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哈……呼……」

 

 

         儘管還搞不太清楚到底是怎樣,但眼見危機解除,沈洛年還是鬆了一口氣,跌坐在地上。

 

 

         「洛年,你沒事吧?」懷真擔心地來詢問,其他人也一一靠了過來。

 

 

         「沒,這傷躺個兩三天就好了。比起這個……」沈洛年拒絕攙扶,望向其他倒地的三人說:「先治療他們吧。」

 

 

         也是,其他人點點頭。沈洛年一面聽著輕疾的指示,一面將沒怎麼受傷的左手上的黑氣消除,以能開啟玄界之門,施展光靈之術。

 

 

         就剛剛的戰鬥所來看,沈洛年估計妍京受的傷應該最大,因此決定先去治療她,但一看,卻見她的燒傷遠比想像中來的輕微。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青龍的恢復力也很強嗎?」

 

 

         沈洛年正自言自語地猜測,後方就傳來一聲「不是這樣的」。

 

 

         沈洛年回頭,就見穿著女僕裝的翡翠已經回來。沈洛年說:「喲,回來啦。」

 

 

         其他正在治療洛心和晴音的人也紛紛打招呼,翡翠回應後,蹲在身洛年身旁說:「那傢伙攻擊時本來就很克制了,而且,在火鳥爆炸的時候,妍京應該在周圍做了一道冰之障壁和隔絕氧氣的牆,所以受的傷才會很小。」

 

 

         原來如此啊……。沈洛年一面治療妍京,一面瞄了瞄翡翠幾眼說:「剛剛……是妳幫了我們吧?謝啦。」

 

 

         翡翠沒多說,僅點點頭回應。

 

 

         從之前就是這樣,翡翠的神祕之處一直沒解開,而月雯雖然似乎知道,但也沒多說,沈洛年等人見狀,也漸漸地不再多問,等到她願意說的時候。

 

 

         過了不久,三人大致上都治療完畢,只是要定期換繃帶和進到屋裡掛個點滴就好,沈洛年眼見完事了,就回到房間躺著,咬牙收回闇靈之氣,等待道息將身體修復完畢。

 

 


 

       

        王洛心緩緩睜開眼睛,首先見到的,是最近已經熟悉起來的木製天花板,往旁邊一看,則是正掛著點滴的手臂,而身體則到處都綁著繃帶,離木乃伊只差一步了。

 

 

         「呼......」王洛心嘆了一口氣,同時緊咬著牙,心中所浮現的只有悔恨。

 

 

        他已經躺了四天了,昨天,是他第一次醒來。

 

 

        聽了沈洛年的說明後,知道已經沒事了當然很開心,但一想到自己沒能好好保護妍京,就覺得很不甘心,很希望自己有更強的力量。

 

 

        另外,在聽了自己是最晚清醒的後,又是一陣不甘心,難道在經過這段時間後,自己還是最弱的嗎?連自己的妹妹都比不上?

 

 

 

 

        「──你看起來很苦惱呢,白虎的換靈者,稍微聊一聊怎麼樣?」

 

 

        就當王洛心處於自我厭惡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這樣的聲音,令他猛然回頭,卻見一名穿著黑色戰甲的青年正坐在他房裡的窗邊上。

 

 

 

 

        照理來說,王洛心應該不認識這個人才對,但之前沈洛年有從龍王母那拿到秦獄的畫像,在加上之前瑋熔所說的話和眼前的實力差距,讓王洛心立刻判斷出眼前的人就是秦獄。

 

 

 

        平常的話,王洛心一定會嚇得無法動彈,但此時他正心煩,血氣一勇,也不管這麼多,右手一翻,掏出一顆小石頭,磁軌彈直接往他身上打了下去。

 

       

        攻擊十分順利,對方完全沒有抵抗,隨著一聲巨響,秦獄被轟飛出去,牆壁和窗口也被開了個大洞。

 

 

        煙霧迷漫的同時,王洛心也因為太過順利而清醒過來,他愣了愣,隨即拔掉點滴,抓起房間的趨闇劍,往外跳了出去。

 

 

        他四處張望,想找出被轟飛的秦獄,突然聽到上面傳來聲音:「──一上來就來一記磁軌彈啊。」

 

 

        王洛心吃了一驚,連忙抬頭,卻見秦獄正毫髮無傷地站在樹上:「不過憑這點攻擊,是對我無效的。」

 

 

 

        「──哼,你還真是悠哉呢,這麼有自信?」

 

 

        突然又傳來了別人的聲音,王洛心一愣,還沒找到聲音的主人,就發現秦獄腳下的樹枝以變化成彷彿沼澤般的物質,令他的腳沉了下去,而下一瞬間,身穿血飲袍、眼睛也變化成血凰眼的沈洛年已飄浮在秦獄身後,天仙飛翼正架在他的脖子上。

 


 

       

        兩天前,身上的傷都治療完畢後,沈洛年就和懷真她們討論該如何應付秦獄之後可能會來的問題,結果就是,月雯會在屋子周圍張開結界,並給每個人一小塊精體,一旦結界偵測到有異常強大的人入侵,精體就會發光,讓每個人迅速進入狀況。

 

 

         而就在剛剛,精體發光了,而不久後王洛心的房間又傳出轟然巨響,沈洛年連忙把尚未痊癒的晴音和妍京叫來,畢竟對方的目標想必是他們四個,至於懷真他們,沈洛年就叫他們待命,以防萬一。

 

 

        到達現場後,晴音迅速地將手放在樹幹上,改變秦獄腳下樹枝的性質,而妍京則是去察看王洛心有無受傷,至於自己則全身輕化,一跳來到他身後。

 

 

        「不愧是在人族中被稱為『暗紅閃光』的人,好快啊。」即使脖子被利刃架著,秦獄仍然用毫無緊張感的口氣笑說。

 

 

        「嘖!」沈洛年咋了一下舌說:「你是故意的吧?無論是被洛心打到,還是被晴音困住,或是被我架著脖子。」

 

 

        「那當然,不然你們根本不會聽我說話嘛。」

 

 

        「............雖然我等等就會砍了你,但還是姑且聽聽看吧。」沈洛年有些虛張聲勢地說,其實他看的出來對方非常有自信,顯然認為自己可以輕易逃脫現在這個狀況,所以沈洛年也不敢直接開打,只好順著對方拖延時間,思考戰術。

 

 

        「那我就開門見山了。你們可有意思加入我們嗎?」

 

 

        「哈?」

 

 

        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讓沈洛年只能愣愣地呆著,說不出話,其他三人也是一樣。

 

 

        但這當然沒有持續很久,沈洛年馬上回神罵:「當然不可能,你神經病啊!」

 

 

        「是嗎?難不成你覺得,這世界的發展是正確的嗎?」

 

 

        「?」這問題問得太莫名其妙,沈洛年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反而是晴音皺眉問:「甚麼意思?」

 

 

        「我問你們,理想的世界,應該是甚麼樣子?」秦獄不答反問:「是不是生靈彼此間和睦相處,即使是不同種族,若對方有難,也能毫不猶豫地去幫助牠們呢?」

 

 

        「的確,但這根本不可能吧?若沒到天仙境,就算是同個種族,也有可能因為糧食等問題而互相殘殺啊。」晴音說。

 

 

        「妳說的沒錯。但是,這個世間現在的樣子,和『理想』也差太多了。」秦獄張開雙臂說:「各種族為了追求族群強盛而爭執,就算是愛好和平的種族,也會被牽扯進去,到最後就從小規模的爭鬥演變成戰爭,各個為了自身族群而戰,結果只會給彼此帶來悲傷、痛苦與憎恨,長期累積下來雙方就成為不共戴天的仇人,最後往往連仇恨的理由都不知道。」

 

 

        秦獄的話令沈洛年想起牛頭人和雲陽,也是完全不知道為什麼,一碰面就開打。說實話,和這兩族交好的沈洛年,實在很希望他們能和好。

 

 

        四人沉默了一下子後,王洛心開口道:「..........確實,你說的是正確的。但就某方面來看,那也是一種物競天擇吧?」

 

 

        「物競天擇?」秦獄聽了,嗤之以鼻:「這種事應該是長時間、慢慢自然演化出來的,和蓄意發動的戰爭根本不能混為一談。」

 

 

        也是啊………沈洛年微微加強右手的勁道說:「不過,那終究是少部分吧?大多數的種族如今還是能和睦相處的,像麟犼就把家建在犬戎族的地盤中呢。」

 

 

        「那只是麟犼一族仗著實力而住下的,牠們彼此其實並非好友,氣氛並不佳──實際上,如今不少妖族都是如此,表面看似沒事,但私下的小衝突仍然不斷,一個不注意,就會演變成戰爭了。」秦獄緩緩說:「試問,倘若如今犬戎族的實力大增,多出幾名天仙,牠們會不會試圖趕走、殘殺麟犼一族呢?」

 

 

        沈洛年想了一下,冷汗馬上就下來了,照理來說犬戎族很愛族人,所以應該不會隨便發動戰爭才是──對人類例外──,但麟犼一族數量本就稀少,再加上天仙只有焰華一名,若犬戎族真的多出幾名天仙,那焰丹她們就真的危險了。

 

 

        這下眾人都說不出話了,而秦獄見狀,便輕輕一笑:「如何呢?對這個世界的感想。」

 

 

        沈洛年咬咬牙,說:「那麼,我倒要問你,你要如何修正這個錯誤的世界?」

 

 

        「很簡單,從根本上改變法則。」

 

 

        這句話,四個人都聽不懂,而秦獄則繼續說道:「這個世界的法則,就是古仙們所立下的,只要消滅祂們,並找到代替者,就能重新創造一個新的世界,而這世界將會更加接近理想。」

 

 

        「代替者……?」晴音張大雙眼,歪頭詢問。

 

 

        秦獄誇張地點頭說:「正是我們幾個。」

 

 

        眾人都驚呆了,過了一會兒,看照王洛心傷勢的妍京第一次開口問:「既然如此,你又是為了甚麼要發動戰爭呢?這樣不是和你的理念相反嗎?」

 

 

        「理由也是因為古仙們所創下的蠢規則,照理來說,我一復活,就是個禍害,祂們應該立刻來討伐我才對,但祂們的規則中,有著一條除非世間的平衡受到影響,否則祂們就不能隨便干涉的規則,為了引祂們出來,這是唯一的辦法。」

 

 

        「什.........!」眾人大吃一驚,妍京隨即有些憤怒地喊道:「別開玩笑了!就因為這樣,天下生靈都得被牽連進去嗎?太荒謬了!」

 

 

        「這是為了大體著想,只要成功創出新世界,數萬年後,透過沒有爭端所減少的犧牲數量,必會超過在此戰爭中所犧牲的數量。」

 

 

        以少換多嗎?這確實符合沈洛年的行事風格,但這件事的概念實在太大,讓他有些無所適從。他想了想說:「有點意外呢,我還以為你的目的是向三大龍族報仇呢。」

 

 

        「若是為了報仇,那朕和世間不斷發起爭端的生靈們有何區別?不過,古仙青龍命令三大龍族討伐我們這件事,的確是使我興起改變世界的契機就是了。」秦獄呼了一口氣說:「暫時說到這裡吧,詳情以後再說。如何?想不想加入我們呢?」

 

 

        四個人互望一眼,最後由沈洛年開口說:「你說的或許是正確的,但我也明講了吧,這個世界變成怎樣,關我屁事啊,更何況管理世界這種麻煩事我才不想做。不過,若你的戰爭威脅到我的熟人,那我可不會客氣了。」

 

 

        另外三個人也點點頭。秦獄見狀,也不顯失望,繼續說:「無妨,你們以後就會了解的。」說完,右手掌上開啟了一道玄界之門,四人都警惕起來,結果卻掉出一個白玉盒子。

 

 

        「這啥?」沈洛年疑惑地問。

 

 

        「這對你們來說是好東西,裡面是關於『古仙之墓』的資料。」秦獄回答。

 

 

        ………哈?

 

 

        他剛剛說甚麼?古仙之「墓」?

 

 

        秦獄顯然理解他們的疑惑,繼續說:「別誤會了,這只是一種稱呼,不代表古仙已經死了。」

 

 

        「在數十萬年前,古仙們曾心血來潮,給天下所有生靈均有『換靈』的機會,於是各自隱密建造出一個地方,裡面布滿著各種陷阱與冥界中的黑暗生物,倘若能一路過關斬將,最後便能得到換靈──只不過是部分換靈,最多五成。」

 

 

        「但這十分困難,首先是位置難找,再來,一旦被發現了,等到第一批人進去成功回來或死在裡面後,第二批人就找不到了,理由是位置自動改變了,裡面的結構也會改變些許。」

 

 

        「而到了近數千年來,古仙之墓的位置紛紛轉向人類所創造的古墓之中,理由是裡面已有許多巧石機關,能增加難度。」

 

 

        四人聽得一愣一愣,沈洛年心想古仙還真是吃飽沒事幹。他問:「既然那是給人換靈的,那我們這些換靈者去有何用?」

 

 

        「問的好,理由是倘若本身就是換靈者,那去的話能夠大幅提升仙化程度。舉例來說,你的換靈程度應該能夠接近大成,也就是說至少一口氣跳了一千年。」

 

 

        四人又大吃一驚,這也太作弊了吧?王洛心愣愣地問:「那、那個白玉盒子裡面的是……」

 

 

        「正是我所查到關於現在四座古仙之墓的資料,不過,詳細位置和裡面的內容還要靠你們自己揣摩。」

 

 

        「為什麼要這樣做?我們又沒有要加入你們,這樣根本是對你自己不利。」晴音警戒起來,瞪著他問道。

 

 

        對此,秦獄只笑而不答。但四人心裡多少有底,也就是說,對方認為就算最後沒法把他們拉為夥伴,他們的威脅也大不到哪裡去,又或是,對方有辦法讓他們一定能成為自己的夥伴。

 

 

        「我剛剛說的都是實話,這你應該很清楚。」秦獄稍微回頭望了沈洛年一眼說:「不管怎麼樣,你們只有選擇接受這個東西,不然只能等死。」

 

 

         這倒是真的,眼前的東西似乎真的只能選擇接受。沈洛年說:「就不能再告訴我們一些裡面的資料嗎?」

 

 

        「詳情去問敖茜吧,她應該也知道一些。」

 

 

        「咦?可、可是王母完全沒說過啊。」若早點講,那他何必花費功夫訓練他們?嘛,雖然應該還是要訓練一下,然後再進去會比較保險,畢竟洛心和妍京之前不過是隻可憐的雛兒。

 

 

        「一來,是不知道位置,二來,是因為太過冒險。」

 

 

        「冒險?」

 

 

        「沒錯,因為過去挑戰的妖族,在歷史記載中沒一個成功的,即使曾經一口氣進去十個天仙,到最後卻沒有一個回來,全死在裡面。」

 

 

        眾人不禁倒吸了一口氣。沈洛年不禁在心中暗罵:媽的!那我們幾個傻逼不是去送死嗎?更何況要去四個!

 

 

        秦獄見眾人的表情,莞爾一笑說:「不用這麼擔心,身為換靈者的你們,朕敢保證沒這麼容易死。」說完,便將白玉盒子往下一扔,王洛心急忙將它吸到手上。

 

 

       「那麼,今天就到此為止吧。」突然間,沈洛年就被一股看不見的壓力猛然往後一推,令他直接往後飛摔,照理來說匕首應該順勢劃傷秦獄的脖子,但就在接觸瞬間,他的皮膚產生了變化,浮現出黑色的鱗片,保護了他,鱗片上連刮痕都沒有。

 

 

        接著他完全不靠妖炁,直接硬生生用肉體跳脫晴音利用凝訣加固過的沼澤。他飄在半空中,望向剛在空中調好姿勢的沈洛年說:「幫我轉告敖茜吧,近期我會找她敘舊,順便當成戰前宣言,你們就好好在大戰前挑戰完古仙之墓吧。」語畢,他拍了一下手,隨即身上爆出黑色濃煙,接著整個人就不見蹤影了。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亞夜
  • 頭香?
  • 嗯嗯,恭喜~~

    闇鳳Terry 於 2014/04/26 23:04 回覆

  • 虛無
  • 火影的梗
  • 還加入了混沌大的梗喔

    闇鳳Terry 於 2014/04/26 23:05 回覆

  • 新心生森深
  • 期待古仙之墓的戰鬥!!!
  • 敬請期待!
    但老實說,大部分都是盜墓筆記的內容,所以看過的人可能覺得很無聊,但若沒看過盜墓筆記,就可以好好期待一下了

    闇鳳Terry 於 2014/05/03 21:37 回覆

  • 您的暱稱 ...
  • 雲陽跟牛他們不是早就好了嗎??
  • 這.......就請當作bug吧 = =

    闇鳳Terry 於 2014/05/03 21:38 回覆

  • 混沌
  • 有種螺旋假面去找拿魯頭,被包圍後仍閒話家常的畫面既視感。
  • 嗯嗯,因為正是從那裏參考而來的啊XDD

    闇鳳Terry 於 2014/05/15 16: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