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過了多久,洛年在還有些疲累的情況醒來,一張開眼,便看見木造的天花板,牆上點著蠟燭,其它什麼都看不到,自己則似乎躺在床上。

看來現在是深夜,只是不知道是昏迷後的第幾天...........洛年心想,憑著炁息感應,洛年知道凱布利和狄純也正在另一邊睡覺,洛年想了想,決定起身散散步。

洛年推開木門走到外面,外面也沒什麼營火了,大家似乎都在屋中睡覺,洛年往上一看,只見天空佈滿了繁星,十分漂亮,但漂亮歸漂亮,但自己可不能在這裡久住,這裡人太多了.....,洛年如此想著。

走著走著,洛年總覺得周圍有什麼不對勁,但四面一望,眼前卻沒什麼不對勁,突然,一波強烈的道息從地底湧現,把洛年嚇了一大跳,同時天搖地晃了起來,一個強烈的地震伴隨道息出現,把庫克鎮的人都震醒了,一下子,大家都奪門而出,大呼小叫著,而凱布利和狄純也往洛年這裡奔來。

「主人,這地震怎麼回事?和道息大漲有關嗎?」凱布利問道。

「我哪知啊?」洛年回道,他想了想,便詢問輕疾,才知道是祝融搞的鬼,因為噩盡島的息壤會逐漸影響他吸收道息的效率, 而息壤土塊太重太多,已不可能借著往外噴射岩漿抵禦,於是祝融決定要利用本體的快速流動,帶動各地陸塊到這兒集合,拱起噩盡島,而要辦到這種事,就得等道息濃度增加到現在這程度,所以今日道息量一增,他就開始動作。

這太誇張了吧?洛年瞠目結舌地想著。

「等等,這麼說的話,不是會有很大的海嘯嗎?就算海嘯會被週邊的大堡礁破壞不少威力 ,但這兒可是平地,一定會淹成一片水澤的。」凱布利有些驚慌地說。

說曹操曹操到,凱布利才剛說完,第一波海嘯便向庫克鎮淹來,大夥都尖叫起來,洛年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可無法一口氣帶這麼多人升上空,這時,月雯說:「換我、換我,交換身體。」

洛年一愣,乖乖照辦,進到洛年身體的月雯也不將外表變化,蹲下身,將雙手貼在地面上,說:「魔法土系‧萬里土流壁!」

瞬間,從地面冒出了巨大又寬的土牆,把庫克鎮面對海的地方擋住,而沖來的海嘯,則被土牆擋在外面,又衝回海裡。

庫克鎮的人都看呆了,原本以為這回又要經歷一次大劫,沒想到完全沒事,於是大家都歡呼起來,互相慶祝著。

洛年和月雯換回來後,驚訝地說:「有這麼好用的魔法,妳怎麼不教我?」

「這咒語對你來說太長了。」月雯說。

「幹嘛念那些又臭又長的咒語,反正我說中文妳聽得懂。」洛年不解地說。

「這是精靈界的法則 ,一定要遵守。」月雯說:「還有,別忘了這可是魔法,要一直維持下去的話,就要消耗的魔力,不是我的,趁你還沒昏倒前,快帶他們到高處避難吧!」

差點忘了,洛年連忙叫凱布利和狄純幫忙,把大家都叫到西南邊的高地避難。

洛年在趕人的同時,月雯又說:「還有,木靈之術其實是土靈和水靈的融合,所以以後我再教你一下,你也能用出這招了,而且一樣不用開啟玄界之門,直接從大地生出,而我剛剛那是魔法,當然能憑空而出。」

原來如此,洛年不再為剛剛咒語的事煩心,專心趕人。

到了高地後,洛年開口解除了魔法,土牆瞬間消失,浪便衝了進來,一下子,城鎮便被泡在水中,那兒的人們,這時也大半垂頭喪氣地看著自己的家園,尤其是隨著酖族遷來的那群人,才住下不到幾個月,剛開始想過穩定的生活,家卻又毀了,他們這時望著庫克鎮的眼神,都帶著點茫然。

洛年歎了一口氣,回頭一望,發現鶴陀族似乎正和這裡原住民的祭司說話,當然,有輕疾在翻譯,而似乎只有祭司能和牠們說話,其他人都避在一旁,洛年越看越覺得不對勁,卻是那祭司的心情,隨著對話越來越糟,那是一種擔憂的情緒。

洛年正要上前查看,卻見和祭司說話的鶴陀妖突然一轉身,帶著其他的族人,全速往南離開。

搞什麼鬼?洛年滿頭問號地想著,這時大家都湊上去聽祭司說話,洛年當然也過去聽。

這時鎮長正望著祭司,詫異地說:「鶴鴕族說這兒危險?」

「神靈詢問大地母神,說陸塊在移動。」祭司說。

洛年換出輕疾,皺眉說:「為什麼危險?」

「我正要向鎮長說明。」祭司說:「神靈說,數日內,約克角會先和新幾內亞撞擊,之後黏合的陸地將不斷往東北移動。撞擊和移動的過程中,約克角北端大部分地區會變形、隆起,甚至擠入土下都有可能,待在這兒十分危險,所以鶴鴕神靈全族已經往南遷移。」


「那我們也該往南嗎?」鎮長有點慌張地說。


「神靈說,往南走百公里處,在這次道息彌漫後,會降下一個外來的強大兇猛神靈,人類過不去,他們打算全速闖過去,但仍可能有部分族人受損,所以不能護送我們過去。」祭司緩緩說。


鎮長聽了詫異地說:「那……不是你們的神嗎?不管我們死活就這麼離開?」


祭司只搖頭,並沒回答。

「你……難道你也是什麼神嗎?」鎮長看著洛年問。


洛年搖搖頭說:「我只是普通……普通的變體者。」洛年本想說普通人,但想想實在說不過去,只好臨時變化一下。


當初噩盡島上大戰妖怪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雖然最後以失敗收場,但全世界對這名詞都已經挺熟悉,鎮長一怔說:「原來是變體者……你有辦法嗎?」

洛年想了想,既然是這次道息大漲就來的,那頂多只有中等到高等妖仙的程度,自己應該可以應付才對.........雖然很麻煩,但也不能放酖族女巫在這等死,洛年嘆了一口氣說:「好吧,交給我。」

鎮長大喜說:「太好了,拜託先生了,若你能成功,我們全鎮的人一定都會感謝您,把您視為英雄,每天都會送............」

「免了吧!要感謝我就別來煩我。」洛年說,接著便轉頭對正要開口的狄純說:「至於妳,給我留在這,凱布利,看好這ㄚ頭。」

狄純不滿的嘟起嘴,凱布利則聽命,按著狄純的肩膀,不讓她亂跑。

「我走啦。」洛年稍微揮一下手,飄起離開。

 

洛年一面飛,一面詢問輕疾妖怪的資料,才知道來者是梭狪,是狪狪的變種,本是個敦厚善良、與世無爭的妖物,特色是在體內養珠,此珠乃精氣所化,質輕而固、無光自明、可辟水火,還可以藉主人妖炁自由飛行,人稱狪珠,是種異寶。

「喔?」洛年說:「那為什麼會產生變種?」

「許多妖仙都想取得狪珠,所以狪狪往往被人捕殺,後來接近滅絕。」輕疾頓了頓說:「曾有一隻狪狪,僥倖逃出了圍捕,從此性格大變,以絕大妖炁改變了自身的存續方式,成為一種個性兇狠的變種,他的後代就是後來的梭狪。他們將狪珠煉成飛梭,並增加數量、減少體積,降低了狪珠的價值,卻增加了攻擊力,任何看似有靈智的生物接近他的生存範圍,都會以飛梭攻擊。」


聽來也有點可憐,洛年頓了頓說:「那傢伙可以溝通嗎?能不能麻煩他讓人類通過?」


「那是生命力遠大于精智力的妖物,多以本能活動。」輕疾說:「無法以言語溝通。」

這可真麻煩,自己竟然要為了那些人,去殺可憐、又沒惹自己的妖怪,但為了酖族女巫,又沒其他的辦法。

洛年飄過草原,往東又進入了一片密林區,正打算轉換方向的時候,突然西南方一股妖炁爆起,對著這方向沖來。


來了。洛年吸一口氣,轉向迎了過去。


兩邊速度都快,短短幾秒之間,兩方距離迅速縮短,已經到了目力可及之處。洛年目光望去,發現是好大一隻彎角山豬,那梭狪體長兩公尺餘,巨大的豬鼻兩側勾起一雙白色彎角,渾身鬃毛剛硬如刺,看來十分威猛。

洛年仔細感應,發現這隻只有高等靈妖的程度,和小丹、小芷、小霽一樣,但因為是笨蛋,所以就更弱了,但更仔細感應,就會發現這隻梭狪身後數百公尺裡的樹叢裡,有一隻「奶奶級」的梭狪,大約為中等妖仙,看來他是和祖母一塊來的,現在只是因為自己沒放出所有的炁息,而被別人看扁了,只派孫子過來。

洛年拔出金犀匕,在被欺近的瞬間,倏然改變方向,身子一扭,一身化五,躲過牠的角。

梭狪見看不出真身,突然張口,猛然從口中噴射出冰泉般的一束光華,朝洛年那群幻影飛去。

什麼東西,洛年微微一驚,眼睛一轉,變化為血凰眼,仔細一看,發現千百個指粗的半透明梭狀晶體,正在空中快速地飛旋轉動,而且數量雖多,那無數的軌道卻涇渭分明,各不相干,就這麼在空中交織出一片龐大的銀光,向自己包來。
這就是飛梭嗎?簡直像是天羅地網,該怎麼躲?洛年又吃了一驚,才一下子,那些飛梭就包圍住自己,洛年雙手張開,對著四面八方的飛梭,在它們接近時,開口說:「神羅天征!」

瞬間,包圍洛年的飛梭猛然往後飛撤,但被彈開數十公尺後,又同時往回,洛年又彈開幾次,腦中不斷想策略。

突然,洛年見那梭狪只站在那裏不動,專心操控飛梭,似乎這些飛梭就是牠最常用的戰鬥方式,畢竟豬很重,除非對方真的很慢,不然想用那彎角撞到對手可不容易,這樣的話............,洛年口中默念,念完後,便指向那隻梭狪。

瞬間,梭狪身旁出現一個巨大的火球,梭狪完全沒料到有這種事,連炁息都來不及運出護體,就被火球正面擊中,炸的牠皮開肉綻。

梭狪慘叫了一聲,正想召回飛梭過來保護牠,但火球一個接著一個攻來,絲毫不讓牠有喘息的機會,這樣梭狪也無法好好操控飛梭,飛梭在空中盤旋了一陣子,不久後,飛梭便隨著主人的死亡掉落在地面上。

總算解決了,看牠剛剛被炸所散發的氣息,可真不舒服,洛年搖搖頭,飄落在飛梭旁,問輕疾說:「這些飛梭還能用嗎?」

輕疾回答:「是,雖然不能做飛騰攻防等作用,但用道息將裡面的凝結妖炁消除後,再灌入自己的炁息,就可以發光。」

還不錯嘛!自己留一些就好了,剩下的就送給瑋珊他們,洛年開始蒐集掉落在地上的百多片飛梭,才撿起十幾片,洛年就突然感覺到那大梭狪正往這奔來,洛年就先退在一旁,打算看看狀況。

那梭狪足有四公尺長、近兩公尺高,到達小梭狪身旁後,眼神中透出悲痛,用鼻子拱著那倒地死亡的小梭狪,似乎不相信小梭狪已經死亡。

洛年忽略大梭狪的悲痛氣息,心想這隻也太肥了吧?這樣連珠爆彈咒就不會有太大的效用,雖然可以讓金犀匕出鞘,但這隻大梭狪已經夠可憐了,自己實在是不忍心殺她,但讓她住在這也不行,該怎麼辦?

洛年還沒想完,那隻梭狪就發出一聲狂猛的悲嘯聲,嘴猛然張開,吐出十多個比橄欖球略小的大型飛梭,就對著洛年攻來,洛年只好先飛上天,像剛剛一樣,一面彈開飛梭,一面思考。

想著想著,洛年突然想到血凰眼的一個功用,於是加速衝到梭狪頭上,畢竟這次只有十幾個飛梭,十分好躲。

洛年開啟血凰眼,和那隻梭狪四目相接,突然,梭狪的眼球旁也出現三個勾玉,勾玉往上移動,隱沒到眼珠裡面,而那隻梭狪身子突然一震,乖乖停下來,而那些飛梭也停止攻擊,回到她體內。

洛年也不說話,施術下令,那隻大梭狪便叼起小梭狪的屍體,轉身離開,似乎要搬離這個地方。

大梭狪走後,洛年突然蹲下身,用手按著眼睛,罵道:「媽的!好痛,才控制一隻低智商的妖獸就痛成這樣。」

在仙界閒閒沒事做的月雯說:「你現在仙化程度不夠,當然會痛,關於血凰眼,我也能教你如何更靈活地運用,等到你以後開啟『萬花筒血凰眼』,就能做更多事了,其實你的超強幻術『幻凰』也應該在萬花筒時使用才對。」

萬花筒是啥?洛年正想發問,月雯又說:「還有,你剛剛控制住那隻梭狪,雖然不久後幻術就會解開,但你等於是和她做了一個契約,以後你就能用『通靈之術』將她召喚到你身邊,就算你以後和很多妖獸做契約,使用通靈之術時,以會看你高興,召喚其中或更多隻,不會一口氣跑出全部,這我以後也會教你。」

洛年聽了笑說:「搞得好像妳是我的師父一樣。」接著便撿起其他飛梭,放進血飲背包中,飄起離開,要回去庫克鎮。

回去告訴大家這個消息後,每個人都欣喜若狂,紛紛上前感謝洛年,而洛年當然懶的理會。

鎮長高興地說:「謝謝沈先生,但是我們這一路往南遷移,八成還會碰到其他妖怪,不知沈先生能不能..........」

對了,差點忘了還有這個,但自己怎麼肯願意當他們的保鏢?這種事就該交給一心那熱血笨蛋,洛年想了想,便要輕疾通知瑋珊,但還沒通知,輕疾就突然說:「白宗葉瑋珊要求通訊。」


「呃?」洛年一愣說:「不是開我玩笑吧?這麼巧?」


「不是。」輕疾語氣平淡地說。


這土精分身和機器人一樣,諒他也不會開玩笑,洛年當即說:「接過來。」


「洛年?」瑋珊的聲音似乎有點焦急。


「是,我正想找妳呢。」洛年笑說。


「我……」瑋珊遲疑了幾秒,才說:「我們被困住了。」


洛年一怔,收起笑容說:「怎麼?出了什麼事?」


「剛剛地震,山洞崩了很多地方……我們被困在裡面。」瑋珊聲音雖然帶著幾分焦慮,卻還算冷靜,她緩緩說:「我之前和你說的那個奇怪的女孩,她知道的通道都崩塌了,我們又不敢亂挖,可是地震還震個不停,如果連這兒也塌了……」


「不會吧?」洛年吃驚地說:「完全沒路走了?」


「有路,正想辦法找……但這地方通道很複雜。」瑋珊頓了頓說:「現在仍不斷地震,我也怕和輕疾問出路徑後又被地震毀了,還在想怎麼安排比較妥當,但總之暫時不能……」

「等等!」洛年說:「我去找你們。」


「什麼?太危險了,別來!」瑋珊頓了頓又說:「而且你在海上不是會迷路嗎?」


「我……」洛年不便解釋,直接說:「妳們在哪兒入洞口的?」


「我不知道地名,這兒又沒有人可以問……」瑋珊頓了頓說:「我們該是從Kota Tinggi北邊入山的。」


「什麼狗打丁?」洛年大皺眉頭。


「有人翻譯成『哥打丁宜』……」瑋珊忍不住嗔說:「反正中文、英文你還不是都不知道,問來幹嘛?」


「妳跟我說清楚就是了,我想辦法。」洛年說。


瑋珊停了片刻才說:「我們從已經沒人的Kota Tinggi附近北上,入森林不到五公里遠,就遇到盤踞在那附近的狼妖。後來遇到那女孩,把我們往西北帶,在山中走了大概……不到十公里遠,就從一個隱密的山谷進入這山洞……那附近地名我就不清楚了。」


有這些資訊,也許輕疾已經可以指引自己找過去。洛年當下說:「你們別心急,我儘快過去……飲水夠嗎?」


「我們隨身都有攜帶可以支撐數日的食水。」瑋珊頓了頓,似乎沒什麼把握地說:「省一點的話……應該可以支持一星期以上吧,我也沒經驗。」


雖然沒經驗,至少比自己謹慎多了。洛年說:「好吧,你們小心點,我馬上想辦法。」

「好吧......如果你真的要來,千萬小心。」瑋珊知道自己勸不過洛年,只好這樣說。

「嗯!掰!」洛年結束通訊,轉身對滿臉期待的鎮長說:「我一個人實在無法顧那麼多人,我有一群朋友,都很有實力,我把他們帶來幫忙,你們就先暫時待在這。」

「沈先生,你千萬要盡快啊!祭司說再過幾天這兒也會因為地震而不安全了。」鎮長有點焦慮地說。

洛年翻了翻白眼說:「知道了。」

接著,洛年就見狄純正以十分認真的表情看著自己,洛年嘆了一口氣說:「好啦!就帶妳去。」

狄純一喜,正要開口,洛年又說:「但是,妳要讓我背著飛,妳飛的太慢了,我和凱布利一下就超過妳了。」

狄純聽到又要讓洛年背,臉微微一紅,但之前就已經讓洛年背過很多次,所以她很快就忘記害臊,爬到洛年背上,洛年綁好被單後,便和凱布利同時飄起,往馬來半島飛去。


下集預告:這些毛毛是怎樣,竟然有這種高科技

沒想到這女孩是仙狐族,咦?又可以送鏡子了

這山魈皮也太硬了吧?剛好,讓我試試新術。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混沌
  • 火影忍者招式肆虐啊......
    不只性質變化結合,連萬花筒都出現了....... = ='''
  • 之後第二部還會有輪迴眼、白眼和仙人模式,但都不屬於洛年

    闇鳳Terry 於 2013/01/27 23:40 回覆

  • 小生
  • 被搶香了...........
  • 下次再加油

    闇鳳Terry 於 2013/01/27 23:41 回覆

  • 刑x爺
  • 洛年給他來個多重影分身吧!
    難道鳳凰除了給洛年力量其實還藏在他體內?
  • 藏在他體內是甚麼意思?

    闇鳳Terry 於 2013/01/27 23:42 回覆

  • 混沌
  • 說到火影,我未來的文章中也會摻入一點元素。其實過去篇章中就有了,只是不明顯。
  • 是喔?期待喔!

    闇鳳Terry 於 2013/02/02 20:18 回覆

  • 刑x爺
  • 像九尾一樣藏在鳴人體內
  • 懂了,不過並沒有,鳳凰她躲在她的仙府內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