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隔了好久才發文,因為打訓練篇時總讓我沒甚麼幹勁


 

      隔天早上,按照預定,王洛心要來練習劍的功夫,不過當然不是由沈洛年來教。現在,在王洛心面前的是手提雷龍刀的凱布利。

 

      王洛心身上背著趨闇劍,立正站好面對著凱布利,不知為何,由凱布利來教並不會比沈洛年來教輕鬆多少,還有一種緊繃的氣氛,

 

      凱布利對在一旁的沈洛年使了個眼色,後者點點頭,開口念道:SpiritcallTreesstretchedRebirth Forever。」

 

      噗滋一聲,雪下一處的地面裂了開來,一棵有百年神樹這麼大的樹木從中長出,和周圍枯萎的樹木成鮮明對比。

 

      「咦?這、這是要...........?」王洛心不禁發出疑惑聲,難道又要用樹枝嗎?如果是這樣,那何必做出這麼大的樹?何況現在不是要用劍來實際練習嗎?

 

      「以這樹木當對象,不斷練習劍招。」凱布利答道。

 

      「咦?可、可是這樣砍斷後又要再做出一棵樹嗎?」

 

      NP,主人已經對它進行了調整,只要不是他主動停止或整棵被砍斷,它就能不斷重生。」

 

      「是、是嗎………..

 

      接下來,凱布利從懷中拿出一本古書,仔細觀看,王洛心不敢打擾,到沈洛年身邊詢問,沈洛年便聳聳肩答道:「我昨天請虯龍族的一名武痴送來一本關於武術的書,現在凱布利在看要給你練哪一種基本招。」

 

      「喔?是這樣啊。」

 

      沒想到竟然還要看書學習。王洛心剛這麼想,便回頭望向凱布利,卻見她正將一張尺寸較大的白紙貼上樹幹,接著,提起了雷龍刀。

 

      這是幹嘛?王洛心疑惑之下,奔回去問:「這是……….

 

      「看好。」凱布利簡短地說。

 

      接著,她對準樹幹沉下腰,右腳後退只用半身對著它,右手隨著迴旋將刀用力往後拉。

 

      「──喝!」

 

      凱布利隨著簡短的叫聲往地面一蹬,雷龍刀閃電般水平掃出,擊中樹幹後發出震耳欲聾的衝擊聲,也導致樹木巨大的身軀不斷抖動。

 

      雖然招式簡單,但總覺得很有衝擊性!王洛心如此想著,望向雷龍刀,見刀刃已有一半以上砍進黑色的樹幹中,當然,白紙也被切斷了一條裂縫,但還是貼在樹上。

 

      凱布利看了一眼,隨即拔出雷龍刀,隨著她的動作,樹木被切斷的地方快速癒合──但白紙當然不會癒合就是。

 

      「這是基本招之一──『平面斬』,先練這招,以這白紙的裂縫為目標,每天砍中五百下,一旦有一下沒中就重新計算。K,開始。」

 

      「咦?等、等一下,為什麼要做這麼枯燥的事?我還以為要練很厲害的劍技。」

 

      凱布利聽了,沒有理他,只是雙手抱胸,盯著他,做出一副「你給我做就對了」的表情。王洛心這才想起,眼前這人是不會和你多做解釋的,同樣的話也不會說第二次。

 

      好吧,反正也不是甚麼困難的事,何況很多故事不是有講嗎?主角為了變強,在請求師父時,往往得做很多雜工,像是打掃之類的,後來也確實發現那是變強的方式,自己也這樣想吧。

 

      王洛心一面自我催眠,一面拔出趨闇劍,畫葫蘆地學著凱布利剛剛的姿勢,突然想起一件事,站好問:「對了,萬一我砍錯了,那就會砍到紙張的其他地方,那這樣會搞混耶。」

 

      凱布利沒回答,只用眼神示意他去看白紙,王洛心一看,卻見紙張裂縫的邊緣是紅色的。

 

      甚麼時候塗上去的?王洛心莫名其妙,但也不敢多問,將重心移往右腳並將見往後拉,並準備把腳、腰的旋轉力從手臂移往劍上,開始揮砍,就在他要預見劍完美的擊中白紙裂縫的瞬間──趨闇劍完全偏離目標砍到樹皮上,連白紙都沒擦到。

 

      嘰──!一陣直刺耳膜的聲音響起,同時王洛心無法承受反作用力的手完全脫離劍柄,整張臉狼狽地撲進白雪裡。

 

      「姿勢重心完全不對,揮劍的時候也不該將目光偏往劍上,重來!」凱布利道。

 

      王洛心趴在地上聽了,猛然想起剛剛凱布利所說的話──「每天砍中五百下,一旦有一下沒中就重新計算」。

 

      天哪~~,這是什麼斯巴達式教育?


 

      沈洛年在一旁看著王洛心狼狽的模樣,不禁暗暗竊笑。說起來,自己當初在白宗時也有這樣過呢,要一直砍中金屬片真的很不容易,但那是有用處的,速度和準確度會不知不覺增加。

 

      從他的狀態和仙化程度來看,大概要一個多星期才能連續一千下都中,中途沒有重新吧。沈洛年如此估計著,又在原地看著王洛心丟臉一陣子後,決定去看其他人的狀況。

 

      懶洋洋地走到晴音這邊後,卻見她正在和月雯坐在一塊咬耳朵,沈洛年識趣地不去打擾,問一旁聽力好的懷真:「她們在幹嘛?」

 

      「因為晴音已經對金箍棒有一定的熟悉了,所以月雯姊想先教她五大玄靈中的第二種。」懷真道:「就現在來看,晴音她想學雷靈。」

 

      對喔,古仙換靈者能學兩種五大玄靈,雖說這ㄚ頭現在炁息量不足,但等到學會雷靈後,又會變多強呢?

 

      沈洛年稍微看了看她們倆,就往翡翠和妍京她們那邊走去,這也是他最在意的一組,而且寒星和靖雪也在那兒。

 

      完全想像不到翡翠會如何教妍京,所以沈洛年已準備好看到任何稀奇教法的準備,但實際看到時,他還是傻了眼。

 

     咚咚!

 

      發出了這樣的撞擊聲。

 

      同時

 

      「釘子應該往那邊敲下去才對。」

 

      「是,師父。」

 

      「嗯,就是那裏沒錯。」

 

      進行著這種對話。

 

      沒錯,翡翠正在教妍京如何做書架。

 

      沈洛年在原地定格足足有三十多秒之久,嘴還呆呆地張開著,過了一會兒,他才開口說:「呃……翡翠,我能問個問題嗎?」

 

      「我知道您要問甚麼。」翡翠轉頭答道:「但這是很重要的訓練,一定要了解『各種物質的製造方法與構造』。至於關於長槍的武術,我下午會教妍京的。」

 

      「很重要的訓練.…………..」沈洛年微微沉吟說,突然想棄翡翠的冶煉室,就問:「那麼,妳之後該不會要教她如何打造武器吧?」

 

      「是的。」

 

      .................

 

      總覺得............完全無法了解,不過她是認真的呢,月雯也說應該交給翡翠,所以應該沒問題..........吧?

 

      沈洛年呼了一口氣道:「好吧,我知道了。」

 

      「嗯。」

 

      翡翠簡短地答完後,便回頭繼續教導妍京,而沈洛年則是坐在兒女旁邊。

 

      沈靖雪一見到沈洛年坐在她身旁,立刻撲到他的懷中,同時身形也漸漸地變成小孩子,之所以要這樣,是因為沈洛年曾說過這樣子比較好抱,他也比較喜歡這樣抓抓,之前還因為這樣讓懷真喊「原來你是蘿莉控嗎!」

 

      沈洛年則回道:「妳是從哪裡學會這個詞的!?」

 

      然後寒星突然現身說:「老爹,你搞錯重點了吧?你這是在承認自己是蘿莉控嗎?」

 

      「為什麼你也知道這個詞啊!」

 

      「甚麼?洛年你真的是蘿莉控嗎?」

 

      「才不是!話說,不過是抱抱女兒,妳發這麼大的醋幹嘛?」

 

      「當然要啊!這樣我才能知道要不要防止小芷她們過來。」

 

      …………….

 

      還曾發生過這樣的事。

 

      時間回到現在──

 

      就在沈洛年懶洋洋地幫靖雪抓抓時,一旁的寒星湊上來說:「老爹,你不覺得,雖說現在的主要任務是要訓練他們,讓他們變強,但你自己也應該要變強一下吧?」

 

      「唔..........」沈洛年微微沉吟了一下,點點頭說:「寒星你說的挺有道理的,但我能怎麼辦?」

 

      「這樣吧,我和靖雪、媽媽一起和你對練,只要請媽媽別出全力就行了吧?」

 

      「嗯,聽起來不錯。好吧,寒星,叫媽媽過來。」

 

      「咦~~,不要啦,拔拔,人家還要抓抓。」靖雪抓著沈洛年的衣服,撒嬌道。

 

      「那種事,晚上再做就行。」

 

      「真的嗎?一整晚都在做嗎?」

 

      「別講的這麼猥瑣啊!」

 

 

 

      「咦?要我跟著幫洛年訓練?」懷真歪著頭說「好啊!好像很好玩。」

 

      過了不久,四人找了個還算空曠的地方,當然,也全都換上戰袍,靖雪也變成少女的模樣。

 

      「先跟你說喔,洛年,為了懲罰你多帶了兩名女人回來,我可不會手下留情。」懷真拔下插在頭髮上的雷鬼劍,灌炁讓它變大,如此說道。

 

      「拜託!這是我的錯嗎?」沈洛年抱怨道,接著掏出天仙飛翼,另外,他看的出來,懷真不全然是在開玩笑,所以為了以防萬一,雙眼刷刷一聲,變化為血凰眼。

 

      「不管怎麼樣,這種行為就是不好!」懷真道,妖炁一爆,揮劍衝向沈洛年。

 

      「喂!要開始不會先說嗎?」沈洛年一邊叫道,一邊將渾沌原息布滿雙匕,並讓它們互相交叉,準備迎擊。

 

      鏘!天仙飛翼成功擋下雷鬼劍,布在上面的妖炁也被散化掉,但衝擊力可沒有因此消失,懷真右手一發力,沈洛年隨即被逼得往後飛退數公尺遠。

 

      「真正戰鬥的時候,敵人是不會先和你打招呼的!」懷真說。

 

      「話是沒有錯.........」沈洛年話還沒說完,就猛然一驚,原因是他感覺到背後有一道銳利的炁息靠近。

 

      這感覺…….是寒星的輕訣?

 

      沈洛年不敢大意,渾沌原息收回體內,自己也放出輕訣炁息,身子放輕,瞬間躲過這一個暗算。

 

      「哈哈!太天真了啦,老爹,你應該再機靈點。」寒星道,同時抖出一陣劍花,使出他的獨門功夫──血流劍雨。

 

      「嗔!」沈洛年不耐煩地咂了嘴,時間能力開啟,使出占卜魔法,瞬間判斷出適合的招式,輕重轉換間,匕首漫天灑下,十八撩亂之十一──驟雨,直接和沈寒星的招式碰上。

 

      劈哩啪啦的,一陣撞擊聲傳來,沈洛年因為輕重轉換的程度比較高,又使出比較適合的招式,因此逼推了寒星。

 

      沈洛年正想喘口氣,不想這回換沈靖雪逼了上來,金犀槍一揮,在槍尖開啟一道玄界之門,從中可見炎熱的洪流。

 

      狀況不妙!沈洛年微微一驚,身子一扭,化身為五,打算藉此躲過攻擊。

 

      不過──

 

      「燒成灰燼吧!炎狐之爆!」

 

      從玄界之門中衝出五隻狐狸形狀的炙熱火焰,彷彿有靈性般,分別衝往沈洛年的分身幻影。

 

      會不會太超過啦?沈洛年沉吟地想著。眼看炎狐衝來,他只好轉換炁訣,變成凝訣,打算靠著炁息和血飲袍硬接下這擊。

 

      轟!帶有爆訣的炎狐碰上沈洛年的護體炁息後,隨即炸了開來,其餘四個則炸上地面,在地面轟出四個大坑,一時煙霧瀰漫,看不清楚。

 

      過了不久,沈洛年從煙霧中走了出來,臉、手都有輕微的燒傷,但很快就恢復了。

 

      「唔.………!」沈洛年忍著燒傷的疼痛,皺著眉望向已聚集在一塊的三人。

 

      「臭小子,我早就說過了吧?我不會手下留情。」

 

      「哼哼,老爹,你的實力不會只有如此吧?太不可靠了,再多使出些實力也無妨喔。」

 

      「拔拔~,如果我贏了,就要抓抓一個晚上喔。」

 

      沈洛年的青筋不禁直跳,瞇起眼盯著他們。

 

      或許發現沈洛年的氣場改變了,懷真就道:「快中午了,我們就當成最後一擊吧,孩子們!」

 

      說完,懷真手持的雷鬼劍隨即發出強大的電流布滿劍身,韓星的劍則是纏繞寒冰之氣,靖雪的槍則是炙熱紅炎。

 

      「上吧!」懷真叫道,三人同時揮舞武器衝向沈洛年。

 

      「SpirtscallDazzling light Element!」

 

      沈洛年開口念道,天仙飛翼一揮,玄界之門大開,一道耀眼的光芒從中放出,照向三人。

 

      「「「─────!?」」」

 

      這種光術其實沒有殺傷力,只是單純讓人看不清眼前事物,而因為太過突然,三人都來不及放出護體妖炁,眼睛都花了一下,不禁停下動作。

 

      雖然只能拖延數秒,但對沈洛年來說已經足夠了,他只是需要更多時間來念較長的咒語。見三人停下動作,趕緊念咒施術,接著──

 

      木靈‧樹界降誕!

 

      瞬間,三人所在的附近空的長出幾十條巨大的樹木,佈滿渾沌原息,粗大的樹枝靈活地往三人撲去。

 

      雖然礙於附近還有其他人在修練,所以規模比以往的樹界降誕和花樹界降誕小了不少,但也足夠了。

 

      花了點時間才反應過來的三人,在樹木快接近自己前才趕緊飛起,但幾下之後,寒星和靖雪都被緊緊抓住,而懷真砍斷幾根樹枝後,見沒辦法躲了,就道:「嗔!蒼龍──」

 

      但說到一半隨即停住,因為她想到還是不可以真的大打起來。

 

      這麼一個猶豫,懷真就被抓到了,渾身癱軟不得。

 

      「呼.......................」沈洛年見解決了,就蹲下來喘氣,雖然仙化已久,這個規模也不大,但還是有點累。

 

 

 

      過了不久,沈洛年放了三人,和他們回去,打算吃午餐。

 

      沈洛年先到凱布利那兒通知,凱布利點點頭道:「K,我立刻準備。」

 

      沈洛年望向一旁看似已癱瘓的王洛心,問:「如何?」

 

      「最高紀錄連續三十七下。」

 

      「是喔?」沈洛年望著王洛心,心想自己以後應該也差不多,看來自己和他都得趁午休時好好休息才行。

 

Posted by 闇鳳Terr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4)

Post Comment
  • 羽憶
  • 跟我一樣沒FU打XDD
  • 哈哈,是喔?(握手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1:46

  • 虛無
  • 辛苦了
    你真好
    都沒被催搞
    我一直被催
  • 是嗎?請節哀~
    話說我也有被催一下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1:47

  • 影瞳
  • 當然要催!
    你挖了那摸多坑,都沒填!(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有臉說別人?)
  • 虛無
  • 我發文也很辛苦的
    而且我有慢慢填啊
  • 真的很辛苦~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1:47

  • 小帝
  • 辛苦了兄弟
  • 嗯,謝謝(話說是對誰說啊?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1:49

  • 影瞳
  • 我發文也很辛苦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的身分是該死的國中生!
  • 話說我是高中生呢,更慘~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1:48

  • 虛無
  • 但是妳又沒被催搞
  • 小帝
  • 自己人,我也是高中生(握手
  • 喔喔,握手~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3:24

  • 亞夜
  • 我現在也沒fu打(沒人催),我是國中生
  • 嗯嗯,沒fu真的是很麻煩的事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3:25

  • 亞夜
  • 為什麼砍樹我會想到吳剛伐桂
  • 咦?不是刀劍underworld的大樹嗎?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3:25

  • 亞夜
  • 基加斯啥東東的那個啊!我現在在打穿越文,寒冰之月的後順序還在思考
  • 嗯嗯,加油!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1 23:35

  • 虛無
  • 愈合速度哪有那麼快啊
  • 你是指樹還是洛年?

    闇鳳Terry replied in 2013/12/22 21:34

  • 影瞳
  • 你確定真沒人催我稿?
  • 虛無
  • 應該吧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