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既然懷真住在家中,洛年只要放學時人群稍散,便會起身回家,或趁人不注意時,用空間魔法回家。

但今天卻不同,卻是凱布利用心念的方式告訴他,懷真今天心血來潮想煮飯,但因為沒經驗,懷真又很愛玩,所以廚房不小心被懷真給炸了,都是濃煙,雖然已經請人來修,但家中現在很臭,所以洛年想晚點再走,順便思考晚餐要在哪兒吃。

眼看人群散的差不多了,洛年便起身離開,並走校舍大樓後面的捷進,洛年一邊走,一邊想著懷真幹的傻事,這臭狐狸雖然年紀比自己大不少,知道許多自己不知道的東西,但若遇上她自己不熟悉的東西,她卻常常搞得亂七八糟,之前咒誓的「直到永遠」就是最好的例子,想到這兒,洛年不禁笑了出來。

「幹!笑屁?」

洛年一愣轉頭,這才發現剛轉過轉角,眼前有三個高三學生,其中一個身材壯實、皮膚黑,另一個是個倒三角臉,最後一個個頭矮小稍胖,前兩個正拉長了臉,斜眼瞪著自己。

剛剛是罵自己?看來是誤會了,沒想到今天有人在這條路中。

洛年當然不怕他們,只要他願意,他能在他們搞清楚狀況前便宰了他們。但畢竟只是誤會,對方又只是罵自己一句而已,就這樣宰了對方總不大對勁‧‧‧‧,洛年當下開口說:「我剛才沒看到你們,剛剛是想到自己的事好笑。」

洛年雖然外表白淨文弱,但人只要心中無懼,表現出的氣勢就不同,那兩個人對看一眼,倒也不想多惹事,那黑臉壯漢說:「沒事就快走吧!」

洛年點點頭,但才剛走出幾步,他便感覺到身後渾沌原息一聚,似乎有妖怪要出來。

洛年停下回頭,那三個人也順著洛年的目光看去,卻見身旁不遠處的牆壁,冒出一段黃色蠕動的指粗蛇妖物,掉了下來。

「幹!這是蛇嗎?」黑臉壯漢輕踢了牠一腳,笑說:「沒眼睛,超噁的。」

洛年想起懷真的交代,連忙說:「喂!快離牠遠一點。」

「啥?」黑臉壯漢回頭看著洛年,又低頭看著那東西,卻見牠已經變成了兩公尺餘,成人大腿粗的黃色巨蟒,同時也冒出了眼睛和嘴巴,正朝著眾人吐蛇信。

什麼東西?三人大吃一驚,同時轉身逃跑,但那矮小稍胖的學生的腳卻被蛇尾纏住,正眼淚鼻涕齊流地摔在地上雙手亂爬,另外兩人雖然停下腳步,卻不知該怎麼辦。

洛年看著這狀況,不禁頭皮發麻,只好一面暗罵,一面衝了上去,從書包中拿出一支筆,直接往蛇身插了下去。

這麼一插,巨蟒吃痛一扭身,放開了那矮小的學生,張嘴往洛年咬去。

那學生一脫離險境,洛年便清醒不少,眼看巨蟒咬來,他也不還手,輕鬆的躲過這一咬。

巨蟒沒想到會失手,一怒之下,再度往洛年咬去,而洛年便再度躲開,和巨蟒玩起捉迷藏來。

巨蟒見一直咬不到洛年,便把目標轉到另外三人身上。洛年一愣,上去阻止,但若抓著牠,牠就會咬來,而躲開後,牠便掙脫,再度往三人爬去,問題是又不能打死牠,洛年從來沒打架時沒還手過,一怒之下,拿起身旁的垃圾桶蓋,往牠的腦袋打去。

這一擊洛年沒用質量變化,他只是想讓牠轉移目標而已,但誰知道那巨蟒挨到這一擊後,竟然暈倒了。洛年一愣,暗暗後悔,剛剛應該手下留情的,而他也感應到了,校園中擁有炁息的人已經趕來,便轉過頭去。

「哇!學弟,你真厲害,竟然把牠打暈了?」一個拿著銀色長槍,臉上帶著笑容的高三少年,正望著洛年,而他身後的少女,也正詫異的看著他。

這兩人在學校中挺有名,男的叫賴一心,女的叫葉瑋珊,很多人都在傳他們在交往,而他們對這件事,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此時賴一心將長槍插入巨蟒的腦袋中,而巨蟒便逐漸變小,賴一心將屍體收好後,葉瑋珊便開口了:「畢竟妖炁不強,普通人用盡全力打,仍非不可能‧‧‧,不過確實有兩下子,學弟,你想加入我們嗎?」

洛年一愣,問到:「什麼?」

一心說:「我來解釋吧!對了,你們叫甚麼名字?」

「沈洛年」「候添良」「張志文」「黃宗儒」洛年、黑臉壯漢、倒三角臉、矮胖學生同時開口道。

經過一番解釋後,除了洛年,其他人都加入了所謂的殺妖宗派───「白宗」了。

洛年之所以不加入,是因為他們實在太弱了,連四炁訣都沒修,要是需要自己去保護他們,那可麻煩。洛年心想,以後一定要裝成普通人才行。

一邊想著,洛年一邊走進一家自助餐廳,但吃到一半,洛年便感覺到廚房那裏渾沌原息一聚,似乎又有妖怪,洛年只好一邊暗罵,自認倒楣,一邊站起身,準備應戰。

果然才過幾秒鐘,廚房的人便驚慌逃出,喊道:「大‧‧‧‧‧大家快逃!」

這時從廚房中跳出一隻巨鼠,張嘴對一個婦人的腦袋咬去,但還沒咬到,牠已經被洛年一腳踹飛,撞到牆壁上,叫了聲:「吱!」

洛年拿起鐵凳,對嚇壞的婦人皺眉說:「快出去!」

婦人一愣,還叫洛年一起逃,洛年當然不理會,見婦人講不聽,便翻臉趕她走,這才把注意力轉到巨鼠上。

巨鼠挨到那一腳似乎頗痛,當下聚集精神,撲身對洛年咬去,爪子還不斷揮舞。但對洛年來說,這巨鼠速度遠不如他,他連時間能力都不需要開啟,便看清巨鼠的攻勢,躲過牠的巨嘴和爪子後,洛年做了只要是普通人都能做到的事───他把鐵凳插入了巨鼠的喉嚨。

巨鼠怪叫一聲,跌到一旁,吐出鐵凳,還一直咳嗽。洛年也不理牠,走到一旁拿起剛剛吃到一半的雞腿───反正錢都付了,別浪費了。

吃完雞腿,洛年把骨頭扔到巨鼠那裡,並且拿起筷子夾菜。而那巨鼠還真的上去聞那骨頭,但牠隨即發現不對,目光一寒,又要對洛年衝去。

突然一聲炸響,巨鼠身子一歪,往旁側了側身子,然後緩緩地轉向左側。

正在大吃大喝的洛年也轉頭望去,卻見門口站了兩名警察,拿著槍對巨鼠狂射,當然,槍對妖怪是沒什麼用的,眼看巨鼠正要對警察衝去,洛年也沒發瘋,因為他感覺到賴一心和葉瑋珊已經趕到。

果然,巨鼠在咬上警察之前,一道銀光從它的後腦透出,賴一心出現在大門口,手中那閃閃發亮的銀槍,正穿過了巨鼠的面門,把巨鼠懸吊在空中。

「咦,怎麼又是你?」洛年看過去,卻見賴一心提著銀槍走進,正驚訝地笑望著自己,而門口那兒,那學姊葉瑋珊正和那兩名員警不知在說什麼,員警的神色似乎半信半疑,正拿著一張葉瑋珊遞去的證件,對著對講機問個不休。

不久後,瑋珊似乎把員警搞定了,她也一樣露出訝異的神色,盯著沈洛年說:「聽員警說,你一個人和這妖怪搏鬥?他們來時,你還悠哉的吃飯?」

「呃‧‧‧」洛年想想說:「肚子餓的話就無法上戰場嘛!」

瑋珊一愣,倒被洛年給弄笑了,不知道要怎麼和他說。

「那,沒事了吧?」洛年說:「我要回家囉!」

「嗯!」瑋珊點點頭,說:「你要是遇到第三次妖怪,我可得把你抓回去研究。」

洛年聽了,給了她一個白眼,沒理會她。

 

 

到了捷運站,洛年正要離開,突然感覺到身後的混沌原息又是一聚,洛年一愣,暗罵一句,不禁懷疑自己的原息是否沒收斂妥當,還是鳳凰在玩他,他轉過頭去,見後面的水管冒出了‧‧‧‧史萊姆?

洛年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妖怪,不禁好奇地打量幾眼,眼見那史萊姆吞下好幾個人,洛年也沒衝過去,卻是他用「占卜魔法」算出,就算自己不出手,正在趕來的擁有炁息的兩個人也來的及救他們,於是洛年也不理他們,懶洋洋的離開捷運站。

回到家中,洛年首先跑到廚房,雖然裝備都十分新,但廚房外表卻十分明顯被炸過,洛年不禁滿頭黑線,轉身要到在客廳看電視的懷真算帳。

洛年跑到客廳,見懷真正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而凱布利則是一臉苦笑。

看她們這樣,洛年也罵不出來了,搖搖頭,坐到懷真身旁,苦笑說:「總共花了多少錢來修理呀?」

懷真見洛年不罵人,笑嘻嘻地說:「免費喲!」

「妳說什麼?」洛年一驚,跳起身大聲說:「怎麼可能免費?」

「你忘了喜慾之氣了呀?何況我從天仙修到上仙,喜慾之氣的效力大大提升,只要拋個媚眼,說幾句好話,就通通解決了,那個工人甚至想給我錢呢!」懷真得意的說。

「妳‧‧‧‧」洛年只差沒吐血,這臭狐狸明明一個晚上就能弄到一百萬,幹嘛那麼小氣,他頓了頓說:「幹嘛不叫凱布利去?這樣就能付錢了呀!」

「可是自己闖的禍要自己解決呀!」懷真眨眨眼說。

反正事情都發生了,再說也沒意義,洛年翻了翻白眼,不吭聲了。

懷真見洛年不說話,便笑說:「聽凱布利說,你今天遇到三次妖呀?」

「是呀!」洛年苦惱的說:「有夠倒楣的,不過我已經盡量裝成弱者了。」

「既然如此,下次一感覺到有原息聚集就開溜吧!」懷真說。

自己能辦到嗎?除非占卜魔法說他們沒事,不然這是很難講的,洛年心想。

 

 

隔天,到了學校上課後,一心三不五時就來邀請洛年加入白宗,不論洛年怎麼拒絕,一心都毫不洩氣,洛年不禁暗暗懷疑,這個人是不是不知道「死心」要怎麼寫?

到第七次的邀請時,一心說要請洛年吃晚餐,地點在學校附近的西餐廳「彩葉」,想說要好好聊一聊,洛年本想拒絕,轉念一想,自己好久沒吃西食了,反正去吃飯又不代表一定要答應,洛年想了片刻,當即點頭答應。

到了放學時間,洛年憑著炁息感應,很快就找到了一心和瑋珊,兩人很快也發現了他,三人當即往彩葉走去。

就在這時,前方的人們走路速度突然慢了下來,不少人發出了驚歎聲,人群中這種感染力是很強的,不用多作提醒,很快地眾人目光都會轉向同一個方位。

洛年一愣,往外感應,隨即知道原因,原來懷真正笑咪咪的往三人走來,洛年不禁暗罵,臭狐狸幹嘛沒事出來,而且還不收斂喜慾之氣,路人那些充滿色慾的氣息實在有夠不舒服,洛年不禁大皺眉頭。

「嗨。」懷真走到洛年身前,嫣然一笑說:「現在是……這叫放學對吧?」

「對,妳怎麼來了?」洛年詫異地低聲說。

「我出來買漂亮衣服呀!剛好想到你學校在這附近,便過來了。而且凱布利說今晚吃炸雞,所以就順便叫你快點回來。」懷真說道,跟著轉過頭說:「你的同學嗎?」

「是……」沈洛年看著還在發呆的一心和瑋珊,說:「學長?學姊?」

「啊。」瑋珊先回過神說:「沈洛年,這位……是你的……你的朋友嗎?」

「妳好。」一心也有點慌張地說:「我叫賴一心!請問……請問……」

洛年可不知該怎麼替懷真介紹,卻聽懷真微笑開口說:「兩位好,我是他姊姊,我叫懷真,你們找洛年有事嗎?」

姊姊?洛年瞄了懷真一眼,閉上嘴不說話,看她要怎麼編下去。

「沈姊姊……我們有點事想和沈洛年談,想請他吃個晚餐。」瑋珊眼神中帶著驚訝與傾慕的神色,看著懷真說。

「我剛好也想和洛年吃飯呢。」懷真一笑說:「可以一起去嗎?」

「當然可以。」一心馬上說。

瑋珊瞄了一心一眼,望著懷真的表情產生了微微的變化,不知在想些什麼。

「那麼我就厚著臉皮打擾了。」懷真在旁挽著洛年的手,笑說:「走吧,去哪兒?」

「不遠,我和瑋珊帶路。」賴一心微微一禮,往前先邁步。

葉瑋珊目光一轉,跟著賴一心走,倒是沒多說什麼。

洛年詫異的說:「妳也去?那凱布利怎辦?」

「你不是答應了別人要一起吃嗎?總不能反悔吧?我就順便一起去,還能防止你花心,至於凱布利‧‧‧」懷真呻吟了一下,說:「你就叫她自己吃掉所有的炸雞吧!畢竟明天才吃味道有可能就變了。」

這臭狐狸疑心病有夠重!甚麼都能說到花心,洛年一面翻白眼,一面傳心念給凱布利。

 

 

這時,在家中的凱布利:「搞屁呀!叫我一個少女吃掉三人份的晚餐?糞金龜又不是靠吃肉來為生的‧‧‧‧‧‧‧!」


下集預告:媽啦!臭狐狸,我明明比他們強,幹嘛去學如何抓妖?

甚麼?就因為我武技太爛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鳳羽炎烈
  • 頭香!好好笑!
  • 謝謝!其實凱布利應該也不會去吃屎才對‧‧‧

    闇鳳Terry 於 2012/09/14 22:44 回覆

  • 蒼風
  • 超好笑的!!
    板大加油!!
  • 我會的,謝謝!

    闇鳳Terry 於 2012/09/15 23:19 回覆

  • 刑x爺
  • 我還以為我又看原文了勒
    不過都是改編了 應該不用太多原文的吧
  • 是呀!要在這之間做取捨還挺難的,所以我還在想該如何改編最好

    闇鳳Terry 於 2012/09/15 23:21 回覆

  • 混沌
  • 真的很好笑呢。
    看這回讓我有種在看漫畫第一集的感覺........
  • 對啊!漫畫把戰鬥的的感覺弄成是搞笑了

    闇鳳Terry 於 2012/09/15 23:23 回覆

  • 神魔
  • 懷真姊姊大好!
  • 「懷真姊姊大好」?
    啥意思?不好意思我看不懂,哈哈

    闇鳳Terry 於 2013/03/03 12: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