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8 Sun 2014 13:08
  • 字畫

         

        沈洛年愣愣地望著秦獄離去的地方,接著猛然回神,降落到地面上。

 

 

        晴音將手離開樹幹,拍了拍聳肩說:「讓他逃了呢。」

 

 

        「啊.......,不過,總比正面衝突要好多了。比起這個……」沈洛年目光一轉,看向王洛心。

 

 

        王洛心一愣,隨即領悟過來,將白玉盒子遞過來,準備交給沈洛年,卻聽他翻白眼道:「笨蛋,這雖然也很重要,但我是要找你算把房子弄出一個大洞的帳的。」

 

 

        「呃?」王洛心慌了起來,眼睛亂轉,說:「這、這應該說是不可抗力,還、還是說我當時一時糊塗………

 

 

        ………

 

 

        「!?總、總而言之,對不起!」

 

 

        ……唉。」沈洛年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揮了揮手說:「好了,等等我再去把破洞修好,現在先去告訴懷真他們這件事吧。」

 

 

        「喔、喔!」王洛心點點頭,連忙跟了上去,另外兩人對望一眼,也緊跟在後。

 

 

        四人回到屋內,將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聽完之後,眾人不禁嘩然,沒想到竟然還有這種事。

 

 

        「古仙之墓嗎…………

 

 

        「月雯,妳知道嗎?」沈洛年問。

 

 

        「啊,多少知道一些。」月雯說:「但所知道的也不多,不過,至少能確定那裏必定是凶險萬分,畢竟若是很容易的話,當初眾仙也不用拜託鳳凰擇人換靈了。」

 

 

        「既然這樣,我們還要去嗎?」王洛心有些擔心地問。

 

 

        「去!當然要去啦!」寒星有些激動地張開雙臂說:「這種機會百年難得一見啊!何況對方不也說了嗎?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

 

 

        確實,眼下想快速變強,只有這個辦法,不然根本不用打了。

 

 

        「總之,先打開這個盒子吧。」翡翠望向白玉盒子說。

 

 

        「啊,也是。」沈洛年點點頭,伸手將盒蓋掀開,眾人湊了過來,一起查看裡面的東西。

 

 


 

   

        王洛心伸長脖子去看,雖說有點害怕去那種地方,但他的家世到底還是個倒斗的,所以現在也有點小興奮。

 

 

        首先第一樣東西,似乎是一張拓本,王洛心一看就來氣。靠!還是個影本,也不知道是怎麼弄出來的。

 

 

        妍京比他還早看到,歪了歪頭說:「這……應該是戰國帛書吧?」

 

 

        「好厲害!妍京妳怎麼知道?」懷真張大雙眼問。

 

 

        妍京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那個........雖然不如哥哥,但是爸爸還是有教我一點這方面的知識的。」

 

 

        翡翠有點疑惑地望了望白紙,遞給王洛心說:「洛心,你看看,真的是嗎?」

 

 

        這時王洛心才終於能看到,他展開白紙一看就知道,這是一篇保存完好的戰國帛書,不過雖然年代也比較久遠,但是應該是後幾朝的贗品,也就是說是古董贗品,這是個身份很尷尬的東西。於是他一笑更正:「這應該是漢代的贗品,怎麼說呢,你說它是假的,也不是假的,說它是真的,也不是真的,鬼知道這是照本摹的還是胡編的?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好了。」

 

 

        「咦?是……是嗎?」妍京有些尷尬地吐吐舌頭。

 

 

        (後面的東西之後再補上,現在先賣個關子XDD)

 

 

        看完所有東西後,寒星伸了個大懶腰說:「那麼,似乎全部都很莫名其妙呢,我看這根本不是甚麼線索,他娘的是腦筋急轉彎吧?」

 

 

        「我看只是我們不懂而已,我看我能回去問我老爸,尤其是這一張拓本,他應該能說出一些名堂。」洛心說。

 

 

        「這樣啊…….」月雯低頭沉吟了一下,說:「這樣吧,這陣子洛心你們先回去,好好了解盜墓的知識,順便教晴音她們兩個。」

 

 

        「咦?」這提案令眾人吃了一驚,晴音詫異地歪頭:「那你們呢?」

 

 

        「我回龍宮一趟,告訴小茜這個重要的情報,並在那裏老舊的圖書館內尋找和古仙之墓相關的線索,而且,秦獄不是說近期會回去嗎?那我在那哩,小茜也比較有個照應,至於洛年你們………」月雯轉頭說:「也來學習盜墓的知識吧,翡翠,這妳應該懂吧?」

 

 

        這話又是令眾人吃了一驚,而翡翠則是默默地點頭。

 

 

        「那就好啦,那麼事不宜遲,計畫就這麼定囉!」月雯說完,高聲地舉起手,其他人見狀,也只好跟著舉手。

 

 

 

 

        回到久違的鳳城後,王洛心兄妹和晴音道別,先去圓足醫院找他們的父母。

 

 

        到達病房後,母親邱筱霓先給他們個熱情的擁抱,而病床上的父親王霸盟則呵呵直笑:「怎麼?不是說和闇神學習去了嗎?看你們倆好像沒甚麼變化啊?連身高都沒有長。」

 

 

        妍京吐吐舌頭偷笑,而王洛心則翻了翻白眼說:「少囉嗦,以現在我的實力,絕對有資格當中級校官。」

 

 

        「呦?幾個月不見,你這小子的口氣倒囂張了不少啊?」

 

 

        「哼哼,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王洛心說著,將白紙遞給父親說:「你看看,有甚麼想法?」

 

 

        王霸盟詫異地接過,一看,臉色就變了,非常嚴肅。

 

 

        「怎了?」王洛心問道:「這東西有什麼蹊蹺?」

 

 

        他皺起眉頭,說道:「不會吧,這張好像是張古墓的地圖啊!」

 

 

        王洛心看看上面滿是文字的帛書,又看看父親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啊,怎麼難道老爸已經超脫到能從字裡看出畫來的地步了?怎麼看這平日里吃喝嫖賭的老不正經也沒什麼仙根啊。

 

 

        王霸盟興奮得止不住發顫,一邊自言自語:「這從哪裡搞來這麼好的東西,怎麼我就從來碰不到,這次真是造化了,我們還是趕快在別人發現之前把這撥沙子給淘了。」

 

 

        王洛心大大迷惑:「老爸,也許我是笨了點,可您真能從這麼小的字裡看出地圖來?」

 

 

        「你懂甚麼?知道古代文化的博大精深嗎?這叫字畫,就是把地圖隱藏在文字裡頭!」

 

 

        ………那啥?3D立體圖畫書?」

 

 

        「笨蛋!」王霸盟瞪了他一眼說:「字畫,就是把地圖涵蓋的地理位置等詳細參數,用密碼暗語寫出來,懂門道的一看就知。別看這就寥寥幾字,描述的可詳細了!墓牆有多少磚石都一清二處。估計全世界包括我,沒十個人看得懂!」

 

 

        王霸盟沒什麼其他本事,但是從小對那些稀奇古怪的非正統的古代文字和暗語非常得有研究,一句話概括,就是什麼東西生僻他就研究什麼,像什麼西夏的五木書圖,女真最早期的牙字,他都能說出個道道來。所以他能知道這個什麼勞什子的字畫,王洛心倒是一點也不驚訝。

 

 

        但當父子這麼久了,王洛心也很清楚他這個人是得了便宜賣乖的那種類型,在他面前還得裝笨,不然他一句話就把你打發了。於是王洛心裝出很憨的表情,問他:「哦,那上面是不是寫著向左走然後向右走,看見前面大樹向右拐,看見一口井然後鑽下去這樣?」

 

 

        王霸盟嘆了口氣:「儒子不可教也,你小子的悟性這麼差,看樣子我們家到你這一代就玩完了。」

 

 

        王洛心看他這個樣子,還嘆的真是真切,似乎是心裡話,不由覺得好笑:「有甚麼辦法,從小開始我就只有紙上談兵,根本沒倒過一個真斗。倒是你說說能不能看出裡面寫著是誰的墓,或者是不是比較有來頭的主?」

 

 

        「噢,這個現在還看不出來。不過這傢伙應該來頭不小,好像是個戰國時的貴族,手握兵權。墓穴竟然被人用字畫記錄在帛書裡………

 

 

        地位估計相當之高!斗也是個油斗,一定值得一去!」

 

 

        「啊?不是吧?老爸,你年紀都一大把了,又有病在身,該不會想親自出發去倒這個斗?」

 

 

        王霸盟翻了翻白眼說:「怎麼可能,所以要由你來去!話說,你從哪搞來的這個好東西?」

 

 

        「呃………」王洛心想了想說:「是闇神搞來的,近期我們幾個應該會去倒幾個斗,這是其中一座。」

 

 

        「闇神?」王霸盟夫妻倆面面相覷,但前者很快就釋然了:「很好!這樣應該會安全很多,不過你這陣子還是得多多學一下一些新知識。」

 

 

        「喔........對了,老爸,你怎麼就對這座墓這麼感興趣?」王洛心疑惑地問。王霸盟以前就倒過不少斗,稀奇的東西應該見識到不少,何況現在有闇神的資助,也不缺錢。

 

 

        「鬧了半天我剛才都白說了?虧你也是個開古玩店的。」王霸盟正色說:「唐宋元明清的寶貝,的確是巧奪天工,但價值也就在那個水平。戰國墓不同,好幾千年了!搞不好又有甚麼驚世的神器!能不看看嗎?」

 

 

        原來如此,這也是個道理。王洛心想了想,指著紙上的一個圖案,那是個狐狸一樣的人臉,兩隻沒有瞳孔的眼睛很有立體感,好像從那紙上凹了出來一樣:「那你覺得這是甚麼?」

 

 

        「喔!你沒看過吧?這是魯國人牲祭祀所戴的面具。」王霸盟興奮地揮手說:「那時禮樂崩壞,一切都得靠實力。各諸侯國的國君,只有一開始不敢太張揚。墓主可能連周天子都不放在眼裡!比周天子還牛逼的傢伙,他斗裡的東西啊………

 

 

        「好好好,停停停,我差不多該回去了,等等還得教教妍京呢。」

 

 

        「教妍京幹啥?」

 

 

        「嗯?因為妍京她也要去啊。」

 

 

        「那怎麼行!你以為這是去觀光旅行啊?斗理機關重重,哪個出來不是九死一生?你爺爺還在的時候最疼愛妍京,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你爺爺都能爬出來把我掐死!」

 

 

   「等等,就說闇神會跟著了,而且妍京也想啊。」

 

 

        這話令夫妻倆皺起眉頭,畢竟妍京很少主動要求做甚麼,轉過頭去,就見她點點頭。王霸盟見狀,沉吟片刻,揮揮手說:「算了!你們小心點便是。這字畫,先放我這,我要花點時間翻譯。」

 

 

 

        很快地,一個月過去了,這一個月,可說是沈洛年最難熬的一個月。

 

 

        為什麼呢?因為關於盜墓,要學的東西實在有夠多。第一堂課翡翠要他們去看《史書》、《漢書》和《葬經》等,讓他快吐了。

 

 

        不過,撇開這些不說,其他東西倒還不難學,沈洛年也吸收了不少。

 

 

        期間,為了讓雙方學的知識都一樣,翡翠特別去問王洛心他們家的盜墓歷史。簡單來說就是世襲的行當。王洛心曾祖父的曾祖父的爺爺13歲那年,中國華中一帶鬧旱災,那年代,一鬧旱災就起飢荒,你有錢也買不到東西吃,那時候長沙邊邊角角里啥都沒有,就是古墓多,於是靠山吃三,靠墓吃墓,全村人一起倒斗,幾年不知道長沙一帶有多少人餓死,可就他們那村一個都沒死,還一個一個都吃個油光滿面的,那可全是靠著用挖出來的東西跟洋人換糧食吃才能這樣的。

 

 

        再後來時間長了,盜墓這東西和其他東西一樣,也有個文化的積累,到王洛心爺爺那輩,已經有行規、門派之分,那個時候盜墓的分南、北兩派,南派就是王洛心爺爺那派,擅長洛陽鏟探土,高手只憑一個​​鼻子就能斷定深淺朝代,現在很多小說裡描寫動不動就洛陽鏟,其實北派是不用洛陽鏟的,他​​們精於對陵墓位置、結構的準確判斷,也就是所謂的「尋龍點穴」。

 

 

        王洛心的爺爺說北派不夠實在,喜歡亂搞名堂,官僚主義得很,東西拿了就走啦,還一拜二拜的。而南派規矩就不多,進去拿了東西就走,且從不忌諱死人。

 

 

        北派人罵南派是土狗,糟蹋文物,倒過的斗沒一個不塌的,連死人都拉出來賣;南派罵北派是偽君子,明明是個賊還弄得自己跟什麼似的,後來更是鬧到要火拼的地步,到最後兩派終於劃長江而分,北派叫倒斗,南派就叫淘沙或是淘土。

 

 

        說實在,沈洛年比較喜歡北派的做法,到底別人好端端地躺在裡面,隨便闖入,總是要拜一拜,意思一下。不過王洛心長年來都是學南派的做法,所以翡翠建議兩邊都學,也沒甚麼壞處。

 

 

        不過尋龍點穴這招,對沈洛年比較難,所以交由女生去學,他們男生則去學南派。

 

 

        在南派裡,「洛陽鏟」是很重要的,這與其說是鏟子,還不如說是一種奇怪的鑽頭。鑽子頭是一個直徑十幾釐米的圓柱形,後面接著相當長的長柄(今日大多使用可以連接的螺紋鋼管,便於運輸,長度可自行調節)

 

 

        使用的時候,垂直將鑽頭插入泥土中,使用手力或者木槌敲擊,深入地底,拔起時會帶出泥土。盜墓賊可根據拜帶出的地層深處泥土樣品,判斷下方是否埋有古墓。

 

 

        至於如何從土壤呢?簡單來說,若是生土,也就是自然界自然沉積的土壤,它的機理符合自然界的沉澱規律,純淨細膩。

 

 

        而熟土,就是曾被人翻動的土壤,表層土壤和底層土壤有過混合。說得再具體一點,如果你在地層深處土壤發現瓦礫、朱砂、木屑、坑灰,那基本就是有古墓了。

 

 

        當然,更多的時候,土壤中的痕跡沒有那麼明顯,必須進行比較。好比這一帶表層土壤全都是紅色,偏偏打出來的地下土色是黃泥,這就是一個疑點。又比如表層土壤的氣味和打上來的樣本氣味不同,甚至手感不同,全都是值得警覺的細節。

 

 

        熟土還能暗示地下古墓的規格,假如打上來的是白膏泥,便說明規格相當高。真正的高手能根據土壤的氣味、顏色、雜質等細節做出準確的判斷,甚至連古墓的基本結構和朝代都能辨別。

 

 

        不過,說實話,鏟子打的位置也要準確才行,因此情報收集一定要做的完美。

 

 

        至於尋龍點穴,這招說實話不太實用,畢竟地表上的地貌經過幾千年的風吹雨打,早已面目全非,當然還是有能使用尋龍點穴的場合。

 

 

        又過了一個多星期,眾人集中在鳳城附近的火車站,準備搭個四天三夜的火車之旅。

 

 

        之所以要搭火車,是因為月雯在龍宮中所查到的資料,據說一定要從地面慢慢到達古仙之墓,若用飛的,就算它在你眼前,你也不會發現。

 

 

        另外,聽說裡面也無法飛行,最多飄起離地三公分,而且無法持久。

 

 

        最糟糕的是,裡面很多東西都能使妖炁無效化,舉例來說,因機關而飛出來的弓箭,上面所塗的毒液能使妖炁腐蝕,想必是古仙們的傑作。

 

 

        眾人討論片刻後,決定由沈洛年四人,外加沈寒星和沈靖雪進去,畢竟他們有古仙能力,應該有比較大的生存機會,其他人就在上面接應。

 

 

        另外,關於目的地,王霸盟雖然翻出來了,但那畢竟是過去的中國地圖,如今因為祝融撼地,根本不知道在哪裡了。沈洛年就說放心,這種事,交給輕疾就可以了,結果是在過去的山東,現在一個偏僻小村的附近。

 

 

        男生們進到自己的包廂中,沈寒星看了看床抱怨:「搞甚麼,感覺不太乾淨啊,而且怎麼不是彈簧床?」

 

 

        「別抱怨了,你不是抱怨太早起嗎?趕快睡一睡吧。」沈洛年將行李扔在一旁,爬到上鋪,開始睡覺。

 

 

        另王洛心吃驚的是,他一躺就躺了四天,不是睡覺,就是看著天花板發呆,一看就是一天,也不在乎火車一直搖晃,只偶爾望望火車外的景色,但速度這麼快,也看不到甚麼。王洛心想叫他下來打打撲克牌,沈寒星就叫他別白費力氣了。

 

 

        因為那裏很偏僻,所以即使下了火車,離目的地還是有很長的距離,所以他們就去搭漫長的長途中巴,然後是漫長的長途摩托,現在則是漫長的長途牛車,搞得王洛心有種在搞穿越的錯覺。

 

 

        就在他不知道睡了多久後,就聽到沈洛年請來的嚮導老頭子說:「到了!」

 

 

        王洛心嗯了一聲,四下張望。感想就是:說起這地方,該怎麼說呢,真只能說這就是一個地方,什麼都沒。

 

 

        真要說的話,現在正在下毛毛細雨,眼前有一個大湖。

 

 

        突然前面跑來一隻狗,懷真一拍請來的嚮導笑說:「老爺子,下一程咱們騎這狗嗎?恐怕這狗夠戧啊!」

 

 

        「不會。」老爺子大笑:「這狗是用來報信的,這最後一程啊,什麼車都沒,得坐船,那狗會把那船帶過來。」

 

 

     「這狗,還會游泳?」

 

     「游得可好咧,游得可好咧。」老頭子看著那狗:「驢蛋蛋,去游一個看看。」

 

 

        那狗還真有靈性,真跳到河裡游了一圈。上來抖抖毛,就趴地上吐舌頭。

 

 

  「現在還太早,那船工肯定還沒開工,咱們先歇會兒,抽口煙。」

 

 

      晴音看了看天空皺眉:「下午2點還沒開工,你這船工是什麼作息時間啊?」

 

 

   「我們這裡就他一個船工,他最厲害,他什​​麼時候起來什麼時候開工,有時候一天都不開工,能把人急死。」老頭子笑笑:「沒辦法,這河神爺只賣他面子,別人,只要一去就肯定出不來,就他沒事。要是你們會騎騾子,我們就能從山上翻過去,再一天也能到,不過你看你們這麼多東西,我們全村的騾子也不夠你們用的。」

 

 

        翡翠望了望湖說:「老爺子,是不是這條河道上,有一個山洞要過?」

 

 

        「唉!這位老闆,妳怎知道,以前來過?」

 

 

        「到這種地方,總是要先打聽清楚,我看,過河的蹊蹺,恐怕都在那水洞裏面。」

 

 

        「老闆一看就是聰明人,有見識!」老頭子豎起大拇指說:「其實,這都是自古就有的傳說。」

 

 

        「哦?甚麼傳說,說來聽聽。」寒星興趣來了,湊近問。

 

 

        「說來就話長了........」老頭子吸了一口煙管後說:「我小時候就聽村裡的人老人說,那水洞住著蛇精要吃人的!有年輕人不信,結果進去的沒一個出來……

 

 

        一過就是十幾年,沒人再敢進去,沒想到有一天,有個外地的貨郎划著船從那洞過來。村里幾個大膽的年輕人以為沒事了,就划船去探洞。結果還是一個也沒出來,倒是船順著水流漂了出來,破破爛爛的,還有血跡………

 

 

        再後來,也就貨郎一家能幹這行。這也都是晚清時候的事了,現在的船工,就是那貨郎的後人………

 

 

        那狗沒事情嗎?」王洛心奇怪了:「不是用它報信的嗎?」

 

 

  「這狗也是他家養的,別人家別說是狗了,牛進去都出不來。」

 

 

  「這麼古怪的事情,政府就沒人管?」

 

 

  「呵呵,那也要說出去有人信才行,哪個大幹部稀罕來這窮酸僻壤的地方?」老頭子在地上敲敲旱煙管說。

 

 

        翡翠低頭沉思了一下,向靖雪說了悄悄話,後者點點頭,上去聞了聞那狗,皺著眉說:「這狗小時候是吃死人肉長大的!」

 

 

        「原來啊,那是個屍洞,難怪要等時間才能過,那船工,小時候恐怕也是……」

 

 

       「不會吧?」王洛心不禁有些震驚。

 

 

        「老爺子,你這船工,還有他的那位祖先,平日的狀況你了解嗎?」翡翠問。

 

 

        老頭子的臉色微微有些變化,搖搖頭:「不曉得哦,那是他太爺爺那時候的事情了,都不是一個朝代人。」說著看了看天,對那狗叫了一聲:「驢蛋蛋,去把你家那船領過來!」那狗嗚地一聲,跳進水里就遊往山後面游去。

 

 

        「唔……這雨怎麼愈來愈大了?」妍京皺眉抬頭。

 

 

        「寒星,快把雨布拿出來,蓋上行李。」沈洛年叫道:「那邊有個凹洞,你們去避避雨!天氣他媽的太不像話了!」

 

 

        「對對!先找個地方躲一下,船一會兒就來了。」老爺子說,並想一塊過去,但被沈洛年拉著笑說:「唉老爺子!那邊地方也不大,我們別和女生擠在一塊。咱哥倆再找個地方。」

 

 

        「唉,行!」

 

 

        王洛心有些意外,沈洛年竟然會和別人裝熟!卻見寒星在經過他身邊時,輕聲說道:「這老頭子有問題,小心。」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寂音星滅
  • 頭香~~
    資料查很久吧~~辛苦囉~~
  • 恭喜~
    其實沒有,很多都是從原作(盜墓筆記)和漫畫中參考而來

    闇鳳Terry 於 2014/05/23 21:30 回覆

  • 亞夜
  • 頭香
  • 可惜~,差一點

    闇鳳Terry 於 2014/05/23 21:30 回覆

  • g21305
  • 推用心
  • 謝謝,其實都是直接翻書

    闇鳳Terry 於 2014/05/23 21:31 回覆

  • 虛無
  • 未知老頭一隻
  • 呵呵,是啊

    闇鳳Terry 於 2014/05/23 21:31 回覆

  • 混沌
  • 我沒看過盜墓,對當中的一些事也不是很清楚。
    雖然氣氛營造上不錯,但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或許是因為噩盡中世界版圖都已經重劃分,較不大可能有此篇中的情形吧?
  • 同感,我也在避免這種不協調感 = =

    闇鳳Terry 於 2014/05/31 23: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