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洛心一邊爬在狹小的盜洞裡,一邊回憶著小時候所學的知識,什麼古圓近方,秦嶺漢坡,九淺一深………哦不對,呸,他媽的。王洛心搖搖頭,發現腦子裡關於這方面的東西其實非常少。他看了看這盜洞,似圓非圓,似方非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時候挖的。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他終於看到前面出現微微亮光,不禁一喜,連忙加快腳步,接著四肢齊用,猛然探頭出去,但接下來馬上就愣住了。

 

 

        卻是眼前又出現了一個墓道,跟來的時候經過的那個墓道非常相似,看樣子這個墓非常的複雜。

 

 

  王洛心不由罵了一聲,一邊用梭燈照了照四周,一仔細看就傻了,這裡不就是大夥來的同一條墓道嗎?怎麼,原來這個盜洞和那邊那個是通的。

 

 

  這下他真的一頭霧水,實在想不出,挖這個洞的人,到底是什麼目的。

 

 

        這時他突然想起剛剛撿起的背包中有很多張圖,也許裡面會有線索,這個時候病急亂投醫了,往前有七星疑棺,往後是個連闇神都要磕頭的怪物,哪邊都不能去,這裡最安全了。

 

 

        王洛心坐到地上,攤開那些紙,亂翻起來。其中一張看得出是他們打盜洞前的設計圖,下面寫了很多設想,特別是關於這座墓的設計的推測,王洛心看不太懂,寫得非常凌亂,就看到幾個琉璃頂之類的字。看樣子他們為了破解墓的機關,花了非常多的心思,不知道最後有沒有實施。然後還有一張,上面畫了一個張牙舞爪類似於樹,又像是一隻鬼爪的東西。

 

 

  他又把那些紙翻過來看,終於看到一張有點意義的東西,上面是一個墓穴的鳥覽圖,有湖底墓道,然後又是放置七星疑棺的地方,畫得非常清楚,然而眾人下來的那個墓室沒有畫上去,看樣子他們還沒到過那裡。

 

 

        再往下看,這圖上最離奇的是,在他現在站的這個地方的左邊,沒有任何道路可以連通的地方,竟然還畫了一個墓室,而連通這個墓道和那墓室之間的,是條虛線,這個墓室好像是在另一個空間一樣的感覺。王洛心不由去摸了摸後面的牆壁,心中一陣狐疑,難道這牆後面有個秘道?

 

 

  他站了起來,仔細觀察起這個牆壁來,回憶了一下老爸所說的那些石頭暗門構造。一般來說,如果要這個機關能夠千年不腐,必須使用石頭和水銀來擊發,那擊發裝置的觸發器必須是一塊平板,這牆壁上都是一塊一塊的銘文雕刻,如果真有暗門,其中必然有一塊能夠活動,但是這一塊又必須位於非常難於被注意到的地方。

 

 

  一邊按照這樣的思路,王洛心一邊伏下身子,去看石壁和地板處的位置,果然,有一塊四方的銜接石板非常可疑,而且大小和四周的石磚都不相同。一按,沒反應,但是有鬆動,再一按,還是沒反應,於是他就有點毛了,站起來一腳,這下子就聽到咕嚕一聲。

 

 

  王洛心那一剎那以為,按照他的預想,那牆會翻轉,把自己帶到隔壁去,要不就是牆像門一樣打開,所以當腳下的地板突然一空的時候,他可說是一點防備都沒有,整個人就掉了下去。

 

 

        這種設計哪裡是叫暗門啊,明明是個陷阱​​!王洛心暗叫一聲不好,可能要完蛋!這下面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說不定是幾把銼骨鋼刀。

 

 

  這是電光火石一般,我還沒想完呢,就一屁股坐在地板上,還沒來得及慶幸沒摔死,手上抓的梭燈啪一聲砸在地上,掉到另外一邊。

 

 

        剛剛在看圖時,為了省炁息,他就暫時停止給予狪珠炁息,反正燈光一時之間也不會消失。

 

 

        但剛剛他已看了一陣子,光芒其實已經微乎其微,掉進這黑暗的密室後,更是暗到除非拿在自己手邊,不然光芒根本沒用的程度,因此王洛心頓時就陷入了幾乎絕對的黑暗之中。

 

 

  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這光芒就和他的命一樣重要,要是沒有光線,在這根本不可能有光源的古墓裡,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因此王洛心趕緊撲過去,想把那梭燈摸過來,位置倒是十分清楚,畢竟它本身目前還有光芒。

 

 

        只見他雙手齊張,撲向梭燈,但就在右手抓住梭燈時,他的左手也突然摸到了一隻冰涼的手。

 

 

        這使他不禁大叫一聲,反射般把手抽了回來,在黑暗中摸到自己沒法解釋的東西是最讓人討厭的了,而且摸到那手的一剎那,他感覺到這手的主人必然已經死去了,因為那冰涼和浮腫的皮膚,感覺不到一點生氣。

 

 

        為了確認情況,他連忙將炁息灌入右手的飛梭中,點亮一看,看到那地方躺著一具屍體,他的肚子上有一個很大的創口,創口上圍著很多屍螫,這些屍螫每隻都有手掌大,顏色是青色的,不時還有一些小點的屍螫從他的嘴巴和眼洞裡爬出來。

 

 

        王洛心感到一陣噁心,轉過頭去不敢再看,站起身來仔細觀看這地方。

 

 

        結果這個地方什麼都沒有,非常的簡陋,是一個四方的地窖,四周都是石頭累積起來的石牆,牆上有很多排氣孔一樣的洞,黑黝黝的不知道通到什麼地方,不時從那些洞裡吹來一些涼風。

 

 

        這裡的建築風格,很像西周時候的古墓,又有點像一條臨時的逃生通道,王洛心想不太可能會有人把墓修在別人的墓地上面,因此認為可能這裡就是造墓的工匠給自己留的後路。

 

 

  古時候,特別是戰國的時候,要是參加了修貴族墓穴的工程,那就等於死,不是被毒殺就是和屍體活埋在一起,但是勞動人民的智慧是不容忽視的,大多數工匠都會給自己做一個秘密的通道,好讓自己逃出生天。

 

 

        王洛心用燈一掃,果然看見一個非常狹小的門在一邊的牆上面,但是這個門離地面還是有點高度的,下面有一個木頭梯子,已經爛光了,不過以身為換靈者的他來說,要跳上去應該不是問題,就在這個時候,他看到有一張臉突然從那通道裡探了出來。

 

 

        王洛心先是嚇了一跳,但隨即大喜:「妍京,是妳啊!」

 

 

        妍京也嚇了一跳,但她看著他,不但沒有露出喜悅的神情,反而好像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一樣,幾乎從那通道裡掉下來。

 

 

  王洛心正奇怪呢,妍京卻突然掏出逐叛者,槍尖直對著自己,王洛心一看不好,怎麼難道妍京把我當成粽子了,這下子冤死了!連忙大叫:「是我,妍京!妳她媽的幹什麼?」

 

 

        但妍京卻彷彿完全沒聽見一般,一道炙熱紅流就從槍尖噴出,王洛心一慌,正想使出斥力能力──神羅天征時,突然覺得奇怪,若是對準他的攻擊,剛剛應該會自動使出「攻擊預測」才對啊。

 

 

        王洛心還沒想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烈焰就幾乎貼著他的耳朵衝了過去,不知道擊中身後的什麼身上,王洛心猛轉過身,就看見好幾隻青色的大屍螫趴在牆上,幾隻大螯殺氣騰騰地仰著。有幾隻已經爬到頭頂上的天花板上,離自己的腦袋只有十幾公分。

 

 

  王洛心剛想後退幾步,離這些大蟲子遠一點,突然,兩隻牆上的蟲子像彈簧一樣飛了過來,幾乎一下子就到了面前,就在同時,又是兩道火焰從他的頭頂飛過,凌空擊中這兩隻蟲子,但不知為何,牠們沒有馬上被燒死,只是掉落在地上,而且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炎熱,依舊往王洛心衝來。

 

 

        「哥哥你還傻在那裏幹嘛?快爬上來!」

 

 

        王洛心猛然回神,點點頭,轉身跑到牆邊,用力一跳,妍京再順勢一拉,很順利地把他拉了上去。

 

 

        王洛心正想喘口氣,才發現剛剛的包包已經不見了,回頭一看,就掉在下面,包包四周爬滿了大大小小的屍螫,青幽幽的一大片,不知道是從哪裡爬出來的。

 

 

        Fuck!哪來這麼多破蟲子?」王洛心忍不住破口大罵:「話說回來,妍京,妳從哪冒出來的?妳是從逃生通道下來接應我的吧?」

 

 

        「甚麼逃生通道啊?」妍京罵,接著拿槍柄當錘頭,直接把一隻跳上石道的屍螫打扁,踢了下去:「這道我都走遍了,根本是個迷宮,我好不容易走到這個地方算有點起色,要是再往後退,根本不知道要轉到什麼時候。」

 

 

 


 

 

 

        沈洛年和晴音快速地奔跑在墓道上,沒多久就快到底了,但沈洛年卻在這時緩了下來,卻是他感覺到有甚麼東西正在躁動,前腳後腳跟上來的晴音見狀問怎麼了,沈洛年卻噓了一聲,接著慢慢地靠了過去,同時熄滅梭燈,晴音見狀,無可奈何,只好有樣學樣。

 

 

        就在他們到達原來的入口時,卻聽到「磅!」一聲,同時眼前的石棺蓋飛了起來,從石棺中站起一道高大的人影,而那老頭子則被突然翻起的石蓋打到臉,嗚啊一聲,往地上倒去。

 

 

        但那人影卻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抓住了老頭子的脖子,隨著它發出「咯咯」聲時,那老頭子也被提到空中。

 

 

        晴音吃了一驚,正想衝過去,卻被沈洛年抓住,他遮住她的嘴巴,輕聲說:「別動,千萬別出聲,快往回跑就對了。」

 

 

        語畢,沈洛年立刻放開她並往後跑,晴音猶豫了一下,決定也往後逃跑。

 

 

        但剛跑沒多久,就聽到身後傳來了咯咯聲,而且很明顯正在靠近,沈洛年忍不住嘖了一聲,連忙傳訊問怎麼辦,結果翡翠建議他大概在跑完一半時注意一下牆壁,看看有沒有甚麼機關,沈洛年雖然莫名其妙,但也只好照做。

 

 

        一面看一面摸,結果下面的牆磚還真的有問題,他用力一按,下面的地板立刻往下一翻,晴音驚呼一聲,掉了下去,沈洛年則是因為為了能隨時逃跑,一直維持著輕身的狀態,所以沒有掉下去。

 

 

        下面有密室?沈洛年正吃驚,結果地板就回復原狀了,同時,那怪物終於跟上來了。

 

 

        「嗚!」沈洛年連忙轉身準備應戰,同時眼睛刷刷一聲,變化為血凰眼,這樣才能在黑暗中看得比較清楚,畢竟打鬥時不能拿著飛梭燈。

 

 

        沈洛年才剛準備好,那怪物就撲了過來,右手一揮,沈洛年憑著矇矓的輪廓和直覺,往旁邊一讓,成功躲過這一擊,但是臉頰卻憑空被抓傷出五條不深但很長的爪痕。

 

 

        爪風嗎?沈洛年暗暗訝異,而那怪物揮空的同時,身子一扭,左拳順勢一衝,直接硬生生地打在沈洛年胸膛上。

 

 

        這擊可不輕!沈洛年咳了一聲,猛然吐出一口血。

 

 

        媽的!這傢伙的反應速度和力氣非同小可,根本不像剛從棺材裡睡醒的人,和這傢伙在這狹小的墓道拚命會吃虧!沈洛年一邊想著,一邊蹲下身子躲過他繼左拳之後的右爪,接著左腳往上回旋一踢,命中怪物的右臉頰,把他踢得往後一倒。

 

 

        但這下幾乎沒對他產生影響,而且他還立刻伸出四肢,用爪子嵌進牆內,支撐住自己以不倒下去,接著藉著牆壁使力,猛然往沈洛年撲了過來。

 

 

        不過沈洛年可不想繼續打下去了,在對手撲過來時,他狠狠一踢剛剛的牆磚,接著也掉了下去。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混沌
  • 本篇中我印象最深的居然是老頭子掛了.......該說是前篇的觀感太差嗎?
    不過此地的玩意未免太誇張了,好歹一夥都是練過炁的。
  • 每個人都最在意這點呢
    話說下一篇會把它描述得更誇張喔

    闇鳳Terry 於 2014/07/11 20: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