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早上,外頭依舊下著風雪,但沈洛年一行人卻待在屋外空曠的地方,其中,只有王洛心和王妍京冷得直發抖,穿著厚外套。

 

       沈洛年盯著眼前三人,咳了一聲說:「那麼,就開始訓練吧。在那之前,凱布利、翡翠。」

 

       兩女點點頭,凱布利拔出雷龍刀,而翡翠右手掌則突然發出一道黑色光芒,就著從中生出一把小匕首。兩女分別走到王洛心和王妍京身旁,用武器靠著兩人的身體。

 

       這舉動自是讓兩人有些緊張,沈洛年見狀哂然說:「放心,不會砍了你們的。」

 

         很快地,兩人便感覺到一股力量迅速流進自己體內,在身上亂竄,王洛心不禁詫異地問:「這、這是……..?」

 

       懷真道:「她們在幫你們引炁,這幾天你們就先專心將體內的炁息和原息放在經脈中流動。」

 

       月雯跟著補充說:「雖說原息的戰鬥力比較強,但在你們的原息有戰鬥力之前,還是得靠炁息來打才行。」

 

        原來如此啊。兩人正想著,體內炁息也差不多滿了,兩女也因此離開他們。

 

        沈洛年從懷中掏出數張紙後,遞給他們說:「這是人體經脈圖,你們好好研究。」

 

       兩人接過,妍京有些尷尬地說:「看……….看不懂。」

 

       沈洛年一愣,心想也是,當年自己有輕疾教,都不知道花幾天了,但自己又不擅長教別人,於是他便有點困擾地抓抓頭說:「唔,寒星、靖雪,能麻煩你們嗎?」

 

       兄妹倆聽了愣了一下,一旁的晴音還瞪了沈洛年一眼,大概是覺得沈洛年未免太偷懶了。

 

       沈洛年倒也不在意,這懷真開口問了:「欸,洛年,這樣子,晴音這幾天要幹嘛啊?」

 

       這倒問到重點了,沈洛年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回答,正沉吟著,月雯就說:「這樣好了,我來和晴音對練如何?」

 

       沈洛年又愣了一下,心想也好,月雯雖然愛實驗,但怎麼說也是一名精靈,懂很多事,交給她自是最好,於是沈洛年點點頭說:「好啊,就拜託妳了。」

 

       「OK!」

 

       晴音聽了,也沒表示反對,大概是覺得交給月雯訓練比較靠譜吧。

 

       「就這麼定了!」沈洛年道。這時妍京就抖著牙齒說:「那,如果只是熟悉經脈的話,那我們能進屋去了吧?」

 

       沈洛年一呆,心想也是,便揮手讓他們進屋取暖去。

 

       不過,也不是說到客廳那邊去,而是在另一邊,前不久前才重建好的道場。

 

       王洛心等人進到道場中,妍京望了望,訝異地說:「挺大的啊,話說回來,這裡感覺很乾淨啊,不是那種打掃得乾淨,而是才剛剛蓋好的那種感覺。」

 

       寒星兄妹倆對視一眼,一面驚嘆妍京的觀察力,一面因為道場老是因為他倆毀掉而覺得好笑,沈靖雪笑了笑說:「這的確是剛蓋好的,因為它被我和哥哥燒掉了。」

 

       「為什麼?」王洛心詫異地問,難不成這家人有破壞房子的習慣?

 

        「都是因為很蠢的理由。」沈寒星聳聳肩說:「也因為這樣,老爹他不准我們在這修練時動手動腳了。」

 

        「都是?」王洛心轉過頭說:「這麼說來,你們毀掉道場很多次了?」

 

        「是啊,能重建也是多虧老爹的木靈之術。」寒星道,接著正色說:「好了,開始解釋人體經脈吧!他娘的給我過來,咱們速戰速決!」

 

        王洛心聽了,不禁有些詫異,沒想到寒星說起話來還真不客氣,而靖雪則點頭道:「那妍京就交給我,洛心就交給哥哥你囉。」

 

        聽到靖雪直接說自己的名字,讓王洛心不盡有點臉紅,這時,沈家兄妹不約而同地看了他一眼,靖雪只瞄了他一下,隨即拉著妍京到一旁解說,而寒星則面露不善地瞪了他一眼,道:「好了,把我爸剛剛給的經脈圖解拿出來吧。」

 

       王洛心覺得莫名其妙,想了想才猛然想起沈洛年之前說過他的鳳凰能力之一是看透人心,難不成剛剛自己有色色的念頭被他們看穿了?不是吧!

 

       但此時也不適合提出來,王洛心只好拿出經脈圖解,開始聽寒星講解起來。

 

       另一邊,月雯從翡翠的冶煉室中拿出一把寬劍,和晴音開始比劃起來。由於月雯的妖炁已轉為沫嵐原息,不適合拿出來對練,因此雙方只有打單純的武器打鬥。

 

         沈洛年在一邊看著,一面暗暗感嘆晴音這ㄚ頭的實力,過去他也常和月雯對練,所以深知她的劍法如何,一揮起來就眼花撩亂,有幾次十八撩亂還被破解了,讓沈洛年暗自痛罵賴一心這個功夫真他媽敗家。

 

       而現在,月雯雖然只有拿出三成左右的實力,但每一招晴音還是擋得很漂亮,最讓人驚嘆的恐怕就是金箍棒的能力,有一些攻擊明明應該是擋不住的,但是一部分的金箍棒卻突然直角轉彎擋住。

 

       不過呢,晴音因為尚未完全熟悉金箍棒,所以現在還是防守居多,因此正在努力拉開距離,只要拉開了一定程度的距離,晴音只要讓金箍棒變粗、變長,沒有妖炁護體的寬劍可能會被撞成碎片。

 

     月雯當然也知道晴音的打算,因此不斷猛攻,不讓她有拉開距離的機會。

 

       沈洛年在一旁看了一會兒,正不知道要不要進屋去喝杯茶、看看書,這時,懷真從後面湊上來說:「你這傢伙,身為師父,這樣偷懶好嗎?」

 

       「師妳媽啦。」沈洛年切了一聲說:「我這叫物盡其用,講解經脈這種事,哪是我能做的?」

 

       「那你也能陪晴音過招啊。」

 

       「那ㄚ頭我是真不想再和她打了。而且,她的身世我也和妳說過,她現在可說是認為我不太可靠,雖然也沒說是對月雯信任,但顯然她認為月雯比我還好。」

 

       「既然這樣,你們就應該多多相處,才能早點彼此信任啊。」

 

       沈洛年有些詫異地望了懷真幾眼,道:「這還真不像是妳會說的話,平常妳應該會吃醋才對。」

 

       懷真聽了一愣,接著才彷彿猛然想起甚麼事情一般,抓著他的手臂說:「差點忘了!信任歸信任,可不准給我花心!」

 

       「是是是。」沈洛年揮手說:「進去抓抓吧?」

 

       「好!」懷真開心地笑說。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虛無
  • 二香
  • 恭喜~~
    話說亞夜的頭香怎麼不見了?

    闇鳳Terry 於 2013/11/02 21:11 回覆

  • 虛無
  • 阿哉
  • 各種疑惑

    闇鳳Terry 於 2013/11/02 23:03 回覆

  • 亞夜
  • 我的頭香不見了(哭,對了,我更了
  • 話說回來,昨天你的我沒收到通知呢
    好,我去看

    闇鳳Terry 於 2013/11/02 23:04 回覆

  • 亞夜
  • 我又更了(我九點多就打完了,但電腦斷線......
  • 我知道了

    闇鳳Terry 於 2013/11/10 11: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