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用占卜魔法算了一下,確定殭屍都死光了,才鬆了一口氣,他問凱布利:「好了,接下來等懷真的日子哩,我們要幹嘛?」

凱布利放下小純說:「主人你不是還有很多舊的洛年之鏡嗎?先拿去送人吧!還有,也得幫小純引仙才行,她太瘦弱了。」

差點忘了那些放在背包中重的要死的鏡子,至於引仙.........洛年問:「妳會引仙嗎?」

凱布利點點頭說:「會啊!小純我看要千羽引仙比較好,只是這裡冷的要死,要找到鳥沒那麼容易。」

洛年聽的微微一愣,轉頭看狄純,發現她在發抖,但一直不敢打擾他們,洛年皺眉說:「冷了要快說啊,一不小心凍死怎辦?現在是零下耶!」

「我........我只是....」狄純畏畏縮縮地說,還突然打了個噴嚏。

洛年四面張望,從他們來時殺死的警衛身上拿來了幾件大衣,他給小純說:「拿去,雖然大了些。」

狄純雖然不想穿上那有血的衣服,但此時也顧不了那麼多,只好穿上,凱布利說:「我們先往南飛再說吧,對了,主人,現在要由你來背小純。」

「為什麼是我?」洛年詫異地說。

「因為我的雷龍刀要背在後面啊!總不能要我一直拿在手上吧?」凱布利理所當然地說。

洛年瞪著凱布利,但實在想不出反駁的辦法,只好嘆口氣,蹲下身,狄純猶豫了一下,還是爬了上去,並小聲地說:「對....對不起。」

「這有啥好道歉的?」洛年綁好被子,和凱布利同時飄起,往南飛去。

這時,在離電梯口百多公尺遠的巨石後,躲著一個人,他看著一切,自言自語說:「沒想到他們真的活著,得趕快回去報告給高部長。」說完,便往南方奔去。

 

而在飛行的洛年他們,一面飛,一面討論要先把鏡子送給哪個妖族,凱布利說:「看來還是牛頭人最好啦!只是,一個陌生人送給牠們東西,牠們應該不會接受,應該要先和他們有交情才行。」

「但是,要怎麼做呢?」洛年想了想說:「當醫生?」

凱布利一喜說:「這主意不錯,因為牛頭人不擅道術,牠們的手腳也無法自己包紮,有醫生牠們一定很高興。」

一定要當醫生嗎?洛年苦著臉煩惱著,狄純突然開口說:「請問,什麼是牛頭人、洛年之鏡、道術?」

洛年正在思考,聞言回道:「別問,煩死了!」

狄純嚇的一驚,不敢再問,凱布利笑說:「小純妳別在意,主人就是那個樣子,對了,既然要先在牛頭人那,妳還是先別引仙了,免得妖炁引起牠們的敵意,先做些復健運動吧!」

「喔........好啊!」狄純回道。

 

之後,順利地找到牛頭人,洛年他們便在這裡當醫生,當時牠們正和雲陽打仗,這讓洛年他們一連好幾天都不得休息,打完後,聽說皇子姜普命令過幾天後,要全族大遷移,而這幾天就是在慶祝獲勝和做遷移準備,洛年他們就趁機休息,也不去慶祝,順便幫小純做復健。

這時,凱布利正在一旁教小純復健運動,洛年做在一邊懶洋洋地看著,突然,月雯說:「你還真懶耶!不會去修練喔?」

「修什麼練?創新魔法嗎?」洛年說。

月雯不太高興地說:「你那什麼口氣?虧我原本想教你個好東西呢!」

洛年不在乎地說:「那就不教啊。」

「你這是........唉!好啦!這是個只有鳳凰才會的招式。」月雯認輸地說。

洛年詫異地問:「既然只有鳳凰才會,那妳怎麼知道?妳又要如何教我?」

「精靈是無所不知的,而且不會用不代表不會教。」月雯得意地說:「怎樣?要還是不要?」

洛年起了點興趣,對凱布利招呼一下後,便走到一個空曠的地方,準備聽月雯解釋。

「聽好了,這之所以只有鳳凰才會,是因為這和生命力有關,將力量當作樹木的生命源頭的道術────木靈之術。」月雯說。

「樹木?木靈?」洛年詫異地說:「聽起來不怎麼厲害。」

月雯聽了罵道:「別小看這個道術,這不用開啟玄界之門,是直接從大地生出來的,若你在空中戰鬥,也能從你身體伸出來,只要你能活用,就會發現它是在攻擊、防禦和輔助方面都是非常強的,甚至在平常日子裡都能派上用場。」

「是、是,那,快教我吧。」洛年敷衍地說,顯然還是不了解。

月雯倒也懶得繼續罵,她咳了咳說:「就我剛剛所說,這要消耗你的力量,這力量包括混沌原息、炁息、體力和精智力,以你現在的仙化程度,很容易就累癱了,而且木靈之術很難掌握住,花費的力量太多太少都不行。」

洛年說:「知道了。」

「那我要開始解釋囉!」月雯說道,並開始說該如何使用。

 

月雯說完後,發現洛年愣在那邊,皺眉說:「懂了嗎?」

洛年回過神說:「喔,知道了。」

「那就快用啊!」月雯一面說,一面有些期待地看著。

洛年定了定神,雙手緊握,照月雯的教法施術。

突然,從洛年腳邊長出了一條小枝芽,但才長不到一公分,就突然化為沙粒掉落。

洛年:「...............」

「................」月雯看了心想:「這傢伙果然沒這方面的才能。」

 

至於小純這兒,則是在做完復健運動後,凱布利對小純說著有關洛年、懷真和白宗的事情,以及關於引仙的種種特性,不久,就到了傍晚,凱布利給小純一盒火柴,起身說:「該吃晚餐了,牛頭人牠們應該幫我們抓了魚,我去找主人,小純妳就先生火吧!」

「嗯!好。」狄純回答說,經過這幾天,狄純已經熟悉了牛頭人,現在倒不怕一個人在這。

凱布利走到洛年那,發現洛年很疲累地躺在地上,身邊都是沙,剛剛沒和洛年的心思做分享的凱布利,好奇地問:「主人?要吃晚餐囉!」

洛年瞥了凱布利一眼,點點頭說:「嗯!」便想起身,但卻起不來。

凱布利上前攙扶,說:「沒事吧?等等吃飽,去溪邊洗洗澡就睡覺吧!」

洛年閉著眼睛,說:「不.........,我喝點水就好,然後去睡覺。」

「喔?」凱布利倒也沒意見,扶著洛年往回走去。

 

接下來幾天,洛年都在修煉,這時,洛年腳邊有長出了條小枝枒,長到兩公分便停了下來,洛年仔細一看,歡呼說:「好耶─────!」

「無能的傢伙!你去死算了!」月雯大罵。

洛年指著那條小枝枒說:「妳仔細看!」

月雯一看,發現那小枝芽長出了片葉子,不禁滿頭黑線。

「已經長出葉子了耶!」洛年得意地說。

月雯又罵:「白癡呀!長出片葉子算什麼成長啊!」

「少囉嗦!之前的都沒長出葉子啊!」洛年回罵。

「呃.......洛年?」突然傳來小純的聲音,洛年一愣回頭,發現狄純正扶著樹幹,好奇地看著自己,小純問:「你在和誰說話?」

「沒什麼啦,對了,有事嗎?」洛年問。

「嗯!姜普皇子說,要出發了,叫我來告知『沈神巫』。」小純說。

「喔!知道了。」洛年回答。

「對了,洛年,這幾天我和凱布利姊姊做了好多用竹子用的水壺,以免大家中途缺水而死。」小純說。

「啊?牛頭人很多耶!就算一人一個水壺,也撐不了幾天吧?」洛年詫異地說。

狄純搖搖頭說:「凱布利姊姊說,喝光了,她能用水靈之術弄出水來。」

倒忘了還有這招,而且牛頭人再怎麼說也是妖族,能不喝水的時間一定比人類還久,洛年點點頭說:「原來如此!」便和狄純一起過去了。


 

下集預告:終於到澳洲了,在牛頭人向別人借路時,再來好好修煉吧!

能呼喚範圍有千步霧的牛津旗?姜普皇子,你真的要送我嗎?

太好啦!終於使出樹界降誕了,但快累死了,大概要睡上幾天吧!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夜魂
  • 外掛越開越大了
  • 沒錯^^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55 回覆

  • 您的暱稱 ...
  • 初代火影嗎??
  • 哈哈,沒錯

    闇鳳Terry 於 2013/01/10 10:18 回覆

  • ♥鴉羽♥
  • 下次出來虛佐能呼吧= =\|
  • 須佐能乎請等到第二部吧!

    闇鳳Terry 於 2013/01/10 10:19 回覆

  • ♥鴉羽♥
  • 下次出來虛佐能呼吧= =\|
  • 刑x爺
  • 這次雖然才1個禮拜就出了不過好像比以往短了點喔
  • 是短了些
    我下星期要期末考,最快也要等到下星期五才會更新

    闇鳳Terry 於 2013/01/10 10: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