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走入了餐廳,到了一間小包廂,走進去一看,裡面卻有一張長桌,可容納八到十人。

一心和瑋珊向懷真說明了一下他們的目的,懷真想了想說:「這樣很好不是嗎?」

「什麼?」洛年一呆。

「加入很好,你應該加入的,就這樣決定吧?」懷真瞅著洛年。

「真的嗎?」一心大喜說。

這臭狐狸打甚麼主意?自己難道需要被他們教如何殺妖嗎?難道她在開玩笑?但看起來又不太像‧‧‧‧,洛年想了想說:「什麼加入很好?我沒興趣。」

懷真眉頭一皺,笑說:「不好意思,我們夫‧‧‧姐弟聊一下。」

瑋珊一愣,說:「當然。」

她到底打什麼鬼?洛年大皺眉頭,跟著懷真往外走。

 

 

兩人走到一個無人處,洛年說:「臭狐狸!妳這是什麼意思?妳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懷真白了他一眼說:「你才是甚麼意思,我當然知道你遠比他們強,但若是比武技,你恐怕連那一心小弟都不如。」

「武技?」洛年詫異地說。

「對呀!你現在雖然有一堆攻擊方法,但若是遇到速度不比你慢,又精通武技的妖怪怎辦?那種妖怪的護體炁息一定能擋住你的魔法,你也不能亂弄闇靈之力,另外,你也不常儲存炁息給光靈,難道你每次遇到這種敵人,都打算讓金犀匕出鞘嗎?到時一堆妖怪來搶怎辦?」

「唔‧‧‧」洛年被說得不知該如何反駁,的確,他拿著金犀匕時只會亂揮而已,洛年說:「所以妳是要我去學匕首的武技?」

「沒錯」懷真點點頭。

洛年歎了一口氣,說:「我加入就是了。」

「乖。」懷真一笑,說:「而且我對他們這宗派挺有興趣,不知他們抓妖怪做什麼?這些沒智慧的小妖又不能收服。」

「他們是殺掉喔,不是活捉。」洛年說。

「那更怪了,死妖怪有什麼用?」懷真勾著洛年手臂,笑說:「你也順便查探一下。」

「如果我加入了,他們照理來說會主動告訴我的。」洛年說。

「也是」懷真說:「進去吧,記得答應加入。」

「知道了。」洛年歎了一口氣,隨著懷真往內走。

 

進去後,一心知道洛年要加入,自然非常高興,還想邀請懷真加入,但懷真平常除了逛街、找人作夢賺錢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中修練,一會兒修練炁息,一會兒吸收洛年在月圓時給她的原息,一會兒又儲存炁息給雷靈,和很閒的洛年不同,因此婉拒了。

過了不久,懷真先走一步,因為她也不想讓凱布利吃得太撐,要是凱布利因此生氣從此不再做炸雞就糟了,而洛年想必也不會勉強凱布利去做她不想做的事,所以自己乾脆趕快回家分食。

懷真離開後不久,瑪蓮和奇雅───也就是當時在捷運站有炁息的兩個女生走了進來,瑋珊和一心交代洛年放學後的練習地點後,便離開了。

瑪蓮向洛年說了一堆廢話後,便是奇雅對洛年的手滴妖質,但是,那妖質卻輕而易舉的被洛年吸收。

洛年聽瑪蓮嚷了半天,也大概知道她們的目的,心想,自己的炁息可是內外不分呀!但她們一定不信,那‧‧‧‧‧就要選比較接近的才行,洛年思考了片刻,自己常拿著匕首亂揮,比較像內聚,但自己可以感應百公里遠,又修煉光靈及闇靈,這就比較像發散了,洛年當即說:「好像……應該是往外的……」

瑪蓮對男生是發散型的當然很驚訝,過了不久,瑪蓮問洛年是否有問題,洛年當即問甚麼是變體、妖質。

「你也真會問。」瑪蓮說,當即解釋了起來。

洛年一面聽,一面暗想,這麼說來,那妖質似乎是製作凱布利的蛊精,而變體,則是懷真曾經說的「轉仙三法」中的易質嘛!

 

回家後,洛年發現他的房間竟然有一人份的炸雞,不禁一愣,搖搖頭苦笑,畢竟叫凱布利吃掉一堆炸雞也太過分了,洛年只好認命,拿起炸雞啃了起來,當作宵夜。

 

時間很快就到了隔天的放學時間,洛年走入教師大樓的地下室。而瑋珊拿出了一大包匕首,要洛年選,而一心也過來湊一腳,洛年卻搖搖頭,拿出金犀匕說:「我自己有。」

「咦?」一心和瑋珊同時吃了一驚,接過金犀匕看了看,瑋珊說:「洛年你怎麼會有這武器?」

「呃‧‧‧」洛年頓了頓說:「這是傳家之寶,懷真聽說你們是抓妖的,昨晚便要我帶來。」

「哦?懷真姊推薦的呀!」一心笑說:「好!洛年你過來,反正在變體前也不能讓你沒事做,讓我來教你匕首的用法。」

這正是自己來的目的,洛年當下隨著一心,並照著他的方式揮匕首。

但洛年實在很少揮匕首,就算仙化程度很高,要精確的集中金屬片也不容易,洛年當下全身放輕,增加速度,並開啟時間能力,速度果然高了不少,命中率也增加,但洛年也不敢太誇張,盡量把速度維持在「正常人」的程度,但一心等人還是嘖嘖稱奇。

 

過了八天,月圓之夜,瑋珊和一心問大家要不要一起去賞月抓妖,說在月圓之時,某些地方會出強妖,添良和志文拒絕了,而去的是洛年和宗儒。

到了約定地點,洛年心想,這八天學的七招,分別是正握時候的上刺、斜刺、側刺、反刺,以及反握時的下刺、直刺、橫切七種動作,但一心卻告訴他,單匕首招式較少,接下來要練習身法和步法,聽的洛年大皺眉頭,無法練武器的話,那自己幹嘛留下,應該要想辦法開溜才是。

過不久,宗儒、一心和瑋珊都到了,四人當下往目的地前進。

到了目的地,洛年果然感覺到此處的道息較濃,但瑋珊還沒來的及施術,便來了兩個自稱來自「李宗」的人來搶位置。瑋珊當然和他們吵,但一心這個爛好人卻主動讓出。

過了一段時間,妖怪一直沒出來,一心一愣,和瑋珊商量片刻,最後瑋珊也上前幫忙,但還是沒出妖。懶得動腦的洛年不知原因,便好心幫忙,結果弄出了高大的人型妖,而且牙齒超長,手上拿著矛和盾。

洛年一愣,眼看他們已經打了起來,低聲說:「輕疾,這是什麼妖怪?」

輕疾說:「鑿齒,屬群居型妖怪,等級為中等靈妖,居住的地方是固定的,平時漁獵維生,這種妖族崇拜力量,以戰鬥獵殺為樂。」

中等靈妖嗎?但感覺比中等靈妖弱呀!洛年轉念一想,已經明白,這裡道息不足,鑿齒的妖炁量因此降低不少,但‧‧‧他們似乎還是打不過呀!媽的!等一下就要換自己出手嗎?眼看一心為了保護瑋珊而持續拚命,洛年也不知該怎麼辦,最後,一心終於倒下,而鑿齒也向瑋珊衝去,洛年只好一面暗罵,一面衝了上去,他已經想到了一個辦法。

洛年速度奇快,一下子就到瑋珊旁邊,他先把瑋珊推到數公尺旁,接著一個閃身,躲過了鑿齒的矛,同時口中默念:「美納姿‧洛年‧恩所茲 ‧ 佩索‧希葛‧哈格爾‧蘇裡薩姿‧肯納茲‧戴格。」念完後便指向鑿齒,正是三級緩速咒。

這時瑋珊剛從地上爬起細看,卻發現鑿齒體外竟被暗紅色的光芒所覆蓋,而鑿齒的速度更是慢了不少,瑋珊吃驚的同時,卻聽洛年在喊:「瑋珊!快趁機殺了牠!」

卻是這裡道息不足,魔法效應太低,用這種魔法來降低擁有妖炁的鑿齒的速度,洛年的魔力大量消耗,再這樣持續下去,就算洛年的魔力總量驚人,還能持續冥思,恐怕也會暈過去,因此他連忙警告瑋珊,而瑋珊一愣,連忙放出炁矢攻擊,而李宗的那兩人也過來用劍攻擊,最後終於殺了鑿齒,洛年心頭一鬆,開口說:「意沙。」解除了魔法。

瑋珊也鬆了口氣,連忙和趕來的醫護人員把一心搬上救護車,洛年和宗儒也上去,觀看一心的傷勢。

洛年問道:「一心還好嗎 ?」

「一心只是氣岔昏過去,還有一些內傷,休息就會好了。」瑋珊說:「對了!洛年,那妖怪最後身上的暗紅光是怎麼回事?是你用的嗎?」

「不是。」洛年搖搖頭說:「我把妳推開後,就發現那妖怪身上有那暗紅光了。」

瑋珊倒也沒懷疑洛年,畢竟她從來沒見識過魔法,而且魔法不易追蹤來源,瑋珊呻吟說:「那就有可能是有別的變體者用特殊的道術,使那妖怪速度大減,但我從沒聽過這種道術‧‧‧我回去問問宗長好了。」瑋珊想了想,突然一驚說:「啊!洛年,謝謝你救了我。」

怎麼現在才想起來?洛年點點頭,不吭聲了。

 

回到家,洛年首先找懷真算帳:「臭狐狸!都是妳啦!搞了半天,我根本沒學到多少武技,而且我今天還為了救他們,頭差點就痛了耶!」

懷真生氣地說:「怪我喔?我又不熟悉人型的戰鬥,哪知道單匕首招試少得可憐,而且要不是你用原息湊熱鬧,鑿齒哪會跑出來?你更不需要出手了。」

也是,洛年轉轉眼睛,不吭聲了,但也不禁暗罵,自己怎麼都吵不贏著臭狐狸,自己當真是笨蛋嗎?

為了補償懷真,洛年說:「好啦!過來,幫妳抓抓。」

懷真果然高興起來,忘了生氣,並跳到洛年懷中,一面享受,一面說:「那你現在要不要退出算了?」

洛年想了想,接過凱布利遞上的茶水,說:「要變體時再退出好了,現在至少還能練習匕首的精準度。」

「好吧!」懷真也沒甚麼主意,當下沒有意見了。

突然,家中的鐵門打開,洛年和懷真及凱布利同時一愣,轉頭望去,卻見洛年的叔叔沈商山,帶著二男二女,提著啤酒零食,站在大門口。

沈商山看著趴在洛年腿上的懷真,及坐在旁喝茶的凱布利,也愣住了,當下五人三妖都張大嘴巴,不知該如何反應。


下集預告:這影片還真嚇人‧‧‧‧咦?這樣似乎能用怕死的理由退出了。

這麼想去殺妖找死呀?好!我帶妳進入白宗。


這篇改掉的地方不多,不好意思,但從第一步第三集開始,就會改得較明顯了,請耐心等候。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闇鳳
  • 窩ㄎㄎ 頭香 真好看 ^^
  • 恭喜!

    闇鳳Terry 於 2012/09/17 19:37 回覆

  • 混沌
  • 發展得好快啊......
  • 因為這裏我想到要改的地方不多‧‧‧‧‧

    闇鳳Terry 於 2012/09/17 19: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