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的爪子一離開,道息和血飲袍同時作用,傷口迅速癒合,洛年咬牙按著傷口,望著周圍不斷接近的殭屍,心中暗叫:「完了!」

 

至於凱布利和小純這邊,逃走了一段距離後,因為小純想上廁所,兩女便進到一間大樓,凱布利確認廁所內安全後,便讓小純進到廁所內,自己則在外面等候。

過了一陣子,小純便慢慢地走出來,凱布利正要上前攙扶,突然察覺不對,連忙把小純推到一旁,小純一下子就跌到一邊的地上,疼的她挨了一聲,她連忙看是怎麼回事,卻見從天花板上落下一隻血紅色的東西,巨大的爪子直接把凱布利撞到數十公尺外的牆上,碰的一聲,直接把牆壁撞出一個大洞,凱布利就撞到牆壁的另一邊去了。

小純吃了一驚,正要大叫,卻見那血紅色的東西轉過頭來,小純一看,反而沒叫了,還差點昏過去了。

原來那個東西,身上血淋淋的,感覺就像是有肉沒有皮的怪物,而且牠的頭上很明顯是個「腦袋」,就是沒有任何東西來包覆,大腦就是直接顯露出來頂在頭上,而且那腦袋大到把眼睛都覆蓋了起來,牙齒都尖尖的,舌頭像蛇一樣長,不斷地吐出來,四肢都在地上,像個四腳獸,和他比起來,其他的殭屍和妖怪真的是十分可愛。

怪物大吼一聲,正要撲向小純,突然憑空冒出一道雷電,打在怪物頭上,怪物被打得一愣,轉頭一看,卻見凱布利從瓦礫堆中站起,額頭青筋直跳,凱布利見到怪物回頭,便瞪眼罵道:「去你媽的!老虎不發威,你們當我是病貓,不但騎到我這天仙頭上,還打上癮了,今天我不教訓你們一下我就是影妖族的恥辱!」

怪物被雷電打得挺疼,便大吼一聲,跑向凱布利那,凱布利喝道:「有種啊你!」便拔出身後的雷龍刀,直接插進怪物的嘴巴,喊說:「小型蒼龍破!!」

霎時,雷龍刀冒出了手臂粗的雷龍,而那怪物便被電爆,直接被分屍,大小肉塊到處亂噴,鮮血也噴得到處都是。

小純看到,自然是嚇壞了,凱布利連忙上前安撫,過了一陣子,兩人便要離開,凱布利抱起小純,看著地上的屍體說:「這應該就是突變殭屍,只是好像不是有智慧的那種,力量也不足。」

小純對這當然不懂,她想想問道:「凱布利姊姊,妳剛剛說的天仙和影妖是什麼啊?」

姊姊?我可是比妳小很多呢!凱布利暗暗好笑,卻也不知該如何回答,便說:「別問那麼多,這麼愛問問題,主人一定會很討厭妳的。」

小純聽了,便不再多問,突然,不知何時兩人周圍都是鑿齒殭屍,正一步步逼近,凱布利吃了一驚,說道:「被血腥味引來的啊。」

小純十分害怕,問說:「怎..........怎麼辦?」

凱布利將身上的槍都扔下,蹲下說:「先上來,我來背妳。」

小純連忙照辦,凱布利站起身,心想,現在最重要的是到紐約,和他們戰鬥實在是浪費時間,既然如此..........

這時,凱布利瞥到了牆上的地圖上,心中暗叫:「Lucky!」

接著,凱布利將雷龍刀插在地上,一下子,兩女地面半徑一公尺的圓形範圍上,被雷電給刺穿,弄出一個洞,兩女便掉了下去。

小純吃了一驚,發現他們在火車月台上,不禁吃驚地說:「怎........怎麼?」

「沒時間說明,先逃再說。」凱布利說道。

原來上面的鑿齒見兩女逃了下去,也打算跳下來,凱布利四面望了望,便奔向火車頭,直接進到駕駛座內。

小純問道:「要坐火車逃走嗎?可是,我們不是要去紐約嗎?」

「沒關係,妳沒看到外面寫的嗎?這是一輛通往北京的班車,北京後就是紐約啦!」凱布利說。

「但,凱布利姊姊妳會開火車嗎 ?」小純問道。

凱布利笑說:「開什麼玩笑,只要機能正常,我隨便按一按,就算是一輛飛機,姑娘我也能開到天上去。」

說完,火車便發動了,但這時,鑿齒群也跳了下來,並跑到火車裡面,小純問:「怎麼辦?」

凱布利見地上放了些手榴彈,說:「看我的。」

這時,鑿齒們正不斷越過車廂,往駕駛座接近,凱布利不斷按著上面的按鈕,突然一喜說:「行了。」

突然,車頭和其他車廂分了開來,斷成了兩節,彼此間的距離也越來越大,凱布利見夠遠了,便咬掉手榴彈上的插銷,扔到對面去。

砰地一聲,手榴彈爆炸,所有的車廂也一節一節地燒了起來,裡面的鑿齒當然也葬生火中,凱布利對目瞪口呆的小純得意地說:「厲害吧?」

 

至於洛年這邊,則是還在東京拚命廝殺,雖然說剛剛是處於險境,但不知道為什麼,洛年總覺得自己的力量、速度、反應能力都突然有明顯的上升,連使用血凰眼時所需耗費的精智力都降低了,但反正不是壞事,洛年也先不理會,繼續和他們拚命,打著打著,洛年心想:「有完沒完啊!我應該已經殺了千多隻了吧!再這樣下去,我遲早會趨於弱勢,我可還沒見到我的孩子啊,這些傢伙真不知甚麼叫做害怕,一直攻,難道他們就不能躲得遠遠的嗎?」

就在洛年這樣想時,奇怪的事發生了,以洛年為中心,附近所有的殭屍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彈開,飛得遠遠地,連洛年腳下的馬路都被弄出一個凹洞。

「咦?」洛年吃了一驚,不知怎麼回事。

難道.........洛年心念一轉,將手對著一邊的殭屍,喝了一聲,果然,那邊的殭屍也被彈開了。

自己是不是多了什麼了不起的能力啦!?雖不知原因,但洛年馬上就很開心的到處亂玩,很快的,洛年發現,彈開的力道和方向是能控制的,只是自己也會受到反作用力影響,所以不能太大力,而且似乎只能彈過去,不能吸過來。

玩了一陣子,洛年才發現不能耗在這裡,變轉頭往北京的方向跑去,一面跑,洛年一面問:「輕疾,我這能力是怎麼回事?」

輕疾想了想說:「可能和你剛剛被狼人殭屍抓傷有關。」

聽到這話,洛年才想起來被殭屍抓傷自己也會變殭屍,但剛剛只顧拚命,根本沒想這麼多,洛年用血凰眼一看,發現了件怪事。

所有的殭屍,體內的細胞都是被T病毒所吞噬,最後喪失自我,但自己卻不一樣,T病毒反而被自己的細胞吞了,洛年把這情況和輕疾一說,輕疾便說:「那就對了,你因為病毒的關係,所以剛剛各種力量才會有所提升,但你並沒喪失自我,反而因為鳳凰細胞和病毒融合起來,產生了新的能力。」

這麼好?洛年想起了火影忍者中的培因天道,便很沒創意的把這招取名為「神羅天征」

跑了跑,洛年到了北京,在新能力的幫助下,洛年一下就殺進紫禁城,但時間一久,洛年也想休息了,便進到一個房子,把自動販賣機挖開,拿飲料喝。

喝著喝著,洛年突然聽到一聲怪叫,洛年回頭,便看到剛剛凱布利遇到的突變殭屍,洛年心想:「這就是突變殭屍啊?還真醜。」

這時,頭上又傳來一聲怪叫,原來天花板上又有一隻,洛年淡定的說:「被夾擊了呢!」

突然,兩隻殭屍同時撲過來,洛年扔下可樂罐,拔出金犀匕,將金犀匕灌入爆訣炁息,往上一扔,插進頭上殭屍的腦袋,轟地一聲,炸爆了他的腦袋,接著一個空中迴旋,躲過第一隻殭屍的攻擊,再來用雙腿硬生生的壓住他的肩膀,兩腿一夾,腰部用力一擰,直接把他的腦袋擰成了一百八十度,擰斷他的脖子同時,上面的殭屍才掉落在地面。

洛年抽回金犀匕,抱怨說:「真是的,這樣要多久才能到紐約啊?」

輕疾說:「其實,既然你對病毒免疫,這時大可在空中飛,另外,你也能用空間魔法到凱布利那。」

洛年一愣,隨即大罵輕疾不早說,也暗罵自己怎麼這麼笨,罵完後,洛年便施法,到凱布利那。

 

而凱布利和小純,這時已經在紐約和殭屍廝殺了,只是剛剛沒在北京看到洛年,凱布利為了能快速到小純說的地方,用了好幾次蒼龍破,突然,洛年瞬間出現在她們身旁,讓小純嚇得大叫一聲。

洛年彈開一邊的殭屍問道:「狀況如何?」

「離目標只剩百多公尺,就在那棟建築物的地下室中。」凱布利回答說。

 

這時,在高輝星部那兒,他們從監視器中看著一切,高輝嘆口氣說:「看來,他們是想去那裡,我們得快逃,免得我們都會死。」

「門主呢?門主怎麼辦?」狄靜為怒說道。

高輝沉痛的說:「這時已經沒辦法管門主了,我們一定要活著,之後再去找和妳血源最近的人,而且,他們其實還是有活命的機會,若他們逃了出來,到時在通緝他們就好。」接著高輝一個轉身問一個屬下說:「拿到那東西了嗎?」

「是,已經成功採集到了。」那屬下回答。

「很好,下令全體人員撤退,前往噩盡島。」高輝說。

 

而洛年這邊,已成功進到地下室,並用大鐵門把殭屍擋在外面。

三人沿著樓梯往下,看到一台大電腦,小純指著一個紅色按鈕說:「就是這個,先輸入731367cwqn,再按按鈕。」

洛年立馬照辦,緊接著,周圍突然亮起紅光,不斷地閃,螢幕上還出現一個計時器。

這是.........,洛年和凱布利對望一眼,都起了不祥的預感,這時,傳來了一個女聲,聲音大到連俄羅斯都聽得到。

「殭屍毀滅計畫開始倒數,距離核彈爆炸還有半個小時。」女聲說。


 

下集預告:沒時間慢慢殺了,我們要出全力逃走

這是什麼變種殭屍?連出鞘的金犀匕都砍不死

水靈之術?凱布利妳啥時學會的?

 


 

這次隔了好久才發文,不好意思,另外,我決定之後要插進大量的火影忍者內容,之前說不會有的天照、須佐能乎、影分身都會出現,先和大家說一下~~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暗深一只
  • 哇......神羅天征OAO
    來個螺旋丸吧@@
  • 目前不預定有螺旋丸

    闇鳳Terry 於 2012/12/30 22:08 回覆

  • 刑x爺
  • 好久了 真感動! 還以為要等到過年了
  • ♥鴉羽♥
  • 下次連T病毒後的十尾都出來吧== ||
  • 十尾就算了,但T病毒的十尾應該不會出現

    闇鳳Terry 於 2013/01/04 17:44 回覆

  • 小葉欖仁
  • 吞人家的反而被吞?年哥的細胞比T病毒還威啊......
    坐等之後會不會跑出年哥病毒(大誤)
  • 這............應該不會啦,哈哈
    而且應該是鳳凰的細胞比較威XDD

    闇鳳Terry 於 2013/08/31 2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