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0 Sat 2012 22:23
  • 突變

凱布利輸入密碼後,洛年便打開鐵門,兩人進去,洛年奇道:「哇!還搞人工降雪呀!」

原來進去後,周遭竟然正下著雪,馬路上都被銀白色給覆蓋著,洛年看了看說:「看那洋蔥式的屋頂,這裡還真是莫斯科,真的有夠寫實。」

兩人走了走,卻不見有半個殭屍,洛年問凱布利怎麼回事,凱布利說:「因為這兒離入口最近,所以莫斯科的殭屍數量最少。」

原來如此,洛年不再多說,繼續一面向前走,一面警惕著四周的變化,這裡雖是大馬路,兩人旁邊卻都是車子,而且在這裡又不能飛,所以若是打起來,騰挪空間會很小。

這時,兩人突然聽到一陣金屬器摩擦的聲音,正逐漸接近,洛年拔出金犀匕問:「什麼鬼東西?」

凱布利皺著眉掏出自動步槍說:「不知。」

過了不久,聲音的主人從前方轉角處走出,那是一隻刑天殭屍,拖著斧頭,剛剛那聲音正是斧頭和馬路摩擦所發出的,洛年笑說:「什麼嘛!不過是刑..........」隨即又瞪眼罵道:「媽啦!刑天的腦袋在哪裡呀!?」

兩人正等著他靠近,後面卻又來了一隻,洛年罵了一聲:「該死!開什麼玩笑?」轉身和凱布利背靠背,對著刑天,凱布利眼見夠近了,便開始對刑天掃射,但沒有甚麼用,她隨即拔出雷龍刀,但刑天已經逼近,他怪叫一聲,手中巨斧對凱布利劈了下去,凱布利只好橫拿著刀,硬生生的擋了這一下,但腳下的地面卻往下凹了十幾公分,眼看他又要來一下,凱布利連忙先發制人,讓刀身渾身布滿了紅色炁息,外圍還有著輕訣的黃色,往他的腰部砍去,爆訣炁息瞬間爆了開來,開了個又寬又深的傷口,但那些爆出的血濺到傷口上時,卻馬上被吸收,長出了更堅硬的血皮,馬上把傷口填補了回去,這還不打緊,那些血濺到凱布利身上時,竟溶解了凱布利的護體炁息,燒傷了她的皮膚,凱布利痛呼一聲,摔到一旁,按著傷口喘氣。

「凱布利!」洛年大吃一驚,正要上前查看,但另一隻刑天的斧頭已經劈來,洛年一面閃避,一面問:「怎麼回事?妳還好吧!?」

凱布利一面吸收道息治療,一面說:「沒事,這應該就是劉先生所說過的變種殭屍,果然厲害。」這時那隻刑天又再度攻來,直接把斧頭扔來,凱布利就地一個打滾躲過,而那斧頭直接把一輛裝載大量石油的車切成兩半,大量的油便噴了出來。

洛年看那刑天又要對凱布利攻擊,口中默念,一顆巨石便打在他身上,那刑天轉頭,拿起巨斧,和另一隻刑天夾攻洛年,這兒的騰挪空間太小,難以用分身障眼法,洛年便開起血凰眼,卻是洛年最近發現,開起血凰眼還能讓自己更加看清對手的動作,洛年一面閃避,一面思索著戰術,而那兩隻刑天一直亂揮,倒是砍翻了不少車子。

這時,洛年已經被逼到牆邊,那兩隻刑天斧頭同時一劈,洛年趕緊一個跳躍躲過,而他們的斧頭劈到了一輛車子,結果卡住,想要拔出來,結果把車子拉了起來。

凱布利這時已趕回洛年身旁,她看見那些油已流到刑天腳邊,她又看看車子,掏出手槍說:「嘿!小子們,勸你們把斧頭扔了。」說完便對車子引擎一個點射。

轟的一聲,車子瞬間爆炸,兩隻刑天除了部分身體被炸毀,全身還燒了起來,倒在地上掙扎。

過不了多久,兩隻刑天都被烤焦,洛年鬆了一口氣,看了看凱布利的血管,發現凱布利雖然受了傷,卻沒見被病毒感染的現象。

「我可是算半妖半精的存在,想讓我變成那種東西,只有這點量是不夠的。」凱布利說。

原來如此,洛年又問:「像這種血很強的殭屍多嗎?」

「每種突變殭屍都有不同的能力,但突變種絕對不多,但我聽說,他們有在做直接把病毒注入生命體的實驗,效果很不穩定,目前做了數百隻失敗品,長相也很奇特,既不像人類,也不像妖怪,只能說,長的像怪物,但目前已經有成功的了,好像還有靈智,能說話,但還是只想吃東西。」凱布利說。

那種東西會說話?感覺挺噁心的,洛年不再多問,和凱布利招呼一聲,兩人繼續往前走。

一路上,只有遇到少數殭屍,兩人倒是應付得輕鬆。

過不久,兩人來到一個鐵門前,又是要輸入密碼,洛年說:「莫斯科走完啦!?」

「嗯!下一個就是東京,但我們還沒殺完莫斯科所有的殭屍,要進去嗎?」凱布利說。

洛年想想說:「進去吧!先把麻煩的解決。」

凱布利點點頭,輸入密碼,走進了東京試驗場。

兩人一路直走,過不久,周遭許多原本關閉的鐵捲門突然開啟,洛年和凱布利警戒起來,背靠背面向馬路,一下子,一堆人類殭屍便衝了出來,洛年瞄了牆壁上的監視器一眼,說:「總門給的禮物還真多啊!」

眼看殭屍從四面八方靠近,兩人立即展開攻擊,洛年見凱布利的子彈能射穿他們的腦袋,便收起金犀匕,從一旁的警車內拿出兩把衝鋒槍,對著殭屍們一連串的掃射,洛年咋舌說:「就算都是殭屍,人類還是無法比妖怪強,但有一點還是能勝過,就是很會量產子孫。」

這話其實很有道理,兩人這樣的攻擊十分耗子彈,那些殭屍卻似乎一點都沒減少,毫無畏懼的接近,這時,洛年看見不遠處出現大量的鑿齒和犬戎族殭屍,正往這裡接近,洛年罵了一聲,對凱布利說:「凱布利,殺出條血路,要撤退了,想好戰術再來。」

凱布利點點頭,拔出雷龍刀,對著殭屍群後方的巷子喝道:「看招,蒼龍破!」

眼前的殭屍隨即被雷龍轟飛和電焦,清空了部分區域,兩人連忙衝進巷子中,洛年臨走前還對後方的殭屍施展了具破壞力的範圍型光術,霎時,在範圍中的殭屍全瞎了眼,身上還起了許多噁心的疙瘩,但沒死,這時,一隻人類殭屍突然張大嘴,從中冒出四條像章魚一樣的觸手,觸手瞬間伸長,對著洛年急撲,洛年連忙躲過,那四條觸手吸住了一條樹,竟把它拔了起來,但又隨即扔下它。

凱布利問:「怎麼回事?」

洛年的血凰眼一轉,仔細看了看,洛年便罵道:「媽的!剛剛的光靈咒術讓他們產生突變,而且那觸手似乎有感應溫度的功能,所以讓眼睛瞎了沒意義。」

「主人你也太不會用道術了!」凱布利叫道。

「總之,先閃吧!」洛年說,兩人便衝進巷子中。

若是在狹窄的巷子中和大票的殭屍群打鬥,那真是找死,因為沒有騰挪的空間,但若是要逃跑,人多的缺點就出現了,因為大家都擠成一團,而洛年他們就兩個人,所以一下子就把殭屍們遠遠甩在後面。

跑了跑,兩人跑到一棟醫院前,凱布利輸入密碼,兩人便躲進去,並把鐵門關的死死的。

「現在該怎麼辦?」洛年問道。

凱布利看了看醫院地圖後說:「二樓有中央電腦室,去那裡仔細調查看看有甚麼地方好躲。那裡不算高,還沒在病毒的範圍內。」

兩人進到電腦室後,洛年開機,照輕疾的指示,在鍵盤上一陣狂按,終於,螢幕上出現了醫院的透明模型,洛年便開始調查,這時,凱布利說:「他們來了!主人,快一點。」

原來凱布利從窗下看到殭屍已經聚集在醫院外,只是暫時進不來。

「我知道、我知道。」洛年有些慌亂的說,終於,洛年說:「地下一樓的停車場有暗門,我們過去。」

凱布利點點頭,兩人便衝進地下一樓,洛年看了看,指著一面牆說:「這兒。」

那面牆看似啥都沒有,但洛年卻在牆邊的地板用力一踩,那一塊地板隨即陷了下去,而牆壁也隨即往兩邊分開,露出一道往下的樓梯,兩人連忙走進去,而牆壁過不久又合了起來。

裡面完全是一片黑暗,凱布利體表便泛出七彩光芒照明,兩人一路往下,發現底部有一座看似十分堅硬的鐵門,洛年咋舌說:「看這鐵門的樣子,火箭砲轟來都不怕。」

「而且保全系統也很完美。」凱布利說。

原來鐵門旁邊除了有要輸入密碼外,還有指紋辨識、眼膜辨識和聲音辨識,只有密碼是絕對不行的,而凱布利連密碼都沒有,更別說其它的了。

這麼說的話...........洛年右手布滿爆訣炁息,對著鐵門說:「只能強行突破了。」

轟的一聲,鐵門被爆決炁彈突破,兩人走了進去,剛剛樓梯那漆黑的要命,這兒卻是燈火輝煌,周圍牆上、屋頂上到處都有電燈,還有空調,洛年目光掃過,見這中放房間了一張大床,床上放著看來十分柔軟蓬鬆的枕頭、棉被、氈毯,在那大片軟綿綿的被褥中,一個年約十四、五歲,容貌嬌美的長髮少女裹著棉被,半坐半躺地沉陷在被褥之中,正微紅著臉龐,睜著雙圓滾滾的眼睛望著兩人。

洛年和凱布利同時一愣,心想,這小丫頭哪兒來的?

這時,那女孩鼓起勇氣說:「我、我、我叫狄.......狄純,你們可以叫我小純,那個........你們能背我逃走嗎?謝謝。」

啥沒頭沒腦的?洛年和凱布利對望一眼,兩人盡是困惑,問清楚後,才知道她是白澤血脈,夢到洛年他們會救她。

洛年當然不願意,他們自己都「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

小純苦苦哀求說:「拜託,小靜他們應該已經從監視器看到了,再過不久就會從另一邊的安全秘密通道闖進來了,不然......你們為什麼會來呢?」

凱布利表示他們是來殺殭屍的,只是被迫撤退,小純一喜說:「這樣的話,我知道在紐約試驗場中,有個地方能一口氣摧毀所有殭屍,是高部長為了以防萬一所做的。」

洛年看出她沒說謊,立即大喜,拍拍胸膛說一定會帶她離開,並徹底保護她,小純聽了,自然也大喜。

這時,外面傳來了許多吵雜的聲音,洛年一驚說:「糟糕,他們闖進醫院來了,而且他們能藉由溫度感應到我們,怎麼辦?」

小純指著另一邊牆上的鐵門說:「這兒有三個秘密通道,這條能安全離開醫院,並到達地面。」

洛年想想說:「好,凱布利妳先帶小純走,我來斷後。」

「啊?那洛年你呢?」小純擔心的說。

「既然他們能知道我們的位置,那逃到哪他們就追到哪,所以我來引開他們的注意力,妳們就先去紐約試驗場。」洛年說。

凱布利點點頭,正要背起小純,但此時凱布利身上一堆裝備,無法背,只好把她橫抱而起,說:「主人你小心點。」

「嗯!妳們也是。」洛年說完,便衝回剛剛的樓梯。

這時,從監視器看著這一切的狄靜快氣壞了,但又不能派人過去,因為殭屍已經來了,只能眼睜睜的看小純被帶走。

 

打開牆壁上的暗門後,就是一隻鑿齒殭屍衝來,但洛年的血凰眼可看得清楚,輕鬆躲過,金犀匕一揮,插穿了他的腦袋。

洛年走出牆壁,往外一看,我的天,停車場擠滿了殭屍,完全沒有騰挪空間,就算有血凰眼,時間久了,精智力的補充速度還是會不如補充速度,這可麻煩了.........

但就算麻煩還是得打,洛年關上暗門,上前和殭屍一陣廝殺,從地下室一路殺到外面,洛年想要更多的空間。

一路上,雖然能看清他們的動作,但還是有好幾次差點被攻擊到,突然,洛年感受到了精靈的示警,原來是一隻狼人從醫院二樓窗戶跳下,嘴巴張向洛年背後,但洛年此時周圍都是殭屍,這兒空中又布滿了病毒,身手因此無法像過去靈活,所以洛年雖然看清他的來勢,金犀匕順利刺穿他的腦袋,但洛年的左手臂也被牠的爪子抓傷,劃出五條又深又長的血痕。


下集預告:先在這休息一下,哇靠!你們這些殭屍竟然騎到我這天仙頭上來了?還打上癮了!今天不教訓你們一下我就是影妖族的恥辱!

啊勒!看來我要死在這了,我都還沒見到我的孩子啊!!!咦?奇怪,這些傢伙怎麼好像被一股巨力彈開了?

這就是有智慧的殭屍啊?長相真的有夠醜。

好耶!終於來到紐約了,所有殭屍都給我去死吧!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來訪是客
  • 頭香~~~~
    大大你這次稍微晚出羅~~
    難不成.......年大要變怪物了??
  • 會不會呢?且看下回分解

    闇鳳Terry 於 2012/12/29 23:12 回覆

  • 刑x爺
  • 感覺狄純那邊改的有點怪怪的
  • 混沌
  • 同樓上之意見,該怎麼說.......有點匆促?
    不知為何有種不協調感。
  • 闇鳳
  • 貌似有點趕喔= =
  • 想不出要如何改時,就要快速跳過^^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53 回覆

  • 刑x爺
  • 貌似已經很久沒更了
  • 要更了

    闇鳳Terry 於 2012/12/29 23: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