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休息片刻後,瑋珊他們似乎和總門已經談妥,正要叫大家集合。

「他們本來兵分四路,要在四面建立堡壘,這是第一座,沒想到差點就被擊破,所以其他幾座會暫緩,準備先把這兒穩定下來。本來已經分散開的總門星部高手,再過一段時間就會領軍過來支援,到時候他們的高手戰力就足以抵擋刑天,我們也就可以離開。」瑋珊頓了頓又說:「高部長試探地問,我們倆是不是有多吸收妖質,我還在想怎麼應付,一心就招出來了……你這笨蛋!」

一心聽了,也只是乾笑幾聲,似乎不以為意。

瑋珊白了他一眼,又說:「另外,總門除了要把這堡壘穩定下來、派隊清剿噩盡島之外,似乎還研究出了一個法門,有可能能遏阻道息彌漫,和當初只是想提早剷除妖怪的想法似乎不大一樣,不過細節不大肯跟我們說。」

「可以遏阻嗎?」白玄藍有點詫異地說:「預言既然說道息重返,難道還能扭轉?」

「我有提起此事,對方語焉不詳,但聽起來似乎並不是扭轉,只是有辦法……」瑋珊想了想說:「高部長本來似乎並不想提此事,但知道我們提升妖質吸收量之後,才特別提了一下,意思是未來可能還有變化,要我們別急著冒險……算是好意提醒。」

「對啊。」一心呵呵笑說:「若我沒露口風,他也不會提啊。」

瑋珊皺眉說:「可是他只說了和島上的泥土妖怪有關,知道這有什麼用?」重點是如果日後世上當真道息消散,還能不能讓其他人吸收妖質入體?會不會害了人?只不過這話提出來徒亂人心,瑋珊沒說出口。

泥土妖怪?洛年和懷真對視一眼,懷真便開口向他們解釋息壤起來。

大夥兒聽了之後,瑋珊想想突然說:「我們帶點死息壤出去。」

「啊?」眾人微微一驚,卻見瑋珊已經走到那幾個裝妖質的圓筒旁,打開一個已經空了的筒子,回頭眨眼說:「大家過來圍著,幫我擋一下。」

大夥兒湊過去圍成一圈,看瑋珊禦炁搬土入筒,瑪蓮一面揮刀幫忙,一面說:「這要幹嘛呀?」

「如果聚集道息的是這泥土,帶出外面也會有效,我們拿些出去測試看看。」瑋珊塞滿了一筒,蓋起蓋子皺眉說:「十公升恐怕太少了。」

這東西若能聚集道息,出去以後,只要在這土附近,不就可以保持體內炁息嗎?瑪蓮想到這兒,瞪大眼拉過背包說:「我包包裡面也塞滿好了,比十公升還多。」

「妳的衣服呢?」奇雅詫異地問。

「放妳那邊。」瑪蓮理所當然地說。

奇雅雖是微微皺眉,倒也把行囊取過,幫瑪蓮處理。

志文和添良見狀,跟著挖土幫忙,瑋珊連忙提醒眾人遮掩好,免得被人發現了多添麻煩。

「瑋珊姊,我們也要裝嗎?」小睿問。

「夠多了。」瑋珊搖頭說:「如果真有效,下次讓遊艇來載一船回去。」

 

 

那日,眾人在總門送行下,一路順利地回到檀香山,回到暫居的遊艇上。至於研究息壤的事,就交給了洛年,卻是這幾日大家都發現洛年似乎能觀察道息,洛年雖然覺得麻煩,倒也沒拒絕。

因為暫時沒打算出海,一直住在遊艇上也不怎麼舒服,眾人次日又搬了下來,不過住飯店也有不便的地方,加上這次得在島上住好一陣子,瑋珊找駐檀香山辦事處幫忙,借了一棟兩層樓的獨院房舍,讓眾人住了進去。

這房子挺大,除了一樓有寬廣的客廳、廚房之外,還有兩間房間,加上二樓,就一共有六間房,一行人總共十三個人,除洛年和懷真、凱布利住三人房之外,每兩人分一間,頗為舒適。

這幾日,白玄藍和黃齊兩夫妻,打算等到息壤的事有結果後,就回到台灣,而瑋珊和奇雅則待在房間中研究道術,似乎是瑋珊修炎靈,奇雅修凍靈,一心則是整天在想炁息要如何運行最好,另外幾個人則三不五時被瑪蓮抓去外面逛街,至於洛年等人,也是整天都關在房間中。

這時,凱布利正在房間打電動,懷真坐在床上交付炁息給雷靈,而洛年則坐在地上,身旁不遠的地面,好幾團土堆堆成各種古怪的模樣,都是從噩盡島上帶來的泥土——息壤。

洛年歪頭想了想,抓起一小撮的息壤,放在手上,將一小束渾沌原息往內透入,穿過土棒,從另外一邊收回,這樣運行了片刻,洛年收回道息鬆開手晃了晃,果然道息正不斷從一端引入往另外一端散出,比之前任何形狀都有效。

似乎可以增強吸引力?洛年再接再厲,透出了更多一些凝結的渾沌原息,但剛穿入不久,洛年手中的息壤突然轟地一聲爆散,一大片灰往周圍灑開,洛年他們連躲避的念頭都來不及冒起,全身衣衫、頭臉上下滿是泥灰粉末。

洛年和懷真呆了呆,便聽到凱布利在叫:「唉呀!我死了。」卻是那大片灰把電腦螢幕也遮住了,所以凱布利所當的角色也只有被打的份了。

「主人你幹嘛啊?」凱布利回頭笑罵。

洛年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四面望了望,還好剛剛的爆炸聲不大,沒有驚動到別人,洛年說:「別管這個了,我們先去洗洗吧!」

於是三人當下進到浴室清洗,反正洛年和懷真本來就是夫妻了,而以洛年和凱布利的關係,也不用顧忌甚麼,一起洗澡沒啥大不了的。

洛年一面泡在熱水中,一面想著,道息濃度不足的地方,瑋珊、一心等人能力就會降低,所以當時打鑿齒才會這麼吃力,如果能製造出一個強大的、能聚集道息的小東西,讓他們戴在身上,影響範圍只是他們周身,那就不會影響外界,又能讓他們保持強大的戰力,豈不是一舉數得?

問題是一測試之下,那泥土就爆開了……不過那爆開的力量似乎不算大,如果拿東西裹著,不知道成不成?

洛年想了想,覺得應該可以,便告訴了正在淋浴的懷真,懷真聽了詫異地說:「哇!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那如果之後做成了,要送一個給我喔!」

洛年點點頭,表示了解,過了不久,三人便洗好了,商量片刻後,決定出發去外面找適合的容器。

 

 

到了晚上,洛年、懷真和凱布利才回到眾人暫居的家內,也不先吃晚餐,便直接走進那滿是灰塵的房間內,打開袋子,取出十一個比拳頭略小的銀白色圓弧形鏡面金屬塊,洛年拿起其中一個,把平底那面朝上,那兒有個螺紋洞口,可以透入裡面的圓弧形空間,洛年當下把息壤塞了進去。

眾人好奇地過來看,但卻被洛年趕了出去,眼看每個都塞滿了,洛年便開始將原息透入,過了不久,洛年便停了下來,在一旁的懷真說:「成了?」

「成了。」洛年點點頭,遞過去說:「試試。」

「好。」懷真接過,放在小腹上,明顯地感覺到體內炁息上升不少,高興地說:「好厲害喲!沒想到真的可以。」

眼看完成了,洛年便把剩下十個拿出去,交給白宗眾人,大夥兒都十分高興,如此一來大家都能吸收妖質了,瑪蓮問道:「洛年,這叫什麼名子?」

「就息壤啊,叫什麼?」洛年不明白。

「這是寶物耶,要取個名稱!」瑪蓮說。

「我有想到喔!」懷真得意的說:「就叫『洛年之鏡』怎麼樣?」

眾人眼睛一亮,紛紛同意,只有洛年在反對說:「別這樣叫,另外取,那又不是鏡子!」

「這名字很好啊。」添良點頭說:「絕對聽不出來和息壤有關。」

「是啊。」志文笑說:「這樣不用花時間想名字耶,多好,就算一心洩漏出去,也沒人會猜出其中的奧秘。」

這時,凱布利說:「我們今天有請人另外做十一個這種鏡子,今天只是臨時找的,請人專門做得比較堅固,下次去噩盡島時,再裝息壤進去新的裡面,之後請主人改造,效用應該會比現在的還好。」

懷真又說:「到時候舊的麻煩給我們喔!」

眾人點點頭,而一心也笑說:「總之這樣大家都可以吸收妖質了,太好了。快來吃飯,一面吃,我另外再說一些好消息。」

眾人當下聚過去,而洛年他們則進到房間吃,順便打掃。

洛年把打掃工作交給凱布利後,就說:「懷真,妳要舊的鏡子幹嘛?」

「送人啊!」懷真說:「王母、容叔各一個,歡小弟...........,好吧!就給他,看在他很聽我的話的份上,懷玉和我的交情很不錯,也能送她,至於其它............,就可以送給其他妖族,和他們建立些交情,至於送人的這工作當然就交給你了。」

「啊?」洛年不禁大皺眉頭,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總不能把那些鏡子亂扔吧?

 

到了隔天早上,洛年起床後,突然微微一愣,經過一覺,似乎有甚麼知識灌輸到自己的腦袋中了。

洛年馬上試驗,隨著心念變化,洛年眼睛白色的部分變成紅色,黑眼球四周出現了三個黑色勾玉形狀。

似乎真的可以.................洛年望向旁邊睡覺的懷真,竟然能看出懷真體內的炁息流動,連炁息中樞的看得一清二楚,另外也能看自己高興,看到體內的細胞、骨頭等。

這時懷真突然醒來,看到洛年的眼睛,不免大吃一驚,聽到洛年知道自己的妖炁中樞,更是要他一定要閉嘴,一輩子都不能洩漏。

這時洛年說:「不過只能看透活著或死掉的人妖,本來就是死物的我不能看透,比方說我看不出箱子裡藏著什麼,另外,我能用這眼睛對別人施放幻術。」

「幻術?」懷真詫異的說。

「嗯!只要對方和四目相接,我就能對他施展幻術,這種幻術不是修維越強就越容易突破,而是看精神力的強弱。」洛年頓了頓又說:「不過有種幻術叫『幻凰』,這種是很難破解的,在『幻凰』的世界中,空間、時間、質量等都是由我所控制。」

「.............甚麼東西,我聽不懂。」懷真說。

「就是.........,比方說,我可以讓對方在『幻凰』中飽受三天的肉體折磨,但對外界來說只是一瞬間而以,對方其實也沒真的受傷,但他的精神已經被我消耗大半了,通常中了這招,精神都會崩潰。」

「這..........這太作弊了吧!?這也是鳳凰的能力嗎?怎麼今天突然會了?」懷真說。

「嗯!應該是隨著換靈的過程,就會知道了,像當初我也是莫名的就突然會將養炁道息變成炁息,不過不是所有的能力都能自悟,像時間能力和輕重能力就不是突然間就會的。」洛年說。

「這能力好強啊!那你不就無敵了嗎?」懷真興奮地說。

「不是這樣。」洛年搖頭說:「使用這眼睛,要消耗不少精智力,對眼睛也有不小的負擔,以我現在的仙化程度,若是使用幻凰,那我一定要失明好幾個星期。我現在就已經感覺到我精智力的補充速度不如消耗的速度了。」說完,洛年眨了一下眼,眼睛倏然變回原狀。

「喔....原來如此,那我們為這種眼睛取一下名子吧!就叫............『血凰眼』怎麼樣?」懷真說。

「隨便。」洛年說完,又躺下繼續睡回籠覺了。

 

 

過了幾天,白玄藍和黃齊便回去了,而在台灣剩下的妖質、眾人的新武器也送了過來,新的鏡子盒也做好了,眾人當下決定要回噩盡島上殺妖。

又過了三天,眾人照著計畫,從營區不遠的軍港上船,船上主要是來支援的道武門各宗派,還有一些日韓的變體部隊,數千人搭乘著一艘運輸艦,加上兩艘護衛艦,組成船隊往噩盡島移動,準備補充總門移出的軍力。

船隻速度不比直升機,到次日清晨,船隊才逐漸接近噩盡島,這時天還沒亮,大部分的人們都在船艙中入眠。

也一樣躺在床上睡覺的洛年,卻突然被一種不大熟悉的感覺驚醒,他起身四面看了看,輕輕搖醒睡在一旁的懷真,懷真揉揉眼睛,迷糊的說:「幹嘛啦?」

「道息太濃了,不對勁。」洛年說。

「咦?」懷真起身一觀察,馬上發現島上的道息濃度真的增加不少,以這種濃度,刑天就算在島外圍,也一定能發揮正常的戰力。

被洛年心中的感覺驚醒的凱布利,也起身說:「我們到外面看看。」

「嗯!」洛年點點頭,三人裝束妥當,走出寢房,往船頭上走去,找了個長椅並肩坐下,有些強大的妖怪似乎已經飛出島了,不禁讓人有些擔心。

過了兩個小時,眾人才一一起來,聽到洛年所說的,不禁有些擔心,只有一心笑說:「反正大家都變強了,沒問題的啦。」

之後,眾人順利上岸,洛年首先做新的鏡子,做好後便給瑋珊和懷真他們,並將舊的放進背包中。

戴上新的鏡子後,白宗眾人便向島內前進,但才走幾公里,洛年、懷真和凱布利同時低聲驚呼:「糟糕了。」

「怎麼回事?」眾人一愣,卻是前方道息突然一聚一爆,一隻巨大的刑天便冒了出來,小腿比人還粗,大概有兩層樓高,渾身瀰漫的妖炁,還比一般的刑天更高出不少。

眾人還來不及逃跑,刑天已經怪叫一聲,手中巨斧一揮,一股龐然妖炁,對著眾人衝來。

就在這一瞬間,眾人心左右泛起一片幽紫,倏然合成一片堅固的炁牆,同時紫光外泛出一片碧波深綠,而在紫光合攏、綠光之前,一團火球已經先一步衝了出去,在數公尺外迎向那片妖炁,轟然炸開。

那股妖炁破開炁彈後,轟入柔剛兩道炁牆,在擊破綠光後,終於被紫色炁牆擋住,宗儒臉上立即一陣慘白,差點承受不住。

此時除了洛年、懷真、凱布利、瑋珊和奇雅還在炁牆中,每個人都殺了上去,瑪蓮和小睿正要砍上對方,對方巨斧卻馬上帶著強大妖炁揮來,兩人無可奈何下,只好同時往側面急翻,她們已經知道,當敵人遠強過眾人的時候,最容易受傷的,除了發散型的瑋珊和奇雅之外,就是專修爆勁的兩人,不過瑋珊與奇雅有宗儒保護,兩人可沒有,若冒進而受傷,不只連累其他人,也無法成為戰力,所以兩人都十分小心,不敢隨便欺近。

此時志文和添良兩把細長劍同時對著刑天身後亂戳,負責擾亂的任務,但刑天一轉身,巨盾裂空而來,妖炁一樣逼得兩人只能往後急閃。

這時一心已經衝上,他那裹著碧色氣焰的長槍,彷彿電閃一般倏然穿出,對著刑天斧盾之間的空隙直搠,倏然戳入對方那比人還粗大的右腿,紮了一個血口。

一心槍身急拔的時候,對方巨斧已經揮來,他不敢攖其鋒銳,一面後撤,一面聚出柔勁不斷地旋槍化力,直退出了五、六公尺,才把這一斧的勁力化散。

這時候刑天腳底下突然透出一片寒氣,在巨大赤足周圍凝出一片霜霧,同時他上方也泛出一股洶湧熱浪,龐然往下催迫,這一冷一熱,正是瑋珊和奇雅的道咒之術。

刑天大吼一聲,渾身大量妖炁往外爆散,迫使瑋珊和奇雅施術放出的炎氣、凍氣無法侵入,而刑天這一瞬間,也找出了正確的攻擊目標,巨斧一轉,對著宗儒再度轟去。

宗儒不禁暗暗叫糟,剛剛合眾人之力才破掉了那一道外發妖炁,這一斧頭貨真價實地直接砍來,自己怎麼接得下?

但接不下也得接,宗儒兩手交錯,全身炁息透過盾牌外放,都凝注在炁牆上,並把炁牆凝縮成一公尺寬的厚實圓形氣盾,聚在身前。

不只宗儒叫糟,每個人都知道不妙,眾人的武器、道術同時向著刑天攻擊,想迫他轉身,但刑天似乎橫定了心,他滿布妖炁的盾牌急揮,先逼開看來威脅最大的一心,渾身妖炁更是往外爆散,不只排拒著奇雅、瑋珊的道術威力,還逼得添良、志文不敢靠近。

至於瑪蓮和小睿,則趁這機會,兩把刀上同時爆出紅色熾焰,更以爆閃心訣運刀,轟爆聲中,倏然破開了刑天的護體妖炁,瑪蓮這刀砍入左腿,小睿大刀砍上右腰,兩人炁息同時爆開,但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砍得並不深。

但這一下讓刑天分了神,這一斧頭雖然把宗儒的炁牆打散,逼得他炁息散盡,往後飛摔,,還吐了口鮮血,但斧頭的威勢總算盡數擋下,只被一些殘餘的妖炁泛入體內,受了一些內傷。

瑋珊和奇雅對視一眼,兩人同時托起宗儒往後飛撤,宗儒既然無力防禦,兩人就不能大刺刺地留在地面攻擊,得躲遠點看狀況。

不過刑天卻沒想到居然會接連受傷,他怪叫一聲,目光一轉,對著剛剛砍他腰的小睿殺去。

啊勒?怎麼找人家?小睿大吃一驚,眼看對方斧頭正要砍來,這時,一心的長槍冒出八條手臂粗的綠龍,綠龍倏然伸長,直接咬住刑天的巨斧,並使巨斧動彈不得,但一心也不好過,他臉色發白地說:「小睿,快撤!」

小睿一愣,連忙往後逃,這時,刑天的巨斧迫開了一心的八條綠龍,這下一心無法完全化力,不禁跪倒在地上,以槍支起身。這時,刑天目光一轉,手上斧頭往動作最慢且無力戰鬥的一心揮去。

就在即將揮到的時候,洛年已經擋在一心身前,他體表柔訣護體,匕首裹滿道息往巨斧迎去,在兩方即將接觸時,質量倏然增高。

刑天巨斧上的妖炁消散後,他發覺對方匕首上所含的力道竟然不小,手臂立即發麻,往後退了好幾公尺,但洛年這時突然將炁息轉換為爆訣,倏然一個爆閃,直接衝到對方身前,同時炁息不斷灌入金犀匕,一道金光從手中炸出,金犀匕不斷伸長,直接把刑天切成兩半了。

眾人發楞時,金犀匕已恢復原狀,洛年說:「我們還是先回檀香山吧,現在這裡的妖怪都太強,要先做好個作戰計畫才行。」

眾人點點頭,當下撤回海岸邊,這時發現原來的數千人,竟然只有千多人撤出來,看來都死在島上了。

之後,眾人搭著船,準備回檀香山和總門討論討論,這一瞬間,噩盡島那方位突然轟然一聲炸響。眾人一驚同時轉頭,卻見噩盡島的山脈頂端,一大片黑色塵煙往空中揚起,炸出一片黑雲。彷彿噩盡島上有人放了無數的炸彈,一組接一組地點燃,炸得大片黑煙漫起,泥沙亂飛,跟著又彷彿一片黑色泥瀑般往四面八方落下,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前方只見泥霧,根本看不清噩盡島的模樣。

隨著一直沒停歇的爆炸聲,眼前那片黑霧越來越大,整片甲板亂哄哄的,各宗派都在集合,白宗眾人很快聚在一起,懷真也找到了洛年和凱布利,眾人都看著那籠罩整片大海還不斷擴大的黑雲發愣。

瑋珊突然輕喊了一聲:「洛年。」

洛年說:「怎麼?」

瑋珊說:「你說過,道息太濃的時候洛年之鏡會爆炸?然後會失去吸引道息的能力?」

突然問這做什麼?洛年點頭說:「對。」

「那……」瑋珊望向那片黑雲說:「一般的息壤呢?」

「呃?」洛年一呆,說不出話來,也把目光望向正翻騰爆散的噩盡島。

眾人這一瞬間,心中不由得都是一寒,難道因為道息太濃,噩盡島上息壤正在爆炸?之後集中道息能力也將消失?這下……豈不是會天下大亂?

現在已經沒有人看得清楚噩盡島,浮在空中的黑雲也越來越寬,船隻雖全速地往東航行,但後方的黑雲風暴似乎正以更快的速度追來,那黑雲也許只是無盡的塵泥灰沙,被追上了也未必有什麼關係,但還是讓人有很沉重的壓力。

瑋珊正沉吟著,突然黑雲那端爆出一聲強烈的巨響,黑雲陡然膨脹拔高數倍,更以高速往外擴張,眾人才一呆,整艘船隊已經籠罩在那片黑雲之中,啪嗒啪嗒的沙泥不斷灑下,眼前一片迷蒙,根本看不清楚。

眾人還沒來得及反應,突然有種古怪的嘩啦啦響聲,從噩盡島那個方位不斷接近,混著泥沙的海風也跟著變大。在一片黑霧中,眾人紛紛轉頭望著那端,卻聽懷真輕呼一聲,說:「不大對勁,大家小心啊!」

眾人正發愣,卻見黑雲中一片高大的黑影壓來,竟是一道數十公尺高的如山巨浪,浪還沒壓到船身,船尾已經開始浮起,隨著傾斜角度變大,船上立刻傳來一片驚呼聲。

這一瞬間,一心大聲說:「集合、結陣!」

眾人聽到這聲呼喊,反射性地聚集了過來,一心炁息爆起,銀槍上騰起碧綠龍焰,他將長槍一把穿入厚實的金屬甲板內,抓著說:「小睿學我,宗儒、奇雅炁牆結合,大家抓著。」

隨著一心的指令,小睿大刀爆起赤焰,一樣倒穿插入甲板,跟著紫色和綠色重疊而起的弧形護罩,倏然漲起,把眾人團團包裹了起來。

這兩道炁牆下端緊抓甲板,上方則凝聚在兩支長武器尾端,包成一個密不透風的炁罩,除了和整個炁牆結合的宗儒之外,每個人都抓著槍尾或刀尾,凝定著身子。

大夥兒剛站定,船尾猛然翻起,巨浪壓來,船隻騰上空中,又高速落下,一大片海浪隨著狂風沖刷而來,無數驚呼慘叫響起,在一片漆黑中,周圍人們慘號亂滾,風聲、浪聲和落海時的慘叫聲此起彼落。跟著突然一連串爆響炸起,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霧中,火光忽閃忽沒,熱浪、海浪輪番向著閃著碧紫光焰的炁牆沖來。

海浪的力量雖大,但一波波打來,卻也撞不散這一柔一剛兩層結合的炁牆,但那巨浪似乎還不只一波,竟是一道又一道無窮無盡地衝來,翻得人好生難受。

又過了許久,船隻終於緩緩停下,但海中大浪仍不斷翻騰,推得船隻搖晃不停。

沒事了嗎?眾人抬頭四顧,見那層蓋住半個天際的黑雲,似乎正緩緩回縮,除此之外,海面上只有孤伶伶的這艘船,而船上竟是一片死寂,只見空蕩蕩的甲板上大灘海水正往四面流洩,船身滿目瘡痍,船體也傾斜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沉下去。

眾人這才確定道息瀰漫全世界了,同時船身突然一晃,似乎正要往下落,眾人趕忙上救生艇,其中還有李宗和其他宗派的人,在懷真指路下,緩緩往檀香山划,其中也有一些救生艇跟著他們。

到了第三天傍晚,終於划回檀香山,眾人上了岸,一時都有點惶然。

這時,洛年開口說:「好奇怪,沒有任何的妖炁。」

眾人一愣,懷真也點點頭說:「的確,但血睲味很濃。」

「沒妖炁就太好了。」瑋珊似乎鬆了一口氣,眾人當下往一個看似快倒的大樓走去,總門的武器似乎放在那。

到了大樓內,眾人正在左右張望,突然,洛年看到一個年約十歲,穿著藍色小洋裝、高跟鞋的東方長髮女孩,正在走著。

其他人也很快察覺到這女孩,臉色上盡是詫異,而那女孩也看到了眾人,洛年正要上前詢問,卻突然感受到精靈強烈的示警,而當洛年看清那女孩所散發的氣息時,當下嚇了一身的冷汗,往後退了好幾步。

這時,一名原是總門的人上前說:「小妹妹,妳沒事吧?」

「不要靠近她!」洛年連忙說,卻是剛剛那女孩在注意到眾人之前,都沒甚麼情緒,但一看到眾人,她所散出的神情,既不是喜悅,也不是害怕,而是滿滿的────────

 

 

食慾!!!


下集預告:生化武器!?媽啦!總門的人竟然搞出這東西!

一心你想留在這島上救人呀?好吧!我第一次同意你的救人計畫


這集的「血凰眼」是從火影忍者中的寫輪眼參考而來

而之後的劇情則是從電影「惡靈古堡」中參考而來,先和各位大大說一下,別說我盜文(?)啊!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冷冽
  • 我的頭香阿
  • 下次努力吧!

    闇鳳Terry 於 2012/10/14 20:27 回覆

  • 鳳羽炎烈
  • 你意見好多喔!想死嗎?拔劍
  • ............

    闇鳳Terry 於 2012/10/14 20:33 回覆

  • 冷冽
  • 我年紀輕輕還不想死阿
  • 那就快逃吧!我也要溜了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48 回覆

  • 鳳羽炎烈
  • 玄門大開!!!!!!!!!!!!!!!!!!!!!!!!!!!!!!!!!!!!!!想死的站出來!!!!!!!!!!!!!!!!!
  • 投降!(趴下)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51 回覆

  • 混沌
  • 那已經不是寫輪眼,而是萬花筒寫輪眼了吧......
    連月讀都有,難不成連天照或須佐能乎都會出現了.......? = ='''
  • 不會有天照或須佐能乎啦!那太誇張了

    闇鳳Terry 於 2012/10/14 23:42 回覆

  • 冷冽
  • 下次變捅屁眼
  • ..........

    闇鳳Terry 於 2012/10/15 22:03 回覆

  • 神魔
  • 好作弊啊,那直接去攻擊對方妖炁聚集處就好了。
  • 那也要能成功接近並打到,畢竟要害是對手最在意的地方

    闇鳳Terry 於 2012/10/15 22:04 回覆

  • 刑x爺
  • 食慾? 第一部有出現嗎?
    突然想起美食的俘虜裡面的食慾
    ..........................................
    現在是全球都爆炸了還是還沒
    原作已經忘的差不多了
  • 並沒有,這是惡靈古堡中的情節
    全球都爆了喔

    闇鳳Terry 於 2012/10/17 20:57 回覆

  • 沈懷萬歲~~
  • 今天終於考完了...........
    很好看啊!繼續努力!
    但....洛年和懷真一起诜澡?不怕失控嗎?
  • 若失控了,凱布利就賞他們兩巴掌

    闇鳳Terry 於 2012/10/17 20:58 回覆

  • 玄月
  • 是cso絕對武力的莎拉嗎

  • 你說小女孩嗎?不是喔!她是惡靈古堡第四集一開始出現的女孩

    闇鳳Terry 於 2012/10/17 21:00 回覆

  • 刑x爺
  • 怎麼凱布利一起失控?
  • 不是啦!是讓他們清醒一點

    闇鳳Terry 於 2012/10/17 2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