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和凱布利一路高速飛行,凱布利轉頭看著洛年說:「主人,就這樣直接離開,太狠了吧?」

洛年不太在乎地說:「管他的,若是繼續留在那,我要是不小心心軟就糟了。」

兩人飛著飛著,又穿過一片山區,飄入一個寬闊的連綿高原區,突然,凱布利停了下來,看著另一邊沉思,感應距離目前比不上凱布利的洛年一愣說:「怎麼?感應到甚麼了嗎?」

「嗯.........這炁息的感覺,那邊應該是麟犼的住處。」凱布利有些不確定的說。

「麟犼?」洛年用占卜魔法算了一下,確定是麟犼沒錯,洛年有些高興地說:「反正我們現在也沒事做,乾脆找小丹好了。」

洛年請輕疾通知一下,很快地,焰丹有些興奮的聲音傳來:「洛年,你有甚麼事嗎?」

「嗯!我們來找妳玩,我們在..........妳們家西邊兩百多公里的地方。」洛年笑說。

「好啊、好啊!我現在就去問媽媽,等我一下。」焰丹說完,便結束了通訊。

「我們也過去吧!到她們的疆域邊時再停下來。」洛年說,凱布利點點頭,兩人往東邊飛去。

很快地,雙方見面,焰丹說:「媽媽答應我能出來幾個小時,好高興喔!對了,洛年、凱布利姊姊,懷真姊姊呢?小芷、小霽呢?」卻是凱布利明顯比焰丹她們還強,所以儘管凱布利比三小小了百多歲,她們還是叫她「姊姊」。

「懷真......她閉關去了,小芷她們和媽媽、奶奶在一起。」洛年想了想,還是說懷真在閉關比較好。

「喔......那我們要玩什麼?」焰丹問。

「唔.........其實我們也還沒想到。」凱布利說道,難不成要玩她們最愛玩的「友誼賽」嗎?當初她們說媽媽說不可以在外面和別人打架,所以羽霽就發明出了這個友誼賽,但在洛年和凱布利眼中根本沒差,當時還常常被迫和她們一起玩,還得手下留情,差點沒把他們累死。

焰丹想了想,突然得意地說:「對了,附近有一群人類喔!」

「咦?」洛年微微一愣說:「這附近有人類?」

「有啊,一群從東南邊來的人,走到犬族的地盤,被其中一支圍了好幾天。」焰丹說:「再拖久一些,可能會死光喔。」

反正也無聊,既然知道了,順手幫幫也是無妨。洛年點頭說:「那就去看看。」

三人往東方飛出了百餘公里,飛著飛著,焰丹突然往左前方指指說:「那個山後有一支犬族。」

「那兒的妖怪是犬族?」洛年有點意外,他早已感覺到那兒山後有數十股大小妖,雖不算太強烈,卻也不弱,約莫在普通的牛頭人和刑天之間,如果犬族的強度如此,那些人能抵擋住,還真的不容易。

隨著兩人繼續前行,繞過了那座山,仔細望去,洛年卻見到一個類似原始部落一般的圓錐形茅屋聚落,他意外地說:「犬族怎會蓋房子?」

「會啊。」焰丹說:「和人很像。」

「咦?」洛年這時看到屋中有人走出,那人身材彷彿鑿齒般高大,全身長滿長毛,手足似人,但卻頂著一顆巨大的狗頭……不對,那比較像狼頭吧?洛年張大嘴說:「狼人?」

「犬族!」焰丹糾正說:「或者叫犬戎族。」

犬戎?洛年詫異地說:「犬戎……不是古時中國西方的民族嗎?怎麼變狼人了?」

「我不知道。」焰丹說:「媽媽是這樣說的。」

也許只是名稱類似?且不管名稱,既然有牛頭人,多個狼頭人也沒什麼奇怪……洛年不再多問,打量著那些狼人說:「這些狼人……犬族把人圍住了?」

焰丹繼續往前飛,一面說:「圍住人類的不是這一支。」

「喔?」凱布利詫異地說:「犬族很多支族嗎?」

「很多,媽媽說,北邊千多公里都是犬族的地盤。」焰丹自傲地說:「除了我們麟犼之外,很少有妖族敢在犬族的地盤裡面劃下自己的疆域。」

三人又飛行了一段距離,焰丹帶著洛年和凱布利落在一處紅土岩坡上,往下指說:「就在下面。」

洛年往下看,百餘公尺的下方,是一座針葉谷林,果然有百多道妖炁散布,但……似乎沒有人類的炁息啊。洛年詫異地說:「真有人嗎?」

「有啊。」焰丹說:「躲在山洞裡,你看那邊。」

洛年順著焰丹的指引,往谷中南處看去,果然看到一個大約只有兩公尺寬的山石裂隙,裡面倒是看不清楚,但如果那兒真有人,又沒有變體者……難道靠槍彈能守住?

洛年皺著眉頭,又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幾公尺,突然感覺到山洞裡面傳來五個精靈感應回饋,而且只要仔細感應,就會發現裡面有一個煉麟引仙者的妖炁,只是很淡,難以察覺。

這麼說的話............裡面的人正是當初幫自己和月雯題約的月影團一行人?當初為了感謝他們,懷真還幫基蒂做煉麟引仙,當初那些人就只有基蒂適合引仙,而勒斯杜要再等幾年才行。

既然這樣,就更應該幫了,自己可是因為月雯的關係,變強了不少,洛年想了想說:「小丹,謝謝妳帶路,妳回去吧,我自己來。」

「我幫你們!」焰丹解開寬劍上方的活扣,拔出劍說:「我不怕犬族!」

「麟犼離開家,不是不能主動出手嗎?」洛年詫異地問。

焰丹有點得意地笑說:「犬族很討厭人類,他們不知道我是麟犼,會主動出手,我是自衛!上次你教我的。」

呃?洛年看了焰丹兩眼說:「這樣不好吧?會不會被妳媽罵?」

「別跟我媽說……每次有敵人出現,她都不讓我動手。」焰丹眨眨眼說。

洛年想想說:「那妳遇到敵人太多就先飛空撤退,不要死拼!」

「麟犼不逃跑!麟犼不怕死!」焰丹瞪眼。

凱布利說:「不然這樣好了,小丹,妳上前和牠們打,我和主人在後面偷襲,若妳有困難,我和主人就上前祝妳一臂之力,如何?」

焰丹想了想,勉強答應,接著,焰丹飄到狼人前方,洛年則從後面偷偷靠近,至於凱布利,則不知為何留在樹上。

焰丹飄到狼人面前後,不知道為什麼,狼人都不出手,焰丹在山洞前走來走去,一直沒等到攻擊,想拔出刀,但又不能主動挑釁,焰丹最後雙手盤在胸前,嘟嘴生氣。

至於洛年,則將雙手布滿闇靈之力,偷偷到狼人背後,一手一個,把牠們變成殭屍,再讓殭屍去製作骨靈,不過骨靈並沒有攻擊,只是倒在地上裝死而已。

以這樣的方式來殺,很快地,狼人就被殺死大半,突然,狼人們察覺到不對勁,長叫了一聲,洛年一驚,立刻消失,並出現在凱布利身旁,原來當初是為了方便逃跑,才留下凱布利,至於那些殭屍,也跟著冒出一堆水霧,化作骨靈倒下。

往外奔的狼人們,很快就發現了同伴的屍體,驚呼怪叫聲中,眾人拖著屍體集合在一處,吵鬧不休。這種大家都在說話的場合,輕疾一向不主動翻譯,只會事後補上重點,所以洛年也不急著問。他目光一轉,正好看著正在山洞前面生氣的焰丹,洛年不禁暗暗好笑,卻不知道狼人為什麼不向她撲去?

「他們聞到你的人類和影妖氣味。」輕疾正在節錄狼人會議重點:「也發現出了殭屍或旱魃,可是只有剛成形的殭屍才會存留人類氣味,所以他們正討論要先殺裡面的人,還是先搜捕你……還有,對未成年的麟犼突然出現,他們也很訝異。」

「他們看得出小丹的身分?」洛年有點意外。

「犬戎族聞得出她的種族味道。」輕疾說:「而且麟犼的攘妖之氣也有作用。」

難怪沒人敢上,這些普通狼人只怕都嚇呆了,那糊塗焰丹怎麼沒想到這點?還以為這樣會有架打,沈洛年忍不住偷笑時,狼人們一聲長嘯,紛紛往外奔,剩下的數十隻狼人,一轉眼都奔出了谷中。

沈洛年一怔,收起笑容問:「怎麼了?」

「因為麟犼的關係,他們決定先不管這批人類。」輕疾說:「要去招集犬戎各族集合搜捕僵屍,畢竟這件事最重要。」

「意思是過不久之後,就會有大軍擠過來?」沈洛年微微一驚。

「合理推測的話……至少要一段時間。」輕疾說:「有僵屍就可能有旱魃或屍靈之王,犬族沒有聚集足夠戰力,不會接近這兒,一般犬族隨便接近,反而會增加屍靈。」

得快叫下面的人開溜,洛年和凱布利往下飄,對著山洞那兒飛去。

一看到洛年,焰丹馬上跳上去抱怨:「為什麼沒人找我?好無聊!」

「他們聞出妳是麟犼吧?」沈洛年笑說。

「啊!」焰丹猛頓足說:「我怎麼沒想到?」

「妳回家吧。」凱布利說:「剛剛聽到他們說,要找一大群很厲害的狼人來這兒,我們要叫這些人快逃。」

「我不要這麼快回家。」焰丹埋怨說:「我還想玩。」

洛年洛年不和焰丹多說,對山洞裡面喊:「你們快出來,狼人離開了。」

當焰丹出現的時候,早就有人在裡面疑惑地探頭探腦,見洛年這麼喊,一名高瘦中年人,看著洛年和凱布利,驚喜地說:「你們不是沈先生和凱布利嗎?」

「對啊!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們啊!沃克先生。」凱布利笑說。

焰丹聽見這對話,疑惑地說:「你們認識啊?」

洛年點點頭說:「嗯!認識。」

沃克有些好奇地看了焰丹兩眼,轉頭對山洞內大喊:「文森特,是沈先生,魔法光色是暗紅的那位。」

很快地,文森特、瓊、基蒂和杜勒斯都驚喜地從山洞內出來,兩方寒暄了一下後,洛年說:「好了,我們要快離開,現在狼人只是暫時撤退,過不知多久以後,可能會來成千上萬,文森特,你們有多少人?」

「三十個大人,八個小孩。」文森特說。

凱布利放到最大,應該是托得動這麼多人,洛年點點頭說:「快帶大家出來,我們要帶你們去歲安城。」

「沈大哥,歲安城是甚麼?」杜勒斯問道。

「呃.........等等我再解釋,先帶大家出來吧。」洛年說。

 

很快地,眾人搭上凱布利,一路高速地往噩盡島飛去,焰丹也在上面,不管洛年怎麼勸,他都想去人類城市看看,洛年勸不過她,只好任她跟著。

過不了多久,眾人便見到一個彷彿城牆般的龐大建築物,雖然現在是深夜,但還是看到火把在燒,甚至有守衛在走動,文森特等人都十分興奮,焰丹驚訝地說:「哇!這就是人類住的城市啊!那洛年,我以後要找你時,就來這邊嗎?」

「呃........不用啦,我以後也不會住這,等我找到我想住的地方後,會告訴妳的。」洛年說,若讓這個帶著鏡子的愛打架小麟犼進到歲安城,城恐怕一下子就燒起來了。

「咦?沈大哥,你不住這嗎?」杜勒斯詫異地問。

「嗯.........是啊!因為某些原因。」洛年看了看,在一處樹林降落,說:「你們等到白天再進去吧!你們最好別提遇過我,就說自己想辦法找去的,會省不少麻煩……除了……」

見洛年突然停頓,文森特詢問說:「沈先生?」

洛年想了想說:「道武門有個『白宗』,宗長是個姓葉的女孩子,他們是我朋友,人不錯,能力也很強,建議你們找他們合作。至於道武門總門的人,大多都是渾蛋,最好別理會。」

文森特點點頭說:「我明白了。」

接著,洛年轉頭對焰丹說:「至於妳,小丹,妳該回家了,我想狼人應該會去拜訪妳家,不管他們說甚麼,裝傻就對了,懂嗎?」

焰丹愣了愣說:「喔!知道了。」

洛年滿意地點點頭,和凱布利及焰丹同時飄起,對杜勒斯他們揮揮手道別後,便分開飛行,焰丹是要回家,而洛年他們,則還不確定要去哪裡。

 

洛年和凱布利之後暫時待在宇定高原,平常就是在修練,雖說噩盡島是新生的土地,讓宇定高原目前除了有妖炁的植物外,其他什麼都沒有,但洛年也是為了以防萬一,若是白宗那出了甚麼事,自己才隨時能幫忙。

過了幾天後,洛年正在一旁揮舞天仙飛翼時,凱布利懶洋洋地坐在山崖上,用手托著臉,看著歲安城內忙碌的人們,突然抱怨說:「好無聊啊!每天都在修練,沒有其他事可做了嗎?」

洛年聽了,停止揮飛翼,往上看著凱布利說:「沒辦法啊!誰叫我們被通緝,不然,妳說,我們現在要幹嘛?」

凱布利歪著頭,自言自語說:「如果懷真姊姊在的話,一定能想出一些好玩的事,懷真姊姊最愛玩的是..........」

洛年見凱布利沉思起來,便扭過頭,繼續練習使用天仙飛翼時的各種角度攻擊,突然,凱布利彷彿領悟一般,搥了一下掌心說:「我知道了,我們去偷東西吧!」

洛年聽了,差點跌了一跤,好不容易才穩住身體,詫異地說:「什.....什麼?」

「對啊!我們去偷應龍寶庫,之前幫三小選武器時,看到那成千上萬、功用不同的寶物,我就覺得好好玩,反正主人你身上本就一堆贓物啊,就連你的『靈魂』都是呢!」凱布利理所當然地說。

洛年先愣了愣,才知道凱布利是在說鳳凰換靈的事,洛年翻了翻白眼說:「切!那根本是鳳凰耍詐,和我無關,而且若不是因為這樣,妳也不會誕生了,再來,我們偷東西幹嘛?又不會用到。」

凱布利聽了說:「難說喔!主人,你身上不是有很多東西,都是為了鳳凰能力而量身製作的嗎?若是主人你的小孩繼承了這些能力,那幫他們拿些裝備,不是比較好嗎?」

洛年一愣,心想也對,當初倒忘了問懷真要生什麼品種,既然這樣的話........洛年點頭答應凱布利,兩人稍微收拾一下,便照著輕疾的指引,往應龍寶庫飛去。

 

花了幾個小時後,兩人終於接近目標,這附近是由河水切出來的深山幽谷,一條小溪在谷中蜿蜒而過,轉折間匯成一池清潭。潭面輕霧騰動、湖水青碧,周圍群蝶撲翼、鳥鳴啁啾,還有大片綻放著初春綠意的古老針葉林與油青綠地。一入谷中,一股清新芬芳立時透入鼻息,讓人胸懷為之一暢。

凱布利吸了一口空氣,讚嘆說:「這裡好棒,主人,我看我們以後就住這吧?」

洛年似乎也很喜歡這哩,但他卻說:「這裡是不錯,但總不能讓應龍當我們的鄰居吧?還有,我比較想住在春天有櫻花;夏天有蟬叫;秋天有楓葉;冬天有雪花,這種四季分明的地方。」

凱布利聽了嘖嘖說:「主人你也太挑了。」

洛年翻了翻白眼,突然,遠方傳來一聲類似爆竹的輕響,而那聲音正是來自寶庫門戶附近,兩人有些訝異,收斂炁息,沿著溪谷,朝那方向飄去。

兩人在草上飄掠,又過了一公里餘,遠遠已能從林間看到一扇大約三公尺高的金色巨大門戶。

金色的門戶……洛年頗有點失望,門戶的模樣可以顯露主人的喜好,若這兒的主人只對黃金有興趣,裡面恐怕沒什麼自己用得著的東西。

又飄近了些,兩人繞過林木遮掩,往門戶那端看,卻不禁直了眼睛。

那兒站著兩個稍嫌矮胖、妖炁孱弱的妖怪。那妖怪的腦袋半截鼠頭、半截人臉,仿佛鼻子以上戴著怪鼠面具一般;兩妖都赤著腳,腳掌比正常人大了不少,更特殊的是,他們居然穿著人類的襯衫、西褲,屁股上還挖洞露出一條長尾。

那兩個妖怪身旁的金色門戶上,吸附著十幾個類似吸盤的古怪東西。吸盤另一端,十餘條藤狀物連結在一個圓滾滾、半人高的古怪妖物上,隨著時間過去,那妖物逐漸膨脹,突然砰地一聲,頂端開了一個口,一股妖炁往空中衝出,消散無蹤,而那聲響,正是剛剛沈洛年聽到的聲音。

那是怎麼回事?洛年感應著妖炁流動,發現那些吸盤似乎正緩緩地吸化著門戶的妖炁,再從那圓球匯集釋放,而隨著時間過去,門戶的妖炁也正緩緩地減少。

這兩隻妖怪強度只和毛族人差不多吧?洛年低聲問:「這是什麼妖怪?」

「納金族或稱納金人。」輕疾說:「嗜好收集金珠寶物,社會觀和人類相似,也有各自的普通名字,在妖族中並不受歡迎。」

收集金烏?看來是遇到同行了,看那吸盤妖怪,似乎專用來吸化那門戶妖炁,不過那東西效率看來不怎麼高,想打開這扇門,恐怕得花上好長一段時間。

既然這樣的話,不如上前合作一下,反正自己要的也不多,洛年招呼了一下凱布利,兩人上前走出林間,輕咳了一聲。

這一咳,兩個納金族鼠頭人吃了一驚,同時蹦了半公尺高。兩人在半空中扭頭,看到洛年和凱布利,又鬆了一口氣,其中一人剛落地,便瞪眼說:「人類!幹什麼的?怎麼來的?」

洛年他們沒回答這句話,其中一個穿著藍襯衫的納金人見狀,從懷中拿出個彷彿指南針般的圓盤,仔細看了看,對身旁另一白衫納金人用他們的語言說:「沒有妖炁。」

第二個穿著白襯衫的納金人眉毛動了動,說:「你們確實是人類沒錯吧?」

看來那圓盤是偵測炁息的?自己現在本來就沒將養炁道息轉換成炁息,而凱布利則是因為是天仙,隱藏炁息的方式本就比較高超,看來那圓盤是二手貨,洛年想了想說:「我們是人類沒錯。」

「這附近數百里內本就沒多少人,殘存的也都死光了,你們怎會到這地方來?」白衫人問。

「管他的?」藍衫人收起指南針,揮揮手說:「別湊熱鬧,我們正忙,再不走吃了你們。」

洛年他們當然不會走,開口說:「你們想用這東西開門,至少得花上好幾個星期吧?」

兩人一怔,對看一眼,白衫人開口說:「你怎麼知道?」

「看得出來。」洛年頓了頓又說:「若寶庫中的妖炁會慢慢外送,恐怕幾個月都清不光,到時候寶庫主人回來,不是白忙了?」

藍衫人蹦起說:「銀牙!看!他也這麼說!」

被稱作銀牙的白衫人愣了愣,這才瞪著洛年說:「你怎麼知道後面的妖炁會跑出來?」

「以前看過類似的。」洛年隨口說:「我是來和你們打商量的。」

「打什麼商量?」兩人半信半疑地上下打量沈洛年,凱布利見了笑說:「你們是來偷東西的吧?我們也是,別小看我們喔!我們能幫你們開門喔!」

兩人一愣,對看一眼,接著便偷偷商量起來,然後,那個藍杉人上前笑說:「這個,我叫玉鬚,不知兩位怎麼稱呼?」

既然來當小偷,自然不能把說太清楚,洛年只說:「我姓沈。」

至於凱布利則愣了一下,想了想說:「我.......我姓胡。」卻是凱布利突然想起懷真胡說的「胡宗」。

銀牙接著上前說:「那沈先生、胡小姐,你們說能開門,那有甚麼條件嗎?」

「沒什麼條件。」洛年目光一轉說:「讓我先選三樣寶物,其他都歸你們。」

兩人一愣,又偷偷商量起來,銀牙想了想,望了玉鬚一眼說:「就照沈先生的意思。」

「沒問題嗎?」沈洛年看了玉鬚一眼,見玉鬚也點了點頭,不過這兩個妖怪,雖然一臉誠懇,卻似乎藏著點古怪的氣味……沈洛年提高三分警覺,開口說:「把你們那精獸拆走。」

銀牙不再囉嗦,湊過去把吸盤一個個取下,玉鬚也跟著幫忙,沒幾下,那精獸已經被搬到一旁。

洛年走近大門,兩手舉起,道息一探,往兩扇門透了進去。

道息一至,妖炁立散,很快地,那扇門變成兩片只剩重量的巨大門戶,沈洛年兩手一推,門卻推之不動。

洛年正皺眉,卻聽身後的銀牙驚喜地說:「已經好了嗎?真快啊!沈先生,這種造型的門戶,要往外拉。」

往外嗎?洛年手放在那兩個巨大的方形門把上,用力往外扯,這門雖重,但洛年還拉得動,正將兩扇門緩緩拉開。這一瞬間,身後銳嘯破空聲乍起,同時傳來了月雯的示警,洛年吃了一驚,和凱布利往側面急閃,回頭一看,卻見銀牙和玉鬚兩人手中各拿著一支短棍,剛巧同時揮了個空。

這兩個渾蛋!洛年和凱布利拔出各自的武器,正要還擊,兩妖已經同時跪了下來,趴在地上大聲喊:「誤會!誤會!」

誤會?洛年和凱布利一怔,停下動作,玉鬚開口:「沈先生、胡小姐,這只是測試,我們不會真打的。」

測試?洛年皺起眉頭,銀牙跟著說:「我們知道一定打不到你們,不過裡面可能會有不少這種埋伏,所以特別測試一下,當然不會真的打下去。」

都是鬼扯,洛年看得出兩人都在撒謊,剛剛那下自己要是沒閃,後腦勺一定破兩個洞,但對方趴在地上求饒,又下不了殺手。洛年遲疑片刻,終於還是沉聲說:「你們滾吧。」

兩人抬頭偷瞄了沈洛年一眼,同時跳起。玉鬚擠出笑容,退出幾步說:「沈先生、胡小姐請先進去挑選。」

到這時候,他們還想拿其他東西嗎?媽的,這些傢伙臉皮還真厚,沈洛年和凱布利一陣錯愕,倒是忍不住好笑,反正自己也拿不完……沈洛年不再理會這兩個納金人,搖頭往內走。

洛年走入門後的金色甬道,見眼前金碧輝煌,妖炁騰動,黃閃閃的光影挺刺眼,他暗暗皺眉,快走了兩步。還好通道挺短,不遠處就是一個堆了不少東西的圓形大廳,看樣子只是單純一個寶庫,並不像上次一樣有埋伏。

洛年正鬆了一口氣,身後卻又傳來一陣古怪的聲浪。

難不成那兩個傢伙還沒學乖?洛年和凱布利快速旋身,卻見出口的門戶被猛然關了起來,闔得死緊。

「這是幹嘛?」洛年一愣:「他們不要寶物了嗎?」他飄到門戶那兒,用力推了推,也不知道外面被頂上了什麼東西,用了炁息,居然也推不動。

「可能打算過一陣子才來開門吧。」凱布利不確定地說。

「他們想把我們餓死嗎?」洛年說。

「不曉得耶!但反正也困不住我們。」凱布利歪頭說。

也對,若真的出不去,大不了用道息化散掉這門戶,畢竟這門戶也是妖炁所凝,只是結構堅實很多,要費更大的工夫而已。

現在倒不急著開門,省得還得提防那兩個渾蛋。洛年一面往內走,一面對輕疾說:「怎麼都是些黃金?幫我選選寶物吧。」

「寶物的價值很難定義。」輕疾說。

「這..........當然是能配合鳳凰能力的寶物囉!」洛年說。

「那大概只有那捆布你用得上。」輕疾說:「左前方,紅褐色的布。」

「血飲布嗎?」洛年吃了一驚,望過去,卻見那布顏色仿佛紅土,又粗又厚,雖然也是紅色,卻和血飲袍頗不相同。

「火浣布,火鼠毛織成。」輕疾說:「和血飲布相同處在於質輕,不影響你的行動,也可以自動黏合裂口、耐久不毀。但沒有收束傷口的功效,也不如血飲袍柔軟細滑,稍粗厚了些,但相對也比較堅韌,可以做幾件戰袍、褲子和軟鞋,甚至做個背包,只要裡面別帶重物,戰鬥時就不用扔下。」

似乎聽懷真提過這名稱?好像可以避火?洛年一面想一面說:「也不會髒嗎?」

「雖然也不易染塵,但沒有血飲袍這麼好。」輕疾說:「若沾染上油污穢物,此物避火,入火即淨。」

果然燒不壞,洛年滿意地拿起來說:「不錯,就拿來當我的小孩的衣服,那還有其他的嗎?」

輕疾停了幾秒之後說:「似乎沒了。」

「嘎?」沈洛年望著眼前的大片金光嚷:「都沒有其他可以用的東西啊?」

「我只是個分身,神智並非集中於此,思慮難免不周。」輕疾說:「或者我把每個東西的功能告訴你,你自己判斷?」

洛年正煩惱著,凱布利見了說:「沒關係啊!主人,反正我們還得等那兩個鼠頭,這幾天就先做衣服、聽功能吧!」

也是,洛年點點頭,總不能為了能提早出去,就拆人房子,洛年說:「好吧!不過,我要先想好教訓那兩個混帳的方法才行。」

 

半個月後的清晨,消失十來天的玉鬚和銀牙再度出現在門戶旁,還帶著二十多個納金人,其中一個腰圍比身高還常的肥胖納金人說:「銀牙、玉鬚,你們說,裡面有兩個沒炁息的人類,確定死了嗎?」

玉鬚笑說:「是的,金趾老闆,已經過了半個月,他們一定死了。」

「嗯!」金趾點頭笑說:「開庫!」

玉鬚和銀牙相對一笑,兩人合力,慢慢地把門拉開,門一開,眼前紅和藍光一閃,洛年和凱布利現身,瞪著他們,兩人一驚,同時跪下大喊:「太好了,沈先生和胡小姐沒事,當時不知為何門關了起來,我們找族人來才勉強打開的呢!」

這兩個混帳說起謊來真有默契!洛年好氣又好笑,見他們跪下地,果然不好下殺手,洛年目光掃過眾人,兩手一伸,把他們抓起來,扔到寶庫內。

「啊!?」兩人驚呼一聲,同一時間,其他納金人見苗頭不對,紛紛拿起一個圓形的東西往地上砸,瞬間黑色煙霧四面炸起,納金人紛紛往外逃。

但洛年和凱布利移動有如電閃,煙霧還沒炸起,他們又扔了些納金人進去,高速移動所刮起的勁風,颳的煙霧四散,毫無作用,很快地,所有納金人都被扔進去,接著洛年碰地一聲把門關起,揚長而去。

凱布利跟在洛年身旁問:「主人,現在要幹嘛?」

「先去找吃喝的,幾個小時後再來照輕疾說的和他們賭約,讓他們都變成我的僕人。」洛年說。

「可是主人,你用血凰眼不就得了,何必賭約?」凱布利疑惑地說。

洛年得意地說:「照理來說,這場賭注他們會贏吧?所以我要看他們慢慢絕望的樣子。」

「喔!原來如此啊!」凱布利笑說。

 

幾個小時過去後,洛年和凱布利往另一個寶庫飛去,洛年說:「輕疾說得沒錯,他們似乎真的很討厭當人奴隸,看他們一個個比死了爹娘還慘,還真爽!」

「主人,這樣的話,我以後想要什麼珠寶裝飾的話,都能找他們了耶!不知道懷真姊姊想不想一些飾品?」凱布利開心地說。

「不會吧?她那喜慾之氣就夠她用了,不過對我沒用就是了。」洛年說。

又過了幾個小時,兩人在一座雪山上看到一座六公尺高、彩色琉璃所造的門戶,洛年滿意的說:「看來,這是天仙的寶庫,而且並不是黃金最多。」

兩人走了進去,到一個長長的通道,突然,從牆壁中爬出好幾隻琉璃所做的巨大應龍,甚至有一些是人形的,還拿著武器,凱布利吃了一驚說:「是陷阱,而且不像之前是單純由妖炁和砂礫做的。」

洛年皺眉說:「別慌,這種的一樣沒甚麼實力。」接著洛年讓金犀匕出鞘,伸到二公尺長,喝了一聲,對著假應龍和假人殺去,凱布利也拔出雷龍刀應戰。

洛年首先對著假人攻去,畢竟人形比較麻煩,洛年猛然一揮刀,拿著長劍的假人輕鬆躲過這單純的一揮,但洛年卻露齒一笑,猛然將金犀筆伸長,金犀筆瞬間刺穿假人,洛年手臂一揮,將它砍成兩半,同時用道息吸收了妖炁,讓那假人倒下,無法再利用妖炁再生。

突然,在和凱布利糾纏的應龍群中,其中一隻猛然張口對著洛年,從中射出十幾個長槍狀的琉璃,對著洛年殺去,洛年一驚,將手對著它們喊:「神羅天征!」

瞬間,那些琉璃長槍被彈開,射中周圍的牆壁,打出好幾個大坑洞,瞬間碎石亂飛,煙霧瀰漫。

凱布利見狀說:「主人,這樣下去,我們就會把這寶庫給毀了。」

「不會,妳看清楚。」洛年說。

凱布利一愣,仔細一看,發現那些琉璃長槍正進入它們打出的凹洞中,把凹洞補好,而洛年剛剛打敗的琉璃假人,也進入地板內,與此同時,又有其他敵人從牆壁中出來。

原來如此!凱布利不再猶豫,盡情攻擊,而洛年也打點精神,向著其他琉璃敵人進攻。

 

過不了多久,寶庫內的妖炁都被洛年吞了,無法再製作守衛,洛年和凱布利安心地進去,照之前一樣,問輕疾哪個寶物好。

「這裡有比較多你們會想要的。」輕疾說:「右前方五十公尺處,金色的長劍和長槍。」

洛年聽了,上前和凱布利各自撿起一個,洛年望著長劍說:「這些是啥?」

「金犀劍和金犀槍,雖然只在『始精』階段,無法出鞘,但應該還是能用道息使之變輕。」輕疾說。

金犀做的?洛年吃了一驚,想起當初自己還不了解金犀匕的使用方法時,曾抱怨懷真不拿個金犀「劍」或金犀「槍」來,沒想到還真有!洛年高興地說:「太好了,那還有甚麼東西?」

輕疾頓了頓說:「前方三公尺處,有件袍子。」

又是衣服?洛年上前拿起仔細端詳,發現那是件淡黃色的長袍,上面有火紅的條紋裝飾,洛年問:「這又有啥功用?」

「這叫『黃炎袍』,質輕,不影響你的行動,也可以自動黏合裂口、耐久不毀,和血飲袍一樣不易染塵,雖然無法防禦道術,但可以隨著主人的意願,讓火紅條紋處出現炎炁護體。」輕疾說。

不錯嘛!洛年點點頭,拿起袍子和武器離開,走出門戶後,洛年皺眉說:「這些武器太重了,可真麻煩。」

突然,月雯開口說:「不然,我來幫你吧!」

洛年一愣說:「妳要如何幫我?」

「你先開啟仙凡兩界的通道。」月雯說。

洛年照做,釋放道息施術,突然,一片空間被洛年的手撕裂開來,正是往仙界的路。

洛年往裡面看,看見月雯正在那邊說:「把武器扔過來吧!我雖然過不去,但我們還是能互相傳遞東西的。」

這可真方便!洛年把金犀劍槍扔進去,月雯一把接住,接著,洛年便關閉通道。

「好厲害!根本是小叮噹的百寶袋嘛!」凱布利驚訝地說。

「嗯!對啊!」洛年說,突然傳來輕疾的聲音說:「白宗葉瑋珊要求通訊。」

不是有叫她少聯絡嗎?洛年皺眉說:「接過來........瑋珊?」

瑋珊的聲音似乎有些苦惱,只聽她說:「洛年..........那個,小純被抓走了。」


下集預告:這些傢伙真是找死!凱布利,我們直接殺進去

什麼?高輝吸收了我的細胞和T病毒,變成了不死之身?

不見棺材不掉淚!看我把你們都吸成人乾!!!!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刑x爺
  • 不死身都出來了
    這次更新好快 嚇一跳
    怎感覺洛年找的東西都自己要用
    給他的孩子反而才幾個
  • 沈洛年:衣服、武器....,嗯!剛剛好

    闇鳳Terry 於 2013/02/11 21:17 回覆

  • 悄悄話
  • 獄玄
  • 是不是忘記保險措施
    才不小心碰出來.?>W<

  • 甚麼東西碰出來?

    闇鳳Terry 於 2013/08/31 22:55 回覆

  • 獄玄
  • .0.你懂得..
    小屁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