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洛年做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到達檀香山,之後又搭直升機,到達一艘航空母艦的甲板上,機艙門一打開,洛年就看到換上海軍裙裝制服的劉巧雯,她露出笑容大聲說:「洛年,一路辛苦了。」

洛年微微點點頭,跳下了直升機,劉巧雯看到洛年穿著一身醒目的紅袍,而且行李只有一個和外袍一樣的血色背包,不禁有些訝異,但這時也不適合多問,便帶著洛年往甲板下轉,走過一條窄小走道,進入間中型簡報室,她關上門走到前方,和洛年解釋了一下目前的情況,同時也說了自己叛出白宗,加入總門的事,洛年雖然覺得這話半真半假,但倒也懶得多問。

說到最後,劉巧雯看著空手的洛年說:「需要幫你準備什麼武器嗎?」

「不用了。」洛年說。

「對了,洛年,你這衣服是.......」劉巧雯問。

這該怎麼講?洛年想了想說:「這是我的宗長給我的戰袍。」

劉巧雯雖然有些訝異,但還是往門口走說:「這可不行,你等等得穿制服,得換下來。」

「換制服?」洛年一面跟出去,一面皺眉。

「擔心可能會有人形妖怪,為避免辨認困難,所以上岸的隊伍都準備了統一的迷彩軍服。」劉巧雯一面走一面說:「雖說已經有人失陷在島上,但妖怪未必會拿人類衣服來穿,還是換上比較好。」

這也有道理,反正血飲袍能穿在裡面,洛年不再多說,隨著劉巧雯快步移動。

 

半小時後,洛年和三百名總們部隊,上了噩盡島,其中還有酖族的六名女巫。

她們明明不是道武門的,怎麼會來?洛年疑惑的和馮鴦打招呼,畢竟這時女巫中只有最年長的能開口,然後和小露揮揮手,接著把注意力轉移到島上,心想,這島只有百公里寬,若沒收斂炁息,整座島都在他的感應範圍中,但瑋珊他們若是被困住,那一定是收斂了炁息,這樣就有點麻煩了。

接著隊伍中的領導人──段印,拿著一張地圖交給洛年,淡淡地說:「小子,該你表現了。」

洛年也不囉嗦,當下指起路來。

一路上,除了酖族等人,其他人都對洛年的感應能力和速度驚嘆不已,突然,下起了大雨,馮鴦趁躲雨時,把洛年拉到一旁,拿出一本書,低聲說:「洛年,這給你。」

啥?洛年接過,稍微看了看,雖然很多都看得迷迷糊糊,但洛年也看出這是一本道術總綱,不禁有些疑惑的說:「馮鴦姊,這是..........」

「我們之前有和你說過,我們和道武門的淵源。」馮鴦說:「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會出來幫他們,另外,我們也想將這本送你,讓你學習,想說這次有可能遇見你,就帶來了,這本花了我們好多時間抄錄,逸姐說,就算你懶的學,也希望你能找個善良的道武門人,送給他,讓這傳下去。」

原來如此,洛年不再囉嗦,將書塞進背包中。

過不久,雨停了,一路上救了九十多人,殺了百多名鑿齒,到了黃昏,眾人便到了南方海面休息,段印停下部隊,對眾人朗聲說:「注意!我們在這兒進食休息一個小時,一面護送傷者離開,這附近雖已確定沒有妖物,但周圍仍需派人輪班警戒,大家別大意。」

洛年仔細感應周遭情況,對段印說要去廁所,便進到他們立野戰用的廁所去了。

這時,離森林邊緣不遠處,有一隻雪白色的大狐狸,牠不算尾巴也超過一人高,她正瞪著進到廁所的洛年,突然,一個女孩出現在狐狸背後,拍了拍牠說:「懷真姊姊!」

被稱為懷真的狐狸回頭,露出喜色,這時,洛年突然出現在女孩身後,露出笑容說:「臭狐狸,妳果然被困住了啊!」

懷真叫了一聲,直接把洛年撲倒在地,伸出舌頭舔了舔洛年,洛年躲開,笑說:「別舔了,先吸吧。」洛年張開嘴,濃稠的渾沌原息往外送,懷真眼神中露出喜色,張開嘴,大口大口地吞咽,將渾沌原息納入腹中。過了好片刻,這才趴在洛年身上吐著舌頭呼呼喘息。

原來就在剛剛休息時,洛年就發現懷真就在森林邊緣,但也不方便直接跑去會合,便讓凱布利以影子且隱形的情況下到懷真身旁,自己再進到廁所,趁沒人注意時,用空間魔法到凱布利身旁。

又過了片刻,懷真似乎恢復了元氣,開心地一蹦而起,壓著洛年,又舔了他好幾口。洛年躲開,起身說:「別鬧了,先變人穿衣服,我到旁邊避一下。」接著拿出背包中的迷彩軍服和冰蠶袍。

懷真看到褲子,不滿意的吼了一聲,洛年好笑的說:「這種衣服只有褲子啦!妳就先穿冰蠶袍,這樣比較舒服,而且這軍服是用我的尺寸,對妳來說有點大,所以絕不會有緊緊的感覺。」說完,洛年就走到一旁的樹後面。

過了不久,懷真已經變回人,也穿上衣服,她直接衝過來抱著洛年,笑說:「你怎麼來了?你本來不是不肯來嗎?是為了我才來的嗎?你甚麼時候便這麼窩心了?」

「呿!反正在家也沒事做啊!」洛年轉過頭說。

「我才不信,凱布利,妳說呢?」懷真回頭問。

凱布利走過來笑說:「是啊!主人在家裡時的確是說他擔心懷真姊姊。」

「嘻!我就知道凱布利不會說謊。」懷真笑說。

「喂!凱布利!」洛年不禁瞪眼,這蟲子在反抗主人啊?

凱布利吐吐舌頭,笑說:「本來就是這樣啊!」

「臭小子!老實說你在擔心我有什麼壞處?」懷真說。

洛年不想多提此事,和懷真解釋了一下他等等要準備去救瑋珊他們的事,接著便看到段印他們已經發現自己不見了,正在找他,洛年說道:「我們回去吧!妳要不要戴個面罩之類的?等會兒幾百個男人都色迷迷地看著妳,可有點煩。」

「你在吃醋嗎?」懷真噗嗤一笑說:「這還是第一次呢!」

「少臭美。」洛年沒好氣地說:「除非妳想破功,不然我才不信妳會去找除了我以外的男人,只是那種熱騰騰彷彿太陽初升的慾念,看多了可不舒服。」

「沒用啦,我散發的是一種氣質,不全靠長相,捂起臉來也一樣。」懷真說:「至於慾念那些............你只要看多就會習慣啦。」

洛年無話可說,翻了翻白眼,讓凱布利回到自己身上,帶著懷真走回去。

 

眾人看洛年才消失沒多久,就帶出來一個讓人渾身發軟的絕世美女,不免問個不停,在懷真亂掰之下,總算應付了過去,而懷真看到酖族等人,也打了個招呼。

之後,眾人繼續前進,不久就遇到三百多名鑿齒,洛年看著一大片殺伐之氣,不禁有些不舒服,和懷真一陣商議,決定扔下這些人,只帶酖族人去救人,畢竟她們有樂和之氣,多少有些幫助。

之後,洛年他們發現有一小群人被困在「閉棘」中,在酖族人的炎靈道術的威力下,把那些人救了出來。

被救出來的人七嘴八舌地詢問,但馮鴦雖然和氣,卻除了笑之外,其他事情都不大清楚,洛年身無炁息,出現在這兒雖然古怪,但他一副懶得說話的模樣,也沒什麼人想找他攀談。

懷真周圍卻是圍滿了人,雖然她十句裡面倒有八句在開玩笑,不過眾人也不在意,沒多久,一大群男子就只顧著圍著懷真諂媚,也不管這兒並不安全。懷真倒也挺享受這種氣氛,隨意地一面胡謅一面到處撩撥,惹得每個人心裡發癢。

洛年在旁看著,不禁惡狠狠的瞪著那些人,雖然他知道懷真只是在開玩笑,但還是很不爽,頗想拿刀砍他們,當他有這念頭時,不禁微微一驚,自己甚麼時候也會吃醋了?媽的!一定是被懷真給傳染了,可惡!

懷真突然看到洛年正在瞪眼,她噗嗤一笑,一轉話題說:「這附近妖怪不多,你們收斂炁息往西北走,別分開,很快就可以到海邊,我們還要繼續去救人呢,以後再聊。」

這話一說,一半是轟然應諾,另一半卻是拍著胸脯想做護花使者,懷真搖搖頭,看洛年與六女已經在旁等候,她隨口告別了幾句,輕輕推開眾人,走到洛年身邊吐吐舌頭說:「幹嘛這麼臭臉?這不是來了嗎?」

洛年也不多說,拉著懷真的手往地圖下一區奔去。

過了好一陣子,洛年看酖族人似乎都挺累了,就回到一開始上岸的地方休息,洛年閒著沒事,和懷真並肩坐下,拿出那本道咒總綱,問懷真要不要帶回家學。

懷真看了看,說:「不用啦!裡面大部分的我都會,我來教你就好,至於其它的,用到的機會不多,也不用花時間學。」懷真想了想說:「你不是說她們希望能讓善良的道武門人學嗎?你就交給瑋珊吧!讓她做主,她想教誰就教誰。」

也好,省得放在背包中增加重量,洛年點點頭,將書放回背包中,突然,洛年和懷真同時感覺不對,懷真望著南面說:「那邊怪怪的。」卻是有一大群妖炁正一面衝突一面往這方向跑,而且速度十分快,看來不用多久就會到這附近。

這是怎麼回事?洛年連忙背起背包說:「快躲。」

但這兒是海岸,雖不是一片平坦,卻也沒什麼地方好躲,眼看對方越來越近,懷真神色也凝重起來,她突然開口說:「後面追趕的是鑿齒,我們到海裡去。」

眾人還沒來得及回答,突然森林中轟隆隆地沖出了十幾隻高達三公尺、牛頭人身的巨大人形妖怪,正大跨步地往外奔,而後面百多名鑿齒則是一面怪叫一面追,牛頭人身子十分沉重,每一下踩到地面都是一個巨大的腳印,但速度卻是不慢,兩方都運足了妖炁,一眨眼就奔出了森林,而他們哪兒不跑,正對著洛年等人沖來。

媽啦!這群混帳牛不能換個方向嗎?洛年心中暗罵,嘴巴可沒空抱怨,當下帶著眾人向海邊奔了過去。

奔沒幾步,八人同時飄起,飄到海面上不遠處,暫且凝定,卻見牛頭人已奔入海中,後面鑿齒也已經禦炁飄掠,從空中飛向牛頭人,不過牛頭人卻不逃了,他們聚在一處,十幾雙巨掌往下一捧,大片海水同時往空中灑去,逼著鑿齒連忙轉向回飛,站在海邊怪叫,牛頭人卻也不示弱,跟著哞哞怪叫。

洛年看著,低聲問:「輕疾,這是甚麼妖怪?」

輕疾回答說:「牛首妖。善戰勇猛但不好鬥,與世無爭,生活單純,語言簡單。逐水草而居,分成數個部族行動,比較方便。牛首妖皇族不擅玄界道術,但他們的牛角凝聚妖炁千年後,能直接與玄界連結。每隔千年,將脫落的牛角煉旗為精,使能納水入玄界,並能迎風化出水霧,是他們皇族的習俗,有點類似一種成人儀式。許久以前牛族曾和龍族聯軍連場大戰,後來龍族誘引旱魃入戰場,當場水霧全消,牛族猝不及防,因而大敗。那場戰爭後,牛首妖當時的皇族被龍族全面剷除,現在的牛首皇族,不過是當時一個殘存支脈重新傳開的血脈,壽命最多只有三千餘,已遠不如前,牛族皇族本有的『奮勇之氣』,也因此絕滅。另外,牛首妖和雲陽一族有好幾千年的仇怨,雲陽是..........」

「停、停、停,夠了。」洛年頭痛的喊了一聲。

這時,眾人突然聽到幾聲「哞哞」怪叫,不禁一呆,卻見那些牛頭人正望著八人,其中一隻牛頭人正叫著說:「人類,你們能幫我們嗎?」

反正對酖族六女來說,灑水驅趕鑿齒倒是挺好玩,反正也沒真的傷了對方,於是六人笑咪咪地帶起海水騰空飛灑,逼著那百多名鑿齒一面怪叫一面逃回森林。

看樣子暫時不敢過來了?眾人還沒來得及放鬆,那身子沉重的十幾隻牛首妖,正大步上岸,一面彼此怪叫個不停。

這時,又有一隻牛首妖上前說:「謝謝你們的幫忙,我們要回去打仗,你們要一起去嗎?島內就有人類幫我們和鑿齒打仗。」

懷真好笑地說:「居然有這種人,妖怪打架跑進去湊熱鬧。」

洛年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如果真有人幹這種傻事,八成就是賴一心那傢伙,不禁用占卜魔法一算,答案果然是!洛年不禁氣得差點吐血,這熱血白癡也太愛湊熱鬧了!當下答應了牛首妖,和牠們一起進到島內。

跑了一陣子,兩方終於相會,白宗人見到洛年和懷真,自然是又驚又喜,經過一連串解釋後,洛年也才知道他們怎麼會遇上牛首妖。

原來三天前,賴一心等人被派到島上,一面搜妖一面挺進,那時妖怪剛出現,鑿齒、牛首妖這些群聚型妖怪,大多在島上各自分散,還沒匯聚一處,賴一心這組殺了一些走散的鑿齒等妖怪後,漸漸深入島中,卻突然發現兩隻牛首妖被十幾隻鑿齒圍攻。

經過一番討論後,他們決定援助牛首妖、擊退鑿齒,沒想到這麼做了後,便和牛首妖成了朋友,兩邊比手畫腳片刻,牛首妖帶著他們往內衝,就這麼衝到了這座山谷,卻不料這兒最後成為戰場,眾人也就留下了。

而瑋珊他們也才知道已經有許多人都失陷了,而他們之所以還活著,是因為那天,大部分隊伍都在外面就被鑿齒或其他妖怪殺了,真的像白宗一樣深入島內的人反而因為炁息提升的關係比較不怕鑿齒,不過裡面到處都有別的強大妖怪,他們是恰好和牛首妖交上朋友,這才有容身之地。

眾人這才知道害怕,討論片刻後,他們決定明天要衝殺出去,也順便讓別人知道他們沒事。

之後,馮鴦等人找了地方休息,賴一心他們倒不累,居然還圍著懷真說個不休,而洛年則坐在人群外瞪眼,雖然這些人和他都是朋友了,但心情還是不太好,想到這裡,洛年不禁嘆了一口氣。

這時,坐在洛年旁邊、神色有些黯然的瑋珊,看到洛年歎氣,說:「怎麼?你在擔心懷真姊會被別人拐走嗎?」

洛年一愣,說:「哪會啊!懷真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啊!比起她的賺錢方法,現在這樣算還好了。」

瑋珊疑惑的說:「賺錢方法..........?」

「對啊!」反正無聊,聊聊也沒關係,洛年說:「我先問妳,妳認為以懷真的魅力來說,容不容易拐到男人陪她逛街?」

瑋珊看了看坐在人群中的懷真,苦笑說:「我想一定很容易。」

「這就對了。」洛年說:「懷真如果要賺錢,一定回先鎖定一個很有錢的男人,然後上前搭訕,求那個男人陪她逛街,之後說幾句甜言蜜語,馬上有一百萬入口袋,逛到晚上商店都關門了,兩人就進到旅館了。」

瑋珊嚇了一大跳,結巴地說:「不......不會......吧?....這樣子......你還不會吃醋?」

「不會啊!」洛年說。

瑋珊吞了一口口水,說:「那.......你和懷真姊,該不會只是為了單純滿足對方,才在一起的吧?」

想到哪裡去了?洛年好笑的搖頭說:「才不是呢!我雖然說他們進到旅館,但我又沒說他們有幹了甚麼。」

瑋珊一愣,說:「那是.........」

洛年說:「懷真把他帶到旅館去後,會用幻術讓男人做夢。」

「做夢?」瑋珊詫異的說。

「嗯!」洛年點頭說:「這種幻術會讓人做春夢,等到他熟睡後,懷真就會帶著錢直接離開。」

瑋珊遲疑的說:「可是.........這樣子,有點像騙錢。」

洛年苦笑說:「我也有這樣和她說過,不過懷真認為,只要讓對方做個值得懷念一輩子的美夢,就很公道了。」

瑋珊也不知該怎麼說,想了想說:「你不怕哪一天懷真姊真的和別人.........那個嗎?」

「我是真的信任懷真,她不會的。」洛年說。

瑋珊看了看一心,說:「這樣看來,我似乎比你小氣多了。」

是這樣嗎?要不是因為懷真是仙狐族,自己搞不好真的會阻止懷真那樣賺錢。突然,洛年想到一件事,拿出背包中的道咒總綱,遞給瑋珊說:「對了,這給妳。」

「什麼?」瑋珊一愣接過,打開看了看,驚道:「這是你們妖道派中的道咒之術嗎?幹嘛給我?」

「不是這樣啦!」洛年說,當下向瑋珊解釋起來。

瑋珊聽的半信半疑,她還是覺得比較可能是胡宗給的,只是他們不好意思直說,但瑋珊還沒開口,洛年又說:「對了,我希望妳能幫酖族她們回雲南。」

「怎麼回事?」瑋珊問。

洛年說:「她們其實不是道武門的,也不習慣作戰,很想回去……如果可以的話……」

「我知道了,回去後我會試試看的。」瑋珊點頭說。

「謝謝妳了。」洛年說完,便去睡覺了。

洛年才躺下沒幾分鐘,突然一心上前說:「洛年,你能不能把你和懷真姊的能力和我說清楚?」

「幹嘛?」洛年詫異的說。

「我們前陣子打鑿齒時,除了因為炁息的提升,而且還因為針對大家的能力,安排了很不錯的隊形,所以才能順利打殺牠們,若是知道你和懷真姊的能力,那應該能做出更棒的隊形,而且你們還能和我們一起打。」一心興奮的說。

洛年說:「但是,我和懷真的戰鬥方式和一般人大不相同。」

一心拍胸說:「沒關係!總有辦法的。」

這人實在是.............,洛年搖頭說:「我和懷真不習慣和別人配合。」

這話一說,一心也沒輒了,叫洛年多考慮後,便離開了。

 

 

次日早上,眾人便要衝殺出去,計畫是牛首妖開路衝殺,然後一心的隊伍往外突破,洛年等八人則在最後尾隨。

突然一陣天搖地動,整個地面不斷地左右晃動,大夥兒都吃了一驚。這兩天雖然經歷了幾次小地震,卻從沒有這麼嚴重的。

洛年和懷真臉色同時一變,洛年低聲說:「麻煩了。」

卻是地震帶著息壤搖動,渾沌原息也隨之在島內胡亂地晃動震盪,這樣濃度混亂,不只島中央的強妖開始亂跑,到處都可能突然冒出強妖,沒法事先預防,十分棘手。

懷真突然對牛首妖說了一串古漢語,正是說要快點離開,牛首妖聞聲,倏然仰頭長哞,數十隻牛首妖分成五隊,向著山丘下衝。

這下一心等人沒得選擇,更沒時間詢問,只好跟著往山下衝,洛年和懷真自然也在馮鴦等人的包圍下,往下點地飄飛。

一心安排的隊形真的十分有用,首先由瑪蓮和小睿開路,一心、黃齊、志文和添良在後面打剩餘的鑿齒,瑋珊、奇雅和白玄藍則躲在宗儒的炁牆中攻擊。

很快的,鑿齒全軍覆沒,眾人正歡呼時,洛年和懷真臉色又是一變,懷真低聲說:「糟糕,麻煩了。」

卻是前方渾沌原息一聚一爆,一股強大妖炁突然冒了出來,只見前方冒出了個無頭人形妖怪,那妖怪背對著眾人,左手持著方盾,右手拿著柄巨大長斧,下體只圍著一塊亂草裙,黑色的皮膚透出一股詭異的氣氛,隨之而來的妖炁壓迫感,逼得每個人心血下沉,說不出話來。

洛年看著,低聲說:「輕疾,這妖怪是.......?」

輕疾回答說:「刑天,在人類傳說中是和黃帝戰敗的妖怪,因此頭被砍掉。屬高等靈妖,少部分族人能修煉至妖仙境。四千多年前刑天一族與鑿齒一族大戰,壓服鑿齒,使供驅策,後並傳鑿齒斧盾之法,然鑿齒身形輕靈快捷,與巨斧不合,便改斧為矛,沿用至今,如今刑天與鑿齒兩族的相處模式,彷彿……」

「夠了、夠了。」洛年說,並低聲招呼眾人準備開溜。那股妖炁十分強大,對白宗眾人來說,彷彿是一種無法抗衡的感受,當下誰也不敢吭聲,慢慢往後退,卻見刑天緩緩轉身,胸口兩個巴掌大的詭異眼睛正瞪著眾人,而腹部一張血色裂縫倏然拉開,一聲仿佛金屬相撞摩擦的詭異叫聲就從那個怪異的大洞中傳了出來。

叫聲還沒消失,刑天身形一閃,那彷彿足以毀天滅地、聚滿強大妖炁的巨斧,便對著眾人劈來。

這妖炁實在是太龐大了,站在前面的瑪蓮和小睿都嚇傻了,連舉刀抵抗的念頭都沒有,眼看斧頭即將劈上她們腦袋,黃齊和一心首先反應過來,兩人同時往前掠出,一槍一劍同時頂上那把巨斧。

這時那強大妖炁一爆,一股巨力將兩人硬生生撞開,,一心在地上打了兩個滾,面色慘白地支槍爬起又摔下,暈了過去,黃齊更慘,還沒倒地就已經暈了,卻是一心專修柔訣,單論化力的能力,一心畢竟高於黃齊,但在這時候,也只是看誰先倒下而已。

刑天撞開兩人後,跟著一轉向,又往瑪蓮揮去。瑪蓮這時已經回過神,她一咬牙,怪吼一聲,厚背刀朝那斧頭迎去,打算硬頂這一下。小睿也不再遲疑,嬌叱一聲,大刀從對方側面爆閃加速,對著刑天左側盾牌砍去。

只聽兩聲連在一起的巨響,瑪蓮和小睿又是分往兩邊飛摔,兩人修煉爆訣,威力雖大,卻幾乎完全沒有防禦能力,和這強大妖炁一碰,還沒落地便已昏迷,還吐了一口鮮血,就這麼重重摔到地面。

此時瑋珊、白玄藍的兩團炁彈已扔了出去,同時志文、添良也跟著往前急射,奇雅的綠色炁鞭也跟著衝。

但這時他們的炁息已遠不如當初在島中央時的量,只見添良、志文兩輕易被刑天掃開,也摔到一旁站不起來,而刑天往前一掠,隨手用盾擋開兩顆炁彈,巨斧已劈向宗儒等人。

宗儒當下盾牌一沉,讓炁牆貼地和地力結合,同時奇雅泛出一股綠色炁圈,罩在紫色炁牆之外,減緩對方力道的衝擊。

當巨斧和炁牆接觸的那一刹那,只聽轟然一聲,整片炁牆陷入地面半公尺後炸裂,宗儒臉色漲成一片通紅,此時炁牆已散,他只能勉強提著盾牌,搖搖晃晃地站著,雖然是唯一擋下一擊的人,但絕對擋不了第二下。

對方的巨斧剛往回拉,左手盾牌又揮了過來,眼看對方來勢過快,眾人絕對來不及閃避,白玄藍當即以外炁裹住三人,使出爆閃心訣往後急飛。但四人和一人的速度畢竟不同,雖然閃過了盾牌,卻仍被盾外大片泛出的妖炁擊中,四人飛出二十餘公尺外,摔成一團。幾個發散型的女子護體炁勁不足,被這股大力一逼,都不動了,而宗儒剛才吃了刑天一斧頭,又被妖炁擊中,也倒了下去。

這些幾乎只是幾秒鐘的事,眼看白宗人輕而易舉得被秒殺,洛年熱血一衝,拔出金犀匕就要對刑天衝去,但懷真卻拉住他說:「等等,刑天我來對付,你去對付那些。」

洛年一愣,轉頭一看,卻見又冒出了數十隻鑿齒,正要把倒下的白宗眾人一矛刺穿,洛年連忙衝去,而懷真也飛向刑天,同時拔出插在頭髮上的雷鬼劍,將炁息灌入,只見雷鬼劍變成一把一公尺多長的利劍。

刑天原本正要把倒下的人砍死,卻見懷真衝了過來,牠哪可能會想到這時候有上仙?當下毫不遲疑,巨斧直接向雷鬼劍迎去,但刑天的巨斧卻硬生生的被雷鬼劍架住,刑天一愣間,懷真雙眼冒出紅光,瞳孔變細,喝道:「區區的刑天竟敢惹我九尾天狐!」只見雷鬼劍的劍身突然冒出強大的雷靈之力,懷真一發力,直接把刑天的巨斧弄斷,就這麼直接插入刑天的身體裡。

霎時,刑天的手、腳和身體都突然被十幾道由雷電所組成的利劍貫穿,刑天這才知道惹錯人了,當下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至於洛年這邊,既然白宗人都暈倒了,洛年也不保留實力,當下彷彿鬼魅般的在鑿齒堆中移動,一手一個,注入闇靈之力,把他們化為殭屍,過不了多久,所有鑿齒都變成殭屍和骨靈,同時洛年心念一動,所有的殭屍身體一僵,身體冒出大片霧氣,變成乾屍骨靈倒下,而他們的闇靈之力也通通回到洛年身上。

洛年回頭揮手說:「我開路,跟我來。」跟著往北就走。

馮鴦等六名女巫當下托起眾人,追著快速奔跑的洛年和懷真身後緩飛,洛年一面跑,一面仔細觀察著周圍的妖炁,小心翼翼地往外閃,把眾人帶了出去。

到了岸邊,道息量減少了不少,洛年便聽從輕疾的指示,治療著白宗眾人。

過了片刻,洛年終於治療完畢,雖然剛才的戰鬥十分激烈,但其實都沒受致命傷,只是瑪蓮、小睿和藍姐應該要住院休養一個月,而一心、黃齊、瑋珊和奇雅,離開島後,休息一陣子應該就好了。

之後,段印等人前來迎接,回到檀香山後,瑪蓮、小睿和藍姐都被送到醫院,黃齊和奇雅也在醫院照顧她們三人,而宗儒、添良、志文妖炁散去之後,只剩下筋骨挫傷,雖然行動有點不方便,但不需要住院,在飯店休養一陣子就可以了。

一心等人醒過來時,不免問是怎麼回事,但洛年也只是打馬虎眼應付過去,只說運氣好什麼的,眾人見洛年不想多提,也不問了。

次日,瑋珊告訴洛年讓酖族回家鄉的事已經安排好了,洛年道謝後,便向瑋珊表明他和懷真要回台灣,畢竟洛年本來只是為了救人才來的,既然都救光了,洛年當然想回去,瑋珊看無法挽留,也就讓洛年和懷真回去了。

 

 


 

下集預告:終於回到家了.........咦?你們是誰?

竟敢綁架我叔叔,還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刑x爺
  • 快爆炸了...
    前面劇情看的好累阿....
  • 會嗎?為什麼?

    闇鳳Terry 於 2012/10/06 20:40 回覆

  • 混沌
  • 好看,幫推。
  • 謝謝!

    闇鳳Terry 於 2012/10/06 20:40 回覆

  • 末日
  • 沈洛年變太外掛了吧........這樣誰能奈何得了他啊?
  • 之後會有強敵啦!

    闇鳳Terry 於 2012/10/07 10: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