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年首先回過神,低頭說:「臭狐狸還不起來?」

懷真一愣,連忙從洛年懷中跳下,而洛年也趕緊站起身,尷尬地說:「懷真,他是我叔叔;叔叔,她叫懷真,是我的‧‧‧呃‧‧‧」

懷真見洛年答不出來,開口微笑說:「叔叔、大家好,我叫懷真,這位女孩是我的表妹,叫凱布利,我們原本是孤兒,從小就當乞丐,後來被洛年發現,洛年好心,把我們帶回家照顧,並說可以讓我們住在這,我們為了報答洛年,便當起洛年的女僕來,幫忙煮飯、做家事,後來我和洛年彼此漸漸有了感情,便成為男女朋友了。」

狐狸精胡扯起來了,這也太瞎了吧?自己怎麼可能那麼好心?除了本來就和我相識的人之外,其他人的死活關我屁事,而沈商山也起了懷疑,望著洛年說:「洛年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關心外人了?而且,你的零用錢應該不夠給三個人吃喝吧!」

洛年愣了愣,也開口胡趨說:「啊‧‧‧‧當時她們就餓昏倒在家門口,我沒辦法,所以就‧‧‧‧,至於錢‧‧‧‧因為她們從小就過著那種生活,所以食量不大,省一點的話,還勉強可以過日子。」

沈商山雖然還有點懷疑,但倒也不多問了,開口說: 「今天中秋節,我看進度還不算趕,讓劇組放假。這幾個年輕人老家在南部,臺北沒親人,我就邀他們回家坐坐……咦,怎麼都呆了,把吃的打開來啊,自己動手。」

這一喊,那幾個人才回過神,把食物攤放在沙發桌前,邊吃邊喝,一面不時偷看他們,男的看懷真的目光不用說,但他們看到洛年時,眼神中充滿了羨慕和疑惑,如果真有這樣的乞丐美女,那只要待在路上,隨便一個人經過都願意把她接回家才對,怎麼會選擇這小夥子呢?至於凱布利,他們也只是瞄幾眼,並未多看,倒是讓凱布利氣的嘟起嘴。

沈商山拿著啤酒,瞄了沈洛年一眼說:「按道理,未成年是不該喝的,但你反正……想喝嗎?」

「不用了。」洛年搖頭說:「叔叔你們喝,我們進房間。」

「去吧。」沈商山也不攔阻,揮揮手讓三人去了。

洛年連忙拉著笑咪咪的懷真和生氣的凱布利往房內走,至於那幾個年輕人臉上的失望神色,自然不用理會。

 

走入房間,凱布利首先生氣地說:「討厭啦!人家明明也很漂亮,那些人卻只注意懷真姊姊,好像我不值得注意一樣。」

「看一堆人色瞇瞇的看著妳有甚麼好?」洛年哼聲說:「倒楣透了,怎麼剛好讓妳們遇到叔叔。」

「有什麼辦法嘛!他們又沒有炁息,我們誰也無法知道呀!」懷真無辜的說。

洛年瞪眼說:「妳耳朵不是很靈嗎?」

「唉呀!那時你在幫我抓抓,我哪會注意這麼多?」懷真說。

也有道理,洛年想了想,突然高興地說:「好,那在我們搬去山上住之前,我都不幫妳抓抓就行了。」

「唉?」懷真一驚,生氣地說:「不行,你若是不幫我抓抓,我就去找你叔叔作夢。」

洛年吃了一驚,瞪眼說:「臭狐狸妳威脅我啊?」

「對!」懷真得意的說:「要不要幫我抓抓?」

「呃‧‧‧好啦!」洛年認輸說:「但妳一定要多注意外面喔!」

懷真轉轉眼睛說:「我『盡量』吧!」讓洛年氣得直咬牙。

 

 

隔天放學之後,洛年又到了教師大樓的地下室,今日他第一個到,洛年架好金屬片,照著過去的習慣,拿著金犀匕繼續練習,畢竟每日規定作業是每招五百下,越早開始就能越早回家。

過不多久,侯添良和張志文一前一後,賽跑般地乒乒乓乓跑了進來,看到沈洛年,添良和志文馬上叫:「洛年!聽說你們昨天遇到超強的妖怪,一心還受傷了,到底怎麼回事,快告訴我們。」

「唔‧‧‧‧」洛年頓了頓說:「宗儒不是已經告訴你們了嗎?」

「無敵大當時嚇的閉上眼睛,不清楚狀況啦!」添良嚷。

原來如此,洛年當下便簡單的解釋一下,兩人聽完,添良叫:「幹!最後那暗紅光到底是甚麼法術?連瑋珊也不知道。」

志文笑說:「搞不好是甚麼特別的外掛。」

「幹!臭蚊子你少胡扯,什麼外掛?」添良笑著推了他一把。

外掛是啥?洛年不常玩遊戲,轉轉眼睛不說話了。

過不多久,宗儒也到了,最後瑋珊和一心也先後走入,眾人開始每日作業,而一心今日雖然還沒完全複元,但走動倒是無妨,一樣可以指導眾人的動作。

之後,大家結束了兩招作業,正在吃晚餐,突然入口處的門打開,一個背著長條布袋的女子走入,正是懷真。

除了洛年,其他人都很高興,懷真說:「瑋珊,我有點事想來這哩,可以嗎?」

「當然可以啦。」一心滿臉笑容。

「歡迎!歡迎!」添良和志文則一起高呼

瑋珊說:「懷真姊是洛年的姊姊,不是外人,當然可以來。對了,懷真姐有甚麼事?」

「昨天的事我聽洛年說了,聽起來妖怪真的很強、很可怕,所以我也想學一點武技。」懷真說。

「喔?」瑋珊有點訝異,說:「懷真姊也想加入我們嗎?」

「嗯‧‧‧,應該也還不是要加入,我先學一點,再決定!」懷真說完,看著一心笑說:「一心小弟,你能教我嗎?」

「當然可以」一心馬上說。

瑋珊看一心答的這麼爽快,神色不禁有些黯然。而洛年則是在暗罵,臭狐狸,妳到底是來學武還是來破壞人家感情呀?

一心說:「那,懷真姊,我們先來選武器吧。」

懷真搖搖頭說:「武器我自己有。」接著取下身後的布袋,拿出已經變長的雷鬼劍。

「咦?」一心吃了一驚,看著雷鬼劍說:「莫非這和洛年的匕首一樣,是傳家之寶?」

「對呀!」懷真笑說。

「哇!懷真姊你們的祖先該不會是武林高手吧?」一心笑說,並開始解釋金屬片和劍的用法。

眼看一心已經說完,並離開懷真旁邊,洛年立刻到懷真身旁,問道:「妳到底有甚麼目的呀?」

「之前就和你說啦,人型的戰鬥方式比較強,但我大多是用原型戰鬥,會用到雷鬼劍時,也只是為了讓雷靈道術能更靈活的運用罷了,還不是只能亂揮?一直變身是很不舒服的,所以不如趕快熟悉人型的戰鬥方式。」懷真說。

原來如此,洛年點點頭,當下也去練習了。

突然,瑋珊手機響了起來,她對那方說了片刻,回頭看著眾人突然說:「大家……請停手,我有事情要說。」

添良等人紛紛停手,回頭望著瑋珊。

「宗長說,你們四個的考核都已經通過,要我們現在馬上過去。」瑋珊說:「會順便舉辦入門典禮。」

眾人一愣間,一心詫異地開口說:「為什麼不等宗派聚會才辦?會不會太早了些?」

「我知道,但宗長似乎不願在電話裡多說,只叫我們馬上出發。」瑋珊皺眉說:「大家快收拾,我們等等搭計程車趕去。」

眾人動作的時候,瑋珊望向懷真,有點遲疑地說:「懷真姊,不好意思……我們得回宗派一趟。」

「沒關係。」懷真微笑說:「我先回家。」

「真是抱歉,歡迎妳下次再來。」瑋珊帶著歉意說。

 

眾人在校門口和懷真道別,之後走到大馬路,招下了兩台計程車,一路往永和駛去。

到了目的地後,站著一男一女,男子是個四十歲左右的壯年人,留著短短的西裝頭,穿著一身精緻合身的黑色綢質混紡唐裝,唇上留著少見的八字鬍,臉上掛著和善的微笑,正對著眾人點頭。女子似是二十余歲的少婦,她穿著件仿旗袍短袖白色襯衫,下身是及膝窄裙,長長的頭髮側分披下,在胸前繞出幾個大卷,一直垂到腰際,這女子臉上上著淡妝,嘴角掛著一抹溫和微笑,仿佛是個很溫柔和善的大姊姊。

瑋珊和一心,回頭對眾人打了個眼色,跟著鞠躬說:「宗長、黃大哥。」

媽啦!這大姊才是宗長?太年輕了吧?洛年等人一呆,連忙跟著鞠躬喊人。

宗長微微一笑,望著四人說:「我叫白玄藍,是白宗二代宗長,這是我先生,他叫黃齊,也是白宗門人……你們應該知道,今天我找你們來,是打算提早舉辦入門儀式……也可能一併舉辦變體之術。」

「變體?這麼快?」葉瑋珊吃了一驚。

「我們存的妖質還不夠啊?」賴一心跟著說。

「不一定每一個人都會入門,不是嗎?」白玄藍微笑說。

眾人一呆,都沉默了下來,莫非還要考試?

瑋珊說:「宗長,妳的意思是……」

「現在和過去不同了……」白玄藍說:「只要通過了品行查核,又願意加入,我們都願意收,但你們真的願意加入嗎?」

四人面面相覷,若不願意加入,跑來做什麼?

「你們跟我來。」白玄藍引著眾人往旁邊走,走入一間安置著幾排座椅的小廳,上面掛著個已經啟動的投影機,白色的光打在前方的布面上,不斷地閃動著。

「坐。」白玄藍指示著眾人坐下,一面說:「在你們決定之前,有個影片讓你們看看……這是今天下午才得到的影片,連瑋珊和一心也沒看過。」

難怪他們兩人也是一臉迷惑的模樣,洛年等人各自坐下,望著那大幅的布幕。

 

 

看完了狼妖吃何宗人,除了洛年,其他人都嚇到了,不知該如何反應。

之後,白玄藍問他們是否還願意加入,添良、志文、宗儒想了想,都點頭答應。至於洛年,他說道:「對不起,我不加入。」

「咦?」眾人目光都轉了過來,侯添良居然還是咦得最大聲的。

卻是對洛年來說,他的匕首招式早就練光了,因此他本來就有開溜的念頭,而且要是再不退出,等等就要浪費別人的妖質了,所以洛年才這樣說。

「我應該幫不上忙。」沈洛年說:「所以還是算了。」

「你怎會幫不上忙?」賴一心吃驚地說:「昨天要不是你,瑋珊就危險了。」

說怕死可能比較容易接受……洛年目光一轉,點頭說:「太危險了,我不想繼續涉入,昨天就差點死了。」

這話一說,眾人都說不出話來,白玄藍溫柔地一笑說:「一切由你自己決定,大家也別勉強洛年。」

洛年暗歎一口氣,當下說:「抱歉,我先走了。」一面往外走。

「等等,我送你出去。」一心追了上來。

他還沒死心嗎?洛年苦笑地看了一心一眼,但也不好堅拒,只好讓他陪著自己往外走。

剛走出那個視聽室,一心就忍不住捶著自己掌心說:「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昨晚被打昏了,也不會害你差點遭到攻擊。」

「你支撐很久,很厲害了。」洛年笑說:「別太介意,我是自己怕死。」

「才不會,昨天要不是……」一心難過地說:「你要不要再多考慮一下?」

「不了。」洛年走出大門,一面微微搖頭說:「你別送了,我自己回去。」

一心眉頭皺著,想了想才說:「我改天再去找你聊聊。」

這人似乎真不懂得「死心」兩個字怎麼寫,洛年又好氣又好笑,但看一心那一臉誠摯的模樣,又氣不起來,洛年終於苦笑搖了搖頭,揮揮手逕自去了。

 

走回家中,洛年一進門,就發現懷真和凱布利坐在沙發上,抱著一大桶炸雞塊,正睜大眼睛望著電視。

懷真看見洛年回來,微笑和他揮揮手,洛年便坐在旁邊,拿起炸雞,跟著吃了起來。

懷真身子剛輕靠上洛年的肩頭,突然指著電視哈哈笑說:「你看這好好玩。」

什麼東西?洛年目光轉過,卻見那是重播不少次的鄉土愛情倫理大悲劇,一群人殺來愛去互相報復,號稱近年最賺人熱淚的連續劇之一,此時劇中男主角正抱著快死掉的女主角,大聲呼喊著,一點也不像是該笑的地方。

「哪裡好玩?」洛年問。

「那人演戲演得這麼用力、喊這麼大聲,你不覺得好笑嗎?」懷真訝異地看著洛年。

洛年聽了這話不禁猛翻白眼,電視中的這場景,在他們倆之間也發生過類似的,只是男女位置互換,當時自己體內已經產生一絲絲的混沌原息了,只是精智力耗盡,暈了過去,但懷真卻以為自己死掉了,正抱著自己大喊,但很快就發現自己正在睡覺,這讓懷真覺得她自己像個傻瓜,洛年醒來後,懷真還氣得在一旁嘟嘴,不和洛年說話,倒是讓他一頭露水,花了一段時間才搞清楚她在生什麼氣。

洛年說:「這……先別看了吧,我有事要說。」

「退出白宗的事吧!我知道呀!凱布利告訴我了。」懷真說。

「喔?」洛年說:「那妳也不能去練劍了喔!」

「沒關係啦!就算遇到敵人,上仙級的炁息一放,別人還不逃嗎?今天我只是心血來潮而已。」懷真說。

沒關係就好,洛年不再囉嗦,轉頭跟著看電視。

 

 

時間過很快,隨著道息的逐漸增加,妖怪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看到的人也越來越多,終於有一次在義大利,一個無須用電的舊式快門卷片照相機,在陽光下,將一場員警和妖怪大戰的過程拍成連續畫面,這才把整件事情暴露了出來。

其實各國的政府,都知道總有一天瞞不住,早已經暗暗在安排此事,各地的電視臺,早在數個月以前,就開始強力播出一堆有關妖怪的節目,讓普通人儘量有心理準備,而隨著妖怪的曝光,各地道武門的屠妖事蹟,同時被當成英雄一樣渲染,一方面讓人民安心,一方面各宗派招募門人的動作,也隨之化暗為明。

三個月後,到了放學時間,洛年看著田徑隊裡,一個綁著長馬尾、剛加入的高一女孩。

吸引洛年注意的,是她小臉上那堅毅中帶著點享受的表情,配合著有條不紊、流暢的邁步,讓人有種輕鬆爽快的感覺,而且這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除了開始和結束之外,女孩沒跟任何人說話,就這麼抿著嘴奔跑,有種孤獨、堅持的美感。

突然,那女孩走了過來,並向洛年自我介紹,說自己叫吳配睿,是一年義班,還問洛年要不要請她吃晚餐,洛年呆了片刻,請凱布利隨便找理由應付懷真後,便點頭答應。

到了餐廳,兩方經過一些對話後,洛年才知道這女孩早在幾天前就發現自己在注意她,便以為自己想追她,所以才問洛年要不要請自己吃飯,洛年當下便解釋起來,女孩聽到洛年是因為喜歡看她跑步的樣子,感覺她跑得很舒服、很開心,因此自己也看得很開心後,又是驚訝,又是高興。

兩方又談了片刻,洛年才知道這小女孩很想進入白宗,但因為跳級的關係,年齡不符合,洛年想了想說:「這樣很好不是嗎?」

「什麼?」吳配睿一呆。

「加入很危險的,妖怪之後會越來越強,跑去和牠們打會死的,牠們力大無窮,兇猛無比,還會生吞活人。」洛年說。

「我當然知道妖怪很可怕,也因此才需要人去應付啊……」吳配睿說到一半,詫異地說:「你怎麼說得好像看過一樣?」

洛年沒回答,他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件事,問道:「妳真的不怕?」

「不怕!」吳配睿說。

洛年想了想,起身說:「走吧,我帶妳去。」

「去哪兒?」吳配睿一怔。

「去他們在校內的練習場。」沈洛年說:「我幫妳介紹試試。」

「咦?」吳配睿一驚跳起說:「真的嗎?」

「以前報名的女孩子,最後都嚇跑了。」洛年帶著吳配睿往回走,一面說:「他們缺女孩子。」

「為什麼缺女孩子?要女孩子幹嘛?」吳配睿疑惑地說:「大家都說我不大像女孩子喔。」

「不是壞事。」洛年好笑地說:「要是肯收妳,他們會跟妳解釋。」

卻是洛年想起,白宗本來人就少,除宗長之外,只有三個小組,奇雅那組沒興趣收人,只幫忙收集妖質;另外一組的組長叫作劉巧雯,剛從大陸回來不久,她的狀況沈洛年並不清楚;剩下瑋珊這組,雖然他們願意收人,卻也沒多少妖質可以收,更沒精力一次帶太多人,若不是因為年紀最輕,成為話題,恐怕也沒人會注意,而他們現在最大的困擾就是缺發散型的組員。

一心曾幾次來找洛年,也提過此事……發散型的人,可以感應到較大範圍的妖炁,及早發現妖怪出現,所以專修派的白宗,每個小組都是由一個發散型領著一到數名內聚型行動,現在瑋珊小組人數雖然增多了,但卻沒法拆成兩組,收集妖質的效率自然無法提升。

如果吳配睿恰好是發散型的,看了那影片又不會被嚇到的話,應該會被他們接納吧?洛年心中有了這個念頭,所以才想引介吳配睿。反正她都說不怕了,那最後是死是活也不關自己的事。

到了地下室,眾人看到洛年,本來就和洛年相識的人,都高興的奔來,以為洛年又想加入了,但洛年稍微解釋了一下,見他們願意收吳配睿,便馬上告辭,眾人雖然失望,但也無可奈何,當下帶吳配睿進去看影片了。


下集預告:道息震盪!?一堆原型妖上街吃人,實在令人看不下去,看來我該出手了。

媽啦!臭狐狸!什麼叫縛妖派和唯道派的融合宗派,擁有無炁和有炁的修煉法門?妳編的故事越來越扯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刑x爺
  • 越來越好看囉
    改的還不錯看
    下文下文
  • 謝謝,其實我有時連上課都在想該如何改

    闇鳳Terry 於 2012/09/19 23:32 回覆

  • 混沌
  • 看到乞丐那段,我笑了.......
    改得還不錯,加油,再接再厲!
  • 謝謝誇獎
    你也是,加油!

    闇鳳Terry 於 2012/09/19 23:34 回覆

  • 神魔
  • 乞丐.......我無言了。
  • 大家都是^^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43 回覆

  • ♥鴉羽♥
  • 為什麼凱布利擬人化嘞= =\|
  • 人物介紹就說啦!

    闇鳳Terry 於 2013/01/04 17: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