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放學,洛年心血來潮想去書店,因此選擇走回家,不是用空間魔法的方式,因為他想幫凱布利買本關於像雷龍刀那種大刀的使用方法,畢竟多學無害,若是一直靠玄界雷靈的力量戰鬥,可不知道要儲存多久才夠,凱布利的原形───糞金龜,嘴巴也沒像懷真那麼大,也沒有尖尖的爪子,所以即使凱布利有很強的防禦力,攻擊力還是再強一點好了,因此洛年才去找關於大刀的武技。至於詢問輕疾或一心,是種欠人情的方式,洛年實在不想浪費后土太多的炁息,問一心的話,除了欠人情,一心一定又會對他囉哩囉嗦,要他加入白宗,到時可不知該如何拒絕,所以乾脆自己去找。

找了半天,總算找到比較像雷龍刀那種大刀的武技書,洛年付好錢,便準備搭捷運回家。正要上車時,洛年突然一愣,轉頭望著北方,表情頗為驚訝。

卻是在剛剛,洛年感覺到,外界的混沌原息產生了一個劇烈的震盪,仿佛北方那兒有個遙遠的波動傳來,使所有的渾沌原息忽緊忽松的密度大幅變化,就這麼一瞬間,周圍各地立即冒出了各式各樣的小妖物,雖然這些妖物的妖炁並不強大,但卻嚇人得多,一大圈往外延伸出去,不知道有多少地方受到影響。

這是怎麼回事?洛年想了想,突然想起前陣子懷真曾經對他說,她前一陣子想再去龍宮「借」東西時,,發現北海岸邊有一群人頗有些古怪,似乎聚在一起試著什麼法術,懷真過去偷聽了一陣子,似乎有一大群道武門的人,好像打算聯合起來,要胡搞仙凡之路……這樣逆天胡搞,到時候八成全死光,所以離他們遠點比較好。

這就是懷真說的狀況嗎?難道他們所謂的胡搞仙凡之路,就是產生道息震盪,讓一堆妖怪上街吃人?不可能吧‧‧‧‧‧,洛年愣了片刻,低聲說:「輕疾,怎麼回事,這算不算非法問題?」

「你已經獲得足夠的資訊。我可以告訴你可能的原因,但不能精準的回答。」輕疾說。

不會直接講嗎?這泥土混蛋!自己只要把可能性用占卜魔法算一次,不就知道了?洛年暗罵了一陣子,開口說:「說吧!」

「可能是有人嘗試集中這世界的混沌原息,卻沒做好平衡,導致混沌原息產生震盪,這是唯一的可能。」輕疾說。

「媽的!那你一開始不會直接講喔?還囉嗦那麼久。」洛年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

輕疾當然沒什麼反應,洛年罵了片刻,奔出捷運站,往南方走,奔跑沒多久,洛年突然停下腳步,卻是他突然感覺到,瑋珊等人也正快速地離開學校,向著這方位接近。

這樣的量,應該不是他們能應付的吧?強度不是問題,問題是太多了……

咦?還有很多人在接近,洛年目光往北轉,似乎另外還有一大批擁有炁息的人正向著四面散開,追擊到處亂跑的妖怪……那些應該是李宗的人吧?他們人還真多呢。

過了片刻,驚呼聲和慘叫聲逐漸接近,遠遠的刺耳的警笛聲不斷響起,一大群人們,從南面街口向著這兒狂奔。

妖怪來了嗎?洛年回過神來,一面跟著人潮往北奔,一面有些狐疑,妖怪的速度應該比一般人快上許多才對,為什麼人群後面沒有跟著妖怪?洛年感應著妖炁,發現不知道為什麼,妖怪群卻留在後面,不知為何而停留。

怎麼回事?洛年好奇心起,當下全身放輕,迅速往南方跑,跑到了妖怪的聚集處,卻發現一堆原型妖正在吃人,所以速度才慢下來,而且似乎對頭腦特別有興趣。

難道吃頭腦可以吸收他們的精智力?原型妖確實很笨,自己要不要也吃吃看?如果真有那個效果,那回去就能讓懷真好好吃驚一下,自己突然變聰明人了,以後也不用凡事都問輕疾。

唉!想到哪裡去了?如果真有那效果,那現在這些原型妖應該懂得收斂妖炁,避免被人宰了,而且自己也不可能吃得下去。

洛年搖搖頭,把這些胡思亂想甩開,卻見這裡的人類都被吃光了,而那些原型妖也再度去追前方的人們。

媽啦!還沒吃飽啊?洛年熱血一沖,拔出金犀匕,對那些妖怪衝去。

洛年當然不在乎別人的死活,若是有一堆不認識的人類和妖怪打架,他當然也不會理,但他就是受不了單方面的「屠殺」,今日若是一堆不認識的人類在殺有靈智,且沒惹到他們的妖怪,洛年搞不好會去幫妖怪也說不定。

身為鳳靈之體的洛年,自然十分清楚這些妖怪的妖炁聚集處,隨手便擊中要害,若遇到體積較大,金犀匕插不進去的,洛年就爆出爆訣炁息,直接炸出往中樞的地方,接著便馬上將炁息變回養炁道息,以免另有變故。

突然,洛年感覺到身後一股炁息泛起,他一驚回頭,身後一個拿著短細劍的黑袍青年從自己頭上閃過,一面喊:「學生?白宗的?」

那人國字臉孔,神色沉凝,氣度莊嚴,約莫二十余歲,洛年看對方的衣服,知道那是李宗的服飾,他不知該如何應答,只好隨便應了一聲。

那人說道:「跟我來,那條街後面還有數十隻,一半歸你。」

咦?為什麼一半歸我?洛年一呆,卻沒時間拒絕,只好跟著往那兒跑,一瞬間就超越那人,右手金犀匕狂揮,一下就殺了一堆,那李宗青年所殺的妖怪,還不及洛年殺的十分之一。

停手之後,青年又是疑惑又是驚訝的看著洛年,表情像是有話想問,但這時又沒時間多說,他稍稍一頓,隨即說:「軍隊很快就會趕到,你可以先四面巡一下。」說完他點點頭,旋即向南面奔去。

媽啦!剛剛自己只是一時昏了頭,怎麼可能繼續湊熱鬧?眼看四下無人,洛年當下施起懷真所教的障眼法,接著騰空而起,想看看一心他們的狀況。

洛年遠遠望著他們五人快速除妖,一面把殺了的妖怪收到背包裡面,不禁暗暗好笑,剛剛自己殺的,倒忘了可以撿起來送人。

眼看沒事,洛年便用空間魔法回家,一瞬間就出現在凱布利身旁,此時凱布利正在炒菜,她也不回頭,只開口說:「主人你回來啦!」

「嗯!」洛年點點頭,從書包中拿出那本書給凱布利說:「這給妳。」

凱布利接過,看了一眼,說:「就是這本呀?」接著便把它放進圍裙中的口袋裡。

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洛年和懷真兩人擠在沙發上,看著電視新聞,幾乎全球都受到了這次的道息震盪,而凱布利吃完晚餐後,便進去房間研究書了。

「看。」懷真看著新聞中地圖示出的妖怪出現區域,嚷著說:「中心點就在北海那邊嘛,一定是那些人搞的……」

懷真口中的北海,看位置大概是現在的黃海、渤海的區域,洛年詫異地說:「他們不知道會害死這麼多人嗎?」

懷真一扭身,側坐到洛年大腿上,說:「人類這麼多,死幾個人算什麼?你看,現在冒出這麼多小妖怪,容易殺又可以收集大量妖質,讓更多人變體……唉,癢癢啦,抓抓。」說完一面轉身攬著洛年脖子。

洛年一面幫懷真抓抓,一面想,難道今天的震盪不是意外?是故意的?目的是為了讓更多人變體嗎?

這時門突然打開,洛年的叔叔沈商山,正一臉煩惱地出現在門口。

這場景可不好看,洛年一呆說:「叔叔,回來了?」

沈商山皺起眉頭關門,一面往自己房間走一面說:「今天發生大事,電影暫時停拍了,你們沒事吧?」

「沒事。」眼看沈商山走到房間裡面更衣,洛年連忙低聲說:「還不起來!妳不是說會注意聽外面嗎?」

「很舒服,懶得注意了——」懷真撒嬌地說:「沒關係啦,你叔叔又不會怎樣,再抓一下。」

「晚點再幫妳抓,去、去。」洛年一點都不解風情,把懷真推下大腿。

「吼!臭小子!」摔到地上的懷真生氣了,撲上去準備把洛年推倒,但洛年看得清楚,倏然扭身,一身化五,躲過這一撲,瞪眼說:「臭狐狸!想打架嗎?小心弄壞房子。」

懷真哼了一聲,正想開口,突然兩人同時一愣,轉頭往大門口望去,懷真皺眉說:「你今天殺妖時有被人看到嗎?」

「嗯!」洛年點點頭說:「是李宗的人,當時他問我是否是白宗,我就隨便應了一聲,恐怕他之後問瑋珊我的事,瑋珊聽了他的描述,知道是我,所以他們才找上門來。」

「那怎辦?」懷真說:「要不要先逃?」

洛年搖搖頭說:「一直躲下去太麻煩了,我應付一下,就說我練過功夫,妳先進房間避一下。」

懷真點點頭,轉身進房,而沈商山也正準備出門,剛打開大門,卻見門口站著一男一女兩個不認識的人。

洛年說:「叔叔,是找我的。」

「喔?」沈商山見門口兩人的裝扮,看著男子詫異地說:「這是道武門的衣服?」

「是。」穿著白衣黑袍的方臉男子微微點頭說:「道武門李宗,李翰。」此人正是和洛年有並肩作戰之誼的那個李宗高手。

身旁女子卻是穿著西地高中的學生制服,愣了愣才學男子說:「道武門白宗,葉瑋珊。」

沈商山本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居然來的人真是道武門人,他微微一呆,回頭看著洛年說:「真是道武門的?你認識?」

「嗯。」洛年點了點頭。

「那……請進。」沈商山起了興趣,一讓說:「找洛年有什麼事嗎?我在旁邊方便嗎?」

「一定是沈商山先生?有監護人在場是最好的。」李翰露出禮貌性的微笑說:「請務必留下。」

沈商山本就想聽聽是怎麼回事,這時自然是老實不客氣地回到客廳,一面請兩人坐下。

經過一段對話後,洛年終於受不了,當下也不管能不能再用久一點的電視、電腦了,便對李翰翻臉,李翰也沉下臉,準備請人來抓洛年。


就在這時,洛年的房門開了,懷真跳了出來,對著李翰笑嘻嘻的說:「等等,洛年脾氣大,對不起喔,別生氣。」

只要是正常人,看到懷真都會軟了半截,李翰的怒氣馬上不見了,結巴地說:「沒什麼,沒生氣。」

「是我不准洛年說的。」懷真在沈洛年身旁坐下,微微一笑說:「其實洛年的功夫是我教的。」


看著眾人詫異的目光,懷真繼續編謊說:「我們確實和道武門有關,我們是……胡宗!對,我叫作胡懷真,差點忘了自我介紹。是洛年的宗長兼女朋友。」

胡?狐狸精的狐還是胡說八道的胡?洛年搖了搖頭,狐狸精編謊話的技術不怎麼高明,這串話有點牽強。傳說九尾狐不都很奸詐狡猾嗎?但有喜慾之氣,他們也該不會注意太多。而瑋珊聽到「女朋友」三個字,便瞪了洛年一眼,而洛年只好把目光轉開,假裝沒看到。

懷真接著微微一笑說:「你們倆聽過縛妖派和唯道派嗎?」

李翰和瑋珊同時一愣,臉上都是疑惑的表情,懷真笑說:「道武門可不是只有兼修和專修兩派喔,回去問問你們家前輩應該就知道了,縛妖派修煉之法,本就不具內外炁,縛妖派特色是以心控炁、縛妖驅策;至於唯道派,則是需要發散型的人,裡面有許多咒術和道術。我們這一派,是千年前縛妖派和唯道派的宗長將各自一部分的修煉法門融合而成,所以有無炁和有炁的修煉法門,有時身上會無炁,那時就用縛妖派的方式戰鬥,有時身上有炁,就用唯道派的方式戰鬥,不過我們唯道派的戰鬥方式較多,縛妖派的就少了。」

洛年在旁聽著,不禁又好氣又好笑,這狐狸仗著喜慾之氣,編的故事越來越誇張,啥叫有時有炁,有時沒炁?這件事雖然能用在自己身上,但其他人哪有可能?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像同時修煉專修派和兼修派一樣扯,洛年看著他們,不知他們會如何反應。

大夥愣了愣,李翰說:「沈小兄今天是用縛妖派的方式戰鬥的?」

「不。」懷真搖頭說:「洛年今天是單純靠體力戰鬥的。」

其實當時洛年速度遠勝李翰,但因喜慾之氣的效果,李翰也忘了這件事,當下連連點頭說:「既然同門相認,當然是好事……不過如今道武門各宗需受管制,不知貴宗有多少人?我可以代為向總統府第四處提報編冊,也方便支領薪資。」

「哪有多少人?就我們兩人呀,也不用多造冊了,如果為了通達管理上方便……」懷真瞄了洛年一眼說:「反正洛年和瑋珊同個學校,胡宗暫時就以客卿的身分,歸白宗統屬就好了,瑋珊,可以嗎?」

瑋珊沒想到突然產生這樣的變化,一時反應不過來,呆了呆才說:「當……當然可以,但是太失敬了。」

「不會啦。」懷真笑嘻嘻地說。

「咦?」沈商山突然說:「兩人?那妳的表妹‧‧‧」

「她沒興趣。」懷真搶著說。

就這樣,洛年會殺妖的事,就這樣被懷真唬過去了,洛年也知道懷真是為了讓自己還能在科技世界中久一點,才這樣說,所以也沒意見,當下答應瑋珊以後回到練習的地下室。

 

又到了放學時間,可惜不能回家,嘖!凱布利的廚藝還挺不錯的說‧‧‧‧,洛年一面暗罵,一面走入地下室。

一進到地下室,裡面立刻大亂,瑋珊、一心、添良、志文、宗儒和小睿都聚了過來,看來瑋珊沒和他們講,洛年目光一轉,倒是有點意外,沒想到除了小睿,他們又多收了五個人。

「好了,聽我說吧。」反正洛年也不可能開口,瑋珊主動微笑說:「有個好消息,洛年暫時會和我們一起行動。但又不算正式加入白宗,算是……算是客人吧?」她一面望瞭望洛年,不知道這麼說適不適當,洛年也只聳聳肩,沒有意見。

「客人?」眾人面面相覷,都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這幾人是新人,你們上次也許看過洛年了。」瑋珊介紹著說:「張俊逸、金文水是高一,陳毅折、王允清是高二、方志成高三,都是近一個月前錄取的。」

洛年和另外五個少年彼此點了點頭,瑋珊接著說:「再過幾天,小睿的資料審核就應該下來了,到時候你們六個人可以一起變體,我們預計週五舉行,沒有特別事情的話,就把那晚空出來。」

「瑋珊。」一心插口說:「洛年的審核不是早就過了,怎不順便把妖質申請下來,一起辦了?」

「嗯……」瑋珊看了洛年一眼說:「洛年……已經變體了。」

「啊?」幾個人都詫異地叫了起來,一心馬上說:「什麼時候變的?為什麼還不引炁?你是難得的發散型啊。」

洛年說:「我有別的修煉法門,要不要用炁息戰鬥,全看我高興。」

眾人吃了一驚,志文開口道:「那你用出炁息看看。」

洛年也不囉嗦,當下放出和他們差不多量的炁息,其實洛年戰鬥時,也不會把所有的養炁道息轉換為炁息,總會保留一些,讓自己成為「炁息永動機」,若是養炁道息消耗太多,反正外面有一堆讓自己吸,不用擔心。

洛年一放出炁息後,馬上又將它變回養炁道息,但眾人都感應的清楚,不禁吃了一驚,都問洛年是如何辦到的,洛年當然不說,望著那排橡皮筋說:「開始練習吧?我好久沒練了。」

「是啊,別問洛年了。」瑋珊拍拍手,對新人說:「你們幾個快點動作吧,功課沒做完可不能回家。」

幾個新人當下跑去練習,洛年也去向一心討教步法了。

不知練了多久,瑋珊突然走近說:「一心,奇雅打電話來,問我們能不能支援,我答應了。」

「怎麼了?」一心詫異地說:「不是幾乎都清光了嗎?山區裡還有嗎?」

「剩下的都是比較會隱匿妖炁的。」瑋珊說:「因為要全找出來曠日費時,才讓我們回來繼續上課,繼續找的人其實還不少……不過奇雅她們似乎找到了一隻,但剛要接近對方又隱起來了,如果有人支援,也許可以找出來。」

「就是要去搜索囉?」一心說:「要去幾個人?不是說洛年感應力也不弱,一起去吧?」

「嗯?」洛年有點意外,但還是點頭說:「需要我去就去。」

「那就太好了。」見洛年答應,瑋珊似乎有點意外,驚喜地說:「因為你也能體察妖炁,如果你去的話,就能多分一組移動……我看宗儒跟我們走一趟,四個人去好了?」

「好的。」宗儒點點頭,到一旁準備裝備。

「添良、志文,這兒就交給你們了,其他人要好好練喔。」瑋珊又囑咐了幾句,這才領著洛年等人離開。

 

 

在經過一心的恐怖飆車後,終於到達目的地,瑪蓮一開始知道洛年只是外人,當然不太歡迎他,眼看他們要分組,洛年馬上說他知道妖怪在哪。

洛年看看眾人懷疑的表情,聳聳肩說:「這兒。」一面往林木中掠去。

眾人對視一眼,紛紛跟著洛年的身後移動,追著他的方向過去。一面追,眾人一面暗暗訝異,洛年此時根本沒用炁息,但速度十分快,眾人完全無法追上,只能看著他的背影,但倒也沒被甩掉。

一直殺到大半夜,眾人對洛年的妖炁感應能力只能說心服口服,瑪蓮更是很露骨地表示出想把洛年挖走的意願,若非洛年畢竟不屬白宗,瑋珊還不知該如何拒絕。

「差不多了吧?」洛年見瑪蓮、一心、宗儒的背包都塞得滿滿,停下腳步說:「這座山附近沒了。」

「更遠的你還能感應到嗎?」瑪蓮好奇地問。

洛年說:「若是沒收斂,我能感應到百多公里遠。」

眾人又大吃一驚,瑪蓮趕緊問:「那有收斂呢?」

「那就要看牠們的收斂妖炁的能耐了。」洛年說,若是懷真那種等級,恐怕要到兩百步內才能察覺。

突然,洛年感覺到比鑿齒還稍強的妖怪,瑋珊他們聽了,當即表示要清除。

眼看妖怪迎了上來,眾人隨即發現那是攻擊何宗的狼妖,洛年估計他們應該打不過,當下說:「我來吧!剛好讓你們見識一下我的戰鬥方式。」

眾人吃了一驚,都想勸阻,但轉念一想,一開始也不相信洛年有強大的感知能力,但洛年很快就證實了,搞不好他真有辦法‧‧‧,眾人當下退開,讓洛年站在前面,但還是警戒著。

眼看狼妖撲了上來,洛年當下開啟玄界之門,使用不具破壞力的光靈咒術,這種光術,頂多讓別人失明一陣子,畢竟洛年不想傷害沒惹自己的妖怪,那狼妖被光芒所驚,當下覺得不對,便拔腿就跑。

洛年回頭笑說:「看!沒事了吧!」

眾人都張大了嘴,今天不知道吃了多少驚,這人神秘之處也太多了吧?若一直和他在一起,心臟可要夠強啊‧‧‧‧‧‧


下集預告:要我去南部幫忙捉妖?好啊!

咦?這老頭是誰?想抓我走?小心你反而被閻羅王抓走啊!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闇鳳
  • 好看 ^^
  • 謝謝捧場

    闇鳳Terry 於 2012/09/20 21:42 回覆

  • 刑x爺
  • 不是說懷真是洛年的女朋友
    我覺得可以加一點親熱的畫面

  • 親熱的畫面‧‧‧‧這種的我通常沒什麼靈感
    我之後再想想

    闇鳳Terry 於 2012/09/20 21:58 回覆

  • 巍巍風
  • 雷龍刀
    讓我想到魔物獵人3
    雷狼龍的材料做的 王大劍風來
  • 我沒看過魔物獵人耶!

    闇鳳Terry 於 2012/09/21 14:49 回覆

  • 玄虹
  • 有種落年回新手村帶新手的感覺...XD
    好看!!
  • 新手村?

    闇鳳Terry 於 2012/09/21 14:50 回覆

  • ♥鴉羽♥
  • 好像都沒改耶= =\|
  • 想不到要改甚麼嘛!XD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