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1 Fri 2014 20:37
  • 血屍

 

       

        王洛心聽了妍京的話,心中一驚,心說難道我猜錯了,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也沒辦法再去細想,眼看蟲子越來越多,他大叫道:「那總比在這裡餵蟲子強!」

 

 

  這個時候,突然又是咕嚕一聲,又從上面的暗門掉下一個人來,正壓到那些蟲子身上,這突如其來的撞擊,嚇得那些蟲子退了開去,那人摸摸屁股站了起來:「我的天呀,這甚麼暗門,竟然往下開。」接著他望了望四周,吃了一驚,罵:「什麼玩意!怎麼這麼多蟲子!!」

 

 

        兄妹倆一看,都吃了一驚,因為那竟然是剛剛和沈洛年一起回頭的晴音。

 

 

        那些屍蹩已經又圍了過來,非常迅速,但是晴音的反射神經也不含糊,右手一伸,就將縮小的金箍棒立刻變長、變粗,接著往四周一甩,一下就將大量的屍螫打飛。

 

 

       但是屍螫的撲擊速度實在非比尋常,一下就有不少躲過晴音攻擊,並撲到她身後,一下她背後就爬滿了屍螫,疼的她大叫了起來。

 

 

        「晴音姊姊!」妍京大叫了一聲,直接跳了下去,王洛心連攔的機會都沒有,只好跟著跳下去。

 

 

     「神羅天征!」王洛心大喝一聲,原先他只是想彈飛晴音身邊的屍螫,但他這方面的控制還不太好,結果連晴音也被彈到牆上去了。

 

 

      「哎呀?」王洛心暗叫一聲不好,連忙奔去:「晴、晴音,妳沒事吧?」

 

 

      「我說.......瞄準好一點行不行?」晴音扶著腦袋,搖搖晃晃地站起說。

 

 

      看樣子沒事。王洛心正鬆了一口氣,卻見周圍大量的屍螫又圍了上來,一旁的妍京見狀,右手一揮,就在他們身邊製造了一道火牆,試圖阻擋牠們前進。

 

 

       但是這只是暫時性的,那些屍螫忌諱著火,一時間也不敢撲上來,但是隨著那火越來越暗,牠們的包圍圈也越來越小起來。

 

 

      「為什麼不乾脆直接燒牠們啊?」晴音問。

 

 

       「不行!就剛剛的情況來看,我的火焰無法立刻燒死牠們,而且牠們當下應該會受於刺激,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撲到我們身上,到時候不是被燒死就是被吃掉了!」

 

 

      「怎麼會……

 

 

      就在這時,他們身後傳來了吱吱聲,三人在一驚回頭一看之下,卻見那些像排氣孔的洞中,正爬出了無數屍螫。

 

 

       「嗚!」王洛心連忙雙手齊張,對著那面牆使出最低限度的排斥能力,以阻擋牠們的入侵。

 

 

       但再這樣下去根本不是辦法,晴音問:「洛心你不能用斥力能力掩護我們,然後一起爬上那個洞嗎?」

 

 

      「不成,以我的控制能力,排斥範圍應該會包括到那個洞,這樣妳們也爬不上去。」

 

 

    …………」晴音聞言低頭沉思了一下,接著抬起頭說:「我來吸引這些蟲子,你們就拼命跑到牆根那裡爬上去,時間肯定夠,我動作快,等你們上去了,我再跑過來,時間一刻都不能耽誤。」

 

 

  還沒等他拒絕,晴音就猛地一跳,撲進那屍螫堆裡。馬上,那屍螫潮水一樣湧了上去,兄妹倆面前果然有了條路。

 

 

        妍京大叫一聲想去救她,但王洛心卻一把拉住妹妹:「上去!」

 

 

  王洛心硬拉著妍京連跑幾步,先讓她借勢爬了上去,然後妍京伸手把他也拉了上來。

 

 

  一看下面,晴音身上滿是屍螫,疼得在地上打滾,妍京看得幾乎要哭出來了,王洛心連忙大叫:「快爬起來,就幾步路!快!」

 

 

        可是晴音已經不可能爬起來了,她的嘴巴裡都已經開始有屍螫鑽進去,幾次想站起來,都被撲到地上,王洛心真的沒想到這些蟲子攻擊性這麼強,晴音蜷起身子,看著他們在上面大叫,苦難地搖了搖頭。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那頂上又是一聲機關響,又一個人從上面跳了下來,注意,這個人是跳下來的,不是摔下來的,所以他落地的時候很穩,但是落地的分量非常重,他一躬身緩衝,單手撐地,呼了口氣,那些屍螫先是一愣,突然間就像瘋了一樣到處亂撞起來,拼了命的想遠離這個人,原本像潮水一樣湧過來的這些大蟲子,這個時候同樣像潮水一樣退了下去,消失在牆壁上的幾處溝穴深處。

 

 

        王洛心一看,不禁大喜,心說這不是闇神嗎?話說為何蟲子看到他就嚇跑了?怎麼,莫非他是移動殺蟲劑不成?

 

 

        不過王洛心再定睛一看,又覺得不妙,因為沈洛年嘴角竟然有血,很明顯是吐出來的,看樣子是受了不小的傷。

 

 


 

   

        沈洛年跳下來後,看到那麼多蟲子當然是嚇了一跳,接著看到牠們似乎很害怕自己,又是莫名其妙。

 

 

        但往旁一看,就看到奄奄一息的晴音,因此他忙甩開疑惑,把她抱了起來,另一邊的兄妹倆看到,忙伸手幫忙,將兩人拉了上來。

 

 

        沈洛年見王洛心將晴音放下,似乎想好好查看她的傷勢,一擺手,說:「快走,它追過來了。」

 

 

        他們當然聽不懂沈洛年再說甚麼,但看他的眼神似乎十分認真,連忙點點頭,王洛心一把背起晴音,妍京在前面用梭燈照路,沈洛年則在最後面殿後,四個人就直接往石道的深處跑去。

 

 

        剛跑沒多久,身後就傳來了很明顯的腳步聲,沈洛年一驚,連忙道:「跑快點!」

 

 

        跑了一陣子後,他們終於跑出石道,一看之下,卻見眼前又多出好幾條新的道路,讓人一時之間不知該往哪裡跑。

 

 

        沈洛年四處張望,回頭一看,就見黑暗深處已經能望見那個怪物,看來它已經追來了。

 

 

        開甚麼玩笑!在有傷患的時候打嗎?沈洛年忍不住暗罵,就在這時,他看到剛剛出來的出口旁邊,有一塊石磚大小很明顯不太一樣,應該和剛剛一樣是機關,這時他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用力對著牆磚一按,結果轟的一聲,從出口的上方降下一道石門──上面也刻有那奇怪的狐狸花紋──把兩邊死死地封住了。

 

 

        見狀,沈洛年就一喜,回頭說:「晴音,幫幫忙,把這門弄得堅硬一點。」

 

 

        王洛心聽了,連忙上前,而在他背上的晴音則緩緩伸出手掌,貼在那個石門上,隨著啪滋啪滋聲的傳出,石門的顏色便轉成偏藍的白色,材質也從石頭轉變成自然界中最硬的物質──金剛石。

 

 

        「呼……總算能喘一口氣了……」王洛心看了看說。

 

 

        突然,從門的對面傳來一聲巨響,眾人一愣的同時,剛剛所創造出來最硬的門,也從正中央產生一絲裂縫,些許亮晶晶的石礫便掉了下來。

 

 

        「還不能放鬆,快走!」沈洛年道,接著隨機選了右邊的石道奔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四人已經分不清到底轉了幾個彎,到了一個頗大的空間後,沈洛年就拉住王洛心,說:「行了,這裡的石道設計有些古怪,它短時間應該追不過來。」幾個人停下來,才發現自己已經汗流浹背。

 

 

        「把晴音放下吧。」沈洛年說。

 

 

        晴音真的是傷得非常嚴重,幾乎渾身都是傷口,如果用繃帶把她包起來,就算有足夠的繃帶,她也變成個木乃伊了。沈洛年看了看,幸運的是,大部分的傷口都不深,但是她脖子和腹部有幾處幾乎可以致命。

 

 

        「看樣子這些蟲子非常善於攻擊人柔軟的地方,先前讓我摸到手的那屍體,也是腹部被咬得最厲害。」王洛心道。

 

 

        沈洛年不理會他,在沒有輕疾的幫助下,他只能憑著過去當醫生的經驗,用血凰眼看了看後,抽出了一把天仙飛翼,說:「幫我按住她。」

 

 

  妍京一驚,忙問:「你要幹什麼?」

 

 

  他盯著晴音的肚子,用手指在她傷口附近劃動,一邊說:「她肚子裡鑽進去了一隻。 」

 

 

  「不會吧。」妍京有點懷疑,然後看了看自己的哥哥,不過他已經按住了晴音的腳:「我相信闇神,應該不會錯。」

 

 

  妍京只好按住晴音的手,沈洛年一刀挑起她肚子上的口子,然後用他手指以閃電般的速度插進她的傷口,一探,一鉤,夾出一隻青色的屍螫,這幾個動作速度已經是非常的快了,但晴音還是痛得整個人弓了起來,力氣極大,讓兩人幾乎按不住她。

 

 

  「這隻窒息死在她肚子裡。」沈洛年把蟲屍一扔說:「傷口已經太深了,要消毒。」一邊說,一邊找出背包中的消毒水,給她擦上。

 

 

        接著使出光術,將傷口合攏,為了以防萬一,沈洛年還乾脆將身上的血飲袍脫下,給晴音穿上,自己則換上平常的居家服。

 

 

        王洛心見晴音靠著牆壁喘氣,不由一陣感嘆,若是自己,命絕對沒這麼大。

 

 

        「你們等一下,我傳訊問一些事。」沈洛年說,過了一陣子後才抬頭:「翡翠說為什麼屍螫會害怕我還需要討論一下,不過有其他情報可以提供。」

 

 

        另外三人互相望了望,準備傾聽。

 

 

        「首先,剛剛那隻怪物叫做血屍,具體狀況之後再說,不過它鋼筋鐵骨、力大無窮,很難讓他受傷。」

 

 

        沈洛年頓了頓,似乎在仔細聆聽凱布利的話,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又說:「接下來是關於這麼墓主人──魯殤王,根據瑋珊他們查到的,這魯殤王,說的好聽是個將軍,其實說白了和我們一樣,就是個倒斗的。

 

 

        可是人家比我們厲害,倒斗倒得都封王了,帛書上有記載,那魯殤王的部隊,大多數都是白天休息,夜裡行軍,而且經常一下子整支部隊就消失了,然後又突然在另一個地方出現,而且他們去過的地方,經常是『墳多破敗,問之,則曰陰兵盡出也』,奇雅認為他們其實是到處挖墳盜墓,如果被人發現墳土被動過,就說是魯殤王借了這些墓主的魂魄,於是借陰兵一說便四傳開來,那個時候的人非常迷信這些,後來就傳得神乎其神了。」

 

 

  王洛心不是非常相信,說:「就憑這些信息就做這個結論,未免太武斷了吧。」

 

 

  沈洛年瞪了他一眼,怪他插嘴,說:「當然不止這麼點證據,最直接的證據就是,這七星疑棺,歷史上記載,首先就是盜墓賊使用的,因為他們自覺盜墓無數,惶恐死後遭到相同的命運,於是憑藉他們的經驗,設計了這個虛棺之局。他們認為,無論機關再精巧,也攔不住盜墓賊,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們猶豫不決,無法下手!這七個棺材,除了一個真正的主棺之外,其他六個,無論哪個被誤開,都是九死一生,裡面不是暗弩就是設了邪術。到了宋代以後,這個局才逐漸被一些能人巧士發揚光大,這種設計出自不光彩的職業,普通人家是覺得不吉利的,而且一個墓穴裡放七個棺材,花費也太高。」

 

 

  妍京上前,好奇地問:「照這麼說,那有沒有辦法分辨出哪個是主棺?」

 

 

    「當然,要分辨這七星疑棺,並不是沒有辦法。但是,我們行有行規,一般人倒斗遇到七星棺,都會叩幾個頭自覺退出去,老祖宗不會怪罪。以前兵荒馬亂的年月,一些搬山道人衣食無靠,實在沒有辦法,終於破了規矩,那時候有個高人,就想出一個辦法,破了這個局,那就是用兩根撬桿,棺材翹起一角,然後在棺底鑿穿一個小孔,用一個鐵鉤探入,看看鉤出來的東西是什麼,這樣一來,就可以判斷這棺材裡到底是什麼。」

 

 

        說完後,沈洛年就鬆了一口氣,接著拿出水壺大口地喝了起來,似乎對一口氣解釋這麼多事感到很累。

 

 

  而王洛心則不由感嘆,這盜墓者和設計者之間的鬥智,真的是可以寫一部書了。

 

 

        突然,一旁休息的晴音說:「但是這裡的七口石棺,恐怕都是假的,恐怕這個魯王墓,都是假的。」

 

 

       「怎麼說?」沈洛年轉頭問。

 

 

  晴音道:「本來我是怎麼也想不通這一點,但是剛剛我看了看這個石道迷宮裡的時候,突然發現,這裡竟然是一個西周墓。」

 

 

        王洛心大吃了一驚:「難道這裡不是那些工匠挖的逃生通道?」

 

 

  「我早和你說了,這裡怎麼可能是逃生通道,你見過誰把逃生通道挖得像迷宮一樣?誰會有這麼好的興致?」妍京忍不住抱怨。

 

 

        王洛心大大的迷惑,心裡似乎想到什麼又抓不住重點:「怎麼可能有人會把自己墓穴修在別人的墓穴上面?這不是想斷子絕孫嗎?」

 

 

     晴音歪了歪頭,想想說:「你也是個倒斗的,自然知道風水這些說法,我們這些倒斗的人是最不屑的,這風水除了指導我們倒斗外,我真看不出還有什麼其他用處。這風水是門學問,但是古人的學問,死人的學問,和我們是不相干的。」

 

 

        沈洛年在一旁聽著,突然靈機一動:「而且,這把自己葬在別人墓裡的,風水也有這麼一說,好像是叫……叫……叫什麼……藏龍穴,反正就是類似一個名字,這些膚淺的名字我們就不要去管它,總之把自己葬在別人的墓穴裡,只要你命理配合,佈置得當,也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那魯殤王的棺材,必然就藏在這西周墓裡,絕錯不了。」

 

 

         眾人聽了,都覺得有道理,這麼一來,他們就不用理會那七星疑棺,直接深入不就好了?

 

 

         突然,眾人聽到了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咯咯聲,從走道的一邊傳了過來。

 

 

        王洛心握住趨闇劍,示意沈洛年,意思好像是:要不,咱們就和它拼了?

 

 

        沈洛年見狀一擺手,不同意,然後讓其他人學自己的樣子,摀住鼻子,自己則一手摀住晴音的鼻子,一手收起梭燈。

 

 

  馬上,眾人陷入了絕對黑暗之中,四周除了那恐怖的咯咯聲,就是四人急促的心跳。這一段時間裡,沈洛年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那聲音身上,聽到他越來越近,空氣中也出現一股非常奇特的腥臭。

 

 

  聽著聲音越來越清晰,就覺得自己好像是一個在等死的死刑犯一樣,突然一個恍惚間,那個聲音突然聽不見了!沈洛年心中一驚:難道它發現我們了?

 

 

  過了足足有五六分鐘,一聲極其陰森但是清晰的咯咯聲突然出現在眾人身邊,那麼的真切,幾乎就在耳朵邊上。

 

 

  過了又大概三十秒,那聲音終於開始向遠處移動了,沈洛年心裡一嘆,我的姥姥,終於有一線生機了。

 

 

        突然間,「撲」一聲,不知道哪個王八蛋竟然在這個時候放了個屁。

 

 

        瞬間,那個聲音就消失了,沈洛年心中暗罵一定被發現了,忙拿出梭燈,馬上看到了一張巨大的怪臉幾乎就貼在鼻子上,嘴巴往旁邊開到耳朵上了,裡面的牙齒又小又尖,渾身皮膚都是乾燥皺皮,連那沒有頭髮的腦袋也是,兩隻沒有瞳孔的眼睛直勾勾盯著自己的眼睛,嚇得沈洛年一個趔趄,倒退出去好幾步。

 

 

        只能打了!但有晴音可不行。於是,沈洛年往旁大叫:「跑!」

 

 

        王洛心一聽,一個就地打滾就把晴音背起來,撒腿就跑,妍京跟在他後面,一邊跑一邊抱怨洛心的屁。

 

 

        原來剛剛是那小子害的啊!沈洛年正在暗罵,就聽到身後傳來尖叫聲,一回頭,就發現他們不知又踩到甚麼機關,全掉了下去。

 

 

        反正應該和剛剛一樣,下面是密室吧。這時沈洛年也沒空擔心,掏出天仙飛翼準備應戰。

 

 

        從剛剛的情況來看,這傢伙的視力應該沒好到能在絕對的黑暗中看見,自己的血凰眼在這時反而看得比較清楚,但是他的聽力應該不錯,若想好好戰鬥,說不定能靠著些微的聲音來判斷出對手的動作也說不定。

 

 

        正想著,那血屍就衝了過來,沈洛年沒辦法,便施展「占卜魔法」,接著雙刀不斷揮舞,在一陣輕重轉換下,十八撩亂第十二招──湧雲便往對方殺去。

 

 

        血屍見狀,立刻變招,以手掌隔擋,一下左上,一下右下,準確地防住眼前撲來的大片刀雲。

 

 

        媽啦!這傢伙若不是那熱血笨蛋的祖宗,就是真的能單靠聲音和氣流來判斷自己的動作!看見自己的招式竟完全無法破開對方的防禦的沈洛年不禁如此暗罵。

 

 

        而且那身體的堅韌度是怎麼回事?明明有好幾下都砍到手掌,卻連一公分都無法深入,彷彿砍到一個堅韌巨石,若不是有柔訣炁息加持,自己的雙手一定會又痛又麻。

 

 

        感到戰慄的沈洛年當下不求有功,先求無過。在第二十五刀又被擋開時,立刻驅動炁息,打算先往後拉開距離。

 

 

        孰料,對方根本不給自己這個機會,只見血屍在沈洛年想撤退的同時,雙手一伸,緊緊抓住了他的雙手,令他往後不成,反而差點往前摔跤。

 

 

        沈洛年不禁又驚又怒,而對方卻發出一聲怪笑,右腳抬起一衝,用力踢到沈洛年的胸膛。

 

 

        這擊力道可不小!而且上面的爪子還順便刮去一些血肉。沈洛年直接硬生生地撞到牆上,雖然傷口正迅速癒合,但還是再度咳出一口血,所幸雙刀沒有脫離。

 

 

 

        「嗚……」沈洛年跪在地上,左手按住胸前,就在這時眼前勁風又是一起,他連忙開啟時間能力,以微妙的角度躲開撲擊,接著一個打滾躲到另一邊。

 

 

        既然近身戰不行,那就遠攻吧。沈洛年如此想著,雙匕交叉,一道明豔的炸裂紅光浮現,接著猛然一揮,兩顆爆訣炁彈便往血屍殺去。

 

 

       怎料,炁彈在接觸血屍身體時,竟迅速溶解消失,而對方則毫不在意地轉過身來。

 

 

        媽的!忘記面對這裡所有怪物時,妖炁是無效的。

 

 

        竟然如此,自己又該怎麼應戰?

 

 

        魔法嗎?恐怕不成,對手的身體連自己變重的刀都砍不深,自己那三腳貓的魔法應該無法對其構成威脅。

 

 

        闇靈之力呢?恐怕更不靠譜,別說無法把一個死物變成自己的旗子,對手也早已經乾到不能再乾了,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

 

 

        正想著,對手又衝了過來,速度極快,距離一下就被拉近,沈洛年無可奈何之下,只好再度占卜,這回則是第十七招──月隱。

 

 

        兩方衝突之下,或許正如賴一心所言,後面六招是動極於靜,隱藏殺機而不覺,這回倒是有不少下砍中對方的身體,但還是一樣,根本砍不深,也沒有血流出來,而且對方似乎根本不在意砍擊,顯然是感覺不到疼痛。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等砍完後自己肯定又要挨一拳。沈洛年想到這,在擊中它的胸膛時,身子一扭,一身化五,打算繞到對方身後。

 

 

        雖說沈洛年完全忘記殘像在這黑暗中沒有作用,但只有風聲的情況下,對方也無法判斷出自己的精準位置,沈洛年就趁對方還沒轉過身,右手聚炁用力一揮,將刀砍進對方的腦袋。

 

 

        這回總算比較深入一些,但也頂多兩公分左右,仍然影響不了大局。沈洛年一邊咋舌,一邊準備將刀抽出。

 

 

        怎料,這回刀卡在對方的腦袋上,竟是拔不出來,沈洛年一吃驚,正想用力拔出時,血屍猛然轉過身,輕飄飄的沈洛年被這迴旋力道影響,往前一摔,倒在地上。

 

 

        而血屍似乎從聲音判斷出沈洛年的位置,因此左腳一抬,接著猛然往沈洛年的位置踏去。

 

 

        以這傢伙的力氣,若被踏中,自己還不成肉泥?沈洛年藉著血凰眼看清位置,往旁一讓,對方撲空同時,剛剛沈洛年在的石磚也碎裂開來。

 

 

        但對方似乎不死心,在沈洛年躲開時,它的右腳也用力一踢,直接把沈洛年踢飛到對面的牆上,更糟的是,這回左手上的天仙飛翼也不知道被踢到甚麼地方去了。

 

 

        「咳啊!」這回顯然傷到了內臟,沈洛年一邊吐血一邊想著。

 

 

        身體無處不表示疲累,事實上剛剛用十八撩亂和對方交鋒時,身上有不少地方被利爪所劃傷,儘管在道息效果下,很快就癒合了,但也流了不少血,畢竟現在身上穿的不是血飲袍。

 

 

        不行,它太強了。靠著牆壁坐著,望向敵人的沈洛年如此想著。

 

 

        再這樣下去,會被殺……………

 

 

        沈洛年一想到這裡,精神又來了,就算要死,也要試圖給對方一點傷害。

 

 

        至於招式,他能想到的就是光靈咒術了,試試讓對方因為輻射而變弱。

 

 

        雖說之前光術讓T病毒殭屍變強了,但是事到如今也沒辦法管這麼多了。

 

 

        或許對方也知道沈洛年的戰鬥能力大幅下降,因此不像剛剛一樣迅速撲來,沈洛年連忙把握機會念咒,右手緩緩抬起對準對方,玄界之們也跟著開啟。

 

 

        敵我還剩兩公尺。

 

 

        Spiritcall………

 

 

        還剩一公尺。

 

 

        Generate luminous element………

 

 

        光華從玄界之門中泛出,而對手已經近在眼前,右手舉起,眼看就要揮下………

 

 

        Burst element

 

 

         沈洛年猛然大叫,一道耀目光芒立刻從玄界炸出。

 

 

        令沈洛年驚訝的是,對方的皮膚並沒有發生甚麼異變,不過它卻嘎了一聲,抬起手臂護住眼睛。

 

 

        待光芒消退後,它才放下手,但樣子顯然有些奇怪,身體搖搖晃晃,腦袋也不知所措地轉來轉去。

 

 

        怎麼回事?

 

 

        沈洛年愣了一下,隨即明白,這傢伙長久以來一直待在黑暗中,突如其來的強烈光芒,使它的視野變成一片白茫茫,儘管它戰鬥時不怎麼依靠眼睛,但是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激烈變化還是適應不了。

 

 

        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同時也是最後一次機會。

 

 

        沒錯,自己還不能輸。

 

 

        沈洛年一邊想著,一邊咬著牙站起,身上紅焰翻騰,踏住驚慌失色的血屍的右腳,倏然一個爆閃,用肩膀撞向它的身體。

 

 

        血屍發出「咕」的呻吟,身體發出清脆的聲音飛向後方。在踩住對方的腳的狀態下使出的渾身撞擊,由於無法通過後退抵減沖擊力,要是正面承受下來,受到的衝擊能讓五臟六腑全都翻過來。

 

 

        血屍不禁踉蹌了一下。

 

 

        沈洛年沒有放過這個機會,右手一衝時,血屍懊悔的表情在視野裏一閃而過。

 

 

        「喝啊啊啊啊啊!」

 

 

        以加強質量外加爆閃衝擊的上勾拳在血屍的身體炸裂。它的身體輕而易舉地被打飛,撞碎石磚陷進天花板之中。

 


        沈洛年在它的身體從天花板上剝落,無力地下落時,在空中一個旋轉,右腳筆直地高舉過頭頂,在往對方砸去前,再度一個爆閃,同時也將質量提高到最高境界。

 

 

        「去死吧吧吧!!!」

 

       有如鐵錘般落下的腳後跟不偏不倚砸在血屍的身體上,兩人狠狠地撞擊在地面上。整個古墓隨之猛烈震動,地面深深地凹陷下去,放出放射狀的裂痕,然後慘遭貫穿!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混沌
  • 更得很快啊,恭喜。
    不過既然那異獸如此危險,當初的人是怎麼挖出這條通道的.........?
  • 還好啦,接下來就不會了
    那之後會解釋

    闇鳳Terry 於 2014/07/13 13:40 回覆

  • 俴 誏 ? 闚
  • 裡個子用有好機地就開那子物,起這在之重時,年種要中每當。

    童○顏﹂巨♀乳 高﹋挑 有點﹎肉雖~然○身高◎不﹌是優☉勢﹉豔麗◎人□妻嬌◇小○的身♀材
    請﹋複製下﹎列網~址○,貼﹂在♀瀏灠☉器﹉上前◎往□
    dvd.okavok.com
    成人〇DVD
    高§挑長﹌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