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總門的人一愣回頭,這時,那小女孩卻突然張大嘴哈了一聲,猛然撲倒那人,張大嘴把他的脖子咬下一大塊皮,頓時鮮血直流,總門的人慘叫一聲,想把女孩推開,卻一點用也沒有,而那女孩還繼續吃他的肉。

眾人大吃一驚,血腥畫面眾人是見多了,但人生吃活人絕對是第一次看到,一下子都呆在那兒,不知該如何反應。

洛年也十分吃驚,人類就算再餓也辦不到這種事,何況是個小女孩?但若說是妖怪,也感覺不到任何妖炁,用看透本質的目光看去,也看不出是妖怪,活脫脫就是一個人類。

熱血笨蛋一心反應最快,叫了一聲:「快住手!」

但女孩絲毫不理他,一心見狀,將銀槍橫擋在女孩和那個人之間,並將女孩拍開,拍開的同時,眾人都看到,女孩嘴角、手上的鮮血都迅速滲入皮膚中,並在皮膚上長了一層的血皮。

女孩似乎對於不能繼續吃美食十分生氣,怪叫了一聲,向一心撲去,一心倒不想傷害這小女孩,以為她只是單純餓昏了,只要好好溝通就可以了,當下從長槍中伸出一條綠龍,綁住了那女孩。

似乎是怕傷了她,一心並每沒有狠狠的把她綁住,認為她的力氣應該不大,怎知女孩卻硬生生的把綠龍掙斷,並再向一心撲去,一心一愣間,洛年已經像鬼魅一樣地出現在女孩身後,手中的金犀匕向著女孩的胸口刺去。

卻是洛年覺得,這小女孩雖然不是妖怪,但也不太可能是人了,既然她對眾人產生了威脅,那還是盡快解決比較好。

金犀匕刺穿女孩的心臟後,洛年轉頭正要對眾人說話,奇雅卻驚呼說:「洛年,小心!」

小心什麼?洛年回頭看著女孩,卻見女孩絲毫不在意的回頭看著洛年,張大嘴往洛年還在插在她背上的手咬去。

洛年大吃一驚,連忙抽回金犀匕往後撤,心想這怎麼可能,不管是人是妖,甚至是屍靈,只要心臟被刺穿,那就一定翹辮子了,就算是自己,也一定要躺好一陣子,哪能像這女孩活蹦亂跳?

這時,一個另一位是總門的人大叫:「頭!攻擊她的頭!」

頭?連刺穿心臟都無效,刺穿頭有用嗎?洛年狐疑地想著,但這時也沒其他的辦法,死馬且當活馬醫,洛年迅速一個閃身,趁女孩沒反應過來,出現在她的身後,手上的金犀匕往她的後腦杓刺下。

金犀匕一刺進去,效果立刻出現,只見女孩身體一僵,倒在地上不動了。

總算解決了.............,眾人都鬆了一口氣,雖然傷害這麼可愛的小女孩讓人有些不捨,但看剛剛那情景,也不會讓人太傷心。

洛年收回金犀匕,走到那個剛剛脖子被咬的人旁邊,摸了摸他的手腕,對眾人搖了搖頭。

果然死了啊............,眾人不禁嘆了一口氣,洛年起身對剛剛那個提示他的人說:「你怎麼知道要攻擊頭?看你剛剛那樣子,十分有信心,並不是猜的。」

那人遲疑了一下,開口說:「好吧!我說,我先自我介紹,我叫劉承文,在總門星部中是屬於高部長的心腹之一,你們剛才看到的那女孩,是總門和聯合國研究出來的生化武器之一。」

「生化武器?」眾人都是一愣。

「嗯!你們過來看這女孩的血。」劉承文走到那女孩的屍身旁,指著那流滿地的血,眾人一看,發現那些血的顏色很暗,洛年一驚,說:「這..........這是死人的血。」

「有甚麼好奇怪的?她本來就是死的啊!」添良疑惑地問。

洛年搖搖頭說:「不,她才剛死掉,血不可能變化的這麼快,一定要死一段時間才行............」

洛年還沒說完,瑋珊已經懂了,冷汗直冒地說:「也就是說,我們看到這女孩時,她已經死了,但還是能走來走去。」

眾人冷汗都冒下來了,瑪蓮瞪著劉承文說:「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給我說清楚。」

劉承文苦笑說:「別急,我慢慢解釋,我問你們,有沒有看到之前有說很多人失蹤的新聞?」

眾人點點頭,劉承文又說:「不久前,總門和聯合國為了預防道息瀰漫世界後,人類被妖怪大量捕殺,所以打算製造出足以對抗的軍隊,所以把那些人捉走。」

宗儒問:「為什麼要那些人?」

「因為是要把他們當實驗品,我剛剛說是生化武器,所以要注入病毒,這種病毒叫T病毒,T病毒是總門和聯合國研究多年的病毒,經過了許多改造,還融入了妖質,為了確定效果,所以把他們當實驗白老鼠,你們也知道,那些人不是回教國家的人就是重大刑犯,對聯合國來說根本不重要。」劉承文頓了頓又說:「注入之後,總門發現,效果很不穩定,被注入的人都會死亡,但沒死完全,不管你本來是死是活,只要注入T病毒,都能起來活蹦亂跳,但他們已經變成了怪物,或許有點生前的記憶,但稱不上靈智,只有著最原始的需求,那就是────他們需要食物。」

一心疑惑地問:「就算是這樣,那小女孩為何有力氣掙脫我的綠龍?我雖然沒用全力,但她也該辦不到啊!」

「我剛剛有說T病毒融入了妖質吧?注入T病毒的人,將會有變體後的力量,雖然沒炁息,但因為他們已經死了,所以力氣將會十分大。」劉承文說。

「為什麼?」懷真問。

「我想你們應該都知道,無論你吸收了多少妖質,都只能發揮全身肌肉的百分之二十的力量而已,但對已經死掉的人來說,他們的大腦沒有在對這方面做控制,所以可以發揮百分之百的力氣,將是原先的五倍,另外,還有一點,你們仔細看。」劉承文拔出劍,對著女孩的手臂,手一鬆開,劍直接刺入皮膚中,劉承文把劍拔出,對著女孩長了血皮的右手,手再度鬆開,這次刺入的深度竟然只有剛剛的一半。

怎麼回事?眾人都呆住了,見劉承文說:「這些生化殭屍,身體只要接觸到血,便會迅速吸收並長出血皮,那個地方的力量將會增強兩倍,皮膚硬度也會增強兩倍,所以若是遇到一大群,絕對不能讓他們噴太多血,否則他們只會越來越強。」

洛年問:「要殺他們的話只能對腦袋攻擊?」

「嗯!對頭部進行重擊或攻脊椎骨上端都頗有效果,另外,其實他們就算不吃東西估計還是能活個十幾年。」劉承文說。

瑋珊想想突然說:「這小女孩怎會也是生化殭屍?還有,當時失蹤了數十萬人,那些殭屍又在哪裡?」

劉承文苦笑說:「那些殭屍分散在世界各地研究,檀香山的地下室就有近萬個,雖然爆炸後應該死了不少,但應該還是有近千個殭屍從爆掉的鐵門逃出到地面上。至於這小女孩為何是殭屍,是因為她受到了感染。」

「感染?」眾人一愣,都起了不祥的預感。

「嗯!只要被他們咬一口或抓傷,你就會被病毒感染,隨著時間過去,你就會變成他們的一份子。」劉承文說。

這樣的話,那這生化殭屍簡直和屍靈一樣麻煩,都是越打越多,殺起來還一堆顧忌,只是顧忌的事情不同,洛年想想突然一驚,拔出金犀匕把剛才被咬死的人的腦袋貫穿,以防萬一,洛年怒說:「媽的!這種事情,總門的人也敢搞出來,難怪這裡沒妖炁,估計都變成殭屍了。」

眾人聽到,都心裡發寒,等等若是遇到妖怪殭屍大軍,那就很危險了,劉承文嘆了一口氣說:「我也不希望他們搞這東西,但這件事,就算是高部長的心腹,也只能知道而已,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另外,我聽說總門為了預防道息大漲干擾研究,所以在生化殭屍研究總部做了祕密的措施,就算是現在,那個地方還是能用電。」

「用電?」眾人一聽,都不敢相信,洛年用占卜魔法一算,發現是真的,洛年問:「那個地方在哪裡?有多少殭屍?」

「我不知道位置,但大概有十幾萬的殭屍,有人類殭屍和妖怪殭屍,其中還有不少殭屍的突變種。」劉承文想想又說:「每個研究的地方,都只有近千殭屍,這次爆炸後,應該都只剩幾隻了,跑出去後,應該都會被妖怪殺死,檀香山是因為有比較多的殭屍,所以才能以多欺少地把妖怪解決,並增加數量,至於總部,應該沒有任何變化才對。」

「洛年,檀香山沒有任何妖怪和人類了嗎?」瑋珊問。

洛年搖搖頭說:「我沒有感覺到任何的妖炁和人炁,就算還有活人,也一定是普通人。」

劉承雯聽了這對話說:「高部長和呂部長他們在我們這次去噩盡島前,就帶了不少人去總部了,所以只有近千名變體部隊在這,損失當然很慘,但說不定還有人在。」

眾人正在討論,懷真突然說:「不對勁,有一群血腥味正向我們接近。」

難不成有殭屍接近?眾人對看一眼,紛紛提起武器走出大樓外,卻見到一群頂著鱷魚腦袋的猩猩妖怪,正在廣場逛,一面四面張望,一看到眾人從後方穿出,這群鱷頭猩猩張大有著兩排利齒的巨吻,揮動著滿是血皮的長臂,對著眾人衝來。

既然上面有血皮,那就一定是殭屍,而且還不知道變強了多少倍........,一心首先上前,長槍一揮,對著最前面的鱷猩妖衝,而那鱷猩妖則張大巨吻,對著一心咬來。

一心感覺對方這一咬,蘊含了強大的力道,不敢輕忽,長槍斜斜推甩著對方的巨吻,一面往後撤。

但對方力道實在太大,一心長槍一彈,帶著身子往後甩,沒法順利卸力,對方一雙車輪般大的巨掌,已經對著一心抓了過來。

一心雖然失去平衡,卻不慌亂,他順著力道揮槍拍擊地面,借力又往後飄,閃開那兩掌,跟著喊:「難推,大家小心了。」

白宗其他人跟著上前,大家都知道,這些殭屍的弱點就在腦袋或脊椎骨上端,而若是被他們打傷,就完蛋了,所以眾人都十分小心,都一觸及退,不敢和對方有太大的接觸。

白宗眾人雖然都吸收了不少妖質,但這些殭屍實在是有夠厲害,每個人都只能和他們一對一單挑而已,劉承文因為是高輝的心腹,所以也勉強能對付一隻,至於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連武器都只是剛找到的,都還沒淬練過。

白宗這邊,一心長槍揮動,那盤著青色光焰的銀槍,如龍似蛇地在空中繞動,發揮出柔勁的功效,一面不斷移位,一面借力打力地推帶著巨猩亂轉,偶而倏然一個槍刺,刺中對方的腦袋,雖然因為血皮的關係而刺得不深,但只要一直刺同個地方,終究能刺中裡面,所以目前是一心占有優勢。

至於瑪蓮和小睿,都一直繞到對手身後,用爆勁砍對方的腦袋,效果明顯大於一心,但兩女防禦力很弱,所以砍中後都立即撤退,若來不及,就使用爆閃心訣撤回宗儒的防禦圈中,之後又殺出去,一時之間也沒什麼危險。

而志文和添良,兩人專修輕訣,炁息銳利度本來就是最高的,所以每次都刺得很深,若有危險,兩人的逃跑速度可是十分快的,因此目前他們應付得最輕鬆。

瑋珊和奇雅知道她們是無法用炁彈或炁鞭殺死殭屍,所以就用範圍型的道術,一大片赤熱的火焰和奇寒的寒冰對著其他衝過來的鱷猩妖衝去,雖然有減緩他們的速度,但在血皮保護下,一時之間還沒受到什麼傷,一下子幾隻鱷猩妖就對宗儒的炁牆撞去,剩下的則對後面的幾人衝,畢竟宗儒無法護住這麼多人。

同樣在宗儒的防禦圈中的洛年等人,凱布利看了看說:「主人,你怎麼不將這些殭屍變成屬於你的殭屍呢?」

「我也想啊!但這些傢伙,不只沒有精智力,甚至沒有生命力,吸起來不但不補,還浪費我的闇靈之力,真是的,這還是第一次闇靈之力和其他道術一樣,越用越少,而不是越打越多。」洛年憤憤地說。

「有什麼關係?這才公平呀!」凱布利看了看正在死守的宗儒又說:「主人,我們也上吧?」

「嗯!」洛年點點頭說:「宗儒,把防禦圈縮小些。」接著三人同時衝出,懷真和凱布利的武器上瞬間充滿了強大的雷靈之力,洛年則破開刀鞘封印,將金犀匕伸到兩公尺長,對著這些殭屍殺去。

既然洛年他們出手了,自然是秋風掃落葉,一下子就躲開敵人的攻擊,並插穿他們的腦袋,過不了多久,所有的殭屍都倒下了。

打贏了?白宗的幾個人不約而同地喘了一口氣,同時往回走,但回頭一看,卻不禁有點愕然,卻是剛剛那一陣衝殺,白宗眾人雖然頂住了一些殭屍的狂撲,但那二十餘人卻撐不住那短短的幾秒鐘時間,已經躺下了一大半。

洛年連忙上前治療,李宗那兩人,李歐腦袋被咬破了一半,早已經死透,李翰正跪在地上,有些癡呆地抱著他父親露出腦漿的頭顱,張大嘴發愣,身上滿是鮮血髒汙,看不出來他身上有傷沒傷,後來好幾個人過去勸了半天,他才終於哭了出來,把父親李歐的屍身放下。

忙亂了片刻,有些人是沒救了,洛年索性把他們解脫,而有些被抓傷的人,洛年用血凰眼一看,知道他們已經被T病毒入侵,身體正逐漸被感染,洛年當下也不管一心反對,直接插穿他們的腦袋。

把死掉的人埋葬後,瑪蓮望著地上的猩猩妖怪屍體,突然說:「欸,妖怪的肉能不能吃啊?好幾天沒吃飽,我餓了。」

「哇……」吳配睿驚呼說:「吃妖怪肉?這好噁心耶。」

「有什麼噁心的?又不是吃人肉。」瑪蓮摸摸肚子說:「阿姊餓好幾天了耶,瑋珊,咱們烤個肉吃吧?」瑪蓮食量本來就大,這三天在氣筏上,大家分食那一點點食物,瑪蓮自然不能多吃,一直都是半饑餓狀態,看著肉在眼前,終於忍不住開口,管他是不是妖怪肉?

奇雅皺眉說:「吃這些肉,妳不怕被病毒感染嗎?」

瑪蓮一聽,可愣住了,這時,會「算命」和「占卜」的洛年說:「放心吧!生吃的確會受到感染,但只要烤熟了,就不會有問題了。」

懷真也說:「吃妖怪的肉,也會吸收到肉裡面蘊含的妖質喔。」

「哇,還有這麼大的好處啊?」瑪蓮詫異地說:「那更要吃多點。」

「瑪蓮。」奇雅突然責怪地拉了瑪蓮一把。

「怎麼?」瑪蓮一愣,見大家都看著自己,卻不知道自己哪兒說錯話了?

一個其他宗派的中年人,終於忍不住開口問:「莫非白宗諸位吸收了更多的妖質?才具有這樣的能力?」

「呃?」瑪蓮終於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當下吐了吐舌頭,有點尷尬地看著瑋珊。

這件事情,總門那邊早已經有人知道,也不算秘密,而且現在局勢已變,妖怪大量出現世間,人類多點高手也是好事……瑋珊想了想,點頭說:「沒錯,為了應付變局,我們確實都吸收了更多的妖質。」

「我們若從這些猩猩的身體裡面迫出妖質來吸收,豈不是比靠著食用吸收還快?」另外有一人問。

「這些妖怪和妖質已經融合,就像從人體迫出一樣,十分費力。」瑋珊說:「如果有時間的話,確實可以這麼做,但現在不大恰當。」

眾人正沉吟的時候,瑋珊目光四面一轉說:「這些殭屍很可能是因為聞到了什麼才來的,現在這兒血腥味刺鼻,說不定還會有更多殭屍被氣味引來……」

「正是。」宗儒一面說:「我們最好儘快離開這兒。」

「那肉怎麼辦?不要了?」瑪蓮有點失望。

「這……除了瑪蓮以外,還有誰想……吃肉的?」瑋珊望向眾人,還記得用英文再問了一次。

沒想到想吃的人還真不少,白宗之外的人中,就有一大半舉起了手,至於白宗內,只有志文、添良在瑪蓮威脅下,愁眉苦臉地跟著瑪蓮舉手。

居然有近半的人想吃這種食物?瑋珊不禁有點意外,但她轉念一想便已明白,也許有些人真的餓了,不大在意這是什麼肉,但更多人可能是為了妖質才舉手的……這也沒辦法,瑋珊輕歎了一口氣說:「這樣吧,砍下一部分帶著,退到海邊烤來吃。」

「太好了。」瑪蓮一聲歡呼,找著喜歡的部位,提刀割肉去了。

 

之後,眾人在一處海邊烤肉,瑪蓮還挖出自動販賣機的飲料,拿出來大家喝。

洛年並不介意吃妖怪肉,但他不喜歡待在人群中,烤了幾串後,就拿著汽水和凱布利走到外圍坐下,令洛年意外的,懷真竟然也走過來,而不是被男子圍著笑鬧討好。

「怎麼不在人群中聊天?」洛年詫異地問。

懷真眨眨眼,坐到洛年旁邊說:「我當初一開始在噩盡島和一堆男生聊天時,你的心情,凱布利有告訴我喔!」

洛年一聽,轉頭瞪了凱布利一眼,凱布利則俏皮的吐吐舌頭,別過頭當不知道,懷真見狀笑了笑,頭輕輕靠著洛年的肩頭,閉著眼睛休息,洛年一愣,倒也不怪凱布利多嘴了,輕輕扶著懷真的肩膀,讓她睡得安穩一些。

過了兩個小時,瑋珊叫眾人集合,瑋珊說:「劉先生說,我們最好盡快離開,那些殭屍都是行屍走肉地逛來逛去,但大多是集體行動,若是被發現了,一開始只有幾隻,之後就會越來越多,變成一個殺不完的殭屍隊伍,我們目前要計劃一下,要留在這,還是帶著這些肉搭船回台灣。」

「台灣會有殭屍嗎?」瑪蓮問道。

劉承文搖頭說:「我雖然不知道正確位置,但至少知道有研究殭屍的地方,除了檀香山,就只有在美國、中國、英國、俄羅斯和日本,台灣並沒有,但殭屍其實會游泳,而且不需要換氣,會不會游過大海很難說。」

但短期間應該是安全的,一心思索了片刻說:「這樣吧,我們找個安全的地方,大家先留一陣子,我一個人進去山裡找人,檀香山有幾十萬人,總不會都死光了吧?應該把他們救起來,以免變成殭屍。」

「怎能讓你一個人進去冒險?萬一遇到更強的殭屍呢?」瑋珊望著一心說:「要探路我們也得去。」

「我們都去,他們剩下的人就危險啦。」一心說。

洛年一開始聽到一心又要救人,差點氣得吐血,但轉念一想,卻覺得很有道哩,若是讓越來越多人變成殭屍,那他們就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剛才殺鱷猩妖時,已經能明顯感覺到他們的力量和皮膚的堅硬,洛年想想說:「不用你去,讓凱布利一個人去就好。」

眾人一愣,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洛年說:「就是讓凱布利飛到空中找有人群聚的地方,而且你們都知道,凱布利會隱形,又能變成影子,若是要探路,凱布利絕對是最佳的人選。」

眾人都了解了,當下同意,而凱布利飛走後,一心說:「我們先回到剛剛的大樓吧!那裏只倒塌了一半,還是有六層樓高,在那裏,進可攻、退可守,還能從高處暸望,是很安全的地方。」

這話有道理,大家當下收拾裝備,回到剛剛的大樓的六樓,過不了多久,凱布利便回來了,手中拿著十一張照片說:「我在我們之前住的地方,找到這些東西,還沒燒成灰。」

什麼東西?眾人接過,發現那是十一張一模一樣的合照,照片中正是洛年等人和白宗,那是在白玄藍他們離開前拍的,當時瑋珊他們想說等到以後妖怪都被殺光了,這照片可是很值得回味的,看著這合照就會想起之前自己殺妖是多麼英勇,照片中,洛年站在正中央,無奈的笑著,似乎十分不想拍,而懷真則是抱著洛年的手臂,笑得十分開心,凱布利則蹲在洛年的另一邊,抱著雷龍刀望著鏡頭。

至於白宗其他人,瑋珊和一心肩靠著肩,站在懷真旁邊,瑪蓮緊緊抱著奇雅在笑,奇雅則皺著眉頭,小睿對鏡頭比了個YA,添良和志文互相搭肩著在笑,宗儒則只是淡淡的笑,沒甚麼動作,而白玄藍則依在黃齊的懷中,除了洛年和懷真,其他人都有拿出武器,似乎是要讓自己看起來更英勇些。

當初原本是要在妖怪都被殺完後,帶著照片當紀念回台灣,沒想到現在竟然是要回味著過去還很和平的時候,還真是諷刺...........,瑋珊感嘆片刻,把這些照片分發給白宗和洛年他們,問道:「凱布利,有活人嗎?」

凱布利點點頭說:「嗯!在東邊,有近萬人,在火山口東北角那端,這火山口西南面的山峰,似乎有千公尺高,加上火山口格外陡峭,倒是一個挺不錯的堡壘。另外,我看到有數千鱷猩妖和人類殭屍走來走去,估計最多在幾天內殭屍就會發現他們了。」

「嗯..............」瑋珊沉吟地說:「那我們應該要想該如何在不被殭屍發現的狀況下進去.............」

「放心啦!由我和洛年、凱布利帶你們飛空過去,就只有這些人,我們還能用幻術障眼法讓那些殭屍看不到我們。」懷真說。

眾人聽了,都十分開心,洛年說:「但還是要盡量靠緊一點,不要有人突出幻術圈中,大家收拾收拾裝備,到大樓外。」洛年神色一正說:「出發!」

 

 


 

下集預告:沒想到才剛找到地方休息,殭屍群就發現我們了,好吧!我們來大幹一場吧!

雙重蒼龍破?懷真、凱布利,妳們這樣太耗老本了吧?

生化殭屍V.S.骨靈!?看看是我的闇靈之力還是你們的病毒屌!

我們要獨自回台灣喔!凱布利,妳去找殭屍研究總部!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沈懷萬歲~~
  • 嘖嘖嘖,精彩精彩
    生化僵屍vs闇靈僵屍
    期待下篇
  • 刑x爺
  • 生化武器感覺好有漫畫的味道
    和學園默示錄還真有點像......
  • 啥是學園默示錄?

    闇鳳Terry 於 2012/10/28 21:19 回覆

  • 刑x爺
  • 某動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