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路直飛,很快就接近了台灣,但到離台灣近三百公里遠時,懷真卻停了下來,若有所思的想著。

「怎麼了?」感應距離不如懷真的洛年問道。

懷真對洛年說麟犼佔據台灣的問題後,兩人商量片刻,決定由洛年自己一個人去,懷真在一座島上等候。

道別懷真後,洛年只放出少量炁息來飛行,這點炁息量和過去還沒練四炁訣的一心他們差不多,但不比飛機慢多少。

到達台灣後,已經是傍晚了,洛年的占卜魔法告訴他,叔叔已經死了,添良、志文的家人也沒救了,而白玄藍他們並不在宗門庫房,所以一時之間,洛年還真不知要去哪兒找人。

不過宗儒的家人似乎還活著,乾脆去他家找找看,就算沒人,搞不好會有留字條也不一定。

既然決定了,洛年便直接飛過去察看,,那是一棟商業大樓的一樓,由三間店面打通的網咖,洛年站在被炸翻的柏油路面上,往內看了看,突然一喜,卻是這裡面似乎沒怎麼燒,也許因為這大片店面完全沒有燃料氣體,加上又在一樓,所以沒被波及。

洛年往內走,一面喊:「有人在嗎?」聲音往內蕩了進去,卻一點回應也沒有。

這時天色已經暗了,但這附近能燃燒的東西,幾乎都毀在那場大火裡了,網咖內也沒什麼木製品,洛年想了想,拿出記事本念道:「美納姿‧洛年‧恩所茲‧佩索,烏登‧希葛‧肯納姿。」

念完的同時,洛年上方隨即浮現出一團白色光芒,將原本昏暗的網咖照耀得如同白晝,洛年滿意的點點頭,走進去逛了逛,沒發現什麼東西,但人至少還活著,只是變成失蹤人口了。

接下來就該找黃齊和白玄藍了,洛年想來想去,突然靈機一動,心想白玄藍個性和善溫柔,一定會全力救助他人,既然已經過了十日,以他們的速度來說,台北這附近想必兩、三日內就能安頓妥當,應該會往中南部去吧?

一想到此處,洛年又提起了精神,轉身往南方飄去。

飛了一陣子,突然原本在離洛年五十多公里遠的麟犼妖炁,往洛年飛來,洛年暗罵一聲,自己用的炁息量明明很少啊!難道是被速度吸引過來的?洛年當下將炁息猛然提升數分,讓速度比麟犼略快些,但洛年轉念一想,萬一這傢伙脾氣不好,見自己溜了,生氣跑到人類區域噴火怎辦?洛年想了想,咬牙停了下來,等候對方靠近。

麟犼靠近後,二話不說就是一團火球噴來,洛年便故意裝弱者,以免引起她的敵意,但麟犼似乎對洛年的轉折速度十分感興趣,而且也隱隱感覺出洛年的道息,便想跟著洛年,洛年見趕不走,只好隨她去了,總比和麟犼一族為敵好。

之後,洛年和麟犼逐漸接近,到了數公里內,白玄藍和黃齊似乎感受到了麟犼的妖炁,兩人往外奔了出來,而這難民村中跟著敲起了響鑼,一群年輕男子很快擁出,手中拿著長短槍械,緊張兮兮地往這方向戒備,看來軍中的武器都流到民間了?說不定那些持槍男子,本就是某些營區的倖存軍人也不一定。

洛年看了看,放出凝訣炁息護體,交代麟犼等等別亂咬人後,便和她加速往白玄藍他們飛去。

他們一接近,那幾十支長短槍突然一起發射,一堆子彈往他們衝,但洛年和麟犼當然不怕,就這樣硬生生的飛去,白玄藍他們見是洛年,阻止眾人後,便前去迎接。

兩邊重逢後,洛年先把新鏡子交給他們,並交代一些事,包括生化殭屍、搬去噩盡島、引仙之法和麟犼走後只有半年的安全時間等等,便打算走了,他打算趕緊回去。

之後,洛年交代麟犼見到懷真不能上前咬後,便和她一同往外飛,才一下子,已飛過宜蘭,要往台灣東面飛出,就在這時,突然東南方出現兩個妖炁,正快速由東南往西北飛掠,洛年一呆,發現麟犼妖炁猛然提高,身子卻突然慢了下來,停在空中。

「幹嘛?」洛年一呆。

「這是我的範圍。」麟犼怒氣緩緩揚起說:「也許是來挑戰的。」

「妳出去以後不就不算嗎?」洛年問。

「現在還沒出去。」麟犼說:「等我。」

而那兩股妖炁,這時卻真的一轉方向,對著這兒飄來,沒過多久,兩個飛行妖獸翻滾著破雲而出,遠遠望去,對方似乎正在打架。

洛年仔細一看,不禁吃了一驚,這不是窮奇和畢方嗎?這兩隻小妖獸從噩盡島打到這兒嗎?

「他們在幹嘛?」麟犼焦急地說。

「聽說是在玩打架。」洛年看看那邊,又看看這邊,懷真說這三隻都還小,卻不知道誰比較年長一些。

窮奇和畢方打了片刻,不知為什麼突然分開,對吼了幾聲,目光轉了過來。

但因為畢方說媽媽不准他們去別人家,所以麟犼很煩惱,洛年告訴她別人先動手就能還手後,麟犼就大吼一聲,往外衝了出去。

麟犼這一往外飛,畢方果然耐不住性子,馬上衝了過來,一口火焰對著麟犼直衝。

怎料麟犼也是玩火的,一個爆炁火球彈往前衝,炸散了畢方的火焰,威勢還迫得畢方往側方閃開。

麟犼往前飛撲的同時,前足高舉,聚滿了妖炁的雙足對著畢方直轟,畢方怪叫一聲,輕靈地往外閃,繞著麟犼飛旋,他雖然炎術、力量似乎都不如麟犼,但身如鶴形般的畢方,體態本就輕盈,展翅繞巡之間,閃避速度十分快,麟犼一時之間也抓不到她。

那肉翅巨虎窮奇,卻被晾在一旁,她愣了愣,看看戰團,又看看洛年,突然輕嘯一聲,對著洛年飄來,用那顆大頭蹭著洛年。

洛年一愣,問輕疾窮奇的知識後,突然大罵一聲:「操!誰不可理喻了?」

窮奇被這大吼嚇了一跳,輕疾說道:「就是你,不用懷疑,不然她不會這麼喜歡你,不過,若是真正的壞人,她又不喜歡了。」

「媽啦!我哪有............」洛年暗罵了一陣子,伸手揉了揉窮奇的腦袋,窮奇的反應和懷真差不多,似乎挺高興的,用力頂了頂洛年的手掌。

反正已經娶了一隻狐狸,養了隻糞金龜,又被只怪馬纏上,再多帶隻老虎也無所謂了啦!大不了開個馬戲團吧?洛年有點自暴自棄,伸手胡亂抓揉著窮奇。

窮奇這下被抓得十分開心,突然人立而起,高興地將雙足搭在洛年肩膀,用頭亂頂著他的胸膛和下巴。

但畢方似乎十分不高興,抽空過來對洛年噴火,洛年輕鬆得躲過,心中暗罵,看來畢方愛牽怒的事是真的。

之後,事情演變為大多數時間,都是畢方和窮奇聯手對付麟犼,而且稍佔上風,但若是逼開了麟犼,畢方和窮奇又會互相咬上兩口,麟犼這時候馬上趁虛而入,又打得兩方不得不聯手應付,這樣不斷循環,簡直是沒完沒了,而他們就這樣,飛到懷真所待的小島上。

懷真見一直打下去不是辦法,就叫洛年請麟犼停手,並警告畢方不准對洛年攻擊。

洛年見無法甩掉這三個小女孩,不禁嘆了一口氣,突然覺得不對,仔細一看,靠!怎麼自己身邊都是女生?就算凱布利回來,也是女的,自己的精靈似乎也是女的,那這根本不是開馬戲團,而是開後宮了嘛!

懷真看了看,覺得這三個小女孩大有用途,便幫她們取道號,還以變人會變強為由,打算帶她們到處去偷寶物,洛年雖然不滿意這做法,但自己身上的東西都是贓物,而且在等凱布利調查好前也沒事幹,只好配合,就這樣,一個由鳳凰、九尾天狐、麟犼、窮奇、畢方所組成的盜賊團便出動了。

有洛年和懷真,偷東西當然是順暢無比,但三小一直抱怨沒有好武器,過了三個多月左右,小丹她們差不多要變人了,洛年他們便在噩盡島東北面高原區一條山瀑旁,找了個不高不低也不易攀緣的斷崖平臺住下。

洛年學著山下人們,用截成一片片後曬乾的妖藤片,架了個有點簡陋的小屋居住,這兒約有千餘公尺高,不只山下正逐漸擴張發展的大小聚落一覽無遺,更能遠眺西面大地和北方汪洋,除不時有傾盆大雨外,在這兒觀山看海,望著活動中的人們,倒是十分舒適。

要變人,當然要找人類,但小霽找人找超久的,一找就找了一個月才找到滿意的,等她們變人成功後,洛年便送給她們三個舊鏡子,之後她們便被長輩帶走了,但沒拿武器,所以屋中等於放了一堆垃圾。

洛年和懷真回到屋內後,已經是晚上了,正當洛年打算就寢時,懷真突然微紅著臉說:「欸!洛年,過去總是和白宗的人在一起,最近也一直在照顧那三個ㄚ頭,沒什麼私人空間,難得有這機會,你說要不要.......」

洛年看到懷真所散發出的氣息,臉也紅了,兩人對視幾秒,洛年突然撲倒懷真,手直接往衣內探。

「唉?」雖然是懷真主動開口的,但她還是忍不住嗔說:「你這臭小子,太突然了吧?」

「關我屁事?是妳先開始的。」洛年說道。

 

 

這時,搭船來到噩盡島上的白宗眾人,正聚在一塊討論有關妖藤的事。

「你們看。」奇雅指著河道西面的妖藤說:「那種植物,以後會往東長。」

「為什麼?」瑪蓮問。

「因為道息。」奇雅說。

「啊?道息怎麼了?」瑪蓮聽不懂,大皺眉頭。

「因為道息逐漸增加,那種植物適合生長的地方會變。」志文一面笑說:「所以人類能安全生活的地方也會減少。」

奇雅一向不愛說話,有人幫忙解釋正好,當下點頭說:「就是這樣。」

瑋珊想了想說:「這下面空間太小,臺灣來的人,說不定得往高原上搬,我們就趁這兩天,把上面地勢探勘清楚。」

「可是巧雯姊剛剛不是告訴我們上面有強大的妖怪嗎?」一心有些擔心的問。

「現在是晚上,過去和牛頭人一起打鑿齒時,晚上都不打仗的,所以妖怪可能也需要睡覺,我們收斂炁息來攀爬,盡量不引起他們的敵意,雖然要花好幾個小時,但至少比較安全。」宗儒說。

這話有道理,瑋珊對印晏哲交代一下後,便領著眾人往高原區奔。

 

過了好幾個小時候,已經是半夜了,瑋珊他們所探勘的地方實在不多,此時他們正坐著休息,並把附近的地形畫下來。

瑪蓮等人在畫地形這方面無法幫上甚麼忙,休息完後便在附近亂逛,突然,志文似乎看到了甚麼東西,低聲驚呼說:「宗長、宗長!」

瑋珊正和奇雅他們討論,聞言抬頭說:「志文,怎麼了?」

志文指著接近懸崖的地方說:「看看,那是什麼?」

幾個人當下睜大雙眼仔細看,隨即發現那是一座小屋,瑋珊忍不住低聲驚呼:「我真不敢相信,這裡怎麼可能有人住?」

其他人也十分吃驚,瑋珊想了想,示意眾人貓腰偷偷過去,從窗口偷看,其他人點點頭,當下往小屋走去。

但眾人一看到屋內的情景,隨即張大嘴巴想大叫,但又覺得不能叫,於是每個人都摀住嘴巴蹲下,大口大口地喘氣。

卻是屋內中有兩個人正在睡覺,正是洛年和懷真,但問題是,懷真光溜溜的趴在洛年身上,洛年也是一絲不掛,眾人雖然都曾猜想洛年和懷真是情侶,但都沒想到進展的這麼快。

突然,懷真的耳朵動了一下,她有些詫異的起身,四面看了看,馬上大驚失色,輕輕搖著洛年輕叫:「洛年,快醒醒。」

洛年被搖起後,揉著眼睛說:「幹嘛啦?天又還沒亮。」說完後又想躺回去,但隨即瞪眼輕呼:「媽啦!他們怎麼選這時候來?」

兩人連忙從床上跳下,匆匆地穿上衣服,懷真去生火,洛年則尷尬的把門打開,請眾人進屋。

兩方一見面,都很有默契的不提剛剛的事,洛年先把他們來的目的搞清楚,之後,瑋珊就順便詢問懷真有關引仙和變體的問題。

懷真看了看旁邊的「垃圾」,便把那些武器送給了白宗眾人,還順便給了輕疾,之後,瑋珊他們有些尷尬地快速離去,還不斷說「不好意思,打擾了。」搞得洛年和懷真更尷尬了。

 

過了幾天後,洛年正在練習揮匕首,凱布利突然飛來,看著洛年和懷真說:「我找到生化殭屍研究總部了。」


 

下集預告:這場戰鬥太危險了,我和凱布利去就好了,什麼?妳這回打算生小孩!?

蓋在地底下幹什麼?還在裡面搞了個莫斯科、北京、東京和紐約的真實模型,總門的人在想什麼?


這回跳的很快,沒辦法啊!想不到要改什麼。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來訪是客
  • 頭香~~~
    哈哈哈被看光光了XDDD
  • 恭喜搶到頭香
    對啊!超丟臉的

    闇鳳Terry 於 2012/11/02 21:52 回覆

  • 天空之嵐
  • 大大你寫的真不錯!!
    所以你是每個禮拜出一篇???
  • 看課業壓力

    闇鳳Terry 於 2012/11/03 20:38 回覆

  • 刑x爺
  • 雖然劇情有點太快 不過好像沒差
    不過這文好像有點久....
    懷真要生小孩了嗎?
  • 闇鳳Terry 於 2012/11/03 20:38 回覆

  • 芸~~
  • 生小孩????
    哪時候的事阿!!
    有點期待呢!!
  • 小孩要等到第一部之後的下一個故事才有戲分

    闇鳳Terry 於 2012/11/03 20:39 回覆

  • 混沌
  • 你打算要出幾篇文啊?感覺似乎會挺長的。
  • 我連第二部的結局都想好了
    但會出幾篇.........我自己也不知

    闇鳳Terry 於 2012/11/09 15:17 回覆

  • 刑x爺
  • 第二部的故事是洛年他們的小孩嗎?
    他們會生幾個
  • 小孩只算第二部的主要配角
    雙胞胎,哥哥和妹妹

    闇鳳Terry 於 2012/11/09 15:19 回覆

  • 闇鳳
  • 好看 這麼久才來看真抱歉阿~ = =...
  • 不要緊,好好準備基測啊!

    闇鳳Terry 於 2012/11/09 21:55 回覆

  • 訪客
  • 雙胞胎是指哥哥是偽娘ㄇ
  • 不會啊。怎麼這樣想呢?

    闇鳳Terry 於 2013/04/03 21:10 回覆

  • kevin1997862
  • XD
    看光光了!!
    瑋珊好害羞!!
  • 哈哈,是啊

    闇鳳Terry 於 2013/08/09 17: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