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總於擺脫段考了,送上八千多字的文給大大們欣賞。

 


       

        沈洛年懶洋洋地坐在自家屋頂上,等待著凱布利和王洛心的到來。

 

        他當時請凱布利過濾一下店內是否有符合他印象中的少年後,便先帶晴音和妍京回到家裡來,大夥當然是好好地歡迎一番,但如果真要舉辦個盛大的歡迎會,還是得等到全員到齊才行。

 

        不久,凱布利便報告已找到的消息,沈洛年原本想立刻去抓人,但懷真卻出了個鬼主意,結果就發生了王洛心得去賭場戰鬥的小插曲。

 

       沈洛年發呆了片刻,突然轉頭望向西北方,自語道:「來了啊。」

 

       果然,不到一分鐘後,巨大的引擎聲便傳了過來,其中還有「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慘叫。

 

       沈洛年聽了搖搖頭,輕身而起,飄落在大門前。很快地,一道光芒從黑夜之中顯現,那是車頭燈。

 

       凱布利在離沈洛年只有兩公尺時才剎車,但機車卻只前進一公尺就停下了。

 

       王洛心立馬跌了下來,跪在雪地上乾嘔說:「我............我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坐四個輪子以下的交通工具了。」

 

       凱布利沒理他,只對沈洛年輕輕點頭示意,便把車開往車庫去了。

 

       沈洛年目送她離去後,便一把抓起王洛心說:「喂!小鬼,沒事吧?」

 

       王洛心似乎還有點神智不清,茫然地看了沈洛年一眼後,竟然說:「啊............不、不行,再吃的話我一定會吐出來…………………

 

        沈洛年看他暈車暈到變成笨蛋了,不禁又好氣又好笑,索性直接一巴掌打醒他。他摸著臉頰片刻,才抬頭說:「啊、啊……………?闇、闇神?」

 

       又是這個名號.................。沈洛年有些鬱悶地想著,但也懶得更正了,翻了翻白眼,轉身說:「跟我來,先彼此認識一下。」

 

       「啊、啊?...................喔。」王洛心愣了愣,才趕緊起身跟上。

 

       兩人經過玄關,走過一條木廊後,沈洛年便停下並將左邊的門拉開,走了進去,王洛心也畏畏縮縮地跟在後面。

 

       一進去,裡面立刻傳來盛大的掌聲和歡呼聲,王洛心一呆,先是有些靦腆地抓抓頭,但他的笑容馬上就僵硬起來,冷汗跟著流了下來。

 

       這裡面..................全部都是怪物啊啊啊啊啊啊!!!!!王洛心在內心大吼說。

 

       沈洛年指著一名美若天仙、看似只有二十歲的少女說:「唔,她是我..............咳!嗯,妻子,叫懷真,是仙狐族上仙。」

 

       她就是闇神之妻?果然名不虛傳!王洛心不禁在內心暗暗感嘆,而懷真則是笑著對他會了揮手,使王洛心不禁臉紅了,只覺得骨子都軟了。

 

       沈洛年又指向另一邊坐在一起的少年和少女說:「他們是我的雙胞胎兒子和女兒,叫沈寒星和沈靖雪。」

 

       王洛心個著將目光望向他們,心想著根本是俊男美女,和爸爸一點都不像...........哎呀,不過寒星倒是有跟闇神一樣帶著一種冰冷冷的氣息呢。

 

       沈寒星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而靖雪倒是有揮了揮手。

 

       總覺得這個家裡只有女生比較好相處啊...............王洛心不禁如此感嘆,而沈洛年則彷彿看穿了他的想法一樣,哼了一聲說:「別看寒星那個樣子,真說起話來,他的話比我還要多,而且也更不客氣。另外,靖雪真發起火來,可不是你能想像的。」

 

       唉?是這樣嗎?王洛心正感詫異,靖雪就已鼓起臉頰,發出可愛的聲音說:「真是的,拔拔你別亂講話啦!」

 

      真的無法想像。王洛心呆呆地望著沈靖雪想著。

 

       沈洛年聽了揮了揮手,敷衍過去,指向一位穿著圍裙,手上拿著鍋鏟的少女說:「她是我的精靈,叫月雯。嘛,雖然不想承認,但她可以算是我的師父。」

 

      月雯聽了,瞪了沈洛年一眼後,隨即笑著說:「哈囉,小弟弟,順便說一下,我也擔任這個家的廚師喔。」

 

      難怪她要這個打扮。王洛心若有所思地想著。

 

      「最後一位,她叫翡翠,幾十年前被我救回來的,現在是這個家的女僕,和凱布利一樣。」

 

       王洛心望著身穿黑色女僕裝,同時也有著一頭黑色長髮的翡翠輕輕點頭後,不禁產生一個疑問。

 

       因為剛剛過於震驚的關係,所以他來不及仔細觀察,現在一看,才發現翡翠的實力高得嚇人,就連月雯也遠遠比不上她,那她怎麼還會由闇神來救呢?

 

       還來不及仔細思考,沈洛年就拍了他一下說:「好了,妍京和晴音也差不多要洗好澡了,我先帶你去你的房間,等等你洗完澡後,晚餐也差不多弄好了。」

 

       「喔.............喔。」王洛心點點頭,跟著沈洛年離開客廳。

 

       因為王洛心是客人,所以睡在一樓的大通鋪中,沈洛年帶領著他轉過好幾個走廊,拉開一扇木門說:「這就是你的房間。」

 

       王洛心往裏頭一望,張大嘴說:「這也太大了吧?」

 

       沒錯,房間長約十五公尺,寬約八公尺,地面鋪滿榻榻米,對面有疑似放置衣服和棉被的紙門,右邊角落有一張長桌,牆壁上則有一些掛勾。

 

       不過……………大歸大,會不會有點太空了一點?

 

       沈洛年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聳聳肩說:「畢竟平常本來就不會有客人,通常只有凱布利和翡翠會進來打掃,只有隔壁的大通鋪偶爾會有小芷她們來住而已。」

 

       「咦?隔壁也有?那麼妍京和晴音她們倆就住在隔壁囉?」

 

       「對啊,男女分開睡嘛。」沈洛年點點頭,接著瞇起雙眼說:「還是說,你想和她們睡在一起?」

 

       「不、不用了。」王洛心連忙搖頭,帶著自己的行李和趨闇劍走進房間。

 

       「劍就掛在牆上吧,浴衣、毛巾和棉被都在紙門裡面。」沈洛年指揮說:「從這裡出去右轉直走到底就是浴室了,舊衣服放在裡面的籃子裡,翡翠會去處理的。」

 

       王洛心豎起大拇指,表示了解,沈洛年見狀就關上門,回客廳去了。

 

  

 

 

 

       半小時候,眾人都聚集在客廳了,月雯也已做好豐盛的餐點,於是,歡迎會就此開始。

 

       不過,說是開心的歡迎會,其實裡面的人反應實在有些極端。舉例來說,在這麼熱鬧的時候,沈洛年還是幾乎不開口說話,而懷真、月雯、靖雪則是非常興奮地和他們說話。

 

       「對了、對了,晴音,聽說妳才十七歲就成為高級校官,而且還把這個臭小子逼得得使用分身?哈哈!好厲害喔!」說著,懷真還用力拍了拍沈洛年的背。

 

       沈洛年被拍得差點連飯都噴出來,不禁瞪了她一眼。心想「這個臭狐狸,要是我真的被殺了,我才不相信妳還能笑的這麼開心」。

 

       劉晴音似乎對懷真的過度親近有些防備和不適應,乾笑了笑說:「妳過獎了,其實也還好。」

 

       王洛心望著沈洛年與懷真,突然想問起他們是如何認識的,於是小心翼翼地開口說:「呃,懷真小姐?」

 

       「就叫我懷真吧!」懷真拍拍胸口說。

 

       「呃?」

 

       「畢竟我們要相處好一陣子嘛!彼此互相叫名字,不用敬稱,才是信賴的開始不是嗎?當然,如果後面加個姊姊我會更高興的!」

 

       不知為何,叫姊姊的話總覺得有些害羞。於是王洛心抓抓頭開口說:「那………懷真姊。」

 

       「是!有甚麼問題嗎?洛郎。」

 

       「只有對一個『洛』字!!」

 

       信賴蕩然無存。

 

         「不對啦!嘛嘛,他應該叫洛蛋才對。」

 

        總覺得..................有點想回家了啊。

       


 

       在漆黑的夜空中,只有巨大的月亮,以及它周圍的群星在照亮著,四周毫無動靜,十分寧靜。

 

       突然,有兩道黑影快速地在夜空中掠過,快得只留下殘影。

 

       其中一道黑影的主人有著一頭雪藍色的長髮,身穿深紅色的緊身衣;另一位則有著綁成馬尾的棕色頭髮,身穿鮮紅色的旗袍。

 

       這兩人,正是冥序軍團四大將中的凌華和瑋熔。

 

       瑋熔望著下方的景色不斷快速地掠過,從表情來看,她似乎有些無聊。不久後,她彷彿不耐煩一樣轉頭說:「我再確定一下喔,我們這次去冥界的目的就是要採集到『闇噬原息』,讓大人之後能順利前往冥界的最深處──塔耳塔洛斯,對吧?」

 

       凌華沒有回答,但已用沉默表示肯定,看來,這問題瑋熔已問過很多次了。

 

       「話說回來,不是四神聯手的話,想進入塔耳塔洛斯,只能靠闇噬原息這點我能理解。」瑋熔嗔了一聲說:「不過,非靠換靈而得到的原息,不能隨隨便便就注入體內吧?就算是大人,也有點危險吧?」

 

       這次凌華開口了,只聽她那彷彿絲綢般柔順的聲音傳來:「所以冥鼬才要先去找實驗品,之後,聽說是要由叢鶴來培養這名實驗品,看看他是否能順利控制住。」

 

       「唔...........」瑋熔彷彿正在理解這段話般皺著眉,又問:「那幹嘛找弱小的人族?」

 

       「如果連弱小的人族都可以,那大人更不用說了。」

 

       「這樣.………」瑋熔微微沉吟道:「如果闇靈的子女在的話就不用那麼費事了呢.........對了!聽說闇靈的女兒在十幾萬年前就現世了,凌華妳知道詳情嗎?」

 

       凌華微微搖頭說:「那時候我們都尚未現世,當時大人也才數百歲而已,不過他倒是有憑著年幼的記憶和我提過。」

 

       

 

       「喔?」瑋熔挺有興趣地靠過來說:「那是怎麼回事?」

 

       「據說當時不只闇女,光女、水女、地子也都現世了,他們當時召集了一些人組成一個集團,名叫『黑暗星雲』。

 

       不過,他們這個集團也不是要以武力之類的為目的,比較像是社團吧,大家互相交流、交交朋友甚麼的,人數雖不多,但大家都像個大家庭般非常和樂。」

 

       咻!

 

       瑋熔不禁吹了吹口哨說:「真有興致。不過,聽起來還不錯嘛!」

 

       凌華點點頭表示贊同,接著繼續說:「有件事先補充一下,當時宇內妖族的實力可是遠勝現在,各族的上仙、天仙都有不少數量,可說是數十萬載累積的成果。」

 

       凌華頓了頓又說:「回歸正題。幾年後,他們的集團漸漸被注意並被重視,後來,四大龍族召集其他妖族開了個會,結果除了螭龍族和其他少數妖族外,其他人都統一認為像我們這種『玄靈的兒女』是種可怕的威脅,要盡早除掉。」

 

       聽到這裡,瑋熔不禁做了個不悅的表情,但仍沒多說甚麼,靜靜地聽凌華說下去。

 

       「照理來說,要四大龍族皆同意,這個結果才算成立,但其他人怕拖太久情報洩漏出去,所以就瞞著螭龍一族開始展開計畫。

 

       他們當時說有事情想談,請黑暗星雲大四位統治者──闇女他們到一個谷地中,其實已經下了伏兵。」

 

       「等等,就算真有伏兵好了,但怎麼可能瞞地過闇女他們的感應呢?」

 

       「啊?我忘記說明啦?真是失誤。」凌華有些訝異地說:「剛剛說當時宇內妖族都很強大,這點也包括了毛族,他們當時的科技比現在還要發達十幾倍,隱炁精體這種東西,隨隨便便就做出來了。」

 

       「真的假的?」瑋熔不禁咋舌。

 

       「嗯。當時他們同時也利用了毛族中的一個最強遠距離狙擊武器,想說趁他們在谷地內找不到人而迷惑時,用偷襲的方式先解決最難纏的闇女,但是,他們的動靜被掌握大地的地子察覺到了,結果……..他們失手了。

 

       當他們狙擊的同一瞬間,地子推開闇女,替她挨下了這一擊,結果..............」說到這裡,凌華彷彿有些哀傷,連瑋熔都倒吸了一口氣。

 

       「自己的夥伴在眼前被開了個大洞,並化為『元素』消失,當時視地子為哥哥的水女當場崩潰,光女哀傷地站不起來,而闇女則當場暴怒了。」

 

          聽說,闇女當時完全解放出自己的力量,一揮刀就將偌大的台地縱向切成兩半了。」

 

       瑋熔聽了不禁輕輕咋舌道:「雖然不到『神』那種切開山脈的程度,但也夠恐怖了。」

 

       「嗯。」凌華表示贊同後說:「當時那些妖族也完全慌了手腳,他們原本預定最強的闇女先死後,他們就能趁混亂進攻,然後在不會有傷亡的情況下解決另外三個,只是沒想到反而變成最糟的清況。

 

       闇女最初的揮刀只是衝著攻擊方向來的,接著就馬上飛向那個方向,妖族們稍微用輕疾一商議,決定先讓三名上仙去對付闇女,而其他的伏兵則有十名天仙要去殺掉已失去戰意的光女和水女。

 

       但他們終究無法完全了解『玄靈的兒女』究竟有何能耐,結果闇女在一分鐘之內就殺掉了那三名上仙,甚至還包括了那前去攻擊的十名天仙。

 

       其餘的伏兵自然完全嚇呆了,一個個提炁逃跑,但闇女當然不放過他們,結果才短短三十分鐘,宇內妖族就少了百多名妖仙、數十名天仙和數名上仙,還有一些毛族的長老和他們的科技。」

 

       「毛族的科技?甚麼意思?」瑋熔詫異地問。

 

       「聽說當時毛族某些高科技是只有少數族人才能學的,所以長老一死,他們也就等於失去了某些科技,得重頭學起。

 

         總之,闇女當時殺掉附近能殺的人後,就先回去照料另外兩名伙伴,而她在戰鬥──不,是在殺戮的時候,也聽到那些妖族要暗殺他們的理由,竟然只是因為他們的能力太過可怕,和屍靈王一樣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失控,所以才要這樣做──儘管他們從來沒殺過任何人。

 

       這理由更讓闇女發狂,想要將宇內妖族都趕盡殺絕,但光女阻止了她,所這樣做的話那天下就真的不會有人認同她們的存在了,而且當時水女的打擊似乎十分嚴重,叫喊她也沒反應,所以闇女只好忍了下來。

 

     而當時在遠處的三大龍族得知消息時,當然也很驚慌,結果,他們去說服『黑暗星雲』的其他團員。」

 

       「難不成………..!」

 

       「沒錯。他們以他們的族群慘遭殺害之類的理由去遊說黑暗星雲的人,結果,就是他們成功了。

 

       後來,由一些黑暗星雲的人通知闇女他們,說要為地子舉辦簡單的葬禮表示敬意與哀傷,因為是夥伴的通知,所以闇女她們不疑有他,而且,這次妖族們學乖了,特定通知她們不同的時間,結果當光女和水女到達現場時,闇女還沒到。

 

       還有,這次妖族的戲碼很特殊,當時她們的夥伴確實有在現場和光女她們見面,接下來,數名伏兵現身佯裝攻擊她們的夥伴,而她們的夥伴則逃走,光女為了保護夥伴,所以拔劍去追,卻不知道自己已中了陷阱。

 

       當時,在那附近都被裝置了毛族的特殊干擾精體,能發出類似幻術的東西,而且非常難破解,結果光女在不知不覺間繞了一圈,她當時以為她刺穿了敵人的背部,結果等回過神來,她的劍已刺穿水女的腹部。

 

       水女雖然沒當場化為『元素』崩解,但還是倒下了,而光女在認清自己的所作所為時,馬上和之前的水女一樣陷入崩潰,倒在水女身旁昏倒了。

 

       妖族們見狀,當然馬上想前去補刀,但他們這次還是失誤了。

 

       闇女當時雖然被通知為不同的時間,但還是先到附近等待,後來她感應到那裏有光女和水女的原息,立刻飛往看清楚狀況,結果,恰好看到光女刺殺水女的畫面。

 

       接著,又看到其他妖族揮動武器攻向失去意識的兩人,當場就理解發生了甚麼事。這次她真的失控了,因為,連黑暗星雲的夥伴都背叛了自己,這次她不但殺光在場所有人,甚至打開冥界,召出冥界大軍和宇內妖族宣戰。

 

       冥界大軍雖然沒有闇噬原息,但還是有闇靈黑氣,戰況可說是對妖族們完全不利。

 

       後來,他們利用了毛族所製造的一種結界,據說這種結界是仿效四神聯合所使出的『八卦結界』,雖然沒有一樣的效果,但還是困住了闇女十幾秒鐘,連原息都被逼回體內,無法使出來防禦。

 

       這十幾秒鐘已足夠,當時數名上仙和數十名天仙聯合使出最強的攻擊殺死了無法行動的闇女,而冥界大軍也因此被收回去了。」

 

       說完後,兩女的表情都不怎麼好,瑋熔想想問:「那光女和水女最後怎麼了?」

 

       「聽說當時闇女在殺死在場妖族時,有人成功砍斷水女的頭,而闇女雖然馬上去保護光女,但在召出冥界大軍後,也沒怎麼理光女的樣子,所以應該還是……..

 

       兩女又沉默片刻後,瑋熔嘆了一口氣說:「幸好我們兩現世的比較慢,才能得到大人的幫助,要不然…………

 

       「嗯,而且,闇女也幫我們減少了不少壓力,當時宇內妖族戰死了過多的菁英,所以我們的目的要達成的話就容易多了。」凌華淡淡地說。

 

       「好!我們不能讓她的死白費。」瑋熔振作了起來,精神奕奕地說。

 

       過了不久,凌華微微瞇起眼睛說:「快到了。」

 

       瑋熔也跟著盯著看,道:「喔喔,就是那個人類村莊啊,大人是說在一座破廟裡?」

 

       凌華輕輕點頭,接著,她們倆在不被鬥天部隊注意到的情況下,進入村中的一座久無人居的寺廟。

 

       瑋熔一腳踹開廟門,結果裡面的灰塵漫天飛揚起來,兩女皺了皺眉頭,將窗戶全都打開,等空氣好一點後才進去。

 

       瑋熔四處望了望,看不出有什麼特別的,便去翻看那些滿是灰塵的舊書,一面自語道:「這邊會不會記載著進入冥界的方法?」

 

       「不可能。」凌華搖搖頭說:「一但有活人順利地從冥界的入口進入到冥界,那個入口便會換位置了。」

 

       「是喔?」瑋熔歪了歪頭,突然擊掌說:「那麼,假設宙斯他們當年沒順利進入冥界,那那個入口現在──啊!」

 

       說到一半,瑋熔就住口,遮著嘴巴滿懷歉意地望向凌華,但對方只有眉毛微微抽動了一下,並沒有多大的反應。

 

       「妳來看這柱子。」凌華轉頭說。

 

       「柱子?」瑋熔好奇心起,奔到凌華身邊細看。

 

       這根柱子上,雕滿了貔貅樣式的花紋——但是在這些貔貅身上,有一些麒麟的鱗片。可能是一種新式的混合神獸。

 

       凌華摸著那些貔貅的屁股,忽然就放手,轉身到了另外一根柱子上去摸。來回摸了好幾十遍,就對瑋熔道:「溫度不一樣!這兩根柱子的材料不一樣,這一根柱子好像包著什麼金屬,但是特意做上了和另外一根完全一樣的漆工。

 

       也就是說,這裡面有機關。」

 

       瑋熔聽了,馬上說:「且讓我好好地按動一些。其中有一個,肯定有蹊蹺。」

 

       說著瑋熔就把貔貅上的細節一個一個地研究了一遍,仔細得簡直有些猥瑣了,但是怎麼研究都覺得這些貔貅都是死的,無法按動。

 

       凌華見狀輕輕搖頭說:「我來。」

 

       凌華的手指貼上了冰冷的柱子,然後用手指在所有的花紋上輕輕地滑動。

 

    她安靜地繞著柱子走了一圈又一圈。在繞到第二十圈的時候,就聽凌華說道:「第一行第十三個,第二行第六個和第三行第七個。對每個都輕輕地各敲一下。記住順序。」

 

       瑋熔立即照辦。

 

        弄完之後,忽然就看到這幾根柱子開始緩慢地轉動。轉著轉著,在中間一根柱子上就有一道大概只能讓一人側身通過的縫隙出現了。縫隙裡面就是一條通道,一路往下,直通地底。

 

    在這根柱子的內壁上,有攀爬的腳釘。

 

     「家有凌華,如有一寶啊!」瑋熔驚嘆道。

 

       說著,兩人便開始攀爬下去,瑋熔第一,凌華殿後。

 

       底下就像一個冰冷的山洞,而且洞壁是由骨頭所形成的,洞頂滴著鮮血,地面也都是碎骨頭,踩上去嘎滋嘎滋響的,令人很不舒服。

 

        瑋熔右手一握緊,接著張開,馬上,一團鮮紅色的火焰出現在她的手掌心,既溫暖又明亮,兩女藉著這團火焰,發現這裡有很多人──不,不只是人,還有妖族和動物,但他們全都沒有腳,而且身體是半透明的,臉色也非常慘白。

 

       接著,他們發現有一條黑色的河水,上面有一條小船和披著黑斗篷的船夫。

 

       兩女毫無畏懼,直接走到船夫眼前,從他的眼睛只看的到自己的倒影,不過他的笑容既完美又冰冷,像是大蟒蛇要吃掉對方的那一刻。

 

       「我們要進入冥界。」瑋熔單刀直入地說。

 

       船夫望著她倆的身體,發出沙啞的聲音說:「這裡只有死人才能進來,回去吧。」說完,他的身體便散發出深邃的黑氣,皮膚也變得更加慘白。

 

       對方的意思很明確,如果真的想進去,我就把妳們殺了。

 

       但瑋熔完全不吃這套,哼了一聲說:「是喔?但我可不會等死了才來,你再不聽話,小心我──」

 

       瑋熔話還沒說完,凌華就打斷她說:「殺了他也沒意義,能擔任『冥河』船夫的人,都是盡忠職守的人,想要渡河,得用別的方法。」

 

       說著,凌華就從懷中掏出一大把的金幣,道:「你擔任冥河數千年的船夫,每次都聽亡靈們的抱怨,是時候獎賞自己了。」

 

       船夫盯著凌華握著的金幣一陣子,又望向她的臉後,一把抓走金幣說:「船位也快滿了,不如加上妳們兩個趕快開船。」

 

       凌華點點頭,坐上船的最後面,瑋熔則目瞪口呆地說:「哪門子的盡忠職守啊………..

 

       她倆上船後,船夫立刻划動船槳,眼前也開始起霧,瑋熔望向冥河,看見裡面翻滾著各式各樣的東西,如:骨頭、死於、洋娃娃、相片等,不禁咋舌說:「這真的很……….

 

       「汙染。」船夫接口說:「數萬載來,你們不斷在渡河是丟了各式各樣的東西,像是未實現的希望、夢想和心願。妳要問我的意見的話,我會說這是很沒有責任感的浪費行為。」

 

       不知道過了多久,冥河的河岸已進入視線中,一個聲音從暗處傳出,在洞中迴盪,是一隻巨大動物的怒吼。

 

       「『三頭佬』餓了。」船夫靜靜地說:「祝妳們好運了。」

 

       兩女下船,跟著亡靈踏上古老的小徑。

 

        走著走著,就看到前方有著一道黑色的大拱門,前方,有著一隻有著三顆腦袋的黑色巨犬。亡魂們從牠兩隻前腳中間進入,然後通過牠肚子下方,根本不用低頭彎腰就可以輕鬆穿過。

 

       突然,正中間的狗頭朝兩女伸過來,在空中嗅了嗅,然後開始嚎叫,身上也泛出黑暗之氣。

 

       「牠說甚麼?」瑋熔問道。

 

       「牠說,我們有十秒鐘決定遺言,還有,牠很餓。」

 

       「是喔?啊哈哈哈哈!」瑋熔哈哈大笑說:「竟敢向我炎女──瑋熔挑戰,膽子真不小啊!」

 

       「讓我來,妳上場的話就會因為太愛玩而拖很久。」

 

       「怎麼,難道真的得在十秒內解決嗎?」瑋熔雖然這樣說,還是讓步給凌華。

 

       凌華走上前,雙手、雙腳突然有寒色之氣圍繞,接著,毫無預警地,凌華已出現在三頭巨犬身後,沒有留下半點聲音和痕跡。

 

       接著,巨犬的黑暗之氣突然消散,取代而知的是身體都凍成冰塊,但馬上又恢復原狀,下一瞬間,又凍成冰塊。結果在短短三秒內,牠的身體就連續經歷暖與冰數十遍。

 

       巨犬哀號了一聲,隨即倒地不起。

 

       瑋熔走了過來,嗔說:「──『寒動』!真不是鬧著玩的啊,不過幹嘛不殺了牠?」

 

       「不用引起過多的注意。」凌華道,接著掏出數張符咒說:「等等就由我暫時制住闇靈的行動,妳就趁機奪取原息吧,之後就用大人為我們設置的『瞬移魔法』離開。」


 

       翡翠躺在床上,正熟睡著。

 

       突然間,她猛然睜眼,起身四處望了望,與其說是在找甚麼人,倒不如說是在確定是不是沒人在。

 

       接著,她靜靜地開口說:「起。」

 

       突然間,榻榻米出現了一個黑暗漩渦,從中爬出一個巨大的蜈蚣,問題是........,這隻蜈蚣只有骨頭,兩眼冒出紅光,還有著兩把巨大的鐮刀。

 

       蜈蚣低頭鞠躬說:「大小姐。」

 

       「怎麼回事?」

 

       「冥界被炎女和凍女入侵了,她們奪走老爺的一小部分原息後便消失不見了。」

 

       翡翠皺眉說:「怎麽不趁早通知我?」

 

       「屬下斗膽。」蜈蚣恭敬地說:「但是就算大小姐您是『五大玄靈』中最強的,要同時對付也是五大玄靈中的兩位女兒,不用『那把劍』的話,實在是太吃力了,但您曾表示不想再用那股力量。」

 

       翡翠聽了,靜了下來,從眼神來看,似乎有些哀傷。

 

       接著,她呼了一口氣說:「我明白了,退下吧,知道對方動機後再通知我。」

 

     「遵旨。」蜈蚣說完,便沉到黑暗之中,漩渦也跟著消失不見。

 

       翡翠嘆了一口氣,仰頭自語說:「靜觀其變吧。」

闇鳳T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g21305
  • 有種波西傑克森的感覺
    應該不是錯覺?
  • 不是錯覺,而是真的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09 回覆

  • HLR
  • 下一篇啥時出?(期待@@
  • 下一篇嗎?
    不知(逃~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10 回覆

  • 虛無
  • 希臘羅馬神話亂入中
  • 嗯嗯,是啊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10 回覆

  • 小帝
  • 好看~!
  • 謝謝捧場!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11 回覆

  • 亞夜
  • 翡翠就是闇女?
    蜈蚣是刀劍中的那隻嗎?
  • 嗯嗯,觀察力不錯,的確就是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12 回覆

  • 楓葉
  • 為何有宙斯阿!
    推!
  • 這裡的宙斯也不算是希臘神話中的那位,只是借名字而已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13 回覆

  • 虛無
  • 蜈蚣=骸骨狩獵者
    是嗎
  • Yes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13 回覆

  • 亞夜
  • 大大把背景改成了約會大作戰了(話說我的動畫版還沒看完
  • 對啊XDD
    這神作啊!快看完吧(我連小說都看完了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18 回覆

  • 亞夜
  • 我覺得小說往往比動畫好,因為小說描繪得比較細膩,像是主角的想法、人物的表情(純屬個人意見
  • 說得對!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25 回覆

  • 虛無
  • 是神作啊
    十分好看
    我現在在看小說版的
  • 喔喔,很高興遇到這麼多約戰迷
    在此寫一下我喜歡的精靈順序:狂三、四系乃、十香、琴里、夕弦、美九、耶俱矢、七罪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2:33 回覆

  • 虛無
  • 女王 小動物 天然呆 傲嬌
    剩下四個找不到代表的形容詞
  • 呵呵,中肯
    剩下的搞不好要等動畫版出來才能找到代表形容詞(明年4月新番,好久喔~

    闇鳳Terry 於 2013/10/18 23:12 回覆

  • 虛無
  • 也是啊
    要好久喔
  • 對啊~

    闇鳳Terry 於 2013/10/19 20:38 回覆

  • 羽憶
  • 其實是這樣分的
    狂三-病嬌
    四系乃-蘿莉
    十香-天然呆
    琴里-兄控+傲嬌
    夕玄-小動物
    美九-傲嬌
    耶俱矢-女王
    七罪-不知道了
  • 哈哈,挺不錯的
    為何夕弦是小動物?
    美九用傲嬌適合嗎?(沉思
    話說回來,我應該在十香和琴里之間加上士織(?)才對,如此一來屬性應該是偽娘吧(笑

    闇鳳Terry 於 2013/10/25 17:35 回覆

  • 亞夜
  • 大我更文了,可以給我意見嗎
  • 好,立刻去看

    闇鳳Terry 於 2013/10/27 21:56 回覆