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eb 15 Sat 2014 22:06
  • 驗收

       

        難得的破萬啊~~,累死了。

 

        話說最近迷上「打工吧!魔王大人」,在看動畫和大量買小說時,發現有網友發表了以下詩句,覺得他真的是神人,超厲害!只是如果能和一開始一樣有押韻就無懈可擊了。

       

         ──侵略不成反被爆,王城陷落無處逃。穿越流落麥當勞,賣份薯條賺五毛。勇者劍士來追殺,天天悲慘無處哭。魔王邂逅真奇怪,麥當勞裡有蘿莉。最後雨中一把傘,勇者魔王做情侶。敢問到底有木有,跪求魔王第二季。

        若有侵權,請告知,會刪掉。


       

       

          沈洛年等人的訓練,就這樣過了好幾個月,不知不覺,已經將近夏季,離大戰開始,還有半年多。

 

         這天早上,吃完早餐後,大夥並沒有分開來訓練,反而聚集起來。

 

        「怎麼回事啊?突然把我們叫來。」晴音疑惑地問。

 

        「啊..........這個嗎.........」沈洛年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眼神游移不定的。

 

        「啊,就由我來回答吧!」月雯躍躍欲試地說:「這提案是昨天我和懷真、小靖雪討論出來的,那就是要,驗收!」

 

        「「「驗收?」」」三人異口同聲地叫了出來。

 

        「沒錯、沒錯。」懷真眼神放光,湊過來說:「雖說之後還是要繼續訓練,但都已經過了一陣子了,總要看看實力到底增強到什麼地步了。」

 

        「我明白了,那麼,要怎麼驗收呢?」晴音站直地問。

 

        「哼哼,就在後院呦,跟著我來吧!」靖雪舉高手說,接著轉身帶路。

 

        三個人互相望了望,跟了上去,其他人則隨後跟上。

 

        到達後院後,三個人都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因為原本應該空無一物的後院,此時被人蓋了一大堆蜿蜒曲折、縱橫交錯,並往四面八方延展而去的高牆。

 

        「鏘鏘!怎麼樣?有誰看的出來這是甚麼。」靖雪興奮地問。

 

        晴音沉默了一下子後,答道:「迷宮。」

 

        「答對了,這可是把拔辛苦造出來的迷宮喔。好了,接下來說明就交給把拔吧。」靖雪一邊說,一邊將手指向沈洛年。

 

        「呃,咳咳。」畢竟沈洛年不擅長說明,所以還是先咳了兩下,想了想後說:「就如你們所見,這是一座迷宮,不過,這是我用木靈之術所創造出來的,你們若想破壞,它們會在0.5秒內再生,另外,這座迷宮是『活的』,所以,有時候會發現原本是活路的地方變成死路。

 

        再來,這裡面我放了很多低智能的妖獸,最強大約中等妖仙,最弱大約低等靈妖,牠們全部都由我操控著──說是操控,也只是不會去破壞牆壁,也不會重傷你們而已,畢竟數量這麼多,而且讓牠們保持一定的自我意識也才能發揮牠們原來的實力,只是流幾滴血是難免的,你們也別殺了牠們啊。」

 

        「我明白了,那麼,有所謂的勝利條件嗎?」晴音問。

 

        「啊,有的,迷宮正中央有放置三塊木碑,分別寫了你們的名字,把它破壞掉就好了,當然,我沒把它設置為再生的,破壞掉的同時我就知道誰已經過關了。」

 

        「那麼,是我們三個人一起行動嗎?」妍京問。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們要從不同的入口進去,能不能遇到就看運氣囉。」

 

         「唔,但是,能靠感知炁息來靠近對方吧?」晴音問。

 

        「可以,不過,前提是,你們有能力的話。」說完,沈洛年就笑了笑,對凱布利示意了一下,後者點點頭,拔出雷龍刀,快速念咒,在上面開啟了一個玄界之門,緊接著,大量霧氣從中冒出,過了不久,就充滿了整座迷宮。

 

        「這是在做........」話還沒說完,晴音就感覺到不對勁,沈洛年則點點頭說:「沒錯,這霧氣充滿了凱布利的妖炁,雖然沒有殺傷力,卻會讓你們完全感應不到對方,裡面的妖獸也一樣。」

 

        「這樣啊………」晴音微微沉吟著,似乎覺得很棘手的樣子。

 

        沈洛年又望了望三個人,看看還有沒有甚麼問題,突然,他發現翡翠散發出憂心的氣息,眼神望向森林的一邊。

 

        「翡翠,怎麼了?」

 

        翡翠聞言回過神來,轉頭說:「沒甚麼。話說,洛年少爺,機會難得,我今天要去城裡選購一下食物。」

 

        「嗯?可以啊。」

 

        「咦?師父妳不留下來嗎?」妍京有些失望地說。

 

        翡翠笑了笑,走近摸了摸妍京的頭說:「我相信你們一定沒問題,放心吧,等我回來,就一起辦慶功宴吧。」

 

        「姆………嗯,我明白了。」妍京點點頭說。

 

        「乖孩子。」翡翠放開手,將身上的一個背包遞給懷真,轉身說:「那麼,我走囉。」

 

        「啊!翡翠姊,我要吃火鍋。」王洛心舉手大叫說。

 

        「肉要多一點。」寒星補充說。

 

        「你們真是的………」晴音在一旁碎碎念。

 

        但翡翠絲毫不以為意,回頭搖搖手說:「好,我明白了。」

 

        送翡翠下山後,沈洛年說:「好了,那麼,你們準備好了嗎?」

 

        三個人互望一眼,點點頭,一起說:「嗯!好了。」

 

        「那麼,月雯,妳送晴音到她的入口,懷真妳就幫一下妍京,洛心從這邊進去就好了。」

 

        等到她們離開後,王洛心才問沈洛年:「呃,闇神,雖說是驗收,但我們在裡面戰鬥,你們怎麼知道我們的戰鬥情形啊?」

 

        「嗯?那些妖獸全都被我的『眼』所操控,所以我能看見牠們所見到的東西,到時再用月雯所教我的,藉由讓我的一隻眼暫時失去視力,來把影像投影出來給他們看。」沈洛年解釋道:「嘛,同時控制這麼多妖獸,又要做這種事實在太累,所以我只會在戰鬥時才放出影像。」

 

        「喔………,那麼,這座迷宮有多大啊?」

 

        「嗯……,直徑大概四百多公尺吧。」

 

        「嗚!」聽到這話,王洛心不禁發出一聲嗚咽。

 

        「別這麼膽小。唔,她們似乎已經到入口了。」沈洛年一邊這麼說,一邊把目光看向剛剛她們前往的地方:「進去吧,記得換裝成戰袍。」

 

        「喔........喔。」王洛心一邊回答,一邊將呈現靈體的「雪羽織」代替身上的衣服顯現出來。接著,深深吸了一口氣,踏進充滿霧氣的迷宮之中。


 

        ──嗚!這裡真是,暗的甚麼都看不到啊。

 

        王洛心一邊小心翼翼地走著,一邊如此想。

 

        雖說今天有點陰暗,但再這麼說也是白天,霧氣卻大到三公尺以外的地方就看不到了,實在是太誇張。

 

        「真不愧是………師父啊。」王洛心舔了舔嘴唇說。

 

        話說,這樣下去真的不行,既感應不到妖怪,又看不清楚,說不定等我回過神來時,已經被咬一口了呢。

 

        王洛心歪頭想了一下,這才想起之前沈洛年曾給他們名為「狪珠」的東西,灌入炁息就能發光。

 

        「我真的是.........怎麼沒有早點想起來呢?」王洛心一邊嘆氣,一邊打了自己的額頭一下,接著取出狪珠,放在左手上,灌入炁息讓它發出明亮的光芒。

 

        而之所以要放在左手,是因為遇到突襲時,才能立刻拔出背上的趨闇劍。

 

        ──話說,狪珠亮雖亮,但也無法照清十公尺以外呢。

 

        算了!要惜福,至少比剛剛好多了。

 

        前方的小徑依然空無一物,當王洛心踏上一條往右的岔路,開始往前走時,他發現前方還是暢行無阻。

 

        ──該不會..........是迷宮故意讓我產生錯覺,等我鬆懈時再發出突襲吧?

 

        不不不,照闇神的說法,這種事是不可能的。

 

        突然,傳來了奇怪的腳步聲!

 

        王洛心嚇了一跳,立刻停下,右手放在劍柄上,努力克制自己的呼吸,專心傾聽。

 

        ──唔…………這聲音………,似乎有很多隻腳在爬啊………

 

        他想得沒錯。很快地,轉角處爬來了一隻巨大的蠍子。

 

        牠真的大得嚇人,足足有十公尺長,兩公尺高,長長的螯刺往上捲起弓到背上,對王洛心發出威脅的怪聲。

 

        「終於………要實戰了啊……」王洛心有些緊張地舔舔嘴唇,「鏘!」地一聲拔出趨闇劍,緊盯著對手的行動。

 

        ──話說回來了,大隻歸大隻,妖炁強度卻不怎麼樣嘛,比我還不如。

 

        在這距離下,王洛心已可感應對方妖炁。而眼前的蠍子怪,強度約為一般鑿齒的強度;而王洛心身為古仙換靈者,在經受原息好幾個月的運轉下,炁息強度已略勝六十多年前的賴一心等人,所以現在他當然不怎麼看得起眼前的對手。

 

        但他還不知道自己和對手有一個壓倒性的差距。

 

       蠍子瞪著王洛心不久後,立刻發動攻擊,巨大的鉗爪「喀茲喀茲」對著他咬來。

 

        來了!王洛心憑著白虎的「攻擊預測」看出牠的攻擊軌跡,往左上用力一跳,同時右手從左下往右上一揮,使出單發劍技「斜斬」,結果他順利地躲過攻擊,至於他的劍,在兩方炁息一陣互相消磨下,也成功在牠的臉上劃出傷痕。

 

        成功了!王洛心落地後,不禁感到驚訝,在這幾個月中,他是知道自己的攻擊預測能力有顯著的提升,揮劍的速度和準確度也越來越高,但他老是搞不動像那樣一直對樹砍有甚麼用,當時凱布利說實戰時就知道了,沒想到是真的,剛剛他自己幾乎沒怎麼思考,手本能地就使出攻擊了。

 

        這樣的話,行得通!王洛心不禁大喜,在落到蠍子左後方後,立刻想在牠的背上再揮一刀。

 

        但就在他行動前,蠍子似乎察覺到他的意圖,螯刺瞬間對準王洛心,讓他吃了一驚,仔細看,發現牠正準備噴出奇怪的氣體,由於攻擊預測能力有時能分辨顏色,所以王洛心知道那是和周遭一樣的白色氣體。

 

        ──甚麼東西?毒氣?但怎麼會是白色的?王洛心還沒想完,氣體就已噴出,王洛心只好在周遭使出排斥能力,讓氣體碰不到自己。

 

        ──這樣就可以了吧?王洛心得意地想著,於是再度打算揮劍,但就在這時候,對準王洛心的螯刺上開啟了玄界之門,從中冒出炙熱的紅焰,當紅焰碰觸到氣體的瞬間──

 

        轟!

 

        爆炸襲捲了周遭,雖然只有十幾公尺,但還是把王洛心和蠍子都給吞沒了,連周圍的霧氣都被驅散。

 

        過了不久,王洛心狼狽地從濃煙中滾出來,雖然有排斥能力和炁息加持,但他剛剛所使出的排斥能力非常輕微,也沒有特別放出氣息護體,所以身上多少有些燒傷。

 

        「燙燙燙!闇神搞什麼啊?這種程度的會死人吧?」王洛心一邊抱怨,一邊拍掉身上的火苗。

 

        ──但是,那傢伙,為什麼會願意把自己也捲進去呢?難道是因為太笨了?

 

        很快地,蠍子也從中冒出,雖然牠剛剛似乎有全力防禦,但身上還是到處有輕微的燒傷,不過牠似乎絲毫不以為意,彷彿剪刀般的爪子不斷向王洛心前來。

 

        看到這幅光景,王洛心不禁膽怯了。

 

        這就是實戰經驗的差距,對手過去一直活在野外中,為了生存要不斷戰鬥,就算自己也會牽連,只要能活下來就在所不惜;而自己只是炁息比較強的小咖,從來沒經歷過戰場,沈洛年等人的訓練雖然嚴苛,但至少很安全,若剛剛換成自己,問有沒有勇氣使出會牽連自己的爆炸攻擊,答案是否定的。

 

        不,別說戰場了,自己就曾因為害怕而丟下妹妹逃走,這樣的自己,竟然敢瞧不起眼前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生死關頭的妖怪。

 

        想到這裡,王洛心深吸了一口氣,把膽怯趕走,接著道:「我知道你聽不懂,但我還是向你道歉,我不會看輕你了,接下來,我會以不殺死你的前提下全力戰鬥。」

 

        說完後,王洛心便收起飛梭,雖說霧氣很快又瀰漫四周,但幾分鐘內還是看得清的。接下來,王洛心從左腰上的布袋內掏出一顆小石頭,放在左手心上。

 

        蠍子似乎也察覺到王洛心氣場的變化,便停了下來,謹慎地盯著他。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的時候──

 

       「呀───!」

 

      「妍京!?」王洛心大吃一驚,轉頭望向尖叫聲的方向。

 

        現在沒空管蠍子了。王洛心轉身回頭,想找一條能接近妍京的道路,但蠍子當然不會就這樣算了,立刻追了上去。

 

        「嗚!真麻煩。」王洛心收起趨闇劍,將右手掌對準地面,接著,一塊足有三公尺長的巨大石塊和地面分開,浮了起來,接著狠狠地往蠍子砸了過去。

 

        因為霧氣,加上過於專注於王洛心的關係,蠍子直到石塊近在眼前才回過神來,護體妖炁完全來不及使出,就被硬生生地撞到一邊,發出「滋!」的叫聲。

 

        雖然不是甚麼了不起的傷害,但至少能得到短暫的空檔,王洛心繼續奔跑,卻發現原先的路被封死了。

 

        「闇神說的是真的呢……該死!偏偏在這時候……」王洛心四下張望,在這時候,蠍子似乎要爬起來了。

 

        「0.5秒的話……賭賭看吧!」王洛心轉身面對右邊──也就是剛剛妍京慘叫的方向,接著將左手的石頭放在右手,左手再拿出一顆,雙手同時放出炁息圓球包住石頭,同時用排斥能力,準備使出他命名為「磁軌彈」的招式。

 

        「嗚喔喔喔喔喔喔!!」王洛心將左手的磁軌彈對準眼前的牆壁,雙方碰觸時,牆壁立刻被開了個大洞,但也迅速合攏,不過磁軌彈本就在王洛心手上,距離極近,因此他用力一跳,在牆壁完全合攏前就穿了過去。

 

        但他沒因此停下來,他又拿出一顆石頭放在左手上,接著用右手的磁軌彈攻擊眼前的牆壁,打算就這麼強行通過。

 

        就這樣,王洛心一路破壞,迷宮也到處發出木板碎裂聲,很快地,他終於到達了妍京所在的地方,也終於能看清楚狀況。

 

        眼前有一隻一層樓高、長滿毛的黑色蜘蛛,鉗爪不斷地咬著,而妍京則嚇得癱坐在地上,淚流滿地,連長槍──逐叛者都掉落在地。

 

        王洛心很清楚為什麼妍京會這樣,因為她從小就對這種多腳生物沒輒了,更何況這麼大隻。

 

        況且,眼前這隻蜘蛛的實力的確不容小覷,遠遠勝於剛剛的蠍子,說不定接近妖仙(自己估計的)。不過話說回來,從剛剛聽到尖叫聲到現在,起碼過了一分多鐘,為何妍京沒怎麼受傷呢?

 

        王洛心再仔細一看,才發現蜘蛛的腳有不少被戳傷的痕跡,正緩緩流出血,看來是妍京剛剛因為反射動作而不斷攻擊,但不久就被對方的龐大妖炁給逼退,而對方現在正在觀察妍京的樣子。

 

        不管怎樣,得先讓牠把注意力轉往這裡。王洛心剛這麼想,才發現眼前一人一妖都直盯著自己。

 

        其實也難怪,畢竟他的出場方式如此華麗,而且打從破壞聲不斷接近時,雙方都沒空注意彼此了,妍京之所以到現在都沒事,也和這有關。

 

        「嗚!」王洛心吞了一口口水,想拔出趨闇劍,但雙手和雙腿卻不爭氣地抖個不停。

 

        畢竟他剛剛一路使用磁軌彈,雙手都痛得要命,而且眼前敵人實力如此強大,他也沒辦法和剛剛一樣耍起酷來。

 

        但蜘蛛似乎把王洛心將手放在劍柄上認定為敵對動作,因此立刻衝了過來,鉗爪也對著他的脖子咬了過來。

 

        ──現在實在是無法應戰了。王洛心瞬間判斷著,看穿牠的攻擊軌跡後,立刻趴下,接著一個打滾躲過了牠的腳,但接下來,卻發現對方的妖炁即將爆發出來!

 

        妖炁的發出速度非比尋常,實在是躲不過,王洛心無可奈何,只好同時使用排斥能力和炁息防禦,但還是被那力量撞飛,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哥哥!」妍京大吃一驚,連忙站起,接住了王洛心。

 

        「嗚.....咳咳!」王洛心又吐了幾口血,但意識似乎還算清楚,喃喃地說:「我……我出去後一定要找闇神抱怨一番。」

 

       「甚麼?」眼眶泛淚的妍京疑惑地問。

 

        「沒甚麼,先放我下來。」王洛心落地後,望了蜘蛛一眼說:「妍京,我有一個對策,需要妳的配合。」

 

        「咦?哥哥你不打算逃跑嗎?」

 

        「啊,原本是的,但我現在被這傢伙惹火了。」王洛心抹了抹嘴角的鮮血,接著拔出趨闇劍,又掏出一顆石頭:「聽好囉,機會只有一次。」

 

        而蜘蛛剛剛雖然成功傷害了王洛心,但自己也被排斥能力所影響,儘管沒對牠造成傷害,但這種陌生的力量還是讓牠頗為疑惑,一時之間不知道要不要繼續追擊。

 

        但牠沒疑惑太久,很快又怪叫了一聲,朝兄妹倆衝了過去。

 

        這時他們似乎已討論妥當,只見王洛心喊道:「好,行動!」

 

        「嗯!」妍京似乎也打起精神,將逐叛者的槍尖對準蜘蛛,眼睛半瞇著,隨著她的想像,一股迷你龍捲風便從槍尖冒出,直衝向蜘蛛,是規則外能力──流動。

 

        強風一襲,蜘蛛的動作立刻受到阻礙,甚至差點被吹倒,但這也只是一瞬間的事,牠立刻發出護體妖炁,直接把風給逼退。

 

         不過這早在王洛心的預料當中,只見一顆石頭已飄浮在趨闇劍上,石頭和劍身還不斷抖動。接著王洛心將劍高高舉起,揮下去的同時大喊:「接招──磁軌砲!」

 

        石頭隨著「轟──」的一聲,高速飛了出去,而且還進入了妍京的龍捲風中,一路直線前進,就這樣成功撞擊到蜘蛛。

 

        磅!石頭就這樣硬生生地突破護體妖炁,而且還繼續前進,雖然軌道有些轉彎,但還是成功貫穿蜘蛛的左腹部,最後擊中地面,炸起一片塵土,而蜘蛛則慘叫一聲,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呼.....哈.....呼…成功了。」王洛心見狀,鬆了一口氣,跌坐在地上。

 

        「嗯…是啊。」妍京也鬆了一口氣,藉著槍身蹲下休息。

 

        其實王洛心的計策十分單純,就只是利用磁軌砲硬碰硬而已,但用劍發射磁軌砲,在不用炁息的狀態下,雖然能不對身體造成傷害,但命中率也不高,很難直線前進,儘管他這幾個月不斷訓練,命中率也只有三成左右,所以他才要利用妍京的強風來修正軌道,雖然從來沒試過,但這次顯然是賭對了。

 

        至於蜘蛛,很有可能會一不小心就被殺死,但在剛剛那種情況下,也管不了這麼多了。

 

        兩人又休息了一下,等到王洛心的雙手不痛了,才繼續前進。

 

        兩人走了兩個小時,中途又打倒了幾隻小妖,但遲遲沒找到沈洛年所說的正中央,甚至還曾經走回原來的地方。

 

        「啊~~,我受不了了,走到哪裡都是霧和牆壁,終點到底在哪裡啊?」帶路的王洛心受不了似地大喊,跌坐在地上抱怨。

 

        「哥哥,別這麼沮喪嘛。來,吃午餐吧。」妍京坐在他旁邊,從背包中拿出三明治和水壺,遞給了兄長。

 

        「謝了。」王洛心感激地拿起三明治咬了一大口,接著咕嚕咕嚕地喝水,暢快地說:「哈~~,活過來了。話說回來,妳怎麼有這種東西?」

 

        進迷宮前明明沒看到有這東西。

 

        「咦?當時我們分開後,懷真姊給我的啊,說是月雯姊幫我們做的,每人都有一個,本來是要師父給我的,後來師父要離開,所以給懷真姊啊。」妍京歪頭說:「我才想要問哥哥你怎麼沒有呢,闇神不是也有給你嗎?我還以為你在先前的戰鬥中弄丟了。」

 

        妍京這麼一說,王洛心才猛然想起當時沈洛年好像有揹著一個背包,但他絕對沒有交給他,肯定是忘了!

 

        ──很好!又多了一件抱怨的事。

 

        王洛心默默地在心中的抱怨事項中添加一筆。

 

        吃完午餐後,王洛心從衣服內掏出一根菸,接著拿出打火機點上,開始吞雲吐霧起來。

 

        雖然他沒有煙癮,只有在鬱悶時才會抽一兩根,但因為懷真嚴厲強調家中禁止吸菸,所以這幾個月他抽的菸少的可憐,何況在沈洛年他們的斯巴達式教育下,他累得要死,也沒力氣去外面抽,每每只能懷抱著鬱悶的心情入眠,這次總算有機會了。

 

        至於妍京,雖然不會抽,但既然和他生活在一起,倒也沒多排斥。

 

        等到菸抽得差不多了,他才又開始抱怨起來:「話說,我們還要走多久啊?說不定晴音早就到達終點,現在正在外面吃飯呢。」

 

        「嗯嗯,是啊。」妍京道,接著猶豫了一下說:「話說回來,哥哥,當時在我們在入口分別後,晴音姊姊有告訴我,從站在入口時會被光所刺激到來看,想到達正中央,應該往東邊前進才是。」

 

        說到這,妍京便抬頭望向天空說:「雖說霧很大,但還是勉強可以看到陽光,既然如此,那就能判斷方向了吧?」

 

        王洛心聽了,張大嘴巴呆呆地望著她,接著激動地說:「妳怎麼不早點說出來啊!」

 

        「啊?因為是哥哥帶路的嘛,我不想潑你冷水………」

 

        「妳別這麼客氣,要更有信心一點!」王洛心受不了似地搖搖頭,接著站起來說:「好,走吧!」

 

        兩人又走了將近一個小時,儘管時常遇到死路,但王洛心還是覺得他們越來越接近了。

 

         「啊!」即使還隔著一段距離,但王洛心還是看見了,前方筆直的路的末端,有三塊正在發光的東西。

 

        ──那該不會就是「木板」吧?但為什麼會發光?螢光劑?如果是的話,那還真是厲害呢,在這種濃霧下還能隱隱約約地看見光芒。

 

         雖說也有可能是師父的霧隨著時間消散了,畢竟現在是大白天,而她又不可能一直施放霧氣。

 

        不管怎麼樣,終點就在眼前了。王洛心興奮起來,立刻衝了過去。

 

        「啊!哥哥等等。」慢了一拍的妍京連忙追了上去,也多虧如此,她才能發現轉角處有個巨大的黑影往王洛心衝出,她連忙大喊:「小心!」

 

        王洛心聽了一愣,不知道要小心甚麼,但因為對方發出了巨大的妖炁,他才得以立刻察覺,他連忙對地面使用排斥能力,瞬間往後飛退,但黑影卻憑空衝出十幾道光芒,夾帶著龐大的妖炁對著王洛心衝去。

 

        甚麼東西?這些光從哪來的?王洛心大吃一驚,但現在已無法思考,他只好將幾道逼近的光芒彈開,但隨即──

 

         「嗚!」王洛心雖能彈開它們,但其力量卻對他造成反作用力,逼得他被更強的力量往後推。

 

         突然,一股旋風包圍住自己,讓他能緩緩落地,同時強風往前肆虐著,打亂了光芒的方向,它們只好飛回主人身邊。

 

        「哥哥,沒事吧?」

 

        「啊,謝了。」王洛心道,拔出趨闇劍,睜大眼睛想看清楚對手。

 

        很快地,黑影伴隨著光芒和沉重的腳步聲,來道兩人面前,讓他們倒抽了一口氣。

 

        那是一隻遠比剛剛的蜘蛛還龐大的山豬,有著兩隻銳利的白色彎牙和肥大的身軀,同時妖炁也遠比之前遇到的敵人還龐大。

 

        另外,看仔細一點的話,就會發現那些光芒和自己現在拿著的飛梭長得一模一樣,而且隨著它們的飛行,周圍的霧氣也被驅逐了。

 

         王洛心看了自己和對方的實力差距後,不禁想逃了。

 

        ──根本不可能贏。

 

        粗略估算,對方大概有中等妖仙的實力吧?

 

        ──但是,逃的了嗎?

 

        應該很難吧,弄不好還會讓妍京受傷。

 

        絕對不能再發生這種事了,我……不想再當軟腳蝦,並在事後後悔了。

 

        決定後,王洛心便將劍擺到中段說:「妍京,我來拖時間,妳趁機快逃。」

 

        「咦?可是……」

 

        「別可是了!雖說不會殺了我們,但我可不想讓妳受傷啊!」王洛心喊道:「而且,闇神也有這樣教過我──該逃的時候就要盡量逃。」

 

        「不過──」

 

        妍京還沒說完,山豬便殺氣騰騰地大吼一聲,十幾個飛梭快速地衝了過來。

 

        「快走!」王洛心說完後,便蹬腳衝了出去,將炁息和排斥能力充斥在劍上,透過預測能力不斷躲過攻擊,躲不過時,便用劍硬生生地彈開。

 

        「還不快走,發甚麼呆啊!」正當王洛心感到吃力,並有點頭痛時,眼角餘光發現妹妹還在原地,連忙大叫:「妳不走我怎麼走?」

 

        「唔!」妍京似乎下定決心,正要轉身時,突然慌張地喊道:「哥哥,前面!」

 

        「咦?」王洛心吃了一驚,才發現大山豬似乎是沒耐心了,直接衝了過來。

 

        「嗚!」王洛心連忙將劍橫擺,打算硬接下這一擊,但一被那龐然妖炁和彎牙碰上,便立刻被撞飛,讓他覺得全身骨頭都快散了。

 

        「嗚啊!」他狼狽地跌到地上,但還沒完,飛梭一起朝他衝了過去,若被擊中,不死也只剩下半條命了。

 

        「哥哥!」妍京慌張地想衝過去,但已經來不及了,眼看飛梭就要撞了下去──

 

        「磅!磅!磅!」一連串撞擊聲傳出,一個人甩著長髮,揮舞著帶有紫光的長棍,優雅快速地將飛梭一一打掉,接著抓住王洛心的後領,往後一跳,退到妍京身邊。

 

        「咦?」

 

        「嗚……咳咳,晴音?」

 

        「你在搞甚麼啊?真丟臉。」晴音皺著眉說道,將王洛心扔到地上。

 

        「幹嘛這樣說?我已經盡全力了。」王洛心痛苦地沉吟著,似乎有點難站起來。

 

        「晴、晴音姊姊,妳怎麼在這?」

 

        「當然是來追你們啦。」晴音理所當然地說道。

 

         原來當時聽到妍京的叫聲後,晴音也立刻追循著方向而去,但等到她趕到時,兩人都已離開,只剩下一隻昏迷不醒的大蜘蛛。

 

        但她還是發現地面上有使用磁軌砲的痕跡,便確定她來對了,另外兩人也沒事,所以她趕快追了上去。

 

        就她的推測,王洛心一開始應該會帶路,而妍京暫時不會把要往東方的事告訴他,所以她盡量按照兩人經過的痕跡跟著走,例如被打倒的小妖、休息的痕跡,但後來卻遇到死路,無奈之下只好照自己原來的想法──往東,結果就遇到兩人了。

 

        「原來如此。不管這個了,晴音,我們應該要先──唔啊!」王洛心說到一半,突然大喊起來,原來是飛梭又一齊衝了過來。

 

        「哼!」晴音右手一震,將金箍棒微微加長、加粗,接著快速地揮舞,在三人面前形成一個帶有紫光的圓形盾牌,將衝來的飛梭一一彈開。

 

        看似威猛,但王洛心還是看的出來,她的右手正在承受疼痛,而且她也確實地被慢慢往後推。

 

        「喂!你剛剛要說甚麼,是男人就快點說完。」即使正在戰鬥,晴音還是回頭罵人。

 

        「咦?就是,我們要趕快逃啊!」

 

        「逃甚麼?目標不就在眼前了嗎?」晴音似乎打從心底感到疑惑,驚訝地問。

 

        「妳別太自負了,我看的出來,就算是妳,實力也敵不過這頭大肥豬!」

 

        「與其說我自負,倒不如說你沒搞清楚狀況,太沒自信了。」晴音道:「我們這邊不是有三個人嗎?」

 

        「咦?」王洛心吃了一驚,看了看晴音,又看了看妹妹。

 

        雖說單獨和這隻山豬打肯定不行,但若三個人聯手,似乎可行。

 

        「還有,你那看穿實力差距的能力,只是針對妖炁、年齡、戰鬥經驗等來判斷的吧?實戰上,就算對方比你強,還是能靠小聰明贏過對方的。」

 

        這時,飛梭突然飛了回去,似乎是山豬打算換個攻擊方式。

 

       晴音停止旋轉金箍棒,站好說:「不過,如果你想逃,我也只能跟著逃,畢竟你說的沒錯,我無法和這傢伙──梭狪單挑。」說到這裡,晴音微微轉頭看著他問:「如何?」

 

        王洛心猶豫了一下,眼看山豬──也就是梭狪準備衝來,隨即堅定的點頭說:「我知道了,試試看吧。」

 

      「很好。」晴音微微一笑,接著正色瞪著梭狪,金箍棒一揮,玄界之門開啟,大量寒氣衝了出來,從晴音到梭狪的地面都結冰了,緊接著一道道帶有凝訣炁息的巨大冰牆冒了出來,擋在三人前面。

 

        梭狪見狀狂叫一聲,立刻撞了上去,第一道冰牆才承受三下,就被粉碎了,倒不如說在這龐大妖炁和白色彎牙下,能承受三下真是奇蹟。

 

        「好了,我們趁現在針對那傢伙的攻擊方式做個作戰會議吧。」晴音轉身說。

 

        「晴音姊姊,為什麼妳知道牠的名字和攻擊方式啊?」

 

       「在軍中自習時看到的。」晴音揮手說:「時間不多,抓緊吧。」

 

        過了一分鐘左右,最後一道冰牆終於遭到摧毀,但三人似乎已討論妥當,還又後退了好一段距離。

 

        梭狪眼見好不容易破壞完冰牆,三人又退的這麼遠,不禁怒氣沖沖地狂叫一聲,所有飛梭一同衝出,而且這次是從各個角度攻擊,沒法用和剛剛一樣的法子擋住了。

 

        「好,我們上。」晴音說著,便衝了出去,妍京待在原地,而王洛心則是浮了起來。

 

        照理來說,以他現在的仙化程度,還沒到能不分內外炁──也就是自由飛行的境界,但只要好好對地面運用排斥和吸引的能力,想飛也不是辦不到,這幾個月來他也一直在接受這項訓練。

 

        「喝啊!」王洛心用力揮劍,開始把接近妍京的飛梭打飛,儘管有少數飛向晴音,但還是輕易被她打掉,因此晴音就這麼一路無阻地衝向梭狪。

 

        梭狪見狀一愣,但緊接著也毫不客氣地衝向晴音,晴音見牠只是想用彎牙攻擊,便露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只聽她「喝!」了一聲,玄界之門大開,好幾道青光閃出,正是她之前從月雯那學來的「雷靈道術」。

 

        雷電一攻擊到梭狪,立刻讓牠痛的慘叫一聲,又麻又燙,連護體妖炁都難以放出,遠方的飛梭也失去控制,亂轉個不停。

 

        王洛心在一邊看著,想起剛剛晴音所說的話。

 

         ──聽好,等等我衝過去,洛心你留在這保護妍京。就我之前所得到的情報,這傢伙只習慣以飛梭應戰,很少會放出妖炁來壓迫對方,所以等我一會兒衝過去,牠應該只是想單純肉搏,所以我就用雷電來讓牠麻得連妖炁都難以控制。

 

        ──當然這無法打倒牠,我的目的是要逼牠體內的巨大飛梭──也相當於牠的妖炁集中處衝出來對付我,那個東西是關鍵,我們要打倒的就是它──

 

        還沒想完,梭狪就大大的張開嘴,隨即一道強烈光芒從牠嘴中發出,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快速撞向晴音。

 

        晴音打從牠張嘴開始,就已解除道術,並飛到天空中喊:「就是現在!」

 

        「好!」「喔!」兩人同時應了一聲,妍京槍尖指向梭狪的大嘴,緊接著一道小龍捲風衝出,而王洛心則接著她,將漂浮在劍上的石頭──這次還帶有炁息,用力揮進了風裡面。

 

        幾乎是同時,飛梭衝了出來,和龍捲風及磁軌砲撞個正著,發出巨大的碰撞聲,一時之間,雙方僵持不下,誰也不讓誰。

 

        但很快地,磁軌砲的威力就減弱了下來,畢竟這招不像梭狪的飛梭一樣,能藉心神操控。

 

        晴音當然理解這點,她打從一開始就不指望能靠磁軌砲獲勝,只是要拖時間而已,只見她手上的金箍棒不斷加長、變粗,變成有十公尺長、一人環抱那麼粗的棒子。儘管如此,晴音似乎不覺得重,還將幾乎全身的炁息凝聚在金箍棒上,然後將它往飛梭撞了下去。

 

        碰磅!飛梭不敵變大的金箍棒的龐大質量,深深地被打進地面,其威力讓人感覺根本是天搖地動一般。

 

        不過因為有妖炁護住的關係,所以飛梭沒怎麼受損,緊接著它又要放出妖炁浮起,但是──

 

        「沒那麼簡單,磁軌彈!」王洛心衝了上來,將還沒有凝聚妖炁的飛梭直接遭到綠球攻擊,這下它又往地面凹陷了數十公分,以它為中心,地面放出放射狀的裂痕,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連飛梭都發出「喀茲」的一聲產生小小的裂痕。

 

        與此同時,梭狪痛苦地慘叫一聲,重重地倒在地上,另一邊的各個飛梭也跟著掉落。

 

        「呼~~,解決了。」晴音鬆了一口氣,抹了抹額頭上的汗。

 

        「還真容易,我還以為會是場激戰呢。」王洛心站起跟著說。

 

        「畢竟我們本來就了解牠的特性啊~~,這也是耍小聰明喔。」

 

        「原來如此。」王洛心點點頭,接著望向梭狪擔心地說:「牠不會死吧?」

 

        「放心~~,這種程度是不會的,不過把飛梭還給牠的話,會康復得更快。」說完,晴音就抱起那個大飛梭,前去將它餵到梭狪的嘴巴中。

 

        另一邊幫忙蒐集小飛梭的妍京見狀趕來幫忙,並小聲地說:「對不起,晴音姊姊,我沒怎麼幫上忙……」

 

     「怎麼這麼說呢?要是沒有妳,洛心的磁軌砲說不定就會失敗,到時飛梭就會撞上你們倆了,懂嗎?所以別放在心上。」

 

        辦完事後,三人便一齊前往終點,所幸這回沒變成死路,而且因為飛梭的效果的關係,周圍霧氣已經淡的差不多了。

 

        結果,那果然是木板的放置處,三人一同破壞木板,不久後,隨著地面的晃動,迷宮的牆壁便縮回地底下了。

 

       「「「恭喜!」」」懷真、靖雪、月雯一同叫道,衝了過來,抱緊三人,被沈靖雪抱住的王洛心不禁老臉發紅。

 

        「嗯,比我想的還能幹嘛!」寒星在一旁點著頭說。

 

        「的確,竟然能打到梭狪,確實不簡單。」沈洛年附和著。

 

        王洛心一看到沈洛年,便忘了害臊,脾氣緊接著就來了,對著沈洛年大叫一番,沈洛年等他冷靜下來後,便說:「好了好了,現在先來幫忙把妖獸們的傷治好,過來。」

 

        說的也是,畢竟竟然把驗收這件事交給牠們,就算不能給回報,也該幫忙療傷,三人點點頭,一同跟去幫忙。

 

        等所有的妖獸都上好藥、包好紮後,沈洛年默唸了唸咒,妖獸們便冒出大量白煙,接著憑空消失不見。

 

        沈洛年轉身說:「好了,接下來來治你們的傷吧,晴音和妍京,妳們是發散型,先自己引炁,月雯妳幫洛心引炁,完成後我用光靈之術治療和給你們一些草藥吃。」

 

        不久後,三人療傷完成,儘管還有些疲憊,但已經沒有大礙,王洛心的雙手也不痛了。

 

        「好了,驗收結束,接下來我們就回家,好好──」

 

        「哎呀?這樣就想結束,我可是會很傷腦筋的喔?」

 

        一道陌生的女生從天空傳來,讓眾人隨之抬頭,只見一名穿著旗袍的年輕女性,正浮在空中,奇怪的是,她的周圍有紅焰以圓形的形狀燃燒著,但似乎沒有因此燒傷她。

 

        神秘的女性右手往後高高一抬,一道強烈的火焰從她的手掌中冒出,接著漸漸匯聚成槍的形狀,緊接著化為實體,一把有著通紅槍身和華麗裝飾的長槍便憑空冒了出來。

 

       「接下來──就由我來幫你們驗收吧。」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亞夜
  • 頭香
  • 恭喜 ^ ^

    闇鳳Terry 於 2014/02/21 22:12 回覆

  • 虛無
  • 眼共通好像輪迴眼喔
    陌生女性是鳳凰嗎?
  • 呵呵,的確有像到,我自己都沒注意到
    關於陌生女性的身分,上一篇已有劇透

    闇鳳Terry 於 2014/02/21 22:13 回覆

  • 新讀者
  • 上水支持
  • 謝謝支持啊 ^ ^

    闇鳳Terry 於 2014/02/28 21: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