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小時後,眾人回到了白宗的道場,瑋珊便將今日的事向白玄藍說了一下,其中最主要的部分,當然就是洛年的妖炁感應能力,以及狼妖的事件。

聽到洛年的能力,白玄藍和黃齊不免有點吃驚,多看了洛年幾眼,不過兩人並沒打斷瑋珊的敘述,只繼續聽著,當她提到狼妖的事件,白玄藍和黃齊兩人對望一眼,臉色都有點沉重。但聽到洛年輕易地趕走牠,都吃驚的瞪大眼睛。

白玄藍微微一笑,望著洛年,和聲說:「洛年,不知我可否與懷真小姐碰個面?有不少的事情想向她請教。」

洛年一愣,點頭說:「應該可以吧!她每天都在家。」

白玄藍笑說:「那太好了,那我改天找時間去你家,詳細時間我去之前會告訴你,不過,貴宗沒有所謂的宗門庫房嗎?就像我們這裡一樣。」

那胡宗根本是胡趨的,哪來什麼宗門庫房?洛年搖頭說:「沒有。」

「這樣嗎?」白玄藍說:「對了,洛年,北部妖怪清乾淨之後,也許南部也需要你幫點忙。」

反正只是指路,自己也不用動手,沒什麼好拒絕的,洛年無所謂地點了點頭說:「幫忙沒問題。」

眼看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眾人當下解散,一心離開前,對洛年說道:「洛年,我打算幫你設計一套專屬於你的步法。」

「咦?」洛年一呆說:「今天不是才學一套嗎?」

「那是普通對戰用的,講究的是施力自然、移動順暢,練練也不錯。」一心搖頭說:「但你的還要特別設計。因為你有特別的修練方式,我知道我不能過問,畢竟那有可能是你們的秘密,但就我目前所知道的,我想我應該能想出來,只要給我一點時間。」

「都好啊,慢慢來。」洛年無所謂地說。

 

 次日,搭載著洛年、瑋珊、一心、瑪蓮和奇雅的軍用直升機,清早從松山機場起飛,一路往南,還沒到台南機場,瑋珊已經讓洛年學會GPS處理器的基本操作,也說明衛星通訊頻道和無線頻道雙通道的使用辦法,這是瑪蓮昨天突發奇想,只要在GPS處理器上輸入妖怪位置,就可以分好幾組一起行動,洛年也欣然同意,這樣自己就不必跑來跑去,還不用小心自己跑得比他們快,而把他們甩了。

不到下午,洛年已經把所有區域內標示完畢,畢竟洛年的感應距離達百多公里,所以並不需要直升機帶他飛來飛去,只要待在一個定點上,瑋珊他們所有的目標區域便都在洛年的感應中。

到了下午,瑋珊他們的大包包都塞滿了妖屍,便來直升機卸貨,之後又跑去殺妖,而那個在白宗是和白玄藍同輩入門的劉巧雯,跑來和洛年聊聊。

聊著聊著,巧雯姊和洛年說到了「入妖」之法,說這是傳說古時傳說的變體之法,這種法門,除了改變體質之外,還能獲得妖怪一部分特殊能力,只不過已經失傳了……但既然失傳的縛妖派能再度出現,「入妖」之法仍有傳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入妖」?洛年沒聽過這名詞,但既然是獲得妖怪的一部分能力,那搞不好就有妖炁,如果真是這樣,那會不會是懷真和他聊過的「引仙」?雖然兩者聽起來差好多,但所謂的仙化,其實就是妖化,既然如此就有可能是一樣的東西了,但還是別講較好,以免有麻煩。

之後巧雯姊給洛年名片,但要放回名片盒時,卻放不好,所以將大衣前面那排鈕扣解開,拉開外襟,這才將那盒名片往內塞,但這麼一來,裡面的服裝自然看得清楚,一大堆不該讓人看的都看到了,洛年不禁張大嘴巴,而巧雯姊也輕呼一聲,輕輕抓起大衣襟口,掩住裡面的春光,她臉色微紅地笑說:「抱歉,忘了裡面穿得比較隨便。」

忘記?這根本是故意的!大姊妳太誇張了吧!可惡,雖然看得清楚,卻什麼感覺都沒有,死鳳凰!就別讓我遇到妳,小心我找妳算帳!

巧雯姊看了看洛年,似乎不明白他為什麼表情有些憤憤然,她沒再多說什麼,便帶著自己的人走了。

洛年閒閒沒事,便到處亂逛,直到天黑,才走回直升機旁,邊走邊想著剛剛的事,不禁暗罵,現在能讓自己有養眼功能的女人,就只有懷真了,而懷真為了怕自己難受,衣服也沒再穿那麼露,可是既然只有懷真讓自己心動,那自己的情緒就很容易受懷真影響,但懷真又不可能說做就做,一定要等她吸收完體內原息才行,每次自己要失控時,都是靠凱布利來提醒他,還好最近對此的控制力好了不少,但還是要多一點的女人讓自己看才行,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但除了懷真,和自己最親近的女生就是凱布利了,不過自己怎麼可能對凱布利產生欣賞之意?若是有,那好像挺噁心的。

洛年胡思亂想了片刻,突然一愣,轉頭往東南看去,卻是有一個輕柔雙修的人,正往這兒接近,這種感覺,不像是黃齊,那又是誰?莫非是李宗的?

洛年目光望去,見對方是個看似五十餘歲有點年紀的長者,露出好大一張閃亮的額頭,明亮的眼神和堅毅的下巴線條,看起來不是很好說話的人物。

「嗨!小弟。」長者終於從那被山崖暗影遮掩的道路中走出,進入廣場,他對洛年揮了揮手,打了個招呼。

雖然他帶著微笑,但骨子裡面卻是一種冷靜、冷淡還帶著三分冷狠的感覺,這算什麼怪情緒?洛年提防地點點頭打了個招呼,看著對方,心中一面想,這人的炁息凝結狀態古怪,而且內外飄轉不定,絕不是白宗的修煉法,所以若不是李宗,就是何宗的。

那老者說道:「小弟,你知道有一群人在這深山中竄來竄去嗎?知道為了什麼嗎?」

近日的除妖行動,李宗除了不知道有自己這個妖怪探知器之外,不是都很清楚嗎?李宗本就因為對外體察能力不如專修派的白宗發散型門人,才把搜找融合妖的事情全交給白宗,怎麼這會兒又跑來問了?洛年心念一轉,看著老者說:「你是何宗的?」

老者看了洛年一眼,笑容收了起來,微微點頭說:「我是何宗宗長,何昌南。」

被自己猜中了?洛年盯著他,等著他的行動。

「你這小朋友居然也知道何宗,難道我看走眼了,你也是道武門人?聽說白宗有收一批小朋友……」何昌南上下看了看洛年,眉頭微皺地說:「確實,這種季節,穿這樣太少了……」

他似乎帶有殺氣?洛年倒不擔心他翻臉,反而提醒自己,等等別不小心宰了他。

何昌南又問:「你為何尚未引炁?直升機裡塞滿了什麼東西?」何昌南見洛年不答,轉頭向著直升機走去,一面說:「我可要自己看了。」

何昌南打開門,見一袋袋的妖屍,不禁驚噫出聲。他當下說:「這些我要了,要不要我打暈你,讓你方便對上面交代?」

洛年的大腦已經漸漸不管用,不管他如何事先提醒自己,自己最後幾乎都會翻臉,洛年冷笑了一聲說:「還挺需要的。」

何昌南見洛年絲毫不畏懼,當下身子一閃,迅即射向洛年,那看似輕緩的手掌向他後腦抹了過去,同時內炁泛出,想打昏洛年,但這當然沒用,洛年完全沒事,只瞪著他,何昌南一驚說:「奇怪?怎麼回事?」當下又對洛年一揮掌,但還是沒用。

洛年罵道:「你這老頭到底想怎樣?是想摸我還是打昏我?」

何昌南搖搖頭詫異地說:「白宗鑽研出了什麼新法門嗎?炁功為什麼對你無效?」

慢慢想吧!想死你!洛年瞪著何昌南,一聲不吭。

何昌南想了想,笑說:「今天收穫真不少,那我除了這些妖屍,也把你帶回去研究好了!」接著便取出一支細短劍,手一揮,數道外炁隨劍泛出,對著洛年直射。

洛年此時可忍不住了,就算這些攻擊對自己沒用,他也不想乖乖挨打,便迅速一個閃身,一瞬間彷彿鬼魅般地出現在何昌南背後,同時拔出金犀匕,將匕首架在何昌南的脖子上。

何昌南只見洛年突然消失,正一愣間,便聽到身後一陣風聲,自己的脖子已被匕首架住,便馬上冒出了冷汗,連忙爆出外炁,但此時炁息卻又莫名的消失,好像被消散掉了一樣。

洛年看著何昌南驚慌的氣息,頗感得意,當下收回金犀匕,走到一旁,瞪著他說:「你還想打嗎?」

何昌南眼見洛年的戰鬥方式太特殊,連自己都無法應付,當下道歉,狼狽的離開。

洛年看著何昌南的背影,心想,最近實在是拿出太多實力了,但自己也不能為了裝弱者,乖乖讓別人又砍又殺的,這樣的話,自己是不是該早點搬到山上去?

過了不久,眾人帶著大包大包的妖屍回來,他們已經把散佈在南部大片山區的妖怪清除,聽瑪蓮說,今天的收穫可以讓兩百個人變體了。

 

 

到了星期四,瑋珊告訴洛年,白玄藍將在今天洛年放學時,和洛年一起回家,要拜訪懷真。

到了放學時間,洛年感應到白玄藍的炁息,當下往她走去,說:「藍姊,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嗎?」

「不會啦!其實我也才剛到。對了!洛年,今天突然來訪,不會不方便吧?」白玄藍笑說。

「沒關係!」洛年搖頭說,他早就請凱布利告訴懷真,憑著懷真的瞎掰能力,有一整天的時間,絕對能想出一堆東西來應付。

兩人當下往洛年家走去,洛年打開門,懷真馬上上前迎接,微笑說:「洛年,歡迎回家,這位一定是白宗宗長吧?」

白玄藍也微笑說:「是,我是白宗宗長───白玄藍,胡宗長,叫我藍姊就行了,瑋珊他們說得沒錯,妳真得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呢!」

「藍姊嘴巴好甜呢!妳就叫我懷真就行了。」懷真笑說。

洛年聽她們一見面就一堆客套話,不禁猛翻白眼,若是自己,別人一上來就是一堆廢話,那自己非翻臉不可,洛年搖搖頭說道:「藍姊,進來客廳吧!妳不是有事要問?」

「啊!說的也是,那懷真,我們進去談吧!」白玄藍說。

「嗯!」懷真點點頭,和白玄藍一同進到客廳。

白玄藍剛坐到沙發上,凱布利便端出一盤甜食和果汁,放到兩女面前,接著也不說話,對白玄藍微微一笑,便退了出去。

白玄藍問道:「懷真,那位女孩是‧‧‧‧‧」

「她是我們請來的女僕。」懷真說道。

「喔?」白玄藍有些意外地說:「貴宗不打算增加人手嗎?你們可知現在情勢之嚴峻?」

「知道啊!」懷真點點頭說:「但我們這宗派很特殊,能符合我們的要求的人,少之又少。」

「不是只要是發散型就可以了嗎?」白玄藍詫異地說。

「不。」懷真搖搖頭說:「那是唯道派的限制,但我們妖道派(縛妖派加唯道派的簡稱),炁息性質必須是內外不分才行。」

「內外不分?」白玄藍驚訝地說。

「嗯!」懷真點點頭說:「不是內聚也不是發散,炁息是直接從內往外發,沒有內外之別,所以使用炁息的時候不需要中斷,還能長久飛行。」

「我過去是有遇到這種妖,不過聽說這種的很少‧‧‧」白玄藍驚訝得說。

「的確不多,而人類之中又更少了,但唯獨這樣,才能用我們的修煉法門,所以我們的人才會這麼少。」懷真說。

白玄藍想了想說:「洛年的感應能力,是貴宗所擁有的特殊法門,還是和體質有關呢?」

「確實和體質有關,不過我們姐弟,在這方面挺類似,但還是有不同。」懷真說。

「喔?」白玄藍起了興趣,問道:「是怎樣的不同法?」

「我想想該怎麼說,就是在遠距離上,我能比洛年還感應得更遠,但在近距離上的炁息感應能力,我就不如洛年,比方說,就算在一片黑暗中,洛年單憑藉著妖炁感應,就可以分辨出每隻妖怪的動作、姿勢,進而攻擊,但我就不行。」懷真說。

「原來如此‧‧‧‧」白玄藍想了想說:「不知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縛妖派和唯道派的一些能力?」

「可以啊!」懷真點頭說:「不過關於縛妖派的,要請洛年展示,因為我並沒有縛妖,我把主要精力花在修練道術和咒術上。」說完,便看了一下在旁發呆的洛年,洛年點點頭,心念一動,原本在房間練功夫的凱布利便化散為影,向客廳飄來,同時泛出淡淡的炁息。

白玄藍看著凱布利,表情挺驚訝的,懷真說:「我之前有和李宗說過了,我們縛妖派的功夫較少,所以並不知道如何把原本就存在的妖怪縛妖,但我們知道如何自己製作妖怪,並且當成自己的僕人來用。」

白玄藍好奇的說:「這是什麼妖怪?」

「影妖。」懷真回答道:「我們製作的妖怪等級,從強到弱,分別是飛妖、身妖、影妖,洛年因為是初學者,所以用最弱的一種。」

白玄藍仔細感覺凱布利的妖炁,疑惑的說:「這妖的妖炁怎麼不太像妖炁?比較像人炁,但感覺上還要比人炁特殊一點‧‧‧‧‧」

懷真笑說:「這就是我們妖道派的特色啦!至於關於唯道派的表演嘛‧‧‧‧」懷真微微一呻吟,掌上炸起一片青光,轟地一聲在半空中爆出一團小落雷。

白玄藍嚇了一跳,訝異地說:「威力真是不小。」

「嗯!」懷真說:「但這是累積的力量,用光就沒戲唱了。對了,藍姊,今天的事請妳別告訴任何人。」

「我知道了。」白玄藍站起說:「謝謝妳了,懷真,我告辭了,對了,洛年,明天早上舉辦宗派聚會,要收小睿等六人入門,當然,變體和引炁的動作,也會在當日一起完成,下午我們還要捉狼妖,麻煩你來一趟。」

洛年點點頭,表示了解,當下和懷真起身送走白玄藍。

白玄藍走後,洛年看著懷真,心中又是感動,又是慚愧,沒想到懷真為了讓自己能在文明世界中待久一點,竟然願意浪費自己的老本,洛年想了想,當下抱起懷真,將她抱到沙發上。

「幹嘛?」懷真詫異的問。

「今天特別優惠,我幫妳抓抓三小時。」洛年說,至於原因他當然不會說。

懷真雖然驚訝,但也挺高興,當下縮進洛年的懷中,享受了起來。

 


 

下集預告:要傳授爆輕柔凝啦?藍姊!不用把我也算進去啦!這些我早就會了,還通修呢!

這狼妖還真可憐,黃大哥!能將牠讓給我嗎?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刑x爺
  • 頭香!!
  • 恭喜你!

    闇鳳Terry 於 2012/09/23 11:16 回覆

  • 鳳羽炎烈
  • 進度太慢了!話說我好恨白宗人啊!來我家看看吧!
  • 唉?我還以為我太快了
    話說白宗人真的很愛找死,全都是一心害的!

    闇鳳Terry 於 2012/09/23 11:28 回覆

  • 闇鳳
  • 通修!? 5種都能用的那種ㄇ!
  • 哪五種?

    闇鳳Terry 於 2012/09/23 16:37 回覆

  • 闇鳳
  • 光 闇 炎 凍 雷
  • 洛年只有修光和闇,但爆輕柔凝通修

    闇鳳Terry 於 2012/09/23 22:14 回覆

  • 闇鳳
  • 不過我有在考慮要不要讓洛年有火焰不死鳥的能力

    闇鳳Terry 於 2012/09/24 22:46 回覆

  • 闇鳳
  • 讓我想起惡魔高校的內容= =
  • 我沒聽過惡魔高校耶!

    闇鳳Terry 於 2012/09/26 22:30 回覆

  • 混沌
  • 三小時啊......手不會痠嗎?
  • 懷真因為太舒服而睡著後,就可以不抓了

    闇鳳Terry 於 2012/09/28 14:47 回覆

  • 闇鳳
  • 恩恩 沒關係的
  • 不死鳥是從遊戲王中的太陽神參考而來

    闇鳳Terry 於 2012/09/28 14: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