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早上,洛年便到了永和的白宗道場集合,看著小睿等人吸收妖質,十分難滲進去,自己當初一瞬間就吸了進去,難怪會讓瑪蓮她們嚇一跳。

突然,一心上前說:「洛年,這至少要一小時,跟我來一下。」

「嗯!」洛年點點頭,隨著一心往外走。兩人走出外廳,一心高興地說:「我想妥了。」

「說啥?」洛年詫異的說。

「你的專用步法。」一心說:「不用花很多時間就可以學會,趁這時候教你。」

「呃?」洛年差點忘了這件事情,意外地說:「你還真有心。」

「看喔。」一心身形稍壓數分,以快速的小幅度前後左右移動腳步,一面說:「腳接觸地面的動作要變這樣,減少接觸面積,但不是躡足,這樣才可以維持速度和力度,又不會有聲音。」

邁步的方式雖然比較古怪,但整體而言比上次那種單純太多了吧?洛年一面模仿,一面有點意外地說:「就這樣?」

「嗯,這只是移動,不是戰鬥用的。」一心說:「基本上移動的時候,只快速而小幅度挪動下半身,上半身是靜止的,把邁步、揮手、衣服的聲音都降到最低,最後的目的是移動快速且無聲,就成功了,這步法就叫『無聲步』,想練到完全沒聲息,要一段時間喔。」

「為什麼要這樣走路?」洛年不懂。

「你能讓自己沒有炁息,又能感應炁息、妖炁。」一心有點興奮地說:「如果在一片漆黑之中,誰也對付不了你。」

好像有點道理?自己倒沒想過這一點,洛年點點頭說:「然後呢?」

「所以只要毫無聲息地欺近敵人,然後再接觸的瞬間用出炁息,就可以一擊狙殺。若是敵人在兩人以上,那攻擊完後就要馬上讓炁息消失。」一心想想又說:「萬一失敗,或者敵人太強不適合接近,也可以用這步法,無聲無息地離開。」

洛年不禁有點佩服一心,沒想到他單憑自己可以自由讓炁息出現,加上感應能力,就創出這麼適合自己的步法,但是‧‧‧‧,洛年搖頭說:「那麼豈不是要在一片漆黑中才能戰鬥?」

「這時就要配合這個!」一心從背包中取出個方形黑盒,交給了洛年。

洛年打開來,看到一排排紫色小圓筒立在盒中,上面還連著綁著圓環的短線,乍看有幾分像拉炮,正疑惑的時候,一心說:「這是強力煙霧彈,這裡面有兩打,無毒防燃,開孔多,可以瞬間放出大量煙霧,室內使用效果最好,室外風大處就要慎選施放的方位和數量了,你以後隨身帶著幾個,打不過至少可以逃命。」

聽起來不錯,但自己有個大優點,就是速度,但這速度是建立在輕化的狀況下,身上東西太多,豈不是累贅?但看一心一臉興奮得樣子,洛年也不好說不,只好收下,並練習這個「無聲步」起來。

不到半小時,洛年就大概掌握了訣竅,之後只能靠不斷地練習,讓動作更流暢和安靜,在一心也認可了之後,兩人再度回到內廳。

這時他們妖質已經吸得差不多了,最後每個人都成功了,且也讓白玄藍引了炁,接著便是要宗派大會了。

白玄藍站到臺上,望著眾人,輕輕笑一下,似乎有點不很自在地說:「有一陣子沒能聚在一起了,過去一直不到十人的白宗,現在突然變這麼多人,我一時還真不習慣……首先……洛年,麻煩你上來一下。」

「咦?」洛年微微一愣,走上台,不明白叫自己上去幹嘛。

「這位沈洛年小兄弟,不屬白宗,但也同屬道武門,現在暫歸於瑋珊組,希望大家別把他當外人。」白玄藍頓了頓說:「至於原因,各組組長都已經瞭解,別忘記做適當的安排。」

洛年望了白玄藍一眼,見她這話是真心真意,不禁有點佩服,這種真心關心他人的人可真是少見。

不久,新加入瑋珊組的六個人,只有小睿留下,其他人都到奇雅組去了,因為若是都在瑋珊組,但戰鬥時,瑋珊一個人就要幫十個人引炁,太累了,所以才調人過去。

接下來就是下午對付狼妖及清光山區殘妖的行前安排。為安全起見,會先找出狼妖圍剿,計畫中,大部分的門人將負責圍困堵截,狼妖則由白玄藍、黃齊兩人親自出手剷除,等除了狼妖,應該就沒有什麼危險性,之後再參考南部清剿融合妖的辦法,分成五組往外清。

等這部分討論結束,會議似乎也該完成了,眾人正等待白玄藍宣佈結束的時候,白玄藍考慮了一下,突然說:「還有一件事情……也許該是告訴你們的時候了。」

眾人一愣,看著白玄藍,不明白為什麼她突然用這種口氣說話。

白玄藍緩緩地說:「你們有些人可能聽我提過,宗派中有所謂的『密傳法門』,此法代代只傳宗長和少數門徒,為護宗執法之寶,其實不只是白宗,同樣在臺灣的李宗、何宗,也都傳承著這套法門……只要學到這法門,無論內炁、外炁的效果,都能有大幅度的提升,獲傳之人,將比一般弟子強大許多……」

啥密傳法門?洛年轉念一想,已經明白,八成是四炁訣吧!的確,在白宗人中,只有白玄藍、黃齊和劉巧雯有修四炁訣,其他人的炁息都是最原始的狀況。

白玄藍想想又說:「過去的時代,也不需要太強大的能力,可是,眼看妖氛漸起,似乎該是解禁的時候了。其他宗派未必會這麼早傳授此法,但這只是早晚問題,你們絕不可仗法欺淩未受傳者,當然更不可以此為非作歹,否則本宗所有門徒當合力擊殺,絕不寬貸。」

白玄藍說完,便看著洛年,笑說:「洛年你不必在意,你現在暫時屬白宗門下,我們不會把你當外人,未來懷真一定也會傳授給你,所以你能留下一起聽。」

洛年微笑搖搖頭說:「不了,藍姐,妳準備要傳授的,我早就會了。」

「你會?」白玄藍訝異的說:「可是我之前聽瑋珊說,你的炁息性質和他們一樣‧‧‧‧」

「嗯!」洛年點點頭說:「我有特殊的方式,讓我的炁息保持原始的狀況,同時也能自由變化成不同的性質。」

白玄藍嚇了一大跳,而劉巧雯笑了出來,說:「洛年小弟,你別胡說,這是不可能的。」

不信?洛年當下放出炁息,同時開始泛出炁息光色,先是爆訣的紅色,再來是輕訣的黃色,接著是柔訣的綠色,然後變凝訣的紫色,最後則變回最原始的狀況。

眾人嘴巴張大得合不起來,洛年說:「這和體質有關,連我的宗長都不會。」

白玄藍努力讓自己從震驚中回過神,勉強一笑說:「那麼大家,麻煩注意聽我說,我要傳授了。」

眾人這才轉過頭去,但還是三不五時瞄了洛年幾眼。洛年不禁被看得有點不舒服,當下走入內聽。

過了一陣子,突然一群人跑了進來,卻是瑋珊和奇雅的兩個小組,他們全都七嘴八舌的問洛年要選哪種路線最好,畢竟洛年全修,對每個的性質一定很了解。

洛年被一堆話轟得頭昏腦脹,當下說:「別問了,去問一心,我不知該怎麼解釋。」

眾人見洛年不說,當下纏起了一心,而一心還真的解釋了起來,洛年聽他們在那邊選,心想,自己全修就不用說了,而凱布利,是輕爆雙修,還是三輕七爆,而且還用虯龍族的雙訣運炁之法,畢竟凱布利因為龍涎珠,已經不怕對手的炁息,所以選防禦力較差的輕和爆並沒有關係,至於懷真,炁息似乎是原始的狀況,並沒有存想炁息性質,不知道為什麼?

眾人討論片刻,最後瑋珊、瑪蓮、小睿是全爆,一心和奇雅是全柔,志文和添良是全輕,而宗儒則是全凝。

眼看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眾人當下上山,準備滅殺狼妖,並請洛年指出牠的位置。

經過一陣激戰後,狼妖肚子被炸破,額頭也炸出一個大傷口,洛年看著狼妖那一股悲憤、痛苦、無奈、無辜揉和在一起的怨恨情緒,不禁有些不忍,那狼妖畢竟沒惹他們,眼看黃齊準備下殺手,洛年趕緊說:「黃大哥!且慢,能將這隻狼妖讓給我嗎?」

黃齊一愣,轉頭說:「洛年你要幹嘛?」

「呃‧‧‧」洛年想了想說:「我的宗派會用到。」

反正若是沒有洛年,眾人也找不到狼妖,黃齊點點頭,當下讓了出來。

洛年走到狼妖旁邊,當下放出輕訣炁息,托起狼妖和他一起飛上天,看著眾人驚訝的目光,洛年微微一笑,當下高速飛離。

洛年並沒有飛遠,只到一個無人處,用光靈之術,加上一些附近的草藥,治療狼妖的傷口,同時心念一動,過了不久,凱布利便高速衝來,問道:「主人,有什麼事?」

洛年點點頭說:「凱布利,麻煩妳把牠帶到國外的無人深山放了,小心別被人發現。今天晚餐我到外面吃就行了。」

凱布利雖然驚訝,但還是聽命了,當下帶起狼妖,高速飛離。

 

過了幾天,瑋珊告訴洛年,說大陸那兒找到了道武門總門傳人,總門打算舉辦重建大會,並遵循道武門傳統,行臘八祭祖祀神之禮,大會就在祭祖之後召開。據說是希望全球道武門人做一次總集合,並討論妖氛漸起、道息漸濃的應付之道,地點在夏威夷的檀香山。確切時間是在西曆一月二十,也就是十二天後。

之後,白宗的人全都去了,而洛年留在臺灣,畢竟他完全不了解縛妖派,至於唯道派,雖然懷真有教他一些道術和咒術,但洛年還是半生不熟,反而是魔法他比較擅長,為了避免遇到某個稍微瞭解縛妖派或唯道派的人和自己對答,所以洛年才不去。

過了幾天,洛年閒閒沒事做,就去看看新聞所說的相關消息,發現聯合國部隊和道武門合作,要把妖怪集中在一個無名島消滅,而那個島在夏威夷群島和馬紹爾群島之間的海上,因為是要把這妖怪噩夢結束,所以那個島叫作「噩盡島」,集中的方法好像是有辦法把道息集中過去,就會開始不斷出妖了。

洛年看到這裡,不禁笑了出來,這些道武門人還真是笨蛋,竟然以為就憑他們,就能消滅所有的妖怪?只要來幾隻高等靈妖,幾萬個道武門人上去還是受死,更別提妖仙、天仙了。而人類的武器雖然很強大,但既然要集中道息,那武器無用只是時間的問題。

洛年原本只是打算看電視就好,但懷真卻說要親自去看看,洛年嫌太麻煩,就叫懷真自己去,懷真看洛年絲毫不關心她去那邊會不會有危險,當下氣得直接走人,洛年也不太在意,畢竟懷真很多時候只是開玩笑,並沒有真的生氣。

之後,道武門的計畫果然很不順利,噩盡島還因為息壤,變大了數百倍,人類大多數武器也失去效用。

這段時間是寒假,洛年除了偶爾看看電視,主要是在和精靈研究魔法,還有儲存炁息給光靈。最後洛年成功創了幾個魔法,首先是大範圍的「魔獄炎陣」,這種是複合型的範圍魔法,包括「焚天烈焰咒」、「火焰風刃陣」和「火焰隕石陣」,接下來洛年還創了個單體魔法,敵方會被數十個巨大冰塊砸到,接觸時對方表面會結冰,功能和「連珠爆彈咒」類似,洛年也沒甚麼創意,就叫它「連珠巨冰咒」,最後就是和範圍型凍術很像的「寒冰陣」,在洛年與精靈一陣討價還價之後,洛年總算讓咒語短了不少。

這一天晚上,洛年正在儲存炁息給光靈,洛年想了想,停下手對在旁打掃的凱布利說:「凱布利,我覺得好奇怪。」

凱布利一愣,停下手問:「什麼?」

「為什麼只有炎、凍、雷、光這四種道術能射到遠處攻擊,雖然力量會隨著距離縮小,但還是能攻擊,但闇靈之力只能等到屍靈王大成才能用到遠處?」洛年疑惑的說。

「唔‧‧‧」凱布利想了想,看了看旁邊電視正在演的火影忍者,說:「不然,主人,您試著讓闇靈之力以只有黑氣的樣子,弄出一些形狀試試。」

「喔?」洛年照辦,只見他的雙手立即冒出黑氣,同時讓黑氣伸出,洛年努力試了一下,發現可以隨著心念變化,讓黑氣弄出一些形狀,洛年又努力試了片刻,終於能讓黑氣以手的形狀,伸到遠處,而且還能抓起東西,洛年這可高興了,看了看電視,舉一反三的努力將黑氣以黑球的形式凝聚在掌心,但很難,黑球老是爆裂開來,最後洛年終於找到訣竅,讓黑氣以球的樣子凝聚在掌心,洛年四面望了望,選擇樓下一個不起眼的花圃,將黑球射出。

轟然一聲,黑球在花圃爆裂開來,黑氣亂流,而花圃周遭的花、葉,也隨著黑氣而枯萎,土壤變成沙石,煞時冒出一大片霧氣。洛年不禁咋舌,這「闇靈炮」威力可真不小,小小一顆就能影響方圓半徑數公尺的地方。

凱布利看了看,搖頭說:「主人,您別忘了您要好好節省闇靈之力。」

洛年點點頭說:「我知道啦!」卻是洛年前一陣子用闇靈法器找闇靈算帳時,闇靈說了它要闇靈之力的理由,洛年當然是半信半疑,但卻因此和闇靈商量起來,之後,洛年對闇靈之力的運用又多了不少能力,首先,洛年製造殭屍 、旱魃後,能自由將他們的闇靈之力全數回歸自己身上,而他們將會變成骨靈,如此一來既能快速殺敵,也不用怕誤殺好人,而洛年也可以看自己高興,將身上的闇靈之力全數交回給闇靈,讓他分給玄界諸靈,同時,洛年控制的屍靈將會全部死掉,之後,闇靈又會給洛年一人份的闇靈之力,讓他慢慢收集,這樣的做法,可以延緩闇靈出世的時間,雖然最後闇靈還是會出世,但他會依據洛年事先繳的人命數量,少殺一些人,尤其是與洛年相熟的人,可是這樣的話,洛年就要省點闇靈之力,同時努力去找該死的傢伙。

凱布利看洛年不想多提此事,換了個話題說:「主人,已經是月圓之夜了,但懷真姊姊還沒回來耶!」

「嗯!」洛年點點頭說:「其實我也有點擔心,我看懷真八成是被困在噩盡島上出不來,我看我們明天飛去救她吧!」

這時電話突然響起,洛年馬上去接,卻是劉巧雯打來的,她說噩盡島上失陷了很多人,包括瑋珊他們,所以現在急需要洛年的感應能力來救人,希望洛年能來,洛年想了想,當即答應了,接著洛年聽完去的方法,便掛斷電話。

凱布利疑惑的說:「主人,我們自己飛去不就好了嗎?還比飛機快呢!」

「既然是要救人,還是有人跟比較好,免得不小心展現出太多實力。既然如此,當然要照他們的安排去。」洛年想了想說:「明天我們就出發,到時妳就變回影子待在我身上。」

凱布利點頭說:「我知道了!」

洛年當下進房間整理裝備,他將金犀匕、魔法小抄放進吉光皮套中,再打開衣櫃,穿上血飲袍、血飲褲,把血飲靴放在床邊,另外把懷真留在家的冰蠶袍摺小,放進血飲背包中,確定自己全副武裝後,洛年馬上去睡覺,準備明天上戰場的精力。


下集預告:馮鴦大姊!這本書妳確定要給我嗎?

媽啦!臭狐狸,拜託妳別再到處放電了,妳再鬧下去我就要吃醋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混沌
  • 居然雙修玄靈.......真是作弊啊。
  • 渾沌大你的冥骸不是更誇張嗎?

    闇鳳Terry 於 2012/09/28 21:27 回覆

  • 刑x爺
  • 請問 洛年何時找殭屍 、旱魃的?
  • 我只是說洛年有這能力,沒說他已經製造殭屍、旱魃了啊!

    闇鳳Terry 於 2012/09/28 21:28 回覆

  • 巍巍風
  • 年哥要吃醋了@@
  • 對啊!超難得的!

    闇鳳Terry 於 2012/09/28 21:29 回覆

  • 闇鳳
  • 同上
    真好看阿~~!
  • 謝謝你一直來捧場!

    闇鳳Terry 於 2012/09/28 21:30 回覆

  • 月影寂狼
  • 總而言之快出下篇!!!

    迷:你不是拖了........(嗚嗚嗚!!!

    咳!總而言之下篇給我生出來啊啊啊!!!!
  • 這位大大還真急啊......
    我下下星期要段考了,耐心等吧!

    闇鳳Terry 於 2012/09/28 21:32 回覆

  • 刑x爺
  • 那要等到下下星期囉!!還很久吧!
  • 不會等到下下星期啦!
    只是速度會比較慢

    闇鳳Terry 於 2012/09/29 12: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