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後,洛年他們坐在牛頭人身上,一路往澳洲游去,一路上,也不斷在其它島嶼登陸休息,花了足足三日,終於在十月十七日傍晚時分,從著名的「約克角」,登上澳大利亞的陸地。

之後,牛首族皇族一遇到有其他妖族,都去和他們借道,過程都十分順利,顯然牛頭人和大部分妖怪的關係都還挺好,借道並不困難。

而在借道和晚上休息時,洛年還是在拼命修練,雖然進度很慢,但倒是很有毅力,一直持續下去,因為他有感覺到進步,而且當初月雯說木靈之術很強,雖然他不了解為什麼,但月雯並不會害他才對,而且他和月雯一直在互罵,倒也不會無聊。

至於小純和凱布利,也很努力,小純在做復健,凱布利則是在儲存炁息,還有研究雷靈和水靈。

到達澳洲的第二天,這時,洛年遠離「牛」群,跑去修煉,因為牛頭人牠們正在借道。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洛年努力施術,一條樹從地上長出,旁邊還長著些樹枝,樹枝上長著些樹葉,但樹長到兩公尺便停了下來。

「不對啦!你到底要我說幾次你才懂?力量的控制要非常仔細,多一點或少一點都不行啦!」月雯不耐煩地叫道。

洛年不服氣地回罵:「妳很煩耶!我也是很努力、很努力地在做啊!」

經過這幾天的訓練,洛年已經能讓樹木長到一定的高度,而且不會變成沙粒掉落,但月雯說,他至少要用出能在一瞬間長出數十條巨大樹木、而且還能隨他自由操控、樹上面還有吞噬道息的「樹界降誕」才算合格,之後其他更強,或需要更精密的控制的招式,就之後再說。

月雯翻了翻白眼說:「少囉嗦,繼續。」

「好!」洛年深了一口氣,正要施術, 突然遠方一陣雜亂的呼嘯,牛頭人們紛紛站起,仰天狂呼了起來。

洛年吃了一驚,往牛頭人那而奔去,見所有牛頭人都動了起來,有人往前跑,有人往後跑,看似十分混亂,其實卻是井然有序,老弱牛頭人正快速地從四面各部族往內集中,而每個部族的戰士,則紛紛各歸本部,做好迎戰的準備。

洛年看得出來,牛頭人應該是遇到敵人了。

這時一隊百多名牛頭人也往自己這兒衝來,領頭的正是皇子薑普,他臉色難看,一面奔跑一面喊:「沈神巫!」

「皇子,怎麼回事?」洛年問。

姜普神色有點沉重,到洛年身前,迅快地說:「前方不遠的妖族,拒絕讓我們過境。」

「啊?」洛年微微一愣說:「沒有先說好嗎?」

「這兒的妖族封閉了很多很多年,一向很少對外溝通,我們也不大懂他們的習慣。」姜普說:「這大陸如此遼闊……我們本來只是過境時友善地打聲招呼,沒想到居然會被拒絕,太不合理,我們甚至不是想在這附近定居。」

「現在怎辦?」洛年問。

「對方要我們撤走,否則要趕我們走,但我們不可能回頭,一定要進入這塊土地。」姜普神色凝重地說:「作戰眼看不可避免,能夠再請神巫幫忙治療嗎?」

看來又要當醫生了,只希望存在玄界的炁息足夠,不要欠光靈債,洛年點點頭說:「好,交給我吧!」

「多謝神巫。」洛年肯幫忙,損失的幅度就會小很多,姜普鬆了一口氣,行禮說:「請盡量在防禦圈中尋找材料,我派這一隊保護三位。」

「需要這麼多人保護嗎?和上次一樣,讓幾個人跟著我幫手就好啦。」洛年有點意外。

「這和上次不同,這次的敵人我們雖然不大瞭解,但看起來機動力很強。」姜普說:「神巫十分重要,小心為上。」

有人保護也好,畢竟之前都裝做自己是普通人,要是被他們知道自己很強,恐怕吃不完兜著走,洛年不再拒絕,而姜普也心掛著前線,不知對方何時會殺來,很快就跟洛年告辭,往前方奔。

這時,凱布利扶著小純過來,洛年告訴他們發生的事情,小純聽到又要打仗,當然臉色發白,之前和雲陽打時,狄純看到一堆血腥畫面,早已嚇得花容失色,這回不知又會如何。

之後,洛年他們和許多牛頭族的孩子一樣,被圍在一塊小高地中保護著,突然,洛年聽到殺喊聲,忍不住抬頭張望,發現一群乍看彷彿鴕鳥般的高大妖物,奔出密林,一面怪叫,一面邁開兩條長腿,高速往牛頭人衝,那群巨鳥和牛頭人差不多高大,外型頗像鴕鳥,但脖子似乎更粗短一些,他們身上羽毛七彩繽紛、艷麗奪目,鳥頭頂上更生著一片硬梆梆的骨盔,隨著快速地奔馳,那兩顆又圓又大銳利的目光,充滿殺氣地往前瞪視。

這時前方牛頭人一聲喊,往前衝出迎戰,兩方在一片灌木矮林區相會,領頭的怪鳥妖們倏然蹦起,兩足往前急踢,勾爪上銳利的閃光讓人不禁心寒。

牛頭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低著頭就往前衝,兩方這麼砰地一撞,不少牛頭人腦袋被那銳爪抓破了好幾個大口子,一下子血流如注,而怪鳥妖身子輕盈,畢竟不如牛頭人的蠻力,紛紛往後彈飛,而在妖炁衝撞下,有些鳥妖雙足稍嫌纖細,就這麼硬生生被撞斷。

剛一接觸,兩方前鋒兩敗俱傷,牛頭人是不拐彎的個性,後隊一樣低頭猛衝,那些鳥可不想斷腿了,有的閃避側身攻擊,有的用頭上骨盔與牛頭人雙角互撞,再趁隙以爪攻腹,畢竟他們頭部的骨盾結構本來就用來對撞的,雖頗不如牛頭人「專業」,倒也不會因此受傷。

那些巨鳥一對鳥足,共有六支銳利的長利爪,就算牛頭人以妖炁護體,劃過仍皮開肉綻,而牛頭人則強在力大體壯,就算受了傷往往還是把對方撞得四處亂滾。

兩方大戰十幾分鐘,那群怪鳥似乎發覺正面硬撼有點吃虧,一陣尖銳的呼嘯傳出,他們帶著自己人,一轉眼退入了林中。

到這一刻,一直在觀戰的洛年才喘過氣來,眼看數百名牛頭人正被戰友從前線往這兒搬,他吐了一口氣低聲說:「那是什麼妖怪?看來不比牛頭人弱。」

「人稱鶴鴕妖,牛頭人不知其名,稱之為跑步鳥。」輕疾說:「體型比原來的鶴鴕大一半。」

「什麼叫原來的鶴鴕?」洛年不明白。

「澳洲本來就有叫作鶴鴕的鳥類,又叫食火雞,是很害羞、很危險的生物。」輕疾說。

啥叫很害羞、很危險?洛年正想問,眼看傷者很快就送到眼前,這時沒空追問,他捲起袖子,開始動手救治。

 

不久後,洛年發現,他們這回打仗時,彼此傷勢都很輕,不像和雲陽打時,那根本就是在和對方拚命,洛年問了一下,輕疾說:「像這種領地爭奪戰,為了避免結仇,都只是單純表現出誰更有實力,不會要了對方的命,牛頭人和雲陽那種是例外。」

原來如此,洛年不再多說,繼續治療,一旁的凱布利和狄純也在幫忙,畢竟某些細活的事,她們比較擅長。

就這麼幾個小時打過去,眼見明月高懸,洛年突然聽到姜普在前方大喊:「不打了,我們要睡覺!」

洛年不禁啼笑皆非,打仗有這種規矩嗎?正不知對方會怎麼回復,突然聽到一串鳥鳴傳回,輕疾翻譯得清楚,對方正是說:「快點離開,天亮沒走,我們再來!」

「我們不會走的!」姜普大喊。

之後,全部都治療完畢,洛年一抬頭,卻見姜普正站在一旁等候。

「怎麼了?」洛年有點意外。

「我想和神巫談幾句話。」姜普面色凝重地說。

洛年一愣,對身旁的兩女說:「妳們先去睡吧!」

狄純雖然不太甘願,但凱布利已經把她拉走,洛年起身,跟著姜普走。

「神巫剛剛在後方,可能沒看到……」姜普頓了頓說:「最後幾次的突襲,我發現有些跑步鳥,身上有包紮過。」

「包紮……」洛年意外地說:「難道那邊也有人類幫忙?」

「恐怕是如此。」姜普說:「這件事傳出去,可能會影響我族士氣。我想請問神巫,人類和人類可有什麼聯繫的辦法?若能透過那邊的人類,瞭解跑步鳥為什麼要阻撓我們,也許可以不用打下去。」

人類哪有這種功夫?除非兩邊都有輕疾……洛年頓了頓說:「你們和這些鳥妖聯繫的過程中,他們怎麼說的?」

「他們沒學過人語,本身語言又很簡單,用輕疾翻譯還是很難懂。」姜普說:「我派去的人說要借道,他們居然莫名其妙地說要以歌換歌,我們又不是去換東西的,而且牛首族又不是鳥,唱什麼歌?」

「以歌換歌?」洛年也聽不懂,莫非鳥兒特別喜歡唱歌?

「我族人又說,不是打算在這兒居住,我們是想去南方的草原地區,取一塊地生活……他們卻說這個大陸任何地方的妖族,都不會允許我們佔有土地,這不是不講道理嗎?」姜普說到這兒,搖頭說:「後來兩方稍微起了爭執,他們居然說我們不尊重他們,要趕我們走,只好打仗了。」

洛年聽罷,皺眉說:「我們人類彼此之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聯繫方式。」

姜普聽了十分失望,搖頭說:「那就沒辦法了。」

「那之後該怎辦?繼續打嗎?」洛年問。

姜普沉吟說:「若是原野地區,我們會佔有優勢,但這兒是密林區,對方體型較小,短程衝刺速度又快於我們,很難佔到便宜……如果真的不行,就要考慮換種戰爭方式了。」

「換方式?」洛年不明白。

姜普看了洛年一眼說:「滅族戰。」

洛年一愣,他有次和月雯聊天時,月雯有提到這種戰爭方式,以現在來說,牛頭人和跑步鳥本只需要拚個勝負,打完各走各的,彼此不記恨。但現況是如果牛頭人輸了,卻不能認輸回噩盡島,所以萬一這打法打不贏,只好和對方決個生死……牛頭人身材比對方壯碩,出全力該不會吃虧,不過這種打法容易結仇……除非某方完全認輸,後代子孫很可能會千萬年這樣打下去,除鑿齒那種妖族之外,一般妖族很少這樣打仗。

這可不是好事,洛年想了想,開口說:「姜普皇子,我去看看如何?」

「什麼?」姜普吃了一驚。

「我試試勸那些人類離開。」洛年說:「他們應該不知道滅族戰的嚴重性。」

「太危險了,神巫只是普通……」姜普說到這兒,突然一頓,他畢竟也是個千年妖怪,早覺得洛年有哪兒不對勁,一個普通人,哪有這麼大膽量和一群妖怪到處亂跑?而且姜普還覺得凱布利有種不可小看的實力,只有狄純像普通人。

「大家都少死一點人,也是好事啊!」洛年說:「如果有辦法幫那些人類離開,甚至叫來這兒幫忙,也不用打滅族戰了吧?」

姜普一怔說:「正是,但神巫萬一出了事……」

「我不要緊的,放心。」洛年說完,也不等姜普回話,就轉身往南方奔去。

「啊........沈神...」姜普正想叫住洛年,卻見洛年一下就奔出老遠,他沒辦法,只好走回去。

 

洛年一面奔跑,一面心想,這次是要先偵查才行,要偵查的話,當然是凱布利最擅長,於是洛年在心中下令,要凱布利過來。

和狄純待在一塊的凱布利一愣,一面看著靠在樹邊東張西望的狄純,一面在心中回說:「可是主人,小純還沒睡,說要在這等你耶!我要是也要走,她不吵死才怪。」

這麻煩ㄚ頭!洛年翻了翻白眼,心說:「把她打昏!下手輕點就好。」

打昏?也太狠了吧!這回換凱布利翻了翻白眼,她想了想,便在狄純頭上輕點一下,狄純微微一震,閉上眼睛,進入夢中,原來是凱布利用玄界夢靈讓狄純睡著了,接著凱布利起身,身體變成七彩琉璃的模樣,接著便變成透明,以免被牛頭人看到。

 

不久後,凱布利和洛年會合,當然,身體也變回原狀。

很快地,他們就接近了妖炁匯聚的地方,為了便免被那銳利的鳥眼發現,洛年就先留在原地,而凱布利則是變成透明前往。

凱布利放出微量的吞噬道息來隱藏炁息後,便騰空飄起觀察,飛了百多公尺後,發現一個被整理過的空地,而空地中,居然有十幾個長型大帳篷圍成一個大圈,中間那小小的亮光似乎是營火,還可以看到幾個皮膚黝黑、衣著簡陋的人類正在帳篷間穿梭走動。

似乎都是人類?凱布利緩緩飄落, 聽著下面的人正嘰哩咕嚕地聊天,經過輕疾翻譯,內容不外乎是今天鶴鴕妖神怎麼怎麼勇猛、敵人死傷多少之類的討論,看這樣子,這些人和鶴鴕族關係應該不錯,就算勸他們離開,他們不但未必肯走,也未必相信牛頭人會打贏……說不定還會通風報信要鶴鴕族殺了自己,雖說牠們完全不是自己的對手,但這樣下去,若真打起滅族戰,牛首族和鶴鴕族都不知道要死幾萬人,未來還會打到其中一邊死光為止……這可真不是好事。

凱布利想了想,傳訊給洛年,洛年聽了也挺煩惱,總而言之,要將犧牲減到最低,洛年想了想,施展空間魔法,到凱布利身邊。

「主人?」凱布利微微一驚,低聲輕呼。

洛年對凱布利指出安靜的手勢,暗中下令要凱布利先回去,凱布利一愣,大概猜出洛年想幹嘛,便點點頭,隱形離開,而洛年則是開始查看哪個帳篷的人似乎都睡了,另外,洛年的右手也開始泛出黑氣,膚色變成青黑色,原來洛年認為只要把這些人殺光,就沒有人協助鶴鴕族治療,牛頭人也不需要打什麼滅族戰,只要慢慢耗下去,對方應該就會認輸,自己順便還可以多點闇靈之力,一舉兩得。

洛年繞過幾間帳篷,到了第四間,洛年仔細聽,裡面除了緩慢穩定的鼻息聲,似乎別無其他聲響 ,洛年聽了一陣子,確定裡面的人都已熟睡,便悄悄地打開帳篷,無聲無息地飄進去。

這種立式的大帳篷裡面其實頗為寬敞,足可以躺十二個人,不過現在只睡了八、九個女子, 洛年正要對離自己最近的女子下殺手,突然,在仙界的月雯開口說:「你確定要殺了她嗎?先仔細看一看她們是誰吧!」

洛年一愣,照做要仔細看,但卻剛好擋到月光,此時又不適合用光咒,他連忙側頭讓月光映上少女面孔,仔細再看……媽的,好像真的認識,這人難道是……可是又好像不對……。

於是他又四面張望,仔細看了看其他人,這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把他嚇死,還差點大罵一聲,卻是這裡的所有人他似乎都見過,洛年深了一口氣,過了一陣子,才緩緩地吐出來。

這些人..............莫非是酖族的女巫?可是怎麼沒看見小露?難不成小露死了?還是說她睡在別的帳篷?難道是在幫鶴鴕妖治療?洛年想來想去不明白,突然覺得自己在帳篷裡不大對,搞得像是要夜襲一樣,於是洛年偷偷摸摸地走出帳篷,又把帳棚的拉鍊拉起來,站在帳篷外咳了兩聲說:「不好意思,打擾了。」

酖族的女巫們本來就沒睡熟,這下自然是紛紛驚醒,「搞什麼啊?」「是誰啊?」接著便打開帳篷,這下更是混亂,「咦?你是洛年嗎?」「真是洛年?」「洛年你怎會在這?」

好吵.............洛年皺著眉頭,等她們都講完了,才開始回答。

六人坐在只剩餘溫的營火旁交談起來,洛年這才知道,當初四二九大劫過後,麒麟化出原形,施術抵禦了輻射的侵襲,帶著九名女巫與倖存的酖族人往南遷,眾人心慈,見人便救,妖怪看到麒麟與女巫又無法產生敵意,這麼一路經過緬甸、泰國,路上帶著的難民也越來越多,在麒麟保護下,大批船隻出海,航行過蘇門答臘、爪哇沿海,最後經過新幾內亞南端,繞過約克角,從庫克鎮上岸。

船隊這時已經聚集了近萬人,而這兒原住民聚落本就過著較原始的農耕生活,大劫後存活的人數也特別的多,單是約克角半島北區的原住民和遊客,也有近萬人倖存,加上這批新難民,現在大都在庫克鎮附近定居。

而她們到這後,因為女巫的工作已經結束,麒麟到此處之後,問她們的意願,要成為普通人的,她就收回「微靈仙化」的能力,希望保留著能力的人,她可以讓她們「全靈仙化」,然後幫她一點忙,而小露就是那位決定跟著麒麟的女巫中的其中之一,所以才不在。

雙方又聊了一陣子,洛年才知道所謂的「以歌換歌」其實是彼此唱出描繪自己旅途與居住地的歌曲,交換著踏上他人生活地區的權利。

洛年這才恍然大悟,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是白打一場,於是他連忙向馮鴦她們道謝,接著便趕回去,一面暗吐舌頭,差點就一路殺過去了,一面罵月雯說:「妳怎麼不早說,害我花了這麼多工夫!」

「你又沒問,而且天底下有哪個精靈會在危機以外的事情上主動提醒你,甚至教你修煉?」月雯理所當然的說。

洛年無法反駁,只好加速趕回去,把這消息告訴姜普,姜普意外之餘,再度派人協商,牛首族與鶴鴕族兩方誤會終於冰釋,剛弄懂這古老陸塊傳統的牛頭人,以一串牛吟湊出了自己的旅程之歌,和鶴鴕族舉行了交換的儀式,之後鶴鴕族大軍解散,還禮貌性地派出數人,一路將牛頭人往南送,直送出庫克鎮以南,鶴鴕族的勢力範圍之外。

而洛年也在這時候和牛頭人告別。庫克鎮這兒不但聚集了數萬人類,而且又有數名熟識的女子在此,可說是最適合照顧狄純的地方,洛年當然選擇留下。

姜普見無法挽留,想了想, 突然舉起那造型古怪的長武器,從尾端拔下一塊塞子,倒出一片捲起的古怪皮革,遞給洛年說:「請沈神巫以此護身。」

什麼東西啊?洛年詫異地說:「是很珍貴的東西嗎?」

姜普搖頭笑說:「此物對他族來說雖算少見,但牛首皇族不缺此物,神巫可放心接受。」

洛年說:「那……這是什麼東西?」

「我們牛首皇族,千年一換角……」姜普緩緩攤開皮革,皮面上現出了一個維妙維肖的赤紅色牛頭圖樣,他看著那圖樣說:「皇族牛角千年瑩潤、精氣匯聚,將雙角研磨為粉,混以本人鮮血,以妖炁培育化精,最終將形貌凝化於皮製小旗,是為統帥部族專用的『牛精旗』,這旗無法仿製,在牛首族中一向代表本人親臨,因此旗乃我精血所制,故亦可稱『姜普旗』。 一般牛族並不能很快分辨出人類的長相,神巫帶著這旗,可避免我族有人不慎冒犯……以此旗對任何我族中人展示,會獲得牛首族全力協助 。」

好像聽輕疾提過這東西.........洛年想了想,問:「是不是能起霧?」

姜普一愣說:「是,我道行淺薄,濃霧效力只在百步之內。若遇到危險,神巫可展旗藉霧而遁,晚上效果更好,使用幾次後如濃霧漸淡,請泡水一段時間,又會恢復。」

雖然說凱布利自己就會弄出霧,但倒是可以拿給瑋珊他們,讓人族多一個朋友,洛年收下,正要道別,這時,凱布利上前低聲說:「主人,別忘了鏡子。」

差點忘了!洛年連忙從背包中拿出洛年之鏡,遞給姜普快速地說:「皇子,這給你,把這東西放在胸前就好,我們這東西很多,一點都不缺,請務必收下,若你不想要,也麻煩送給不會對人類有敵意的妖族。」

姜普詫異地接過,發現它的效用後,自然是又驚又喜,見洛年剛剛說的很堅持,姜普沉吟片刻,又拿出一個牛津旗,說:「請神巫拿剛剛的和這交換,展開後能千步生霧, 算是報答。」

那不是戰爭時要用的嗎?洛年一愣,正要拒絕,但見姜普也十分堅持,只好收下,和牛頭人揮手作別。

 

之後,洛年在酖族五女的建議下,選了個空地蓋屋,住了下來,自己睡在屋子的一角,而凱布利和小純則是睡在另一邊,另外,當酖族她們發現凱布利就是當年的那個黑甲蟲,自是大吃一驚,還要凱布利變回影子才相信,而凱布利也抱怨她的「媽媽」不在這裡,洛年說聽了回說她的正牌媽媽應該是糞金龜才對,讓凱布利很不高興。

這幾天,因為和牛頭人分開了,所以凱布利幫狄純做了千羽引仙,並教她要如何存想炁息和飛行上的應用,而洛年暫時不做之前的修練,而是照著月雯的建議,先懂得精準的控制力量,觀察體內的炁息和道息的流動,並照著月雯的指示,放出一定的量,至於精智力,則是不斷用魔法,觀察每個魔法所需的精智力。

兩個星期後的早晨,洛年站在一個滿是大小不一的凹洞的空地上,口中默念,指著不遠處的地面上,突然,一個三公尺大的冰塊砸到地面上,地面立刻結冰,而巨大的冰塊不只一個,不斷地出現,正是洛年自創的「連珠巨冰咒」。

洛年念完咒語後,不斷地觀察自己精智力的變化,口中還念著:「97.....98......99.....100,意沙!」說完,便解除了咒語。

月雯說:「不錯嘛!消耗的魔力掌握得剛剛好,這樣大概就行了,去把凱布利叫來吧!」

「嗯!」洛年點點頭,對凱布利下達了指示,在幫狄純修練的凱布利一愣,對空中的狄純說:「小純,不好意思喔!主人在叫我,我等等就來。」

「知道了。」狄純回答。

不久,凱布利便到洛年那,凱布利問:「主人,什麼事啊?」

洛年向凱布利說明了一下,凱布利點了點頭說:「也就是說,要我要試試主人你的新招?」

「嗯!別攻擊我啊!妳只要防禦和閃避就好,也可以破壞樹,而我則是會試著抓到妳的。」洛年說。

「好吧!」凱布利拔出雷龍刀,等待攻擊,而洛年深了一口氣,雙手緊握,喊道:「木靈‧樹界降誕!」

瞬間,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空地,突然長出了數十條巨大的樹木,彷彿一座森林,而那些比手臂─────甚至還比水桶還粗的樹枝還不斷在動,好像有生命一樣。

「這是........」凱布利吃了一驚,這時,洛年手一揮,那些樹枝立刻從四面八方包圍凱布利,凱布利反應也快,刀一揮,一道帶有爆和輕的刀炁便向樹枝砍去,但一接近樹,便像泥牛入海般,消失得無影無蹤。

「上面竟然附有有道息!」凱布利又吃了一驚,連忙將雷龍刀上面充滿雷靈之力,砍斷一些樹枝,並不斷閃避,但那些樹木就彷彿是洛年的手腳一樣,能十分靈活地被操控,突然,凱布利的臉頰被樹枝劃過,體表上炁息外面所覆蓋的七彩璘光無法排斥道息和樹枝,而護體炁息更是被道息吞噬,在凱布利臉上劃出一條血痕。

「可惡,看我把這些樹全都破壞。」凱布利高舉雷龍刀,喊道:「看我的,雷靈‧蒼龍破!」

隨著凱布利施術,一條巨大的雷龍便憑空出現,雷龍週圍數十公尺內也都是強大的雷電,凱布利刀一指,雷龍便往前飛去,破壞了不少樹木,洛年見狀,一面施術,一面說:「凱布利,妳知道的,全球暖化嘛!當然要多種樹囉!」接著,和雷龍一樣大的木龍從地面長了出來,洛年喝道:「看我的,木靈‧木龍之術。」

兩條龍向彼此攻去,同時張開嘴,咬住對方的身體,但過不了多久,雷龍的雷電便被木龍吸到嘴巴,過不久便消失了。

凱布利大吃一驚,喃喃地說:「什..........怎麼會?」

「沒錯,這個木龍能吸收所有能量,只是這個要消耗太多我的力量了,而且維持不了多久。」洛年說完,木龍便化為沙塵掉落。

突然,一些手臂粗的樹枝從凱布利腳邊長出,把凱布利死死地綁住,凱布利即使想掙脫,但體內外炁息卻被吸收殆盡,雖然能用蠻力,但一般妖族在這種情況下,都只會覺得全身無力,一點力氣也沒有。

「呼......呼....呼....總算成功了.....」洛年這時已經滿頭大汗,筋疲力盡了,眼見成功,便往前倒下,昏了過去。

「主人?」凱布利微微一驚,洛年倒下後,樹上的道息便消失了,但樹本身倒沒消失,凱布利掙脫樹木的綑綁,上前背起洛年,凱布利估計,以之前修練後的情況判斷,洛年這次至少要睡上三天吧。


下集預告:什麼?道息又大漲了!祝融還讓全球一起地震,這哪招啊?

南邊出現了超強妖怪?看我用血凰眼控制住牠,什麼?從此以後我能用通靈之術召喚牠?

瑋珊你們被困住啦,好吧,我去救你們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小生
  • 等九啦
  • 謝啦!因為期末考的關係拖了點時間,但打了不少

    闇鳳Terry 於 2013/01/18 22:35 回覆

  • 刑x爺
  • 考完了嗎?我已經考完了
  • 考完啦

    闇鳳Terry 於 2013/01/20 22:12 回覆

  • ♥鴉羽♥
  • 好多火影的東西喔= =||
  • 當然囉!

    闇鳳Terry 於 2013/01/26 20: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