靜地說:「沒想到吧?賴小兄,反正你們輸定了,我就告訴你們,我這能力可是得來不易,我將T病毒和沈先生的細胞注入我的體內,才有這能力的。」

葉瑋珊一愣說:「沈先生.......你是說洛年嗎?還有T病毒,那不是會讓人變成殭屍嗎?」

高輝點點頭說:「沒錯,葉宗長,妳說的對,這病毒若隨便進到體內,不出一小時,就會變成殭屍,但因為有沈先生的細胞,我才免於一難。」

黃宗儒皺眉說:「為何一定要洛年的?你又是如何得到洛年的細胞的?」

「你們不知道?當初沈先生在殭屍研究總部大戰時,我從監視器中看著,當時我親眼看見,沈先生明明被殭屍劃傷了,但他卻絲毫沒有喪失意識的情況,反而突然變強了起來,我就猜想,沈先生的細胞可能很特殊,能夠抗拒T病毒,甚至加以控制,所以我就趁殭屍群被引開時,派人從秘密通道到沈先生受傷的地方,採取他的血液,之後再注入我的體內。」說到這裡,高輝嘆了一口氣,又說:「當然,我事先有做了實驗,但沒想到注入後,排斥反應非常激烈,我痛苦了好幾天,還以為我死定了,但最後,我就適應了它們,並能加以控制,結果我就有了不死之身,還有強大的攻擊力。」

眾人聽得目瞪口呆,洛年竟然曾被殭屍抓傷過,而且還沒事?他怎麼沒說過?

「我本來想先隱藏這招式,等要和沈先生對決時再使出,但沒想到你們竟有這實力。」高輝望了望眾人,又說:「但既然我已經變成這樣,你們就沒有勝算了,葉宗長,你們還是乖乖投降吧!賴小兄的傷再不治好,妳不怕他被病毒感染嗎?」

葉瑋珊一愣,著急地看了賴一心一眼,又回頭望著高輝,不知該怎麼辦,突然,瑪蓮瞪眼罵道:「靠!你這禿頭老和尚別太囂張,我才不相信你是無敵的!」說完,瑪蓮便一個爆閃衝了出去,彎刀直揮高輝脖子,似乎想砍斷他的腦袋。

爆閃速度實在太快,奇雅他們根本來不及阻止,瑪蓮就已經逼近高輝,突然,數條觸手從高輝胸膛伸出,電光火石般地把瑪蓮死死綁住,瑪蓮想用力掙脫,卻完全不行,反而越掙扎,觸手就綁的更緊,讓瑪蓮痛的慘叫一聲。

「阿姊!」「瑪蓮!」眾人吃了一驚,候添良見高輝的右手又變成觸手伸向瑪蓮,似乎想要刺穿她,連忙拔劍衝出,衝到瑪蓮身旁,揮劍砍斷那些觸手,同時也砍斷了綁住瑪蓮的觸手,瑪蓮跌到地上,咳了咳說:「謝了,阿猴。」

這時,高輝胸膛的觸手伸了回去,但手的觸手又長出新的來,高輝低喝一聲,數條觸手又撲了過來,瑪蓮連忙再用一次爆閃逃了回去,而候添良速度雖快,但腳還是被觸手抓到,讓他跌了個狗吃屎,他罵了聲:「幹!」連忙回頭砍斷綁住自己的觸手,又砍斷幾條逼近的觸手,但卻有越多的觸手伸來,候添良正慌恐,葉瑋珊和奇雅衝來,奇雅擋在候添良前,口中默念,開啟了玄界之門,大片寒氣衝了上去,把撲來的觸手結成冰,讓它們無法動彈,高輝一愣,像蜥蜴斷尾般,截斷了結冰和沒結冰的部分,以免寒冰延伸過來,葉瑋珊趁機帶著三人,以爆閃心法逃離。

候添良不好意思地說:「謝謝妳.........奇雅,還有宗長,謝謝。」

奇雅搖搖頭沒說話,葉瑋珊則蹲下休息說:「沒關係,你沒事就好。」畢竟在這道息不足之地用爆閃讓三人都能順利逃脫,本就傷身,就算帶著鏡子,也吸了不少妖質,還是會有點傷害。

高輝見眾人都躲在黃宗儒的防禦圈中,便撿起他掉在地上的長劍,將上面布滿輕訣炁息,接著高輝猛然扔劍,將劍射了過來。

眾人一愣,黃宗儒雖感到意外,還是盡全力守住眾人,沒想到那攻擊竟然如此銳利,竟然刺穿了黃宗儒的防禦,雖然炁牆並未因此而散,但長劍竟然連同黃宗儒的右腰一起刺穿,黃宗儒睜大雙眼,咳了些血,倒在地上,也不知是不是昏過去了,而炁牆也消失了。

「宗儒!」「無敵大!」眾人大吃一驚,黃宗儒的炁牆可是連山魈的攻擊都能擋個幾下,竟然這麼容易被刺穿?就算高輝修輕訣,而且這裡道息不足,也不該如此吧?吳配睿連忙上前查看,這時,白玄藍驚呼道:「小睿,小心前面!」

吳配睿一愣抬頭,卻見高輝竟然殺了過來,數條觸手正伸向她,吳配睿一驚,連忙想帶著黃宗儒逃離,但還是被觸手抓到,綁了起來。

「小睿!」眾人叫了一聲,瑪蓮想上前砍斷觸手,但此時高輝體內又伸出更多觸手,攻向白宗眾人,這回直接把葉瑋珊、奇雅和瑪蓮綁起來,提到空中,而其他觸手則往她們的胸前靠近,似乎要貫穿她們,而其他人剛剛為了不被觸手抓到,身上不少都被劃傷,跌到地上。

觸手速度實在太快,其他人根本來不及砍斷,眼看葉瑋珊她們就要被刺穿,突然,一把羽毛狀、淡黃色的匕首旋轉飛來,把綁住她們的觸手通通砍斷,而羽毛匕首則轉向飛回它的來處,同時一個男聲傳來說:「都幾歲了,還想用這種怪方式吃女生豆腐?」

眾人轉頭望去,見懸樑上站著一個紅袍少年和藍衣少女,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少年接過匕首,開口說:「真是叫人看不下去。」

白宗眾人大喜,叫道:「洛年、凱布利!」「你們終於來啦!」「果然,外掛還是要晚點開比較好。」

洛年不理他們的歡呼,而凱布利則望向他們的傷口,尤其是一心和宗儒,她微微驚呼說:「主人,這........」

洛年皺了皺眉頭,瞪了高輝一眼,和凱布利飄到白宗面前,面對著高輝說:「由我們來當你們的對手。」

高輝沒想到洛年來的那麼快,但他倒也不緊張,冷靜地說:「沈先生,就憑你們是打不贏我的,我死不了的。」

洛年一瞪眼,正要罵人,葉瑋珊便湊上他耳旁,告訴他高輝的能力,洛年吃了一驚,說:「難怪,我就想那觸手是啥。」

「自從合力打刑天開始,我就以為沈先生很有可能是人類的救世主。」高輝見葉瑋珊說完了,說:「不過我想我錯了,我才是那個解救人類的人。」

自己才對甚麼救世主沒興趣,但見白宗眾人傷成這樣,而且狄純還沒被救出,搞不好此時她正被哪個傢伙強姦,想到這裡,沈洛年就十分火大,他閉上眼,接著又張開,露出血凰眼,冷冷地說:「別太驕傲。」

高輝見到那雙眼睛,微微一驚,但還是保持冷靜,左手手指猛然化為觸手,觸手伸長撲向洛年,但在離洛年五公分處突然彷彿打到甚麼東西般,停了下來,高輝一愣,洛年已開口說:「神羅天征。」

瞬間,洛年和高輝之間的木板地面都被震裂彈開,同時高輝感覺到有甚麼類似衝擊波的東西打到自己,讓他往後飛摔,撞到牆壁上,突破木板,跌到裡面的牢房中,而其他星部成員───包括狄靜也被彈開,飛摔躺地,也不知是死是活。

洛年也不管高輝如何,轉身蹲下治療白宗受傷的人,讓凱布利站在前面防禦,葉瑋珊有些著急地問:「洛年,一心不會被病毒感染吧?」

洛年用血凰眼看了看,又和輕疾討論了一下,才說:「別擔心,那些病毒基本上就已經在高輝體內被同化了,沒甚麼威脅,一心和其他人都不會變殭屍的。」

葉瑋珊鬆了一口氣,而沈洛年則先幫賴一心治療,用血飲袍蓋住他受傷的胸口,再使出光靈之術,但才剛治療沒幾秒,前面的凱布利身子猛然一震,然後就似乎被甚麼東西吸了過去,凱布利驚呼一聲,洛年也吃了一驚,見高輝正站在他剛撞破的大洞前,手掌對著凱布利,洛年吃驚地想:「難不成.........這老頭注入病毒後,有吸引東西的『萬象天引』這個能力?」

凱布利眼見自己要被高輝吸過去,連忙放出橙紅光色的炁息和七彩鄰光護體,但高輝似乎沒要攻擊凱布利,手掌猛然往右,凱布利也跟著往那裏撞去,和高輝剛剛一樣撞破牆壁,摔到牢房內,木屑亂飄,一時煙霧瀰漫。

洛年眼看等等輪到自己,連忙停止治療,拔出天仙飛翼,但這回洛年沒被吸去,反而和瑋珊他們一起往後飛摔,而高輝眼前的地面、牆壁也都被震裂彈開,讓地面變得更加破爛。

不會吧?這老頭連神羅天征都會?洛年雖然也想使出神羅天征,但使出後,自己還是被彈開,這才知道高輝的排斥力比自己還強,洛年和白宗眾人慘叫一聲,被彈飛到數十公尺外,還跌到地面滾了好幾圈,劉巧雯、白玄藍,還因此昏了過去,其他人雖然沒暈倒,但卻有種頭暈想吐的感覺,難以站起,只有洛年剛剛用神羅天征消耗了衝擊,洛年撿起天仙飛翼站起,高輝見狀說:「我說了,沈先生,你們是殺不死我的。」

洛年抹了一下剛剛被彈飛時被木板劃傷的傷痕,說:「還早呢!走著瞧。」

高輝搖搖頭,突然,凱布利衝出牢房,倏然一個爆閃,衝到高輝面前,而洛年也施展空間魔法到高輝眼前,高輝一愣間,兩人已經動手,凱布利開啟玄界之門,放出大量電流,洛年則觸碰地面,木板下的息壤土內瞬間衝出一條有樹木粗的水龍,水龍衝破木板,和電流合而為一,攻向高輝,兩人同時喊道:「接招,雷水龍彈之術!」

高輝被大量水流沖到,不斷隨著水流往上流,接著又被電流電到,隨即身體就被麻痺了,無法掙扎,高輝呻吟一聲,水龍就沖破天花板,把高輝沖出地下室,到地面上,也不知道沖到哪兒了。

凱布利見成功了,便關閉玄界之門,洛年也站起身,回頭飄到白宗眾人旁說:「瑋珊,你們沒事吧?還站得起來吧。」

葉瑋珊扶著頭站起說:「我還好,大家呢?」

其他人也搖搖晃晃地站起,表示沒事,葉瑋珊背起賴一心說:「那好,小睿,妳扶著宗儒,舅媽和巧雯姊就麻煩志文和添良來背,準備好我們就快去找小純吧!」

眾人點點頭照做,接著眾人就出發尋找狄純,很快地,眾人就在一間牢房內找到穿著息壤衣的狄純,很幸運地,狄純並未被強暴,洛年劃破息壤衣,正要罵人,狄純就開心地抱緊洛年,似乎剛剛非常害怕,洛年見狀,也不知該罵甚麼了,只把她推開,幫眾人治療,過不了多久,外面又吵雜起來,似乎總門的部隊又要來了,洛年停下治療罵:「媽的!有完沒完啊?」

賴一心藉著黑矛站起說:「反正我們基本上沒大礙了,不如上前迎敵吧,外面地面道息量更低,對帶著鏡子的我們更有利。」

「一心,你沒事了嗎?」葉瑋珊有些擔心地問。

賴一心笑說:「別擔心,我感覺好多了。」

葉瑋珊看了看眾人,黃宗儒也能自己站起來了,葉瑋珊點點頭,要大家出去,但還是攙扶著賴一心。

到了剛剛戰鬥的地方時,葉瑋珊放出外炁,托起眾人,畢竟剛剛洛年和高輝的神羅天征,已經讓木板地面殘破不堪,似乎一踩上去就會踩破,跌了下去。

經過星部精銳倒地的地方時,洛年突然蹲下伸手,把昏迷的狄靜提了起來,請瑪蓮帶著,洛年說:「等等打完後,我有話告訴這老太婆。」接著,洛年雙手突然冒出黑氣,雙手膚色也變成青紫色,同時,一顆黑球突然凝聚在洛年左右手掌上,只聽洛年罵道:「這些傢伙真的是惹火我了,看我今天把他們通通吸成人乾!!」


下集預告:這老頭也太耐打了,這麼快就能恢復行動

什麼?又有大量的T病毒殭屍,而且還是由高輝所控制?

這老禿頭很煩耶!連闇靈之力都殺不死他,到底該怎麼辦啊!?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混沌
  • 真的像是惡靈古堡3的場景....... = =
    原本寄望女主角的變態博士開始發瘋自認為救世主了。(聳肩)
    話說瑪蓮也太莽撞了,居然在談判時發動攻擊?正常狀況下而言可是很不智的。
  • 瑪蓮的急躁個性是百年不變的

    闇鳳Terry 於 2013/02/23 21:36 回覆

  • 悄悄話
  • 刑x爺
  • 叫洛年也把病毒和他的血也注入給白宗他們吧
  • 太冒險了,高輝也說過他痛苦了很久

    闇鳳Terry 於 2013/02/23 21:37 回覆

  • 刑x爺
  • 那個糟老頭都能了 他們只要把病毒弄少一點 細胞強化一點
    危險性就少了
  • 還是有風險,而且現在在打架,哪有時間弄?

    闇鳳Terry 於 2013/02/25 22:24 回覆

  • 刑x爺
  • 精神時間屋 (妻籠豬) 嘿嘿 開玩笑的啦
    等待下篇和下部囉!!
  • 好好期待吧!話說第一部應該還要一陣子才會結束~~

    闇鳳Terry 於 2013/03/02 22: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