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回到沈洛年初次遇到冥鼬,並和王洛心兩兄妹打過招呼後不久──

 

       ──呼~~,總算順利地完成任務了,沒錯…………吧?

 

        「不對、不對。」沈洛年搖搖頭。自己只是完成第一階段而已,之後還要訓練他們呢。啊啊,真讓人沒勁。

 

       唉!抱怨也不是辦法。總之,閒著也是閒著,就到處在鳳城逛來逛去吧。

 

       走著走著,沈洛年不禁又想起了剛剛那位神秘的男子──冥鼬。

 

       ──那傢伙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說真的,他身上的神祕之處實在是太多了,不過,令沈洛年最在意的,是他最後所說的話:「『我們』對你來說,以後應該只是要拚上性命對付的敵人,不過,也有可能反過來,成為站在同一陣線的夥伴。」

 

       「甚麼意思啊..........那傢伙。」沈洛年沉思著:「既然要拚上性命來對付,那又為何會成為夥伴啊?」

 

         ──而且,又為什麼希望「換靈者」趕快聚集呢?實驗品又是啥?

 

         唉,算了,想不通的事就別想了,免得頭痛。沈洛年終於放棄思考,這時,他才發現自己走到挺偏僻的地方,附近都沒有人。

 

       「慘了,迷路了啊。」沈洛年喃喃地說。鳳城這地方很大,街道複雜,有些地方甚至可比擬過去的某些老街一般,不是當地人的話就絕對會迷路。

 

       雖然自己也可以飛到空中,但引人注意畢竟不好。沈洛年四面一望,發現有一間大倉庫,同時,他還感應到裡面有幾名引仙者。

 

        好吧,雖然麻煩,但還是姑且問一下好了,如果可以的話乾脆暫時住在這裡,拜託瑋珊提供住處更麻煩呢,反正自己不在意睡稻草堆。沈洛年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往倉庫走去。

 

        就快接近倉庫時,沈洛年突然聽到對話聲──

 

       「........唔……姆姆姆!………嗚……」

 

       「安分一點!臭女人。哎呀,難道妳喜歡粗暴的玩法嗎?我是不討厭啦。」

 

       「喂!恭克,動作快一點,等等換我們啊。」

 

       「對啊,我已經快忍不下去了。」

 

       「好啦,我知道,你們安分點,先好好把風吧,我可不想被晴音那傢伙發現。」

 

       「說甚麼呢?這裡這麼偏僻,根本沒有把風的必要,劉晴音那小ㄚ頭也不可能知道你在這搞鬼。」

 

       「就是說啊!再說了,把風只需一個人就夠了吧,三個人也未免太多了。」

 

       「沒錯,恭克,你看,女人能塞入的地方也不只一個,再讓兩個人上去也無仿吧?」

 

       「姆!?嗚嗚嗚嗚嗚………!」

 

        「叫妳安分一點!」說完,就傳來一聲清脆的「啪!」一聲,而疑似名為恭克的人繼續說:「我就想一個人獨占,別抱怨了,乖乖做事。」

 

         聽到這兒,沈洛年就青筋直跳、眉毛不斷抖動了,但他還是不動聲色,而是先點地輕化,無聲無息地到窗縫邊細看內部狀況。

 

 

       裡面就像一般倉庫一樣,放滿了雜物,問題是,裡面的人。

 

        裡面是四男一女,都處於青春期,不過,少女的嘴被布條綁著,衣服被撕裂開來,身上也到處是被毆打的痕跡,而且,她是一名千羽引仙者,但是現在顯然沒有自保能力。

 

        少女身旁,是一名將長髮綁在身後、有著一雙凹陷雙眼和消瘦的身體的少年,他是獵行引仙,此時正一臉猥瑣地對少女上下其手,應該就是剛剛的「恭克」吧。

 

       這名少年全名叫傅恭克,是王洛心的舊識,前陣子因為對「上司」劉晴音毛手毛腳,所以被罰關緊閉──這種事沈洛年當然不知道,但沈洛年還是看的出來一件事,那就是他是一名變態。

 

       另外有三名少年,兩個煉鱗,一名獵行,此時他們正往門口探頭探腦,還一邊貪婪地回頭看。

 

       「欸!恭克,辦完事後,這女人要怎麼辦?」其中一名煉鱗引仙的少年說道。

 

       「啊?當然是分屍燒了啊,晴音問話了話,隨便說失蹤了就好。」傅恭克連頭都不回,理所當然地說。

 

       聽到這話,少女掙扎的更劇烈了,不斷想張嘴說話,眼淚也不斷流下來。但傅恭克才不理會,原本在少女胸上亂摸的手,開始往下體伸去──

 

      啪!沈洛年好像聽到腦中傳來這樣的聲音──那是理智斷線的時候會有的聲音。

 

      夠了!沈洛年怒火中燒,養炁道息全數轉換成爆訣炁息,紅色光芒轟然炸出,把倉庫的牆當場轟出了一個大洞。

 

       「什……..?」

 

       「這是!?」

 

       「搞什麼鬼?」

 

       「!?」

 

         裡面紛紛傳出驚呼聲,但沈洛年沒理會,默默地從煙霧中走出。

 

        傅恭克看見沈洛年,一臉不屑地說:「什麼嘛!才一個人,耍什麼酷。話說,你幹嘛把自己用黑袍蓋起來,難不成你是魔法師嗎?呵呵,好怕喔,我這輩子還沒跟只會在躲在一邊施法的魔法師打過呢,不知道會有多棘手啊。」

 

       聽到傅恭克這麼說,其他少年也紛紛放鬆下來,對著沈洛年辱罵,只有少女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其實也不能怪他們誤會,因為剛剛炸出洞後,沈洛年就將炁息收回體內了,他可不想引起別人注意,直接「私刑」就好了。

 

       沈洛年瞪視著眼前的人,低聲自言自語道:「或許我該感謝你們呢,剛剛被冥鼬憋得一肚子悶氣,現在終於能抒發一下了。」說完,為了能快速施展身手,沈洛年一把脫掉黑袍,露出裡面光鮮亮麗的血飲袍。

 

       雖然沒聽清沈洛年在說甚麼,但從他的舉動中已經可以看出他準備要開打了。見狀,傅恭克瞇起雙眼,厲聲說道:「發什麼呆?快把他幹掉!」

 

  

       另三人聽了,連忙動作,其中一名煉鱗引仙的人速度最快,畢竟他們本來就仙化好了,只見他立刻衝向沈洛年,手中大刀往他的頭劈了下去。

 

       沈洛年注視著大刀,右手布滿渾沌原息,快速地用兩根手指夾住大刀,散化妖炁的同時,質量倏然提高,穩穩地擋住了他的攻勢。

 

       見到眼前景象,在場的人都大吃一驚,畢竟眼前看似身無炁息的少年,竟然只用兩根手指,就擋住了引仙者由上往下的斬擊。

 

       沈洛年不顧他們驚訝的目光,眼看另兩人衝了過來,他也只瞄了一眼,右手用力一推,就把眼前的人頂了回去,還讓他和另一名夥伴撞個正著,兩個人滾在一起。

 

       但還有第三個人,他是獵行引仙,速度比剛剛的人稍快,但沈洛年絲毫不慌張,時間能力都懶得開啟,右手一翻,掏出一把天仙飛翼,使出一點點輕訣炁息,全身輕化,倏然往敵人衝去。

 

       「咦?」一旁看好戲的傅恭克不禁發出驚呼聲,他只見沈洛年拿出一把奇怪的匕首,接著身體冒出黃光後就不見蹤影了,而原本進攻的夥伴身體也猛然一顫,停下了動作。

 

       「在哪?」傅恭克四面張望,很快就注意到沈洛年就在伙伴身後不遠處,右手做出看似已揮刀的姿勢。

 

       突然,剛剛進攻的夥伴腦袋被什麼沖起,大量的液體噴的到處都是,在陰暗的倉庫中看不清楚,但大夥還是很快就理解了。

 

       是血!

 

       也就是說,剛剛的人腦袋被砍飛了。

 

       但怎麼會這麼快?我連軌跡都沒看清楚啊!傅恭克呆呆地想著。

 

       沈洛年被炁息保護著,沒被血噴到,接著,他緩緩回頭,瞪視著眼前的兩人。

 

       這一瞪,兩人立刻打了個哆嗦,因為那雙眼布滿了無數的殺意。

 

       沈洛年站好姿勢,左手一翻,又是一把天仙飛翼,接著,衝出──

 

       接下來的三十秒,倉庫彷彿人間煉獄一般,血噴灑的到處都是,──不過,連尖叫聲都沒有就是。

 

       沈洛年把傅恭克開腸剖肚後,便收起天仙飛翼,把目光轉往少女身上。

 

       她現在滿身是血,一臉驚恐地望向沈洛年。沈洛年見狀,無奈地盡量擺出柔和的表情,一把解開她的繩子說:「快離開吧,別被別人注意,快去換衣服,這件事,妳不說我不說,沒人知道真相。」

 

       少女點點頭,慌張地離開了,沈洛年四面望了望,發現唯獨傅恭克還有一絲氣息,但也離死不遠。

 

       好了,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沈洛年想了想,還是決定到瑋珊那兒討個住處。

 


 

       我……要死了嗎?

 

      就這樣死了?明明我的人生還沒盡情享樂,就這樣被一名來歷不明的傢伙殺掉?

 

       傅恭克倒在血泊中,不甘心的想著。

 

       ──不,不行!這怎麼可以,我要更強的力量,至少,要找那傢伙復仇,讓他痛不欲生!

 

       傅恭克如此想著,突然,傳來腳步聲,正往他接近。

 

       是誰?該不會是那傢伙回來補刀了吧?

 

       但他猜錯了,那是一名陌生的青年,身穿黑袍,有著黑色長髮,雖看似年輕,卻給人一種睿智的感覺,而且,他的雙眼的是血紅色的,黑色的眼珠旁有三個勾玉圍繞,十分詭異。

 

       傅恭克呆呆地望著青年,卻見他低頭望向自己說:「想要嗎?」

 

       「?」

 

       「你想要有……復仇的力量嗎?」

 

       「!?」傅恭克大吃一驚,張嘴想說話,但也只是發出一些毫無意義的呻吟聲。

 

       但青年卻點點頭,似乎了解了自己的意思,只聽他說:「那就選擇你吧,只是,你這個狀態無法撐回『序雲殿』呢,得讓你保持在這個樣子才行。」

 

       傅恭克根本聽不懂他在說甚麼,只見他雙眼發出「唰唰」一聲,中間的黑色眼珠變成中空,三顆勾玉以奇怪的方式連結在眼珠上,讓眼睛變得更奇怪了。

 

       緊接著,青年身體周圍突然冒出大量的紅色氣息,其中一部分變形成一隻巨大的手臂,還拿著一個葫蘆。

 

       突然,葫蘆的蓋子打開,潑灑出紅色的液體,接著巨手猛然一抖,液體便隨之變成一把巨大紅劍,不過還是跟葫蘆連接著就是。

 

       ──他到底想幹嘛?傅恭克無力地想著,接著,巨劍猛然一把插進他的胸膛裡。

 

       搞什麼鬼?他想殺了我?

 

       傅恭克憤怒地想著,但很快他就發現自己沒感覺到疼痛,緊接著,他就發現一件驚人的事情。

 

       他的身體化成水了!

 

       隨著巨劍插入的時間越久,自己的身體也越多變成水,而且,還沿著劍被葫蘆給吸去。

 

       搞、搞什麼鬼啊啊啊!

 


 

       完全吸收傅恭克後,冥鼬便呼了一口氣,身上的紅色氣息消失,雙眼也變化成普通的血凰眼。

 

       ──接下來,就看凌華和瑋熔能不能順利地取到「闇噬原息」了。

 

 

       幾天後,序雲殿的一個大廳裡,待著五個人,分別是冥鼬、叢鶴、凌華、瑋熔,以及他們的首領,秦獄。

 

    「到手了嗎?」秦獄嚴肅的聲音傳來說。

 

       「是的,按照您所說,分成了兩等分。」凌華恭敬地說,伸出雙手,突然,雙手都發出藍白色的光芒,接著兩個大冰塊出現在她的左右手上,兩個冰塊都封著一團黑氣。

 

       「很好。」秦獄滿意地說,接著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冥鼬。

 

       冥鼬點點頭,渾身再度冒出紅色的氣息,葫蘆伸了出來,瓶蓋扭開,一團液體流到地上,慢慢地變化成一名少年,只不過,他處於重傷狀態。

 

       「咳、咳咳……」少年似乎還不太清楚發生了甚麼事,不斷地咳血。

 

       「關在永無止境的幻術世界中,還傷成這樣,竟然還活著,真是奇蹟。」瑋熔咋舌道。

 

       「正是因為重傷才能活著啊。」冥鼬靜靜地說:「那裏處於時空靜止的狀態,所以他的身體狀態能夠保持,而竟然受重傷,那他當然會處於昏迷之中,不會被幻術所惑。」

 

       「好了,得快點動作,不然他就玩完了。」秦獄開口說,手伸向凌華,後者點點頭,將其中一個冰塊交給秦獄,另一個冰塊則隨著一道和剛剛一樣的光芒消失了。

 

       秦獄接過冰塊後,開口說:「等等由我將闇噬原息灌入他的體內,若一切順利,叢鶴,就麻煩你訓練他了。」

 

       「是。」叢鶴微微低頭答道。

 

       「另外,瑋熔。」秦獄轉頭說:「我要妳這陣子去觀察那幾名換靈者,晚上再回來整治和訓練妳的部隊。等到妳覺得時機成熟了,就去『測試』他們一下吧,當然,別忘了不能殺了他們。」

 

       「是。」瑋熔答道,從眼神中微微透出一股興奮。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喬昕☆
  • 蠻長的呢~感覺還不賴說~新年快樂> <
  • 謝謝,新年───不對!元宵and情人節快樂(太晚回了XDD)

    闇鳳Terry 於 2014/02/14 21:28 回覆

  • 混沌
  • 須佐能乎都出來了 = =
    不會又有其他東西跑出來吧?
  • 嗯嗯,是啊,還有一些火影= =

    闇鳳Terry 於 2014/02/14 21: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