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奇妙的出現和莫名的台詞,讓在場的人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回答。

 

 

       不,還是有人馬上就做出反應,那就是王洛心一和那名女子對上眼,立刻嚇得癱軟在地,嘴巴彷彿缺氧的金魚般開開合合,身體也抖個不停。

 

 

        沈洛年見狀,馬上就知道眼前的對手不是普通貨色,但他並沒有因此退縮,反而板起臉,哼了一聲笑說:「什麼驗收啊?搞得好像妳有一直盯著我們的訓練似的。話說回來,明明是妳不請自來,也不抱上名號啊,嗯?」

 

 

        「闇、闇、闇神,拜託你別再挑釁她了,我、我們還是快逃吧。」

 

 

        「逃什麼啊!笨蛋!明明甚麼都還沒做,卻要逃出家門嗎?我絕對不幹!」

 

 

        「可、可是,翡翠姊不在的話──」

 

 

        「好了,洛心,就算我們逃,對方也不會放過我們吧?」晴音一面這麼說,一面再度拿出金箍棒。

 

 

        女子聽了,笑了笑點點頭說:「嗯,說的對呢,另外,剛剛那位鳳凰小子說的沒錯,我的確有一直看著你們訓練。」

 

 

        沈洛年聽了,不禁驚訝起來,既然一直看著,那自己怎麼完全沒注意到?不過話又說回來,即使是現在,自己也感應不到任何的妖炁,倒是有勉強感覺到別種奇怪的東西。

 

 

        但沈洛年還是先忽略這個,反而如此吐槽:「拜託,什麼鳳凰小子,我可是有名字的!」

 

 

        「啊?面對這種弱者,根本不配我用名字來稱呼他。」女子不顧沈洛年火大的表情繼續說:「說到名字,你剛剛也有要我抱上名號對吧?嗯,好吧,我叫瑋熔,冥序軍團中四大將之一,給我記住了啊。」

 

 

        「冥序軍團?」

 

 

        「嗯!就是由秦獄大人所率領的最強軍隊。」

 

  

       秦獄。

 

 

        那不就是他們之後所要面對的,最強敵人嗎?

 

 

        沈洛年瞪著對方說:「啊啦,沒想到敵人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怎麼,是想先殺了我們嗎?」

 

 

        瑋熔聳聳肩說:「怎麼會,我剛剛不是說要『驗收』了嗎?就只是親身體驗你們四個究竟變強到甚麼程度了。」

 

 

        「喂,雖然還不知道妳究竟有何意圖,但要是隨便忽略我們的話,我可是會很困擾的喔?」

 

 

        不知何時已換成冰蠶袍的懷真,將頭上的髮飾拿下來,灌入妖炁後一抖,變成了一把長劍──雷鬼劍,而寒星、靖雪和凱布利也紛紛換成戰袍並拿出武器,不過不知為何,只有月雯呆呆地看著她,似乎在思考甚麼事情。

 

 

        「唉呀,站在我的立場,我只是要確認古仙換靈者們的實力,你們也湊上來就不太好衡量了呢,所以說──」

 

 

        瑋熔輕輕用左手向懷真他們揮了一下,接著──

 

 

        「!」

 

 

       一道強烈的熱流向他們襲來,雖然懷真連忙用妖炁抵禦,卻彷彿完全無用般,身體遭到了炙熱的紅焰燃燒。

 

 

        「「「「「嗚啊!」」」」」

 

 

        五人一同被吹飛到數十公尺外,紛紛倒地,同時也因為身上的燒燙傷而難以站起,不只如此,剛剛熱流所經過的草地,也跟著枯黃、燃燒了起來。

 

 

        「妳這傢伙!」沈洛年咬牙切齒地瞪向瑋熔,對方卻完全不在意地彈了一下手指說:「接下來,得開個結界才行。」

 

 

        「?」

 

 

        沈洛年突然發現四周變熱了起來,仔細一看,周圍被一顆巨大的火球給包圍住了,他們四個和瑋熔都被關在裡面。

 

 

        「好了,這樣子就不會被干擾了。」瑋熔將槍尖對準他們說。

 

 

        「嘖!」沈洛年苦惱起來,拔出天仙飛翼,接著顯現出血飲袍和血凰眼,對王洛心和妍京叫道:「喂!振作點。」

 

 

        ──話說回來了,這似乎不是普通的火焰啊。沈洛年用眼睛看了看,發現火焰裡面流動著和瑋熔體內一樣的東西,而那東西就是他剛剛所感應到的奇怪的東西,那到底是?

 

 

        「果然,那傢伙是..........」倒在一旁的月雯見了,便大喊:「小心一點!洛年,那是『原息』啊!」

 

 

        「原息………原息嗎,不過,那傢伙難道也是精靈嗎?」

 

 

        沈洛年如此嘟囔,至於瑋熔則一臉佩服地說:「不愧是精靈,果然見多識廣呢。」

 

 

        「我說,照她這麼台詞,她應該不是精靈吧?」晴音說。

 

 

        「也是呢,不管怎樣,總之先打再說。」

 

 

        話一說完,全身輕化的沈洛年立刻飛到瑋熔眼前,雙匕不斷飛舞,十八撩亂──落石對瑋熔砍了下去。

 

 

        「喔?」瑋熔似乎沒料到沈洛年會突然撲過來,但她也不揮舞長槍,就擋下沈洛年的每一道攻擊,而且也不會因為那龐大的質量而被逼得往後退,正確地來說,是飛翼的每一下攻擊都被瑋熔周圍的火焰防住了。

 

 

        沈洛年不禁為這防禦力咋舌,這時,瑋熔乍看很無趣地嘆了一口氣說:「真令人失望,虧我還特地拿出『灼炎之鬼』,看來根本沒必要。」

 

 

        說罷,瑋熔便將長槍──灼炎之鬼一揮,一道蘊含強大力量的炎流便往沈洛年鞭打下去,沈洛年一驚,連忙提起炁息防禦,但身上的碧綠光芒卻直接被紅炎給融化,硬生生地打了下去。

 

 

        照理來說火焰是傷不了身穿血飲袍的沈洛年的,但其所蘊含的「原息」卻直接穿過血飲袍,讓沈洛年受到傷害。

 

 

        「嗚!」沈洛年悶哼一聲,連忙拉開距離,所幸對方似乎手下留情,因此雖有明顯的燒傷,但還不算嚴重。

 

 

        「洛年,你別一個人來,我們一起上。」下面的晴音抬頭說道。

 

 

        沈洛年聞言一愣往下看,發現另外兩人都準備好戰鬥了──儘管王洛心還在發抖──不過讓沈洛年驚訝的是,晴音竟會主動說要和他一起戰鬥?

 

 

        想到這兒,沈洛年就不禁笑了出來:「啊,是啊,一起上吧。」

 

 

        「嗯!沒錯,你們一起來吧,這樣我才能玩得開心一點。」瑋熔看似高興地笑說。

 

 

        「我們會馬上讓妳後悔的。」沈洛年瞇起雙眼,飄到晴音身後喊:「妍京,上吧!」

 

 

        「好。」妍京將長槍倏然往瑋熔一指,瞬間一道冰雪龍捲風便筆直地往她衝去,對那火焰障壁進行猛烈的攻勢。

 

 

        「想要用冰來和我的火互相抵消嗎?不過很遺憾,就憑這麼一點寒冷──」

 

 

        瑋熔突然閉嘴,因為她看到冰雪中夾帶著一道綠色光芒,正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衝來,接著隨即打在她的火焰上,發出劇烈的碰撞聲,仔細一看,那竟是一顆小石頭。

 

 

        和之前那場「驗收」一樣的方法嗎?真是愚蠢,這怎麼可能會有用呢。

 

 

        瑋熔正不悅地想著,突然微微一愣,抬起頭來,卻見沈洛年正將手放在晴音肩上,兩人一同飛來。

 

 

        「看‧招!」晴音大喊著,手中帶著紫光的金箍棒倏然變成一棵千年神樹這麼大,接著晴音使用型態變化,讓它變成一把長矛,同時沈洛年使用他這六十多年來所息得的能力,將自己、晴音還有金箍棒的質量大幅提升,兩人就這樣由上往下,對準磁軌砲正攻擊的點刺了下去。

 

 

        轟隆!

 

 

        金箍棒、磁軌砲、雪龍捲和炎之障壁產生劇烈衝突,結果瑋熔的火焰漸漸地被減弱,不斷有大大小小的火星從攻擊點上掉落。

 

 

        「喔~~」瑋熔似乎感到佩服,說:「雖然我沒使出全力,但能做到這樣也真了不起呢,既然如此──」

 

 

        瑋熔將長槍一揮,隨即數道強烈的炎鞭將三樣攻勢給逼退,接著還冒出數隻栩栩如生的火鳥,對著沈洛年和晴音衝去。

 

 

        「嘖!」晴音連忙收回金箍棒,接著,在沈洛年的能力下兩人化成五道分身殘影,火鳥穿過分身,打在地面上,隨即吞噬、燃燒了周圍的一切。

 

 

        「呀!」「我的媽啊!」

 

 

        卻是下方的兩人被爆炸所波及,紛紛喊了出來,而妍京距離最近,直接被火焰所吞沒。

 

 

        「妍京!」王洛心大吃一驚,連忙想奔往她那裡,但又突然往後跳了一大步,卻是瑋熔飛了下來,長槍直往王洛心刺去。

 

 

        「既然要打近身戰,我就不特別防禦吧。」說罷,瑋熔周圍的火焰障壁變消散了。

 

 

        「「洛心!」」上面的兩人見狀,連忙飛了過去,但還沒到他的身邊,王洛心就已渾身燒傷、倒地昏迷了。

 

 

 

        「哎呀。」瑋熔狀似有些抱歉地說:「因為你們剛剛的表現超乎預期,害我稍微認真了點,真可惜啊,原本還想再看看你們要如何聯手呢。」

 

 

        「妳這傢伙……真的有打算道歉嗎?」沈洛年有些無力地說,接著對晴音使了個眼色,晴音點點頭,降落在瑋熔面前。

 

 

        「唉,總之我自己把計畫搞砸了,凌華說的沒錯,我的個性要改一改才行。」瑋熔嘆了一口氣說:「既然如此,就快點解決吧。」

 

 

        「哼,別以為有這麼容──」話還沒說完,瑋熔就突然出現在晴音面前。

 

 

        那真的是一瞬間,晴音完全沒看到她移動腳步,但吃驚之餘,晴音還是快速反應,揮舞金箍棒應戰,但結果根本是一面倒,晴音的每一道攻擊都被擋下,而瑋熔的攻擊因為太過直來直往,沒有虛招,所以晴音還是勉強能用金箍棒接住,卻還是會因此後退,身體也不斷被灼燒著。

 

 

        儘管很痛,但晴音還是咬牙忍耐著。突然,她瞥到沈洛年已準備完畢。

 

 

        只見他渾身上下都包覆著爆訣炁息,但唯有雙手和雙匕是黃色的輕訣。

 

 

        這是沈洛年的獨門招式,先將身上的「養炁道息」停止運轉,接著分別將不同的地方轉換成炁訣,在全身輕化的狀況下,施展爆閃,瞬間到對方身邊時,再利用銳利的輕訣攻擊。

 

 

        眼看沈洛年已經好了,晴音便微微一笑,抓好時機施展形態變化,突然間,金箍棒彷彿一條蛇一般柔軟地纏上灼炎之鬼,接著使出以它現在的外表不符的力量硬生生地將長槍固定。

 

 

        「!?」瑋熔似乎看不出晴音的用意,但她的眼角馬上瞄到沈洛年,可惜的是,等她注意到時,沈洛年已近在眼前,雙匕惡狠狠地往她的脖子刺去,這時瑋熔周圍並沒有防護,眼見就要刺中──

 

 

        「「!」」

 

 

        沈洛年和晴音同時吃了一驚,因為瑋熔竟然鬆手往後一飛,雖然她這樣可以躲過攻擊,但這樣不是等於扔下武器了嗎?

 

 

        但這疑問馬上就消失了,只見瑋熔一對長槍張手,它就化成火焰從金箍棒上消失,接著又出現在她手上。

 

 

        「哎呀,雖然我也有其他方法可以對付,但我總想嚇嚇你們啊。」瑋熔看著兩人吃驚的表情,得意地笑著。

 

 

        「那麼接下來.......」瑋熔瞇起雙眼,瞬間她的周圍出現數十顆一公尺大的火球:「你們就好好躲吧。」

 

 

       話聲一落,火球就一同噴射,夾帶著令人難以相信的熱氣往兩人砸來。

 

 

        「唔!」「嘖!」兩人同時露出苦惱之色,晴音將凝訣凝聚在金箍棒上,快速飛舞使出一道圓形盾牌,而沈洛年則利用輕化、時間和血凰眼的能力,快速躲過。

 

 

        但這根本不是辦法,才不到幾秒,晴音的右手就被灼燒,在她痛呼一聲時,金箍棒也因此掉落,眼看下一顆就來了。

 

 

        「晴音!」沈洛年顧不著躲,連忙飛到她眼前,手上布滿紫色光芒的右刃對著火球砍下。

 

 

        噗哧!火球雖然分散,卻也燒傷了他的右手掌,沈洛年咬牙忍耐時,瑋熔竟出現在他眼前。

 

 

       「挺有膽識的,但也太有勇無謀了。」瑋熔如此評價,長槍對著他揮了下去。

 

 

        「嗚......」沈洛年連忙架起雙刀,擋住了她的槍尖,但就在這時,發生了一件難以置信的事。

 

 

        堅硬度只遜於金犀的天仙飛翼竟然開始扭曲變形了!

 

 

        怎麼回事?明明這麼長久的戰鬥來,從來沒見它有破損過。

 

 

        這樣不行,不然會被融化的!沈洛年如此判斷,連忙想往後拉開距離,但瑋熔左手卻佈滿了火焰,用力地朝他胸口揍了下去。

 

 

        「嗚啊!」儘管上面的原息少的可憐,但沈洛年還是受到了巨大的傷害,一口甜血吐了出來,跌落在已面目全非的草地上。

 

 

        「洛年!」晴音大吃一驚,但瑋熔卻撲上來:「妳可沒空關心別人喔。」

 

   

 

 

 

           「唔…………」懷真掙扎著爬起來,首先映入她眼簾的,是一道巨大的火焰結界。

 

 

           再仔細看,竟見沈洛年被瑋熔揍到地面上,而晴音不到五秒後,也倒了下來。

 

 

           「洛年!晴音!」

 

 

           「把拔!晴音、妍京!」「老爹!洛心!妍京!」「主人!洛心!」「我的天……」另外四人聽了,也顧不得閉眼休息,連忙一一站了起來。

 

 

          「各位,聽好,我們一同使用最強的遠距攻擊,打破她的結界!」懷真道,另外四人點點頭,紛紛準備。

 

 

          「沫嵐原息!」「「蒼龍破!」」「炎狐之爆!」「冰鳳之凍!」

 

 

           精靈的藍天色原息、上仙和天仙的上等雷術以及兩位具有鳳凰、仙狐和人類之血的人所施展的獨特炎術、凍術,一同爆發出來,以銳不可擋的氣勢衝向結界,但是──

 

 

          被擋下了。

 

 

          雙方發生劇烈衝突,但結界卻沒有要毀壞的跡象。

 

 

          「怎麼會………」懷真呢喃著。

 

 

          「為了避免被打擾,我有很大的心思都在結界上呢,這樣也可以避免我太認真而不小心殺了他們。」瑋熔以嘲笑的眼光看著他們的攻擊。

 

 

          「唔..........!」然而懷真他們沒有死心,持續使出攻擊,認為遲早會貫穿。

 

 

          「真是的.........反正我也差不多要走了,你們不用這麼拚命啦。」瑋熔聳聳肩說。

 

 

          「要走了?我可不會讓妳稱心如意,明明甚麼也沒解釋,打完就想跑嗎?」

 

 

          瑋熔眉毛微微一抬,往下看著沈洛年說:「真厲害,我還以為你痛的動不了了。」

 

 

          「是很痛沒錯,但這個狀態可以忽略疼痛呢。」仔細一看,就見沈洛年的肌膚毫無血色,還隱隱泛出黑氣。

 

 

 

          「闇靈之力嗎?不過很遺憾,你是不可能把我變成殭屍的。」

 

 

          「啊,我想也是,不過………」沈洛年猛然一撐大眼睛,突然間,瑋熔發現自己手上的長槍不見了。

 

 

 

          「咦?」

 

 

          反而是貫穿在自己的胸口上。

 

 

          「啊……」眼前景象逐漸模糊,感覺自己正在下墜。

 

 

          沈洛年見狀,立刻飛到她眼前,五指併攏,布滿黑氣的手眼看就要貫穿她的身體──

 

 

          「?」

 

 

           但才一碰到她,瑋熔就化成火焰消失了。

 

 

          「那是分身啦。」

 

 

           背後冷不防地傳出這樣的聲音,沈洛年連忙回頭,卻見瑋熔不知何時在自己後面。

 

 

          「那種幻術,對我怎麼可能有用呢,嗯?」瑋熔一邊說,一邊抓住他的右手,將原息灌入他體內。

 

 

          儘管感覺不到疼痛,但沈洛年的「眼睛」還是看出他正在從體內被燃燒著,再這樣下去,他會變成外生內熟的屍體。

 

 

          沈洛年連忙使出神羅天征,勉強逼開她的手,但瑋熔卻反身一腳,把他踹到地面上。

 

 

          「嗚.......今天第二次啊……」深陷地面的沈洛年,不禁說出這樣的話。

 

 

          「如果你還想抵抗,我不介意再來個第三、四次喔?只要不把你打死或弄殘廢,來幾次都行。」瑋熔降落在他眼前,槍尖指著他鼻尖說道。

 

 

          「可惡……」

 

 

 

 

 

          翡翠站在一座山腰上,對面的山就是他們的家的所在地。

 

 

        此時那裏有個巨大的火焰圓球,裡面躺著四個人,有一名女子拿著槍指著其中一名倒下的少年。

 

 

        至於火球的另一面,有藍天色的氣流、兩條巨大的雷龍伴隨著大量的電流以及不斷冒出來的炎狐和冰鳳正試圖突破火球,但顯然沒甚麼效果。

 

 

        「那傢伙……果然襲擊了啊。」翡翠如此嘟囔著。

 

 

        早在幾個月前,翡翠就感應到對方在樹林中觀察,但既然對方沒有行動,那她也就靜觀其變。

 

 

        幸運的是,對方的個性似乎十分粗心大意,只要翡翠好好收斂,對方就不會注意到她的原息,要非如此,雙方早就接觸了。

 

 

        今天早上,翡翠注意到對方開始要有行動了,原因是她的原息一直起伏不定,似乎很想動手,以防萬一,翡翠才對沈洛年說要出來買菜。

 

 

        其實她也真的買了,但不知為何卻放在數十公尺遠的地方。

 

 

        「雖然不想讓別人知道我還活著,但鬧成這樣,實在是無法不管了呢。」

 

 

        翡翠自言自語著,突然間,她身上的女僕裝消失了,取代而之的是帶有血紅色條紋裝飾的漆黑長袍,黑袍外面還有著同樣是黑色的斗篷。

 

 

        「接下來.......」翡翠腦海中開始想像,雙手發出黑色的光芒,緊接著,左手出現一把弓,右手出現兩支箭,問題是,那兩支箭長得很奇怪。

 

 

        木製的──也就是讓手握住的地方短得可憐,只有一隻手掌的長度,而鐵製的──也就是具有殺傷力的部分卻很長,而且鐵還是呈螺旋狀的。

 

 

       翡翠用右手拇指跟食指將第一支箭搭上弦,第二支箭則是用右手另三根手指抓好,然後將弦拉開,指著對面的火球,接著──

 

 

        大量黑氣從翡翠身上冒了出來,配合著箭的形狀以螺旋狀纏繞上箭,黑氣不斷集中,接著以同心圓的樣子往外噴發,周圍的花草樹木一碰觸到黑氣就失去水分,立刻乾枯,有些甚至化為沙粒,消散在空氣中。

 

 

        「螺旋箭。」翡翠輕聲說道,接著放開,箭立刻快速地射了出去,但她沒有停手,緊接著搭上第二支箭。

 

 

 

 

        「不管你怎麼掙扎,都贏不了我的。好啦,開心一點,我可是要放你們一條生路喔?」瑋熔如此說,接著又將手底在下巴說:「不過嘛,我也可以直接帶走你們,用『石板』封印起來,畢竟用說服的好麻煩啊。」

 

 

        「..........?」沈洛年正聽不懂她說的話,突然看到外面一道黑色光芒射來。

 

 

        「……!?」瑋熔也很快地回頭,發現那是一支放出同心圓黑氣的箭,箭射上結界,黑暗與火焰不斷衝突。

 

 

        「什、什麼?」這是瑋熔今天第一次顯出驚訝的表情。

 

 

        好機會!沈洛年見她注意力被轉移了,連忙開口默念:「Spirtscall………」

 

 

        因為瑋熔的結界大部分的防禦都集中在另一側的懷真等人身上,所以這一側的防禦自然較弱,很快地,結界就被突破,開出了一個大洞,但箭也因此停下攻勢,掉了下來。

 

 

        但這還沒完,另一把一模一樣的箭立刻跟上,從開出的大洞射進來,往瑋熔殺去。

 

 

        「唔!」瑋熔連忙將原息集中在灼炎之鬼上,槍一揮,以槍柄擋住這造型奇特的箭。

 

 

        「這、這、這是?」瑋熔第一次露出苦惱的表情,似乎有些吃力,她立刻加強力量,將箭彈開,而上面的黑氣也消散了。

 

 

        但沈洛年也已念完咒,眼見機不可失,他立刻施術。

 

 

        木靈‧樹界降誕!

 

 

        突然間,數棵樹木從沈洛年身邊長出,雖然數量少,沒到森林的規模,但每一棵都很巨大,樹木立刻纏上瑋熔,緊緊固定住她的脖子、雙手和雙腳。

 

 

        「「「「「!」」」」」懷真等人也見到眼前的狀況,立刻抓緊機會,加強力量,結果這一面的結界也被破壞了,這一破壞,毀壞了整個結界的平衡,因而完全摧毀。

 

 

        這還沒完,懷真等人所使出的攻擊繼續前進,命中正被樹木纏住的瑋熔,沈洛年見狀,便補了兩顆闇靈炮進去。

 

 

        這一下簡直非同小可,六人所使出的攻擊,不僅瑋熔,連那些巨大的樹木都被吞沒了,攻擊波一路衝到百多公尺外,接著產生劇烈的爆炸。

 

 

        爆炸所產生的強烈光芒令眾人睜不開眼,但沈洛年無暇呆站著,連忙用黑氣擋住光芒,並試圖保護倒地不起的晴音等人避免被爆炸的餘波所波及。

 

 

        過了不久,光芒、餘煙都漸漸消散,但眾人仔細一看,卻見瑋熔毫髮無傷的癱坐在地上。

 

 

        眾人不禁同時倒吸了一口氣,這是甚麼怪物啊?

 

 

        但瑋熔沒像剛剛一樣得意地炫耀,反而一臉嚴肅地站起,拍了拍身上的木屑,望向剛剛箭射來的方向。

 

 

        「...........沒有感應?怎麼會?我現在很專心啊………難不成剛剛是毛族的高科技武器?」

 

 

        由於距離過遠,所以沈洛年等人沒聽到她在說甚麼,接著箭瑋熔想找剛剛的那兩支箭,卻發現它們已經消失了。

 

 

        瑋熔微微沉吟了一會兒,接著高高升起,對著沈洛年等人喊說:「近期內,秦獄大人會親自來找你們的,做好覺悟吧!」

 

 

        說完,她立刻往後飛走,很快就不見蹤影。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新心生森深
  • 頭香,我拿下了
  • 恭喜~~
    你速度總是這麼快啊

    闇鳳Terry 於 2014/03/07 22:25 回覆

  • 新心生森深
  • 毛族高科技武器可以射穿她的結界!?
    那麼說的話,其實毛族才是最厲害的妖族!?
  • 因為她感覺不到翡翠啊(原因之後會解釋)
    所以只能這樣猜測
    不過或許毛族真的是最厲害的妖族呢XDD

    闇鳳Terry 於 2014/03/07 22:30 回覆

  • 寂音星滅
  • 灼炎之鬼....從約會大作戰改來的?
    灼炎之鬼=灼炎殲鬼,是這樣嗎?
  • 沒錯,觀察得很仔細呢 ^ ^
    但我印像中應該是叫『灼爛殲鬼』才對

    闇鳳Terry 於 2014/03/07 22:32 回覆

  • 虛無
  • 毛族是天才種族啊
  • 呵呵,是啊XDD

    闇鳳Terry 於 2014/03/07 22:32 回覆

  • 混沌
  • Caladbolg啊.......沒想到這個梗居然先被你拿出來用了。
  • 我沒特別背Fate裡面的英文名稱,你是指螺旋箭嗎?
    話說意思是你也要用?給誰呢?

    闇鳳Terry 於 2014/03/07 22:33 回覆

  • 新讀者
  • 是闇靈之女?
  • 對啊 ^ ^

    闇鳳Terry 於 2014/03/07 22:34 回覆

  • 羽憶
  • 好看=W=
  • 謝謝稱讚,我會好好努力的

    闇鳳Terry 於 2014/03/07 22:34 回覆

  • 悄悄話
  • 寂音星滅
  • 我一發完留言...我就後悔了,因為我好像打錯字了....
    是灼爛殲鬼沒錯
    話說大大....可以加好友嗎?
  • 嗯嗯,原來如此
    可以喔 ^ ^

    闇鳳Terry 於 2014/03/08 20:30 回覆

  • 悄悄話
  • 墨白晨芒
  • 大大你的文很好看耶~小弟我是新來的喔~
  • 謝謝你喔~
    我會好好加油的
    新來的嗎?那就請多多指教囉XDD

    闇鳳Terry 於 2014/03/26 22: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