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 27 Fri 2014 22:47
  • 石棺

          因為學測的關係,之後會修文一陣子,至少從9月開始到學測完是不會有新文了,請各位大大們見諒~~


 

       

        不久,眾人很順利地出去了,抬頭一看,就望見血紅的晚霞和天空。

 

 

       「沒想到都傍晚了啊,時間真快……」王洛心喃喃道。

 

 

        「嘛,也無所謂啦,畢竟村子也到了,剛好住宿。」沈洛年一邊聳肩說,一邊指著前面星星點點的燈火。

 

 

        聽說這個村叫做東萊村,在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人類聚集處中,算是較偏僻,規模也較小的地方,不然也不用轉乘這麼多次的交通工具。

 

 

        但再怎麼樣,這裡也一定有轉仙者保護,並不時用輕疾和鳳城或歲安城聯繫,偶爾雙方也要貿易,但從這個地方看來,應該自給自足就夠了,也應該沒甚麼資本能讓別人需要它。

 

 

        接著眾人藉著炁息感應,找到了最近的轉仙者,是一名獵行引仙的中年男子,他貌似正在巡邏,看到沈洛年等人這麼大陣仗,不免有些疑惑和疑心,晴音只好上前,示出她的證件說:「鳳城第三軍第二團團領──劉晴音。」

 

 

        男子一看,可是大吃一驚,連忙詢問來意,晴音微微搖頭說:「抱歉,我們這是機密任務,但這裡有葉司令的命令書,還請過目。」卻是出發前,沈洛年就料到有這麼情況,先和葉瑋珊討了過來。

 

 

        待男子確認完後,晴音將它們收回說:「我們今天想先安定下來,請問哪裡有旅館呢?」

 

 

        「長官您太看得起我們了,這是什麼地方?我們村一共就三十幾戶人家,還旅館,想找地方住,就去村裡的招待所吧。」男子笑說。

 

 

        不久,眾人就找到那彷彿鬼屋般的招待所,畢竟它離其他房舍較遠,外表也有些破舊,裡頭的燭火忽明忽暗的,令人人心惶惶。

 

 

        不過沒想到裡面很不錯,有熱水,而且鋪蓋很乾淨。在這村裡,應該是屬於五星級標準了。

 

 

        接著所有人各自洗了澡,將一身的屍臭洗掉,舒服多了,然後到大廳吃飯,寒星一面咬著雞腿,一面和那女服務員調笑:「我說大姊啊,我說你們這個地方雖然偏僻,但再怎麼樣也要有公路吧?不然無論是進來還是出去都好麻煩。」卻是寒星想起之前那老頭說要爬一天山的事。

 

 

        「唉呀!老闆,你就別提這個了,其實我們這裡老早是通了公路的,多大的馬車都能過來,後來前年山體塌方,把那路給埋了,山裡還塌出個大鼎,原本從城裡來修路的人一看,說這是中國戰國時候的東西,是國寶,就把那鼎給拉走了,也不管這路了,你說氣人不?後來村裡說自己修,修什麼啊修,沒錢,修修停停,一年了,還在修呢。」

 

 

        「那水路呢,你們這裡不有河嗎?」靖雪睜大亮晶晶的眼睛問。

 

 

        「水路有問題,很早以前就不能用了,現在要還有人讓你走水路,肯定是來謀財害命的,你們外地人一定要當心。這水邪門的很,這些年淹死了一堆人,一具屍體都沒撈上來,咱們家老人偷偷說,那是給山神爺爺給吞了。」

 

 

        王洛心一聽,就瞪了沈洛年一眼,心想你他媽找的好嚮導。沈洛年則是偏開目光,裝作不知道。

 

 

        聊著聊著,也該打探一下目標的所在地了。晴音就問:「你們有什麼名勝古蹟嗎,有什麼地方好玩點的?」

 

 

   那服務員笑盈盈的,突然低聲說道:「幾位看來實在不像是來玩的,怎麼,估計是來倒斗的吧?」

 

 

    看到眾人都不說話,她就坐到邊上:「實話說,來這裡的外地人,哪個不是來倒斗的,你們要真的是來觀光旅遊的,這一車的裝備豈不是累贅? 」

 

 

        難怪啊,剛剛總覺得她好像隱瞞著甚麼,原來是在裝傻。沈洛年若有所思地想著。

 

 

      至於懷真則是給那服務員倒了一杯酒:「這麼說,您也是行家?」

 

 

  「咳,我哪行啊,我是聽我爺爺他們說的,這些年來這裡來了不少倒斗的,摸去不少好東西,但是我爺爺說,那厲害的東西,還在更裡面的地方,那是一個神仙墓,裡面不要說金銀珠寶,那些東西和神仙的寶貝比起來,那就是個屁。」

 

 

  「哦。」王洛心起了興趣:「這麼說,妳爺爺進去過?」

 

 

  那大姑娘抿嘴一笑:「看您說的,我爺爺也是聽來的,這個傳說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留下來的,那神仙聽說是玉皇大帝派下來的,變成一個大將軍,幫當時的皇帝打仗,當時功成圓滿就飛升了,他的肉身和他打仗時候用過的寶器葬在一起了。那墓穴,比皇帝的還要好,不然怎麼叫神仙啊。」

 

 

  「既然這麼說,肯定有很多人去找這個墓了?」一直沉默的翡翠開口問:「有人找到過沒?」

 

 

  「哎,您不知道,那地方,現在已經根本進不去了,前年山體塌方的時候,那地方也塌了,您猜那山里頭塌出什麼來了?」

 

 

  「總是一個鼎什麼的。」妍京說道​​

 

 

  「什麼啊,要真是個鼎,早被人拉走了,我和您們說,可別告訴別人。」那服務員喝了口啤酒說:「那地方挖出了100多個人頭。」

 

 

        翡翠一皺眉頭:「就光是人頭?沒身子?」

 

 

  服務員說:「是啊,您說可怕不?自從那地方塌方之後,就沒路可走了,騾子都進不去,你們要想去那兒,只能一腳一腳爬過去,我看就算到了那地方也只能看看。前面有幾批人馬都去過那地方,那幾個人一看那山塌成這樣就直搖頭。」

 

 

  沈洛年突然問:「那山塌了之前,總有人進去過吧?」

 

 

  「有是有,不過我看他們進去幾天,最後也就這樣出來了,啥也沒帶出來,來的時候都開開心心的,出來的時候那臉都跟要飯的一樣,臭得要命,我爺爺說他們可能連斗在那裡都沒找到。怎麼,你們幾位也想去試試啊?」

 

 

  沈洛年點點頭,懷真則笑說:「瞧妳說的,來了總要去看看。不然不白來一趟。」

 

 

        那服務員廚房去給廚房催菜,洛心就說:「看樣子我們要去那斗應該就在那地方沒錯了,可聽這大姊說的,我們這一車的裝備,恐怕很難運到山裡去。」

 

 

        晴音搖搖頭說:「這不是問題,既然我們都是仙化者,就算要攀山越嶺,只要多花點時間,一樣可以帶上所有東西,不用特地輕裝。」

 

 

        「話說回來,剛剛所說的那一百顆頭是怎麼一回事啊?會不會有危險?」妍京有些擔心地問。

 

 

        「啊,那應該是所謂的鬼頭坑,肯定是以前他們人牲的陪葬坑。」晴音說,接著和翡翠要來了地圖,一指上面的一個圓圈:「你們看,就是這個地方,這地方離那主墓還遠著呢,以前來的那些人,如果按照尋龍點穴的說法,肯定到這裡就得停住,這裡就是龍頭,一般情況,墓肯定在這個下面,但是你們看,再往裡走點,這個地方,是個葫蘆口,你不往裡走根本不知道裡面還有洞天,這才是真正的龍頭所在,設計這個墓的人,肯定非常了解尋龍點穴,特地在這裡設了個套讓他們鑽。如果我不出所料,這假龍頭的下面,必然是個機關重重的虛塚。」

 

 

        沈洛年聽了不禁有些佩服,這ㄚ頭一個多月前明明應該還完全不懂這方面的事,但才一下子就吸收的這麼快。媽的!自己怎麼有一堆和英文一樣,學了還是鴨子聽雷?

 

 

        其他人也是有些佩服的望著晴音,尤其是王洛心,不甘心的味道非常重。

 

 

        這小鬼還真是不服輸。沈洛年好笑地搖搖頭,說:「不管怎麼樣,明天大概都要走一整天,趕快吃吃就睡覺吧。」

 

 

        其他人點頭稱是,再吃了一下子就都回房間去了。

 

 

        隔天,因為從地圖上來看,正如沈洛年所說會走一整天,所以眾人匆匆吃了早飯,帶上點乾糧就出發了。

 

 

        因為表面上說是機密任務,所以也不適合找村中的仙化者帶路,因此就請那服務員幫忙,她也挺熱心的,叫了她村裡一個小孩子把眾人帶過去,走了兩個多小時的山路,那光屁股孩子一指前面:「就那兒!」

 

 

        沈洛年一看,果然,很明顯前面的山溝是被泥石流沖出來的,幾個人現在就站在一條山脈和另一條山脈之間,這峽谷很長,雨季的時候應該是條河,但是給泥石一沖,又加上這幾個月乾旱,就剩下中間的一條淺溪。

 

 

  這兩邊的山都很陡,根本不能走人,而前面的河道已經被山上塌方下來的石頭堵住了。

 

 

       讓晴音付錢把小孩打發掉後,沈洛年上前確認了一下,發現石頭還不算鬆動後,便招呼眾人開爬。

 

 

       對一般人來說,爬這石頭山,是危險了點,但眼前的人可都不是普通人,即使背了一堆東西,手腳依舊很俐落,而像沈洛年、沈寒星和沈靖雪這些可以減少質量的人,更是三下五除二就爬了上去。

 

 

       藉由能力連同裝備一同消除質量的沈洛年速度最快,手碰到最上面的石頭表面後,借力一拉,身子就輕飄飄地浮了起來,順利地功頂。

 

 

       沈洛年爬完後,也不急著繼續走,先看了看情況,發現這塌坡後面剛開始是一片峽谷,到後面就慢慢都是樹了,到了遠處,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也不知道這樣的生態是怎麼產生的。

 

 

        「往下走就是緩坡,更容易了嘛。」沈洛年正自言自語,忽然發現下面的峽谷裡,有一個老頭子正在打水,瞪大眼睛仔細一看,沈洛年就罵:「媽的!那不就是領我們進洞的死老頭嘛!」

 

 

        這時那老頭子猛然看到沈洛年,嚇得一下掉溪裡去了,然後爬起來就想跑,沈洛年看到他就有氣,正想下去揍人,這時前腳後腳跟上來的靖雪也看清楚狀況,她忍不住笑罵叫你跑,掏出金犀槍一揮,旋即射出一小團不帶妖炁的火球,精準地打在那老頭子前腳的沙地裡,那老頭子嚇得跳了起來,又往後跑,靖雪連續攻擊三次,每一次都打在他的腳印上,那老頭子也算機靈,一看對方拿他玩呢,知道跑不掉了,連忙停下,舉起雙手說:「別打了,老漢我認了!」

 

 

        這時其他人也爬上來了,眾人便一同下去,懷真說:「老爺子,沒想到我們還能再碰面,上回的路,你可沒有帶好啊!怎麼樣?咱們把上回的買賣做個了結吧?」

 

 

        那老頭還沒回話,寒星就已經上前揪住了他的領口,瞪眼破口大罵:「你這龜兒子上次好大的膽子!敢害我們?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

 

 

        老頭子見狀,連忙求饒:「大爺饒命!老漢我也不想幹那傷天害理的事情啊,都是魯老二逼我幹的。他說我要不幹就把我給做了,我沒辦法啊。沒想到幾位都是神仙一樣的人物,這次真的是有眼不識泰山!」

 

 

        沈洛年看的出來他這話一半真、一半假,但也懶得追究,而寒星也一樣,瞪了他一眼,將他扔到地上,一邊碎碎念一邊走回來。

 

 

        「怎麼,我看你這中氣足的,你什麼東西沒辦法啊?」月雯問。

 

 

        「實話不瞞您說,我這身子真的有病,妳別看我這好像很硬朗,其實我每天都得吃好幾副藥呢,妳看,我這不打水去煎藥嘛。」他指了指一邊的水桶。

 

 

        這倒是實話。沈洛年微微沉吟,問:「那麼昨天在洞裡,你是怎麼突然消失的?」

 

 

        「啊,那個啊,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兒,你們別看那洞好像就一根直洞,其實洞頂上有不少窟窿,那些窟窿都打得很隱秘,要不是你存心去找,根本發現不了,我就趁幾位不注意的時候,站起來鑽那窟窿裡去了。等你們船一走,我再出來,驢蛋蛋聽見我的哨子,就會拉一隻木盆過來,我就這樣出去,事成之後,那船工魯老二就會把我那份給我,其實我拿的也不多。」他突然想到什麼:「對了,魯老二呢?想必也栽在幾位手裡了吧?」

 

 

      晴音做了殺頭的手勢:「已經送他報到了。」

 

 

  那老頭子先是一呆,然後一拍大腿:「死的好,其實我也不想幹那事,畢竟我是被逼的,各位,你們看我也是沒辦法,就放過我吧。」

 

 

  「你少來這一套。」沈洛年哼了一聲說:「我問你,你住什麼地方,怎麼在這裡打水?」

 

 

  「我住在那裡頭」老頭子指指邊上一個山洞:「你看我一個老頭子,又沒田地,我兒子又死的早,又沒房子住,又有病,現在也就是等死了,可憐哦。」

 

 

  「那你對這一帶很熟悉嘍,正好,要我們放過你也可以,但你得帶我們去個地方。」沈洛年一指那森林,老頭子頓時就嚇得臉色一變:「我的爺爺,我一開始就看出來你們是來倒斗的,但可陪想到你們是要去溪邊的那個墓,那斗你們不能倒啊!那裡面有妖怪啊!」

 

 

        「喔?」沈洛年一挑眉:「怎麼,你進去過?」

 

 

        「哎呀,一年多前,我也帶一隊人去那裡,說是去考古,我一看那就是去倒斗的,他們就直說要進這山溝裡面,那時候我們村裡就我一個人去過那地方,那些人闊氣得很,一下子就給我十張百元鈔票,我看到這錢就不爭氣了,帶他們進了這樹林,一直走,走到我以前到過的那地方,他們還要往前走,我就不肯咧,我說你十張鈔票也不能買我的命啊,他們就說再給我十張,我說再給我一百張我也不幹,他們那頭頭就翻臉了,拿槍頂著我的頭,沒辦法,只好再帶他們往裡頭走。」

 

 

  他抓了抓頭,繼續說:「後來他們就說到地方了,這些人樂得很啊,然後就在那裡搗鼓什麼東西了,說什麼就在這下面,那天晚上我就喝多了,我們就找了個地方扎帳篷,我睡下去就一點知覺都沒了,可等我醒來一看,你猜怎麼地,這些人全不見了,東西都還在,火還沒熄呢。我很害怕,就到處叫,可是叫了半天也沒有人理我,我就覺得出​​事情了,心想反正他們也不在,我就溜吧,於是撒腿就跑。」

 

 

  那老頭子好像回憶起看到什麼恐怖的景像一樣,瞇起眼睛,說:「才跑了沒幾步,我就聽到有人叫我,我頭一回,看見一個他們隊裡的女的在朝我招手,我正想罵呢,怎麼一大早就跑得一個人都沒了,突然我就看見她身後有一棵大樹,張牙舞爪的,往樹上一看,還得了,我看見這樹上密密麻麻的吊滿了死人,眼珠子都爆了出來,我嚇得尿都出來了,跑了一天一夜才跑回村裡。您說,這肯定是個樹妖啊,要不是老漢我從小吃死人肉長大的,我肯定也被這妖怪勾了魂魄啊。」

 

 

  沈洛年嘆了口氣:「你果然也是個吃死人肉的。」然後揮了揮手,寒星會意地把這老傢伙綁起來,有他帶路,眾人能省很多事情。

 

 

  這老頭子一百個不願意,也沒有辦法,按他的說法,到他說的那個地方要一天時間。眾人加快了腳程,邊走邊看地圖,希望憑著地圖和那老頭子的記憶,能在天黑前趕到那裡。

 

 

        走了半天時間後,突然,那老頭子停住不走了。

 

 

  寒星罵道:「你又玩什麼花樣?」

 

 

  老頭子看著一邊的樹叢,聲音都發抖了:「那……是……什麼東西?」

 

 

        沈洛年一看,發現那似乎閃著亮光,但太小了看不清楚,王洛心上前撿起來給眾人一看,發現那是一把匕首,發光是因為反射太陽光的關係,而最重要的是,那上面竟然沾著血跡!

 

 

        王洛心似乎覺得不妙,皺眉說:「看樣子這裡不止我們一批人,好像還有人受傷了,這匕首肯定不會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不管怎樣,我們都不可能去找他們,還是趕路要緊。」沈洛年揮了揮手要他把刀扔掉,但洛心似乎放不太下,轉頭問:「除了我們最近還有人進過這林子嗎?」

 

 

        那老頭子呵呵一笑:「兩個星期前有一批人,大概十幾個,到現在還沒出來。這地方凶險著呢,幾位大人,咱們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但是當然沒人理他,大夥繼續趕路,下午四點不到,終於到達了目的地。

 

 

        那裡還有著許多帳篷,看來就是剛剛老頭所說的,一年多前另一批人所留下的,幾個人進去找了找,發現不少裝備和生活用品,不過倒是沒有看到半具屍體。

 

 

        整理完後,也差不多天黑了,眾人就在這營地生了火,吃著壓縮餅乾,而在妍京說要優待俘虜的建議下,也給那老頭子吃了一點,但吃完後馬上又把他綁了起來。

 

 

        這種餅乾實在好吃不到哪裡去,沈洛年簡單吃了幾口,就將地圖給翡翠,請她幫忙分析地形。

 

 

        翡翠接了過去,看了看,指著狐狸臉的地方:「我們現在在狐狸首的正上方………」其他人湊了上去,她頓了頓接著說:「祭祀台就在附近,棺槨、隨葬品應該都在這一帶。」

 

 

        沈洛年看了看,有點困惑地望了望四周,接著隨便抓起一把土,準備施展之前「調教」出來的結果。

 

 

        他把土壤放到鼻子下面聞了聞,搖搖頭,又走了幾步,又抓了一把,說:「不行,埋的太深了,得下幾鏟看看。」

 

 

        其他人點點頭,把螺紋鋼管接起來,把鏟頭接上,沈洛年用腳在地上踩出幾個印子,示意這裡就是下鏟的位置,洛心先把鏟頭固定,然後用短柄錘子開始下鏟,沈洛年就把一隻手搭在鋼管上,感覺下面的情況,一共敲上十三節的時候,他就突然說:「有了!」

 

 

  兩人把鏟子一節一節往上拔,最後一把帶出來一撥土,寒星卸下鏟頭,走到火堆邊上給撞人看,這不看還好,一看大夥臉同時白了,就連翡翠也啊了一聲,原來那土就像是在血裡浸過一樣,正滴著鮮血一樣的液體。

 

 

        沈洛年微微沉吟,說:「不管怎麼樣,先挖開來再說。」

 

 

        寒星和洛心點點頭,又下了幾鏟,然後把鏟頭都拿給沈洛年,沈洛年每個鏟頭都聞了一下,用天仙飛翼開始在地上把那些鏟洞連起來,開始定位,一會兒的工夫,地上就畫出了古墓的大概輪廓。

 

 

        探穴定位是土夫子的基本工,一般來說,上面什麼樣子,下面的墓肯定就是這個樣子,很少有土夫子會弄錯的,但是王洛心看著這個輪廓,就覺得不對勁,印象中,大部分的戰國墓是沒有地宮的,可這個下面明顯有,而且還是磚頂,真太不尋常了。

 

 

        沈洛年用手指丈量,最後把棺材的位置基本確定了下來。翡翠看了看說:「下面是磚頂,鏟頭打不下去,只能憑經驗標個大概的位置,這地宮太古怪了,我也不知道那裡的磚薄,只能先從北牆打進去看看。如果不行還要重來,所以手腳要快一點了。」

 

 

        幾個男生點點頭,速度極快,三把鏟子上下翻飛,一下子就下去了七八米。至於女生們,似乎嫌這工作髒,都在一旁觀看。

 

 

        翡翠在上面看著,想想補充說:「對了,洛年少爺,等等挖到牆後,記得先在旁邊另外往下挖個洞來。」

 

 

        三人聽了,雖然有些疑惑,但依舊應了一聲。

 

 

        不一會兒,洛心就叫道:「搞定!」並清理出一大面磚牆。

 

 

        翡翠聞聲下來看了看,發現洛心正想強行破壞磚牆,忙把他按住了:「什麼都別碰!」

 

 

        洛心一驚,連忙放下手,而翡翠則伸出兩根手指,放在那牆上面,沿著這磚縫摸起來,摸了一陣子才停下來,說:「這裡面有防盜的夾層,搬的時候,所有的磚頭都要往外拿,不能往裡面推,更不能砸。」

 

 

  寒星摸了摸牆,說:「怎麼可能,連條縫都沒有,如何把這些磚頭夾出來?」

 

 

  翡翠沒應聲,突然間,她摸到一塊磚,一發力,竟然把磚頭從牆壁裡拉了出來。

 

 

        三人看得目瞪口呆,而翡翠把磚頭小心地放到地上,指了指磚的後面,沈洛年拿出梭燈一照,看到那後面有一面暗紅色的蠟牆,翡翠說:「這牆裡全是煉丹時候用的礬酸,如果一打破,這些有機強酸會瞬間澆在我們身上,馬上燒得連皮都沒有──當然,妖炁是無法防禦的。」

 

 

         原來如此啊..........剛從鬼門關前闖過的三人對望一眼,不禁嚥了嚥口水。

 

 

        接著,洛心一臉佩服地說:「不快是翡翠啊,原來早就料到了,所以才要挖旁邊這個深井。」

 

 

        翡翠沒多說甚麼,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一隻注射針頭和一條塑料管子,她把管子連上針頭,然後把另一端放進那深坑裡。寒星打起火折子,把那針頭燒紅,翡翠小心翼翼地插進了蠟牆裡,馬上,紅色的礬酸便從管子的那一頭流進直井裡去。

 

 

  很快,暗紅色的蠟牆就變成了白色,看樣子裡面的東西已經全部都流光了。翡翠點點頭,說:「行了。」

 

 

        三個人馬上開始搬磚。很快,就在牆上搬出了個能讓一個人通過的洞。

 

 

        幾個人對望一眼,翡翠就點點頭說:「那麼我這就上去叫靖雪小姐、晴音和妍京下來,洛年少爺,之後就按照計劃行事吧。」

 

 

        所謂的計劃,就是沈洛年他們在下面時,無論打探到關於古墓的資料有多少,沈洛年都要立刻以心念的方式傳給凱布利,而在上面的她們就已輕疾的方式聯絡敖歡和賴一心,敖歡就去調查看看這是哪位古仙的墓,還有大概有甚麼冥界生物,而賴一心等人就去查查看這座墓主人的身分,總之多一份情報就是好事,等到情報來時,凱布利就用同樣的方式傳給沈洛年,畢竟裡面輕疾不通。

 

 

        而若是他們在裡面有甚麼危險,一樣能用這方式間接向翡翠詢問解決之道,而在上面的人也能確定他們的安危。

 

 

        沈洛年點點頭表示了解後,翡翠便上去,不久三女都下來了。

 

 

        「就要開始了,感覺好緊張啊。」妍京微微冒汗地說。

 

 

        「是嗎?我倒有點興奮呢。」靖雪說。

 

 

        「拜託,我可是有點腳軟了呢。」洛心舔舔嘴唇說。

 

 

        「哼,反正兵來將擋,水土來焉,我就不信有甚麼能嚇倒星爺我。」

 

 

        晴音嘆了口氣說:「這可不是兒戲,認真一點啊。」

 

 

        沈洛年則翻了翻白眼說:「夠了,準備進去。」說著,便拿著梭燈,打了頭陣,其他人見狀,便陸續跟上。

 

 

        沈洛年一爬進去,便看見這地上是整塊的石板,上面刻滿了古文字,這些石板呈類似八卦的排列方式,越外面的越大,在中間的越小,這墓穴的四周是八盞長明燈,當然已經滅了,墓穴中間放著一隻四足方鼎,鼎上面的墓頂上刻著日月星辰,而墓室的南邊,正對著眾人的地方,放著一口石棺,石棺後面是一條走道,似乎是向下的走向,不知道通到什麼地方去。

 

 

        沈洛年看了看地上的字,轉頭問:「洛心、晴音,你們能從這些字中看出墓主人的身分嗎?」

 

 

        沈洛年本來有些期待,不料兩人看了看,都搖搖頭。

 

 

        不行嗎?沈洛年不禁有些失望,只好打起幾個火摺子,扔進長明燈內,這整個墓室就亮了起來,他正想好好觀察環境,不料這時候寒星竟然爬到那鼎上去了,想看看裡面有什麼東西。突然,他歡呼了一聲:「老爹,這裡有寶貝!」

 

 

  其他人聽了,都靠了上去,看到那鼎裡有一具無頭乾屍,衣服已經爛光了,那乾屍身上還有些玉制的首飾,寒星也不客氣,直接就摘下來戴到自己手上去了。

 

 

        這小子老毛病又犯了........沈洛年不禁搖搖頭,雖說他們家既不缺,也不需要錢,而且還有納金族這個後盾,但寒星就是喜歡靠自己得到一些寶貝,還甚至去鳳城打工過幾次。

 

 

  「這個應該是人牲完了之後剩下來的人的軀幹,他們把頭砍掉祭天,然後把身體放到這裡祭人,這些應該是戰俘,奴隸手上不可能有首飾的。」王洛心想想解釋道。

 

 

  寒星一下子跳進鼎裡,想看看下面還有什麼東西,沈洛年見狀就罵:「你小子,這鼎是人家放祭品用的,你小子想被當祭品啊?」

 

 

  寒星呵呵一笑:「老爹你嚇不了我,我可不是洛心啊。」他從裡面摸出一隻大玉瓶來:「你瞧,好東西還真不少,我們把這鼎反過來看看還有啥吧?」

 

 

  「別胡鬧,快出來!」晴音沉下臉輕叱。

 

 

        突然間,「碰!」地一聲,從後面傳出一聲巨響,眾人一起被嚇到,連忙回頭,卻見棺材板開始劇烈地抖動起來。然後從石棺材裡發出來了陰森的「咯咯」聲,讓人不寒而栗,就好像是青蛙叫的聲音。

 

 

        眾人冷汗都下來了,沈洛年連忙要凱布利向翡翠詢問解決之道,真沒想到,進來不到三分鐘就遇到如此危機,那之後要怎麼辦啊?

 

 

        沈洛年正在感嘆,凱布利的回覆就來了,沈洛年得知後,不禁微微一愣,但還是馬上照做,只見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朝那棺材重重地嗑了一個頭。其他人一見,包括寒星,馬上學樣子,全部跪倒磕頭。

 

 

        過了不久,那石棺終於穩定下來不抖動了,咯咯聲也停止了。沈洛年又磕了一個頭,然後站了起來,對眾人說:「我們天亮前必須離開這裡。」

 

 

        「「「「「啊?」」」」」

 

 

        「這是翡翠說的,還有不要再碰這裡的任何東西了,據翡翠所說,要是把這棺材內的東西放出來,就算是我,也很難生還。」

 

 

        這麼誇張?眾人對望一眼,內心多少更緊張些。

 

 

        接著,沈洛年指了指棺材後面那通道,說:「輕輕過去,千萬別碰到那棺材。」

 

 

        眾人點點頭,由沈洛年打頭,陸續走進墓道內。

 

 

        因為聽說連占卜魔法都無法針對古仙之墓起效用,所以走在這墓道時,沈洛年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以防有機關陷阱,每一步都要走很長時間,梭燈的穿透力也不是很強,前面黑漆漆的,後面也黑漆漆的,這種感覺和在水洞時一樣,讓人覺得非常的不舒服。

 

 

        一邊走,沈洛年一邊說:「對了,翡翠說她已經得到足夠的資料,所以已經傳訊給敖歡,看能不能知道這是哪位古仙的墓。」

 

 

        「真的嗎?」眾人都吃了一驚,剛剛那樣哪有甚麼線索可言?

 

 

        過了一小時左右,眾人到了一處加粗的迴廊,這一段比來的那一段寬了一倍多,裝飾也考究了很多,看樣子到了主墓區了。這個迴廊的底部,是一扇巨大的玉門,非常的通透,而今已經大開,想必是有人從裡面打開的,那玉門的邊上,有兩個雕像,是兩個餓面鬼,一個手裡拿著一隻鬼爪,一個手裡舉著一隻印璽,渾身漆黑。

 

 

  沈洛年檢查了一下玉門,發現上面的機關已經被破壞掉了,便從門縫裡進去,裡面空間很大,而且一片漆黑。

 

 

  但是靠著眾人的梭燈光,已經大概可以看個梗概了,寒星看了看就叫了一聲:「怎麼有這麼多棺材!」

 

 

  在沒有強光源的情況下,要看清楚這墓裡有什麼的確十分困難,不過沈洛年仙化已久,眼睛掃了一下就能發現,果然墓室的中間擺著很多的石棺,而且一眼就能看出,似乎是按照什麼次序排列的,並不是非常正規整齊的排列,墓室的上面是個畫滿了壁畫的大弘頂,四周都是正塊的石頭板,上面密密麻麻都是字。往其他地方看了看,能看到墓室邊上還有兩個耳室。

 

 

  幾個人走到第一個石棺邊上,打起火折子,那石棺和他們下盜洞時候看到的那隻檔次完全不同,這一隻上面雕滿了銘文。

 

 

        沈洛年看了看,問:「怎樣?能看懂嗎?」

 

 

        王洛心上前看了看,不禁有些驚喜地說:「可以!」

 

 

     「喔?」沈洛年起了興趣:「說來聽聽。」

 

 

 

 

 

  上面的文字,記述這了石棺裡主人的生平,原來,這墓主人是魯國的一個諸侯,這個人,天生就有一隻鬼璽,能夠向地府借陰兵,所以戰無不克,被魯國公封為魯殤王,有一天,他突然求見魯國公,說,自己多年向地府借兵,現在閻王有小鬼造反,必須回地府還閻王的人情債,希望魯國公能夠准他回地府復命。魯國公當時就准奏了,那魯殤王磕了個頭就坐化了。

 

 

  魯國公以為他還會回來,就在這裡給他設了這個地宮,把他的屍體保存起來,希望他回來的時候能夠繼續為他效命云云,非常囉嗦。裡面還詳細描述他打的戰役,幾乎都有他鬼璽一亮,地下就殺出大批陰兵掠走人的魂魄。寒星聽了解說:便感嘆道:「原來這小子這麼牛,幸虧他死得早,要不然統一六國的就是魯國了,之後也沒有秦始皇的事了。」

 

 

  王洛心聽了笑說:「那可不一定,古代人很會吹的,你說你魯殤王能借陰兵,那齊國的誰誰誰還能借天兵呢,我記得還有能飛的將軍呢,山海經你總看過吧。」

 

 

  「不管怎麼樣,總算知道我們在倒誰的斗了。老爹,先傳訊過去吧。」

 

 

        沈洛年點點頭,將訊息告訴給凱布利。

 

 

 


 

 

      在上面的眾女得到消息,也不禁嘩然,接著懷真趕緊聯繫給賴一心等人,看能不能在人族歷史圖書館中查到資料。

 

 

    幾個女生興奮地待在帳棚內聊天,渾然不知外面的老頭子正利用丟棄在一旁的罐頭邊緣的利器,慢慢地磨著繩子。

 

 

 

 


 

 

        「不過,這裡這麼多棺材,哪個才是他的?」寒星問。

 

 

  王洛心又看了其他幾個棺材上的銘文,大都差不都,都是相同的內容。

 

 

        幾個人數了一下,一共有七口,加上位置,正好是北斗七星的排列,可以說是線索,又讓人摸不著頭緒。

 

 

        突然,妍京在一邊招手道:「你們看,這個石棺已經被人開過了。」

 

 

  沈洛年走過去一看,果然,棺材板​​並不是完全和棺材密封的,而且棺材上有很多地方都有很新的撬桿撬過的痕跡。

 

 

        晴音從包裡取出撬桿,一點一點,把那棺材板撬開,然後拿燈往裡一照,寒星發出一聲怪聲,眾人互相望了望,都是一臉的迷惑,沈洛年不禁嘟囔道:「怎麼是個老外?」

 

 

  那裏面確實是位金髮白臉男子,而且不僅是個老外,而且還非常新鮮,死了絕對不到一個星期,寒星想伸手進去掏東西,晴音就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別動,正主在他下面。」

 

 

  仔細一看,果然,那老外下面還有一具屍體,看不清楚是什麼樣子。

 

 


 

 

 

 

        那老頭子一邊刮著繩子,一邊小心翼翼地望著帳篷內的眾女,不讓她們發現。不久,繩子成功被割斷,他正想拔腿就跑,突然想到,她們應該很快就會發現自己不見了,憑她們的實力,那自己豈不是很快就被捉住了?想到這裡,老頭子決定反其道而行,先爬進那個盜洞內,打算等她們散開去尋找自己後,再趁機逃跑。

 

 

        老頭子爬進去後,忍不住進到墓中看看,隨即就見到鼎中的寶貝,隨即一喜,開始翻看起來。

 

 


 

 

        幾個女生傳完訊息後,又沒事做,懷真想一想後,便想找那老頭聊天,順便調戲一下,孰料一走出去,就見繩子被割斷,人已經不見了。

 

 

       懷真吃了一驚,抽動了一下鼻子,忙回頭說:「糟糕,那老頭子逃跑了,而且進到洛年他們剛剛在的墓穴裡。」

 

 

        翡翠張大嘴,急急地說:「快叫洛年少爺阻止他,要是他碰到那棺材就完了。」

 

 


 

 

        沈洛年他們正想著該拿下面的屍體怎辦,要是一隻殭屍,那就免不了戰鬥,但是他們非得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棺材才行,因為那應該和讓他們這些古仙換靈者快速仙化有關。

 

 

        正煩惱著,突然沈洛年一驚,卻是凱布利傳來了訊息,隨即留下冷汗,忙說:「快回去!那老頭子逃跑了!現在就在剛剛放著石棺的地方。」

 

 

        眾人一愣,沈洛年就回頭衝進墓道內,晴音見狀,連忙跟上,並回頭說:「這邊交給我們,你們先去檢查左右兩邊的耳室!」

 

 


 

 

 

 

        只有兩個人沒問題嗎?妍京不禁有些擔心,想想也追了上去。剩下的三人對望片刻,靖雪才說:「那麼,我和哥哥去看左邊,洛心你就去看右邊囉。」

 

 

        「喔?好。」王洛心點點頭,打著梭燈進到右邊的耳室,看見一個盜洞從石壁裡直接挖了下來,地上還有個包,打開一看,裡面是一些工具,還有一張這個古墓的草圖,雖然非常的潦草,但是他一眼就能看出來,裡面的幾個方塊是代表這七個棺材,這草圖邊上,寫了很多的字,都是不同的筆記,看樣子應該是幾個人在這裡討論的時候寫上去的,在這個草圖邊上寫了一個很大的問號,然後寫了幾個字——七星疑棺。

 

 

  王洛心不由心中一緊,這七星疑棺好像在哪裡看到過,一想就想起來,老爸曾說過,這七星疑棺,除了一個是真的之外,其他的裡面,不是有機關,就是設了極其詭異的手段,總之如果開錯一個,這疑棺裡的機關或是法術就會擊發,必然是凶險萬分。看那個老外,應該是不明就裡,以為每個棺材裡都有寶貝,結果著了道了,不知道被什麼東西拖進棺材裡去了,而他的伙伴,估計是看到同伴遇害,恐慌之下,逃出了這個墓室,然後在那走道裡另挖了一個盜洞倉皇逃了出去。

 

 

  分析到這裡,王洛心覺​​得十分的有道理,拿著這地圖就想去和寒星靖雪說,怎料一走出去,他們竟然不見了!王洛心又到了另一個耳室看了一下,也不見他們的人影,於是喊了一聲:「寒星!靖雪!!」

 

 

  按道理他們不可能丟下自己一個人先走掉的,王洛心先是懷疑他們出了什麼事情,可是,剛才也沒有打鬥的聲音啊,以寒星他們的身手,無論遇到什麼怪物,慘叫的能力還是有的啊!

 

 

  可是除了回音,根本沒人回答他,這黑幽幽的墓室,七口冷冷的棺材,一具陌生的屍體,馬上把王洛心逼回到現實裡,突然間想起自己其實不是一個專業的土夫子,一個人是根本無法待在墓室裡。就算沒有什麼妖怪,但是他的想像已經可以逼死自己了!

 

 

  王洛心又大叫了一聲,真希望馬上有人能回答,可還是一片寂靜。

 

 

  如果是一直這麼安靜,那麼他有可能還能慢慢地冷靜下來,但是非常的不巧,這個時候突然聽到了石頭棺板喀噠了一聲,不知道是這七個裡的哪個發出來的,王洛心就覺得一陣暈眩,便退到牆邊上。

 

 

  回頭一看,那幾口石棺,那口已經被打開的石棺裡的古屍,竟然已經坐了起來,那老外的屍體也連著被它帶了起來,好像兩具屍體一起坐了起來一樣,好在沒回頭看他。

 

 

 

  王洛心不敢再看,閉上眼睛,邁著發抖的腿,小心翼翼地貼著牆挪動,然後一竄,貓進了那個耳室裡。

 

 

 

  記得老爸曾說過他練膽子的心訣,就是看不到就當沒發生過,王洛心想想也是,不然看著具坐著的千年古屍,根本沒辦法思考問題。他把梭燈放到角落裡,盡量讓光不要照到外面,然後拼命翻那包,看看裡面還有什麼東西,摸了半天,又摸出幾塊壓縮餅乾,還有另外一些紙,上面也密密麻麻地寫了很多東西和圖畫。 

 

    

        因為外面現在一點光線也沒有了,一片漆黑,王洛心也不知道那屍體在搞什麼,如果它只不停地坐起來,躺下去,鍛煉腹肌,他倒也不怕它,就怕它不知道好歹走過來。

 

 

  這個時候,一陣風從那盜洞裡吹進來,他馬上靈光一閃,心想對了,這洞肯定是通到外面的,要不然也是通到別的地方去的,不管哪裡,總比在這裡好。於是便在那洞邊上刻了個記號,讓寒星如果回來看到,可以知道他進洞裡去了,然後拿起梭燈,收拾了一下包包,背在身上就鑽了進去。

 

   

 

 


 

 

        妍京拼命地追著眼前兩人的腳步,雖然她的仙化程度已不遜於鳳城中一般的轉仙者,但比起沈、劉兩人,還是差了不少,更何況她慢了好幾拍才去追?因此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被甩下了。

 

 

        但她不放棄,依舊去追,突然,她看到前面的牆壁下面有一道細長的身影,速度很快,一下就縮進石縫去了。

 

 

        那是甚麼?這麼小的石縫裡能塞甚麼東西?妍京好奇心起,隨即湊近查看,孰料,一支細的不像話、五爪又尖又長的手便閃電一般衝出來,妍京完全來不及反應,便被死死地抓住脖子。

 

 

        「啊………………呃啊………

 

 

 

 


 

 

         老頭子望著大量的玉器,嘿嘿笑著,用身上的外套包了起來,抱起說:「這回可發大財了!他奶奶的!早知道錢這麼好弄,誰還跟魯老二幹那生意?」

 

 

        接下來等上面的女生走掉就好。老頭子正想著,突然哦了一聲,卻是他看到一邊的石棺。

 

       他把包著寶物的外套放下,走過去,對著石棺伸出雙手,嘿嘿笑說:「這裡面………沒準還有更值錢的寶貝哩!」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混沌
  • 好個陰險的老頭子..........不過真打起來他大概會被秒吧?
  • 當然,畢竟只是普通人類

    闇鳳Terry 於 2014/06/28 21: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