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個月後,洛年和懷真搭飛機回到了檀香山,而凱布利還是在洛年身上。

照理來說懷真沒有護照等東西,是無法搭飛機的,但只要用障眼法的幻術,就能輕易上去,至於座位,在喜慾之氣的效用上,要找個位置可說是輕而易舉。

到了檀香山,除了白玄藍等夫妻,其他人都來了,洛年有點意外地說:「大家都來了?」

「大家都想來啊。」一心呵呵笑說:「這兒計程車很大,坐得下。」

「洛年,你快說當時大家是怎麼得救的,還有,聽說是你幫我們療傷?你怎麼會醫術的?這紅袍又是什麼?」小睿一連串的發問道。

「吵死了,關妳屁事?」洛年翻白眼說。

小睿故意板起臉哼了一聲,但卻又忍不住偷笑,卻是眾人慢慢習慣洛年的口吻,反而慢慢把這種語氣當成是一種笑話來聽。

在往計程車走去時,洛年意外的發現,在白玄籃住院時,瑋珊因為一直代替白宗做外交的事,所以白玄藍認為瑋珊有足夠的實力,所以把宗長的位置讓給她了,而且在這個一個月中,瑋珊不知道出了甚麼招,現在竟然和一心是公認的情侶了,洛年低聲問瑋珊,但她只是紅著臉猛搖頭,洛年不好多問,轉頭看著其他人的氣息,發現志文和添良似乎對瑪蓮和奇雅產生了一點意思,洛年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這也不錯,省得他們一直纏著懷真。

坐入了「加長型」的計程車後,懷真開口說:「對了,你們想看看洛年的妖怪嗎?」

眾人眼睛一亮,小睿說:「洛年已經有自己的妖怪了?那懷真姊妳呢?」

「我並沒有縛妖,我專心修煉於道咒之術。」懷真說:「不提這個了,你們想看看嗎?」

眾人興奮的點點頭,洛年心想,懷真不提他還真忘記了,要讓凱布利出來透氣才行,眼看大家都期待的看著自己,洛年苦笑搖搖頭,心念一動,凱布利倏然以黑影出現在他的手掌上。

眾人從來沒看過這種妖,一下子都擠過來看,瑪蓮詫異的說:「這是什麼?影子甲蟲?」

「嗯!影妖。」洛年點點頭說。

「能變成其他的樣子嗎?」瑋珊好奇的問。

洛年哂然說:「當然可以。」,突然,凱布利出現了實體,和一般的糞金龜完全沒兩樣。

「咦?」眾人吃了一驚,馬上又擠成一團,洛年好笑的說:「別擠啦!我讓牠飛過去。」

於是凱布利便飛到每個人面前,瑋珊詫異的說:「不是說『影』妖嗎?為什麼有實體?」

「我的是特例啦!牠還能變成其他的樣子呢!」話一說完,凱布利便冒出七彩光華,過不久又變成隱形的樣子,然後又變回來,小睿吃驚的說:「好漂亮,洛年你能教我們嗎?」

眾人目光一亮,都看著洛年,洛年說:「我已經說我的是特例了,一般人的影妖都只能保持在影子的樣子,對了,還有更讓你們吃驚的呢!」突然,凱布利飛到旁邊還空著的位置上,身軀緩緩變化成人形,而且還有衣服,眾人看著一個年約十六歲的少女出現在他們面前,都不禁張大嘴,闔不起來。

過了不久,凱布利變化完成,她一睜眼,咳了一聲,微笑說:「大家好,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眾人傻了一陣子,瑪蓮首先回過神說:「靠..........靠!妖怪真能變人耶!」

志文嘖嘖地說:「這也太外掛了吧!」

奇雅瞪了他們一眼,怎麼第一次見面就說這麼沒禮貌的話,便也向凱布利打招呼,其他人一愣,紛紛跟著做,瑋珊說:「對了,該怎麼稱呼妳呀?」

凱布利說:「喔!抱歉,忘了自我介紹,我道號凱布利,叫我凱布利吧!」

眾人又是一大堆問題,比方說之前凱布利怎麼都沒出面,或者是取這個名子的理由,眼看問得差不多了,添良突然說:「幹!那洛年你之前就一直讓這樣的美女待在你身上喔?」

眾人聽到,都笑翻了,只有洛年板著臉孔瞪眼,一點也不覺得好笑。

眾人又閒聊一陣子,瑋珊突然說:「懷真姊,不知道你們在台灣有沒有看到變體者綁架人,到至今有數十萬人失蹤的新聞?」

懷真一愣,點頭說:「有看到啊!怎麼了?」

「妳覺得若真是變體者幹的,那總門這樣做的目的會是甚麼呢?」瑋珊問。

「嗯.........」懷真歪著頭,想想說:「讓他們變體,上噩盡島殺妖?那些失蹤者的國家不是都是和美國對立的伊斯蘭國家嗎?而且還有許多人來自監獄,所以讓他們當被犧牲的砲灰應該對他們無所謂。」

坐在旁邊的宗儒,聽到搖了搖頭說:「就算美國和他們誓不兩立,現在也沒那麼多妖質讓數十萬人變體,而且見算有足夠的妖質,若是他們叛變,情況就很難控制,一個由數十萬變體者所組織的恐怖組織,對總門的威脅將會遠超過『共生聯盟』,他們應該不會這樣做。」

「那我就不知道了。」懷真說。

至於洛年雖然也覺得這件事很詭異,但畢竟不關他的事,所以他也懶得多想。

 

 

 

 

 

片刻後計程車停了下來,車門打開,眾人紛紛下車,洛年一下車,卻見大片的海橫在眼前,竟是個小碼頭。碼頭前端,一艘中型遊艇上,白玄藍和黃齊正在上面揮手。

白玄藍看見凱布利時,認出她是當時在洛年家的女僕,不禁詫異的詢問,知道凱布利是妖怪時,不免大吃一驚。

「洛年。」宗儒走近說:「這遊艇有四間房,一間船員住,其他三間我們住,我們五個男生擠一間大房,我帶你過去?」

「嗯!」洛年點點頭,隨著宗儒去了。

「懷真姊。」瑋珊走進說:「我和奇雅有不少關於道咒之術的問題想向妳討論,方便現在進房間聊嗎?」

「喔?好啊!」懷真無所謂的點點頭,跟著瑋珊和奇雅進到了房間。

討論一陣子後,兩女當然對只能修煉炎靈或凍靈這件事有點失望,但書中本來就只有對這兩種道術有詳細的修煉方法,所以也不太意外,而知道懷真修煉雷靈,洛年甚至特例地雙修光靈和闇靈,不免大吃一驚,但懷真說出來後,才想起來不能讓別人知道洛年修煉闇靈,當下拜託兩女不要將這件事外傳,就說洛年專修光靈就好,兩女雖不明原因,但懷真現在就像她們的師父一樣,當下便答應了。

到了晚上,懷真聽到他們說過幾天才要上噩盡島,因為妖質還沒送來,便說:「既然如此,那我和洛年及凱布利就先飛去島上囉!」

「懷真姊,為什麼?」眾人都吃了一驚,連洛年都有點意外。

「因為你們要測試吸收妖質,就得到比較深入島內的地方呀!這次可沒有牛首妖當保鑣,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上島,幫你們找個比較安全的地方,反正我和洛年能感覺到妖怪,不會有事,過幾天你們來時再聚吧!」懷真說。

眾人還想挽留,但懷真看似十分堅決,也只能算了,懷真說:「洛年,我們五分鐘後出發喔!我去換衣服。」

洛年一愣,點頭說:「好。」

五分鐘過後,穿著冰蠶袍的懷真到甲板上和洛年會和,平常的時候,懷真當然是穿著其他的漂亮衣服,當若是要去比較會發生戰鬥,會弄髒衣服的場合,懷真就會換上冰蠶袍。

「洛年、懷真姊、凱布利,再見。」眾人揮揮手,洛年他們和眾人道別後,便加速飛往噩盡島上。

一面飛,洛年說:「臭狐狸,妳真的是想幫他們找個安全的地方嗎?我感覺到一股不老實的氣味。」

懷真吐吐舌頭說:「好嘛!其實我只是想到雲陽那兒休息休息,我之前和你說過啊,我一個人想清淨時,便會到雲陽那裏,而且還能順便把你介紹給牠們認識。」

「認識我幹嘛?」洛年詫異的說。

「這樣你以後若是想找個地方清淨,就可以自由進出雲陽的地盤呀。」懷真突然微紅著臉說:「而且呀,以後我們想度蜜月,不想被別人干擾時,也可以去牠們那裡。」

洛年一愣,還沒回答,在一旁的凱布利咳了一聲說:「主人、懷真姊姊,你們把我當空氣嗎?」

懷真一愣,尷尬地笑說:「唉呀!凱布利妳和洛年簡直就是『一心二體』呀,我沒把妳忘記啦!」

凱布利輕哼一聲,表示不信,三人不再囉嗦,加速往前飛。

 

 

到了第四天清晨,洛年感覺到白宗眾人已經搭船前來,便叫醒睡在身旁的懷真,準備過不久向雲陽道別。

走出了這幾天住的小山洞,此時天還沒全亮,周遭依然有霧氣,洛年深吸了一口早晨的空氣,只覺得心曠神怡,心想,住在山上還挺不錯的呢,空氣好,景色佳,等到以後天下大亂,就應該找個山明水秀的地方定居才是............

洛年想了想,飄空而起,往山下望,這幾天,洛年發現「共生聯盟」和牛頭人合作,聯手打鑿齒,但鑿齒似乎有刑天幫忙,所以牛頭人被逼到外側,靠著海水防禦。

 

至於白宗這邊,眾人背著大小行囊登上橡膠充氣船,以外炁推動,讓船向著噩盡島航行,橡膠船後方還拖著一條浮筒纜繩,等眾人到島上時,遊艇那端會把橡膠船收回,之後返回檀香山。

關於吸收妖質,他們決定讓一心和瑋珊先測試,之後根據他們離島後,會不會有不適感,再決定要不要讓大家一起吸收。

終於抵達噩盡島,眾人把東西都搬上海岸,揮手讓遊艇把船收回,眾人帶來的,除個人隨身背包和武器之外,就是地上那兩大袋準備吃七日的糧食,還有那四筒妖質。

海邊離森林很近,眾人一奔入林中,白玄藍和奇雅就同時低聲說:「小心!」「有警!」


「北邊來了二十人。」瑋珊一面低聲說:「一心,西南走五十公尺,避看看。」

「嗯。」一心一打手勢,領著眾人往南繞。

到了噩盡島,眾人自然把炁息都收斂起來,這種狀態下,除了洛年那種堪稱變態的感知能力,一般來說,必須接近到一定距離內才會有感應,而這方面感應能力最強的自然是專修派發散者,十餘公尺內就可以感覺到其他人散出體外的炁息。其次就是兼修派,最差勁的則是賴一心這些專修派內聚者,大概要面對面才有感應。

這兒林深葉茂,如果對方沒有發散者領隊的話,應該有機會避過。

「沒發現我們,但可能知道我們上岸。」瑋珊又低聲說:「分兩隊搜過來了,繞西北五十公尺。」

十人又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段距離,瑋珊突然說:「停!這邊還有另外一隊。」

「看來避不開了。」白玄藍皺眉說:「他們對這附近地形很熟,我們被包住了,準備應戰。」

「來這兒。」一心領著眾人往旁,走到一處四面都是巨大莖幹、空間不闊的地方,一面低喊聲:「防守。」當下週邊六人散開,圍住了中間的四人小組,這是另外一套一心新訂的防守用陣式。

對方發現自己這群人,只是時間早晚而已,眾人正緊張間,突然上空窸窣有聲,似乎有什麼東西正掉了下來,眾人一抬頭,卻見洛年等人正輕飄飄穿過枝藤,彷彿一片落葉一般往下飄落,緩緩落到正中央。

「洛年?」「懷真姊?」「凱布利?」眾人吃了一驚。

洛年皺眉說:「怎麼你們一上來就被圍了?」

「該是有人瞭望著島外,很早就發現我們上島,在這兒佈置好了。」瑋珊說。

「八十人左右呢!」洛年低聲說:「散成四隊緩緩搜進,已經包圍住了,打得過嗎?」

「可以吧,我們很厲害喔!」一心有信心地說。

這人信心總不知道哪兒來的,洛年納悶地看看其他人,卻見賴一心這麼一說,眾人也跟著點頭,似乎一樣大有信心,這可是洛年他們無法理解的連帶反應,他皺皺眉又說:「你們準備好砍人了嗎?」

眾人聽到這句話,都突然呆了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都有點驚慌。

洛年看他們似乎沒多想就點頭說打得過,歎口氣說:「看著辦吧。」

 

過不多久,對方果然發現了白宗等人,幾聲呼嘯,八十個手持長劍的人們,分四面包圍著眾人,不過因為賴一心選的地形關係,那些人沒法太接近,只好在巨大莖幹外又包圍了一圈。

「我們是『共生聯盟』!」一個肩胸寬廣、國字臉、西裝頭的中年大漢,提著一柄長劍踏出,對著眾人沉聲說:「我,蘇守洪,哪位出來說話?」

瑋珊看了有點慌張的白玄藍一眼,深吸一口氣,踏出一步說:「白宗宗長,葉瑋珊。」

「妳這小女孩也算……唔,白宗?難道是臺灣白宗?」蘇守洪臉色一變,驚喜地說:「誰是胡宗的沈洛年和胡懷真?……一定就是你們吧,沒有炁息的兩位!咦?這女孩又是誰?」蘇守洪注意力轉到躲在人堆裡的洛年和懷真,最後一句話自然是對凱布利說的。

媽啦,自己有這麼有名嗎?洛年皺起眉頭,沒理會這人。

若讓洛年開口吵架,就不用談了,瑋珊接過話說:「諸位堵著周圍,不知有何貴幹?」

「看在過去同門的分上,放下武器投降,保證不傷你們性命。」蘇守洪說:「等把你們妖質迫出之後,就送你們出島,不過那位沈小弟和胡小姐是例外,我們要他們留下。」

瑋珊臉色一變說:「要迫出我們妖質,不如說要殺了我們。」

「有些人確實認為殺了省事。」蘇守洪看著眾人,哂然一笑說:「我是有點不忍心,所以才決定花工夫迫出你們妖質,而且如果真要殺了你們,你們更不可能投降吧?彼此打起來都有損傷,何必呢?」

瑋珊還沒回答,洛年突然湊到她耳邊說:「北邊二十公里,又有八十人斂炁趕來,要走得快。」

那只剩十分鐘不到……,瑋珊正要說話,蘇守洪又說:「我給你們十分鐘考慮,當真不投降,咱們就要動手啦。」

十分鐘?這人也知道援軍不遠了,看來沒法善了,瑋珊深吸一口氣,回頭看著眾人,低聲說:「你們有人不想爭鬥,想回去當個普通人嗎?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否則……對不起,我得命令你們砍人……不,殺人。」

「他們不是壞人吧?我不想殺人啊。」小睿慌張地說。

「小睿想投降嗎?」瑋珊歎口氣說:「妳去吧。」

「沒有啊!」小睿搖頭,紅著眼睛說:「我不投降,我不想變回普通人,我還想打妖怪啊……只是、只是……」

雖然只有小睿開口,但每個人臉上神色都很沉重,大家的想法其實都差不多,誰也不想殺人,但也不願意變成普通人,每個人都在想兩全其美的辦法,卻又想不出來。

這時,懷真突然開口說:「就交給我們吧!」

「懷真姊?」眾人詫異的說,瑋珊湊近低聲說:「別亂來呀!」

「我們自有辦法,你們別擔心。」懷真湊近洛年說:「你上次不是說你和精靈多創了幾個魔法?其中有範圍型的?怎麼樣,拿這些人來實驗效果吧?」

洛年說:「就算他們的援軍趕來,也只有一百六十個人,『魔獄炎陣』的範圍太大,這樣會有不少攻擊沒打到人。殺雞焉用牛刀?」

「沒關係啦!錯過這次,下次要找實驗白老鼠不知道要等多久。」懷真說。

也是,洛年等了片刻,見他們的援軍差不多要到了,便上前準備念咒,突然微微一愣,歪頭想了想,從吉光皮套中拿出記事本,翻了翻,咳了咳才開口念說:「美納茲.......」

懷真和凱布利自然知道為什麼,好笑地搖了搖頭,只有白宗眾人不知道洛年在幹嘛,都一頭露水,這時,對方援軍已經趕到,蘇守洪正要說話,但洛年的「魔獄炎陣」也已經念妥,便將手指向共生聯盟等人。

霎時,方圓百公尺內都充滿了熊熊熾焰,無數的火風刃、火巨石也衝了過來。

蘇守洪他們哪裡會想到有這種事?連聚炁防禦的念頭都來不及想起,所有人都在火海中了,有人被火焰嚴重燒傷,有人被火刃劈斷了手腳,傷口還被嚴重燙傷,也有人被火石壓扁了部分身體,才幾秒鐘,所有人都彷彿在地獄中,哭爹喊娘地慘叫,其中大概有數十人當場死在火海中了。

洛年看差不多了,當下收手說:「意沙。」瞬間所有的火焰、火刃和火石都消失了,在旁邊的懷真訝異地說:「好厲害呀!這種攻勢,就算是天仙,即使一開始有聚炁防禦,一定也會被燒得灰頭土臉。」

這時,大部分的人都躺下了,只有十幾個人還站得起來,躲遠遠地發愣。

洛年踏出兩步,瞪著眾人說:「別再來糾纏,否則我們就把你們通通殺死。」

周圍眾人爆起怒氣,紛紛喝罵:「你這狠毒的臭小子!」「你一定會後悔的!」「臭婊子!」「你他媽的賤貨!」「一群雜種,臭小子!」「X你娘!」

凱布利見四周一堆髒話冒起,當下讓每個還站著的人腳邊冒出一小道雷電,讓他們全都嚇倒在地,凱布利瞪眼罵:「去你的,哪個想死的站出來,姑娘我當場把他電成焦屍。」

一下子四面安靜了下來,用嘴巴說說很容易,真要死可沒多少人有這勇氣了。

洛年冷冷地說:「我不知道那個何昌國有沒有警告你們,我現在再講一次,我不會干擾你們的任何行動,但你們若主動上來找麻煩,那就難說了。」說完,洛年就轉身對呆掉的白宗眾人說:「我帶路,跟我來。」接著眾人就在四面百多道怨恨的目光下,往島內緩緩前進。

 

 

之後,眾人在瀑布附近,找了個山崖和一排巨莖間的縫隙,上方蓋上草葉,縫隙塞上土塊,出口再用一些草木擋著,就成為眾人臨時的居所。

其實在這島上,幾乎沒有普通的人或獸,只有變體引炁的人類,以及強大的妖怪,這樣的生物只要到了一定的距離內,不管外面怎麼遮掩,都會發現眾人的藏身處,所以眾人搭建的時候,只求個遮風避雨,外在的偽裝也不太在乎了,只要遠處看不大出來即可。

過了三天,瑋珊和一心都迫入了七公升的妖質,眾人見無法繼續吸收,又聽說總門正和鑿齒打,就決定過去幫忙,還能因為幫忙有功,能提早搭船出島測試身體是否有不適感。

眾人走著走著,接近海邊後,發現北邊河口旁、海邊有片隆起的高地,從那兒開始被清開了,然後那山丘上圍起了一大片麻袋沙包迭起的圍牆,周圍架滿了機關槍和火炮。裡面很多人,有變體者,也有普通士兵,好像還開始蓋房子了。似乎是總門準備把部隊搬上來住,現在,鑿齒正拚命的往前衝,但似乎是被迫撤退了。

「鑿齒退了,我們要趁機進去嗎?」小睿看了看那面,突然詫異地說:「他們在幹嘛?」

眾人紛紛轉頭,望向聚集在西南面數公里外的鑿齒大軍,卻見鑿齒們一面發出怪叫一面不斷地蹦跳,不知在熱鬧什麼,莫非他們在慶祝剛剛的大敗嗎?

眾人正迷惑的時候,卻見鑿齒群緩緩分開,一個不同於鑿齒的妖怪,從森林深處緩緩走出,一直走到眾鑿齒之前,彷彿是他們的首領。

那妖怪身材高大、手持盾斧、肩上無頭,胸口一對巨目,肚腹裂開血口,龐大的妖炁往外散發,直讓人不寒而慄,一時之間,誰也說不出話來。

片刻後,還是洛年先開口:「唉訝、唉訝,是刑天!」

突然那端刑天怪叫一聲,舉起斧頭揮舞著,鑿齒們也跟著舉起短矛呼喊,就這麼喊了一陣子,刑天斧頭一揮,領著鑿齒大軍,彷彿箭頭一樣往前飛衝,對著人類建造的堡壘衝了過去。

真的上了!眾人注意力都集中過去,見領著鑿齒衝鋒的刑天,只維持在鑿齒群前方不遠,並沒用全力奔馳,而鑿齒的速度也不慢,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刑天和身後鑿齒大隊,已經開始往山丘上衝。

就在刑天衝近的這一瞬間,隊伍後倏然冒出一人,彷彿一道藍色閃電,對著刑天正面衝了過去。

好快!不只比張志文、侯添良還快,簡直比刑天還快,大夥兒不禁都瞪大了眼睛,就連現在的賴一心都不敢和刑天正面對峙,那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物?

刑天似乎也有點意外,左盾稍護身軀,右手巨斧回揮破空橫劈,迎向那人,在斧面激起狂風暴卷間,卻見那人彷彿輕煙般地一扭身,已經閃過巨斧,飄過刑天右側,長劍一揮,在刑天右臂上畫出一道傷口,而且在空中禦炁一繞,趁刑天還沒回頭之前,又繞到了另外一側,一眨眼又在刑天的背後破開一道傷口。

「好厲害!」一心興奮地說:「添良、志文快看,這種輕細、長尖、銳利的武器,才能發揮你們的輕訣威力,勁凝尖端、多用刺削、少用劈砍,才有機會破開對方妖炁。那人雖是兼修派,但一定是純輕訣……而且不只如此……到底怎能快成這樣?竟能砍入刑天妖炁,難道他體內妖質比我還多?」

「沒有。」洛年說:「那人炁息不比一般人多,但是……運行方式很特殊,是......照著經脈運行?是的,沒錯。」

「運行方式?」賴一心一怔,微微點頭,似乎想到了什麼。

過了片刻,大家決定殺進去,當下如虎入羊群般地進到鑿齒堆中,尤其是一心和瑋珊,鑿齒根本完全不是對手。

但鑿齒人數畢竟多,想殺完可沒這麼容易,眾人就這麼繞著土牆走了一圈,舒緩了土牆周圍的即時壓力,炁息也耗得差不多了,一心這時不衝出海邊,直接往土牆撤退,上方部隊也很有默契地讓出了一個缺口,就這麼讓白宗穿了進去。

終於回到安全地方,一心長槍一收,支在地上,抹汗吐了一口氣說:「引炁。」

瑪蓮和小睿退回圈中,一面等著讓奇雅引炁,一面累得直接坐到地面。要知道雖然揮刀移動攻擊主要用的是炁息,但體力也一樣會耗損,這樣連續全力攻擊三趟幾十分鐘,就算是變體者也有些支撐不住。

不只她倆,添良等三名後衛一停手也是滿頭大汗、手腳酸軟,而發散型雖然不用出體力,控制外炁卻挺耗精力,奇雅和白玄藍此時正一面引炁,一面都在閉目休息。

「我去幫忙打刑天。」一心引好炁息後,突然說:「你們也累了,在裡面等吧。」

「一心?」眾人吃了一驚,顧不得身體疲累,紛紛嚷了起來。

「洛年也說那人炁息不算太多,繼續打下去,總會支持不住。」一心望著外面說:「到時候就全完了。」

瑋珊忙說:「等我好了一起去。」

「我也一起去。」瑪蓮跟著喊。

「幹!大家一起去!」添良怪叫。

「不行。」一心神色一凝,搖頭說:「你們去太危險,誰都別來。」跟著一轉身,提槍衝了出去。

「一心?」眾人顧不得休息,紛紛擠上牆頭,卻見一心騰空縱躍,長槍四面揮灑,接近的鑿齒紛紛被他打翻,就這麼殺出一條路,往那無人敢近的戰圈沖去。

看樣子,一心就算背後沒帶著白宗的一隊人,也足以在這鑿齒大軍中殺進殺出、自由出入,可是他這一走,其他人可辦不到這種事,只能站在土牆上發愣。

「別擔心。」洛年騰空飛起說:「我去看看。」

「洛年?」瑋珊一愣,正要阻止,懷真卻拍了瑋珊肩膀一下說:「放心,不會有事的。」

既然連懷真都這樣說了,瑋珊也不好多說,只能擔心得遙望著他們。

洛年早在賴一心抵達時,到了上方,到了這兒,他才看清了藍衣人的模樣,原來那是個穿著藍綢唐裝、手持細長劍、年約五十的削瘦老者,那老者頭上頂著個光頭,但光頭上又看得出發根,可見不是禿頭,他剃成個大光頭,也不知道是貪圖涼快還是和宗教信仰有關。

而一心殺入之後,沒過多久,就和那名光頭老者建立了默契,兩人合作著纏鬥刑天,那人是快得讓刑天打不到,一心卻是全力化勁,不讓刑天的力量及體,兩人的攻擊法門都選擇很省炁息的方式,但再怎麼樣,也比不上刑天的妖炁充沛,若是有人耗盡了炁息,那時又該如何是好?更別提那老者剛剛獨自撐了近二十分鐘,照理來說,應該早已力乏,還能打多久?

果然過不了多久,老者突然沉聲說:「我是總門星部長高輝,小兄弟怎麼稱呼?」

「臺灣白宗賴一心!」一心一面揮槍抵擋刑天一面嚷。

「臺灣白宗?」高輝臉上似乎有點訝異,頓了頓說:「賴小兄弟,我炁息已漸不足,你能獨自支持十分鐘嗎?」

「好!交給我。」一心邊揮槍邊說:「高大叔,你別自己引炁,找我們的人幫你!」

「明白了……你小心。」高輝一收劍,往堡壘那兒迅速飄去,離開前,還向著空中的洛年瞄了一眼,神色中淨是詫異。

嘎?洛年在上方聽著,可有點吃驚,這賴一心怎麼什麼都好啊?他一個人怎麼可能應付得了刑天?

不過..........洛年想著,若一心能從這次的教訓中學到這世界並不是都有辦法的,那就太完美了,當下洛年也不去幫忙,繼續待在空中看戲。

而刑天見一人開溜,自然把全力集中到一心身上,一心果然有點吃力,不斷繞圈後退化力,刑天見狀,突然怪叫一聲,周圍鑿齒們聞聲內擁,對著一心衝來。

啊勒?一心沒想到對方突然賴皮,不單打獨鬥了,他再怎麼能化力,也不能在應付刑天的同時,把周圍鑿齒的力量化開,自己可沒有那高姓老者的速度啊……這下完蛋了。

洛年在空中暗叫不妙,只見周圍鑿齒擁上,賴一心不得不抽手揮槍,但迫開鑿齒的同時,對方巨斧已經劈來,賴一心槍尾一收,雙手引槍急架,硬碰硬地擋了一下,這下一心終於來不及化力,被撞得往後直飛,一口鮮血在半空中吐了出來。

眼看一心摔入鑿齒堆中,拼命地揮槍把周圍鑿齒迫開,但臉色已經十分難看,而刑天那傢伙似乎也正要追過去,洛年頭皮發麻,只好一面暗罵粗口一面往下衝,霎時,洛年的右手冒出兩隻黑氣之手,往刑天衝去,而左手則冒出三隻,往鑿齒衝去。

刑天正要砍了一心,卻見一隻黑氣手硬生生的架住他的巨斧,刑天一愣,卻感覺到背後來了個陰沉沉的一掌,洛年闇靈之力一吐,將刑天化成乾屍。

至於一心這邊,一心正拚命的對付鑿齒,卻突然腳下一空,自己似乎被人提到空中,一心一愣,回頭一看,發現洛年正用一隻黑氣手將自己提起,而另外還有兩隻黑手,上面凝聚了一個籃球大小的黑球,正往鑿齒堆中衝。

洛年用自己的手抓住一心後,當下帶他往更高的地方撤,而黑手上的「闇靈炮」也往鑿齒群射出。

鑿齒並不曉得黑球合物,當下拿起矛攻向黑球,卻見黑球突然破裂,黑氣亂流,方圓半徑數十公尺內的地方都被黑氣影響,鑿齒瞬間倒下一大片,連空中都有黑氣,但洛年和一心在更高處,所以沒事。

卻是之前洛年第一次使用的闇靈炮,只有比櫻桃略大一些,當時就能影響好幾公尺,所以這次有籃球大小,範圍一定更廣,所以洛年一抓到一心就急忙往上撤。

鑿齒眼見不對,紛紛退開,而且刑天這一死,鑿齒們鬥志大失,大部隊已經開始往後撤,過沒多久,兩人周圍就只剩下層層疊疊數十具屍體,敵軍盡退。

洛年鬆了口氣,當下帶一心回地面,那名叫高輝的老者便趕向兩人身旁,眾人這下哪還有顧忌,紛紛跳下土牆,一面大叫一面對著那兒衝去。轉眼間,眾人圍上了一心和洛年,七嘴八舌地問個不停,一心受了內傷,這時說不出話來,只能苦笑,洛年則是皺起眉頭,誰也沒理會。

但眼見耳旁吵得要命,洛年便失去耐性,忍不住把一心一把推到瑋珊懷中,一面說:「媽啦!吵死了!」接著便跑到不遠處的樹下,坐下休息,懷真和凱布利見狀吐吐舌頭,跟著跑了過去。


 

 

下集預告:要我研究息壤?媽啦!『洛年之鏡』這名子是啥咪碗糕?

透視能力和視覺幻術?鳳凰這能力也太作弊了吧.........

噩盡島上的道息好濃啊!看來有點麻煩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混沌
  • 看到凱布利那段,我笑了。
    字數好多啊,佩服佩服。
  • 謝謝啦!不過到底有多少,我也不太清楚

    闇鳳Terry 於 2012/10/14 14:45 回覆

  • 刑x爺
  • 凱布利好兇唷!!
    這篇改的好像比較多了
  • 凱布利平常是很溫柔的,但一遇到敵人態度就完全不同
    這叫雙重人格(?)

    闇鳳Terry 於 2012/10/14 14:47 回覆

  • 月影寂狼
  • 你的字數是我崇尚的目標啊......
  • 哈哈,還好啦!
    其實有不少是從原著照抄來的呀!

    闇鳳Terry 於 2012/10/14 14:48 回覆

  • 刑x爺
  • 你這會改編第二部嗎? 還是第一部完美結局?
  • 第一部結束後,還會繼續寫,只是和第二部的內容無關

    闇鳳Terry 於 2012/10/14 2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